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民间神鬼故事5篇

本文5个真实民间神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有关黄河的民间鬼故事、有声民间灵异鬼故事、民间禁忌鬼故事、中国民间短篇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真实民间神鬼故事第一篇-古代鬼故事之鬼轿案

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

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忽然,他连退数步,惊叫道:“她、她死了!”

在门口迎客的诸子杰连忙奔上去,只见头戴凤冠的新娘子倒在轿里,表情极为痛苦。诸子杰伸手一探,发现新娘子没有一丝鼻息,早已气绝身亡!

诸子杰赶紧下令,将花轿抬到诸府旁边的驿站里,并把所有参与迎亲的人,包括轿夫和乐手,全部请到知府衙门里问话。

亲家赵员外得到消息,也赶到驿站,哭得悲天动地。诸子杰劝慰了一阵,才开始验尸,只见新娘子双目紧闭,拳头紧握,一股白沫挂在嘴角。

“中毒!”诸子杰嘀咕了一声,回身问道,“今天早晨,新娘子吃过什么?”赵员外说,今天新娘子在上轿前滴水未饮、粒米未进。

诸子杰取出一根银针,往新娘子口中探了探,银针没有变色。看来,新娘子所中的毒,并不是从口中进去的。他又将银针往新娘子的手臂上轻轻一扎,整根银针立即变得乌黑。

“大人,新娘子所中之毒和十五年前……”身旁的陈师爷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没等他说完,诸子杰伸手制止了他,转身对赵员外说:“遭此巨变,是诸家不幸。本官定会查出真相,还亲家一个公道……”

赵员外的家人抬走了新娘子的尸体后,诸子杰神色凝重地对陈师爷说:“先生说得没错,新娘子所中之毒,确实和十五年前‘杨彪案’所用之毒一模一样!不过,杨彪被斩首已有十几年了,这毒为何又重现人间呢?”

“杨彪案”是十五年前在富阳府轰动一时的大案。当时,富阳府下的冀阳县连续发生十多起抢劫杀人的命案,凶手全是用一种浸过剧毒的钢针刺入人体,导致受害者迅速死亡。那时,诸子杰在冀阳县任县令,他和陈师爷设下妙计,将凶手杨彪擒获。审理清楚后,为害一方的杨彪很快被斩首了。

“新娘子的死状和当年的遇害者极其相似,身上既无钢针又无针眼,而当年的杨彪正是被我斩杀,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一定会引来不必要的猜测……”诸子杰一脸凝重。

陈师爷忙说:“小人知道,大人是怕旁人猜测,是杨彪的魂魄趁着诸家大喜,回来报仇了。”

诸子杰点点头,就和陈师爷回衙门,对迎亲的轿夫、乐手和随从分别问话。

根据众人的回话,新娘上轿后,十多个乐手和新郎诸逸走在前面,看不到花轿里的情况。而紧跟在后面的,是抬花轿的两个老轿夫。据他们说,新娘上轿后,花轿没有停,途中也没有人接近过花轿。跟在花轿后面的亲友和奴仆也证实了这一点。

几天过去了,案子还没有眉目,诸子杰就让儿子到赵家探望赵员外。

诸逸走后,诸子杰忽然想起,诸逸是坐着轿子去赵家的,心里顿时很不安。如果轿子里真有什么蹊跷,儿子可就危险了!陈师爷就主动要求去陪同公子,见机行事。

傍晚,诸逸平安地回到家里,但随后回来的陈师爷却愁眉紧锁,欲言又止。诸子杰便追问陈师爷。

原来,诸逸从赵家出来后,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办,让后来赶到的陈师爷先回去。陈师爷不放心,就悄悄跟在轿后,暗中保护。可他发现诸逸来到城中的绿柳坊,那是歌妓卖艺的地方。看得出,诸逸和绿柳坊的歌妓翠云很熟,进去后便和她进入一间房内。

陈师爷摸到窗外,就听到翠云向诸逸撒娇:“你不是说你不喜欢那个新娘子吗?如今她死了,你可以兑现诺言,娶我过门了吧?告诉你,如果你食言,我就将你我之事公之于众!”陈师爷吓了一跳,正想再听,却见有人走过来,只得先回去了。

“混账!”诸子杰一拳砸在桌上,“赶紧去把那个孽畜给我锁起来!”陈师爷赶紧劝道:“大人别急!公子虽然有错,但那翠云最有杀人嫌疑,我们与其大张旗鼓地追查,还不如以公子的名义将翠云接出来审问。”于是,诸子杰吩咐陈师爷带轿夫去绿柳坊,接翠云到驿站。

不到一炷香工夫,陈师爷便押送着花轿走进了驿站,朗声叫道:“翠云姑娘,快下轿吧,诸大人有请!”

