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东北民间故事鬼故事、民间小故事鬼故事、浙江民间鬼故事、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第一篇-聊斋故事之猴王

闽南一带有很多猿猴,常常在月明之夜,孤声长鸣,在云雾山中,仰天长啸,人听见了,有一种空阔幽深之感。

有一个卖草扇的人,肩头挑着若干草扇,准备到山里的村庄中去卖。从山底下经过,坐在树底下休息,取出一把草扇来挥动,以消除暑,被猿猴看到了,一群猿猴都跑过去,争夺他的扇子,各自抢了一把,四散开来,也学着他的样子摇动起来。

那些挑担卖货的人都是贫苦之人,扇子都被猿猴夺去了,连资带本都没有了,不大声叫苦。

刚好有个耕田的农人从那里经过,农人把锄头放下,走过去对卖草扇的人说:“不必叫苦,想要那些猿猴还回你的扇子也容易。”

卖草扇的人急忙问道:“有什么法子?”

农人道:“你是外乡人,不知道猿猴的子。你拿着扇子急急地摇动几下,然后大声说:‘这扇子有什么用?’立即扔在地上,猿猴必定会效仿,把扇子都扔下。”

卖扇子的按照农人说的做,果然像他说,猿猴纷纷把扇子扔下,呼啸着跑开了。

猿猴的子,大概也就是这样,也不值得奇怪。

有一个叫车照的人,家居住在山外,家里贫苦,父母又老了,他只能每天进山打柴,卖了,挣一些钱来奉养父母。

他家离山较远,每天早上出去,晚上才回去,常常带着干粮出去,以便中午饿了的时候,吃一点充饥,可是往往被猿猴偷去吃掉。

一天,车照还没砍好柴,他肚子就饿了,就走到自己藏食物的地方,准备取出来吃,可是一看,都被猿猴偷去吃了个精光,车照不觉十分气恼,大声说道:“你们屡次偷吃我的东西,却又不分担我的劳苦,难道不感到羞愧吗?”

说完,又只能忍着饥饿,气愤地继续砍柴。

猿猴听了他的话,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接着,便和他一起打柴,猿猴们纷纷动起来,你攀一根我折一段,聚少成多,没过多久,已足够一担了。

车照对它们摇手,猿猴才停止。

第二天,车照多带了一些干粮进山,分给那些猿猴吃,猿猴吃过之后,更加积极地给他攀折干柴,一天就能打两担柴了,渐渐地习以为常了。

一天,车照进到山里,没有见到一只猿猴,忽然又听到有猿猴急切地啼叫哀嚎,心里觉得很奇怪。

一会儿,那些猿猴从山下看见了车照,一群过来,拉着他走。

车照跟着他们走,来到一处幽深的山涧边,在壁立的山崖半中央,有一块平台,一只白猿,坠落在了上面,上也不得,下也不得,因此,在那里哀叫。

其它的猿猴指着那只白猿,显得很惶急,像是在车照想回自己打柴的地方,取来绳索,那些猿猴不放他走,车照用手做着动作,向它们表明意思,然后,猿猴才让他走。

车照取来绳子,把绳子的一端放下去,交给白猿,可是白猿不知道如何使用绳子。

车照便把绳子系在山涧边的一棵树上,自己便拉着绳子下去,把绳子系在白猿的腰上,又攀着绳子上来,然后,才把猿猴拉上来。

已救回了白猿,仍然回去打柴,群猿仍如原先一样相助,白猿坐在旁边,像是在监视其它的那些猿猴一样。

一会儿,白猿离开了一下,又返回来,用一张巨大的叶子,包着食物拿来给车照吃。

车照看那食物,像是白蜜,车照想不懂它是去哪里弄来的,没敢立即就吃。

白猿先吃了一点,表示没有毒了,车照才吃,那味道犹如蜜桃,一下子吃去了三分之一,还没有吃之前,感到饥饿,吃过之后,不仅能充饥,更加觉得精神倍爽,筋骨更加强健有力。

车照知道那东西是珍异之物,便留下来,拿回去让父母也吃一点。

他的父母吃过之后,也都精神矍铄起来,走路也不要拐杖了,车照十分高兴。

一天,车照卖柴得到了几两银子,忘记放在家里了,缠在腰间进到山里去,心里担心把钱弄丢了,久不久又摸出来看一下,被白猿看见了,好像知道银子是人世急需的东西,于是就去了。

没一会儿,嘴里衔着一块银子回来,放在车照的前面。

车照一看,大约有五十来两,心里无比欢喜,道:“还有吗?”

