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湘西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中国民间鬼故事鬼嫁、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鬼故事在线收听民间、民间鬼故事小说短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湘西民间鬼故事第一篇-荒宅骨女

日本战国时代,在真间乡有个叫胜四郎的武士。由于所侍奉的主家破落,他只好另谋出路。他找到一位做丝绸生意的朋友,打算和他一起去京都贩卖丝绸。

胜四郎的妻子宫木是位贤良淑德、貌美聪慧的女子。临别前夜,宫木依依不舍地对胜四郎说:“夫君走后,我便孤单一人,无依无靠,望夫君朝夕勿忘,早日返家,莫弃糟糠。”胜四郎急忙安慰道:“放心吧,待到来年秋天,我就归来了。”

天亮后,胜四郎别过妻子,便和朋友一起去了京都。

时值乱世,兵连祸结,无一处安宁。贼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乡中老弱妇孺东逃西窜,哀声遍野。宫木本想出逃外乡,又怕丈夫回来找不到她,只好困守家中,苦苦支撑。可是,直到第二年深秋,胜四郎却依然没有回来。宫木悲痛不已,不禁感慨夫君薄情,人心多变。

时局纷扰,人心大坏。屡有路过门前的轻薄之徒,见宫木美貌,频以花言巧语挑逗,欲行狎亵之事。宫木严守妇德三贞,冷面坚拒,后来索性紧闭家门,不见外人。她辞退了唯一的婢女,慢慢地又花光了微薄的积蓄,苦苦熬过残年,等到了新一年的年初,战焰却依然高炽,关东八州生灵涂炭,几成人间地狱。

再说胜四郎跟朋友进京后,适逢京都奢华之风盛行,所贩丝绢尽数顺利售出,盈利甚丰,仅几年时间他就发了大财。不久后,他邂逅了一位名门之女,为摆脱商人卑微的地位,便仓促间与此女结了婚。但草率的决定,使他们彼此缺乏沟通了解,后妻又脾气暴躁、自私多疑,两人在一起毫无幸福感可言。

胜四郎懊悔不已,每时每刻都怀念着在家乡和妻子在一起的日子。直到这时他才醒悟到,前妻宫木才是他此生最爱之人。终于,他下决心回到宫木身边去!于是立即和后妻离了婚,匆匆忙忙离京返乡。

这天晚上,胜四郎终于回到了故乡,却发现故乡早已面目全非,他一时竟找不到自己过去的家了。

突然,他发现不远处有棵被雷劈过的松树,那正是自家宅门的标志。他大喜,立即大步走上前去,发现屋舍旧貌不改,与自己离去时无多大分别。

门缝中透出些许灯光,似乎尚有人住。胜四郎欣喜不已,他急忙敲了敲门,屋里立刻应道:“谁呀?”正是宫木的声音。

胜四郎忙答道:“是我啊!是胜四郎回来了。”宫木听到是夫君的声音,立即拉开屋门。胜四郎仔细端详前妻,见她依然如记忆中那样年轻美丽,不由惊喜万分。宫木眼见夫君归来,也喜形于色,高兴地笑道:“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说完,忽又悲从中来,涕下沾襟,呜咽不语。

胜四郎心头难过,也默然无言,过了好一阵,才扶着宫木入屋坐下,叙诉别来种种经历,倾吐相思之苦。他为自己的自私无情,深深忏悔;为愧对妻子的恩情,内疚难安。他反复道歉,乞求前妻谅解自己,并且许下重诺,一定会竭尽全力补偿妻子。

湘西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狐之祸

在民国时期的河间地界,有一处坟地,传闻经常有成了精的狐狸出没,于是附近的人几乎都不敢走夜路,怕惊扰了狐妖修行。后来两户从山里逃荒到这的猎人在附近村子定居了下来,此二人分别叫做马大胆和熊胆大,他们依旧以打猎为生,虽然不似以前在山里可以打到老虎、豹子之类大的野兽,但是狐狸、兔子、野鸡什么的也是收获甚丰,尤其以大的狐狸最多。村子里有好心的乡亲劝他们不要再打狐狸,因为附近几辈人都有见过狐狸精的出没,美若天仙,只是脑袋前后各长着两只眼睛,虽不伤人,但也尽量不要去招惹它们。可二人依仗年轻胆大、阳气旺盛,对此置若罔闻。

