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传奇鬼故事、真实民间鬼故事大全、听鬼故事民间山野怪谈、民间鬼大爷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一篇-贞节牌坊下的冤魂

曹家少奶奶十二岁就守了“望门寡”,十五年来吃斋念佛,一心为亡夫守节。这样一位受人敬仰的奇女子,为何最后却成了……

一、烈妇之死

这天黄昏,吴县城东的名医曹汝青吩咐徒儿上了门板,谁来也不要接待。正说着,外面忽然传来急促的拍门声,徒儿高声回答郎中身体不适,已然提早歇店。外面的人惊慌地喊着:“是铜锣巷曹家的烈妇徐氏重病,有请曹郎中出诊!”

声音透过门板传到曹汝青的耳朵里,他唬了一跳,赶紧吩咐徒儿准备车马。曹家是城里大户,曹汝青经常到宅子里出诊,熟门熟路,很快就赶到了。七拐八绕进了徐氏的院子,先听见丫头的嚎哭声,喊着让少奶奶不要走。

仿佛晴天霹雳,曹汝青也好,院外守着的婆家人也罢,各人都露出惊讶绝望的神情。这曹家少奶奶徐氏十二岁上就守了“望门寡”,十六岁被哥哥嫂子隆重地嫁到曹家,天天吃斋念佛,足不出户,一心为亡夫守节,转眼已经十五年了。前不久城里的名士乡绅联名上书,为她请立贞节牌坊,据说圣上的批复已经下来了,这对婆家、娘家都是天大的荣耀,可谓苦尽甘来,可惜没熬到时候,福分也太薄了!

曹汝青进了卧房,徐氏刚刚断了气息,可巧她的娘家嫂子白氏在曹家探亲,正守着小姑的尸身哭泣。曹汝青对徐氏的手腕一摸,脸色又是一变。再看看她嘴角边几丝新鲜的伤痕,像想起什么似的,翻开她的眼皮看了看,沉吟了一下,忽然一跤跌倒,床头柜上的杂物水碗都被他的袍袖带倒了,身边人急忙扶起他,他爬起来定定神说:“准备发丧吧,少奶奶已经仙去了。”屋子里的哭声再次声震屋瓦。

曹汝青大袖一甩,出了徐氏的房间。这一路不断吩咐车夫快马加鞭,飞奔回家以后,告诉徒儿关严门,任何人上门请出诊都不要答应。

曹汝青妻子早逝,内室只有他一人居住。他关严内室的门,从袖子里抖出一个茶杯来。原来他在翻开徐氏眼皮的时候发现,她的眼皮内有几处暗红的斑点,很像是当地一种雀铜草中毒,随后在床头柜的茶杯里真的看到了类似雀铜草的叶子!他不敢确定有没有看准,曹家可是响当当的门户,岂能随便生事,所以假作跌倒,趁乱藏了茶杯回家。

现在他仔细翻动着茶杯里的残叶,有一些叶子显然是地产绿茶,可另有一些叶子是卷曲带点灰色毛毛的,拿出来舔了舔味道,正是雀铜草!他诊治过多例雀铜草中毒的患者,没错,没救治过来的都是眼皮内部有红色瘀斑。

徐氏苦了这些年,好日子就要到来,她是绝不会自尽的!何况曹汝青经常为徐氏诊病,早知道她不爱喝茶。

曹汝青沉吟良久,毅然决定,击鼓鸣冤! 鬼故事

县官程子明接到曹汝青的状子不敢怠慢,要知道这吴县可是著名的盛产节妇的地方,满人执政已经多年,越来越致力于跟汉族的文化融合,这也是当今圣上的执政良策,所以仅在这一年就旌表了八位节妇,立起了一座又一座贞节牌坊,这同时也是地方官的政绩啊!有人胆敢谋害节妇,那可是非同小可。

曹家正在大办丧事,徐氏的哥哥徐洁和嫂子白氏也都在场忙碌,整个大宅院都白蒙蒙的一片,看到知县老爷带着衙役来到自己家还以为是来吊唁的,听说被郎中先生给告了,不由得大惊失色,哆哆嗦嗦请出了徐氏去世前饮用的那罐茶叶,只见那茶叶罐是古色古香的青花瓷,罐口系着明黄的丝绸!

