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短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在线收听民间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在线阅读、民间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民间鬼故事吧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短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水鬼陨落

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巢湖响塘村。

夏季的一个傍晚,村里的壮丁在池塘边捞淤泥,李大福无意中发现了一块竖立着的像墓碑一样的石块,他收起了锄头顿了顿,凑上前,用手抹掉了石块上的一些淤泥,“大家快来看,这里好像是一块墓碑。”李鹏喊了一声,村长蹒跚着走过来一看,微笑着说:“是块墓碑而已,既然不知道是谁的祖坟,那就得罪一下这个主人,这块墓碑挡住了后面的淤泥,来来来,李鹏,张顺,李大富你们三个壮汉把这块墓碑搬开,拿到村子小路上垫脚,天快黑了,同志们抓紧时间干活啊。”李鹏,张顺,李大富三个人花了好些力气才把墓碑挪开,张顺发现了墓碑下边有个小洞,顺手抹了一把泥。抬走墓碑后,墓碑后面还有一个罐子,李鹏转身捧罐子的时候居然被藏在罐子后面的大鳝鱼咬了一口,鲜血直流,罐子也掉在地上,鳝鱼马上扭动着身躯借助淤泥遁形了。这时大家的眼光聚集在掉落的罐子上,因为罐子里居然装满了袁大头!村民们顾不上李鹏的伤势,一窝蜂拾起淤泥里的银元,纷纷拭净泥巴,各种诧异声不绝于耳。

李大富捡了几个银元装进口袋后,他现在的心思并不是挖淤泥,他招呼老弟李大贵照看李鹏的伤势,摩拳擦掌举起锄头继续挖掘墓碑后面的泥巴,由于用力过猛,挖到一块磐石,把锄头的把都给弄断了,他悻悻地收好工具。天色终于黑下来,村长便招呼大家回去歇息,明天继续干活。

第二天下起了大雨,天上电闪雷鸣,原本坚固的堤坝也被冲垮,池塘的水都快满了。雨小一点的时候,打理好各自的庄稼后,村民们穿着蓑衣拿着锄头站在池塘边看到这场景也直摇头,王大妈说:“这场大雨要是晚来几天该多好。”,李大爷接过话茬:“可不是嘛,还捞一点淤泥上来就好啊,庄稼正等得泥巴肥田呢。”张顺冷冷地笑了一下,“天气这么热,也是该下一场雨凉快凉快了,说完一个纵身跃进池塘,过了一会儿,张顺突然大声呼救,这时候的他好像是被水鬼附体一样,他身边飘起了一团杂乱的黑色长发,周围出现了好几个漩涡,只见一双瘦骨嶙峋的手抓着他的裤子,拖着他上下浮沉,不时地按住他的身子,张顺大口喘着粗气,拼命挣扎,身体开始抽搐,他发疯似的拍打着水面,周围的水都被染红了,围观的村民谁也不敢跳下水,只好一边往往池塘丢东西一边大声呵斥,他呻吟着用尽全身力气大叫要村民丢下一根竹竿,李大贵取下晾衣的竹竿,一路小跑到离张顺最近的地方,竹竿刚好够着张顺,张顺死死抓住竹竿,水鬼见拉不住张顺,马上潜入水里,水面很快平静下来。张顺爬上岸边时,已经昏迷,只见他衣服全被抓烂,血淋淋的身子,相当恐怖,他很快被送往家里。他家人叫来了医生,医生看了看张顺,认为张顺只是收惊吓和皮外伤,简单开了点中药就匆匆走了,但张顺的家人不敢怠慢,轮流陪护在张顺的身边。说来也怪,李鹏探望张顺以后在家里就精神恍惚,口里念念有词,时常大喊大叫。这个晚上,村子里又多了一丝恐怖。

短民间鬼故事第二篇-诈死举人

一、诈死遇救星

明朝万历年间,有个叫孙士举的南方举人赴京求取功名,连续六年名落孙山。这年的考试结果出来后,得知自己依然榜上无名,他来到江边把身边的行李和书籍、纸张、笔砚一一抛落江中,随后自己也跳进了水里。

孙士举一步步向深水区走去,就在江水将要淹没头顶的时候,两个壮汉一左一右拽住他,将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孙士举其实并非要自杀,他是衣锦还乡之梦破灭后,没脸回家,想表演一下“自杀”,然后泅渡到对岸,找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隐姓埋名地度过余生。旅店里有好多同乡,他自杀的消息很容易传回老家去。

