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短篇民间鬼故事、民间女鬼故事概述、短民间鬼故事、民间阳宅闹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一篇-白鼠案

相传,清朝时候,在山东滕县、峄县和江苏铜山县搭界的那块地方,出了一桩无头案。

现场是这样的:一个打草的小青年,两只手紧紧攥着打草的钐(割湖草用的大镰刀)杆跪在地上,他的头让钐头砍掉,滚落在两步开外的草地上,尸身却“周吴郑王”地跪在那里不倒。

地保认出死的是他庄上李老汉的儿子,就赶紧跑回村告诉了李老汉,接着又到峄县县衙门报了案。峄县的县太爷觉得这地方属峄、滕、铜山三县交界的去处,就立即写下了文书,邀请铜山和滕县县太爷,请他们在同一天赶到出事地点,共同验尸。三位县太爷按照事先约定的时间,带领仵作赶到现场,验看了一番,都认为死尸不倒,冤情一定很大,就联名分别呈报山东、江苏府台衙门。经府台指示,三县都在各自管辖的区域,仔细调查了解,一定要把这个凶杀案,弄个水落石出。

他们查问了所有打湖草的农户,没问出丝毫线索;传问苦主李老汉,李老汉是个老实巴交的憨厚农民,只会出力干活,压根儿没跟别人打过架,闹过乱子,祖祖辈辈也没有结下过什么仇人。是谁杀害的呢?三县联合起来细查暗访了一个多月,也没搞出一丁点名堂,还是现场见到的一个钐头,一根钐杆,一具没头的死尸。这案子像个没把的葫芦,怎么能理出个头绪来呢?大伙都纳闷了。

再说滕县县太爷的押印夫人,念过五经四书,还看过什么诸子百家的书,有一肚子好学问。人家都说她是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大能人,出个谋,划个策,分析个事理,总是高出别人一头皮。听说她私下里帮县大老爷断过好多难断的案子哩。

滕县县令为这码子事,吃不香,睡不甜,愁得难受。这天,他在内厅里正来回踱步,猛地想到了太太断案的才能,就找到夫人一五一十说了个仔细,要她帮着琢磨琢磨,拿出个好谋智来。其实,这位官太太对这个案子早有耳闻,眼下又听大老爷这么一叙说,心里更有数了。当天,她让县大老爷带她到出事地点仔细观察了一番,无意发现原来尸体跪着的地方,有个小洞口,这洞口有钐杆捅过的印。她想,小伙子为什么要捅这个小洞呢?这里边一定有文章。她暗自琢磨了好大一阵子,才开口问县太爷:“老爷,您注意过这钐杆捅过的小洞吧?”

“没有注意这个洞。”县令回答。

“我觉着,这个小伙子是自己误杀,并不是他杀。”这位押印夫人像是很有把握,慢声细语地叙说着。

“怎么见得?快说说看。”县令追问着。

太太说:“莫急嘛,咱先从这个小洞往下挖,要是能发现个什么东西,就能证明我想的对头,那时再说给你听也不晚。”

县太爷听了这番话,立时叫衙役们顺着洞口往下挖。果真等挖到二尺多深的时候,猛古丁地从洞里边窜出个小白鼠。可众人还是弄不明白,难道这只小白鼠能杀人吗?

太太见大伙异样地慌,就说:“这个小伙子看见这只小白老鼠钻到洞里去,觉得怪稀罕,就跑过来跪在地上用钐杆使劲往下捅。兴许他用力过猛,震落了钐头,顺着钐杆正好滑落在小伙子的脖颈上,砍下头,丢了命。又因为他双手拄着钐杆,双膝跪在地上,有了这么个支撑,尸身才没有倒下。老爷,你说是也不是?”县太爷听了,打心眼里佩服。可这只是判断,有谁来证明他用钐杆捅这白鼠洞呢?

