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甘肃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百度云、民间鬼故事600字、民间流传的真实鬼故事、一只绣花鞋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甘肃民间鬼故事第一篇-聊斋故事之鬼上身

傅九是个旗人子弟,二十岁了,一天他有事到正阳门去,经过一条巷子。那巷子很窄,然而来往的人有很多,来去的人只能各走各边,一个挨着一个地朝各自的方向移动。

傅九跟着众人一步一步地向前移动,忽然对面闯来一个人,急急忙忙地走着,也不按次序,直往前面窜,并且势头很猛,见到他的人都自动让到一边去。

傅九见他过来,仓促地避开,靠到墙边去,可是那人已经撞上来了,两人胸对胸地撞到了一起,那人竟然和傅九合二为一,变成了一个人。

傅九顿时觉得身体像是被冷水淋了一身一样冰凉,不觉打起寒战来,他就急忙跑进一家绸缎店里,蹲下了来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会看情况怎样,过了一会儿,头也沉痛起来,两眼也是越来越花,头脑茫然一片,心想不好,快得赶回家去,就叫了一辆载着他回去了。到了家里,家人见他气色不好,赶紧把他扶进屋里去休息。

到了夜里,二更天之后,傅九忽然坐起来,大声说:“我因为一时有急事要赶路,正急得要命,你为何阻挡我的去路?要是耽误了我的大事,我和你势不两立!”于是,打起自己耳光,把头往床上撞,自己残害自己,毫无顾惜。

家人守在他的一旁,直到天亮,傅九也一直在那里翻来滚去地叫嚷,家人没有办法,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有一个邻居看傅九的情状,就说某胡同住着一个巫师,能赶走无常鬼,叫佟觭角,对于驱除这些邪恶,为何不请他来治一下。

家人也听说过佟觭角的名声,就立即叫人去请。

佟觭角还没来,傅九就已经知道,一边笑着一边骂道:“管你铜觭角,还是铁觭角,又能怎么样?”

一会儿,佟觭角就来了,进到屋子观察傅九的情状,家里的还有邻居的等男男女女都如一睹墙一样围在周围观看。

佟觭角睁大眼睛,看着傅九道:“哪里来的鬼魅,敢来这里作崇,不老实招供,就叉着你拿你下油锅!”

傅九也睁大眼睛不说话,只是把自己的牙齿咬得吱吱作响,好像很恼怒的样子。

佟觭角也表现出恼怒的样子,叫人架起锅,叫人把油倒进锅里,并烧起火来,油也不用多少,一会儿锅里的油就沸腾了。

佟觭叫拿着一把钢叉,在傅九的面前绕了几下,又故意噶吱嘎吱地来回开合,用来恐吓他,又呵斥着道:“还不快招供,就要烹你了!”

傅九好像真被吓着一样,哆哆嗦嗦地说道:“啊呀!烹了我,真是冤枉啊!”

佟觭角道:“无缘无故来崇人,就应当油煎,哪里冤屈了?”

傅九瑟缩靠着墙壁,战栗发抖,心里好像很害怕。

佟觭角又拿着钢叉做着准备向他叉去的样子,喝叱着叫他快点招供。

傅九匍匐在地上,请求免死:“我供,我供,我本是凤阳府人,是前些年来到京城的,因为被饥寒所*迫,就偷偷去挖掘大户人家的坟墓,可是被人发觉了,一帮人要来擒拿我,我一时慌张,就用手里的铁锹反抗,希望他们不敢上来我也好逃脱,不想伤了两个人,按照律法,被判斩首,今天正是行刑的日子,我被绑到菜市口,已准备执行了,因为我极力挣扎,才脱身而走,正准备逃到别的地方去,没想到被这人阻拦,心里实在十分恼恨,因此才来和他计较。现在老爷来责骂我,我怎么还敢留下,只希望你保守秘密,让小人到别的地方去。”众人听了他的叙说都明白他逃脱的只是自己的魂魄而已,这样他就成了野鬼,没有被黑白无常勾去。

佟觭角道:“那就快去,不要惹我发怒。”就把钢叉放在旁边,然后坐下。

众人都感到很惊骇。鬼大爷鬼故事

傅九跪在地上,抹着眼泪哭泣。

佟觭角有喝道:“你还不快走,还在那里哭闹,真的是要让我烹你吗?”