陈师爷连叫了三次,却不见有人下来。诸子杰顿时有不祥的预感,大喝道:“掀开轿帘!”

轿帘掀开后,诸子杰见一个穿红戴绿的女子双目紧闭,拳头紧握,口流白沫,歪倒在轿内,早已断气了!

陈师爷大吃一惊,颤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话还没说完,诸子杰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翠云姑娘和赵家小姐一样,上轿时还好好的,轿子在途中也无人接近,更没有停下来,但来到这里后就莫名其妙地死了。”陈师爷点点头:“正是这样!”

真实民间神鬼故事第二篇-聊斋之情狐

【第一卷】千年之约

【1】殊途的姐妹

“姐姐,求求你了,别这样做!你这么做,会毁掉你苦苦修行了千年的道术的!而且,你这样做,还会把人类的历史,搞得混乱不堪的!”在桌上一个漆黑的铁方盒里,幽幽地传出了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

在桌子的前面,坐着一个三十刚刚出头,正秀眉紧蹙的美貌女子。

看似是一个美貌女子,其实,她是一个修炼了千年以后,变化成了人的形状的狐仙,行走在这个被人们称之为人间天堂的杭州西湖边。

她的妹妹和她一样,虽然修行没有她深,但是,还是和她生活在一起。

在这里,人们只知道有一对美若天仙的姐妹住在西湖边。

姐姐叫慕容芊芊,妹妹叫慕容小小。

就在前天,慕容小小为了救一个落在西湖中的年轻男子,不幸修行全失,无法再变回人的形状。

此刻,慕容小小的魂魄,就被慕容芊芊锁在桌上的这个铁方盒里。

慕容芊芊已经算过,慕容小小的修行,不该就到此为止。

如果慕容芊芊不去救慕容小小,慕容小小的魂魄,就只能够在茫茫的宇宙间,没有方向地四处游荡,到时候,将会落得魂飞魄散,元神也变得混沌不明,从而,就变成了一缕没有意识的无主游丝。

如今,慕容小小的魂魄,只能在这个铁方盒里镇住三天。

过了三天,慕容芊芊也将对此无能为力。

所以,慕容芊芊必须要让慕容小小附体还魂。

这并不容易。

找一个人的躯壳,也许很简单。但是,并不是每一个躯壳,都能适应慕容小小。

为了慕容小小,慕容芊芊不但将和慕容小小一起,穿越时空,一起回到过去的历史中;而且,她还可能因此触怒神界,更可能,还将被驱逐出三界。

但是,为了慕容小小,慕容芊芊哪怕因此失去一切,也毫不在乎!

“小小,姐姐已经下定决心了,纵然为了你失去我的千年修行,我也无怨无悔!”慕容芊芊望着桌上的铁方盒,神情坚毅地道。

“可是,姐姐,活着又有什么好呢?活在一个过去的时代里,活在一个根本就没有自我的枯燥生活里,活在一个根本就是属于别人的生命中,这样活着,又有什么价值呢?凡人终究是难逃一死,我们就这样一起回到过去,纵然再多活几十年,能有什么意义呢?”锁在铁方盒里的慕容小小的魂魄,仍在向着慕容芊芊苦苦哀求着。

“别怪我,小小。我们到了过去的时代里面,就时空而言,我们还是一样活着呀!只不过,就是换了一个环境而已!”慕容芊芊注视着铁方盒,依然神情坚定地道。

【2】痛苦的穿越

“姐姐,就算我们能够回到人类过去的时代里,可是我们,也不可能改变人类生老病死的命运呀!”慕容小小的魂魄,依然在桌上的铁方盒里苦苦哀求着慕容芊芊。

“放心,一旦我们回到了人类过去的那个年代里面,我们过的,也是人类一样的平民生活,不会有压力的。好了,姐姐不再多说了,小小,你好自为之吧!”慕容芊芊开始双手合十,对着桌上的铁方盒喃喃自语,“跟着我一起来吧,小小,时辰已经到了,千万要记住,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慕容小小,在人类过去的那个年代里,你叫司马飞烟,二十岁,切记,切记……你的新的人生旅途,即将就要开始了……”