话说某年的七月十五晚上,月光如瀑洒在大地上,二人毫不忌惮这天是中元节,依然借着明亮的月光结伴出去打猎。当走到这片坟地时,隐约觉得前面一只白色的影子在晃动,二人的直觉告诉他们那定是一只价值不菲的白狐,于是紧追了上去。白狐似乎在故意逗引他们,总是和二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二人目光对视,狡黠一笑,从不同的方向围追白狐,月光下一狐两人在墓碑林立的坟地里展开了激烈的追逐。眼看二人就要捉住白狐时,却发现白狐不见了。正当二人失望之际,熊胆大发现不远处有个走夜路的女子,熊胆大性子急,跑过去毫不客气问此女子:“你见过刚才有白狐离开吗?”

女子微微一笑,反问他:“你没听过附近经常有成了精的狐狸出没吗?你对狐狸如此斩尽杀绝,不怕他们会报仇吗?”

“别人都说这里的狐狸精貌美如花,只可惜脑袋前后各长着两只眼睛,传的和真事似的,你看你一个女人家都不怕,还敢一个人走夜路,我是打猎的,就更不怕了。不过俺狐狸没少见,要说狐狸精,还真没见过。要是见到,捉回去当媳妇也好,嘿嘿。”熊胆大轻慢地说。

女子哈哈大笑,忽然用尖锐的声音冲着熊胆大说道:“那你看看我像不像人们说的狐狸精的样子?你还要不要娶我啊?”说着之间女子把头一转,脑袋的前后果真都长着两只眼睛。

“啊!!!”熊胆大吓得晕了过去。

听到熊胆大的叫声,张大胆借着月光顺着声音寻过来,发现熊胆大躺在地上,身旁还有一美人,料定刚才和女子有关,便冲女子道:“姑娘你一个人走夜路,要不要我陪陪你啊?”说完轻佻地去摸女子的脸。

女子一闪身,说道:“好啊,那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还陪不陪我啊?我们狐狸一族在此已有几百年,和人们相安无事,自从你们来了,我的狐子狐孙们就死的死,亡的亡,难道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说着变回他的狐狸脑袋,厉声说道:“我已要成仙,不想徒增杀戮,今日之事,只是一个警告。你二人以后不可再猎杀我们狐族,否则我定向你们讨回公道。”说完摇身一变化为白狐真身消失了。

自此,张大胆和熊胆大再不打猎了,有人问起,便说道:“人狐本该好好相处,自己已经犯下杀孽,不可再为儿孙造业。”从那以后,再没有人在此见过狐狸精。

湘西民间鬼故事第三篇-荒村怪谈之宝藏

一、

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还差一天。

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荒村,住着三个人:孟扩、陶广山和季东。

十八年前,他们是一家运输公司的职工。孟扩和陶广山是司机,季东是班组长。在公司,他们三个人来往最密切。那一年,孟扩和陶广山运送一车货物去几千里外的一个城市。因为那批货物价值极高,公司让季东跟着押车。

一天傍晚,他们在一家路边店吃饭。

那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十分荒凉。

他们喝了很多酒,陶广山想出了一个发财之道:把车上的货物卖掉,得了钱平分,三个千万富翁就诞生了。

孟扩和季东没有立刻表态,表情都很犹豫。

陶广山又说,就算是不吃不喝干三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富贵险中求,不如赌一把。

他们又喝了两瓶白酒,终于达成了共识:干!