白猿点了点头,又去了,一天得到了五六枚。

半个月之后,白猿只衔得两枚来,也不再去了,车照道:“没有了吗?”

白猿又点了点头。

车照心里已满足,得到这么多钱,已是他想都没想过的事,他想在那里休息了一下,就准备担着柴回去了。

白猿以为,他是在那里坐着等它再去取来,于是,有急忙地去了,过了很久,都不见回来。

车照准备回去的时候,白猿刚好回来,它走得很慢,好像很不得意的样子,口里衔着一样东西,还没走近车照,就把东西吐在了地上,好像担心不能让车照满意,会把它衔来的东西扔掉一样。

车照急忙走上去看,则是一块纯色的金子,欢喜地指着对白猿道:“这比那白色的还要值钱。”

白猿听他这样说,也欢喜得跳跃起来。

车照捡起金子,说:“真是值钱啦!”

白猿便跳跃着又去了,没多一会儿,衔得一条金子来。

车照无比欢喜,对它说:“辛苦了,天也晚了,该休息车又得到了千多两金子,成为乡里的富有之人,然而,也没有忘记自己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常常准备食物,拿到山里面去分给猿猴们吃,一年要有五六次。

车照的父母都得享高寿,很老了才死。

车照一百多岁了,还像五六十岁的人一样强健。

车照拿食物到山里去,分给猿猴们吃,呼啸一声,猿猴们都纷纷聚拢来。因此,人们都戏称车照为“猴王”。

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第二篇-阎王平冤案

早年间,陕北延安府管辖十三县,最南边两个大县——洛川县和富县。两县以洛河为界,河南岸是洛川,北岸为富县。隔河相望,依山面河各有一村,河南边的叫南黄庄,河北岸的叫北黄庄。两村百姓都姓黄,据说是一百年前两亲兄弟分家另过后繁衍的后人。同宗同姓未必同贫同富,北黄庄的黄金道黄员外,年轻时候赶牲灵拉驮队,从北往南倒盐,自南向北贩米,没过几年气吹似的发了财,置下良田千顷、骡马成群、牛羊满山的产业。而南黄庄的黄金铁,铁了心地跟十几亩山坡地较劲,到头来还是土窑三孔糠菜半年粮。

两家都人丁兴旺,都有三个儿子,为了叫着方便都按顺序起名:黄大、黄二、黄三。

黄员外的三个儿子,老大接老爹班在外做生意,老二精明鬼道深受老娘黄夫人的偏爱,留在跟前操持家务。老三年龄还小在县城念书。黄家家大业大,砖窑房厦无数,分为东西两个院子。东为上西为下,黄员外一家住东院前出廊后带厦的房子。西院茅屋土窑是下人院落,让长工仆妇们住。黄金铁的二儿子黄二就住在这儿,他在黄员外家当五年长工了,是个逆来顺受的老实疙瘩。

而东院的黄二少爷,自持家里有钱又加老娘偏心眼,每日骑驴跨马上县城进集镇,吃喝嫖赌抽、蒙坑拐骗偷、打架斗殴无恶不作。可恨的是,他每干了坏事让人抓住后,就说是北黄庄的黄二,人家找上门来,他就往长工黄二身上推。两人都叫黄二,一时难分是谁,长工黄二为此受了不少不白之冤。他想甩手不干了,那么大半年的工钱就打了水漂,左思右想长工黄二决心再忍几个月,年底结账后说出大天也不干了。谁知这一忍就忍出了一场祸。

这年黄员外给小儿子黄三订了门亲,新媳妇叫樱桃是洛川县城的人。婚后黄三又回学堂苦读准备来年应试。花容月貌的弟妹难守空房,见色就抓的二哥眉目送情,一来二去勾搭成奸,后被回家的黄三撞上,黄二竟然将同胞兄弟一刀砍死,悄悄拖进野山林里埋了。

黄三冤魂不散,到了鬼府丰都阎王面前哭诉了黄二杀弟夺妻的恶行。阎王一听大怒,当即派两个小鬼捉拿黄二。可是凑巧,那晚黄二去了县城不在家,小鬼稀里糊涂把正在西院酣睡的长工黄二锁拿,捉到了鬼府阴间。