太太见大老爷在疑虑这事,接下来说:“这湖涯荒滩,打湖草的不会只是一个人。我看,找那些常跟他一块打草的人问一问,兴许能证实这个小伙子被砍掉头的原委哩。”

县令按照太太的意见,把平时和他一块打湖草的人全传了来,一个一个地询问,要他们不要害怕,不要顾虑,照实回话。要是不说,等查明白谁知情,可要从重处罚哩!经县太爷这么一开导,还真管事,在提问一个中年农民时,他说:“回大老爷,那天,我和他一块到这湖边荒滩上打草,太阳平西的时候,俺俩把打下的草堆好,就扛起钐回家。半路上,碰到一只小白鼠,从他脚下窜过去,他就在后边钐。我累得要命,哪有闲工夫陪他去钐白鼠,就先回了家。当时我走出老远,回头见他正蹲在那里看什么。谁知第二天就听说他叫人杀害了。到底是谁杀害的,我可不知道啦。”

“为什么早先不禀报这些事?”县令在追问。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俺怕受牵连,谁还敢提这些!”中年农民照实回答。县令听了点点头。把传来的农民,全都打发回了家。

滕县县太爷在夫人的协助下,终于弄清了这桩没头案的实情,认为可以结案了,便会同峄县、铜山县的县令,把案情的来龙去脉,呈报给山东、江苏府台衙门,奉批了结了这桩公案。

滕县县令破了这个案,立了一大功。后经山东、江苏府台衙门议定,把峄县、铜山县靠滕县的地盘,共划出三个社,归属滕县管辖。这就是老百姓都知道的滕县的“南三社”。

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柳树精的故事

编者按:柳树精的故事有些鬼异,柳树精的故事很有感染力,很神奇的一颗树,故事的情节细腻,人物性格刻画到位,很不错的一篇文章,推荐共赏。

常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如果女孩子太妖气,好打扮,开朗活泼过头了,就会被大人们骂做“柳树精”。为什么大人喜欢用柳树精骂人呢?我们觉得很奇怪,就去缠着三婆给我们讲故事,三婆是个非常有趣,非常健谈的女人,喜欢不厌其烦的给我们讲故事,现在想来,三婆还真算得上是我们的第二任启蒙老师呢!现在我把这个故事回忆出来,也让一些有缘朋友分享分享!

有一个小村庄里,住着一对年轻的夫妻,结婚很多年了,妻子却没有生下一男半女的,在他们的房屋旁边有一口井,常年汩汩的流淌着甘甜的净泉,井水冬暖夏凉,养育着全村的老老少少,牲畜家禽。在井的旁边长着一颗柳树,象一个翩跹的美女伫立在那里,眺望着远方!男主人经常会看着柳树出神!柳枝随风摆动的姿态常常让他误看成一个美女在风中翩翩起舞!

日子一长,男主人关注柳树的日子似乎比自己的老婆还多,女主人常常在井边洗完衣服,就把柳树当着衣架,用自己的丝帕使劲的系住交粗的柳枝,把所有的衣服都凉在柳树上!常年都这样,似乎是在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气,男主人每次看见了,就觉得很心痛,常常默默的收下衣服拿到别的地方去晾晒,以减轻柳树的负重。

村中的牧童每次来给牲畜饮水的时候就喜欢去折长长的柳条,当着赶牛的鞭子,如果遇上了男主人,将会受到一整断喝!渐渐的,村童也只有趁男主人没有看见的时候去悄悄的折柳条了!柳树因为有男主人的保护,越来越枝繁叶茂,长势楚楚了!可女主人因为常常被男主人漠视,日渐消瘦了下去,病殃殃的!