深夜,他们把车开到一个十分荒凉的地方,把货物卸了下来。孟扩开着车,慢慢地撞翻了路边的水泥护栏,下了车,三个人一起把车推下了悬崖。悬崖下是一条河,河水湍急,深不见底。

他们先把货物藏到路边的树林里,又折返了几十次,把货物搬到了一个远离公路的山洞里,然后用石头封死了洞口。

下一步,要找一个藏身之地。

陶广山对这里比较熟悉,他带着孟扩和季东在深山里走了一天,找到了一个小煤矿。他们成了挖煤工,租住在煤矿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

过了不到两年,小煤矿出了事故,塌了,死了几个人。

他们侥幸活了下来。

小煤矿没了,村子里的人陆续搬走了。

他们无处可去,就留了下来。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世界似乎把他们遗忘了,从没有人来过这里。那条运煤的小路早已长满了荒草,消失不见了。

他们种庄稼种蔬菜,养鸡养狗,一切都是自给自足。村子里有一口盐井,还有一个榨油作坊,他们一直在用。虽然与世隔绝,他们的心里时刻没有忘了这个世界,一直期盼着离开的那一天。每隔两个月,他们就去那个山洞看一看。封堵洞口的石头上都长苔藓了,没有人动过的痕迹。

季东懂一点法律,他说那批货物价值巨大,如果东窗事发,他们得坐十五年牢。等十五年之后,案子过了追诉期,再拿出去卖就没事了。为了保险起见,他建议再多等三年。季东说,十八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

他们就等了十八年。

这天晚上,他们在一起喝酒。酒是孟扩酿的地瓜烧,很烈。喝完酒,他们简单收拾了一些东西,离开了村子。

他们要出山了。

山林里没有任何声音,没有鸟啼声,没有虫鸣声,灌木和荒草一动不动,死气沉沉。三个人缓慢地走着,不时回头看两眼,似乎有什么东西跟在后面。

背后,是无边的黑暗。

季东举着火把走在前面,孟扩和陶广山并排走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小声说着什么。

“你们说什么?”季东突然停下来,回过头问。

孟扩抖了一下。

陶广山说:“我们在说有了钱之后打算干什么。”

“有了钱之后你打算干什么?”

“我还没想好。”

“你呢?”季东看着孟扩问。

孟扩避开他的目光,说:“存起来。”

停了一下,季东缓缓地说:“这些年,我们三个相依为命,离开谁都不行。现在不一样了,外面什么都有,只要有钱,一个人也能过得挺好。”

“什么意思?”陶广山问。

季东冷冷地说:“有些人,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

“你到底什么意思?”陶广山的语气也变冷了。

“我知道,你们是同乡。”

“那又怎么样?”

“干活的时候,人越多越好;分钱的时候,人越少越好。”

“你想得太多了。”

“是吗?”季东盯着他的眼睛,又说:“临走的时候,我看见你往背包里塞了两把菜刀,你打算砍谁?”

陶广山不动声色地说:“山里有野兽。”

“这两年你们经常一起出去,干什么了?”

“逮兔子,你也吃了。”

“逮兔子用不着铁锨吧?那东西只能挖坑。”

陶广山突然笑了:“你让我们去挖药材,你忘了?”

“是我想多了。”季东突然笑了笑,“我们三个人,身高体重年龄都差不多,单打独斗没有把握赢对方。可是,如果两个人联手,另一个人必死无疑。”

“你想得太多了。”陶广山淡淡地说。

季东又看了他们几眼,转身继续走。

从三年前开始,陶广山和孟扩就打算杀死季东,甚至连坟都给他修好了,还给他立了一块墓碑。季东说得没错,分钱的人越少越好,陶广山和孟扩也是这么想的。

月亮鬼鬼祟祟地冒了出来,冷冷地看着地面上的一切。

夜一点点深了。

季东走在前面,心情很愉快,总想笑,一直憋着。他知道,陶广山和孟扩想杀死他。不过,他一点都不害怕——菜刀虽然厉害,但是比弓弩差远了。陶广山和孟扩出去挖坑的时候,他就在家做弓弩。他喜欢研究冷兵器,做出的弓弩威力极大,能射穿门板,射死一个人易如反掌。