来到鬼门关前,森严恐怖,阴风阵阵。几个青面獠牙的小鬼拦住长工黄二,大声骂道:“我们看守这么多年鬼门关,还没见过你这样恶贯满盈的东西,先去一殿溜沙坡听候发落。”黄二刚要解释,几个小鬼不容分说把他推到坡前,命他与另外几个鬼魂一块背沙上坡。那几个鬼魂背着沙袋都爬了上去,只有黄二费了吃奶的劲也上不去。小鬼十分惊讶,因为只有蒙冤的鬼魂才上不去呢。一殿殿主秦广听了小鬼报告也觉奇怪,手抓脑皮说:“八成这小子作恶太多了,让他上刀山下油锅去吧。”

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第三篇-乡村异事之蜘蛛

我8岁的时候,上了小学二年级。

每天上学除了学习一点文化知识以外,就是编排节目,准备在星期日慰问井下工人叔叔。

记得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叛徒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嘴上讲仁义,肚里藏诡计,鼓吹克己复礼,一心想复辟……

那时,很单纯。

记得有一天,天很热。

当我们吃了晚饭的时候,不知是什么原因,天很阴沉,雾蒙蒙的,因而全院子里的十几户人家都早早地关上门休息了,没有像往常那样集合在当院,海阔天空地谈论一些新闻或者趣事。

于是,那古老的院落,在夜幕中便显得宁静、神秘与苍凉。

由于天很闷热,我们一家人都睡不着,我想那时的院子里的人们几乎都没有睡着觉的。

在大约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猛然间,天空中响起了一声炸雷。那声音亮呀!就好比现在的一个爆竹在你的耳边响起一般,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紧接着,大雨就哗哗地落了下来。

我光着身子爬起来,好奇地掀开窗帘往外瞧着,只见院子里黑乎乎的一片,偶尔一声炸雷轰鸣,闪电便把院子照的亮如白昼。朦胧之中,借着闪电的余光,我好像看到上头屋大老妈的房门开了一下,转瞬间又合上了。

这时,就听妈妈对爸爸说:“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对劲,怎么雷声只往我们院子里打呀!真奇怪!”

随着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院子里一声接着一声,电闪雷鸣,经久不息。

现在想起来,也是历历在目。三十多年了,再也没有见过那天的情景,很害怕的。

过了几乎一个多小时,雷声逐渐远去,我们院子又恢复了平静,只有沥沥拉拉的雨声,在耳边回响,就这样我们便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妈呀,快来人呀!”

一声刺耳的尖叫,把我们全家都惊醒了。

爸爸立即穿起衣服开门冲了出去,我当时也混混僵僵地随着大人们跑到了上房——大老妈家。

屋子里已经站了很多人。都在哪里愣着不动。我透过人群的缝隙看过去,只见大老妈的炕头上趴着一个桌子般大的蜘蛛。只见它:腿如树枝般粗细,好像上面有奇怪的花纹,眼睛像灯泡一样,发着蓝光,一闪一闪的,浑身长满了绿毛,像女人们的头发一样,很长很长的。奇怪的是,它的身上披着一件红裤衩,裤衩微微颤动,好像它很害怕的样子。

整个屋子里的人们,大气也不敢出,都在那里傻站着。我当时也吓得只有紧紧地抱住爸爸的腿。

过了一会儿,蜘蛛慢慢地爬下地,在人们躲闪开的空隙中,慢慢地爬出了门外,一晃就融入了夜色之中。

我只记得当它爬过我身边的时候,一阵寒意席卷我的全身,我的腿上却热乎乎的,原来我尿了一腿,呵呵!

