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恐怖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真实恐怖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传奇、民间超短鬼故事、民间流传400鬼故事、广西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真实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一篇-皮影勾魂术

这年,徽州府来了个耍皮影戏的年轻人,他自称王若生,在城隍庙那里摆了个摊,架起影窗布幕,一到夜里掌灯时,便出来表演。

过去也有山西人来表演皮影的,那武场紧锣密鼓,枪来剑往,上下翻腾,热闹非常。而文场却是音韵缭绕、优美动听,让人很是喜欢。平常的皮影戏团至少也有三个人,而这王若生却只是孤家寡人一个。他的皮影戏也是与众不同,一般的艺人顶多也就能拿四五个人物同时上场,唱念做打能分辨出四五个人也就不简单了,可这王若生一出《铡美案》同时出场十几个人物,个个都活灵活现,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十几个人都有各自的声音,当真是绝了。王若生的名头很快就在徽州城里叫响了。

这天,王若生正在表演,突然一阵喧哗,几个大汉拨开一条道冲了进来。大家一看,原来是恶霸李定来了。李定仗着跟知府许大人是亲戚,在衙门里当上了师爷,平日里为非作歹。见他来了,大家都跑开了,心想这个外乡人要倒霉了。果然李定一脚踹翻了台子,几个打手也伸胳膊伸腿跃跃欲试。

王若生急了,忙过来道:“各位大爷,小的只是为了糊口,什么地方得罪了还请多多原谅。”

李定一翻白眼道:“别害怕,我是让你去发财的。”一招手,几个打手把他的家伙往箱子里一塞,抬上就走。王若生只有跟去了。

原来明天就是许大人的大寿,李定有心要为他寻点从没见过的乐子,见了王若生的皮影戏,立马眼前一亮,当下就决定将它献上去。

第二天,许大人在府上大摆宴席,要王若生当场表演。李定深知许大人的心,知道他喜欢听些淫词小调,就命令王若生表演一出“潘金莲诱西门庆”。王若生苦笑道:“大人现在正在做寿,听这个不太好吧?”谁想到许大人道:“有何不好?今日宾朋满座,与民同乐嘛!大家说是不是?”在座的自然都鼓掌同意。

王若生只好表演。他坐在白布后面,一声长叹,便已经是女人的声音了,犹如怨妇顾影自怜一般,一个女人顿时跃于白布之上,搔首弄姿,活脱脱一个风骚入骨的潘金莲。随后西门庆也出场了,王婆、武大也接着来了,真的是热闹非凡,扣人心弦。

一场终了,听得许大人心痒难耐,叫道:“太好了!你若是能把她叫出来,我重重有赏!”

王若生含笑道:“这有何难?”他口中念念有词,猛地把那皮影往地上一抛,皮影落地后一阵青烟冒起,待青烟消失,一个绝色女子已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她款款地走向许大人,施了一礼道:“小女子见过大人,祝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许大人乐得合不拢嘴,大笑道:“好,有意思,有意思!不知还能不能多变几个美人出来?”

“可以。”王若生将手中的皮影一件件地丢下来,一阵阵青烟过后,一个个美人出来。顿时满屋子都是莺歌燕舞,美女如云。许大人的眼睛都直了,顾不上多想,便把美人们叫到了后堂。

许大人一觉不知睡了多长时间,醒来后身边的美女都不见了,突然感到灯光刺眼,便要去灭掉,不想手臂酥软,怎么也提不起来,又叫丫鬟来,却怎么也叫不应,又叫其他人来,可没一个人应他。

这时猛地看见昨夜的一个美人出现在眼前,色心又起,忙过去要拥抱她,口中叫道:“小美人,来!”话一出口,就听到很多人笑了起来。一看,都是些不认识的老百姓,许大人不快地道:“来人,快把这些人统统赶出去!”可引来的是更多人的笑声。

感觉胳膊猛地一痛,一看原来是王若生用针扎他,他气恼地道:“王若生,你想干什么?要谋害本官吗?”

