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东北老人讲民间鬼故事、民间十大鬼故事、有声短篇民间鬼故事、民间抓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第一篇-月亮妲己

苦竹村又发生了婴儿失踪案件。后来婴儿在离村子不远的小山坳里找到了,但仍是神秘死亡。和前几起失踪案一样,婴儿嘴边沾满了白色的液体,肚子鼓鼓的,像是吃的很饱的样子。经查证,那种白色液体乃是女人的乳汁,并无毒性。可见孩子不是毒死的,那么到底是怎么死的呢?法医仔细观察,发现孩子鼻子两侧发青,推测可能是在喂乳汁过程中,孩子被抱得太紧,以致无法呼吸窒息而死。是谁竟然如此狠心,害死这些懵懂婴孩呢?人们议论纷纷,可谁也说不出 个所以然来。

这已是第六起婴儿失踪,村里人心惶惶,特别是家有尚在襁褓中婴儿的,更是日夜守护在孩子身边,生怕夜里睡着了,孩子又莫名失踪。县里也一次次派人来查,可总是毫无头绪,婴儿也照样失踪。

苦竹村有个年轻的渔夫叫张庆,常年背着渔网和鱼篓在附近村子或更远一些的水塘里打鱼。有时去的地方远了,不免回来时天就完全黑了。一日,张庆又晚归。因为这次收获颇丰,他边走边得意地唱起不成调的歌谣。当时,一轮明月正高悬在天空,照亮了回家的路。突然,他听到后面似乎有脚步声,回头一看,妈呀!真可谓是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一个女人浑身赤裸,披头散发,特别奇怪的是她的那对乳房鼓鼓的,大大的,似乎占据了大半个身体!谁家女人竟然如此奇怪,毫无羞耻之心?张庆正待大声责备这个女人,突然看到女人那张毫无血色和表情的脸,特别是女人正一步步走向自己……张庆吓得大叫一声,晕倒过去。

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妻子正焦急地守候在床边。原来他已经昏迷好几天了。那天还是村里早起拾粪的刘大爷在河边发现了昏迷不醒的他,当时他嘴边尚流淌有乳汁,肚子也是鼓鼓的……在家调养了十几天,张庆的身体渐渐康复了,他也渐渐记起那晚的情景,记起那个有着一对鼓鼓的大奶子的女人,和她的在月光下惨白得没有表情的脸。他记得那个女人一步步走近自己,将奶子塞进了他的嘴里……

从此之后,张庆打鱼再也不敢晚归了,他怕再碰到那个奇怪恐怖的女人。一日,他到附近的风来村打鱼,因为天热就到一户人家讨水喝。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热情地给他舀来一大瓢凉水,并叫他到堂屋坐坐歇口气。他难却老人的好意,就进了堂屋。突然他看到了屋里挂着的一个年轻女人的遗像,蓦地便想起那晚那个女人的脸,这分明就是那个女人的遗像!张庆顿时吓得两腿发软,可还是艰难地开口问老人家这个女人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婆婆叹了口气,神色凄苦地说,这是她苦命的儿媳妇,儿子常年在外打工,只留下婆媳两个在家种田艰苦度日。就在三年前的一个夜里,怀孕的儿媳突然要生了,婆婆赶紧叫来村里的接生婆,可接生婆忙活了半天,还是没生出来,原来是难产!婆婆只好求助村里的几个年轻小伙子帮着把媳妇抬去十几里路外的卫生院。可没想到还是晚了,媳妇在路上就疼死了过去……“真是造孽呀”!老人已经是泪流满面,“如果当初我提早就把她送到医院去,她就不会死,孩子也不会死,她是那么爱孩子啊,可是却……”老人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张庆心软,连连劝着老人。原来这个女人是个苦命人啊,可是既然她死了,为什么又能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那么那天看到的一定是她的鬼魂了?