程子明大惊失色,急忙跪下山呼万岁,下面人等黑压压跪倒了一片。原来这正是前几月皇帝御赐给吴县节妇饮用的茶叶,那明黄丝绸平常人家用了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程子明哪敢质疑御赐茶叶有毒,他当即决定不予立案,还申斥了曹汝青一顿,然后温颜安慰曹家徐家好好发丧,并赏了库银五十两。

小小一场风波过后,皇帝的谕旨也下达了,念在徐氏苦守十五年,英年早逝,着地方官大力表彰夫家娘家两族血亲,下月十八是良辰吉日,赶在吉时即建立贞节牌坊。

两家人安下了心,欢天喜地忙了起来,并且共同决定,那罐御赐茶叶埋葬进徐氏坟墓。谁知临下葬的时候却发现,茶叶罐居然不见了。

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二篇-丁庄村的传说

丁庄村有一片坟地,听老一辈的人讲,这片坟地很早就在这里了,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四周已经长满了杂草。

最近村里结婚的越来越多,由于没有那么多土地住房成了大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村支书丁大全组织村干部开了个会。“眼看咱们村需要盖房的人越来越多,这个事情不能再拖了,今天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解决,大家有什么主意都说一下吧。”丁大全大声的对大家说道。“我有个想法不知行吗,咱们可以把仅存的那片荒地划分出来盖房”会计小刘对丁大全说道。“不行,那块地已经给了村民用来种地,不能因为房子的问题损害谁的利益,大家在想一下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丁大全见没有人发言,就站起来说道:“我有个主意你们听一下,村西的那片老坟地已经有好多年的历史了,我们可以考虑把它弄平盖房子。”这话一出,立刻引起老支书等人的反对。老支书说:“大全啊,那片坟地动不得,在我当村支书那几年,先后有多少人打过那片地的主意,结果不是疯了就是傻了,虽然已不知是谁家的了,但你千万不要动呀。”大全听完这番话对老支书说:“您说的这都是大家口耳相传的谣言,谁都没有亲眼见过,您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谁还有主意可以继续发言,没有的话就按我说的做吧。”那些阻止他的人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最后只好勉强通过了。

丁大全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一直困扰他多日的难题终于解决了,感觉浑身轻松了许多。这些年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一起,自己都三十好几了,还是光棍一条,原因是他家的房子又小又破,没有一个女孩看的上他。当村支书这几年自己总是把批给自己的土地让给了别人,自己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一进门,看到母亲正在做鞋垫,“妈,歇会吧,别累着您。”“回来了大全”“嗯,告诉您一个好消息,土地的问题解决了。”丁大全高兴的说。“是吗,那妈终于可以给你盖几间房子说个媳妇了,你爸走的早,临终前他最遗憾的就是没有看到你成家。”母亲边说边用手擦了擦眼睛。“妈,您别哭,我们很快就有新房子了。”他早就想好了,除了分给别人的,还剩一小块可以盖几间房子,自己并不着急找对象,主要是想让年迈的母亲在晚年住的好一些。“大全啊,咱们村不是已经没有空地了吗?”母亲又问道。丁大全把今天会上底一五一十的向母亲说了一遍,母亲听后也有老支书那样的忧虑,但听完儿子的解释,忧虑就慢慢打消了。

第二天一大早,丁大全就组织大伙把那些坟地上的土堆给平了,然后按照先前计划好的把大部分土地分给了村民,最后一块留给了自己。忙了一整天,回到家吃过饭后,丁大全突然想再去那里看看,于是和母亲说了声披上大衣就出了门。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了,他抬头看了一下天空,“今晚月亮真圆,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丁大全想。不一会就到了,“弄平以后真看不出这里原先是一片坟地,要是早想到利用这块地就好了”正想着,突然一阵风刮过来,丁大全身体不由的一抖,“看样子要起风了”他边想边裹紧了大衣朝家的方向走去。

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三篇-古代鬼故事之梦断肠

1

噗嗵,噗嗵,噗嗵。

声音由远而近了,沉闷得像有无数个人从屋顶上掉下来,在月光笼罩的窗前晃了一下就落到地上,血从门缝蜿蜒着进来……

请不要留我一个人。

声音细细的,像是从地缝里钻出来。地板开始松动,像是有什么东西拼命地拱出来。小小的头颅,四分五裂的五官,冰冷的眼睛里都是讽刺的笑。

请不要留我一个人。

仿佛有一双冰冷的手探上我的脸,心底的恐惧从四面八方涌来,我忍不住尖叫起来……

“小姐,醒醒!”翠衣用力地摇晃着我的肩膀,“小姐又做噩梦了?”

“这噩梦做得真实。”

“又梦见那个小女孩了吧?”