随着慕容芊芊的喃喃低语,慕容小小的魂魄,慢慢陷入了恍恍惚惚的状态,她的魂魄,也渐渐地化作了一缕白色的飞烟,从桌上的铁方盒里,缓缓飘出,然后,又被吸入从慕容芊芊双掌中渐渐升起的一缕七彩烟圈里,然后,慕容小小魂魄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也起来……

……

慕容小小感到自己的四肢,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疼痛之感,全身上下,也是虚脱无力。

最痛苦的,莫过于慕容小小的咽喉里,有着一种被灼烧着的剧烈疼痛。

这一种剧烈的疼痛,仿佛牵扯着慕容小小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使得慕容小小头痛欲裂。

已经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天,慕容小小根本没有感觉到肉体上面带给她的那种痛苦。

哦,莫非,慕容小小已经成功地附上了人类过去那个年代里的某个凡人的身体了吗?

莫非,慕容小小已经在人类过去的那个年代里,真的活过来了吗?

“姐姐,你怎么没有告诉我,我活过来以后,竟然会承受着这种要命的折磨?可是,我在上一回突然投生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好像并没有像现在这样痛苦呀?”慕容小小的思绪,依然沉在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之中。

忽然,慕容芊芊的声音,又似一缕看不见的清风,缓缓地飘入了慕容小小的耳中:“小小啊,你一路走好吧,姐姐要走了,要回到一个不属于三界的地方,接受我应得的惩罚……记住,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记住,现在的你,名叫司马飞烟,二十岁,记住了,姐姐走了……”

慕容芊芊的声音愈飘愈远,终于,变成了飘渺的虚无……

“姐姐!……”突然冲出咽喉的一声痛苦的呼唤,竟将慕容小小咽喉里的那种灼烧的剧痛,化成了压抑不住的啜泣……

随后,一个极其陌生的声音,就在慕容小小的身边,似是喜极而泣地传了过来,传入了慕容小小的耳中:“没事了,飞烟没事了!……”

真实民间神鬼故事第三篇-怪灯笼

双龙山下有一个双龙镇,民国初年,镇子里有个有名的猎户王大石,为人本分,做皮子买卖价格公道,很受人尊敬。

这天傍晚,王猎户扛着猎物从山里归来,半路上忽见龙员外家灯火通明。王猎户想起来,明天是员外的六十大寿。这龙员外,是镇里最有名望的人,富甲一方,也做过不少善事。膝下只有一子,却是个浪荡子弟。

王猎户决定回家取一张上好的皮子给员外祝寿,因为不定哪天会求人家办事。为赶时间,他抄了近道,从员外家大院后面的小路回家,可没走多远,忽见路边的草丛里,有一个红灯笼。王猎户顺手捡起,把灯笼一收,插到了背上的网袋里。

等回到家,发现女儿阿菱不在。他便到邻居家去找,不料邻家女儿说:“我和阿菱姐下午去镇子后面的广场看戏,天快黑时,戏还没演完,阿菱姐要回家,便到旁边杂货铺买了一个灯笼提着回家了,我也是看完戏买了灯笼回来的。”

说完,指了指桌底下的灯笼。王猎户一看,竟跟自己捡到的一模一样。莫非那灯笼是女儿掉下的?

王猎户有种不好的预感,报了官,说自己15岁的女儿失踪了,还将女儿看戏买灯笼的事情说了一遍。县太爷传唤那姑娘核实后,对王猎户说,先回去等信吧,或许阿菱自己回家了呢。临走前,县太爷让王猎户把捡的灯笼留下,说阿菱万一真失踪,灯笼可是一个证据。

就这样,王猎户空着手回了家。他眼睛睁了一夜,也没见女儿回来。

第二天起来,王猎户看到桌上的一张狼皮,忽然记起来,昨晚没去给龙员外祝寿。正好借这个机会,让员外也帮着找找女儿。于是,又多拿一张狼皮去找龙员外。

龙员外家依然很热闹,他送上礼单,员外看看毛色,笑着说:“老弟辛苦,老哥就笑纳了!”王猎户趁机向员外诉说了阿菱的事,员外先是一愣,继而说好办,等办完寿宴,派人帮着寻找便是。

王猎户没心思吃酒席,跟亲朋好友又找了一天,到晚上,累得筋疲力尽,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睡了。昏昏沉沉中,他仿佛看到女儿流着泪在门口看他。王猎户猛然一惊,醒了过来。

此时,天已大亮,等他起身,忽见房门口放着一个灯笼,细看正是捡到的那个。不是在县衙吗,怎么到这儿了?

