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5篇

  本文5个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哄女朋友睡觉的鬼故事300字、鲁智深讲鬼故事全集、鬼的故事、一双红布鞋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一篇-午夜阴灯

  清明是一个大学生,就读于一所偏僻的大学里。平时没有什么爱好,就是打打球,上上网,但他有爱起夜的习惯。所以每天晚上他都会吵醒同寝室的人,为此他在寝室的关系也不怎么好。

  这天晚上和往常一样,清明蹑手蹑脚的溜出寝室,由于学校地处偏远地区,电压不稳,走廊的灯忽明忽暗,就像鬼片里的情节。他想到这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嘶…该死的学校”清明提了提神儿。由于最近楼里施工,洗手间暂时不能用了,所以清明不得不去一楼的洗手间,就在一楼的尽头,平时很少有人去,一是一楼的洗手间没窗子,什么光都进不去;二是里面的灯都坏了。最近学校按了一个,但不知什么原因坏了,学校也就没再管。清明瘦小的身子站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无助。他望着走廊的尽头,眼前的走廊只挂着一盏灯,昏暗的光线投射下来,就像恶魔的血口,仿佛要吞噬一切。

  清明小心翼翼的环抱手臂环视周围。突然他看见昏暗的灯光下有个影子,对,没错是个人影蹲在地上,而且还在动,清明倒吸口凉气,颤抖着说“请问,你是~哪班的同学?”那个人影缓缓地转过头,满脸的皱纹,一头蓬松的白发,佝偻着背,有块青色胎记遮住了半边脸,在昏黄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恐怖。清明差点叫出声来,“这个婆婆长得怎么这么吓人”。“小伙子,我是楼管大妈琼婆婆啊!”清明听着这几乎飘进耳朵的声音浑身起鸡皮疙瘩,“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快完事撤吧。”清明小跑着跑到一楼卫生间,说也奇怪,卫生间的灯居然好了。

  “呼…妈的,终于正常点了。”清明解决完提上裤子,突然他愣住了。“琼婆婆上周不是已经——死了吗?”

  清明想到这浑身不住的哆嗦,他不敢出去,他害怕出去看到半边脸已经腐烂,两个眼球耷拉在嘴角,不停的转动着,满头的蛆在蠕动,全身布满尸斑的琼婆婆。“这可怎么办,还好洗手间的灯亮着,但总不能在这呆一夜吧!”清明洗完手一抬头,直直的盯着前面,眼睛几乎快突出来了,因为他居然——看不到镜子里的自己!清明彻底崩溃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来在一周前,也是在这里,他被正在这里值班的琼婆婆活活给吓死了。琼婆婆也因为受到过度惊吓死于脑淤血。从此一楼的洗手间每到晚上都会看见一个浑身腐烂的尸体在照镜子,而他的旁边蹲着一个婆婆,整个一楼的灯会在午夜十二点变成墨绿色。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二篇-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

  下面我要讲的这个故事叫做【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

  晚秋的黄昏,没落中带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忧伤,斗转星移,转眼一年的时间过去,走在熟悉林荫小路,秋风阵阵,落叶飘零,思绪如风,望着消失在天边的林间小路,水月期待的目光,仿佛天际的一颗星辰,忧郁的眼眸中,是无尽的思念与等待,

  水月苍白的面容,望着遥远的天际,月色如水,冰冷的寒意渲染着深秋的大地,泪水一滴滴的滑落,悄无声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已所剩无几了,也许等待的人,永远在等待,可是等待的结果呢,也许只是一个未知的结局,一颗流星滑落,望着流星消失的方向轻轻挥了挥手;大声呼唤着‘你在远方还好吗’

  水月和林燃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幽静的林荫小路上,留下了他们他们幸福的身影,可是世事难料,一年前水月患上了一种罕见的疾病,身体日渐消瘦,经医生诊断,水月的生命只剩下一年的时间了,无情的苍天呀,和彼此深爱的人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为了给水月治病,林然跑遍了大小医院,用遍了各种药方,但是水月的身体每况愈下,病情丝毫不见起色,为了挽救水月的生命,林然整日奔波,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水月看在眼里,心里自然如刀绞一般,她对林然说‘自己不惧怕死亡,最大的希望就是有林燃陪着自己走过人生最后的时光。’

  水月的父亲也是一名医生,为了女儿的病情,也一直在到处寻医问药,这一天,水月的父亲,对林然说了一件事,有一位老中医在一本古籍中找到一个方子可以医治水月的病,但是其中的一味奇药【七色雪莲花】不易寻找,古书中虽有记载,但是世间去没有人看见过,这种珍稀的药材生长在五千米左右的山顶,只有下雪的时候,才可以盛开,只不过七色雪莲花,开花的时间很短暂,必须及时采摘,但是这种奇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物,可以而不可及。