“嗯。”我满脑子都是那双冰冷的眼睛。

“小姐那时候只是个六七岁的孩童,根本阻止不了什么……”话到一半,翠衣突然拍了下额头,“糟糕,姑爷早上出去的时候吩咐翠衣早些唤小姐起来的。”

刚说着便传来了敲门声,是老夫人房中的丫鬟,“七少奶奶,老夫人和众位夫人少夫人在祠堂等候多时了。”

翠衣低着头,“姑爷说,今日老夫人要宣布下个月中旬设宴的事,所以让小姐早些去问安。”

我赶忙起身:“你去跟老夫人说我这就到。”

丫鬟领话走了。

前几日老夫人说要为四少爷康复的事大宴宾客七天,救济镇上的乞丐一个月。当时以为老夫人一时兴起随便说说,没想到要当真如此,独孤山庄虽是先皇赏赐,但独孤傲然当时是一名武将结识了不少英雄豪杰当然也有不少仇家。若要大宴宾客,有名望的皇族,江湖中人,镇上的乡亲都会邀请到。若有人借此做文章,出了纰漏就糟糕了。

我赶到祠堂的时候老夫人已经把这件事定下来了,娘也点头同意。我若要阻止必定会惹老人家不开心。

我微蹙着眉的样子落在小蝶儿的眼里,“仙女婶婶,娘说,过几天家里会来很多客人,会有和我年龄相当的娃娃来府上玩,我很高兴,你不高兴吗?”

我遇见老太太探究的眼神,赔笑道:“小蝶儿乖,婶婶当然高兴,到时候府里会来许多人,恐怕家里的长工和丫鬟都不够用呢,这些事就交给我来办吧。”

老夫人满意地笑:“我们如烟就是灵巧,这事儿啊也只能交给你办了,我已经让寒儿去繁花城接凉儿回来了,他们大概三天就到,到时候你三哥和四哥都能帮上忙。”

“如烟记得了。”我福身告退。

2

次日,独孤山庄门外贴了一个招人的告示,请短工,长工,丫鬟,还有写帖子的先生。不足半日门口就排满了来应试的人。

“小姐,你让我准备的帖子我已经写好让信差送去了。”翠衣一边磨墨一边抱怨“您这是何苦呢?来应试的都是镇子上的乡亲,让管家钟叔做就行了。”

“你这丫头又想偷懒。”我佯装生气,“少说废话,快叫下一个人进来。”

翠衣喊:“下一个。”

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妇人,手里拉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娃,妇人见了我喃喃道:“莫非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么?”

翠衣骄傲地应:“我们家小姐当然不是凡人了,你能做些什么?我们府里正缺厨娘呢!”

妇人的眉眼立刻敛下来:“来……来应试的不是奴家,而是小女。”

女娃看上去格外瘦小,一双眼淡定地看着我。我笑起来,“这娃这么小,能做什么?”

“我家丫头什么都能做,家里弟妹多,什么活儿都是她做,她很勤快,若不是家里穷,也不忍心把她卖给大户人家做事。独孤府家大业大,听说老夫人整日吃斋念佛是个菩萨心肠,想必也不会亏了这孩子……”妇人将女娃往前推了推将她按在地上磕头。

翠衣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看到这同命相连的孩子心酸得不行,伏在我耳边说:“小姐,这丫头看起来挺机灵的,我们府上也不缺那点口粮……”

“你对我们独孤山庄倒是挺了解的。”我点头,“好吧,你打算把这孩子卖几两银子?”

“七少夫人看着给,只图孩子能有顿饱饭吃。”妇人谦卑地低着头。

“我让书童带你去账房那里取五十两银子,回去好好打点做个小生意,不要再卖孩子了。”我转向那孩子,“不要害怕,你跟翠衣姐姐去吃点东西换件漂亮衣服,这府里可好玩了。”

孩子似乎感受到了善意,看了一眼母亲,便机灵地跑去抓翠衣的手。

妇人大概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银子,忙磕头道谢。书童带着妇人走了。

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四篇-惊悚故事之夺命血参

自古以来,长白山便被百姓推崇为“有神之山”,虔诚祭拜。时值乾隆五年,清廷又将其赐封为存瑞凝祥、列祖龙兴之地,并颁下封山令,严禁周遭山民私自进入,谁敢违反,就地处斩。尽管用刑严酷,可依然有人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偷偷潜入。