在蜘蛛离去后,人们轰然一声纷纷议论开来,最后,见大老妈一家人没事,也就各回各家了。

这个事情,成了每晚大院里人们议论的话题,说什么的都有,随后慢慢地也就淡了,不再提起了。

过了不到一个月,大老妈的女儿,叫金枝的一个十七岁的少女,突然间疯疯癫癫起来,满嘴说一些胡话,到处乱跑,并且就爱光着身子,让村子里的人们耻笑纷纷。

大老爹跑了很多医院,怎么也治不好,一家人唉声叹气的,真是一筹莫展了。

二奶奶最后悄悄地出了一个主意:到城隍庙求神。

那年头“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谁敢呀!但是为了孩子,大老爹还是在一个夜晚,悄悄地去了城隍庙的废墟上,上了香、磕了头。

当天夜里,大老妈就做了一个梦,梦中城隍对她说:二十天前,雷神要捉拿一个千年的蜘蛛精,可是,蜘蛛却跑在你家中,把你女儿的内裤披在了身上,由于有污血,致使雷神无法下手,让其躲过了这一劫难,为了惩罚你女儿的罪行,故此让她受此折磨。如若想好的话,必须天天拜佛、日日烧香,过三年就痊愈了。

大老妈醒来之后就对大老爹说了此事。可是,那年头,谁敢拜佛呀!于是也就只能干瞪眼了。全院子里的人们也毫无办法。

可是,没过几天,金枝却病好了,并且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皮肤也白了,像玉一样,眉清目秀的,一脸羞涩的样子,仿佛是黛玉转世,让村里和附近煤矿的年轻人们眼馋得很。

问其原因,大老妈他们就是笑一笑,不说,让人们觉得奇怪之极。

后来,我好像听到一些原由:说有一天晚上,大老妈他们一家人正要睡觉时,紧关的门却开了,走进来一位俊俏的年轻人,只见他对着大老妈鞠了一躬,然后说:对不起,让金枝受罪了,这里有一包药,您给她服下去,保证痊愈。为了感谢她的救命之恩,我决定迟走几天,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说完就消失了。

原来是蜘蛛精来报恩的,呵呵,怪不得啊!

再后来,金枝对求亲的男子,一个也看不上,就是不嫁。

记得,我上初中那一年,有一个城里的小伙子上门来提亲,金枝满口答应了,并且整天高兴的轻轻地哼着歌,我那时情窦初开,每每看着金枝,就像看着天仙女一样。

据大老妈私下说:那个男子就是那天夜晚进她家的蜘蛛精,一模一样,但是我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只是觉得好像在他的胳膊上隐隐约约地有着淡淡地刺青花纹,就好像那晚我在蜘蛛的腿上见过的一样。

前些时,听说金枝两口子到澳门开了赌场,身价上千万,夫妻相当恩爱,孩子也到德国留学了。遥想当年那个整日光着身子满街乱跑、满嘴疯疯癫癫地说着胡话、满身污秽的丑女,今日竟然这样风光,我不禁感慨万千。

人呀,哈哈哈。奇怪吗?

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第四篇-古代聊斋之素锦

1.锦锈无双

苏绣名扬天下。苏州城内“清月庄”出产的绣品,更是苏绣中的上上之品,清月庄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已是吴中数一数二的大绣庄,每年向皇室进贡绣品。

三月草长莺飞的时候,清月庄宋老板的夫人生下一女。宋老板正抱着女儿开心,圣旨就到了。原来绣庄十名绣女费时近九个月绣成的“锦绣河山”让皇帝大为欢喜,皇帝大笔一挥,亲赐了“吴中第一绣”的匾额。宋老板激动不已,觉得女儿是大吉之人,立刻取了“锦绣”之名,将其视为掌上明珠。

锦绣三岁的时候,宋老板的生意却出了大纰漏,清月庄陷入了困境。屋漏偏逢连阴雨,宋夫人难产,生下一女后便撒手西去。宋老板大受打击,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心头剧痛。正好一个云游的大师正在宋府作客,见了孩子沉默许久,叹道:“此女命中有三劫,每一劫都是要累及家人的。”

宋老板听了,悲痛道:“宋家大难,内子又去了,这孩子宋某是留不得了,请大师处置吧。”这时,床上的小娃娃忽然号啕大哭起来。锦绣跌跌撞撞冲了进来,将小娃娃紧紧搂在怀里,奶声奶气地喊:“阿爹,锦绣要妹妹!”说也奇怪,锦绣一抱,小娃娃竟不哭了。而无论宋老板怎么哄,锦绣硬是搂着妹妹不放。

大师又叹了口气:“也罢,锦绣小姐是大吉之人,或许能化解这孩子的劫。宋老爷,这两个孩子都是不凡之人,你好好相待吧。”

宋老板将孩子取名为“玄素”,心中始终有隔阂,不太愿见到她。可锦绣却爱极了妹妹,好吃的好玩的总是先给玄素。而清月庄经了这一次困境,伤了元气,让宋老板时时皱眉。

花开花落,岁月匆匆,转眼间锦绣快要十岁生辰了,七岁的玄素拉着她的手,有些神秘地说:“姐姐,我要送你一份大礼。”此后十几日,玄素早出晚归,终日呆在绣坊里。

谁知就在锦绣生辰前一日,绣坊竟发生了大火,等宋老板赶去的时候,绣坊一大半已化为火海。宋老板急得脸都白了,可比他更急的是锦绣,玄素也在绣房之中!

