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古老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乡村、中国经典民间鬼故事、台湾民间鬼故事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第一篇-索魂

清朝乾隆年间,在山东省莒州【今日照市五莲县】城最北部,有一个小山村,村名叫李家岙,村庄不大,有一百来户人家,以李王二姓俱多,和平年间,百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丰衣足食,其乐盈盈。

却说村里有一户人家,姓李,名李老馆,年刚40岁,以贩卖牛驴牲口,当经纪人为生。家有良田8亩,由妻子秋菊带着一双儿女耕种。

李老馆在村里是精明之人,一年下来,贩牛卖马,牵驴赶羊,走南闯北,奔波在各个集市间,到年底倒也赚个百十吊钱,按现在来说也可以顶3个棒劳力的工资。当然,李老馆也免不了耍点小聪明,蒙骗一些老实人,赚一点不义之财,但也无大恶。因此,李家在村里属富裕户。

却说这天,李老馆在临近的官帅大集上,买了一头小毛驴,白头心,额前有一撮白毛,按老话说这个驴,有毛病,彷主,迷信就是说,养这条驴主人有灾难。李老馆不信,他是驴贩子,专门靠这个挣钱,他跟卖驴的老客,把价压了又压,老客要了十八吊钱,李老馆给了十吊,二人反复撮合,捞啃子【一种用手指暗中比划谈价的名称】,说黑话,几个回合下来,李老馆以十二吊钱拿下,赚了个大大的便宜,按当时的行情,十八吊就不贵。

李老馆牵着驴,唱着小曲,兴冲冲的回到家,把驴栓在槽上,喂上草料,李老馆顾不得休息,又找出剃头刀子,将驴头前额上的白毛刮去,直将驴皮刮破,流出血才行,又在伤口上按了一把土,止住血才好,一切收拾好,待明天到鲁北重镇——招贤大集上卖个好价钱。

妻子秋菊看到老伴高兴,赶紧炒了二个好菜,汤了二两老酒,陪李老馆美美的喝一气,李老馆毕竟累了一天,酒饭用完,又喝了壶花茶,然后上炕就睡。

却说李老馆迷迷糊糊也不知睡了多久,作了一个好梦,梦中他牵驴来到招贤大集,刚把驴栓好,从南来了一位小伙子,到老馆的毛驴前,围着驴转了三圈,嘴里说:“好毛驴,真精神的毛驴,几岁口【牲口行话】。”李老馆说:“刚长出四颗牙,还没有长大驴驹子。”“好,好”小伙子夸奖说。“要多钱?”小伙问。李老馆伸出食指和中指,转了二转,说:“一大一小。”意思是说:二十二吊钱。小伙说:“齐着,卖不?”小伙意思是说二十吊钱买。李老馆心里暗喜,今天可发财了,碰上个毛头愣,不懂行的小子,但李老馆还装作不情愿的样子,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小伙子,再加加,添个零,咋样?”意思是说,二十一吊钱,小伙这时看到驴头上破了块皮,说:“这咋有伤呢?”老馆说:“这驴太顽皮,抢料吃,给儿子用石头砸了块皮去,没事的。”小伙也信了,说:“不碍事,过几天就好了,钱不加了,老哥卖了吧。”

李老馆看再拉纲怕拉断了,说:“好,家里等钱使,二十吊钱成交。”

梦中的李老馆笑出声来,妻子一把掌把他胡醒,看看天已快亮,李老馆夫妻赶紧起来,给驴又添了瓢草料,妻子连忙打了个荷包蛋,老馆三口二口的喝完,草草吃了点饭,背上妻子秋菊亲自缝制的褡裢【一种旧时代,装钱.物的布口袋,前后二个兜,非常实用方便】。牵上毛驴,心里回味着晚上的美梦,兴冲冲的奔-------招贤大集去了。

鲁北重镇------招贤,在莒州城北40里,是清代著名的商品集散地,也是牛驴大牲口的交易市场,而李家岙离招贤集北30里,李老馆需要走30里的山路,所以起得早,天刚蒙蒙亮,赶闲集的还没有走的,秋后的天气,拾掇完场,不冷也不热,正是庄户人农闲休养生息的时节,按说应该有赶集的,李老馆想找个作伴的,因为今天到招贤必须经过村西王家祖父,传说王家祖坟有妖气,半夜有美女喊怨,------李老馆不信这些,他是就跑夜路的人,所以他牵着驴,大胆的往前走。

