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恐漫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真实恐漫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中国民间鬼故事日语、民间鬼故事大全有声、恐怖民间鬼故事、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真实恐漫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妻子为何成红娘

据《剪灯新话》记载,元大德年间,扬州一名崔姓官员同邻居吴防御交情深厚,且崔家儿子兴哥与吴家女儿兴娘都在襁褓之中,于是崔家求聘兴娘,吴父同意后以一支金凤钗作为订婚信物。

不久,崔父带着家眷远出做官,15年没传回一丝音信。兴娘便守在闺中,直至19岁仍未出嫁。吴母不忍女儿空等,便劝说吴父退婚。吴父固守承诺,坚持不肯。兴娘最终因为盼望崔郎归来,思虑过度而卧病在床,不过半年光景便香消玉殒。二老伤心透顶,待殓尸时,吴母哭着亲手将金凤钗插在兴娘的发髻上,随之一同下葬。

造化弄人,两个月后,崔兴哥来到吴家,并向吴父解释这些年毫无消息的缘故。原来,崔父在外做官时不幸去世,崔母也在早些年撒手人寰。直到服孝期满,崔兴哥才千里迢迢地赶来。吴父领他进屋到兴娘的灵桌前,烧纸钱把崔兴哥的到来告诉女儿。之后吴父劝他住下歇息,随即将崔兴哥安排在外宅书房。

过了将近半个月,正逢清明,吴府举家外出给兴娘上坟,只留崔兴哥一人看家。天黑时,吴家的人回来了,崔兴哥站在大门左边迎候。最后一顶轿子来到崔兴哥跟前时,“锵”的一声,掉下一样东西。他急忙捡起,却是一支金凤钗,他想要还回去,发现内宅门已落锁,不得已先回了住处。

崔兴哥燃起蜡烛,独自感叹错失姻缘,寄人篱下。准备睡觉时,忽然听见“笃笃笃”的敲门声,他问是谁,无人答应。过了一会儿,又有敲门声。他开门去探看,竟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姑娘一见门开,连忙提起裙角进了屋。崔兴哥大惊。那姑娘低着头,细声道:“崔郎不认识我吧?我是兴娘的妹妹庆娘,方才金凤钗跌在轿下,不知你见到没有?”说着,就要拉崔兴哥一同歇下。崔兴哥因为吴父待他不薄,忙再三推辞,坚决不肯。庆娘脸涨得通红,威胁说崔兴哥将她诱骗到屋内,自己要把事情告诉父亲,再将他告到官府。崔兴哥不由害怕,便依了她。天蒙蒙亮,庆娘又悄悄离去。如此持续一个半月。

一天晚上,庆娘对崔兴哥说:“你我二人现下私会,幸而无人觉察。常言道好事多磨,若事情被撞破,父母追责起来,后果难料。我固然是心甘情愿,只是对郎君的名声有所玷污。不如我们早些逃离,隐伏偏僻村落或是藏踪异地。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白头到老。”

第二天五更,崔兴哥与庆娘轻装上路,雇船行过瓜州,直奔丹阳,投靠到崔家原先的一个忠仆处。老仆认出自己的小主人后,立即下拜行礼,弄清二人到来的缘由,赶忙腾出正房,凡有所需,都供奉周到。

一年后,庆娘思乡心切,崔兴哥便随她回家拜见二老。船至扬州城,庆娘忽然改口,称怕触怒父母,让崔兴哥先去探看,她在船上等候消息。崔兴哥要走时,庆娘又将他叫回,并递上金凤钗说:“若爹娘怀疑你的说辞,便将这金凤钗给他们看就是了。”

吴父听说崔兴哥回来,高兴地出来见他,非但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道歉:“往日里照顾不周,让郎君不告而别去了他处,都是我的不是。”崔兴哥虽惊诧,但还是拜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口口声声称自己“死罪”。吴父让他起来讲话。

崔兴哥惶恐地坦白了自己同庆娘私通,而后私奔外乡的事,并说现特地回来请罪。吴父吃惊道:“庆娘已经卧病在床一年了,怎么可能与你私逃?”崔兴哥以为吴父恐玷污自家名声,故意说假话回避事实,便说庆娘就在船上。

吴父将信将疑地派童仆去察看,船是空的,吴父便斥责崔兴哥胡说八道。崔兴哥忙从袖中取出金凤钗。吴父见后,大吃一惊,这分明是亡女兴娘的殉葬物。

正在众人疑惑不解时,久病卧床的庆娘突然从床上起来,径直走到堂前,向父亲施礼下拜,说她是兴娘,无奈早死不能侍奉父母,可她与崔郎的姻缘未了,此番回来是想让妹妹庆娘来接续自己同崔郎的这段婚姻。如果父亲答应,庆娘的病马上可以痊愈,若是不答應,庆娘也就此丧命了。

