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真实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闹鬼故事、民间禁忌鬼故事、云南民间真实鬼故事、民间流传400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古代聊斋之雪人

这是个异常寒冷的冬天,入冬不久一场暴雪连下了七天七夜,天连着地,地连着天,天地间一片白茫,像是给大地蒙上了厚厚的白纱。

张员外的结发夫人就是在这场暴雪初,暴毙。张员外对前来吊孝的亲朋们流着泪说:“她死于时疫。”亲朋们听罢,一哄而散,都知道这种病,沾上的人,非死,所以张员外的夫人就这样草草的埋了。

雪停后,张员外的家的院子里出现了一个雪人,这雪人堆的极其精巧,远远的看去就像一个穿着白裘皮的女子,仆人们围过来看,相互问是谁堆的雪人,可都摇头,说不知。

管家张福走过来驱赶了众人,独自在雪人身边站了一会,他知道这是谁堆的,这个府里的一切都瞒不住他的眼睛,可他的嘴永远是紧闭着的,不说,没错。

张员外爱赏雪,更爱看雪里的雪人,他经常吧嗒嘴说:“要是有女子如此清丽,该是怎么样的绝色?”

想着想着他便入了魔,午夜梦回时经常与一位肌肤雪白的美丽女子相会。梦里他叫女子雪儿,女子便笑,如银铃一般。他便大着胆子去搂,女子并不挣扎,任由他搂着抱着、亲着,可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他便松了手,赤裸的身体被冻的青紫,掀起被子,床身上拘着一滩水,张员外大惊。

反复几次,张员外觉得这不是梦。可他没有害怕,即使她是精灵,是鬼,是什么都好,他都爱,愿意付出所有的一切,换得与她长相厮守。

张员外去了庙堂,找了方丈,方丈给了他一道符,说:“你且不要睡死,只等她来入梦,然后举手把这道符贴在她身上,她必现身,可切记,用符收了她之后,带来庙堂,我会超度了她的阴魂。”

张员外捧着符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那道符临睡前攥在了手心,紧闭上眼睛,只等她入梦。午夜她来了,他能感觉出一股冷风向他扑来,瞅准了时机,他扬手一按,女子便在他面前慢慢的露出了真面目。

女子的脸真白,他摸着,嘴里轻轻地说:“宝贝!别怕,跟着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女子惊讶地看着他,幽幽地说:“你不怕我吗?我可是……鬼。”

“怕……呵呵!”张员外大笑道:“怕我怎么会留你在身边,我不怕你是鬼,是什么都好,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什么也不怕。”

女子忽然笑了,身子像是抽去了肋条,软软的倒在了张员外的怀里,张员外美美地笑着,捧着女子这张绝美的脸,爱不释手,嘴里说不尽的爱慕。

“你爱我?还是爱我的脸?”女子突然开口。

张员外被问愣了,是呀!她要是极丑,他还会爱吗?就像发妻,她开始美丽,他是极爱的,可她贪吃,嫁过来没多久,就把自己吃成了胖子,摸着她一身的肥肉,他没有半点兴趣,所以他便不爱了。这不是很正常吗?男人都是这样,谁会在意丑陋的女子,只有在美丽女子面前才能装出一副君子摸样。

张员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着说:“鬼……是永远不会变的对吗?所以我对你的爱也是永远不会变得。”

女子轻笑,摸着自己的脸说:“你怎么敢肯定鬼是不会变的?”

“我就是知道……”张员外避重就轻的敷衍着她。

自从女子住进了他的卧室,张员外就不大出门了,卧室里是绝对不让任何人进的,饭菜烧好了,顺着窗户递进来,他咣当关上窗户,横怕他的秘密成为流言。

女子是不吃饭的,她说她只吃雪,每天张员外派人到处去找树尖上的干净雪来给女子吃,她每次吃完雪脸色就会更美丽一些,只是身体很冷,常冻着张员外浑身犹如掉进了冰窟。

他也曾问过,女子的来历,女子不说,他便不问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冬即将过去,融化的冰雪似乎在向世人宣告,春即将到来。

女子看着融化的冰雪,愁眉不展的几日,她的叹气声越来越多。

张员外问她何事?