他又把灯笼送到了县衙。县太爷还埋怨王猎户,说他前天走时过于慌忙,把灯笼忘记留下了。然而,次日一大早,王猎户醒来,在房门口竟又发现了那个灯笼!

王猎户感觉十分怪异。若真是阿菱所为,为啥不说话,单单送灯笼呢?于是,他开始仔细观察起灯笼来。

这灯笼的面儿不是纸的,而是红布,但一看就是极普通的料子;再者,就是灯笼里十字插座上,插着小半截红蜡烛。除此之外,再无特别之处。

王猎户正纳闷,忽见一捕头来传唤,说在南山山坡上,发现了一具女尸,让王猎户去辨认。捕头见那顶灯笼,便有些生疑,心说,这灯笼昨天自己藏好的,今天怎么在这儿?他刚要问王猎户,却见王猎户早已跑出门去南山了!

捕头下马,把灯笼收起,放到布囊里,也奔向南山。

尸体果然是阿菱的。她衣冠不整,袖子还少了一段,太阳穴处黑青。经过仵作验尸,证实阿菱死于前天晚上。王猎户不禁一愣,这两个清晨,果然是女儿打着灯笼回了家,莫非要暗示自己?他知道捕快已取走了灯笼,便决定明早再看看情况。

果不其然,第二天王猎户醒来时,那个灯笼又出现在门口!

王猎户思索片刻,他没去县衙,而是拿起灯笼,向镇子后面的广场走去。在那间杂货铺,他买了一根同样的蜡烛,然后,撑开灯笼,取出半截蜡烛放到兜里,又把新蜡烛放上去,点上,开始往家走。

等走到自家门前时,王猎户发现,灯笼里剩余的蜡烛比自己兜里的那半截还要多一点。

真实民间神鬼故事第四篇-猫脸老太太

在很久很久以前,村子里有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

有一天去买菜的时候,她在马路边看到了一只流浪猫,她非常喜爱这只可爱的小猫。就收养了它!

从那以后,每天买菜啊,窜门啊,无论去哪里,都带着这只可爱的小猫。这只非常可爱的小猫,和这老太太总是形影不离的在一起。就算到了晚上,这位老太太,也会抱着可爱的小猫,进入梦乡……

就这样有过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老太太,生病了,病的越来越重。直到不吃不喝。但是她还不忘抱着小猫,家人们都预料老太太活不久了,都在为老太太准备后事。

不久老太太不行了,她要离开人世了,她舍不得小猫,交代家人,一定要照顾好小猫。交代完就去世了!家人们悲伤的痛哭着,在忙里忙外。

在这时候,有人忽然发现,那只可爱的小猫,在老太太的旁边,静静的趴着,它怎么了?难道动物也有感情?!有人走过去,惊奇的发现,这只小猫,也去世了!什么?难道猫,真的有灵性啊?看到主人去世了,就伤心欲绝了?家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着……

就在这时,有人提议说,这是老人生前最喜欢的小猫,我们把老人和小猫合葬了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最终都同意这意见了!

过了3天,家人找好墓地,把老人和小猫合葬了!

在过了大概一年多吧,村子里面发生了一个怪异的事件。村子里面老张的5岁女童,晚上在门口尿尿的时候不见了。老张夫妻就这么一个小孩,他们急切的寻找着女童。

村长也帮他们找,问他们,女童怎么会不见呢,村子里也没有外人,这村子里很太平的,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类事件啊!