这天傍晚,住在黑风屯的山蛤蟆摸进宋老鬼家中,悄声嘀咕说想进趟山。宋老鬼没言语。抓起筷子敲向山蛤蟆的头。意思很明白,官兵把守得紧,即便你再想发财,也不能不要命!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能让私闯长白山者拿命一搏的,便是人参。哪怕进山千回,只要能采到一棵千年老参,那这辈子就吃喝不愁了。谁想,山蛤蟆哭丧着脸摇摇头,双腿一屈跪了下去:“宋老哥,我还没活够,也顾惜脑瓜子,可你弟妹的寿限快到了,我得救她啊。你是参把头,求你一定要帮帮我啊。”

山蛤蟆没撒谎,他的妻子的确身染重病,时日无多,郎中诊脉后声称,只需连服半月参汤,恶疾立除。而眼下,方圆百里也唯有绰号叫“宋老鬼”、祖上数代均为采参客的宋守仁熟谙寻参之道。见一个大男人跪倒在地,哭得悲悲戚戚,宋老鬼一仰脖喝光了碗中酒:“人命关天,那我就陪你走一遭。去,叫上冯大头和你的表弟铁铲,今晚后半夜就进山!”

铁铲和冯大头同住黑风屯,刀枪功夫不错,都是要参不要命的主儿。当夜,一行四人换上夜行衣,绕开守山官兵扎进深山老林。但让宋老鬼始料不及的是,次日黄昏,寻参救命的山蛤蟆死了。他死在獾子岭上一个足有十余丈深的天坑里,脑袋扎进岩缝,屁股朝天,满身是血。最先发现他的,是冯大头。听到冯大头的颤声喊叫,宋老鬼和铁铲也分别从东西两面快步赶来。

看得出,山蛤蟆是从獾子岭南面的山坡一脚踏空,径直摔进乱石突兀的天坑的。虽说置身凶险四伏的原始老林,黑熊、饿狼、毒蛇、瘴疠,甚至一棵毒草都有可能让人丧命,但谁也没想到,一个隐伏在杂草中的深坑却要了他的性命。

在四人当中,铁铲和山蛤蟆是表亲,来往密切,他猛地撞开冯大头,纵身就往天坑里跳。宋老鬼眼疾手快,一把薅住他的后脖领子呵斥道:“胡闹!你也想死啊?”

“你放开我,山蛤蟆是我表哥,我要背他上来!”铁铲嘶喊道。宋老鬼冷不丁地出手打晕他,将他拖离了陡峭湿滑的山崖。对此举动,素来反应慢半拍的冯大头不由一怔,愣眉愣眼地问:“宋把头,你干吗下那么重的手?”

“闭嘴!”宋老鬼哼道,“你们都是我的兄弟,是我带进深山的,我可不想再少一个!”

话音未落,只听冯大头冲着天坑大喊起来:“快看,山蛤蟆的脖子上长的是什么?”

宋老鬼凝神望去,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是人参,皱面血参!”

当年生人参叫“人微”,三至五年的叫“人衔”,达到十年的称“鬼盖”,百年的叫黄参。年头再长点儿的叫土精、地精、神草,也才称得上是至宝。而长在山蛤蟆脖子上的那棵,少说也生长了八百年。听宋老鬼叫出宝贝的名字,冯大头往手心里啐口唾沫就要跳下去,却觉脑后生风,寒意逼人。

是铁铲。铁铲悠悠醒转,霍地亮出防身鬼头刀架在冯大头的脖颈上。冯大头登时吓得浑身一抖,哆哆嗦嗦地嚷道:“你疯了吧?小心失手,快拿开!”

“人参是我表哥找到的,谁也别想贪占。”铁铲咬牙发了狠。冯大头“嘿嘿”讪笑,回道:“我没想贪,我是想帮你拿上来。宋把头,你快劝劝他啊。”宋老鬼似乎没听到他的央求,紧皱眉头自言自语道:“不对劲,獾子岭怎么会有皱面血参?难道这有人来过?”

冯大头听得一头雾水:“什么人?人在哪儿?”

“死人!”

宋老鬼停顿了一下,随后道出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事实:早在北宋开国之初,盘踞长白山的女真部落尚且势单力薄,无法与大宋对抗。为保全自己,每年都要向朝廷进贡山珍野味,其中最为贵重的当属千年山参。千年山参价值连城,极其难觅,他们就用人工养殖。

说到这儿,宋老鬼紧盯着冯大头冷声问:“你知道怎么养殖吗?”不等冯大头回答,宋老鬼一字一顿地接着说,“用人养。砍断人的脖子,撒进参种,以血肉为土壤,受人体七经八脉所指引,短短两年内便能成形。这种山参四肢俱全,多生有状如人脸的皱面。你要不信,就下去看看。如果它扎进你的脖子,吸干你的血,可别怪我没告诉你!”