锦绣一咬牙,将一大桶水倒在自己身上,随即冲进了火海。

烈火和浓烟之中,锦绣大声喊着“玄素”,一屋子一屋子地找,直到听到一声有些沙哑的回应:“姐姐!”锦绣大喜,忙上前拉着玄素的手往外跑,眼看就要到门口了,谁知一根燃着火的木头从两人头顶落下,锦绣来不及多想,就将玄素护在身下。“啊──”在玄素的尖叫声中,木头压在了两人身上,锦绣的大半个身子都起了火。

门口的几个绣坊长工见了,急忙冲过来将两个孩子抱了出去。玄素伤了脚,白皙的皮肤上起了通红的水泡,可是比起锦绣,这伤就微不足道了。

锦绣的半个身子都烧伤了,宋老板花重金请来了江南最好的大夫,救回了锦绣的命,却无法消去她大片的伤疤。看着昏迷的锦绣,宋老爷转身狠狠掴了缩在一边掉眼泪的玄素一巴掌:“害死你娘还不够,还要害死你姐和我不可,是不是?”

宋老板将玄素拖到房门口,指着外面怒道:“你给我滚!”玄素不动,宋老爷用力推了她一把,她摔在地上,一直被她紧紧护在怀里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那是一幅苏绣。嫩绿轻柔的柳枝,淡粉俏丽的杏花,曲池边的秋千架上,身着黄衫和蓝衫的两个女孩身姿轻盈如燕。

见多了精美绣品的宋老板也不得不大为赞叹,这幅绣品针线细密,设色精妙,光彩射目,真乃上上之品。他惊讶地看着玄素,这个孩子才七岁啊!居然就有这等精湛绣艺。

宋老板脸上阴晴不定,玄素跪在他面前哭着用力磕头:“阿爹不要赶我走,我会好好照顾姐姐的,不要赶我走……”

宋老板长叹一口气,拽起她,摸摸她的头就走了。

玄素捡起地上的绣品,跑到锦绣的床边,轻轻说:“姐姐,我用我的命向你保证,这一生我一定要让你快活……”

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第五篇-新聊斋之鬼钞票

我叫沈波是一个普通的工作者。

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没有做官,亦没有家财万贯,有的只是比你多一点点运气。

我有很多好朋友,他们之中有人有鬼。

我希望像卫斯理一样,最好还有个外星朋友,不过现在还没有找到。

那是2008年的夏天。老婆在家里料理家务,脱不开身喊我上街买菜。

我是个大老粗,买菜顾忌面子从来不与小贩讲价。老婆怕我吃亏就对我说:“记住了,家里有肉,肉就不要买,菜呢也有一点,你只用买白菜就行了。”我想这么简单,应该没有问题。于是就爽快的接受任务。

我到了农贸市场,找到卖白菜的小贩。小贩看着我说:“大哥便宜要不来一点?”我点点头说:“行,给我称两棵。”小贩闻言一脸嬉笑,随手给我捡了两棵,用袋子装好,放称上一称。说:“收你4块5。”买的不多,我也没有功夫看她的称。随手掏了张5元的给她。小贩从口袋里一摸,找我一张五毛的。我接过来一看,那张钱脏兮兮的,刚想问她换。小贩却说话了,小贩说:“大哥就这么一张了,要不给你几棵葱换?”我听了连忙向她示意免了。要知道我老婆昨天才买了放冰箱里,要是我再买回去,非挨克不可。就这样我揣起钞票拎着菜往家里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我总是想到那张脏兮兮的钞票,路上遇到一个垃圾桶,我就随手把它掏出扔了进去。