更重要的是,季东知道陶广山和孟扩并不是一条心。陶广山以为孟扩是他的搭档,其实,孟扩和季东是一伙的。

十年前,季东就已经把孟扩拉到了自己这边。陶广山早就被孤立了,他却毫无察觉,还以为自己稳操胜券,这让季东感到十分可笑。

拐了一个弯,季东忽然停了下来。

前面出现了一个土坑,长两米,深两米,宽一米。旁边有一堆土,上面插着一块木牌子,应该是墓碑。季东知道,这是陶广山和孟扩为他准备的。他还知道墓碑上写的是什么:季东之墓。字是陶广山用红油漆写的,歪歪扭扭。

这些都是孟扩告诉他的。

“怎么回事?”陶广山走了过来。

“有个土坑。”季东淡淡地说。

陶广山看了看,装模作样地说:“应该是一座坟,还有墓碑。”

“你猜墓碑上写的是什么?”

“我猜不到。”

“我能猜到。”

“是什么?”

季东看着他,一字一字地说:“季东之墓。”

陶广山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走过去,把墓碑转了过来。墓碑上用红油漆写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宋书本之墓。

三个人顿时僵住了,仿佛被死神摸了一下。

湘西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大连夜路鬼话

话说大连那儿有一个叫城子坦的小镇,这镇子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道,因此通向此镇的公路是非常的繁忙。

而小镇和所有的海边小镇一样,海洋性的气候一年四季到头都不是显得很冷,不过1999年的那个冬天却下了一场罕见的鹅毛大雪,整个公路上都结了厚厚的冰,车辆和行人都得加倍小心,否则便会和坚硬湿滑的路面产生一次亲密的接触。

这天夜里李强骑着三轮儿嘣嘣儿急忙忙的赶回城子坦,骑在三轮儿上看着周围一片黑暗,同时还要注意脚下已经结冰的路面,李强这心里甭提多郁闷了,只怪自己不应该贪图那点加班费,弄得自己现在这么危险。

可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李强的三轮儿突然间的就不动了,李强无奈的下了车,钻到车底下想看看是什么故障,可是趴在地上看了半天也没瞧出个子午寅卯来,李强想着看看是不是油箱出了什么问题,可这一起来便出了问题,原来他的棉袄儿被卡在了车轮下面,棉袄儿和车轮全被冰冻的路面给冻住了,他硬扯了几次都没挣开,而李强也是感到越来越冷了,可棉袄和轮胎就好像着了魔似的,紧紧地把他押在路面上。

第二天,负责清除路面冰层的施工队发现了已经冻成冰棍的李强,当发现李强的尸体后,在当时的情况下也根本没办法处理,而李强的身上又没有什么证明他身份的证件,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的把尸体给扔了,无奈之下只能先留着了,白天还好说,可是到了晚上,谁都不想去看着这么一个冰尸,而队长就雇了一个当地附近村子里的一个叫王大胆老头帮忙,说好了给老头一百块钱,准备明天让人把尸体送到最近的派出所去。

深夜里,老头看着那李强的尸体,也不害怕,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慢悠悠地抽了起来,想着明天能用那一百块钱买点啥,又过了一会,老头开始围着李强的尸体来回的跑着步,想以此来增加身体的热量,可这风却是越刮越大,最后老头实在是冻的受不了了,可又怕人走了后尸体没了,最后老头想了个法儿,他又点燃了根烟插在了李强的嘴里,然后把李强立在了路边的一颗树上,这才去村里的小卖店去买几瓶白酒来暖暖身子。

王钢在黑夜里在路上走着。今天晚上的风很大,王钢把自己的衣服裹了又裹,可是那寒冷的感觉并没减轻多少,王钢拿出烟盒,从里面拿出一根烟吊在嘴上,可搜遍全身也没找到一样可以打火的东西,王钢有些急了,他妈抽根烟也这么费劲。

目光一扫看见路边的一颗树上有微微的火光,王钢急忙地跑了过去,便跑还便说:“大哥,借个火我烟瘾犯了。”走到李强跟前王钢探着头,等待着李强把烟头递过来。

李强当然不会动了……王钢有些急了喊道:“什么人啊!借个火都不行。”说完就硬把烟头向李强的烟上靠,烟是点着了,却不小心碰到了李强的身体,李强倒在了地上,王钢很自然的低头去看,这一看才知道是死人,李强“啊”的一声拔腿就跑啊。

