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经典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简短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故事王抄手打鬼故事、真实的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一千字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经典民间鬼故事第一篇-乡村悬念故事之空棺

1.恐怖传说

这个故事,要从镇里自古流传下来的传说开始说起。

很久很久以前,那时的余田镇只是个小乡村。有一天,村里来了个年轻的教书先生,小伙子相貌英俊,学识渊博,来了没多久,居然就偷偷和村长的女儿恋爱了。

那个时候的村长相当于村里的土皇帝,他的女儿,怎么能随随便便地嫁给一个穷教书匠。于是,两个年轻人决定私奔寻找自己的幸福。

不幸的是,事情败露了,当晚,村长带着村民抓到了他们俩。村长拖走了不停求饶的女儿,其余人将书生绑在了一棵橡树上,在树下堆上树枝,点上了火。

那一夜,火光冲天,书生的惨叫声响彻了整座山林。

书生被烧死后不久,村子里便爆发了一场瘟疫。参与烧死书生的村民以及他们的家属,一个接一个死在了瘟疫当中。

整个村子笼罩在流言和恐慌之中,害怕的村民们把书生的尸骨挖出来重新安葬,还修建了坟墓。可是没有用,瘟疫蔓延的情况越来越重,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村里有个老道士提出了建议。

他说鬼魂作祟多是心愿未了,他建议将村长的女儿嫁给书生。

那一夜,村长的女儿穿上了嫁衣,坐进了轿子,随后由村子里的男女老少组成送亲的队伍,抬起轿子,走向了书生的坟墓。

队伍到达以后,村长的女儿刚走到墓碑前,地下就伸出一双烧焦的手,抓住了她的双脚,将她拖入了地底下。

等惊慌的村民挖开坟墓,却看见棺材里面空空如也,书生的尸体和村长女儿都不见了!

我不知道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但是这个仪式一直流传到现在。

在我童年里,曾经目睹过一次鬼娶亲的仪式。

那是在我十三岁时,那一夜,我看到打扮成新娘的女子,穿着一身鲜红的嫁衣,盖着红盖头,踏进了轿子,迎亲的人提着灯笼,往未知的深山走去。

在漆黑的苍穹之下,宛若一条发光的蛇,蜿蜒至深山之中。

其实,这才是故事真正的开始。那一夜之后,那个扮成新娘的女子便失踪了,再也没有人见过她。

2.母亲病重

许贤淑把一本日记本放在我的面前:“因为要搬家,我前几天收拾房间,无意中发现这本日记,也许上面有什么线索。”

许贤淑的姐姐许清儿便是失踪的那个新娘,距今已经十年了。

在最后一篇日记里,许清儿说她爱上了一个男人,并且流露出想和他在一起的愿望。更重要的是,这篇日记是在她失踪前的十天写的。

“也就是说,你姐姐很有可能是和他人私奔了?”

“我姐姐工作的学校很偏僻,当年又没有网络,她的对象肯定是身边的某个人。你是我姐姐的学生,你有没有发现她和哪个男人走得特别近?”

许清儿失踪之后,许贤淑经常来找我问她姐姐生前的情况,没想来一来二去,我们俩竟成了一对。

我摇了摇头,许老师身前确实没有和哪个男人走得特别近。

许贤淑从包里掏出三张照片,分别是当年的三位男老师:陈老师、丁老师和余老师。

我们排除了前两位老师,最后只剩下一个余老师了。

“我知道余老师住在哪里,我明天就过去找他。”许贤淑说。

“我陪你吧。”

“不。”许贤淑一口回绝了我,“你妈妈身体不好,你多陪陪她。”是的,我妈妈病了。她躺在病床上脆弱的样子,让人很难想象得到,以前她动不动便打骂我。

爸爸去世后,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只能搬回老家养病,由外婆照顾。我最近回来,就是为了看妈妈。

正当我回忆往事时,妈妈睁开眼,看到了我,突然道“:英贤,你被鬼缠住了。”

她艰难地伸出手,抓住我的袖子说道:“你和那个鬼说,一切都是我的错,请他放过你。”

我不明所以地盯着妈妈,不知道如何是好。正好这时外婆要给妈妈换衣服,我就顺势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外婆喊我进去,问我:“听说你快娶媳妇了?那媳妇长什么样?带过来给你妈妈看看,这样她也能安下心了。”

我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里间又传来了妈妈的呻吟声。我和外婆进了病房,妈妈像刚做了一场噩梦,满头大汗,外婆见状立刻拿着毛巾帮她擦去脸上的汗。

“英贤……”妈妈突然又把目光转向了我,“快把手绢扔掉,快点。”

“您说什么呢,什么手绢?”