  只要有一线生机,林然自然不会放弃。自已要雪山地区采药,临别时,林然深情地看了水月一眼,告诉他,自己会找到七色雪莲花,一定要等自己回来。

  望着林然匆忙离去的背影,水月的父亲眼中闪出一丝无奈与凄凉的感觉。

  春天的时候,林然到雪山地区采药,一直到深秋时节,杳无音信,对于水月来说,自己的人生快走到了尽头,只是想再看林然最后一眼,在林然温柔的怀抱中,平静的走完人生的最后一分钟。每一次的等待,每一次的期盼,换来的只是一次次的失望,

  日薄西山,一种无奈而没落的感觉,残阳如血,一阵秋风吹过,枯枝上残存的几片树叶,在摇曳中随风飘落,回到了大地母亲的怀抱,瑟瑟秋风中的水月,依旧在遥望着,林然离开时的小路,忽然间一件温暖的外衣,披在了水月的身上‘丫头,你的林然回来了’熟悉的声音,如同一缕温暖的阳光融化了,水月的早已冰冷的思绪。是林然回来了,久别重逢的欣喜,泪水与拥抱中幸福似乎又近在咫尺,触手可及,林然温柔的抚摸着水月的秀发‘丫头啊,我们回家吧,别冻坏了,我找到七色雪莲花了,我知道老天不会如此狠心,让我们阴阳两隔的’

  林然温柔的笑容依旧,只不过将近一年不见,整个人苍老了许多,夜幕中的眼眸,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恍惚间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我不想回家,陪我在这里走一走吧,还记得以前,每当黄昏的时候,我们总是喜欢在这里一起看黄昏,记得你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你先与我一步离开这个人世间,你的灵魂会化作漫天的流星雨,告诉我在另一个世界,你依然为我牵挂,你还记得,我当时听完之后的反应吗’

  林然淡淡的一笑‘当时你一定是很感动吧,生死不离的缘分,世间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

  突然间,水月感到一丝寒意,不觉向后退了几步‘你……你不是林然,你到底是谁’突如其来的变故,林然微微一愣‘丫头,你没事吧,我是林然呀,你看这是我费尽千辛万苦,找到的七色雪莲花,’

  伤心的泪水,再次滑落,‘不,你不是我的林然,你在骗我,你骗我,’

  忽然间一道金光闪过,夜色中的林然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一袭白衣,冰冷的容颜,深不可测的眼眸中,藏着一丝无声的忧郁和感叹,他是幽冥世界的,幽冥使者。千百年来人世间的生离死别,缘聚缘散,早已让他心如寒冰‘你怎麽知道,我不是林然的’

  一次次的失望,心灰意冷的水月,早也不惧怕死亡,更何况眼前诡异的一幕呢‘这是我和林然之间的秘密,林然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我给了他一记耳光,然后抱着他哭了,我不允许他先我一步离开这个曾经留下过美好回忆的人世间’

  幽冥使者的眼中闪出一丝晶莹的泪花,千百年来他未曾流过一滴眼泪‘几天前,林然在一座雪山上,寻找七色雪莲的时候,发生了雪崩,已经魂归地府了,但是他心愿未了,一直放不下你,还在苦苦的寻找七色雪莲,七色雪莲虽是幽冥地府的神物,有起死回生之效,但是莲花池早已干涸千年之久,可怜的林然悲痛欲绝,在莲花池边哭了一天一夜,眼泪最后变成了血水,一滴滴的落进了莲花池里,也许是林然的真情感动了上苍,早已干涸千年的莲花池竟然恢复了生机,可是林燃由于神形俱散,最后化作了三生石旁的一颗相思树。这朵七色雪莲是林然对你的一片真心,好好活下去,别辜负了她的心愿。一道金光闪过,幽冥使者消失于茫茫夜色中,忽然间,天空中划过一颗颗的流星,水月知道,那是林然的灵魂,是林然对自己的一片真心,是对自己依依不舍的眷恋。缘尽缘散的无奈,无声的在向自己告别。水月向逝去的流星挥了挥手,喃喃的说道‘等着我,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七色雪莲悄无声息的落到了地上,美丽的花瓣,随风飘逝……

  几天之后,水月安详的离开了人世间,脸上带着一丝期盼的微笑,弥留之际,水月喃喃的说道‘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天堂,’一缕清风一丝魂,从此三生石边,多了两颗相思树,彼此枝叶相连,祝福着人间的有情人。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三篇-诡眼