就在这个时候老头暖完身子回来了,看见一个人影嘴上吊着烟在狂奔,以为是诈尸了,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为了一百块钱,就在后面追。

王钢看后面有东西在追他,也以为是诈尸了,跑的就更快了,可路面太滑不小心摔倒在了路上,再加上过度的惊吓……他晕了……

老头抗着王钢,回到一开始放李强的位置,李强当然老老实实的躺在那了,待老头把王钢放下,这才看见李强,惊讶地说了句:“俩呀……”

湘西民间鬼故事第五篇-民间鬼故事

王名轩,南柳镇人氏。听说刻苦读书的表弟没有盘缠乡试,便亲自去隔壁镇,将省吃俭用的十两银子相赠,表弟千恩万谢,说若是中榜,定十倍报答。 更多 >>

在东十里有个算命先生,常年镇口摆摊,身形猥琐,早年因患眼疾,瞎了一只眼,算命奇准,人们便管他叫瞎半仙。他这人也怪,每日只算一卦,不讲究什么“贵人多付课金,穷户少收卜钱。”凡来求卦者,只需五十枚大钱,保他一日吃喝即可。 更多 >>

鹿野家资颇丰,从小立志,要写一本旷世奇书,弱冠之后,辞别双亲远行,增长见识。父母表示赞同,好男儿志在四志。临行前,父亲交给他一面镜子,说此镜乃是祖父年轻时,故交清风真人所赠,内蕴元气,能推演将来之事,可使九次。祖父用了三次,父亲也用了三次,剩余三次交给鹿野,逢要事难以决断时,可将手掌抚在镜子正反面,心里想着某种选择,便会有相应情景浮现。此镜又名因果鉴。 更多 >>

说个小时候听过的故事,狐狸娘的报复:这事儿可是有年头了,得是四五十年前吧,南山屯的光棍张大满娶了个媳妇过门,第二天就嚷嚷着人不对,要退婚! 更多 >>

古时,山间有小镇名唤白塔镇,唯有一户富贵人家,家主乃一秃顶白胡子老头,颇为刁钻刻薄,镇民私底下唤之秃老刁。也不知是否苍天无眼,那秃老刁为人不义,却富贵非常,甚是奇怪。 更多 >>

李冲幼年顽劣,其母管教无方,只得将儿子送入归隐山磨练,拜隐山方士为师。那李冲甚是聪慧,十八岁便尽得师父真传,青出于蓝。早年间还听说他混得不错,在郡都置下大宅,绫罗绸缎穿不尽,丫鬟奴仆数不清。不过三年光景,回乡却成了半身不遂,凄惨得不堪入目。 更多 >>

民国时期,各地都流行土葬,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嘱咐家里人注意风水,一定要葬在宝地,这样不仅仅对死去的人好,而且也对后代子孙好。因为土葬盛行,所以棺材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孙家就是靠棺材发家致富的。 更多 >>

午夜,一轮圆月早已靠近了西山,我跟着龙五,石三、唐四等几个伙伴,趁着月色悄悄的摸进了野人山。一路上我显得特别兴奋,因为等我们进过了天坑洞,我就可以向其他人证明我的胆量,甚至可以讥讽那些长辈们“胆小如鼠”,故意把天坑洞说成是通往地狱深渊的大门,是亡灵进出阴阳两界的必经之路。 更多 >>

傍晚时分,天色有点阴沉,阴云密布,感觉是要下雨的节奏。小篱笆村的张木匠吃过晚饭,到院子里看了看天,准备关院门回屋早早的睡觉。 更多 >>

康景年为临县邑令,近日,为件案子忙得焦头烂额。有个浪荡子叫董升德,街逢一个姑娘,调戏无度,姑娘性子刚烈,早上被哥嫂数落,上街前又和邻居绊了嘴,于是一时想不开,回家后投缳而亡。 更多 >>

以上就是湘西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湘西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6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