在妈妈的眼里,我好像读到了什么东西。

“英贤,扔了手绢。”妈妈又一次重复着这句话。

我下意识把手塞进裤袋里摸索,当然了,里面不可能有手绢。但是妈妈的话,却让我想起了某些事。

一些尘封的往事。

经典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古宅绯影

1、红影

丁清婉透过凤冠上的珠帘看向门口,只觉得心跳一阵快过一阵。外面的喜宴差不多该散了吧?想到丈夫庄天平,清婉心里便像喝了浓浓一碗蜜。

突然,红烛“噗”的一声爆了个灯花,烛光瞬间暗淡下去。与此同时,屋外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风声,像是山中猿猴凄厉的惨叫。砰!一声重重的击打在门上响起。

按风俗:新嫁娘这时是不能出门的。清婉有些惶恐,唤了贴身头几声,却无人应答。此时风声更盛了,撞门的声音也愈加急促而激烈。“砰……砰砰!砰砰砰!”

清婉手中下意识握紧一支钗。突然,门“吱嘎”一声开了。院中却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却见一道红影“刷”地闪过。

“什么人?”清婉握紧了手中的金钗,强作镇定问道。

无人出现,一个尖利的声音却猛然响起:“红颜薄命,不出一年,必死无疑。”

新婚之夜被人如此诅咒,清婉恼怒非常,反倒不那么害怕了,提高声音道:“藏头露尾算什么?小人!”

“哦,你不妨看看地上,我便在这里。”

清婉狐疑地朝地上看去,一瞬间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影子竟然变成了鲜红色,那种红美得让人迷醉。如果可以,每个新嫁娘都会希望有这样一匹布来做嫁衣。

“当心你的命吧。”声音突然远去,地上的影子瞬间退去了艳色。清婉一个踉跄,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酒气。

“婉儿,我来了。”庄天平扶住清婉,探了探她的额头,“怎么了,不舒服?看你脸都白了。”

清婉摇了摇头,靠在庄天平的怀里,内心的不安顿时被甜蜜赶走。能成为锦绣坊大少爷庄天平的妻子,现在想来还似做梦一般。

自从那一次,庄天平帮她赶走恶少,昂首笑道:“大丈夫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我叫庄天平。”她的一颗心便陷落了。

想到这里,清婉甜蜜地一笑,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不后悔?我不是大家闺秀,本配不上你。”

庄天平豪迈一笑,将清婉揽入怀中:“婉儿这样的美貌,恐怕全天下的男人见了你都会动心。”

2、禁地

成亲第二日,庄天平便带着清婉熟悉自家的院落。庄家世代专营染布,在山西这一带,庄家布无人不知。

“我听人家说,我们庄家有一种‘霞光锦’艳光四射,是送入宫中的贡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婉儿很想看一看呢。”清婉喜欢刺绣,对这种传闻中的料子自是极感兴趣。

庄天平笑着说:“这可是我们家的不传之秘呢。不过它染制困难,以后有机会再给婉儿看吧。”

正说着话,清婉看到前头一处小院落的格局和其他院落迥异,院墙较高,自成一体,笑道:“这个院落好像有些不一样啊,我们进去看看吧。”

庄天平拉住清婉,带点歉意地解释道:“婉儿,这个院落是庄家禁地。除了庄家的当家人,其他人是不能进的。”

冬去春来,庄天平愈加忙碌。这一天,他回来时眉宇间带着浓浓的焦虑。清婉忙吩咐丫环泡茶,又亲自替他揉捏肩膀。

“生意不顺吗?”清婉柔声问道。

庄天平苦笑:“也不是什么大事。朝廷要庄家今年加大贡布的量,说起来是我们的殊荣呢。放心,我已经拿定主意了。”

清婉放下心来,满怀柔情说道:“今日请了大夫来,大夫说,说我有喜了。”

庄天平怔怔地看着妻子,好像根本没有听懂她在说什么。

“你要做父亲了!”清婉轻轻地推他一把,“你不高兴吗?”