计划受阻,孙士举怪两人多管闲事。两个壮汉也不睬他,将他扔到岸上,从一位老者的手中接过银两就走了,是老者雇他们救的他。

每年放榜的时候,总有想不开的落第举人来寻短见,老者已见惯不怪。他先带孙士举买了身干净衣裳换上,之后两人坐到旁边的酒馆里开始絮谈。

“我可以帮你。”老者说。原来他是个走江湖耍手艺的人,救过不少像孙士举一样轻生的读书人,还帮他们考取了功名。

死马当活马医吧,孙士举心里燃起希望,他好奇老者能有什么高妙的手段。

老者把他领到京城东边一处小四合院里,这里只住着老者和女儿两人。见到老者女儿春桃的那一刻,孙士举有些失态,春桃长得太美了,就像从年画里走出来的仙女,把他的眼睛都闪坏了。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老者绝口不提科举的事,也不安排他事做,每天茶饭伺候。可能是怕他闲得无聊,经常带些戏楼茶社的门票回来,让他观赏散心。

戏楼茶社有说书的、唱大鼓的、弹琵琶的……不固定,但始终少不了一样:皮影戏。这种戏曲形式发源于北方,孙士举此前从未见过,很快就喜欢上了。有时候回到家里还意犹未尽,学着戏里人物的唱腔哼哼两句。

这天他正在学唱的时候,老者和女儿从外面回来了,孙士举不好意思地收住唱腔。“唱得不错,继续唱,就得这样。”老者赞许道。接着,老者揭开了谜底,原来他已经在给孙士举治病,来年就可以参加科考。

二、排毒疗法

用老者的话来讲,孙士举是中了书毒,读书不会选择,好赖全收,心窍被淤塞,读成呆子了。根据老者的经验,治他的病需要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化淤排毒。这一阶段要远离书籍,将自己的身心投入到另一种更具吸引力的爱好上,比如戏剧,用新鲜事物冲刷旧的毒害。孙士举听后茅塞顿开。

孙士举看戏时更上心了,不久他开始不满足于模仿、学唱,起了拜师学艺、亲手操作皮影戏的想法。这天他在折子戏快要结束的时候走到后台,想结识一下班主。

掀开围帘,孙士举呆住了,在幕布后面忙活的正是老者父女。

春桃看到他也有些吃惊,老者却像是早就料到会如此,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

第二天老者把孙士举带到西厢房,让他大开眼界。房里靠墙的格架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精美鲜艳的皮影。老者让女儿春桃在不表演的时候教他学习皮影戏。

接触皮影时间长了,孙士举逐渐看出了些门道。京城的皮影戏班有十几家,但比较下来最精致的还是老者这家。别的不说,就说制作皮影这方面,其他的戏班基本上都用的是驴皮、骡皮、马皮、也有用羊皮的。老者这儿除了这些常用的制作材料,还有鹿皮、水牛皮、兔皮、狐皮、虎皮、猪皮、狗皮等等,差不多能脱皮的动物都有皮影制作。

孙士举是个爱钻研的人,几个月下来,他操作皮影的技艺已精进不少,偶尔还会跟班出去打个下手。西厢房里的各式皮影他都试着操作过,只有北边一个角落里有个雕花的木盒没有开启过,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他问过春桃,春桃说里面放着些下脚料。

虽然春桃这么说,可孙士举心里鬼使神差的老有一种冲动,老想打开看看。

这天他终于乘父女俩不在身边,解开上面的红丝带,打开了那只木盒。里面根本不是什么下脚料,而是完整的一套皮影,做工非常考究,材料也跟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一种都不同,他不由自主地试着操弄起来。

手中的皮影仿佛有灵性,像是知道他的心意一般,顺应着他的心思尽情演绎……

这天下午老者郑重地恭喜他,说他第一阶段的治疗已经取得成功,从今天开始要进行第二阶段,说着交给他一包药材,让他第二天凌晨煎服。老者说服完这副药他体中残留的书毒就可以拔净,此后他就可以重新温习功课,准备下一年的科举考试。

