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内蒙古、民间的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民间鬼故事体会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第一篇-画师

相传,画上的人能通过眼睛摄人心魄,只要有点睛之人。

相传,人的魂魄只要饮尽四十九位充满怨气之人血就会得到灵性。

那一年,天气总不见好。

在我的印象里,梅雨天出奇的长。

不知某年某日,宣州城中热闹了起来。

“公子,我们的生意来了……”福伯皱着眼眉佝偻着身子,径直走到了后院。

后院伫立着一位年轻男子,肤色皙白,鬓角很低,一身白衣不曾沾染一点灰尘。他是唐浅,是宣州城中有名的画师,也是这家铺子的掌柜。据说他的画技已经到了出神入化之际,要是画上的人被他画上眼睛就会活,鸟儿画上眼睛便会飞走。半年前他盘下了这间带着院子的铺子,只是由于时局不好画铺生意一向比较惨淡,而他似乎并不在意。

而我,只是案几上的一块墨而已。

我饮的不是墨水,而是人血。

唐浅把摊在地上的宣纸小心翼翼地收起来,递了过去。天气湿气重,所以年前的宣纸就已经开始泛着霉意了。福伯抱着宣纸就如同一个捧着玩偶的孩子,十分爱惜。唐浅似乎想起了什么,顿了半刻,道:“福伯,你方才说什么?”

福伯道:“宁国府在四处寻求画师呢,怕是要请人画像。这宣州城中就属您的画技最高,这不是送上门的生意吗?”

唐浅将最后一张宣纸吹了吹,甩给福伯,“你也说了,是宁国府又不是宣州府。”

福伯看着唐浅的背影摇了摇头,他始终捉摸不透这位掌柜的心思。

门外雨声越来越大,福伯正准备关门却撞上了一位破门而入的女子。她跺了跺脚跑进了屋子里,“请问您是宣墨阁的唐公子吗?”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正是在下,姑娘何事如此之急?”

女子擦了擦额角的雨水惊喜道:“您就是宣州城鼎鼎大名的唐公子,太好了,我家夫人有请。”

唐浅打量了女子一番道:“哦?贵府是……”

女子虽一身素衣,但身上的胭脂水粉都是上等货色,明显不是普通人家的下人。“我叫小蝶,是宁国府的丫头,夫人听闻唐公子画技卓绝特让我来请您去府上一聚。”

唐浅虽无意前往,但又不好推辞,只是用手摸了摸鼻尖道:“不知府上找唐某有何事?”

小蝶挪近了两步小心翼翼地道:“老爷对夫人越来越冷淡,苦得夫人每日以泪洗面。听闻公子点睛之画能帮夫人,夫人说了若公子愿意帮忙必有重谢。”说着从怀里掏出两锭大银子放在案几上。

唐浅听完心中已明白了七八分,但也有些许疑惑,道:“你家夫人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这用画上人之睛来摄人心魄之术虽能起到效果,但也有极大的危险,一旦画中人的眼睛被毁便会失去作用而且还会带来灾难。

小蝶道:“夫人说了,无论有什么后果她都愿意。”

唐浅沉默片刻,转眼望向铺子外,原来雨已经小了,福伯正搬门板。

“姑娘请回吧,这种邪术还是不用的为好。”唐浅说这句话的语气明显有些哀伤,不知是想起了什么。

小蝶为难的压低了声音道:“若是公子不肯帮忙夫人那里小蝶不知如何交代,若是夫人怪罪下来恐怕要连累公子。”

雨后的空气显得清晰许多,唐浅移了几步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姑娘这是要要挟唐某吗?”

小蝶微微摇头笑道:“公子误会了,小蝶这就回府了。”

“慢……”唐浅睁开了眼睛,手指滑过耳边的发髻,“姑娘回府上带一幅夫人的画像过来,我点睛就是。”

小蝶做了个礼喜道:“那我代夫人谢谢公子了。”

唐浅转过身轻咳了两声,“我还没说完,我还要你的血,不过不是现在。”

小蝶愣了一下道:“公子说笑了,小蝶的血要来何用?”