全家人听后又惊又怕,看她的身形是庆娘,可声音举止全像兴娘。吴父责怪她死后还回来扰乱人间,兴娘回道:“我死后到了阴间,地府因我没有罪行而不加以拘禁。我后来成为后土夫人的下属,掌管传送文书、奏章的事。后土夫人念我尘缘未了,特许我一年假期,让我来了结阳间事。”

吴父见她态度恳切,答应了她。她马上施礼拜谢,后又握着崔兴哥的手哭泣告别:“父母已经答应我了,你就好好做新郎吧。只是千万不能有了新人忘了旧人。”说完便晕倒在地,气息全无。家人忙将汤药给她灌下,过了段时间庆娘才醒来,病体完全康复,只是问起前事,一概不知。

吴父选了一个吉日,让庆娘与崔兴哥续成这桩姻缘。崔兴哥将那支金凤钗拿到市上去卖,得到20锭银子,全部买了香烛纸钱送往琼花观,请道士做了三天三夜的道场,来报答兴娘。

兴娘后来托梦给兴哥说:“承蒙郎君超度亡魂,我知你的心意。虽然阴阳相隔,我却深深地感激你。小妹性情温顺,你要好好照顾她。”崔兴哥惊醒后又喜又悲,自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兴娘了。

真实恐漫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答棋惑

编者按:文笔细腻,狐与人的争斗写的淋漓尽致,狐与人的爱情也写的入木三分,那段记忆可谓刻骨铭心,爱没有谁对谁错,狐终究是生灵,狐终究不能变成人。一切都不曾迷惑人的双眼,世上没有永恒的爱情,只是一厢情愿,一切都恢复正常。

【一】

又下雪了,山里越发寒冷。我蜷缩成一团,慵懒地看雪花漫天飞舞。簌簌的雪落在我身上,很快化了,沁骨的寒。我打了个冷战,视线却始终不舍得从那个点挪开。那是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包,我的娘亲就睡在里面。临死前她说,孩子,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佛的梦呓。我听不懂,我只知道,娘亲要离开我了。

“娘亲,你要离开我了吗?”我眼泪汪汪地望着她那双碧色的眼眸。

“傻孩子,有时候,离开是为了重逢,何况你是娘唯一的牵挂。不管世间多少变幻,娘亲都会记得你,都会回来看你,所以,你要学会等待。”娘亲强撑着最后的一丝气力说,眼里有施施然的通透,也有亮晶晶的不舍,她颤颤地抬起胳膊,想和平时一样抚摸我的脸,手却在半途中无力地垂下,三魂离体,悠悠而逝。我忽然想起,娘亲最喜欢伫立在山顶,痴痴地朝南张望,神色间满是寂寥。于是,我把她葬在这里,坟茔朝南。从此一人数日升月落,守花落花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孤零零,冷清清,直到遇见他。

他叫逢,方圆百里最优秀的猎手。

那也是一个下雪天,他全力以赴追捕一只健壮的鹿,由于追得太久,追得太远,失去猎物踪影的同时,自己也失去方向。我躲在大树后面,看着身背紫弓的他兜兜转转始终绕不出这片树林的时候差点笑出声来,时不时恶作剧地拾起小石头往他身上招呼,他每每讶异回头,却总是找不到我。后来,见他为找不到出路而懊丧十分的表情,我起了恻隐之心,但又不能贸然出现以免惊吓了他。怎么办呢,正在踌躇的当口,忽然一念骤生,计上心来。指尖微曲轻弹,一抹蓝光过后,他眼皮发涩,躺倒在草地上,很快睡了过去。我默念口诀,进入他的梦乡,三下两下给他指明了方向。催眠而后入其梦,这是娘亲唯一教我的法术,用的方式还是口授。好在我领悟力不弱,终于参透了其中的诀窍,而且做到收发自如。我满意地笑了。

梦里,他温柔地说,我是逢,好心的姑娘,你叫什么?我的调皮劲上来,勾起头逗他,怎么,是不是指路之恩无以为报,你想以身相许呀?他哈哈一笑,都说吃亏是福,姑娘美若天仙,聪明机灵,算起来该是姑娘这福受得有点大了,我不介意举案齐眉,就是吃不准姑娘是否愿意红袖添香啊!说完用那双热切的眼眸注视着我,我的脸颊一阵发烧,低下头小声地说,我是答棋。答棋,羞羞答答,闲敲棋子落灯花,很美的名字,我们还能再见吗?能的,只要你愿意等待。不管多久,我愿意等。