她幽幽地叹息着“缘分将至。”

果然,没多久,女子便病了,病的虚弱无比,白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张员外看见她的样子心急如焚,新不欲生。

在初春的时候,她像是冰块一样融化了,样子逐渐显露出来。他只看了一眼,便吐了,竟然是妻。

妻怎么会是美丽女子,难到是妻的阴魂,可她如果真是妻的阴魂,为什么不找他报复,因为是他亲生掐死了妻,就为了不看她那张胖如猪头的脸。

所以张员外不相信,女子是妻变成的,每天精神恍惚,日久了竟有些神志不清。

家里的一切只好由管家代理,他宛然成了这座大宅的主人。无人的时候,他站在曾经堆雪人的地方喃喃自语道:“夫人!我以为你变成美丽女子和老爷厮守,是因为你还爱着他,可现在我明白了,原来你是在惩罚他,让他知道失去的滋味……可夫人,你这么做又能得到什么,无非是心碎罢了……”说完管家掉了几滴眼泪,泪很快混在了泥土中消失不见。

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二篇-蛇异

咸丰六年,在广东驻防的汉旗军里有一个协领叫做刘溥,此人生平刚直不阿,性格豪爽,胆略过人。他年轻的时候穷困落魄,经常为了生活四处奔波。

有一次偶然去当地的三元宫游玩,认识了里面的一个道士,觉得他谈吐不凡,和其他的道士迥然相异,于是两人经常往来,友情日厚,居然成了方外之交。平时刘溥经常有周转不过来的时候,也全赖这个道士全力救济,度过难关。

刘溥心中对此很过意不去,经常惭愧无以回报。

有一天他又去三元宫找道士聊天,一进去就见道士一脸愁容,坐在地下一言不发,刘溥心中很是奇怪,于是就问他道:“大师有何难事以至郁郁如此?如果小生能够帮您分担忧愁的话,定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道士听罢,马上站起身来,拉着刘溥的手道:“听了居士所言,感到这不是贫道一人的幸运,而是是苍生的福气啊,请你上座先受贫道一拜,我才敢出言相求。”

刘溥道:“大师您这是说的是哪里话啊,平时承您相助,一直无以回报,今日您有难处,正是我回报的时候,何必像女人一样啰嗦。请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您如此为难,让我和您一起来解忧。”

道士又躬身做谢道:“如果这样的话,请跟我来,如果您看见什么,千万不要恐慌,有贫道在定保你安然无恙。”刘溥不禁大为好奇,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道士也不说,刘溥再问,道士依旧不答,刘溥只好先跟着道士走,想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天色已黑,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北门,走了五里多路,来到一个天方教(伊斯兰教)先贤的墓前。离墓约有百步之遥,道士结草为坛,让刘溥站在坛中,从头顶到胸口到脚上都贴满了符咒,然后拿出一个麦草做的笼子,大约有一尺多宽,把笼盖揭下来交给他,并对他说道:“你听我的引磬(道士的法器,念咒时用以调制音节)声响,就赶紧合上笼盖,千万记住不要忘了。

如果见到什么,不要害怕,更不能动,有我在定当保你无恙。”刘溥听后心中感觉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满口答应。

于是道士披散头发,走着禹步(道士做法时专用步法),左手执剑,右手执引磬,口中喃喃不已,开始念起咒来。

当时已经是二月中旬,月夜清朗,云淡风轻。待到三更时分,忽觉腥风大作,月色惨淡,随后便听见声如潮涌,只见一头巨蛇不知从什么地方爬了过来,头像簸箕那么大,粗如巨瓮,有十多丈长,满身金色的鳞甲,目光如电,伏在坛下,就像对道士稽首一样。

刘溥心中大骇,但是眼见道士不为所动,又加上叮嘱在前,于是强作镇定站立不动,突见道士用剑麾一指,大喝一声“去”,于是这条蛇就匍匐离开了。

过了一会,又有一条蛇像刚才一样来到坛前,但是它全身通体透明,五脏六腑清晰可见,伏在坛前稽首如前,道士也用剑麾让它走了。后来又陆续来了很多蛇,都是奇形怪状,千奇百怪,有长鹿角的,有生黄毛的,有龙首凤尾的,有前后四足的,一蛇头如圆球,两肋有翼,一蛇鳞甲色彩鲜明,口吐五色之气,其余青的黄的,黑的白的,其色不一,大小长短也不一样,都依着次序伏在坛下稽首,不下百余种之多,都让道士用剑麾指着离去了,一直到鸡叫三遍东方破晓道士才停止做法,去掉符咒,让刘溥先回家休息,晚上二更再来这里相候。