唐浅走到案几旁伸手轻轻抚了抚放在笔架前的墨,此时我感觉到他无比的温柔,“这个姑娘就不必知晓了。”

小蝶离去了后屋子里许久不曾发出声响。

唐浅将目光落在那块乌黑不曾沾染一滴墨水的墨上,只是喃喃的道:“只差一人了。”

五日后,小蝶又来了,她带来了一幅美人图,唐浅让她在前屋等候便拿着画进了后屋。小蝶在屋里转悠着,无意间看到了放在笔架前的墨。

“老伯,这墨为何不沾墨水而单独放在前面?”小蝶皱了皱眉头看见福伯在清理着字画便随口问道。

福伯直起腰一边迈着蹒跚的步子一边解释道:“这块是上好的徽墨,公子十分爱惜。”约过半柱香的功夫,唐浅才从后屋出来,有些疲意,原本白皙的脸更白了。

“公子再不出来,我就快睡着了哩。”小蝶打趣道。

唐浅将画交给小蝶,苦笑道:“让姑娘久等了。”

小蝶捧着画道过谢便离开了。

福伯取来一块毛巾给唐浅擦脸并有些不解地问道:“公子先前不是不愿意接这单活的吗?”唐浅接过毛巾道:“因为在她身上我感觉到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福伯瞪大了眼睛。

唐浅擦完脸将毛巾递还给福伯,只是拍了拍福伯的肩膀,吐出两个字“怨气”。

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第二篇-“阴差”施计抓歹人

清乾隆年间,安次有个叫田百万的富人,不但有买卖,还有一个银号。这天,银号印了一批银票,下人抽出一张十串钱的银票请他察看。

突然,门外有人喊他。田百万把银票放在桌上,出去一看没人,以为听错了,准备回去接着看银票。可是,银票却不见了。田百万对大伙儿说以后如果有人兑换这张银票,就带去见他。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这天,有个石匠来兑换银票,伙计一看,正是田百万丢的那张,赶紧把他带到田百万那里。田百万暗暗叫怪,忙问石匠姓甚名谁,哪里人氏,以何为业,哪来的银票。石匠瓮声瓮气地说:“这是我给人家打磨挣的!”打一盘磨最多挣一二百文,除了冤大头谁也不会给这么多钱。石匠就说这是给阴曹地府打磨,阎王爷给的。

原来,数日前的一天傍晚,石匠从外乡打磨刚回来,便来了两个差官,要石匠连夜去给他们打磨,连回家捎个信的工夫都不给。石匠看两人长相凶狠,就乖乖地跟着他们走了。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衙门里,里边有个官员十分威严,旁边站着一个手拿棍杖的衙役,凶得厉害。石匠吓得脑瓜都麻了,急忙下跪磕头。那名官员限他三天打好一盘磨,打好了就多给钱,打不好就要惩罚他。说完,将他带到一个磨坊里。这个磨大得出奇,磨眼比人腰还粗。差官帮他抬开磨扇,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钻进鼻子。石匠问这磨是干什么的。那两人说是磨人的,并说这里是阴曹地府,磨打好之后要先磨三个人。第一个是宰牛的胡秃子,第二个是官衙里的邢云河,第三个就是田百万。

田百万听到这儿,吓得魂都飞了。石匠说:“两年前的八月十五那天,你好像犯什么事了!”原来那天,有个叫杨文玉的伙友突然到他家来,说买到奇珍异宝,发了大财。田百万打酒买菜,设宴款待。席间,田百万想看看他的宝贝,杨文玉二话没说,将宝贝拿了出来。

田百万登时起了歹心,将杨文玉灌醉后,找来一条绳子将他捆上,扔到了后院井里。没想到如今阴司要用石磨把他磨了,吓得他骨酥肉麻。

田百万嘱咐说:“我杀人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千万不要跟别人说。”田百万暴富以后,人们议论纷纷,官府至今对他存有疑心,如果这事传扬出去,肯定会招来灭顶之灾。他还拿出三百两银子送给石匠,石匠答应绝不告诉别人。

时间不长,胡秃子和邢云河死去的消息就传了出来。

田百万忙在后院腾出静室,摆上杨文玉的牌位,整日焚香上供,忏悔祷告。这天,田百万正在祷告,发现桌案下边有人,掀开桌帘一看,原来是石匠。田百万大吃一惊,忙问他怎么跑这里来了,石匠哈哈大笑说:“我不是石匠,是京城神捕史金钟!”