“高兴,高兴,我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罢了。”庄天平抱住清婉,轻轻垂下眼睛。

经典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摇身一变成菩萨

白先生是个郎中,各种杂症无所不治,还兼接生,是方圆几十里不可缺少的人物,所以大家都尊称他为“先生”。

这天傍晚时候,白先生和妻子在院子里摆下饭菜,拿起筷子正要吃,从外面“噔噔噔”疾步跑进一个汉子来,只见他满头大汗神色惊惶,叫道:“先生、先生,我老婆快要临盆了,可村里的稳婆说是横产,不敢下手,请先生跑一趟!”

白先生一听“啪”地一声拍下筷子站起身,动作麻利地把药囊背在身上,一挥手说:“你家在哪儿?快快带路!”

那汉子一听迟疑了一下,然后为难地吐出三个字:“林子沟。”

正大步流星往外走的白先生一听就定住了身子,他妻子早已面如土色地叫了起来:“林子沟?那地儿去不得,去不得!”

白先生和妻子突然失态是有原因的,原来这林子沟的村口最近出现了个女鬼,每当有人经过时她就布下迷魂阵,让人在白雾里左一圈右一圈地打转,也即民间所说的“鬼打墙”,曾有几个人整整转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了才走脱身,回到家一场大病差点要了命。有人不信邪,用黑狗血泼、请道士作法,却只是惹得那女鬼更加猖狂,以至于天一黑无人敢走林子沟。

见白先生不挪动步子,那汉子“扑通”一声直挺挺跪了下来,声音嘶哑地说:“先生要是不去,那就死了两条人命!”

白先生一听浑身一颤,然后昂首说道:“自古道‘医者父母心’,如若不去,枉为人也,我这辈子也不会心安的,走!”说完全然不顾身后妻子的苦劝硬拉,和那汉子迈步直奔林子沟而去。

万幸的是此时尚有朦胧光线,所以去的路上并未遇上鬼打墙。到得汉子家中,那产妇已给折腾得死去活来只剩一口气了,母子俩的性命只在须臾之间,白先生火速净了手,毫不耽搁地忙碌起来……

老半天的工夫,随着一声憋屈已久的响亮哭声,一个大胖小子终于出生了,出了一身大汗的白先生这才长嘘一口气:母子平安了!

汉子兴奋得手舞足蹈,正张罗着留白先生吃晚饭,白先生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今晚得为一个邻居用药了。那邻居上了年纪得了哮喘病,一旦喘起来就像拉风箱似的,一个不顺畅就能要了命,平时全靠白先生用药维持着,而今晚那药正好用完,必须及时送上。

人命关天,白先生尽管手足疲软,还是背上药囊要走。汉子苦留,说先生忘了鬼打墙了吗?白先生一听笑了起来,说:“鬼虽可怕,人命更重,要是怕鬼打墙,我连你家都不来了,无论怎样,我必须一试。”

汉子一听只得松了手,又面红耳赤地塞过一只香气扑鼻的熟鸡,说家中没钱,这只熟鸡权当诊资了,先生莫要怪罪。白先生哪里肯收,要汉子给那产后虚弱的产妇吃,汉子惭愧得眼泪都下来了,说:“先生不收,我就无地自容了。”白先生至此实在没法,只好收下。实际上这样的事在他身上发生多次了,他为那些贫苦的病人不知垫过多少药钱哩。

经典民间鬼故事第四篇-现代聊斋之赶尸

既然科学要探索,必定真实!