孙士举喜不自胜,恨不得把太阳拽到西山底下。好不容易盼到暮色降临,虽然与规定的时间相去甚远,他已经等不及了,找来砂锅,在院里盘的一个开水灶上煎药。

烧开了水,孙士举正打开药包往锅里放的时候,听到有人在喊:苦哇……

他回头一看,院子中间站着一个年轻人。

短民间鬼故事第三篇-针扎面人

很多年前,村里有一个叫二牛的单身汉,二牛和他的邻居李庆是朋友,两个人经常合伙去外地做生意。

有一年的夏天,两个人又合伴去外地做生意了。这一次由于生意好,两人居然在外地忙碌了三个月,也赚了很多钱。李庆在家里有老有小的,在外面时间长了,就开始想家了。二牛是属于那种“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汉,自然到哪里都是家,也不会有想家的念头,不过当他看出来李庆想家的心思,就劝他回家里看看,顺便再给家里带些钱,于是李庆就辞别二牛回家了。

又过半个月,二牛在一家客店里突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里他看到李庆被人砍成重伤,在李庆被送到医院里后,他就坐在李庆的病床前看李庆。过了一会儿,他又看到李庆的妻子阿霞把李庆输液的针头拔掉,然后狠狠地把针全扎进他的肚子里了,接着阿霞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很多输液的针,很快又全扎进他的肚子里。不过当时他发现那些针扎进自己的肚子里却没有流血,也不觉得疼,就是不能动,想跑也跑不了,他心里那个怕啊,直吓得醒过来,发现已被吓得大汗淋漓,才知道原来是一场梦。不过说来也怪,天亮后,他就开始全身疼痛难忍,去医院里看病,医生也看不过来他得的是什么病,就这样一直疼了很多天,也没有见好转。有一天他在路过一座寺院的门前,恰巧遇到一个正在扫地的老和尚。老和尚看到他的神色不对,就朝他仔细地观察一番,告诉他,他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被人用面人针扎了,要是再不及时除掉那个被针扎的面人,他就会有生命之忧。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有得罪过人,就是前几天做了一个被人针扎的怪梦,可是那只是一个梦,一个梦也不会让自己生病啊?就这样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出来个头绪,便很郁闷地回到了自己住的客店里。

到了晚上,他突然想到李庆已经回到家里好多天了,按照常理他应该回来了,难道他是太恋家了,舍不得回来,想到这里,他就拨打李庆的手机号,要催李庆回来,可是里面却传来一个甜甜脆脆的声音:“对不起,你拨的号码已停机。”

他心里一笑,以为是李庆太恋家了,连手机话费都忘记充了,过几天等他交上话费再给他打吧,想到这里,他也没有往深处想,就去休息了。可是过了几天,他还是没有打通李庆的手机号,而他越来越感到身上疼痛难忍。这时他才预感到不妙,知道李庆一定出事了,就赶忙回到了村里。到了村里才知道,原来李庆在回家的路上遭遇了劫匪,在和劫匪搏斗中,劫匪用刀子扎进他的肚子里,并抢光了他身上的钱。等人们发现他,把他送进医院里时,他已经不行了,刚开始阿霞以为是二牛为图自己丈夫身上带的钱,才在半路上扮作劫匪害死了自己的丈夫,就按照二牛的模样捏了一个面人,并把这个面人绑在村里大路口一棵大杨树的腰身上,阿霞为解心中对二牛的怨恨,就天天的往面人身上扎针,直到前天警察抓住了害死李庆的劫匪,她才不往那个面人身上扎针,不过她也忘记了把那个面人从大杨树上拿下来,才导致二牛身上天天的疼痛难忍。

二牛明白这个面人的来龙去脉后,就去把那个面人从大杨树上拿下来毁掉,才消除了他身上疼痛。

短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鬼咒

编者按:神奇的民间传说,有一定的虚幻性,问好作者,祝写作愉快。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农民叫蒋二。他生性倔强,从来不信邪,不听别人劝告,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就是十头老牛也拉不回来。