傅九哭着道:“小人在牢狱中的时候,因为天气寒冷,两脚皮肤开裂,生了冻疮,很难走路了,想要一双毡袜,要是得到,真是感激万分了。”

佟觭角笑着说:“你得到了宽恕,还有要求,一双袜子也花不了几个钱,也不吝惜,就答应你。”

又叫傅九家里的人,要来白纸,糊成袜子的形状,然后佟觭角在每只袜子上画上符,并写上一个“毡”字,就叫家人拿去用火烧了。

傅九高兴地伏在地上磕头,然后就伸出脚做着换袜子穿袜子的动作,观看的人都感到很好笑。

佟觭角接着问他道:“你叫什么名字,年纪多大了,现在去了,又准备到哪里去?”

傅九就说我叫什么,多少岁,又道:“现今逃脱了刑罚,将会到川滇这些偏远的地方去,避免被搜捕到。”

佟觭角道:“我看你计划不可行,这里去川滇有千万里远,哪里是一两天就能到的?要是被阎罗差役勾去了,就不得自由了,再想有什么侥幸,还可以吗?不如听我的话,跟了我去,还能有一碗饭吃。”

傅九道:“要是能到老爷垂怜收纳,必定报答你的大恩。”佟觭角也十分欢喜,于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写有符的黄纸,烧了。

傅九就伏在地上不动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苏醒过来,问他所发生的事情,他茫然无知,指记得得病以前的事。

家人拜谢了佟觭角,并给了他丰厚的报酬。

当天,果然是刑部开斩处决罪犯的日子,秘密去探访,也果真有那么一个人在内,可是已被枭首示众,听到这事,都感到很怪异,也觉得同觭角的法术很神奇。

佟觭角五十多岁了,只是一个人在家里独居,平时只是持斋念佛,很少说话,很好睡,往往睡个三四天也不起来。到过他家的人,没有一点草芥尘埃,一切箱子放在桌上,也不见有人擦拭,然而一切光洁可鉴,有人说他有役鬼的法术,三年更换一次,给他做事的人,都是鬼。

甘肃民间鬼故事第二篇-谁动了我的娘子

明末时节,辽东有个不大的县城,因为连年灾荒、盗匪蜂起,自然也没有人愿意到这里来当官。

这一天,城东李家庄李大外出未归,当夜,有人在村外小树林里发现了李大的尸体,李大妻子闻讯后也服毒而死。因新县令还没有到任,杨捕头带着杵作连夜赶到了现场。

杵作验尸时看到尸体额面部破损,左脚绊在树根上,头下青石板上染有血迹,便报与杨捕头:死者系走夜路不慎绊到树根,跌倒后额头撞击青石板致死。

杨捕头点头说是,二人正要据此结案,围观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且慢!此案另有隐情,死者绝非撞石而死。”

杨捕头和杵作正惊诧间,一个身着青衣小帽的中年人走过来,身后跟着一个留着山羊胡须的老者。

杨捕头咳了一声,问:“你是什么人?竟敢干预官爷断案?莫非活得不耐烦了?”

“杨捕头,先不要问我是谁,我且问你,可曾探过死者头伤深浅?可曾验过死者身上是否还有其它伤口?”中年人连问杵作,后者楞了一下没有答上来。

中年人再问:“还有,死者面部青黑,又是为何?”杵作更加答不上来,杨捕头不干了,抓住中年人逼问到底是何人,铁链抖得“哗啦啦”响就要抓人。山羊胡须老者拦上来,说:“慢来慢来,此乃本县新任杜知县,还不快跪下参见!”杨捕头仍旧抖着铁链,直到老者出示了县令的印信方不得已跪下。原来中年人是新任杜县令,老者是杜县令的师爷。

杜县令摆摆手让众人站起,这时,早有人搬来椅子请杜县令坐,杜县令却没有坐,蹲到李大尸体旁,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这才坐到椅子上,喊过捕快,让他们把杵作锁了。杵作喊冤,杜县令说:“别急,听我慢慢道来。”说着,杜县令大有深意地看了杨捕头一眼,杨捕头立马矮了一截。