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斗尸

明正德年间,陕西长安县有一个阴阳家(阴阳学是流行于战国末期到汉初的一种学派,以提倡阴阳五行学说为宗旨,包含了天文、历法、气象和地理学的知识,阴阳家则多出于方士,精通周易和术数。自魏晋以后,阴阳学就几乎失传了,只有其中的一支流传了下来,主要以五行卜筮为主,包括相术以及风水)名叫图五,此人年约三旬,相貌普通,但对五行之术颇为精通,占凶卜吉甚是灵验,选宅择墓也是一发而中,兼之会使一些奇门异术,在这十里八乡很有些名气。但他心术不正,不仅贪财好酒,而且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所以住在附近的村民都不敢轻易得罪他。这方圆三十里之内只要哪家死了人,必须要出重资邀请他来,并提前备上一桌上好酒席让他享用,经他看过风水择好吉日之后才能顺利下葬。若是这家人不主动上门相请或者是怠慢了他,必然会有大祸临头,以至全家上下都不得安宁,所以这附近也没人敢得罪他的。

话说长安县以北十五里有个鲸鱼沟,此地山青水绿小桥流水,也是风景如画。这里住了几十户人家,大都以务农为生。其中一家农户姓杨,家资颇为丰厚,在村中也算得大户人家。杨家老头年已六十,老妻早亡,膝下唯有两儿,老大叫刚,老二叫名,年皆三十多岁,身体健壮孔武有力,都是当地的武举人。两人此时均已成家,一家人父慈子孝其乐融融,杨老头也能日日安坐高堂得享天伦之乐。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年冬天老头偶感风寒,没想到病情日渐加重,就此卧床不起,延医用药均无济于事,拖得半月便呜呼哀哉撒手西去了。他这一走一家人自是抢天哭地悲恸万分。哭毕之后两个儿子便商议请亲戚朋友来商量丧葬之事。其中有一个叫小三的亲戚对他们说道:“图五法力高强,这附近无人不晓,所以必须要请他来看过吉凶之后方能择日下葬啊。”两个儿子也都听说过此人,害怕不请他会惹来什么祸患,所以便点头同意了,彼此商量好让小三带着二十两银子登门相请。

好在这图五家离此并不甚远,只有三五里地。小三不长时间便来到他家找到图五,言辞卑谦的说明来意,并恭恭敬敬的拿出早已备好的银子好言相请,不料图五一见便鼻孔朝天双眼微闭,半天不发一言,让小三纳闷不已,不知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殊不知图五最近觉得自己所住的房子有些破旧了,这几日正寻思着想将房子重新翻修一下,此时忽见杨家来请,知道这是一个殷实之家,于是便想狠狠的敲他一笔,如此翻修房屋所需花费就不是问题了。小三站立半响,见其满脸不悦之色,实不知他意下如何,便小心翼翼的询问于他,不料图五听他发问,心中更是不耐,当即挥一挥袍袖道:“我近日身体不适,需要在家好生休养,哪有这么多空闲时间,你还是回去吧。”小三听得此言,知他定是嫌钱少,可是自己又做不得主,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转身而回。

真实民间鬼故事第四篇-乡村怪谈之晴天

唐爱国,上世纪50年代初生人。上世纪60年代后期,插队落户到了浙南某山区小县农村。

唐爱国那时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因为一直在城市里长大,从没干过农活儿,结果在下地时一不小心用锄头把自己的脚挖伤了。村里只有点红药水,给他涂了点后一直没好,生产队长倒是个厚道人,便让他去给队里放羊,兼顾养伤。

生产队只养了五六头羊,每天唐爱国只需要把羊带出去拴在有草的地方就行。可话虽如此,此时已入深秋,草都黄了大半,这一天唐爱国看书入了神,不防有一头羊挣开了绳索,向远处跑去。

唐爱国见状大急,可他脚上有伤,只能一瘸一拐地追。眼看着离那羊越来越远了,正在焦急万分,一个背着筐打猪草的老头正巧路过,帮他把羊抓了回来。唐爱国谢了他一句,那老头却显得很是感激,见唐爱国脚上有伤,便采了些草药递给他,说了几句话。