王若生呵呵笑道:“我说许老爷,您看看自己的模样吧。”把一面镜子递过去,许大人一看,大叫一声,当场晕倒了。原来镜子里只是一个皮影!

再说李定等人见许大人要去和美女们共欢了,便自觉地告辞。没想到这一别许大人竟然失踪了,惊愕之余,仔细一想,便断定王若生是个妖人,不知用了什么妖术变出那么多的美人,最后还掳走了许大人。李定忙找来捕头张表,要他去找王若生,救回许大人。张表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一听说如此怪异之事,吓得腿都哆嗦了。不过他也知道许大人若是救不回来,他这捕头也没法当了,为了自己的前途,他还是带了一帮弟兄硬着头皮去了。

王若生正在表演一出十七八人的戏,他只有一双手,怎么能操纵这么多皮影呢?还有声音,一个人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多种不同的声音呢?张表和众人都看呆了。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眼前一花,张表看到了许大人,忙上前问候:“大人,你去了哪儿?把大伙急死了!快跟我们回去吧!”许大人苦笑道:“还能走得出吗?”

王若生的皮影戏里又多了几个捕快。

真实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猫脸老太太

在很久很久以前,村子里有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

有一天去买菜的时候,她在马路边看到了一只流浪猫,她非常喜爱这只可爱的小猫。就收养了它!

从那以后,每天买菜啊,窜门啊,无论去哪里,都带着这只可爱的小猫。这只非常可爱的小猫,和这老太太总是形影不离的在一起。就算到了晚上,这位老太太,也会抱着可爱的小猫,进入梦乡……

就这样有过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老太太,生病了,病的越来越重。直到不吃不喝。但是她还不忘抱着小猫,家人们都预料老太太活不久了,都在为老太太准备后事。

不久老太太不行了,她要离开人世了,她舍不得小猫,交代家人,一定要照顾好小猫。交代完就去世了!家人们悲伤的痛哭着,在忙里忙外。

在这时候,有人忽然发现,那只可爱的小猫,在老太太的旁边,静静的趴着,它怎么了?难道动物也有感情?!有人走过去,惊奇的发现,这只小猫,也去世了!什么?难道猫,真的有灵性啊?看到主人去世了,就伤心欲绝了?家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着……

就在这时,有人提议说,这是老人生前最喜欢的小猫,我们把老人和小猫合葬了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最终都同意这意见了!

过了3天,家人找好墓地,把老人和小猫合葬了!

在过了大概一年多吧,村子里面发生了一个怪异的事件。村子里面老张的5岁女童,晚上在门口尿尿的时候不见了。老张夫妻就这么一个小孩,他们急切的寻找着女童。

村长也帮他们找,问他们,女童怎么会不见呢,村子里也没有外人,这村子里很太平的,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类事件啊!

老张的媳妇就是一直哭,不说话,老张说,玲玲说要尿尿,就到门口去了,她刚去2分钟,我就去找她了,可是我走到门口,连个人影也没看到啊!大家都很好奇啊,2分钟,怎么可能啊?大家都纷纷去找。

可是2天过去了,丝毫音讯都没有啊。

就在这时,村民老李也来到村长家,说自己的儿子丢了。村长大惊失色啊,怎么又有孩子丢了,我们村这里不会有狼吧?不会啊,这里从来就没有那种可怕的动物啊?你家孩子怎么丢的啊?老李慌张的说,这孩子不听话啊,都黑天了,还要买东西吃,就拿钱自己去店里买了。我家离店就几步远啊。隔壁就是,这么近,孩子不会迷路啊?大哭……

又过了几天,村长里面接二连三的又丢了几个孩子,这些孩子都有个特征,都不到10岁。最近村民们都不敢黑天让孩子出去了。人们也天天在寻找那些丢失的孩子们。

又过了几天,老张在夜晚出去找孩子的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陌生的人。这个陌生人,好像是位老人。老张上前去问,你是谁,你是我们村子的人吗,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那个陌生的老人背着脸说,哈哈哈哈。我怎么不是这村子的人呢?我去世的时候,你就在我家啊,难道我死了就不是这村子的人了吗?哈哈哈……

老张被吓的半死,你,你,你是……

老人回过头说,对是我。

她这一回头,老张彻底站不住了,浑身颤抖的看看这个人,一看吓了一跳,居然一半猫脸,一半人脸……

啊……你的脸……

老人说,是你们把我和猫合葬的,我们合体了,你是不是在找你女儿啊?

