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北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皖北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小说、民间鬼故事真实、短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之95成都僵尸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皖北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变鬼

在云南和贵州一带有一种妖术,名叫“变鬼”。此术能以人变鬼,以木变足,变化多端不可名状。开始主要是由两地的一些不怀好意的苗人所为,可以借此进人房间偷窃财物于无形之中,或者神不知鬼不觉钻进妇女的闺房肆意淫虐而不被发现。此法奇诡恶毒,异于常术。到明成化年间,这种妖术逐渐被汉人所知,于是一些心术不正的汉人就专程去这些地方找当地的苗人学习此术,以至滇、楚两地流毒不断,一直蔓延到粤东一带,官府因为一时不明缘故,所以也无可奈何。

话说广东电白县宝山乡有一个村民叫做姚大,此人年约三旬,因为头发早早脱落头顶秃了一块,所以附近居住的村民都称呼他为姚秃子。这姚秃子不仅精明而且能干,他借助自家就在官道旁的便利条件开了一个杂货铺,官道上每天来往的客商络绎不绝,所以他的铺子自开张始生意就很红火,每天都是日进斗金,不到数年便让他发了财,还娶了一个颇有点姿色的年轻老婆田氏。他生性贪财多疑,每晚睡觉之前都有一个习惯,要将当天所有点好数目的银钱装在一个带锁的小铁盒中,然后再放在自己的枕边,这样才能安然入睡。而早上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铁盒打开查看,看到钱数与前晚所点无误才会小心藏好再去做其他的事情,这习惯多年以来一直如此。

这一日晚上临睡之前他又将银钱点好放入铁盒锁上,早晨按例起床查看,没想到数来数去却发现少了八十文钱,姚秃子心想昨晚明明点好数目,早晨起来怎么会少了八十蚊钱,可他数来数去银钱数目就是不对,于是他就去厨房问其妻田氏,田氏一边烧火煮饭一边笑道:“那银钱就是你的命根子,钥匙只有一把也是你随身带着的,我俩昨晚一起入睡,今早一起醒来,除了你还有谁能动那盒子?莫不是你昨晚喝了几杯马尿就记错了,可不要赖我啊。”姚秃子一听田氏说的合情合理,再加昨晚心情不错确实多喝了几杯,以为是自己昨晚喝多记错了,于是也就不疑有他。

当天晚上睡觉之前他专门又将钱点了三遍,记住数目仔细锁好方才与田氏睡了。待得早晨醒来一查看,发现数目又不对了。这次少的更多,足有一百多文钱。姚秃子心中大为惊异,仔细想想除了田氏这屋里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莫不是她悄悄配了一把钥匙趁我半夜熟睡之时偷偷开了盒子将钱拿去?想至此处他心中更加疑惑,于是又去质问田氏。田氏这次一听便大呼冤枉,哭着说自己没有拿钱,更不会私自配钥匙,到后来甚至赌咒发誓,哭的是梨花带雨好不可怜。姚秃子眼见田氏如此,看这样子倒也不像说谎,虽说心中半信半疑,可是也不好再追问下去。只是此事实在太过诡异,明明昨晚自己数得清清楚楚,可一觉醒来怎会平白无故就少了一百多文?他心中终究还是不放心,于是又悄悄地去换了一把锁子,将钥匙贴身保管好,到晚上睡觉前为防万一还将盒子放在自己枕头下面,这才安心睡去。

皖北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八卦向阳花

四川遂宁隐居着一位高人,叫邰庚年,此人通周易八卦、奇门遁甲之术,能预测未来。其神,其玄,让人惊叹。

那年,遂宁一恶霸在大街上强抢民女,打死民女亲人后大摇大摆离去。那女子悲痛欲绝,十分可怜。这一切让邰庚年尽收眼底,掐指一算正色说道:“姑娘切莫悲痛,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人常年为非作歹十恶不赦,七日内必有血光之灾,你就安心吧。”