有一个雨天的黄昏,男主人家来了一个寻找住处的道士,夫妻俩热情的接待了这个道士,酒足饭饱之后,道士好心的告诉了这家的男主人说“你家屋旁的那棵柳树已经成精了,现在缠上了你的妻子,所以你的妻子才变得色黄皮瘦的,病态殃殃的!你要赶快救你的妻子,迟了就来不及了,如不及时,你妻子将不久于人世”道士给男主人告诉了一个祥妖的方法,他让男主人用妻子包头的黑丝帕去缠绑住柳枝,以控制住柳枝的再生长,道士给男主人告诉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之后就离开了这个村子。

男主人平时本来就喜欢柳枝随风飘舞的姿态!让他去捆绑枝条,他非常的不乐意!而且他根本就不相信那道士的话,幸亏道士和男主人的谈话被女主人听见了,女主人本来就一直因为男主人对自己的漠不关心,和对柳树的关怀备至,心里一直就藏着一股怨气,而自己又没有生下一个后代而非常理亏,所以常常是敢怒不敢言,她不敢要求男主人去为自己解开心魔!就自己去用丝帕把所有的柳枝死死的捆住,这样柳树再没有平时那样迎风招展的柔美舞姿了。 鬼故事

男主人看见这种状况非常生气,数落妻子迷信谣言!柳树只是树,怎么可能成精呢?是妻子自己疑心过重,把自己折腾病了,不去找医生开方子抓药治疗,却信道士的鬼话!男主人撕掉了妻子的丝帕,或许是病入膏肓了,也或许是气急攻心,没过多久,妻子还真的死了!男主人安埋了妻子之后,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平时就跟着村童一起去放牛,对地里的庄稼活儿也马马虎虎的种,感觉日子过得没有多大的意思!特别是自己辛辛苦苦了半辈子,连个后代都没有,心里也越发沉闷起来!

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大连夜路鬼话

话说大连那儿有一个叫城子坦的小镇,这镇子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道,因此通向此镇的公路是非常的繁忙。

而小镇和所有的海边小镇一样,海洋性的气候一年四季到头都不是显得很冷,不过1999年的那个冬天却下了一场罕见的鹅毛大雪,整个公路上都结了厚厚的冰,车辆和行人都得加倍小心,否则便会和坚硬湿滑的路面产生一次亲密的接触。

这天夜里李强骑着三轮儿嘣嘣儿急忙忙的赶回城子坦,骑在三轮儿上看着周围一片黑暗,同时还要注意脚下已经结冰的路面,李强这心里甭提多郁闷了,只怪自己不应该贪图那点加班费,弄得自己现在这么危险。

可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李强的三轮儿突然间的就不动了,李强无奈的下了车,钻到车底下想看看是什么故障,可是趴在地上看了半天也没瞧出个子午寅卯来,李强想着看看是不是油箱出了什么问题,可这一起来便出了问题,原来他的棉袄儿被卡在了车轮下面,棉袄儿和车轮全被冰冻的路面给冻住了,他硬扯了几次都没挣开,而李强也是感到越来越冷了,可棉袄和轮胎就好像着了魔似的,紧紧地把他押在路面上。

第二天,负责清除路面冰层的施工队发现了已经冻成冰棍的李强,当发现李强的尸体后,在当时的情况下也根本没办法处理,而李强的身上又没有什么证明他身份的证件,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的把尸体给扔了,无奈之下只能先留着了,白天还好说,可是到了晚上,谁都不想去看着这么一个冰尸,而队长就雇了一个当地附近村子里的一个叫王大胆老头帮忙,说好了给老头一百块钱,准备明天让人把尸体送到最近的派出所去。

深夜里,老头看着那李强的尸体,也不害怕,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慢悠悠地抽了起来,想着明天能用那一百块钱买点啥,又过了一会,老头开始围着李强的尸体来回的跑着步,想以此来增加身体的热量,可这风却是越刮越大,最后老头实在是冻的受不了了,可又怕人走了后尸体没了,最后老头想了个法儿,他又点燃了根烟插在了李强的嘴里,然后把李强立在了路边的一颗树上,这才去村里的小卖店去买几瓶白酒来暖暖身子。

王钢在黑夜里在路上走着。今天晚上的风很大,王钢把自己的衣服裹了又裹,可是那寒冷的感觉并没减轻多少,王钢拿出烟盒,从里面拿出一根烟吊在嘴上,可搜遍全身也没找到一样可以打火的东西,王钢有些急了,他妈抽根烟也这么费劲。