老张虽然害怕,但一听有女儿的消息,忙问,你知道她在哪里?

那个一半猫脸一半人脸的老太太说你不用找了,早让我吃光了,还对老张说,记得以后有不听话的小孩夜晚出来,我还会吃掉的,说完这猫脸老太太就消失了……

老张再也坚持不住了,趴在了地上。村长听到老张的叫声,赶了过来,看到老张趴在地上,就把老张扶回家。待老张醒来,大家都问老张是怎么回事?老张把刚才那惊心的一幕告诉了大家,大家都非常惊讶,这吃童男童女的猫脸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大家都很害怕。

第二天,大家都纷纷搬走了,从此这个村子里就剩下了那个猫脸老太太……

真实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民间诡事之评弹活例

爷爷曾经的一位同袍,七七事变前调到了比邻驻防师师部,专为几个副官长开车。某天,爷爷几个在姑苏城里闲逛,偶然在街边遇见了他。伙伴重逢,嘘寒问暖一番,大伙儿接着扯问,咋在这立着?

那位伙计挠头无奈:“嗨!陪了副师长听戏(其实是苏评弹)。”“哦?”大家感到惊奇,觉得周遭驻防的部队大部来自徽北,还有些是陕南的兵。大家爱的无非是欣赏几段曲腔宛美的黄梅调儿,再不济扯吼几嗓子秦腔,更还有苦咧咧摆嚎几段儿河南梆子的。苏州戏(评弹),还有本地也有的沪剧直至越剧、粤调儿等等在这些兵们听来,呢哝温软,像团棉花,又听不大懂,听着简直是受罪。“可不么,要不我咋出来上这儿立着。嘿嘿。”那兵说。

过了几天,爷爷又在同样地点遇上了他。“哈哈!你们长官犯了戏瘾啦!”“呵呵,显点儿。”“他哪里人?”“和我一样,安徽的。”“爱听苏州戏?”“哪呀!”那伙计又开始使劲挠头──“我见他拧眉毛忽闪眼睛的,显是听着不耐烦。”“呵呵,何苦受罪来哉!”“可不是嘛!”

爷爷当时和他挥手作别,再见面却是大半年以后了。

那天甫一照面,没来及寒暄,那位伙计就把爷爷拉过来低了声嗓:“老兄,你信不信,世上竟然有这么奇的事哩!“咋?”那兵娓娓道来……原来,看戏的那位副师长,大半年以前就开始被一个梦困扰。在梦里,自己过世不到一年的小叔强拉自己去看戏。并且这样内容的梦一做就是很长时间,反反复复。梦里小叔只讲一句话:看看、看看,仔细看看。

副师长很纳闷儿,自己小叔虽然年纪不大(比自己还小一岁)就死了,可他不是横死,是病了很长时间才殁的。他人很善良,小婶对他照顾也很周全,不可能是有人害了他,冤魂托梦来的。

可纳闷归纳闷,这梦还是时不时趁夜寐撞入脑海。副师长急了,决定就近找出戏,到底要鉴看鉴看里面有啥端巧。

离着驻地最近只有家唱评弹的,只好先去那看看。

看了几十趟,颇耐性子,头都听得大大的,也没理出个头绪,茶水倒灌了不知多少碗,这位官长最后坐不住了,决定听完最末一折,就让那该死的梦见鬼去。他上过几天洋学的,知道梦这东西有时啥也不意味着,昼有所思罢了。

就在踏出馆子的那一刻,他瞥了几眼门边的“梗概”(评弹曲目内容简介,可能为了方便一些北方来的听不懂吴越方言的人们设置的),其中有段《孙四娘杀夫》,是改编自旧话本《袍公案》里的某段章节。这段内容他大略知道,鼓吹的是封建社会妇道名节啥的。讲一个妇女与人私通,谋杀了自己丈夫,最后事败,身受剐刑的事。其中有段描绘特别阴惨:该妇女为了掩人耳目,用一根细长铜钉楔入其夫头顶,致其身死,后细细挽起其发髻殓殡,以致阴谋竟许久没被人们觉察。