娘亲,我也愿意等,等你回来看我,不管多久。

真实恐漫民间鬼故事第三篇-乡村诡事3篇

话说越是偏僻的地方怪事越多,稀奇古怪的事儿也是常有的,要多离奇有多离奇。

我认识一个叫小婷的女孩,和我年龄仿佛,老家住在绥化农村一带,她小时候经常听村里老一辈人讲那些离奇诡事,老人们说得要多玄有多玄,有些事是你根本想不到的,下面我讲几个她告诉我的几件悬乎的事给大家听听。

1

小婷老爷去世的时候,她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才两岁。按照当地的习俗,人死后尸体要放在棺材里,摆在自家院子中三天三夜才能入土。

你想想,一口黑压压的大棺材停在院子里,别说晚上,白天看着也慎得慌。一到天黑大伙儿都猫在家里,谁都不敢出屋。

当时小婷他大哥算是胆儿大的,棺材停放第三天的深夜,她大哥尿急,出去上厕所。回来的时候,路过他家院里那口水井,看见一个人的背影站在井边打水。当时天太黑,那人还是背对着他,所以他并没看清那人的长相,走近一瞧才看见那是他姥爷!

他姥爷回头瞅了他一眼,脸白的跟纸似的,还冲他诡异一笑。他妈呀一声吓得一口气跑回了家,把刚才看到的告诉了家里人,他家人听了将信将疑,还说小孩子不要乱说话。

谁知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那口井里的水竟然少了,院里的水缸被人打得满满的。村里人都说是老爷子想他们了,不放心,回家看望最后一看,也不知是真是假。

2

今年是龙年,说起龙年,小婷的家乡也有一个关于龙的传说。

说从前有个老农上山采药,在一个湖边看见一条像蛇一样的东西一动不动在那儿趴着,他开始以为是条蛇,走近一看才发现不对劲儿。那东西有鳞,有角,有爪子,浑身呈银白色,是一条小龙!

龙的两只前爪焦黑一片,像是被雷劈着了,不能动弹。老农把那它抱回了家,用草药敷在它的伤口上,然后把龙放在草垛子上,供它休息。

有天早上天一亮,老农去查看草垛子时那条龙却不见了。他叹口气,心想也许是那条龙伤好了,飞到天上去了。

十几年后,老农大病一场,卧床不起,大夫看了他都摇摇头,说没救了。

有天晚上,老农做了一个梦,梦里出现一个宛若天仙的白衣少女,少女对他说:“我是你十几年前在湖边救的那条龙,你的阳寿已经到了,为了报答你,我会赐你三十年阳寿,三十年后,你去湖边找我,我将让你成仙。”

次日清晨,老农如梦如醒,奇迹般的康复了,像没事儿人似的,精神抖擞,也能下地干活儿了。

三十年后,老农如约而至来到湖边。

他去了,就没再回来。

后来,有村民说曾在湖边看见他腾云驾雾,骑着一条银龙升天了。

这是一个传说,是真是假谁也说不清,不过下面这件骇人的事我敢说绝对是真实发生的。

真实恐漫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断魂宴

一、姨姥姥

每年秋分这一天,妈妈都会去姨姥姥家帮忙,姨姥姥每年都会在这一天做一桌私房菜,食客们通过相互介绍来吃这顿饭,但每人要包一千块钱的红包给姨姥姥。

每次妈妈回来,都会给我带一些宴席上的剩菜,那是我一年里能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

姨姥姥这个人很奇怪,我从小到大,只知道有这个人,但是家里婚丧嫁娶、逢年过节,我却没在任何场合见过她。从小就是吃货的我一直惦记着想见见她,妈妈总是说等明年吧,结果一等就是几十年。

直到妈妈临终前,才把姨姥姥的一些事情告诉我,她说她的姥姥就管那个女人叫姨姥姥,至于她实际上的辈分,谁也说不清,我诧异地问:“那她岂不是很老了吗?”

妈妈摇头:“不,她是一个不会老的女人。”

姨姥姥孙雁茹不知道从哪朝哪代起,她的容貌永远地停留在了二十七岁,家里人视她为妖邪,连族谱上都没有关于她的记录。但是她曾经有恩于妈妈,所以妈妈不顾家里的反对,时常去看望她。

说到这里,妈妈又说孙雁茹是个很孤独的人,如果有空的话,让我去看看她。

“她为什么会不老不死呢?”

“大概是因为那顿私房菜吧。”

“私房菜?”