张庆越想越害怕,便赶紧背着鱼篓跑到青山寺找德海方丈去了。青山寺离苦竹村大概有30公里,那里香火很旺。德海方丈德高望重,不仅有一副菩萨心肠,而且还能通古今,且有捉妖降魔之术。找到方丈,张庆便将心中疑惑尽数说出。方丈听毕,捋着胡须说道:“这是月亮妲己在作怪。因为她生前喜爱小孩,却难产而死,所以她很不甘心,心中郁结着一股怨气,从而不能顺利投胎。于是她总是偷来别人的孩子来喂奶,来满足自己畸形的母爱。如果实在没有找到小孩,她也会对成年人下手。她总是在每月十五月亮正圆的时候出现。虽然她是为了满足母爱,可却因此害死了不少婴孩,故将她与心狠手辣的妲己并称,为月亮妲己。”听到这里,张庆想了想,村里的婴儿失踪确实每次都是在十五,而自己那日夜归,也正好是十五。

在又一个月亮高照的晚上,月亮妲己又来偷村里一户人家的孩子。早已埋伏在暗处的德海方丈用稻草编织了一个小孩放在了床上。等到月亮妲己得手要走的时候,德海方丈敲着木鱼说道:“走吧,你的孩子已经给你了,你该去投胎了。再造孽害人,我绝不会放过你,你只怕永远只能做个孤魂野鬼了。”

月亮妲己听到方丈的话,惨白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她抱紧怀中的草孩子,迅速消失在暮色中。从此之后,村里再也没发生过丢婴儿的事情了。

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第二篇-半妖的诅咒

一、偶遇美貌郎

阿敏从村头的桂花树下,背回了一个昏迷不醒的老婆子。快要到家时,迎面走来一个华服少年郎和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叟。那少年郎白面朱唇,至多二十出头,和阿敏擦身而过时,一双风流艳丽的桃花眼在她身上有意无意地绕了一绕。

阿敏脸上一热,却也不敢多看,只顾匆匆地往前走。她又不是千金小姐,姿色也只平平,这样一个美少年看她做什么?

倒是忽听有人在她耳边提了一句:“姑娘,那是你未来的夫君哩!”

阿敏猛吃了一惊,连忙停步一看,背上的老婆子不知何时醒了,正笑着看着她。

阿敏心“咚咚”地跳着,惊诧地问:“阿婆,方才您说什么?”

老婆子抿着干瘪的嘴笑道:“你很快就知道了。”

当晚,阿敏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见到那白面朱唇的少年郎,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竟比白天里看到的更风流艳丽十倍。

他和她正站在那棵桂花树下,桂花全都开了,点点黄花藏在绿油油的树叶里,好似翡翠上镶着无数碎金,沁人心脾的清甜香气飘得到处都是。

他折了一枝桂花送她。阿敏低头接在手里。只觉得两颊滚烫。

这梦若只到这里,真是一个绮丽的好梦。梦里的阿敏正暗怀着情思,忽听得一声女人的轻笑,很是轻蔑。阿敏不觉一怔,连忙抬起头来。

却见少年郎的身上不知何时竟缠了一条白花花的蜥蜴,额心上还有一点朱红的血痣。它正冲着她不怀好意地吐着芯子,却和那少年郎十分亲昵。游走缠绕,一条长长的尾巴将他上身层层圈住,蛇一样的头紧贴着他洁白纤长的脖颈。

那笑声便是从这蛇的嘴里发出的。蓦地,它“哈”的一声陡然张开血盆大嘴,直直地向她扑来。

阿敏发出一声惊呼,急忙坐起。恰巧传来一声模糊的鸡啼,窗纸也微微地透出亮光来。原来看似短暂的一个梦,竞已做到了天明。

“姑娘做的是好梦还是噩梦?”

突然而来的声音,又让阿敏心头一跳。她定目一看,却是昨日背回的老婆子也醒来了,正在对面床榻上笑呵呵地看着她。只是天色还未大亮,半昏半暗中。老婆子沟壑纵横的脸看起来有点儿疹人。

阿敏想了又想,青春美貌的少年郎,冷酷阴森的白蜥蜴。哪一个,她的心中都不能丢开。半晌,方有点淡淡地道:“反正只是个梦,也不是真的。”

老婆子呵呵一笑:“人生本来就是梦幻一场。你道它真,它却是假的。你道它假,它却是真呢!姑娘,你且看你的枕边。”

阿敏忙低头一看,立即睁大了眼睛。枕头边正横躺着一枝桂花,幽幽的甜香早丝丝缕缕地渗透了四周。她急忙回头再看老婆子,哪里还有她的踪影。却好像方才的梦不是梦,老婆子才是梦了。