这王家是李家岙的老户,祖上是土匪,在外地发了一笔横财,来到这个地方,隐居下来,传宗接代,繁衍生息,业已几百年,祖坟松柏根深叶茂,树高参天,一条山路从林边经过,平时少有人来,李老馆牵着驴,经过王家祖坟,一阵妖风飞起,伴有几声奇怪的鸟叫,阴深深的可怕,只吓的李老馆身上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浑身打了个寒战,头皮一瞻一瞻的,头发直立,这是李老馆以前没有遇到过的,也就是说头一次知道什么是害怕,李老馆急急忙忙牵着驴,人走的急,驴跟的快,过了这吓人的地方。越往前走,赶集的人也越多,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刚才的害怕也随即消失。

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第二篇-鬼书生的婚牒文书

清顺治年间,襄阳丁家庄有个卖针头线脑的货郎名叫丁二货,他每天早早挑担出门,摇着拨浪鼓走村串户吆喝叫卖,日落西山才一人往回赶。

有年初冬的一天,丁二货由于串乡跑得太远,直到天黑还没赶到家。当他挑着货郎担踏上山路穿一架树林时,忽听林中有朗读诗文的声音,在夜风中忽急忽慢、抑扬有致。丁二货不由大吃一惊,心想:天色已晚,谁家的公子还在这林中背诵诗文呢?莫不是神经了?他放下货担仔细倾听。发现这琅琅书声竟宛如在自己左右。丁二货觉得这林中有鬼,心里便惧怕起来。他壮着胆子大咳了两声喝道:“朗朗乾坤,星月在天,是哪家的冤魂在林中作怪,恐吓路人?快快出来见我,否则,我这五尺长的扁担就不客气了!”

丁二货这么大声一喝,诵读声戛然而止,瞬间只见他眼前不远处有一座新坟冒出一股烟雾,出现了一个身穿宽袍大袖衣服的白面书生。那书生四下张望了一下,向丁二货问道:“大哥,这么晚了,你一人行路穿林,就不怕虎狼鬼怪吗?刚才小生诵读诗文惊扰了你,请见谅啊。”书生接着又叫道,“马花姑娘,快快掌碗灯来,我倒要见见这位路人是谁呢。”这时,一个十八九岁的靓丽少女掌着一碗油灯和书生渐渐走到丁二货面前,施礼道:“大哥刚才受惊了,都怪小生诵读诗文的不是,小生致歉,这厢有礼了。”

书生礼毕,那少女心悦道:“郎君不是天天在念叨,想托一位路人替你办事吗?今晚遇上这位好心大哥,何不托他办理就是了,还犹豫什么呢?”书生连连说道:“好呀,好呀,就拜托这位大哥帮我去做三件事吧。”

“做三件事,三件什么事?我是个卖针头线脑的货郎,粗人,又目不识丁,能帮你做什么事?”丁二货愣愣地问道。

“哪里话来。”书生微笑道,“大哥不必谦虚,依我看,就你能帮小生的忙。”他让丁二货在路旁石凳上坐下,又谦恭地向丁二货说:“大哥,实不相瞒,刚才小生朗读诗文就是引你关注,我好有事相求,还望大哥能够慷慨相助。”

丁二货不明所以,忙站起来向书生作揖道:“公子,你有何事相求于我,不妨就直说了吧。”

原来,这位书生是南阳城一位年轻举人,名叫朱保,两个多月前,京城新科开考,他带着两个童仆一同进京。因襄阳有个州官是书生父亲的知交好友,所以朱老爷书信一封,让儿子朱保进京途中绕道襄阳去看望做州官的晋伯父。不料朱保途中露了身上所带的大量银子,为盗匪发觉。盗匪预先埋伏在朱保他们必经之路的山林中,待书生朱保和童仆经过这儿时,就遭到了盗匪拦劫,打死了书生朱保和他的两个童仆,就地掩埋在一个刚安葬不久的新坟墓中,然后掠去所有财物逃逸。

说到这里,书生朱保潸然泪下,站在一旁的少女也伤心不已。她说:“郎君不必悲伤,你要托这位大哥做点什么快说吧,人家还要赶路呢。”

朱保拭去泪水,指着掌灯少女向丁二货介绍说:“她叫马花,今年已十八岁,便是那座新坟的主人,我的房东。三个月前,马姑娘被后娘暗害死后,就埋在这里,我和她在九泉之下邂逅,见她娴淑聪慧,又和我同命相怜,互相都非常爱慕,我们虽然被埋在一座坟里,可同墓不同棺,只是我俩未经明媒正娶,坟墓之下,缺的是冰人斧柯,非常惭愧。所以渴望能找个好心的阴阳之人为我俩做媒,今夜有幸遇上大哥,算是遂了我们的心愿,请大哥为我们做个媒好吗?”