妈妈却避而不答:“对了,马上到秋分了,你今年就代替我去她那里帮忙,就当作磨炼厨艺。”

顺便一提,我的身份是厨师,也许是小时候受到姨姥姥和妈妈的熏陶吧。

一个月后,我买了些东西去看望姨姥姥。

她的家是栋老得可以作博物馆的古宅,在一大片楼群中显得格外突兀。后来我才知道,她的食客里有几个高官显贵,才让她能躲过一浪又一浪的拆迁大潮。

屋子里飘着一股淡淡的龙涎香的气味,家具都是用上等紫檀木打造的,随处可见价值上万元的漆器和陶器。

这个家既低调又奢华,让拎着大包小包中老年奶粉和保健品的我显得相形见绌。

然后,我见到了姨姥姥孙雁茹,和印象中完全不一样,她穿着一件蓝印花连衣裙,正背对着我修剪一盆兰花,体格娇小的她看上去就像少女一样。

她转过脸,那是一张令所有男人都倒吸一口冷气的面庞。仔细打量我这个不速之客后,她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是萍子的儿子?”

没等我开口,她又说:“你长得很像她。”

二、那个人

之后,我又去过她家几次,她让我喊她茹姐,说反正差了辈了。

我跟茹姐聊家长里短,每次谈到她的事情,她总是有些遮遮掩掩,说太久了记不清了。

秋分这一天渐渐临近,我帮着她打下手,她做起菜来和平时完全是两个人,刀工纯熟得出神入化,火候也掌握得分毫不差。

这一桌私房菜,总共二十八道菜,要在三天里赶出来,但有些食材比如酸笋鸡皮汤里的酸笋,一个月前就得开始准备。

来吃饭有两个规矩,同一个人只许来三次,三次之后就算千金相赠也吃不上一筷子;亲人是不可以带来的,食客们都是朋友介绍朋友,慕名而来。至于红包的事情,也是食客们之间约定俗成的规矩,茹姐从来不会主动要钱,虽然这笔钱是她一年内仅有的收入,她的家具、烟、茶也都是食客们送的。

然而秋分前一天,却出了一些变故。一直给茹姐供货的水产商说大闸蟹在路上耽搁了,可能要晚一天,茹姐的脸上立即蒙上一层秋霜,对水产商说不要新鲜的也可以,对方说今年货源紧张,店里的早卖光了,连冷冻的也没有了。

最后,双方妥协,后天一早无论如何也要送到。

我替她通知食客们,宴席要延期到后天,但是菜多摆一天就不新鲜了,有些要刷上一层薄油保鲜,有些只能重新做一遍,所以第二天我们依然有很多事情要忙。

望着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空,茹姐突然不安起来,她赶我走,后来又执意要我留下来。我很是尴尬,于是说:“一天没吃东西了吧,我去弄个虾仁炒饭。”

“不,你就在这里坐着陪我!”

茹姐的家里没什么娱乐设备,只有一台老旧电视机,她手握遥控器不停地换台。

我们就这样耗到晚上十一点,我想走,但是茹姐不让我走,她让我去客房睡觉,并且格外叮嘱,夜里听见任何声音都不要过来。

这一晚,我辗转难眠,凌晨过后,我听见卧室里传来一些动静,像是一阵压抑的呻吟,那声音听上去不像是茹姐,甚至不像人类发出的。

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我决定去看看,回廊尽头是时断时续的非人的吼叫声,好几次让我差点打退堂鼓。

当我推开门,首先看见的是一堆雪白的头发,几乎把整间卧室铺满了,头发下面是一张苍老得不像人的脸,只是那双流着热泪的眼睛是我熟悉的。

“茹……茹姐?”

她缓缓点头,喉头蠕动着,发不出声音。

仿佛一夜之间,几百年的岁月回到了她身上,茹姐用虚弱的双手支撑着身体,在地上爬行着,我看得出来她现在非常害怕。

我知道现在不是问原因的时候,便抱着她,安慰道:“别怕别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她喉咙呜呜作响,渐渐地,她组织成了一句含糊不清的话:“那个人……在惩罚我!”