原来田百万杀完杨文玉后。杨家家属就把他告了。可是,官府查无实据,县官恐怕上面责罚,忙将京城神捕史金钟请来。田百万阴险狡诈,但是迷信鬼神和因果报应。史金钟武艺高强,足智多谋,抓住了他的弱点,偷来银票进行兑换,编故事给他施加压力。胡秃子和邢云河的死也是史金钟设计演的戏,没想到田百万十分恐惧,慌忙设立暗室忏悔祷告,史金钟藏到桌案下面,得知实情,然后拿出锁链将他锁住,带去见官了。

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无法废弃的考卷

山东诸城有个叫罗生的书生,敏而好学,手不释卷,年纪轻轻便以文采诗名蜚声于四方乡里。

这日,罗生外出访友,日暮始归。行至途中,突然狂风四起,阴霾密布,大雨倾盆而下。在这僻静的荒郊,没有村落,也没有人家,何处去躲雨呢?四顾茫然之际,透过迷蒙的雨幕看见不远处有一小小的凉亭,他便飞也似的奔到亭中去。

当他走进亭内,竟见一位少妇也在那里躲雨。那少妇生得仪态娉婷,袅娜动人,细长娥眉下一泓清泉般的双眸流光溢波,摄人心魂。那罗生虽是正人君子,平日里守身如玉,但人非木石,面对着这样一个天仙般的人儿,却也怦怦然心动起来。正胡思乱想中,陡然间脑海里浮现出《四十二章经》里的文句:“若非夫妻,对所有的女性应生恭敬尊重之心,不可生邪淫轻慢之心。见到年长的女性,就当作自己的姐姐一样;见到年少的女性,就当作自己的妹妹一样,见到年幼的女孩就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罗生澎湃汹涌的心潮因了这文句的警示而平静下来,就在亭中正襟危坐,闭目观心。

那妇人也发觉亭中有人过来,一看是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书生,深恐遭受不测,不觉窘迫起来。可出乎她意料的是,这位文质彬彬的儒生,在这暮色苍茫渺无人烟的荒园小亭中,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那妇人很觉奇怪,心中想:“似我这样的花容月貌,平日里走到街上,引得多少男人驻足回首,心旌摇荡,可眼前这位后生却对我视而不见,难道天下果真有那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成?”再看那儒生正心如止水、泥塑木雕般坐在那里,一副傻头傻脑的呆样子,很觉好笑,不由得“扑哧”一声轻轻地笑了。

那罗生正在盘膝静坐之际,忽听得那妇人如娇莺婉转般地一笑,竟又自作多情,误认为是那少妇有意于他,本来平静的心湖又泛起了圈圈涟漪,竟有些不能自持起来。正心猿意马间,罗生猛然又想起圣贤的教诲:“这个淫心一生起,则寡廉鲜耻、伤风败俗、大损阴德的事情,都会跟着起来了啊!而这个淫心若是一转,则保全名节、种德造福、感动人天的事情,也都会跟着转动了啊!做人或是做禽兽的关键全部都在这里,所以怎敢不认真地猛醒觉悟呢?”就这样,情欲之火再次被理智的冷水浇灭了。