副师长皱皱眉,舒口气,心里不喜不悲,理理情绪也没啥别的感觉,于是扭身走了。

不久,老家有人捎信来,说副师长的老父快不行了,让他即刻回家或可睹大人最后一面。他急忙请假往家奔,到家老头儿已入弥留。在他遽悲呼唤之下,老父翻眼皮瞅闪一眼,撒手驭鹤去了。

其后,自然该孝子极尽人悲,抚梓披麻,不在话下。

这天,几个本家长辈在灵柩前忽然谈起,说该就着先兄入葬,把祖坟里几座汪了几块水洼、起了几泡蚂蚁的坟茔修一修,大不了再花销一笔,多添个道场。

长辈发话了,侄男女怎敢不听,立刻请人动作。到了坟地一看,比老人们说的还严重,尤其近起的小叔的坟,当初就填土不实,加之近日雨泡,快成洼地了。大家觉得经由水蚊的阴宅恐碍后生,还是迁一迁的好。一拍即合。

新葬,故迁,一大家子戚戚哀哀。

待大家开始动手迁移副师长小叔的坟时,刚刨几下,棺椁就露出来了。遮上黑布幔,焚化几柱香,洒祭三杯酒,人们开始起出棺材。旁边请来的和尚道士们把大悲咒、黄梁忏齐念,铙钹齐响;另请的本地土乐也吹打出凤还巢、岐山隐,呜呜啦啦。一时好不热闹。

副师长并不关心这些,一个人怔怔出神,想起和小叔在一起的时光,心里酸酸的。

可能棺材入土不深,又被水沁过,固定棺盖的两排长钉都锈蚀得不轻。上下一折腾,棺盖竟然开了,露出了尸骨,人们一片惊呼。副师长当兵的,不忌讳,跃步上前扶住。闪眼看,小叔尸身头上毛发早已落尽,光秃秃一片。

这时,就像打了一道厉闪,他的心里骤然想起评弹“梗概”里的那段话故,手竟不自觉伸进棺材,指头肚沿着骷髅头顶摩挲……就像福至心灵,他的手指肚突然蹭到了啥东西。他反复蹭摩几下没弄掉,显然是附在头骨上的。于是他改用指甲掐住往外抠──那个东西竟是长长的。把它徐徐拔出,他的心阴郁得竟像是在慢慢往下沉,直到沉到不能再向底而被涌起的愤恨代替──一根三寸来长的金针,被他从小叔尸体头骨上拔出,赫然展示在一干亲众眼前。大家惊得目瞪口呆。在他眼角余光里,小婶匹然倒下,像被抽去了脊骨……后来事情查明白了。那位小叔是被人害死的,凶手就是其妻,我们主人公的那位小婶。

剧情承继古、俗,奸情伤命,述之无味。不过凶手的手段堪称极其隐蔽,完胜评弹“梗概”里的活例。

原来那位小婶勾搭的奸夫早年当过银楼首饰店伙计,有一手打造金银器的好手艺,后来还学过中医。他就是利用自家这两手特长做的案:先用金皮细心打制了一根中空细针,将蟾酥(一种中药,由嶦蜍身上提出,有毒)小心灌进去,针头小孔用蜂蜡暂时封闭。借着为副师长小叔看病的机会,将针摩根刺入他的头顶百会穴。真金既阻气凝血,又加上蜂蜡渐化蟾酥缓缓溢出,让其足足经受了三年多头痛折磨,最后神志错乱,惨酷身亡。如此,给了人们一个缓疾终焉的假象。

真实恐怖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无声琴

明朝年间,倭国多次进攻明朝属国高丽,不臣之心已昭然若揭。这一年,倭国派遣使臣来明朝进贡,实为试探虚实。

倭国使臣除了带来奇珍异宝之外,还带来了一张奇怪的古琴。使臣说:“这是一张无声之琴,普通人弹奏不出声音,只有智慧卓绝之人才能奏响,不知大明朝可有超群的智者?”