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第三篇-古代聊斋之安子修道

唐贞观五年,长安城里有个叫安子的书生,特别迷恋修道。期望有一天能得道成仙。因为有这个想法,他对所有善事都会积极参与。

这一年冬天,安子出门访友,半路上下起了雪,安子跟马车夫缩进车棚,盖上被子还冻得直打哆嗦。

安子跟马车夫商量,先就近找个旅店住下,等雪停了再走。

车夫掀开车帘,向外看了一眼,对安子说:“这个天还有人敢坐下歇脚,真是不要命了!”安子伸头一看,可不,前面有个满身是雪,认不出男女的人,坐在雪地里。

“吁!”安子喊住马,冲那人喊道:“嗨,朋友,上车吧,捎你一段!”那人坐在路边不说话,是不是冻死了?安子和马车夫对视了一眼,赶紧跳下马车。“嗨,朋友!”安子拍了拍那人,没想到那人一下子栽倒在雪里!安子摸了摸那人胸口还热,便赶紧跟车夫把他抬上了车。

此人是个道士,已经冻得昏迷。

到了旅店,安子喊店家帮忙救人,大家连搓带揉老半天,道士才缓过一口气来。店家又喊伙计做了些热汤,喂下一碗热汤汁,道士才缓过来,道士法号得闲,对修道有许多独特见解,安子对他说了自己积德行善,一心向道的事儿后问:“得闲师傅,有没有修道成仙的捷径?”得闲摇了摇头,告诉安子:“没有捷径,只有一心向善,广结良缘,才会与道仙有缘!”安子听了一脸失望,得知得闲四处云游,安子便邀请他一起去寻朋访友,得闲想了想,同意了。

这一天,三个人来到一个小镇上。一进镇子,他们就看到前面围了很多人。三个人挤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男人正在打一个女人。听围观的人说,两个人是夫妻,男的好吃懒做,喜欢赌钱、喝酒,每次喝醉酒就打老婆。

“说,你把钱都送给哪个野汉子了?”男人揪着女人的头发气哼哼地说。“家里早就没有钱了!”女人挣扎着说。“胡说!那我赚的钱都去哪里了?”男人不相信。“早就让你喝酒,赌钱花没了!”女人流着泪说。“还敢犟嘴!就是你送给野汉子了!”男人说着就给了女人一个耳光。

安子看不下去了,他对那打人的男人说:“大哥,有话好说,你先放开大嫂。”“吆呵!看吧,你还不承认,这不相好的野男人来了?”男子显然喝了不少酒,喷着满嘴酒臭指着安子说。“大哥,我不认识大嫂!我是个过路的。”安子听男人这么说,赶紧解释。“我不管你认识不认识,只要给钱,这女人今天算你的都行!”男人喷着酒臭说。

女人听到男人这么说,羞愤难挡,捂着脸嘤嘤地哭了起来。安子伸手从褡裢里摸出些钱给了男人。男人看到钱,立时放了女人,乐呵呵地走了。

得闲跟安子说:“你给钱是救不了这女人的!”安子叹了口气说:“管不了许多,就当积善行德吧!”得闲无奈地摇了摇头。

几天以后,他们经过一个小村,在村头看到一个小姑娘在路旁哭。安子和得闲下车,问小姑娘怎么了。小姑娘说,娘死爹新娶,后母待她不好,趁着爹出去做生意,把她赶出家门。

安子把小姑娘抱上马车,几个人一起来到小姑娘家。安子给了那后母一些钱,劝她对孩子好点。那后母见了钱,连连答应。

路上,得闲对安子说:“给钱不管用,咱们走了,小姑娘还会被赶出家门,还不如咱们就带她走。”‘没办法,咱们几个大老爷们,带着个小姑娘多有不便!”听安子这么说,得闲暗暗叹了口气。

几天以后,得闲临时决定去探望道友,跟安子分手时,得闲从布包里拿出一卷黄纸古书,告诉他:“这本古书是我师傅送给我的,你若与仙道有缘,必能从中得到机遇!”