夜幕已经完全降临了,那滂沱大雨仍旧噼里啪啦下个不停,冷风飕飕,从四面八方吹入亭中,二人都觉寒气侵骨,不住地打着寒战。二人在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想:“这样凄风苦雨的寒夜,两个人若能相依相偎,岂不是可以驱散寒战,增加些温暖吗?”当罗生这样想的时候,又觉得这样的想法太危险了,火锅地狱的想法,要不得,马上铲除!他思忖着:“嘉言善书的警告只能压抑一时,长夜漫漫,如何能持久不动淫念呢?是否还有不动淫心的更好法宝呢?有了,有了……”罗生忽然想起了一个老和尚曾经传授给他的四觉观法门,于是他就闭目静坐,临时修持四觉观禅定法门。

罗生在修习四觉观法门中,渐渐进入清凉自在、美妙空灵的禅境中,对于身边的少妇已是兴致索然。

二人坐至拂晓,始终默默未发一言。这时,骤雨初歇,狂飙渐息,一抹亮丽的曙光透过云层洒向大地。雨后初霁,大地一片寂静祥和,寂静祥和得就如罗生澄清无波的心一样,罗生与少妇就这样在静谧的氛围中各自离亭归家了。

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妖之恋

唐朝年间,洛阳有一户大户人家,四代同堂,居住在一栋豪华的宅邸,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忽一日宅邸起火,漫天的火苗浓烟照亮了大半个洛阳城,大火足足烧了三天三夜,三天之后,宅邸只成了一片废墟,宅邸上下,共有七十八个人口,无一幸免,都变成了一堆焦骨。

唯一幸免的人是这家的一位小姐,姓司马,名楚琰,年方十六,却长得冰肤雪貌,性格温柔贤淑。

楚琰悠悠然睁开眼,发现自己处在一间极华美的屋子里,案几上放着一个别致的白玉香炉,沉沉的燃着香熏,红木桌子上放着各种精美的糕点,楚琰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她发觉她的四肢又酸又软,脸上火辣辣的疼,她用手摸脸,脸上竟缠满了纱布,楚琰心一惊,方才想起大火的事,莫非自己在大火中毁容了吗?她的亲人呢,此刻是否平安无恙?这样一想,楚琰心急如焚,她挣扎着想起床,一翻身,摔在了地上。

闻声而入的是一个白衣少年,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英挺的剑眉,多情的桃花眼,迷人的双唇,楚琰虽然平日里自付是个美人,但是一见那少年,也不由得自渐形秽。

“小姐,你身子极弱,不易下床。”白衣少年抱起楚琰,把她放回床上,还仔细的替她掖好被子。楚琰脸微微一红,长到这么大,她还没有如此跟一个男人亲密过。

“是你救了我吗?我的亲人在哪儿呢?他们好吗?”她问。

白衣少年面露难色,半响不说话,楚琰是极聪明的女孩儿,见此已经明白了大半,她幽然一叹,缓缓道:家已破,人又亡,我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你是司马家唯一的血脉,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坚强的活下去,你死去的亲人如果听见你这么说,他们肯定不会瞑目的。”

“我的脸……”楚琰爱美,就算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没有忘记。

“你的脸没有大碍,十日之后,解下纱布,一切如初,小姐大可放心!”楚琰听此,舒了一口气。

光阴似箭,一转眼已是半月有余,楚琰在那白衣少年的悉心照顾下,身体复原的很快,很快就可以下床,她去了自家的宅邸,昔日的蘩华已经化为了灰烬,楚琰独自站在断桓残壁中泪流满面,如果不是白三郎拉着她,她早就一头撞死在那里了。

孤苦零仃的楚琰很快嫁给了白三郎,白三朗年少俊秀,再加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对于这门婚事,楚琰是满意的,婚后的日子过得很写意,他们一起游山玩水,一起在月光下吟诗作对,楚琰弹琴,三郎舞剑,神仙眷侣也不过如此吧。

婚后第四个月,楚琰身子好像感到不舒服,整天懒洋洋的,吃什么都想吐,三郎把了把楚琰的脉,脸上喜形于色,俯在她耳边轻轻地说:“娘子,你有喜了。”楚琰羞得连耳根子都红了,心里也十分欣喜,非常期待这小生命的到来。