“我为你们做媒?”书生朱保说完,丁二货不解地问道,“你我阴阳相隔,我怎能完成公子你所托之事呢?”

“大哥不必心急,我这儿有一纸婚牒文书,上面写好了我愿与马花姑娘结为姻契,只求先生你将这文书焚烧在城隍庙内,并祷告说愿为朱保、马花二人做媒便可了。另外,我这儿还有马花姑娘准备的一百两纹银,请你为我俩买具大棺材,趁深夜来此,将这座新坟掘开,把我俩的尸骨收进新棺,装在一起,再埋下此处便没事了。如果你能完成这个,我们夫妇永远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啊。”书生朱保说完这些,就回身取来一大袋银子递给了丁二货。他说:“大哥,这银子不少,买具大棺材,剩下的银子你可以买田、做生意,享用一生啊。”

丁二货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雪花纹银,眼珠直打转,心中“怦怦”跳个不停。他接过银子即向书生朱保许诺道:“公子放心吧,你的重托,我丁二货保准做到就是了。”这时,书生朱保又从袖口里掏出一封书信,拜托他一定要面交襄阳州官晋大人。说罢,书生朱保和少女马花在黄昏的月光下化作两股烟雾进入了坟内。

丁二货虽然得了百两纹银,喜不自禁,心里还是忐忑得直打寒战。他呆立了片刻,揉了揉眼睛,定了定精神后,担起货担疾步向家中奔去。

丁二货到家打开柴门进屋后,忙点燃油灯,倒出钱袋里的银子。他两眼直溜溜地盯着那堆雪光粲然的纹银,用手摸摸敲敲,又在头上挠挠,认为是实实在在的真银子,高兴得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心想:朱保,你这个傻鬼,拿这么多银子托我给你买棺材,又让我到城隍庙为你焚烧婚牒文书,还请我送信给襄阳州官晋大人,嘿嘿,帮你死鬼做事,我才没那么傻那么憨呢!明天我就要用这些银子到襄阳城内租个店铺门面做生意,发大财,建房置地娶老婆,再也不挑货郎担走村串户卖针头线脑挣辛苦小钱了呢!这时,丁二货把婚牒文书和送给晋大人的书信都放在箱子里不管了。他高兴地哼着小曲进厨房炒了两个菜,喝了一碗酒。酒足饭饱后就上床入睡,做起了发财娶妻的美梦。

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第三篇-包公阴阳两界审冤案

一、阴间阳间

包公包青天的额头上有个月牙印,其实是入眠以后前往阴间审案的“通行证”。这一夜,包公又来到阴间助阎王爷审案。这时有个冤魂前来跪下说:“大人,小民刚刚还在睡觉,突然就被人给杀了,不知道凶手是何模样,望大人替我伸冤!”于是包公问起他的身世,冤魂续续道来:

原来这个冤魂叫蔡商,是开封人士。他开了一家当铺,平日里靠着别人的典当,再将典当品转手出去的赚点盈利度日。蔡商死的这天,有一年轻人将一个玉佩拿来典当,蔡商接纳了,除此之外别无异常。那晚关闭店铺后,他娘子黄氏在店里打点账簿,他在店里的楼上睡觉,突然就被杀来到阴间了。

包公听完这案子,感觉很奇怪,于是他向阎王请示生死簿,看看蔡商的娘子黄氏是否也在遇害的行列。谁知他娘子还好好地在人间。包公寻思:这个店铺早已关好,凶手要杀蔡商,为何没被黄氏察觉?这些疑问,还需到阳间去打听打听。

隔日天明以后,果然有一黄氏妇人来报包公:他丈夫莫名其妙死在家中了!包公心里早就有底,便问黄氏妇人:“你丈夫可姓蔡?”哪知妇人听了一头雾水,哭着道:“大人,您搞错了,我夫君叫王二牛,不姓蔡……”包公听完心里一噔,心想:难道另有一桩杀人案!?不过不管怎么样,去了凶案现场便知晓情况。于是包公要这“第二个黄氏”领自己前去她家中侦查侦查。