回到家。老婆已经把家务料理得差不多了。看到我回来就说:“买到了。”我说:“嗯。”老婆走过来接过菜一看,生气的摔地上说:“这菜你也买?”我看到老婆生气就奇怪的问她怎么了。老婆脸一拉说:“自己看!”我捡起菜一看,不禁大窘。原来那小贩捡给我的竟然是两颗蛆吃虫咬的白菜,那家伙也太鬼了,她把好的一面放在上面,坏的一面放在下面,只怪我粗心,又中招了,我只有向老婆认错。好到老婆也没有再计较。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换衣服,一掏兜。我吓了一跳,竟然看见那张我白天丢了的钞票。我以为眼睛花了又看了一遍,没错就是那张脏兮兮的5毛钞票。我赶紧把它扔到了垃圾桶里。

第二天早晨,老婆让我陪着她去吃早点。吃完早点我准备去付钱,一掏兜我的头马上大了,那张脏兮兮的钞票依然在我的兜里。我只有尴尬的向老婆一笑。谁料老婆以为我小气,从兜里掏出钱摔桌上,就气呼呼的走了。我只有自认倒霉。离开早点摊的时候,我路过建行,看到人行道上站着一个民工。我没有在意,就从他身边轻易的走过。可是奇怪的是随后的一段时间,我每天去吃早点,总能够看到他。看到那个身上系着保险绳无助的民工。每次看到他我心里就怪怪的。

那张钞票我知道丢不了,只有每天揣着。一开始的时候我很害怕,可是慢慢的害怕变成了好奇。终于有一天我把它拿到手里,仔细看了看。

那是一张普通的钞票,除了有点脏,并没有破损。倒是背面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和一个电话号码。字很温情,是爸爸写给儿子的:“儿子爸爸我爱你!”

自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看过钞票后,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那张钞票越来越感兴趣。这促使我在一周后依着钞票上的电话号码打了一个电话。

“找谁?”接电话的人是个脾气暴躁的男子。

我说:“请问你是哪位?”

男子生气的说:“你有病啊!”就把电话挂了。

可是男子的粗暴脾气并没有让我退却,反而让我对他有了兴趣。此后我不停的给他打电话。

也许是我的骚扰起了作用,一个月后,男子决定和我见面。

我们在一家叫做流金岁月的西餐馆见面。

那男子身材臃肿,一身西装革履,一看样子就是个暴发户。

男子大咧咧的入座。我们品着咖啡。

男子自我介绍。他说他是个搞建筑的包工头。他问我:“为什么一直要找他?”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从兜里掏出了那一张钞票,递给他。

那男子接过钞票看了看,忽然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大喊道:“刘树我错了……”。

原来那男子在春节前承包了建行的外墙清洗项目,刘树就是他请来的工人。他为了节约成本,没有给工人买保险,就让工人开工。清洁外墙是一项危险的工作,刘树就是在一次清洁工作中不慎从4楼上摔了下来给摔死的。当时政府要求他给工人家属赔偿。他满口答应了下来。背地里却压根儿没有去找刘树的家人,一个人躲起来,希望把债赖下去。他想,刘树家又没有人知道刘树是在他这儿出的事,他们怎么也不会找到他头上来。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自从我给他打电话的那一天起,他就天天梦到刘树,梦到他浑身血淋淋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曾经想换手机,避开我,可是他惊讶的发现所有的新手机都打不通,用不成。他想扔掉手机,可是每次扔了,刘树都会在梦里给他捡回来。他知道事情严重,只有和我见面。

我看着那个包工头,看着他浑身发抖的样子。我真的生气。刹那间我想到了那个民工还有个孩子,我灵光一闪,对他说:“那债务你会还吗?”包工头战战兢兢的说:“还一定还。”我接着说:“他的孩子还要上学,还要生活,你能帮那孩子吗?”包工头抹了抹头上的冷汗说:“帮,一定帮!”我听了很满意,笑着对他说:“你可以走了。”那名包工头如释重负,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如今我一直把那张钞票收藏着。上个月我又在电视里见到了那个包工头,他已经变得讲诚信,和乐于助人。我看到他身边还带着一个孩子。从主持人的讲述中,我知道那就是刘树的孩子。原来那个包工头和她的妻子不会有孩子,于是他们索性收养了那孩子。我看到那孩子很健康,很活泼,就知道那个包工头善待了那个孩子。我想这也是刘树希望看到的结局。

以上就是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6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