三月三是庙会,那是一年中顶顶热闹的日子,他们自然也不肯错过,一大早楚琰就细心打扮了一番,白三郎不放心也跟了去,但是庙会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不一会儿,他们就被汹涌的人群冲散了,这里有一个道士打扮的中年男人,死死得盯着楚琰瞧,看着她心里发毛,不知为什么,她很怕这个人,他总觉得这个道士会带给她一个不好的消息。

楚琰快步混入人群中,急急地走了一圈,回头一看,那道士已不见,她长吁了一口气,再回过头,差点灵魂儿都被吓飞了,那个道士直直地站在她的面前,对她行了一个礼,道:施主印堂发黑,脸带黑气,如果贫道没有猜错的话,定是被妖精所缠。楚琰不理他,自顾自的往前走,那道士却拦住了他,递给她一面小巧的铜镜,道:是妖是人,一照便知。

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第五篇-狐妖缠身

清朝康熙年间的沧州举人刘士玉,自幼勤奋好学,也算是一方才子。可是,这人运气不咋好,参加童生考试得到秀才头衔后,去省城考了一次又一次举人,都名落孙山。好在他老爹是做生意的,家里不缺钱,供得起他继续读书。正在万念俱灰的绝望中,在康熙六年(1667年)传出喜讯,他终于考中举人。刘举人喜极而泣,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接下来,当然是要庆祝呐。

咋庆祝?不外乎是大摆酒宴啊。不过,这老小子得意忘形了,竟然招了妓女来酒宴上吹拉弹唱,不过瘾,晚上又留下一个漂亮女子嫖宿。

要说这文人,自古多风流,尤其是唐朝和宋朝时期的那些诗人,词人,多与青楼女子有染。但清朝这个举人刘士玉运气差了点,他当夜留下的女子居然是一个变幻成人的狐妖。

一夜风流后,狐妖就缠上他了。刘士玉已经是人到中年,不年轻也不帅气,狐妖为什么要缠着他呢?说出来都好笑,狐妖崇拜刘举人的才气。说直白点,就是甘愿做刘举人的忠实粉丝。

漂亮女人如影随形跟着自己从省城回到沧州,刘举人当然知道了她的身份。作为一个读书人,刘举人本想玩玩穿上裤子就撇清关系,然后安心读书,来年好赴京考进士。再说,他也已经有老婆了,这被狐妖缠着,总不是办法,可是,任凭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好说歹说,口水都说干了,狐妖就是不走。

刘举人没有办法,就搬到书房去住,本来是想既然甩不掉狐妖,干脆把她关在书房里,免得闹出绯闻造成不良影响。谁知这狐妖见刘举人对她爱理不理,也就使了坏,爬到房顶上,见到有人路过,就揭了瓦片扔向路人。路人受了伤,找刘家理论,刘举人怕传出丑闻丢面子,当然不承认。于是,路人就告状到官府。

当时的沧州知府是山东人董思任,是一个清廉正直的好官,接到报案后,就亲自前往刘家调查取证。谁知,狐妖在房檐上对董知府并不买账,直接说了她是狐妖。还嘲讽董知府:“你为官还算懂得爱护老百姓,也不贪财,所以我不袭扰你。但你爱护老百姓,只是图个好名声;你不贪财,只是害怕留下后患,所以我也不怕你。你咋来的还是咋回去吧,免得落个难堪,自讨没趣。”董知府被狐妖一番数落,狼狈逃回,心中闷闷不乐好几天。

董知府查案查到狐妖,纸包不住火了,刘举人羞愤不已。正想着要去找道士收了狐妖,竟然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声音告诉他,要赶走狐妖,只需要请他家一个女佣前来就可。“她虽然是个仆妇下人,却是一位真正的孝妇。像她这样至诚孝道的人,鬼神见了都要整肃回避,狐妖也不例外。”

刘举人半信半疑,就找来那个女佣。狐妖见了女佣,真的就老实起来,对女佣作了个揖,一声长啸窜走了。

经过这件事后,清朝康熙年间的这个刘举人,潜心悔过,一心向善,从此再没鬼魅纠缠过他。

以上就是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3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