开春时节,正是庄稼人开荒种地的大好时光。那时候,人稀物博,肥沃的土地多得很,人们都在有选择地开垦着好地块播种,希望当年就能有个好收成。蒋二却与众不同,偏偏要选择一个有坟莹的地方种谷子,他就不信老人讲的那地方有鬼,去不得。更不相信他就得不到收成。于是,他开始了辛勤的劳作。先是把有坟墓的周围清理了一遍,还拜了一拜山神,然后就挥起了镐头一镐一镐地开起荒来。第一镐下去,没有一点感觉,第二镐下去,仍是一点感觉也没有。蒋二心里话:吓唬谁呀?哪来的鬼?这样一想自然就更来了干劲,就又挥起了大镐,用力劈下了第三镐,这镐下去,只听得“咔”地一声,蒋二就感觉到了镐头被劈到了一个什么东西上给夹住了,大镐遇到的阻力通过镐把的传导把蒋二的两个手臂都震得发麻。他用力拔出镐,镐头就连同那被夹的东西一起连泥带土地给带了出来。蒋二近前一看,立刻浑身长满了头发!这是一颗人头骨,镐头正是从那眼睛部位的窟窿处劈进去的。蒋二不由得也害怕起来,他用力地甩了几下镐头,本想把那人头骨给甩下来,可是,人头骨却死死地沾在镐头上,任凭他怎么变着法地甩动,而那人头骨就是不肯从镐头上下来,这让蒋二由害怕又就得气愤了。他脑子里那不信邪的劲“腾”地一下就占据了上风,气得他满地里转窝窝,两只眼睛四处寻找着有没有一块硬的东西,他要用那硬的东西把镐上的人头骨给砸下来。他转了好几圈,终于看到地头果真有一块很大的石头,便提着镐头几步奔了过去,没好气地抡圆了镐头便砸将下去,这时,只听一声脆响,那头颅骨就从镐头上掉下来了,还碎成了好几块。

蒋二提起镐,看都没看一眼,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说话:种谷种谷,吃不到你口。

蒋二一愣,停下来四处看看,一个人影也没有,只有那碎了几块的人头骨散落在石头上闪着白花花的寒光。

蒋二不宵于顾地看了两眼,溢出得意的冷笑:真是你说的?就算是你说的又乍样?就凭你这几片碎骨头就能不让我种这地?哈哈哈,那可是太小瞧我蒋二了!走着瞧吧!

蒋二正要转身走开,可那人头骨却真的说话了,而且,不停地重复着那句话:种谷种谷,吃不到你口……

蒋二这回可是听得真真切切。他这倔人怎能容忍一堆人头骨对他这样如此放肆?!便折回身来,愤怒地扬起大镐,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人头骨砸得粉碎。边砸还边在嘴里嘟囔:我再让你说,我再让你说,让你说,让你说,我偏要吃到嘴给你看看不可。

果然,粉碎的人头骨再没有作声。

于是,胜利的蒋二也从此一路风顺地开了这块土。而且,那年又正赶上好年景,蒋二的谷子获得到了大丰收。

丰收后的蒋二面对如此的好收成甚是喜悦。喜悦之余,他突然想起了那人头骨说过的话,“种谷种谷,吃不到你口”,心里就立刻象塞了一块棉花,堵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望着这丰收的谷堆,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想要证实一下,究竟自己到底能吃上还是吃不上?于是,他又专门回到那块地里,从石头上捡了一块大的人头骨拿回家,放在木垛上。他要当场试一试,看他到底能不能将谷米吃到口。

他令家人磨好了谷子,作成了香喷喷的小米饭,摆在了人头骨旁的饭桌上。吃饭前,蒋二冲着那块人头骨问道:你都看到了吧,蒋二我今天就要吃给你看,到底是谁吃不到口?

蒋二自信十足地端起饭碗,正要往嘴里吃,那人头骨却又发话了:种谷种谷,吃不到你口。

眼看就要到嘴的香小米饭就是吃不到口,这不是胡扯吗?蒋二一头丧气,顺手拿起大镐,只一下就把那人头骨砸得粉碎,碎片四溅。

我再听你说!我再听你说!蒋二瞪圆双目看着那块人头骨。

可怜的人头骨此时莫说说不出来,就连一块骨片找也找不到了。

蒋二看到此,气消了,这才觉得肚子也饿了。于是,蒋二最后就要做一件事了,那就是享受胜利果实了。于是,蒋二便以胜利者的姿态盘腿而坐,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小米饭,大口吞食起来。

结果,一口还没咽下去,就被一块碎人头骨剌中了咽喉!

果然,蒋二没有吃到那谷。

短民间鬼故事第五篇-黑狐授字

明末清初,谷县有一落魄书生,姓李名端,字德之,与一瘫痪在床的老母相依为命。他喜欢书法,取师颜真卿,字体丰腴雄浑,端庄雄伟,法度严谨,有凛凛君子之风。拿到市集叫卖,遍地走卒行商,却鲜有人问津。母亲劝李端设馆教些学童以得婚娶之资,却被其婉拒。李母只得暗暗叹气。