安子很看重那本古书,每天都会打开看几页。有一天,安子看书时,发现书页上多了几个洞,他想,可能是书生虫了,就赶紧把书放到太阳下暴晒。傍晚收书时,他在书中发现一个像人头发的发卷。长四寸左右,呈环状,没有端头,他拿起来,顺手一扯,就把那东西扯断了。令他惊奇的是,断开处竟然会滴水!安子觉得奇怪,担心是什么怪物,就点火烧了它。那物发出一股头发烧焦的味道,化作一团白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很久,得闲突然来到安子家。一见面,他便高兴地对安子道贺。“我没有什么值得恭贺的啊,得闲师傅。”得闲奇怪地问:“难道你没看我给你的书?”‘看了!我很喜欢。”“看了就好,那么,你看到什么好东西没有啊?”得闲眯着眼问。“好东西没看到,我倒看到一个奇怪的东西。”安子把看到发卷状物的事告诉了得闲。得闲惊喜地问:“那东西现在何处?”

安子把自己看到发卷,以及断开滴水,他点火烧掉的事全都告诉了得闲,得闲听了跺着脚说:“坏了!坏了!安公子,你白白错失了一次羽化成仙的机会!”

得闲对安子说,蠹鱼(书虫)连续三次吃掉书页里的“神仙”两字,便化为发卷一样的东西,这东西就叫作“脉望”。到了晚上,拿着“脉望”举向星辰,便会有神仙从天而降。向神仙寻求丹药,就着“脉望”滴落的水服下,便可以羽化成仙。

“安公子,本想度你个成仙捷径,没想到被你错失了!”得闲十分惋惜地说。安子听了十分懊悔,“若得闲师傅提醒一下学生,学生就不会错失良机了!”“修道本是由心而修,安公子行善积德,却是一心只为修仙!”得闲说,大嫂挨揍,小女孩路旁哭泣,都是他使的幻术,目的皆在为安子集结善缘,圆满功德。“我因贪杯险伤性命,幸亏安公子相救,才得以命活。本想报恩,私下渡你个捷径成仙,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竟然白白错失了这次机会!”得闲边说边摇头叹息。“罢罢罢!世间皆有定论,走捷径,投机取巧的事儿,总是瞒不过天!”说完,得闲跺了跺脚,飞升而去!

安子看着得闲飞身而去,才知道他遇到了神仙。想起自己错失成仙机会,安子懊悔得直跺脚。他想,自己也只有像得闲说的那样,踏踏实实做事,诚心实意修德,方能感动上天,功德圆满,得道成仙。

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第四篇-封楼

陕北延州因其地理位置三山鼎峙,二水交汇,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从宋朝抵御西夏起历代均兵祸甚多,至明朝改设延安府,一直沿用到清朝,这府署之地自宋到清几乎没变,所历几个朝代的镇守官员均在此办理公事,因此这建筑也一直维持着当年的格局。中间是栋三楹小楼,为官员办公居住之地;小楼的对面是回廊,西边还有一个小院,院中也有一楼,只是这西边小院从不开启,历任官员一到任便在此门上贴一个封条,历经多年积累,门上的封条已厚约一寸多了,至于为何要封掉此门,却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没人说得清了。

到了乾隆年间,延安府新来了一个镇守官员,名叫熊勇。他一到任下面的小吏便对他说了西院的惯例,他虽感奇怪,但想历代官员均是如此,必然就有他的道理,自己也犯不着去打破旧例,于是便按小吏所言照样新加了一个封条贴了上去。过了月余,他听说当地有一个大儒姓徐名宏亮,此人饱读诗书博学多才,在当地很有名望,熊勇刚刚上任身边正缺人才,于是便派人将他请到府上。只见此人年约二十多岁,长的是玉树临风相貌英俊,不仅才思敏捷能够出口成章,而且谈吐之间也是风趣儒雅。熊勇一见十分钦佩,于是便请徐宏亮做他的幕僚,徐宏亮倒也并不推辞,当即便应允下来。自此以后每天白日他便协助熊勇处理公文,到了晚上两人又聚在一起谈古论今把酒言欢,一月下来均有相见恨晚之意。

此时正当七月酷暑,他们每次对面相谈都是在办公署地,只觉房间狭小,炎热难耐,于是便想找一个清凉之地。这天早晨徐宏亮闲来无事正在府署散步,忽见西边的院子里枝繁叶茂一片郁郁葱葱,他心里觉得这地方恐怕很能消暑,于是便想进去看看。可是走到门口却见铁锁把门,不仅如此门上还贴着厚厚的封条,只是历经风吹雨打底下的封条已看不清楚,唯独上面的数张一看就是近朝所贴。见此情形他心中不由大惑不解,转身便到府署中找到熊勇问道:“我看这西院倒是比较宽敞,且树木茂盛必然阴凉,我们何不在西院树下饮酒为乐?”熊勇道:“我一到此地有人就对我说过,此门历朝历代均贴上封条锁闭至今,前人不敢入此院必有缘故,与其进去碰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还不如依循旧例相安无事啊。”