这老头一口方言,很是难懂,不过大致还能听懂,是说让唐爱国煮水泡泡脚的意思。这时正好送饭的过来,远远地喝道:“老地主,你在干什么!”那老头闻声忙走开了。

唐爱国很诧异,问:“这老头真是地主?”送饭的说自然不假。

原来,这老头当年还是当地最大的富户,家里有百来亩地,当初还把儿子送出山去读大学。只是他儿子临解放时去了台湾,土改时老地主自然被斗倒斗垮。现在人老了,身体也坏了,每天也就是混混日子了。

到了晚上,他将老地主给的草药煮了,一锅水倒进盆里。待把脚浸到里面,虽然盆里是热水,伤口却凉丝丝的很是舒服。他这伤口因为一直没好全,已然化脓了,泡了一阵拿出来擦干一看,只见伤口的脓水已被洗去,居然开始收口了。

见此情景,唐爱国对这老地主多少也有些同情,第二天那老地主经过时,他主动打了声招呼,并道了谢。老地主却显得感激涕零,黄昏时下山,专门给唐爱国带了好些草药。就这样,两人倒结下了一点异样的忘年交。唐爱国见老地主老是吃不饱,每天都剩一把白米饭捏了个饭团留给他,老地主更是千恩万谢。

过了一个多月,天气渐渐转凉,山坡上的草也慢慢地枯了。

这一晚唐爱国在油灯下看了阵小说后就睡下了。忽然,他被一阵声嘶力竭的羊叫声吵醒了。他吓了一大跳,生怕是山里的狼跑出来叼羊了,正要翻身起来操根棍子去羊圈看看,羊叫声却突然停了。

此时已是深秋,后半夜夜凉如水,唐爱国实在不想出去,见羊不叫了,便又倒头就睡。

第二天天亮,他又要将羊赶出去吃草,一进羊圈,心里便凉了半截,只见羊圈里有一头羊倒在地上,伸手摸了摸,竟是硬邦邦早就死了。队里一共就几头羊,死一头便是大事,唐爱国马上去报告生产队长。生产队长听了这事也大吃一惊,过来查看。却见那羊死得很怪异,身上没有大伤口,只有几个小眼,但一身羊血竟然全没了。

生产队长虽没有什么文化,政治觉悟却很高,说这定是阶级敌人在破坏,而村里的阶级敌人就老地主一个,便要拿老地主来批斗。唐爱国没想到居然害了老地主,觉得过意不去,第二天见老地主一瘸一拐地过来,大概是批斗时又挨了揍,他心中甚是难受。

老地主倒劝他别在意,说自己被斗惯了,又问他那死羊的情形。那头死羊已经被剥了皮分肉吃了,唐爱国就记忆所及跟老地主说了,老地主一听之下,脸色一变。

唐爱国问怎么了,老地主说山里有种怪物叫“晴天”。这种怪物长得跟人一样,还穿了件长衫,专门吸食牲畜的血,而且身体会裂成两截。“晴天”这东西吃血吃得口滑,定然还会再来,叮嘱他这几天一定要万分小心。

唐爱国答应了几句,心里却没有太在意。不过刚出了这事,他晚上也没敢早睡,每天都守在羊圈边到后半夜,见没事了才回屋睡觉。接下来几天却没有什么异样,唐爱国不觉就松懈下来,这一天就睡得早了点。刚睡得迷迷糊糊,忽然听见有人在敲窗,他起身开窗,却见老地主弓着腰站在窗外。

一见唐爱国起来了,老地主小声道:“唐同志,晴天来了!”唐爱国心头一凛,远远望去,只见月光下,果然有个人正晃晃悠悠地向羊圈走去。这人身材不算高,也就一米五六,穿了件绸布长衫,走起路来快而无声。只见那人进了羊圈,有头羊突然发出了惨叫。

唐爱国再忍不住,操起根棍子就向羊圈冲去,顾不得老地主要跟他说什么。一冲进羊圈,只见那长衫人正趴在一头羊的背上,那头羊惨叫连连。唐爱国大叫一声,一棍砸去,眼见棍子砸到了那长衫人背上,长衫人忽然拦腰断成了两截,这时唐爱国才看清那竟是两只巨大的虫子,看上去和绸布长衫一样的,原来是虫子的翅膀。

这两只虫子一受惊吓,从羊身上爬了下来,却爬向了唐爱国。唐爱国吓得腿都已经软了,眼见那虫子扑到他跟前,伸出一根又长又尖的管状嘴要刺入他身体里,这时他身后突然撒了一团稻草灰过来。那两只虫子被吓得飞快地爬走,爬开了五六米远,忽地连到一起,直直站了起来,活脱脱又成了个穿长衫的人模样,极快地向山里跑去。