数日后,那恶霸果然死于一场斗殴中。

因邰庚年大名远扬,四川军阀刘湘于某日登门拜访,道出请邰庚年出山相助的意思,被邰庚年婉转拒绝。刘湘却很大度,临走时,除对邰庚年再次表示敬重之外,还送了一盒从西洋人那里得到的向阳葵花籽,也就是现在的向日葵花籽。这葵花籽颗粒饱满,子肉口感极佳,为达官显贵休闲时享用的零吃极品,一般老百姓想都别想。

刘湘一走,邰庚年就把葵花籽扔到了后院。邰庚年对刘湘这样的人可谓厌恶至极。

第二年秋天一日,邰庚年一早出屋。一抬眼,在后院的菁菁之中突然发现一片向阳黄花,花心子嫩嫩白白,排列整齐,揪着邰庚年的眼。他掐指细算,禁不住眉头紧锁,遂对那片向阳花百般呵护。葵花成熟后又不停地把葵花籽种在院中。如此两年,院子前前后后己是碧绿叠加,黄花压枝。

邰庚年却突然开始遍访遂宁城周边地域,发现适宜之地,就拿出葵花籽送与主人,说:“这葵花籽是遂宁百年难遇救急之物,万万不可食用,一定要撒进你家地里,他年必将受益无穷。”

那邰庚年大名在遂宁谁人不知,乡村人个个唯命是从。几年后,遂宁城周边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看到大片葵花向阳之景。

民国二十年,四川军阀遂宁大混战开始。一时硝烟再起,战祸不断。

那年邰庚年身染重疾,弥留之际,看到窗外向阳花在风中摇曳,老人突然爬起身来,不顾家人阻拦,摇摇晃晃扑入向阳花园。

“向阳神花,邰庚年不能见到你造福遂宁那一天了。”老人一边喊,一边在月色下捧住向阳花老泪纵横。

“八卦之中,‘乾’为天,‘坤’为地,‘坎’为水,八卦互搭又得六十四卦,用来象征各种自然规律和人事现象。遂宁这些年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在 ‘乾’‘坤’‘坎’等四位阳光普照,万物生辉。我老早测算出向阳花是一种可以让遂宁人受益无穷的神花,正是来源于八卦测算。我死后,你们一定要让乡亲们在我指定方位继续种植向阳花,其中玄妙你们日后自会见个明白。切记,切记!”

听得众人应允,邰庚年这才闭眼仙游。

自此,遂宁人苦心经营向阳花。数年后遂宁城周围,那铺天盖地的向阳花漫山遍野,无处不在。有人于高山之上鸟瞰,竟然发现向阳花围着遂宁城形成一个巨大的八卦图形,八卦的每一方位向阳花层层叠叠,相生相延。中间阴阳两仪,则是最大的两个种植地。黄色的花似海涛,绿色的叶如翡翠,与四周景致水乳相融,天物合一,己浑然进入了一种至高的平衡境界,更让人欣慰的是向阳花旱涝保丰收。

这年一秋日,刘湘因军粮短缺,就在向阳花成熟季节带人前来抢收,以充军需。于是向阳花一片片如麦秸般倒下。

刘湘正高兴时,却听天际间“咔嚓嚓,轰隆隆”几声巨响,霎时四周伸手不见五指。众人刚刚燃起火把,突然大雨如倾,不一会儿水便漫过大腿。兵士在大水中乱作一团,却在这时,天亮,水退。众人兔子一般往外跑,却又见天空电闪雷鸣,狂风大作,阴冷异常,冰雹从天而降,打得众人哭爹喊娘。待冰雹停时,天地一片混沌,不辨方位。众人被困了三天三夜之后,才糊里糊涂地走出去。