湘西,交通不便,行路非常困难。一次跟旅游团出游,行至半路,突发奇想,与旅游团不辞而别,趁休息之际,独自踏上了蜿蜒的山路。

山路隘险,不通车马,一路走马观花,不觉已行至半山腰,天色也随之暗了下来,回头看看旅游团早已行远,路苍茫,不免有些悔意。只有继续赶路,约过半个时辰,突然看见不远处有灯火,不由得喜出望外,三步变两步行至门外,果然是一家旅社!

进了门,掌柜只抬头看了一眼,便又扒拉起算盘珠,小二也不过来招呼。不象是店大欺客呀,因为店里并没有旅客,只有小二不停的抹擦着被油渍得光溜溜的餐桌。都睡了?刚六点。无奈,去和掌柜打招呼:老先生,我要住店。他的手停在算盘上,第二次抬起了头:“住满了”“不会吧?”“预,预定完了,一会就到!”“几个人?”“不少”难道是我们的旅游团来找我了?别自做多情了。“行行好,我是来旅游的,掉队了”“不是不留你,有特殊情况!”“乡领导?”“不是~”“县里一把?您这地方绝!发财……”我嬉皮笑脸。“行了行了……二狗子,把他带二楼那间小屋去”大饼脸冲我一扭:“赶紧睡!明儿爱几点起几点起,快去!”我咽了口唾沫:“还没吃饭了~”一个手指头指着我一边喊:“二,二狗子,看,看后边还有嘛吃的。”他妈的,我说不爱说话呢,原来是个磕巴。饭上来了,俩馒头,一碟咸菜。“我有钱,把给一会来的人准备的酒菜给我匀点儿”我张狂的说。“乐,乐意吃吗?”

我啃着馒头,进来了七八个人,除了一个布衣外,其余的人均为绫罗,奇怪的是这些人木纳的很。在布衣的带领下,一杆人等纷纷上了楼,片刻,布衣下了楼来,一样,两个馒头一碟咸菜。二楼单间,头儿们在那用餐,吃馒头这位可能是导游。我想。

饭毕,我径直上了二楼朝事先为我安排好的小屋走去,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霉气,地上积着一层厚厚的尘埃,看似许久都没人住过一样。屋里只有一张木板床和一床黑不溜秋的棉被。辗转反侧至半夜,也未能入梦。

起来去方便,旷野上月朗星稀,天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空气却格外清新,虽冷,却不愿回去,行至二楼走廊,气愤夹带着好奇,逐想看看‘县长’的包间,轻推,门没有反锁,借助月光,屋里并没有餐桌,同样的板床,同样的霉味。布衣的房间?可床上分明几个人;另一间,下一间,皆如此。不大的小店已没有其他房间。我有点怵。不弄明白,我想我的后半夜会不好过,问磕巴?找没趣吗?索性推门进去,大凡四五个人住的房间,即便没有火,也会有一丝暖流,这里却没有!还不如我的柴房!走近,全都和衣而睡,嫌冷?全都没有盖被,确切的说床上没有被。绸缎的衣服在月光下分外灿烂,寿衣,太平间……我不敢往下想,越是嘀咕眼睛不又自主的朝他们身上打量,该死的眼睛,每个人的头上都盖着一条枕巾。光当!脸盆架倒了!我踢的。邦!门反锁了!风刮的。出汗了……掀开枕巾,半张着眼睛,诡异的笑,分明是死人!稍是镇定:就是刚才进来的那几个人,绝不会错!扒拉扒拉,没动静。不怕!这是黑店,他们是受害者,不会伤害我。宁遇死人,不遇土匪。借助一丝靠自我安慰得来的勇气,夺门而出……

是夜,天绝没亮,外面有动静,好象离我越来越近,是死尸?还是土匪?有人说话,很清楚,但听不见说什麽。这个劲儿太难受了,**窗户移去,打开一扇,没觉得冷,是磕巴,站在店口,布衣向他拱手,难道是他们合谋?思绪之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几个来时的人——刚才的死尸,又在布衣的带领下,缓缓的离开小店!丁零!丁零!声音由远而近,凄惨,刺耳。布衣手里好象拿个铃铛。绝不可能,我来到走廊,又进入刚才的房间,空空如也……枕巾依旧在,盆架还倒着。