徐宏亮平日经常自诩胆略过人,此时一听却不以为然。他对熊勇说道:“房子就是应该给人居住的,既然有人能将此门关闭,那么以前必然有人将此门打开,所以依我看不如揭掉封条开锁进去看看,这样方能一探究竟。再说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之下,就算碰见有什么不洁之物也没什么好怕的。”熊勇听他此言本不同意,但见他坚执不可,加之自己心中也有几分好奇,于是便同意了他的请求,当即命人揭下封条开锁进去。只是这铁锁经过长时间的风吹雨打已然锈死,几个仆人费了很大的劲才将锁砸开。众人推门进去一看,只见满园的枯枝败叶堆满了阶梯庭院,足足有一尺多厚,地下的鸟毛鼠粪多得几乎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院中小路杂草丛生已然没腰,回廊之上更是蛛网密布落满尘埃,唯独院中小楼的门依然被一把大锁锁住,楼上的窗户也是紧紧关闭。

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第五篇-夜间唱戏的红裳女子

乾隆年间,有个名叫唐成的商贾由关外携妻入京,准备购置几间闲房做皮货生意。唐妻姓冯,闺名月姑,因婚后近10年都没能诞下一子半嗣,唐成担心留她在家受委屈,所以走哪儿都带着她。

很快,唐成从一个名叫邱六的房主手中买下了一座建造紧凑、价格超低的四合院。而月姑随他一踏进门,便不觉蹙起了眉头。院落中央,长着一棵看粗细少说也有20年树龄的石榴树。时值盛夏,正逢花期,偌大的树冠上榴花簇拥,密密匝匝红艳如火。不,是如血,红得化不开,甚至都有些妖异!

当夜,劳累一天的唐成早早上床睡去,月姑正收拾家务,隐约听见院中传来了咿咿呀呀的唱戏声。确实有人在唱京剧,唱的是《狸猫换太子》中李宸妃的词儿。故事说,宋真宗时,刘妃与太监郭槐合谋,以狸猫换太子之诡计,害李宸妃被圣上视如鬼怪,打入冷宫。而听那人唱得悲悲切切,月姑也受了感染,端起油灯推开了房门。

但见月光下,石榴树旁,一个红裳女子正垂手而立,只是影影绰绰看不清面目。“你是谁?又是如何进来的?”月姑边问边迎了过去。尚未近身,月姑不由得打个寒噤,“当啷”,油灯也脱手落地。那红裳女眼神幽幽,脸色苍白,尤其是脖颈处,一道勒痕触目惊心!敢情,这是座凶宅!惊悸之中,月姑张口要喊,那红裳女转瞬便消失得无踪无影。

此后几日,四合院内风平浪静,再无异常。这天午后,唐成去谈生意,临出门时再三叮嘱月姑,说晚上可能回不来,让她关好门早点睡。及至亥时,见唐成还没回家,月姑就闩了门,准备吹灯歇息。可就在这当儿,屋外再次响起了唱曲声!凝听片刻,月姑拨亮油灯推开了门。蓦地,一股强风直扑过来,硬生生卷走了油灯。站于石榴树下的,仍是那个红裳女。而卷走灯盏的,则是石榴树的一根枝条,柔软灵活,像极了一条蛇。“你究竟是何人?”月姑问。红裳女似没听见,木然而立,披头散发的样子让她看起来跟女鬼无二。好在月姑天性温良,嫁给唐成后又乐善好施,这人心里纯净,自然无惧邪祟。“姑娘,我叫冯月姑。能和我说说,你为何来我家吗?”月姑追问。

为何?作妖!顷刻间,红裳女发了狂。面目惨白扭曲,手臂乱舞,嘴里还发出了令人心惊肉跳的凄厉嘶叫。而那棵石榴树竟也在她的驱使下,枝叶飞旋,其中有一根还如触手似的疾伸过来,绕上了月姑的脖颈!危急关头,唐成回来了,他箭步冲到月姑身前,一把薅断了那根树枝:“哪来的妖物,竟敢入户作乱,害我娘子?”然而,满树的枝条太多了,唐成只有一双手,这边刚拼力扯断一根,又有两根、三根飞速袭至。被推离险境的月姑惊愕发现,那些树枝的断口处,涔涔流出的不是汁水,而是殷红的鲜血!