面对如此挑衅,皇帝很是不悦,他当即叫来宫中最高明的几位乐师,谁知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奏响这张无声琴!

皇帝脸色很不好看,他斜眼瞥见座下的七王爷与七王妃,开口道:“朕久闻七王妃琴艺冠绝京华,今日可否一展身手?”

七王爷和七王妃闻言,不禁面露难色,但七王妃还是走上了琴台。七王妃轻轻一拂,那古琴居然颤响了一下。谁知,众人还来不及叫好,那张古琴又没了声音。七王妃的脸色有些难看,说道:“臣妾也奏不响。”

使臣更得意了:“堂堂大明朝,也不过如此!”

这时,四王爷站了出来:“皇上,微臣认识一人,也许能奏响这无声之琴。”

没过多久,四王爷推荐的那人就到了。来人是个颤巍巍的老妇人,四王爷介绍说,这是他王爷府的古琴老师,名气虽不大,但技艺颇高。

众人见老妇人这副模样,都有些不屑。那老妇人礼数倒是周全,伏拜了皇帝,又向朝臣施礼。皇帝问道:“老妇人可能奏响这张琴?”

老妇人点点头说:“我有把握奏响这张‘天凤琴’。”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天凤琴是号称华夏第一的宝琴,不过这张琴在20年前便不知所踪了,这张倭国使臣带来的无声琴又怎么会是天凤琴呢?

皇帝率先反驳道:“这张明明是无声琴,怎么会是天凤琴?老妇人你看错了吧?”

老妇人却笃定地说:“陛下可曾听过‘封音’?”

皇帝摇了摇头。

“陛下若是有耐心,不妨听我讲个故事吧。”接着,老妇人便缓缓开始了讲述。

20年前,天府成都一位参将家有位小姐名唤琴桑。琴桑自幼学琴,琴艺高超,更有一张高人相赠的天凤琴。琴桑演奏可谓人琴合一,大家都对她的琴艺赞赏不已。

分封在四川的蜀王有位世子,当时正公开甄选世子妃。据说这位世子痴迷于古琴,并把抚琴作为了甄选妃子的试题,哪个女子琴技高超,就有可能得到他的青睐。这样一来,大家都认为,琴桑是世子妃的热门人选。

选妃前夕,成都府知府的千金琼蕊找到琴桑,伤感地说:“也许你不久后就要当上世子妃了,一入宫门深似海,不知何时才能再听到你的琴音,今日可否为我弹奏一曲?”

琼蕊和琴桑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听她这么说,琴桑也很伤感,于是便弹了一曲《空山鸟语》。琼蕊还特地在琴桑旁边放置了一个铜兽香炉,为她的演奏添香。

这曲《空山鸟语》居然引得周围的百鸟都驻足倾听!琼蕊听完后也十分感动,两人相拥而泣。

三日之后就是世子妃大选了,这天琴桑正在练琴,却突然发现天凤琴怎么也弹不出声音。她急忙找到赠琴给她的高人师父,问其原因。师父查看过后,问道:“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不寻常的事?”琴桑摇了摇头。

师父皱眉说道:“那就怪了,这天凤琴应该是中了‘封音’之术。”

接着,师父还讲起了“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的故事:世人都以为俞伯牙最后摔坏了焦尾琴,但其实他没有,而是用“封音”之术废了焦尾琴。所谓“封音”,就是用施了秘法的容器把古琴的琴声封住,被封的古琴就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琴桑吓坏了,忙问选妃那天怎么办。师父说,只能用别的琴代替,走一步看一步了。

选妃那天,琴桑忐忑地来到了王府。她惊讶地发现,琼蕊竟然也在,原来她也入围了世子妃甄选。

世子客气地请琼蕊落座抚琴,琼蕊一出手,琴桑便惊呆了。不仅因为她演奏的曲子动听,远超于她平时的水平,更因为这曲调似曾相识,正是那日琴桑演奏的《空山鸟语》!