一年春日,李端随几位好友去城郊踏青,碰到一猎人。猎人笼中有一黑狐,面向李端,一味哭啼。李端大感惊奇,便买来放了生。这黑狐向李端拜了三拜,方转身离去。李端回城与母亲说了这事儿,母亲只以为是儿子戏说解闷儿罢了,并不在意。谁想,几日后,这黑狐竟夜半叩门,来到李端家中住了下来。更奇的是,这黑狐昼夜伏于李母的床畔,大有侍奉之意。李母便尝试着说道,风大。黑狐竟在窗前直立起身子,用爪子拍窗将其逐一关上。李母说道,口干。黑狐又到厨房衔来水袋,递到床前。

这事儿渐渐传扬了出去,谷县之人称这只黑狐为义狐。

寒冬之夜,李端于月下临摹字贴,体悟“颜体”之内蕴神气。不知不觉,已至深夜。这时,那黑狐竟撞开了门,口中衔一白纸,上书:天寒加衣。李端大惊,复又大喜。原来,这字极似“颜体”,同样的丰满厚重,方严正大,但却又另多了一份神气,使人观之心喜,生出无限满足之感。李端揣摩半晌,抬头无意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幅《洛阳牡丹图》,恍然大悟。这字中,竟满是豪门富贵之气,无怪乎让人见之心悦。自己的字一直不受欢迎,大概是有几分穷人的寒酸之意。李端将这四字悬于案前,终夜临摩。

天明,李端拜于母亲床前,问母亲怎么能写出如此好字,将儿子瞒得好苦。母亲面露惊讶之色,说昨夜我根本没写字与你。母子二人,不禁都看向了伏在一旁的黑狐。黑狐扯了扯嘴,竟似露出了几分笑意。李端忙整了整衣衫,向黑狐拜了几拜。

几月后,李端的字再拿到集上去卖,大受欢迎,囊中日见充盈。这一天,县令马太爷竟将李端请了去。一翻推杯换盏后,当场向李端求了几幅字。马太爷看着李端的字连说了几声好后,又喃喃自语道,可惜了,这字却是富而寡居,少了几分圆润通达之意,不合道台大人口味。李端回问,如此这般,该取师何人?马太爷说道,你不妨多临赵孟頫的字,取其变通之意,如果你的字成了,我当以千金购之。

李母知道李端要临赵孟頫的字,面露不喜,却也未说什么。

李端终日临摩赵孟頫的字,自感进境神速。这夜,李端正在案前练字,却见那黑狐又衔了一张纸,撞开房门。李端大喜,只见纸上写道:师吾亦可。李端细品,这四个字比之赵孟頫的字更显圆转遒丽、流美柔润之气,长久临摩,书法必可一日千里。book.guidaye.com

从此,黑狐每夜都要为李端衔一字贴,供其临摩。李端必回一礼,以师长待之。一年有余,李端感觉自己的书法已是大成。细细端详,自有一种风韵在其内流淌。

这一日,李端携字去拜见马太爷。照例,马太爷先是和李端一翻豪饮,方才施施然铺开李端的字。李端恭身立于一旁,面现得意之色,等待夸奖。不料,马太爷看着字沉吟了半晌,却是面露不悦,哼声道:小子胆大,竟敢欺我?此字无有枯笔,过于率真坦露,分明是苏东坡的笔体!李端一惊,细细看来,正是如此。不禁慌忙赔罪告退。

回到家中,李端深感怪异,自己的字怎么变成了“苏体”?他找来所有黑狐衔来的字贴,逐一对照,发现那字贴竟然是逐一转变,由初始的“赵体”渐渐转化为“苏体”。李端不禁暗恨,都是那黑狐搞的鬼,竟让自己稀里糊涂地上了当。

李端怒气冲冲地进了李母的房里,抬腿就要向黑狐踹去。李母不禁高喝,痴儿,意欲何为?李端忙向母亲解释原委。李母说道,取来床下纸墨。李端疑惑着听从。只见李母左手托纸右手持笔,墨意飞舞,几笔写下数字,递与李端。李端惊呆了,纸上分明是自己临摩过的“颜体”与“苏体”。

李端问母亲,怎有如此神技?李母避而不答,却是大怒道:你可知晓,习字是为了修身养性,本就不应用来谋取钱粮?还有,你难道不知那赵孟頫是失节元贼的奴人?你竟要学他的字,不怕千夫所指?黑狐救你,你竟然恩将仇报?

李端悚然惊醒,遍身大汗,默然不语。事后,李端苦思母亲为何有如此神技,良久无果,只能归结为黑狐通灵,用了法术方才如此。

此后,李端安下心来教几个学童,偶尔手痒写几幅字,却是藏在屋中,不再出售。五年后,母亲去世。那黑狐向李端拜了三拜,悄然离去。

以上就是短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短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3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