葵花八卦水阵困刘湘骇人听闻,一时间传遍四川南北,也让刘湘慢慢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七七”事变之后,刘湘引军出川抗日。当大军走到遂宁地界又遇八卦向阳花时,率全军倒地跪拜。让刘湘大感意外的是,这次阵中却没有丝毫异状,顺利地就过去了。

翌日,有人发现,埋葬邰庚年的山头一晚之间竟幻化成邰庚年生前面相模样。面相惟妙惟肖,欣慰地凝视着刘湘出征的方向。

多年之后老人们说起此事时,都忘不了,那些年葵花籽结成后,与其他杂粮混在一起救了许多濒临饿死之人。葵花籽亦食亦油,随时可吃,随时可用,特别是高高的葵花秆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为掩护当地减去许多战事。

许多人惊叹,原来邰庚年早就看到那个年代战事不可能少,粮食必然紧缺,才依地势地貌,又依阴阳八卦之理,造出那么一幅景象的。至于水阵困刘湘不过是偶遇,可能人作孽天不饶恕吧。

高人哪,的确是高人哪,邰庚年确实是高人!

皖北民间鬼故事第三篇-鬼变

清末年间,农村红白喜事扎台唱戏盛行。

武生郭洪春扮演红脸关公要去凤阳镇赶场子。郭洪春的家离凤阳镇大路十八里,抄小路十里。关羽单刀仆宴这出戏缺了他这个主角唱不成。天色已晚,郭洪春料理好家事匆匆上路。他走了一程想想又折回来,抄小路近。小路虽然近但不易走。十里慌林漫洼,鹰飞狐叫,幽幽丛荆,狼嚎坟孤,阴森荡绕,无一丝灯火,走夜路的人本来就性急心怯,狭窄的小路两侧树枝扯扯你的衣服,一迈步又蹚着了一条蛇,紧接着高处夜猫子嘿嘿狞笑,俺的娘,极少有人敢夜走此路。到镇上办事的人大都在白天结队而行。

郭洪春停下脚步,想起人们谣传近日这十里荒洼在闹鬼,不是往坟里拉人就是突然从黑影里蹿出个狰狞同你对面。南许庄小木匠这天傍晚忙着往家赶,入十里洼深处忽见一白影从树上滑下来,咯噔停下两只白绫绸裹小脚只离地面一米高。小木匠惊惧中看个清楚:一身白孝,白腰带拉到地,头顶孝布又高又长,小脸紫红,长两尺宽四指,两手扒着上吊绳,舌头当啷胸前。喔吔!小木匠吓个魂飞魄散,扔了包裹满林子乱跑,跑回镇上还剩半条命了。

郭洪春想罢仰起头,望天空有月亮陪伴,看前方快入林深处,回首退去可走进老远了。心急怒气升,他跺跺脚,罢了,想我是扮武侯关帝爷的,凭我亦会七腿五拳的功夫,雄煞冲恶鬼,不怕那个!他肩扛关公的青龙偃月刀,气宇轩昂,奔路走下去。

很久以前,荒洼深处存住过几户人家耕田生息,后来这里发生过血光之灾,只留下断垣残基了,还有一片荒坟。

有异声?好像打呼哨,从一颗树后溜到另一棵树后。有劫道的?郭洪春身捷眼明,握紧大刀,只管大步溜里走。听到了一声说人不人说驴腔马调又不像,反而很刺耳惊惧的狂笑。郭洪春头发奓起来,脊梁骨透凉气。但他镇静下来,一翻腕手提起大刀,不慌走,站在那里搜寻目标。

一条白影从一棵树后闪出又窜向另一颗树后。白影出来了,冲着路直奔他走来。白影居然左手挑一架灯笼,让人看个清白,一身白孝,脖子上套着拖地长上吊绳,小脸紫红,长二尺宽四指,红鲜鲜舌头当啷在胸前,右手持剑,走路飘飘荡荡。