目光一扫看见路边的一颗树上有微微的火光,王钢急忙地跑了过去,便跑还便说:“大哥,借个火我烟瘾犯了。”走到李强跟前王钢探着头,等待着李强把烟头递过来。

李强当然不会动了……王钢有些急了喊道:“什么人啊!借个火都不行。”说完就硬把烟头向李强的烟上靠,烟是点着了,却不小心碰到了李强的身体,李强倒在了地上,王钢很自然的低头去看,这一看才知道是死人,李强“啊”的一声拔腿就跑啊。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暖完身子回来了,看见一个人影嘴上吊着烟在狂奔,以为是诈尸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为了一百块钱,就在后面追。

王钢看后面有东西在追他,也以为是诈尸了,跑的就更快了,可路面太滑不小心摔倒在了路上,再加上过度的惊吓……他晕了……

老头抗着王钢,回到一开始放李强的位置,李强当然老老实实的躺在那了,待老头把王钢放下,这才看见李强,惊讶地说了句:“俩呀……”

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刘二郎黄符保安生

金陵有一刘姓大户,家有二子,长子刘启自幼聪颖,诗书礼易皆通,次子刘瑞稍愚笨,五岁方能言。故其家甚重长子,而轻次子。久之,刘启亦嫌其弟木讷,常用言语讥之。

一日,二子同行于市,见一老道衣衫褴褛,面有菜色,刘启哂之,笑其弟曰:“汝若非吾弟,不如此老道也,计早夭矣。”言毕,不复看老道,独行之。刘瑞不言,见老道虽处困顿,却颇有出尘之气,遂上前将所携银两悉数赠与老道,曰:“吾虽愚笨,亦明道长求道艰辛,些许银钱,赠予道长,也好结个善缘。”说罢,深鞠一躬。那老道长闻言一笑,曰:“得君赠银,则命中与君有些尘缘,贫道有一符纸,若遇危急,或可保君安宁。”乃从袖中取数叠黄符,取其一予之。

刘瑞接过符纸,告罪谢之,便寻其兄而去,路中自语道:“本当那老道不俗,奈何也行蒙骗之事。”及见其兄,未提道人予符之事。

后月余,其兄访友,遭一伙贼人所绑。那伙贼人知刘家颇有家财,故多加打探,知其子今日外出访友,遂埋伏途中,绑了这刘大公子,好图些钱财。这賊首名唤牛宝,金陵城里一混吃泼皮,因着好赌成命,前些日子欠了赌坊二百两银子,无力偿还,眼看着赌坊那帮恶鬼该来讨债,几夜不敢回家。曾想远走他乡,逃了这债务,可又怕被抓住这小命难保。思前想后,一不做二不休,请了平日里的几个不安分的赌友,就想了这个求财的门子。那几个狐友也尽是些闲汉,无法无天惯了,见有人挑头,也不嫌银子烫手,便都应了下来。

牛宝早知这刘大户好面子,又甚爱这长子,家仇不可外扬,加之怕惹怒了贼人撕票,必不敢报官。一伙人定可安稳拿到这赎金。

话说这刘启今日访友,途经林中小道,忽遭几个蒙脸大汉一围,心知,是遭了贼人了。只见那贼人说道,“刘小哥可莫怪,最近兄弟们手头紧,只等你家里送来银子,便放了你,不然,这铁刀可不听话。”说着便绑了刘启。这书生哪有法逃脱,也只得认命。牛宝一伙藏好刘启,就使人入城寻了个玩耍的童子,给了几个铜板,派去给刘大户家送信。

刘大户收到信,知刘启被贼人抓了,又惊又怒,欲报官,怕惹怒了贼人,又怕此事影响了儿子的前程,急得坐立难安。刘瑞,亦知其兄受难,对其父言道“父亲莫急,贼人求财,吾带上钱财去赎兄长。”