冯大头听罢,当场骇得脸色大变,抽身躲得远远的。铁铲看向宋老鬼,问:“那我表哥怎么办?”

宋老鬼扭头瞅瞅即将落山的夕阳,叹口气回道:“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参中极品,不敢轻举妄动。我祖父曾跟我提过,说皱面血参是至阴之物。要挖它,最好等到明天正午阳光直射的时候。到时只要砍掉所有根须,就能绝了它的戾气。”

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第五篇-狐与桃花林

“爷爷,爷爷,奶奶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织儿跑过来,摇着我的右臂问道。

“等织儿长大了,奶奶就会回来了哦。”我摸了摸织儿的头,呵呵一笑。

“那爷爷给我讲个故事吧!邻家的小雅每天都有奶奶给她讲故事的哦。”

“这样嘛,让我想一下。”

烈日下,我和我的乖孙女坐在大树下的树荫里,享受着这几分清凉,我抬头望了一眼玻璃般蓝色透明的天空,又回头看了下身后破旧的小茅屋,抱起原本趴在我大腿上酣睡的白毛狐狸。它似乎被我的动作惊醒了,它一边打着小呵欠,一边偎依在我的怀里望着我,我怜惜地看着它,轻抚它那细白的毛。

我顿了顿,开始说起了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住在山里的年轻男孩,大约差不多二十岁左右吧,他的名字叫里萧,非常勤奋,每天天还没有大亮,便出门上山捡柴火,下山挑水,一整天几乎都在田地里干农活,常常很晚才回到家,就这样日复一日,过着勤勤恳恳的生活,他的父亲有这样一个儿子,又是欢喜又满怀担心,生怕他夜里回家遇着狼,便借着从邻居口中听到的一个传说来劝诫儿子早些归家……”

“是什么传说?”织儿打断了我的叙述,一脸好奇地问。

“那是个关于狐妖的传说”。我笑了笑,带了一些神秘的语气继续说:“在山里有一个由狐狸变幻而成的美丽姑娘,很漂亮,相貌身材都很好,还长着一条长长的狐狸尾巴,每天都诱惑着夜不归家的路人,然后杀掉吃了,里萧一直都不相信,认为父亲说的传说是一个玩笑,一个无稽之谈,便常常草草略过话题,继续了那早出晚归的生活。”

这时,白毛狐狸舔了舔我的手背,似乎对我的故事也有了兴趣。

“有一天,里萧仍旧在田里干农活干得很晚,他正准备打着灯笼回家时,突然闻到了一股幽香,扭头一看,发现身旁的小草地有个人影,他的心马上揪了起来,把灯笼移动到那片小草地上,借着微弱的火光,他发现一位女孩正坐在小草地上,里萧打量着这女孩,她没有穿衣服,全身赤裸着,乌黑的长发,漂亮的脸蛋,诱人的丰满的胸部,修长艳丽的身材,白哲的皮肤,还有那淡淡的幽香,里萧的心一下子绷紧了,他开始害怕,害怕这女孩是由狐狸幻化而成而来蛊惑他的,里萧睁大了眼睛,想看清女孩身后有没有尾巴,但光线太暗的原因,怎样都看不清。他冷静了下来,却仍然分辨不出眼前这个幽幽地看着自己的裸体女孩是狐还是人。一阵的优柔寡断后,他脱下外套,披在女孩身上后便拔腿就跑。

他不敢停下脚步,也不敢回头看一眼,唯有一直向前奔跑着。

他的喘气声越来越急,那急促的气息仿佛向脚下的土地表示着自己体力的‘清零’。

他倒下了,终于倒下了。

他已经没有力气抗拒眼睛的合上,大概是晕了吧。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大亮。他坐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片小树林里,小腿上的酸痛感分明让他忘不了昨日的奔跑,想起昨夜那般疯狂,他不禁有些后怕。

半饷,他站起来,环顾四周准备找回去的路,然而这一回头,他惊呆了。因为眼前的景色,美得有点过分:碧波荡漾的小湖泊滋润着那延伸到天边的花田,不远处坐落着几间小茅屋,缕缕炊烟不时飘出,蓝白相映的空中洒下丝丝柔情的阳光,温暖而又写意。

以上就是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