哎呀!郭洪春脑子轰的炸起来,心率跳动加快,慢慢的感到身子倾斜要倒。挺起来,鬼怕恶人吗?郭洪春稳了一下神,心胸一挺,怒气冲云霄,大刀一抡,横住去路,自己给自己鼓着劲。其实头发梢还在冒凉气呢。(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白鬼来势凶不可当,见没把郭洪春吓得扔东西大跑,竟然从郭洪春身旁趔趔趄趄让路绕过去了。郭洪春摆开架势招呼着。

白鬼回头看了看“恶人”便向丛林深处飘去,显得有些慌。

郭洪春撸了两把额角的凉汗,定了会神。这是鬼吗?鬼会是这般动静?我怎么发现他的走动像个女人!第二点可疑那白纸条后面却敞露着一张大白脸啊。

鬼也成了孬种。躲过了凶灾,赶快去赶场子吧。他走几步又停下脚,来了犟脾气,我看看这孬种躲那里去,到底弄个明白。郭洪春手提大刀追去了。转过那几座荒废的房基地后进入坟地,白鬼在坟地里一溜达,眼睁睁不见了。郭洪春站在坟地里四下啥目,发现一高土堆后停放一口白皮棺材。这没人烟的地方谁会放一口棺材?他狐疑着冲到跟前,把大刀压在棺盖上厉声喝道:“你是人是鬼?是鬼给我化道阴气飞跑,是人就给我出来!”小棺材板不厚,给他压的咯吱响。

棺材里说话了,一个女人的声腔,“后生不要劈棺,我出来就是了。”

棺材盖给掀开了,跳出一位活鲜鲜女孩,红衣黑裤,拖着一条大辫子。女孩跪下了,求后生绕过她。

“你年纪轻轻,怎么干这勾当?”

原来女孩的父亲出外打工数月,夜晚归来给坏人劫去了钱财还打坏了腰脊,成了残废。母亲终日劳苦又患了痨病,为了维持生活,赡养父母,这女孩选择在漫洼里干起了这行当。白皮棺材是她自己打造成放在林深处的,权当房子住。黑天出没在林中行劫,白日就躲进棺材里休息。劫下衣料背包和家什就拿到集市上变卖,刚行劫月余,就碰上了这个不怕邪的。

“原来人们传说的白衣鬼就是你这个小丫头哇。”

经郭洪春劝说,小丫头肯放弃劫道害人勾当。他一家三口以后生活来源怎么办?郭洪春见小丫头长相一表人才,更佩服她的胆识,询她是否肯学戏,丫头欣然同意了。郭洪春就收下这个徒弟,从此两人形影不离。钢刀砥砺出,经过数年磨练,小丫头成了一名好青衣,亦结成了郎才女貌好姻缘。

皖北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鬼火鸣冤

清嘉庆年间建安县靠山庄有个叫张发的人,生得高大又性情暴躁。这年初冬的一天,张发与一个叫王全的人发生口角,三两个回合便把王全打倒在地,王全当场气绝身亡。在场的人急忙报告了地保,地保将张发绑缚命人看管。当时天色已晚,地保又派了两名乡丁看守尸体.然后亲自去县衙报案。

第二天上午,知县带着仵作和衙役赶来现场验尸,仵作把尸体检验一番后回禀知县说,死者是三十多岁的男子,脑后被人钉了一根铁钉……知县当场审问张发说:“死者是被你所害吗?”张发回道:“启禀大老爷,小人因一时气盛,失手打死王全是实,但小人并未在王全脑后钉钉,再说,小人看这尸体并非王全……”知县一听,顿时吃了一惊,王全的尸体哪里去了?这具尸体又是什么人?就在这时,突然从人群外跑来一个汉子,那汉子来到知县面前气喘吁吁地说:“大老爷,我,我就是王全……小人昨日被张发打倒在地并未死去,只是跌倒时头部撞地被震晕,到了深夜又慢慢地苏醒过来。小人醒过来后看看自己躺在街上,旁边没有一个人,就回家了……听说大老爷前来验尸,特意赶来说明情况!”