二、疑雾重重

那“第二个黄氏”领着包公来到一家当铺面前,哭啼道:“包大人,这家当铺便是我夫君的店,他的尸首正在里面二楼处,望大人替二牛伸冤!”黄氏是妇人,自然没有跟着包公前去再看尸首,包公只得带着随从进去凶案现场。这一看,不得了!这间当铺,竟然和阴间的冤魂蔡商描述得一模一样!包公来到张二牛尸首面前,发现他被一把利器割断喉咙而毙命。他的脸庞,早已被刀割得面目全非,认不出模样。再看周围的门窗,有一处窗户洞开,凶手明显从此处爬进来杀了王二牛的。

包公安顿好凶案现场,回到府中,一边思考案件,一边派人打听开封是否有一家当铺里出了凶杀案。可是坐等右等,就是等不到冤魂蔡商的家人前来报案。于是包公打了个旽,又来到阴曹地府。

包公来到阴间的第一件事,是给阎王爷借了生死簿,查看王二牛的记录。谁知道,怪了,阎王爷的生死簿,竟然没有将王二牛记录在案!于是包公马上找来蔡商,问他:“你是否认识一个叫王二牛的人?”蔡商回答:“大人,我不认识此人……”包公寻思:难道王二牛还没来到阴间?包公又蔡商:“你娘子黄氏长得是何模样?”于是蔡商将他娘子的长相道来,竟然和王二牛之妻毫无差别!这案子更加扑朔迷离了。

这时包公醒来,手下的衙差这时刚好前来禀报:“大人,在下调查过了,这开封城内并无一个叫蔡商的当铺商人!”

怪哉怪哉!平日里下阴间断案,从未出过任何差错。这次的案件如此奇怪,难道自己在阴间的信息是错的?不对,一定有蹊跷!包公寻思完,马上前往停放王二牛尸体之处去查个明白。

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第四篇-衙役

康熙年间,山东临清县县郊有僵尸出没,附近路过的客商屡屡有人被僵尸所害。这一日有两个差役押解着一个犯人经过此地,时当秋风萧瑟,大雨倾盆,眼看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三人一时之间却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无奈之下只好继续摸黑赶路。

走到初更的时候,三人远远的看见前方有微弱的灯光,他们心中不禁大喜过望,知道有灯火的地方必有人家,于是顺着山间小路脚下奔的飞快,想要前去借宿。待走到跟前一看,却发现是两间茅屋,一前一后建在山林间,看上去已经有点破败了,似乎也没有生人的气息。

此时风疾雨大,三人身上被雨浇了一个透心凉,只想找一个遮风避雨之所,于是也顾不了那么多,推开前屋的房门就进去了。

待他们进去一看,屋内除了一张破旧的桌子别无余物,只一支蜡烛立在桌上,烛光摇曳不定,在昏暗的光线下,一个身着素衣的年轻女子正背着身子低声哭泣,似乎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领头的差役见状上前双手作揖道:“我们是外县的衙役,因押送犯人途经此地,却不料路遇大雨,一时难以赶路。

冒昧登门拜访,还请让我们借宿一晚,明晨就走,不敢打扰,请勿见怪。”

女子听罢此言并不说话,等了半响方才背对他们说道:“奴家丈夫刚刚去世,尸体尚在后面的房子里还没有下葬,家里除了我一个寡妇外,也没有别的亲人,你们深夜留宿恐怕不太方便。”此时三人又冷又饿筋疲力尽,外面又是狂风暴雨,实不愿硬着头皮赶夜路,于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向女子苦苦哀求起来,说道雨夜难行,再三的恳求能让他们留宿一晚。

说了半响,女子似乎经不住他们的乞求,对他们说道:“如果你们一定要借宿,那就只能住在后面的那间房子里。但是那间房子里停放着我丈夫的尸体,我怕你们感到恐惧不安啊。”

两个衙役本就是胆大之人,此时只求找个落脚的地方休息一晚,耳听女子应允心中均是欣喜万分,口中忙说无妨无妨,就住在后屋好了。女子仍是背着身子徐徐说道:“我一个寡妇出头露面的不太方便,还是请你们自己去后屋歇息吧。”

三人自是满口称谢,当下便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蜡烛火石,然后点起蜡烛来到后屋前,推开房门便走了进去。

待他们一进屋门,果然看见一具年轻男性的尸体停放在房子中间的地板上,身上还盖着一席破草席。三人也顾不了那么多,先把蜡烛放在旁边,然后草草吃了几口随身携带的干粮,随即在房中找了点稻草破布,躺在地下就和衣而睡。