老张的媳妇就是一直哭,不说话,老张说,玲玲说要尿尿,就到门口去了,她刚去2分钟,我就去找她了,可是我走到门口,连个人影也没看到啊!大家都很好奇啊,2分钟,怎么可能啊?大家都纷纷去找。

可是2天过去了,丝毫音讯都没有啊。

就在这时,村民老李也来到村长家,说自己的儿子丢了。村长大惊失色啊,怎么又有孩子丢了,我们村这里不会有狼吧?不会啊,这里从来就没有那种可怕的动物啊?你家孩子怎么丢的啊?老李慌张的说,这孩子不听话啊,都黑天了,还要买东西吃,就拿钱自己去店里买了。我家离店就几步远啊。隔壁就是,这么近,孩子不会迷路啊?大哭……

又过了几天,村长里面接二连三的又丢了几个孩子,这些孩子都有个特征,都不到10岁。最近村民们都不敢黑天让孩子出去了。人们也天天在寻找那些丢失的孩子们。

又过了几天,老张在夜晚出去找孩子的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陌生的人。这个陌生人,好像是位老人。老张上前去问,你是谁,你是我们村子的人吗,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那个陌生的老人背着脸说,哈哈哈哈。我怎么不是这村子的人呢?我去世的时候,你就在我家啊,难道我死了就不是这村子的人了吗?哈哈哈……

老张被吓的半死,你,你,你是……

老人回过头说,对是我。

她这一回头,老张彻底站不住了,浑身颤抖的看看这个人,一看吓了一跳,居然一半猫脸,一半人脸……

啊……你的脸……

老人说,是你们把我和猫合葬的,我们合体了,你是不是在找你女儿啊?

老张虽然害怕,但一听有女儿的消息,忙问,你知道她在哪里?

那个一半猫脸一半人脸的老太太说你不用找了,早让我吃光了,还对老张说,记得以后有不听话的小孩夜晚出来,我还会吃掉的,说完这猫脸老太太就消失了……

老张再也坚持不住了,趴在了地上。村长听到老张的叫声,赶了过来,看到老张趴在地上,就把老张扶回家。待老张醒来,大家都问老张是怎么回事?老张把刚才那惊心的一幕告诉了大家,大家都非常惊讶,这吃童男童女的猫脸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大家都很害怕。

第二天,大家都纷纷搬走了,从此这个村子里就剩下了那个猫脸老太太……

真实民间神鬼故事第五篇-神药与驴粪蛋蛋

故事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那时候“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革命大批判”常抓不懈。高家岭公社革命委员会王主任,抓“阶级斗争”不手软,抓“革命大批判”坚决彻底,工作雷力风行,处处力争上游,经常受到上级的表扬。

1975年冬季,有一次王主任去县里开紧急会议,距县城160华里的高家岭那时还不通汽车,午后散会时已经四点多钟了,县革委会强调干部革命化,散会后一律连夜返回。高书记搭了一辆夜间下乡送农用物资的大卡车,卡车在走到半路上却出了故障,司机修了两个多小时才发动着了。当汽车开到王主任下车的山口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而这里到高家岭还要走十多里山路。大山里夜色漆黑,小路弯弯曲曲,王主任取出在县城新买的手电筒,循着山沟里迂回小路往前走,耳边山风呼啸,像刀子似的往脸上割。走过多少个山湾后,前面的山崖影影绰绰,山峰奇形怪状,如狼如虎如怪如魔,夜幕中张牙舞爪十分骇人。高耸的山峰下有一个古洞,这里原来有一座庙宇,庙门依洞而建,庙内有碧霞圣母娘娘塑像,人们都把这座庙叫作“娘娘庙”。据说早年间这里香火极盛,来进香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送旗幡的、送匾额的,还有的抬着整个猪羊祭祀的,虔诚地祈祷圣母娘娘赐福禳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大破“四旧”,打倒“牛鬼蛇神”,红卫兵造反派砸了圣母娘娘塑像,拆毁了庙宇,连庙内的花岗石香炉也被砸得斑斑驳驳。夜间来到这神仙胜地,不信鬼神的王主任也有些毛骨悚然……就在这时候,他猛然瞧见前面的古洞外出现了明明灭灭的火光!年轻气盛的王主任当然不怕,是神是鬼也要捉住看个究竟,干脆来个先下手为强——主动出击!于是,他弓着身子悄悄地向那火光靠近,运足了力气,乘其不备一个虎跃猛扑过去把那个黑古隆冬的东西压在了身子底下,然后取出手电一照——原来是个大活人!王主任一气之下在那人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两脚:“娘的!你是谁?深更半夜的跑到这儿干啥来了?”