知县听完,准备审问两名看守王全尸体的乡丁。两名乡丁被传到后,战战兢兢地把昨夜看守王全尸体的经过讲了。原来两名乡丁昨夜看守王全尸体时,因初冬深夜寒冷,那年长的乡丁说:“兄弟,你看天这么冷,咱们俩不如回家添件衣服,顺便喝两杯酒暖暖身子,反正一具死尸也没人偷。”年轻的乡丁当然同意,于是,两个人便各自回家了。等他们回来时,没有想到王全的尸体不见了!两个人立刻慌了神儿,明天知县老爷来验尸可怎么交待?两个人愁得头上大汗淋漓,就在这时,年长的乡丁猛然发现村北边山坡下有绿莹莹的火光,上下跳闪。他说:“你看,北边山坡那绿光是不是鬼火?真是倒霉到家了,这鬼也来吓唬人……”年轻的乡丁望着鬼火心里也直扑腾。过了一会儿后,年轻的乡丁两眼突然一亮说:“大哥,我想起来了,那鬼火跳动的地方停着一口棺材呢!”年长的乡丁说:“我知道,是北边村子新死的人。”年轻的乡丁说:“那尸首肯定还没坏,咱们打开棺材将那死尸扛来顶替行不行?”年长的乡丁想了想,同意了。就这样,两个人就带上工具乍着胆子来到北山坡,把那口棺材撬开,将死尸扛来了……

头部被钉了铁钉的死尸有了来路,知县便立即命衙役将荒郊厝棺的主人传来。厝棺的主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名叫黄翠英,死者是她的丈夫,姓李名才。

在审讯下,黄翠英先是支支吾吾,后来不得不如实交待了杀害丈夫的事实。黄翠英的丈夫李才常年在外做小买卖,黄翠英便与当地屠户吴三勾搭成奸。为了达到与奸夫成为永久夫妻的目的,便与奸夫吴三商议寻机谋害李才。这天,李才从外面回家来,黄翠英假意疼爱丈夫,晚饭特意给丈夫炒了几个下酒菜,李才喝得酩酊大醉,躺在炕上就睡着了。黄翠英马上叫来早已藏在外面的吴三,两个人便将一根大铁钉钉进李才的后脑,李才当时毙命。按当地习俗,青年人暴死后需在野外厝棺,四十九天后方能下葬,没成想两名乡丁看丢了王全的“尸体”将李才的尸体扛来顶替,使这桩杀人案彻底暴露出来……知县当即命人将黄翠英和奸夫吴三上了绑绳严加看守,然后便带领仵作和衙役前往北山坡厝棺处,开棺检验。李才的棺材停放在一株老柳树下,知县命人将棺材打开,棺材里果然是空的!这时,知县沉思一阵后,目光便落到了老柳树上,然后又俯下身看了看,知县明白了──老柳树的根部裸露腐烂,两名乡丁看到的蓝幽幽的“鬼火”,肯定是老柳树腐朽的根部夜间发出的磷火……没想到这磷火竟为被害的李才报了杀身之仇!

皖北民间鬼故事第五篇-镜缘

卢知县刚刚回府,夫人柳氏便告诉他一个消息,最近县城里来了一个神奇的磨镜客甫生,经他磨过的铜镜,不但多年不锈,镜面上还会出现一个美女的身影,而当主人照镜时美女便会消失,丝毫不影响铜镜的使用。更为神奇的是,凡经甫生打磨过铜镜的人家,夫妻和睦,恩爱有加。再有几日就是柳氏的生日,所以她求卢知县把家里那面旧铜镜送到甫生那里去打磨一下,算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卢知县犹豫一下,接过铜镜,穿便服去了甫生住的客栈。

甫生接过铜镜,花了一盏茶的工夫将铜镜磨好了,淡淡地说了句:“有缘磨镜,无缘欺心!”