没过一会,两位差役就鼾声如雷的睡着了,只有这个犯人因为心里有些害怕,一时辗转反侧不能入眠。

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第五篇-鬼娘

“娘,我饿。”一个微弱细小的声音,可怜的拉着躺在他旁边的女人说。“乖,宝贝再坚持一会,等天黑了,娘就带你去买吃的东西。”女人用同样微弱的声音回应着自己的儿子,每个字都带着说不出的凄凉。

山上的夜伸手不见五指,漆黑的让人窒息。山下的小镇却灯火通明,女人推醒饿的迷糊过去的孩子,带他下了山。

小镇热闹非凡,商家每天都经营到很晚,路边吆喝声此起彼伏,小孩看着各种美食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女人取下自己的手镯,含着眼泪走到小吃摊前,恳求摊主能用手镯让自己的儿子在他的摊前吃一年的食物。摊主看看那美艳却没有一丝血色的少妇,接过手镯,那金灿灿的光芒,沉甸甸的分量,以及镯子两头镶嵌的红宝石,别说吃一年,吃一辈子也够了。但摊主没有马上答应,而是说明天找人看看,如果是真的再说。

黑夜在小孩的期盼中又降临了,女人带着孩子下山,可到了小吃摊前,女人却傻了眼,摊主换了主人招牌也换了。女人真是欲哭无泪,一定是摊主带着手镯跑了,一定是的。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正在忙活的新摊主走到她的面前说:“你就是要在这吃一年的主吧!”女人诧异的点点头。那人接着说:“兑给我摊的人把你一年的饭钱付了,还有这几块大洋你收好也是他让交给你的,你们先坐着吧,饭一会就得了。”女人接过钱还愣在那,小孩就嚷嚷饿,拽她坐在了凳子上。女人这才反应过来,对小孩说:“宝贝,你先吃着,娘再去给你买些吃的,等你白天饿的时候就能吃了。”

转眼一年到了,摊主告诉她们,“今晚是最后一天,明天就不要来了。”女人点点头,想想身无分文,以后我的孩子可怎么办呀!一想到孩子跟着自己受的苦,做娘的心就像被塞到磨盘里来回的磨,并滴滴答答的滴着血。

女人一夜都在翻来覆去想,明天怎么办?以后怎么办?没有吃的我的孩子会饿死的,而我身上所有的首饰都已经换了吃的!接下来没有任何可换的了呀!女人还要往下想,可外面噪杂的脚步声和吵闹的人声打断了她。

轰隆一声,棺盖被打了开。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女人的尸体就和刚死去一样新鲜,而且旁边还多了一个四五岁左右的男孩。就在所有人都在发呆时,小男孩突然坐了起来,推旁边的女人喊着:“娘,娘。”“呀!呀!啊!”人们个个吓的连滚带爬,都叫着“鬼啊!鬼啊!”四散而逃。

而此时只要两个人没逃,其中一个是姜梅星,吓的瘫软在地上浑身哆嗦,他是棺材里女人的丈夫。还有一个是女人身前的陪嫁丫环小翠,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事情要从八年前说起,棺材里的女人叫李凤婷,省城李秀才的女儿,世代书香门第,从小知书识礼,长到十五岁时出落的温文尔雅,袅袅婷婷,成了远近闻名的才女美人。李家虽不是大户人家,但城外有几十晌地,足以让这家衣食无忧。但自从她哥哥李凤明迷上赌博以后一切都变了,家里的地没了,还欠了一屁股债,父母也被气的卧床不起。

这天李凤明在赌桌上碰到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姜梅星,结果李凤明不光输了身上的钱,还欠姜梅星几百两银子。可姜梅星并没有催他还钱,而是把他请到家里好酒好菜款待,酒过三巡,姜梅星开了口:“李老弟,老兄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像你妹妹那样的美人,看看因为你的赌博过的日子。李老弟,老兄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李凤明此时也是酒入愁肠,醉眼朦胧的说:“讲。”姜梅星又给李凤明斟满酒:“我想,你也是知道的,我夫人死了好几年了,我一直想续弦,久闻令妹美貌才智。”李凤明的酒此时醒了一半,“啊?”姜梅星接着说:“当然,若令妹能许了我,你欠我的钱,欠别人的钱,还有你押出去的地契,房契我都会给你赎回来,另外还有丰厚的聘礼。”李凤明的酒全醒了,“老兄的好意我心领了。”说完起身告辞。

以上就是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老烟斗鬼故事日本民间传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