这时,琴桑才发现琼蕊的琴案上又放了当日那个铜兽香炉。她这才想起来师父说的话,除了有“封音”之术,还有“转音”之术,就是把别人的琴音“偷”过来,当成自己的琴音传出去。很显然,那个香炉就是琼蕊“偷走”自己琴音并窃为己用的道具。

真实恐怖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带个女鬼回家

有一天傍晚,范士成从街上回到半路,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喊他,是个年青姑娘的声音,他回头一瞧,只见一个美貌的姑娘站在他面前。可他从不认识她,便问:“阿妹,你是哪点人,咋个这么晚了还在这个地方?”姑娘回答说:“阿哥,可怜可怜我吧!我是个无爹无妈的苦命人,如果你还没有妻子,我愿给你做个烧火做饭的人;若阿哥有了妻子,我就做阿哥的阿妹吧!让我侍候你们一辈子。”姑娘边说边哭,说着说着跪了下来。

范士成本来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听姑娘说得那么伤心,又见姑娘给他跪下,心中实在不忍,就忙把姑娘扶起来。但就在这时,范士成感到浑身毛骨惊然,心中吃了一惊:“不好,今天日子不好,遇着鬼嘿!”原来他在扶起那个姑娘时,发觉她的手冷冰冰的,而且身子也是轻飘飘地起来,这就使他感到这姑娘不是活人。但他不露声色,同情地对她说:“阿妹,不要这样,世上人人都会遇到难处,只要你不嫌我,就跟我回去吧!”可心中却说:“你是来找死呀,遇到我范士成,还有你的好事?”一路上他一直想着对付鬼的办法。

不知不觉,他们已到了家门口。突然,那个姑娘说:“阿哥,你回去吧,我不进去咯!”

范士成问:“为哪样?”

“我害怕!”姑娘回答。

范士成说:“你怕那样呀,进去吧!”说着一把抓住姑娘的手。

姑娘说:“阿哥你放开我吧,我不进去呀!你看他们不让我进去。”

“哪个不让你进去?”

姑娘指着大门说:“就是他们呀!”

“噢!”范士成恍然大悟。原来大门上一对门画,上面门神。“原来是他们呀,不怕不怕,你进来吧!”

“不!不!我不敢进去,求求你放了我吧!以后我不敢了,你看他在那里站着不让我进去呢!你还是放开我吧!”她边哀求边挣扎,想逃出范士成的手。

范士成的阿妈听到门外的声音,赶紧从屋里出来,黑夜里她也看不清儿子在跟哪个拉拉扯扯。听声音是个姑娘,可又不是本村姑娘的声音,她心中非常高兴,以为是儿子从街上领回来的姑娘,就亲切地对二人说:“你们咋个不进屋里来呀?站在外边怪冷的,快进来吧!”

范士成见姑娘不敢进屋,只好对阿妈说:“阿妈,请你老人家把那门上的画撕下来烧了。”

阿妈说:“好端端的贴在上边,撕它整哪样?”

“阿妈,我叫撕就撕了吧!我等下告诉你老人家。”

阿妈只好听儿子的话,把门神撕去烧了。那个姑娘和范士成才进屋里来。

进屋后,那姑娘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娘俩面前:“阿妈!阿哥!我老实说了吧,我不是人,我是个鬼!本来我是受指使来害你们的,可你们对我这样好,我咋个忍心害你们呢?实情是这样:年前,你们寸子里不是有一个叫玛妮的神婆吗?那个神婆死后不久,不是又有一个别村的姑娘死在离你们村不远的山坡上吗!那个姑娘死后,尸体虽然给家人领回去了,但她的冤魂还留在那里。有天晚上,姑娘的魂让那个神婆抓去了。从此,就跟她在一起,她叫做哪样就做哪样,从来不敢反抗,稍不和她的意就受打骂。五年来,那个姑娘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难!那个姑娘不是别人,她就是我啊!”说完她痛哭失声。

范士成母子听了姑娘的叙述十分同情她,问道:“后来呢?”

以上就是真实恐怖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恐怖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