卢知县接过磨好的铜镜,镜面上果然现出了一个美女的身影,他看看甫生,问道:“听说经你打磨过的铜镜,夫妻都可白头到老,这么说你磨的镜可比月老了?”

甫生没有抬头,只低声说:“月老在心,并不在镜。”看着甫生古怪的样子,卢知县并未多言,回到家把铜镜交给了柳氏。柳氏抱着铜镜喜欢得不得了,而卢知县却头昏脑胀,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正睡着,忽然屋里一阵香风扑鼻,卢知县揉揉眼坐了起来,烛光一闪,一个窈窕美女已经到了跟前。卢知县一愣:“你是何人?本官似乎在哪儿见过你?”

“大人真是贵人多忘事,是你用铜镜把奴家带进府的呀。”卢知县恍然大悟,此女原来就是铜镜上那个美人:“那你是?”

“我本镜仙,数百年修炼需经一世尘缘,故而由甫生磨镜代寻有缘人,我仰慕大人,欲与大人结为百年之好,望大人不弃。”美女笑答。

卢知县大喜过望,一把拉住美女的手:“太好了,本官……”一阵香风,美女飘至一旁:“大人,奴家口干舌燥,用罢大人亲手倒的酒再安歇不迟呀!”

“好!”卢知县点头应允,命下人做了满满一桌酒菜,笑道:“娘子请!”美女一撅嘴:“洞房之夜应是夫敬妻,大人难道忘了不成?”

卢知县急忙站起身,斟酒布菜,好好伺候着。美女酒足饭饱,看了看累得满头大汗的卢知县,妩媚一笑:“大人,春宵一刻值千金呀!”

卢知县顿时来了精神,抱起美女就要走,突然,只听美女一声冷笑,头发脱落,衣衫顿成灰烬,只剩下一具骷髅偎在卢知县怀里大笑。

“啊!”卢知县惨叫一声,翻身坐了起来,原来是个梦。

正当卢知县回想梦境时,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他只好起身查看。只见府邸对面不知何时多了一间茅屋,一个粗手大脚的女人正带着孩子苦苦度日。他命下人上去打听,才知女人年迈的公婆撒手而去,女人卖掉家里值钱的东西和头上惟一的银钗,换回两口薄皮棺材,这才把两位老人下了葬。卢知县一听,觉得这个女人真是不容易,不由多看了两眼,只见那孩子抬头看看女人,说:“娘,咱们去找我爹吧?”女人摇摇头:“孩子,你爹在京城赶考,咱不能分他的心,只要他能考取功名,娘再苦再累也心甘。”说着,泪流满面仰天大叫,“卢福安,你可要出人头地呀!”

卢知县浑身一抖:卢福安不正是自己吗?他仔细揉了揉眼睛,那女人不就是柳氏嘛!4年前,自己进京赶考,恰巧父母有病,是柳氏一个人为他们送的终……

正当他发愣的当口,父母穿着入殓时的衣服蹿了出来,直扑卢知县:“你这个孽子……”

“啊!”卢知县惨叫一声,从床上滚落下来,原来这又是一个梦。

卢知县已经明白了,这都是铜镜在作怪。此时天已大亮,卢知县连忙命人去客栈把甫生抓了来。很快,甫生被带到卢知县的面前,卢知县看了看他:“甫生,你在铜镜上施了什么妖法?那个女人竟敢夜半作弄本县,该当何罪?”

甫生一愣:“大人昨夜真的见到了镜上之人?”说着,眼泪扑簌扑簌直往下掉,口里还一个劲喊着,“莲锁,莲锁!”

卢知县反倒被甫生弄糊涂了,他扶起甫生:“那个女人叫莲锁?你认识她?”甫生泪流满面:“岂止认识,莲锁是草民的未婚妻。”

“那她怎么跑到了镜上?”

以上就是皖北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皖北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2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