天色蒙蒙亮,这场叫人骨寒毛竖的人树之争也有了结果:唐成当是被吓破了胆,疯疯癫癫逃出了四合院。至于月姑,当原房主邱六探头探脑溜进院时,一眼就瞅见她卧在游廊里,一动不动。“哈哈,吓死一个,吓疯一个,我又能卖房了!”就在邱六得意大笑间,红裳女从枝残叶败的石榴树影里闪出了身:“还我孩子。”“红巧姑娘,别急,帮我再卖几回房—”“还我孩子!”红裳女咄咄追逼,石榴树也随之晃动。见此阵势,邱六撇撇嘴,撩起马褂抽出了一柄尺长的剔骨刀:“哼,老子就不还!想造次,那你就试试。”红裳女骂声“卑鄙无耻”,肩头一抖,一根树枝“呜”地抽中了邱六的脑门。邱六勃然翻脸,挥刀就砍:“臭戏子,信不信老子把你削成光杆,再把你儿子给拆巴喽!”

蓦地,邱六肩上多出了一双手。愣怔回头,是唐成。唐成二话不说,照准邱六的面门“咣咣”就是几拳,拳拳到肉,直打得他鼻孔蹿血,摇摇晃晃瘫跪下去。这时,月姑走了来:“丧尽天良的混账,快说,红巧的孩子呢?”“在乱坟岗呢。求你别杀我,我这就带你们去找。”面对唐成抵上心口的剔骨刀,邱六另嗦不停。话刚出口,就听红裳女悲声大哭,那石榴树也狂舞不歇,花落满地,片片如泪。而在昨夜,睹见榴枝流血,月姑动了恻隐之念,及时劝下要泼油焚树的唐成。唐成说,那夜,他也恍惚瞅见了红裳女,并下了查出其来历的决心。连守几日,不见动静,他便故作外出谈生意,诱她现身。红裳女泪水涟涟,哽咽道出了一桩痛心旧事:

4年前,恰逢乾隆帝八十大寿,各地戏班云集京城,各展绝活,并在寿辰结束后融诸家之长,创立了一个新剧种:京剧。最初被捧红的一批角儿中,就有唱青衣的红裳女红巧,拿手好戏正是《狸猫换太子》。可人刚走红,主管京城娱乐圈的太乐署负责人太乐丞庞光就找上门,恩威并举软硬兼施,将一百个不情愿的红巧包养进了邱六的这座四合院。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多久,太乐丞庞光的原配庞孙氏就嗅到了腥味儿,打上了门:臭戏子,敢碰老娘的男人,纯属找死。你不是最会唱《狸猫换太子》吗,那老娘就陪你演一出!庞孙氏体胖腰粗,心狠手辣,挨到红巧临盆,还真就撺掇邱六拿了只狸猫去换婴儿。刚刚诞下儿子的红巧强忍疼痛,起身去追,与庞孙氏厮打到一起。庞孙氏恼羞成怒,抓过三尺白绫绕上了红巧的脖子。红巧悲愤莫名,“噗”,一口血喷上了院中的石榴树。

后来。邱六这厮把红巧埋在了石榴树下。再后来,红巧的孩子感染风寒,不幸夭折。忽而有一天,红巧出现在邱六面前,先是痛骂,后又央求他把孩子找来同葬树下。邱六邪念顿生:想要孩子的尸骨,行,但你得先帮我的忙。我负责卖房,你负责装神弄鬼,吓跑买主。嘿,不用装,你本身就是。

唐成越听越气愤,再次将邱六打个半死后扔进了县衙。那太乐丞庞光不过是八品小官儿,又赶上乾隆整饬法纪,直接下狱查办。一同被抓的,还有他家中的那位如虎悍妇。

至此,恶有恶报,这桩怪事也就此了结。这年金秋,四合院中的石榴树上果实累累,只只红润饱满,籽粒甘甜,且养阴生津—合葬了红巧母子,剥吃了几只“千房同蒂,千子如一”的石榴后,月姑竟破天荒地怀上了身孕。

以上就是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3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