其父无他法,只得答应。二日,刘瑞携银票五百两,去城外一山中会贼人。及至约定之处,果见有四贼人正缚其兄。其兄双眼被黑布所蒙。中一贼人见刘启为被银两怒道,“汝可带了赎金,快些交来,兄弟们也好放人。”刘启道“大哥,莫急,莫急,银两太重,吾一人背负不来,故携来银票。”说罢,便去往贼人处,牛宝见大事将成,懊悔早些没多要银两,眼睛一转,便对刘瑞道:“这才一日,你刘家就凑了五百两,可见兄弟们这钱财倒是要少了,你且把银票放下,过几日,再送五百两,吾等再放人。”刘启,一听这声音,恍惚相识。遂想到数月前曾在街上见一恶汉,当街殴打一老翁,见之不过,便与那恶汉有些口角,后来知道那恶汉是一叫牛宝的无赖泼皮。那声音和这贼人何其相似,便出口道:“我道这贼人是谁,原来是你,牛宝,你且速速放了我兄长,省得我报官抓你。”且说这刘启也真是有些愚讷,不知说此事这话,正惊着牛宝,须知这贼人犯事本就心虚,此刻被点破身份,怎得还会放人。牛宝,被刘启的话,惊出一背冷汗,恶向胆边生,心说,干脆杀了这两兄弟,神不知鬼不觉,反正已有五百两到手。

牛宝给同伴使着眼色,余下贼人也会意。便弃下刘启,提着短刀,就要将刘瑞碎尸当场。刘瑞心里也怕极,悔的刚才不该乱说话,惹来如此大难。只得快步奔出这林子,可贼人哪容得刘瑞跑掉,几个跨步便追上刘瑞,抬手就是一刀。就在此时,刘瑞怀中金光乍起,如艳阳蒙雾,烈火融金,刺的人眼疼。金光过后,刘瑞睁眼一看,才发现,那贼人皆一动不动,似被定住了身子。惊诧间,忽觉手中不知何时拿这一张黄符,黄符还隐约有金光外放。

原来这黄符便是上月老道所赠,只因黄符精致,也未曾丢弃,平日里偶尔还拿出把玩,哪知正应了那老道的话,保了自己安生,心中高呼万幸。后刘瑞救出其兄,又报官抓了牛宝一伙,余下诸多杂事不谈也罢。

那刘瑞于金陵城,便寻那道人,皆无果而归,渐也失了兴趣,只当那老道是仙人,凡人得见一次便是莫大机缘,强求不来,也就收心忙于家事。再说这刘启经此难,亦沉稳不少,感其弟恩情,羞于往日所为,致歉其弟,遂两兄弟和睦,其父见之,亦甚感欣慰。

后刘家长子刘启科举登第,次子亦经营产业,刘家成金陵名门,坊间又多知其家曾有仙缘,再加其家乐善好施,名声渐显于州郡。

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床神婆婆

美子二十岁那年,嫁给了邻村的小伙子王东生,刚结婚的时候两口子感情不错。后来有了孩子,可从此麻烦事就多了,加上这柴米油盐酱醋茶那一样都要花钱,日子过得本来就紧把,可巧东生所在的工厂效益不好,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

这天晚上,美子抱着孩子,又坐在床头抱怨着东生不会挣钱没本事。被媳妇数落一次两次还行,总这么着东生就烦了,加上心情不好又喝了点酒,东生把桌子一拍指着媳妇说:“你别他妈的吵吵了,愿意过就过,不愿意过滚蛋。”

就这一句话,美子把孩子往床上一撂,直接哭着就从屋里跑了出来。要是搁以前,东生早追出来了,可是这回美子在院里停了一会儿,发现东生竟然没追。

美子在院子里又站了会儿,东生依然没追出来,她一生气就跑到村东池塘边的那片树林子里去了。找了一棵大树,坐树底下就哭开了。这半夜三更的,一个年轻女人在这河边树下哭,也是相当渗人的。