杜县令语出惊人地说,李大并非摔死,而是中了蛇毒至死;杀人者不是为了钱财,而是为了劫色;上半夜时,李大外出回来路过此地,有人预先藏在李大必经之路上,躲在树上将一条五步蛇丢到李大身上,李大为蛇所咬,毒发后行走不稳,走到这里绊到树根上头撞青石而亡。

说到这里,杜县令叫人揭开尸体衣服,尸身肩头一片乌黑,显然系中剧毒而死。

杜县令接着说,在此之前,有人与李大妻子李金氏交好,李大知道后为捉奸,对李金氏谎称邻村丁家去岁欠竹木银二两,现去讨回,今夜便宿在丁家了。

李金氏信了,当天传信与相好,约晚上来家。谁知,李金氏的相好对李大的谎辞并不相信,与李金氏商定要趁机除了李大,与她做个长久夫妻。之后,跟踪李大去了邻村,果见李大只是在邻村游走一圈便回来了。就赶在李大到家之前藏身小树林,放蛇咬死李大。

但这人没有想到的是:李金氏听到丈夫死讯后,想起平日李大的好处良心发现服毒而亡,死前将事情经过告于邻人张二妻子张刘氏。

杨捕头和杵作不知道:当夜,杜知县与师爷急着赴任,行至此地时天黑了,就在张二家借宿,李金氏临终前呼叫张刘氏,二人也尾着去了,躲在窗外听到李金氏与张刘氏诉说的经过后,二人进到屋里亮明身份,杜县令又向李金氏询问了一些相关细节,李金氏方死去。等二人赶到凶案现场时,正赶上杨捕头与杵作要以自伤至死结案,这才现身出来令人抓了杵作,因为李金氏说她的相好就是杵作,杨捕头事先收受了杵作的好处,故此对杵作验尸中明显的漏验不闻不问。

杜县令没有忙于结案,他觉得这里还有疑点。就在这时,张刘氏跑来说,李金氏的尸体不见了。

甘肃民间鬼故事第三篇-蛇异

咸丰六年,在广东驻防的汉旗军里有一个协领叫做刘溥,此人生平刚直不阿,性格豪爽,胆略过人。他年轻的时候穷困落魄,经常为了生活四处奔波。

有一次偶然去当地的三元宫游玩,认识了里面的一个道士,觉得他谈吐不凡,和其他的道士迥然相异,于是两人经常往来,友情日厚,居然成了方外之交。平时刘溥经常有周转不过来的时候,也全赖这个道士全力救济,度过难关。

刘溥心中对此很过意不去,经常惭愧无以回报。

有一天他又去三元宫找道士聊天,一进去就见道士一脸愁容,坐在地下一言不发,刘溥心中很是奇怪,于是就问他道:“大师有何难事以至郁郁如此?如果小生能够帮您分担忧愁的话,定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道士听罢,马上站起身来,拉着刘溥的手道:“听了居士所言,感到这不是贫道一人的幸运,而是是苍生的福气啊,请你上座先受贫道一拜,我才敢出言相求。”

刘溥道:“大师您这是说的是哪里话啊,平时承您相助,一直无以回报,今日您有难处,正是我回报的时候,何必像女人一样啰嗦。请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您如此为难,让我和您一起来解忧。”

道士又躬身做谢道:“如果这样的话,请跟我来,如果您看见什么,千万不要恐慌,有贫道在定保你安然无恙。”刘溥不禁大为好奇,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道士也不说,刘溥再问,道士依旧不答,刘溥只好先跟着道士走,想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天色已黑,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北门,走了五里多路,来到一个天方教(伊斯兰教)先贤的墓前。离墓约有百步之遥,道士结草为坛,让刘溥站在坛中,从头顶到胸口到脚上都贴满了符咒,然后拿出一个麦草做的笼子,大约有一尺多宽,把笼盖揭下来交给他,并对他说道:“你听我的引磬(道士的法器,念咒时用以调制音节)声响,就赶紧合上笼盖,千万记住不要忘了。

如果见到什么,不要害怕,更不能动,有我在定当保你无恙。”刘溥听后心中感觉莫名其妙,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满口答应。