唐爱国吓出了一身冷汗,也不敢去追。救了他的正是老地主,老地主跑得没唐爱国快,这时才跑到他跟前。

唐爱国问老地主这是什么东西,老地主叹了口气,说这个就是“晴天”。本来他已经准备好了,用草药掺在稻草灰里,可以把这“晴天”捉住以绝后患,可惜唐爱国太性急了点。好在“晴天”吃过这个亏,应该再不敢来吸羊血了。

经过此事,唐爱国吓得生了病,倒因祸得福,被送回了城里。恢复高考后,唐爱国一举考上了大学生物系。

当初插队时发生的这件事一直是他挥之不去的噩梦,直到学到昆虫拟态这一章时,唐爱国恍然大悟,心想这个“晴天”恐怕是山里某种奇异的昆虫。昆虫模拟的大多是鸟类蛇类,这种“晴天”却模拟人类,实是闻所未闻。而“晴天”这名字,很可能是《山海经》中的“刑天”一音之转。

他学成后,重回那村庄一次,这回却是想捉到那“晴天”的标本。但到了村里方知老地主过世已有好几年了,而那种“晴天”确实再不曾出现。

真实民间鬼故事第五篇-空巴士

这个故事是我搭南疆巩乃斯林场运木头的车,从司机老马口中听说的,是他的亲身经历。

那是在90年代中旬的一天,老马拉了一车木头,从林场出发,目的地是和静县。当时林场的路非常不好走,大都是砂子路。还有数不清的便道,七拐八拐,货车又走不快,所以司机往往要开夜车才能在第二天一早到达目的地。这一天,老马当然也是赶夜路。出林场的这条路本来走的车就不多,晚上更是没几辆车,茫茫的戈壁只有老马一辆车开着大灯在黑暗的路上走着,这些老马跑得多了倒也习惯了。

开到凌晨2点多,老马突然看见前方有一辆车的尾灯在闪烁,忽隐忽现,老马也没在意,心想可能是碰见同行了,于是踩了油门准备追上去打个招呼。前面的车越来越近了,老马凝神一看,发现这不是一辆拉木头的车,而是一辆中型的巴士车。老马有些奇怪了,林场到和静的客运巴士没听说过有夜班车的呀?但想想也就算了,说不定最近新开通的自己不知道罢了。那辆巴士越来越近了,老马已经可以看到车牌,新M,是巴州的车(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林场也属于巴州管辖,老马更不奇怪了。跟着巴士走了有十分钟,老马嫌开得慢,准备超车,于是按了喇叭,巴士倒也机灵,缓缓让开一条道,让老马超。

老马一加油,超了过去。车走到与巴士并排时,老马瞄了一下那辆巴士,里面没有开灯,黑洞洞的,不知有多少乘客,可能都睡了吧,老马想。

老马超过巴士后,继续走着。一路上再没看见其它车辆。凌晨3点,老马又隐隐看到前面有一辆车,车灯忽隐忽现,挺熟悉的,老马也没有细想,就开了过去。开得近了,老马看见了车牌,新M……

恩?好熟悉啊,好像在哪见过,不对!这不是刚才超过的那辆巴士吗??!老马脊背有些凉,怎么可能?刚才明明超过的啊?这条路老马走了好几年了,没有什么近道,车不可能从别的路上超过来,那它是怎么就到我前面去了呢?老马越想越觉的不对劲,按了喇叭,准备超过去看看司机是何许人也。车再此与巴士并排,老马望了望驾驶座,灰蒙蒙什么也看不清,老马又按了下喇叭,把车开得近了些,再仔细一望……驾驶座上,没有人!!老马感到一阵凉意,全身都僵住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猛踩油门,飞速得超了过去。当超到再也看不见那巴士时,老马松了口气。回忆刚才的情景,越想越后怕,老马是信一些鬼神的(开长途的老司机基本都信),觉得今晚不宜再跑了,于是就从一个岔路上拐到乡里过了一夜。

这就是司机老马讲的故事,事后老马就再也记不起那个巴士的车牌号了。从那天起,老马就再也不开夜车了,他说,晚上再走那条路,还感到后怕。

以上就是真实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7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