可能我吓神经了,产生了错觉?我真神经了。

迎来了鱼肚白,我直奔一楼,磕巴早在柜台里候着了。昨天,不,今天夜里……死人……我语无伦次,头晕,我恍惚。磕巴好象看出我神色不对,摸摸我额头,怕我吓着,与我坐到桌边:孩子,昨晚是不是看到什麽不干净的东西了?别怕,听我给你说来。

这就是我们湘西的习俗,是我们湘西民俗中最独特的殡葬仪式,因为我们湘西的交通不便,行路都非常困难,倘若有外乡人到湘西来,不幸死于他乡,其亲属要想把尸体运回老家,这谈何容易?即便是有钱人,也很难做到。因为路途遥远,山陡隘险,况且还要解决尸腐问题,于是在民间就产生了赶尸的行当,死者家属把尸体托付给赶尸人,由赶尸人念咒作法让这些尸体能自己行走,再由赶尸人领他们回故乡去。昨天那个老者,就是赶尸人,那些尸体,是在本地遇难的民工。

昨晚之所以不愿收留你,就是怕吓到你,请原谅。“那为何又夜间赶路?”“怕吓到路人罢了”

直至今日,我也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后来偶得一本我国文豪沈从文的作品《湘西沅陵人》,书中记载了‘湘西赶尸’这一独特的丧事旧俗,我才知道,所谓赶尸人,也叫‘祝由科’,在《辞海》中也有记载,解释的不详细,《辞海》称之为巫医,但巫医是怎麽让尸体行走的,科学家们至今仍未解释清楚这一世界之迷……

经典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诡异福袋

高兰独自走在寂寥的巷子里,心中不时涌起一股股寒意。忽然,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传来:“啊!放开我,请再给我一点时间……”高兰忙循声而去。见两名奇丑无比的男子正架着一女子,急匆匆往前走着。这当口,高兰的第一反应就是,救人。于是,她壮着胆子大喝一声:“站住!”哪知这么一嗓子喊出来,两个男子猛一回头,愣怔间,那女人便挣脱二人之魔爪,奔高兰而来。

女人见到高兰,神色慌张道:“姐,我正是想去找你。给,这个收好。”说着,匆匆从腰间解下一个福袋,递给高兰,说是要她时刻带在身边,可以逢凶化吉。说完,就又被凶神恶煞的两个男子强行拖着前行。高兰见势,忙掏出手机,欲报警,可手机却无论如何也打不通。一着急,高兰脱下高跟鞋,朝着他们远去的方向,拼命追去。追着追着,她突然醒了,原来刚才那只是一个梦。她翻了个身,迷迷糊糊扫了眼墙上的夜光时钟,时钟显示的是晚上十点半。打了个哈欠,她又睡着了。

次日醒来,一看时间,八点整。她忽然想起约了网友袁一成七点半在公园门口见面。袁一成是高兰在微信摇一摇里摇到的本市好友,两人均是单身,聊了大半年,感觉非常投缘,在袁一成再三恳求下,高兰决定与其见上一面,以加深感情。这第一次见面,哪能迟到呢?于是高兰忙起身穿衣服。这时,床上的一个红红的福袋,着实让高兰目瞪口呆。这不是……梦里见过的那个福袋嘛!梦里那女人高兰也认识,她叫徐芸。

有次高兰在餐厅吃饭,坐她旁桌的小两口突然吵了起来,紧接着男子起身连扇了女子几个耳光,可看样子还是不解气,又“咣当”一声踹翻了女子的凳子,女子摔倒后,男子竟然恶狠狠地举起凳子,朝女子头上一下下砸去,当即,女子头破血流。恰是这一幕,深深激怒了一旁学过半年跆拳道的高兰,只见高兰起身飞起一脚,男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龇牙咧嘴了好半天也没爬起来。这时高兰拎起男子的衣领,怒目圆瞪道:“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话音一落,该男子忙点头称是,连声求饶。

随后,高兰又带着这名女子去医院包扎好了受伤的头部。这一举动,让该女子感动不已。她,就是徐芸。徐芸说自己经常被老公打,高兰听后,便留了家庭住址给她,并告诉她有事尽管来这里找她。