于是道士披散头发,走着禹步(道士做法时专用步法),左手执剑,右手执引磬,口中喃喃不已,开始念起咒来。

当时已经是二月中旬,月夜清朗,云淡风轻。待到三更时分,忽觉腥风大作,月色惨淡,随后便听见声如潮涌,只见一头巨蛇不知从什么地方爬了过来,头像簸箕那么大,粗如巨瓮,有十多丈长,满身金色的鳞甲,目光如电,伏在坛下,就像对道士稽首一样。

刘溥心中大骇,但是眼见道士不为所动,又加上叮嘱在前,于是强作镇定站立不动,突见道士用剑麾一指,大喝一声“去”,于是这条蛇就匍匐离开了。

过了一会,又有一条蛇像刚才一样来到坛前,但是它全身通体透明,五脏六腑清晰可见,伏在坛前稽首如前,道士也用剑麾让它走了。后来又陆续来了很多蛇,都是奇形怪状,千奇百怪,有长鹿角的,有生黄毛的,有龙首凤尾的,有前后四足的,一蛇头如圆球,两肋有翼,一蛇鳞甲色彩鲜明,口吐五色之气,其余青的黄的,黑的白的,其色不一,大小长短也不一样,都依着次序伏在坛下稽首,不下百余种之多,都让道士用剑麾指着离去了,一直到鸡叫三遍东方破晓道士才停止做法,去掉符咒,让刘溥先回家休息,晚上二更再来这里相候。

甘肃民间鬼故事第四篇-人狐恩怨

一、漫漫水路去谋官

很久很久以前,上虞石家村曾经出了一位武孝廉,名叫石友德。石友德一介武夫,但官瘾很大。当时,武者廉头衔已可谋官做,但得有人帮忙。石友德孤注一掷,卖掉田地房产,怀揣数千金,带一名心腹书童,雇了一条快船,就此去京城活动,意欲谋个一官半职。

快船驶出小河,进入大运河,扯起风帆一路前行。石友德一身新衣裤,威严地立在船头上。只见两岸已是一片绿色,清风拂面,鸟鸣声声。石友德心情很好,船上餐餐鱼肉酒肴,一路看看风景,不日即可到达京城,凭着这几千金,还怕弄不到一官半职?到时坐进绿呢轿中,前呼后拥,鸣锣开道,有多威风!一思及此,石友德心里就飘飘然起来。他问船夫到都城还有多少水路,大概何日能到京城?

这时,船工正啃着一只硬馒头,一边吃一边还得把橹掌舵。见问,忙咽下馒头,答道:“快了,前面已是德州码头了,再过了天津就是北平京城啦!”

石友德略一思索,对书童说:“我们在德州码头上歇两天,顺便去街上玩玩,也买些送人的礼物!”书童正想何时能下船玩玩,连连点头。当晚船靠码头,石友德让书童上岸弄了几个好菜,让书童陪着喝酒,不觉喝了个烂醉。哪知“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石友德当夜就病了。病得很重,浑身乏力,阵阵寒冷,咳嗽不断,还一口一口地咯血。书童忙上岸去城里请郎中先生,郎中听书童说的病况开了药方,书童依方抓了药,喝下药仍不见好。书童又请郎中来船上搭脉看病。郎中把脉许久不语,书童问病情,郎中摇摇头,轻声地说:“此病难医呀,身体本就虚弱,又有旧疾,且不知保养,喝酒过度,犹如一株大树斧锯之下,焉能不倒?他是旧病复发,恐怕难好了。”

石友德身子虽弱,神志还清楚。他自知自己太不小心,十几岁时得过一病,医病的郎中曾交代,此病日后务必少饮酒,否则一旦复发就没治了。他一时高兴忘了此事,哪知今日果真复发。没办法,石友德只好低声吩咐书童再请好郎中,不惜重金,只要病能好。哪知天不如人愿,吃了许多药,一病十多天,仍无起色。郎中都摇头,说已病入膏肓,难医。书童见主人病势沉重,就起了坏心,一天以上街抓药为由,抱着那只装金银的钱袋,偷偷地溜走了。石友德得知书童携金逃走,气得脸色煞白,一阵猛咳,吐了一大碗血,气息奄奄地晕了过去。船工为了船金,已经耐心等待了多日,现在见如此情景,就去与码头上船工们商量该怎么办好?船工是靠行船吃饭的,开船时石友德只付了一半船金,讲定船到京城时付清,如今书童携金逃走,他也待不住了。有人对船工说:“此人先前只顾自己餐餐醉,不管你啃冷馒头赚辛苦钱;现在你又为他耽搁了这许多日子,他若不生病,你船早到京城了。照理,你也没欠他,你与他非亲非故,何必受他连累。”船工听了频频点头,连说:“对!对!”