那人吓得抖作一团,战战兢兢地说:“俺……是……高正……”

王主任用手电往那人脸上一照,果然是公社所在地高家岭大队的社员高正。王主任问道:“你老实交待,到这儿来是不要偷砍林木?”

高正吓得魂飞魄散,便一五一十地把实情“交待”了。原来高正的女人得了胃病,赤脚医生用土方、针灸治疗都不管用,住医院又没有钱。后来就偷偷地从外村请来一个神婆,神婆让高正到娘娘庙的古洞前给圣母娘娘烧香磕头祈祷,只要心诚,圣母娘娘一定大发慈悲赐予神药,保证药到病除。于是,高正便乘夜间偷偷地来到了娘娘庙址的古洞前……

王主任一听就火了,原来这高正搞迷信活动来了!好,正好找不到批判的“活靶子”呢,明天一定要把高正拉到农田基本建设工地上搞大批判!高正听王主任说要在工地上批判他,浑身颤抖着哭哭啼啼地哀求说:“王主任,您修修好可怜可怜俺吧,俺女人病得死死活活,三天没进一口水了。您要是批判俺,女人火上浇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两个娃崽又小,往后俺的日子咋过呀,俺求求您,给俺留一条活路吧,呜呜呜……”

王主任哪管这些,抓革命,才能促生产,抓革命就要用“大批判”开路!于是,就对高正说:“别来这一套,想饶过你没门儿!现在没功夫跟你磨嘴唇,明天再说!”王主任说罢背起挎包就走了。

王主任走后,高正就坐在地上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女人病重没钱医治,求神仙保佑还被公社主任抓住了,真是倒霉到家了。高正真的感到死不起活不起了,就在这时候,他突然瞧见石香炉上放着一个包包。高正走过去拿起来借着朦胧的月光一看,原来是一个报纸包包,一股浓浓的药味儿直往他鼻子里钻。高正打开报纸包,里面竟是六包中草药!高正感到很奇怪,是谁把药包放在这里了?他两眼望着药包包好一阵后,眼睛突然一亮:莫非是圣母娘娘显灵送给俺女人的神药?想到这里高正立刻长了精神,只要能治好女人的病,挨批判他也不在乎了!高正拿着六包药高高兴兴地回家了,当夜就给女人熬了一副让女人吃了。女人吃下药后就感觉疼痛减轻了许多,待六副草药全吃下后,胃病就彻底好了!

再说王主任回到公社后,他首先打开挎包,把一个报纸包拿岀来准备熬药。原来王主任也有胃病。那时候正在开展“农业学大寨”,改天换地大搞农田基本建设,年年冬闲变冬忙,地冻心不冻。县里一声令下,各公社统一搞“大兵团”作战,山区居住分散,好多大队离工地五六里甚至十多里远,社员们起大早顶着星星走,晚上背着月亮归。累死累活地干,中午就在凛冽的寒风中啃冻得像石头蛋子似红薯或包米面窝窝头,啃一只满嘴冰碴儿,连一口热水也喝不上。时间长了,好多人得了胃病,其中也包括高正的女人。王主任作为公社一把手,他既当总指挥又天天和群众一起战斗,跟社员们一样吃冰碴子饭,后来他也得了胃病。这次去县里开会,他借休息的机会到县医院找到一位专治胃病的老中医。老中医诊了病因后,给他开了两个疗程的六副中草药。散会后坐着敞蓬汽车寒风剌骨冻得直打哆索,又在娘娘庙捉住了搞迷信活动的高正,路上这一“冷”一“气”,胃病就犯了。他急忙拿岀药包想熬药,打开药包一看却立刻惊呆了——那药包里根本不是什么中草药,原来全是驴粪蛋蛋!王主任又惊讶又气恼,明明医院药房给他抓的是草药,怎么就变成了驴粪蛋蛋呢?王主任火冒三丈却没处去发,一口气堵在心里胃疼得厉害,一下子病倒了,第二天就住进了公社卫生院,使高正免遭一场批判……高正女人的胃病彻底好了,她吃的“神药”是不是王主任的六副药却不得而知。

以上就是真实民间神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民间神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0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