真实恐漫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虎皮

那年是咸通六年,正好是夏季之末,天气开始转凉。刘文靖今年的运气不好,这次的明经科考居然发起了高烧,带病上场的结果就是名落孙山。不过他的一个同乡叫王居贞的,论才学与他相差无几,这次一举中了这届明经科的进士。

两人的家乡是洛阳的颍阳,与长安城隔着漫漫长路。两人结伴同行回家。跟文靖的消极黯然不同,他的同乡王居贞这回衣锦还乡,一路上春风得意。

两人平素就在一起交流学业,也都知道彼此的斤两。王居贞知道文靖也只是暂时不得志,以他的才学明年必定会高中,因此路上也不停安慰。

这天傍晚,两人进了一家客栈住宿。把行李放入房中,就在大堂内点了几个菜,两人边吃边聊。眼见离乡越近,文靖的心情越加烦闷。王居贞喝了点酒,说得兴起,就指点起如今的官场。

王居贞对那些贪官极为不满。这回他中了进士,极有可能会外放到下面去担任一个县令。他一定会廉洁奉公,绝不会跟那些贪官同流合污。

文靖劝他不要在大堂里议论政事。再说,官场上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现在的世道混乱不堪,这次进了朝堂,以后行事一定要更加谨慎小心才是。

王居贞却不以为然。他觉得文靖的想法未免太过软弱。以他的意思,大丈夫在世,就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两人正说着,看到从店门外进来一个道士,身材矮小,肤色很黑,背着一个很大的黑布包裹。那道士要了个房间后就进去了,一直也不见他出来吃饭。

两人在店里留宿了一晚,本想第二天起床就出发,谁知文靖昨晚上着了凉,居然病倒了。王居贞出门找了大夫,开了些药,总算稳住了文靖的病情。不过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两人只能在店里多住几天。

这天夜里,王居贞给文靖买了些糕点进来。看文靖的病情好转,也很是欣喜。他关了房门,神秘兮兮地说,他发现那个道士有点古怪。

文靖有些不明所以,问是哪个道士。听王居贞讲了,才想起是他们住店那天看到的那个道士。

这几天文靖病倒,王居贞在店里百无聊懒,无意中就发现了这个古怪的事情。住在他们旁边的那个道士,自从进房后就没有出来过,也不见他出来吃东西。

文靖劝他现在世道乱,还是别招惹是非。不过王居贞听过就算,还是打定主意要去找出道士究竟有什么秘密。

第二天晚上,夜已经很深了。文靖觉得身体好多了,看样子明天一早就可以启程出发了。到了二更十分,才看到王居贞急匆匆地从外面回来。

他一进门就把房门关上,然后一脸兴奋地坐到文靖床头。文靖问他这么晚去哪里了,王居贞一脸神秘地说,他刚刚去了一趟家里回来。

文靖以为他在开玩笑,要知道这里到洛阳老家,足足有五百多里。

可是王居贞的样子却不像是在开玩笑。他说,原来隔壁住的那个道士真的有问题,他不是个普通人。他那个包裹里装着一张白色的虎皮,只要披上之后就能化作白虎。

王居贞暗中窥探,发现了这个秘密,以把这件事情宣扬出去要挟,逼那个道士把虎皮借给他一个晚上。

他披上虎皮之后,果然变成了一只吊睛白额巨虎。他寻思着不如回家一趟看看,这一奔行起来,脚程果然很快,五百多里地也不过花了两个多时辰。

文靖被他说得呆呆发愣。他根本不相信有这样的事。不过看王居贞说的一板一眼,就问他后来有没回到家?

王居贞说,他到了家门前,可是怕吓到家人,就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就回来了。

文靖还是不敢相信。他觉得应该是王居贞故意编瞎话逗他玩。就说,那你有没有拿些东西回来证明你确实回去过。

王居贞愣了一下,说当时也没想这个茬,就直接回来了。不过,他说他在家门口那看到一头小猪蹲在那里,感觉肚子饿,就把小猪给吃了。

他让文靖摸摸他肚子,确实硬鼓鼓的,撑得很饱。不过生吃了一头猪,现在想起来让他有些反胃。

文靖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也不想多生事端,叮嘱王居贞不要再去找那个道士,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启程回去。

第二天,王居贞一大早起来,本来还想去那个道士房间,被文靖拉了回来,两人吃了点东西,就启程上路。

经过几天的跋涉,两人风尘仆仆地回到了颍阳老家。虽然这次科考落第,不过看到家乡,文靖的心情还是好了不少。

王居贞这回衣锦还乡,就更是意气风发。

两人的家就在左近,很快就到了王居贞家门前。正想叫人开门,看到家门口挂起了白布,院子里传来凄厉悲惨的哭声。

叶子:也许咸通六年的那个晚上,王居贞在客栈里说的话是真的。他们隔壁确实住着一个奇怪的道士,而那个道士的虎皮让他变成了白虎并且回到了家里。

可是临走的时候,他却吃了一头小猪。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东西都有存在的理由。为什么一头小猪会蹲在家门口?唯一的解释是,那根本不是一头小猪。

不在其位,不谋其职。屁股决定脑袋,也许,同样的一件东西,在人和老虎的眼中,是不一样的。

以上就是真实恐漫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恐漫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