甘肃民间鬼故事第五篇-书生夜遇妖狐

宋时,越州有少年周安,于会稽山中拾草结庐,苦读诗书。会稽山,钟灵奇秀,而那草庐也是结于一处小潭之畔,竹林环伺左右,背山望水,景色甚是雅致。三年光阴下来,这周安只觉得心念通达,身魂圆融,竟然似有化仙之感!

一晚,周安正于草庐外对月寓怀,忽然见有三五佳人自翠竹林内款款而出,径直来到了自己面前。

“半岚秋影云拖地,

一夜书声月在天!

公子真个是好兴致,好才情啊!”为首的一位白衣佳人,开口赞道。

“读书不觉夜已深,

一寸光阴一寸金。

若非引来仙子笑,

孔礼周情尚追寻。

哈哈、哈哈、几位姑娘见笑了……”

周安这三年的苦读,可并非是一味地嚼书,而是于其中悟得了许多的天地至理,如今也算的略通神玄。这几位女子刚一出现,他便觉察到了几人的异常之处!

“公子才情绝艳,出口即成文章,堪称当世奇才!妾身与小妹几人慕名而来,不知是否唐突了公子?”

“无妨,小生于此地静修三载,平日里且无人已对,今夜能得几位姑娘芳驾至此,实属人生一大幸事!”周安笑着言道。

“公子莫非不想问我姐妹是何方人士?又是因何到此?”那白衣女子见周安神色淡然,脸上且无常人应有的那种惊喜之色,于是便好奇的问道。

“几位姑娘天之国色,衣袂飘飘,若非是那仙子临凡,便是这山中精怪化形。周安一介落魄书生,又怎么敢口出妄言?”

“咯咯,你这人还真是有趣!”

“姑娘谬赞了。”

“咯咯,那公子且猜猜我姐妹几人,是那九天仙子还是这山中的精怪呢?”这时,一位红裙女子笑吟吟的问道。

“头变云鬓面变妆,

蓬尾化作大红裳。

徐徐行至荒村路,

见的生人巧搭腔。

轻启朱唇索命符,

娇羞一笑迷魂汤。

假色惑人犹若是,

定叫良人断肝肠!

小生以为姑娘当是这山中的狐妖,不知然否?”周安依旧是笑着答道。

“你!你这人好没道理!”红衣姑娘闻听周安之言,似乎有些懊恼。

“妹妹切莫动怒,周公子已是通玄之人,能看出我等来历也并不奇怪。只是公子既知我等真身,为何却不畏惧?”白衣女子言道。

“万物有灵,人为尊长,小生何惧之有?”

“公子就不怕被我等做了血食?”

“周安有圣贤护佑,不日便可羽化而去,又岂会惧怕几只山中野狐?”

“你……妾身几人夤夜前来,其实只是相邀公子与我等一同參习仙法,共享长生的。况且若公子愿意,我姐妹几人甘愿与公子为妾,永世侍奉左右……”说着,白衣女子似有了一丝娇羞之意。

“姑娘此言差已,岂不知道不同不相为谋?周安知书识理,心志坚如磐石,无论日后是否得成大道,都断然不会与你等为伍!”

“这……”白衣女子见周安不为所动,顿时便没了言语。

“小生见几位姑娘言行举止,并非大奸大恶之辈,故有一言相赠,不知几位姑娘可愿听否?”

“周公子请讲,妾身等聆听教诲。”

“半岚池水一鉴开,

月照独影自徘徊。

修得心性随风去,

方有仙音九天来!

天生万物,各行其道!欲想夺其造化,脱去凡胎,必要循规蹈矩,从善如流。日后你等当敬先贤圣训,多积善举,方可达成所愿!”言罢,周安不再与几人相谈,而是静坐于一青石之上,复读圣人礼典。

那几位妖狐幻化的女子则是若有所思,若有所悟。良久之后,纷纷上前对他款款施礼,随后这才转身入山中而去……

以上就是甘肃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甘肃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