在美子哭的最伤心这会儿,忽然从这大树后边转出一个人来,是个女的。这女人走到美子跟前问:“大妹子,看你挺难过的,为什么哭啊?有什么烦心事,跟姐姐我说说吧!”这人说着,递给她一个手绢。

美子一看人家又关心,又给手绢的,她也想把自己的烦心事跟人聊聊,于是就跟着女的说:“大姐呀!人活在世真是不容易,既为钱的事苦恼,也为感情的事苦恼。你说这人要是结了婚之后,是不是都是坟墓啊!都会被束缚。”

这女的点了点头,然后跟她说:“妹子呀!像你们这年代正是好的时候,不像我们那个年代,你看看我。”女人说着撩起袖子、裤腿,美子一看,这个女的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这女人接着说:“这是那个年代我男人打的。”

“大姐呀!男人把你打成这样,你怎么不报警?不上妇联告啊?”美子吃惊地问。

这女人说:“万一我告了,把我的男人送进大牢,我可怎么活呀!”

美子又问:“他这么打你,你还这么在乎他啊?”

这女人叹了一口气:“唉!妹子我跟你说,你这个年代还好一些,在我们那个年代,都讲究离婚是最寒碜的,不管怎么着也得跟男人过下去,再说孩子也大了,你说真离了婚,多丢人啊!虽然打我,但是他该疼我的时候也疼我。妹子你听大姐劝几句,该回家回家,别这么想不开了。”

美子听这女人说完之后,一想也是啊!东生对自己不错,工作也努力,工厂效益不好那是大形势,也不是他能左右了的,想到这就跟女人告辞准备离开。

就在美子准备离开这时候,那女人说:“妹子啊!我给你看点儿东西,等你看完之后,你就会醒悟我说的话了。”

看看就看看吧!美子觉得这大姐也是个好人。就见那个女的从身后拿出一根绳子来,绳子一头还有个圈。美子往这儿圈儿里一看,就见圈里是她跟东生刚结婚时候的景象,那时候的她啊!过得特别的幸福,东升不让她洗衣、不让她做饭……领着她逛街,就在这个时候,圈里的景象突然出了现一辆车,奔着东升就去了。美子本能的反应就是去推东生,可是她的脚步往前一跨,脖子就进了圈里面。

这女的哈哈笑了起来,“一百年了,这一百年我都没找到替身,无法投胎,今天你终于来了,做了我的替身后,我就可以投胎了。”

这会儿的美子才明白,原来这个大姐根本不是活人,怪不得老说我们那个年代、我们那个年代,她那个年代跟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年代。这时的美子想起了东生想起了孩子,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东生啊!我对不起你,如果有来生,我愿再和你在一起,再也不跟你生气了。”

美子说完之后,就觉得脖子一松,原本套在自己脖子上的套没了。美子急促的呼吸着空气,咳嗽了两声,“大姐,大姐你……”

这个女的长叹一声:“你呀!你走吧!我本想这次狠狠心要了你的命,让你当我的替身,看你对爱人感情这么深,不忍心索你性命,你已经是我放走的第一百个人了。年轻人,珍惜你现在的感情,珍惜你的家庭好好活着吧!别像我也一样,已经死了再想回味人间的爱情,可就晚了。”

那女的说完人就没了,美子起身赶紧往家跑,跑到家之后抱着东生就放声痛哭,从此,二人生活还真就变好了,再也不打架,再也不闹事了。

又过了七七四十九日,这天晚上美子做了一个梦,梦中那个吊死鬼大姐跟她说:“妹子啊!多亏了你,你是我放走的第一百个人。老天爷可能看我不忍心伤害别人换我自己投胎的机会,如今我呀!已经不用再去投胎了,地府封我做了床神婆婆,我已经在地府当官了,明天就去上任。今晚特来向你辞行,咱俩的缘分也就到这了,你呀!跟你的对象好好的过日子吧!”

美子听完,心里也替这个大姐高兴……

以上就是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老人讲真实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5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