话说没隔几日,徐芸就来找高兰,说是自己怀孕了,可她男人依旧死性不改,她实在受不了了,她想与之离婚。可自己身无分文,她这才找到高兰,想向高兰借点钱,去医院堕胎。当时高兰一听,这忙哪能帮啊!毕竟孩子是无辜的啊!听了高兰一番话,徐芸一脸的绝望,随后低头含泪离开了。

可话说回来,当时徐芸来借钱,也没进屋呀,就在门口说了那么几句话就走了。这房子又是高兰一个人租的,平日里也从没人来过。可这福袋到底是从哪来的?越琢磨,高兰越觉得蹊跷。正发愣,忽听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高兰边应着边跑去开门,透过猫眼一看,来人竟是袁一成。这下,高兰更是急得手足无措了。只听她结结巴巴冲着门外喊:“喂!你……你先……等会儿啊!”说着,忙跑进里屋,换上了一身漂亮的衣服,随后去洗脸。可当她的手触碰到自己的脸时,忽然吓了一跳,只觉整张脸摸起来怎么像榴莲的表皮似的呢!她忙跑到镜前,不禁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原本白净细致的面孔,也不知怎么就变得煤块一样黑,就连嘴唇都是黑的,且长满了刺,恐怖极了。这可如何是好?该怎么来面对自己的男神?一着急,高兰忍不住抓狂般呜咽起来。

这时,门外传来颇有磁性的男音:“怎么啦?哦?说话……”很明显,语气一点比一点急。高兰没应声,猛抬眼间,忽见窗外有道身影,正欲翻窗而人。高兰定睛一看,竟是袁一成。此刻,高兰心里一热,便情不自禁地起身欲扑到袁一成怀里哭诉。哪知袁一成从窗子跳进来之后,看到高兰那张脸,竟然惊愕不已,随即匆忙转身翻窗而逃。好端端的一次约会,就这么不欢而散了,高兰伤心至极,不禁坐在镜前发呆。她真想一把扯去脸上这张丑陋的黑皮。她甚至抱怨上天不公,自己曾是那么的善良,上天又怎能这样待自己呢?想着想着,突然,她把目光集中到床上那诡异的福袋上,瞬间满眼透着委屈透着恨。此时高兰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悲愤的情绪,她抓起那个福袋,一下抛进了垃圾桶。

浑浑噩噩一晃又到了天黑,高兰一整天也没吃东西了。她独自躺在床上,默默流着泪,她不停地在脑中反复琢磨着这件蹊跷事。甚至开始恨徐芸,她越想,越觉得徐芸可怕。莫非,那次没借给她钱,她怀恨在心了?继而使了什么歪门邪道的手段,以一个诡异的福袋来报复自己?这么想着,高兰一激灵,瞬间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决定,次日定要去找徐芸问个清楚。

这么想着,她也便不再胡思乱想下去了,起身弄了点吃的,索性打开电视机,边吃边看。突然,新闻里报道的一桩杀人事件,顿时让她毛骨悚然。看那犯罪嫌疑人的照片,她不禁惊呆了,此人正是袁一成。据报道,犯罪嫌疑人是个地地道道的变态杀人狂。到目前为止,已有五名女子遇害。当公布遇害者名单时,一女子的面容深深刺痛了高兰的心,那,竟是徐芸。徐芸的死亡时间,正是昨夜十点之后。这么说来,梦里那两个奇丑无比的男子,就是黑白无常?想到这儿,高兰不由得浑身打战。

新闻播完,高兰整个人几乎快要窒息了。从头到尾,想想这些事,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她不禁倒吸了口凉气,起身从垃圾桶里翻找出那个福袋,轻轻地摩挲着:谢谢你,徐芸!原来你是在救我呀!虽然变得丑陋,但是……边喃喃着,高兰扭头望向镜中的自己,刹那间,她一阵惊呼:“哇!我的脸!”没错,高兰的脸又恢复到和之前一样的白净啦!幸福来得太突然了,高兰喜极而泣。

事后,高兰更加坚信了:善良,可以逢凶化吉;善良,可以让一个人永远的美丽!

以上就是经典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经典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3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