  一、新来的保姆

  绿色的藤蔓,包裹着整个白色的院墙。藤蔓的叶子有些奇怪,脉络极深,在叶片上形成鲜明的线条,那形状有些像眼睛。

  谭苏就这样走进郭家做了保姆,前任保姆王阿姨则立即离开了,好像是逃走一般。

  这几年来,方洛佳已经换了无数保姆,她不知道这个新来的保姆能呆多久。

  想当年,方洛佳也只是个保姆。

  方洛佳五岁的时候父亲过世,母亲改嫁给村里一个离了婚的男人。一年多前,继父想把方洛佳嫁给邻村那个丑陋的养猪人,以此换来彩礼,给他儿子娶媳妇。

  方洛佳死活不嫁,最后偷偷跑了出去。正好宋家重金招保姆,她便被聘上了。

  那时,宋霏的父亲还没有过世,方洛佳的主要工作就是照顾宋霏的父亲,还要兼做饭和打扫卫生。宋霏的父亲已经半瘫痪了,每天坐在轮椅上,而且有老年痴呆,他总是盯着一个地方发呆,然后会忽然大叫起来。

  有一天晚上,家里只有方洛佳和宋霏的父亲。就在方洛佳给老头洗脚的时候,老头忽然一把抓住了方洛佳:“你听……听见了吗?那个孩子来了,那孩子来了……”

  从那以后,方洛佳发现老爷子经常念叨这句话。

  几个月后,宋霏的父亲死了,死于心肌梗塞。

  老爷子一直有高血压、心脏病等老年病,方洛佳每天要给他喂好几种药,老爷子的死,让挑剔的宋霏责怪是方洛佳没有及时给老爷子吃药。好在方洛佳每喂老头一颗药,都作了记录,在这件事情上,一向对宋氏父女唯唯诺诺的郭一冰,居然帮方洛佳说了话。

  宋氏公司是宋霏的父亲一手创立的,郭一冰只是个上门女婿。当初,郭一冰和宋霏结婚后,在宋氏公司里就扶摇直上,很快就成了宋氏公司里的超重量级人物。

  谁知,郭一冰和宋霏婚后不久,老爷子忽然中风倒地,虽然送医院抢救后活了过来,老爷子却成了半瘫痪兼痴呆。于是,郭一冰顺理成了宋氏公司的最高领导。

  那之后,方洛佳便成了郭一冰的秘密情人。这种就发生在宋霏眼皮子底下的事,自然无法长久隐瞒,宋霏果断地把方洛佳赶了出去。

  二、埋尸

  从第一天上班开始,谭苏便每天给方洛佳炖一种补品。方洛佳嫁给郭一冰几年,却一直没有怀孕,这是她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偏方,听说坚持吃就会有孩子。

  想当年,方洛佳被宋霏赶出去后,反而成了郭一冰的正式二奶。而自从赶走方洛佳后,宋霏就不再请保姆,开始自己做家务。

  按理说,宋氏是属于宋霏的,但宋霏不懂经营,她只能依靠郭一冰。他们都不相信对方,却又都离不开对方。

  之后没多久,宋霏死了。宋霏死于几乎不可想象的意外——电饭煲漏电。那天郭一冰一回到家,发现宋霏躺在地上,他连忙上前去扶宋霏,于是也被电击中,昏迷过去。

  幸运的是,那天郭一冰有一个很重要的合同,需要当晚拍板,助理给郭一冰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便赶到郭一冰家送合同,结果发现了被电倒的郭一冰和宋霏。

  只是,宋霏因昏迷太久,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而宋霏死后,方洛佳就顺理成章地转正了。

  终于,方洛佳成功怀孕了。(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郭一冰和方洛佳都有些意外,方洛佳主要是惊喜,而郭一冰却反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似乎他并不期望这个孩子到来。

  自从方洛佳怀孕后,郭一冰经常夜里从梦中惊醒过来,他每晚都梦见一个孩子,这个噩梦勾起了郭一冰一段回忆。

  那时,他刚和宋霏结婚不久,那天他应酬一个重要客户,喝多了,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意外。在一个拐角处,他撞上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

  妇女被撞晕了,但那个孩子却正好掉在了车轮下,当场没了呼吸!郭一冰把孩子的尸体抱进车里,慌忙开车逃离现场回到家。

  但尸体怎么处理?

  慌乱的郭一冰一眼看到一把铢锹竖在院墙边上,旁边有个坑,坑边还放着一棵树。脑子里灵光一闪,他拿起铁锹,把那个孩子的尸体放进坑里,往孩子身上填土,就在那时,那孩子的手忽然伸了出来!郭一冰吓坏了,他不顾一切地用铁锹向坑里用力铲了下去……

  最后,郭一冰又把树种进了坑里。那之后没多久,宋霏就怀孕了。

  郭一冰想到树下埋着的孩子尸体,非常害怕,他劝宋霏不要孩子,可宋霏不听。于是,郭一冰偷偷买了打胎药,下在宋霏的食物里,宋霏就这样莫明流产了。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四篇-你要不要脸?

  夏天及到,各种各样的水果摊出现在大街小巷。

  一天,我去卖樱桃的水果摊上买点樱桃,那水果摊的老板是个黑老粗,一身的紧致肌肉,国字脸,脸上还横着一道歪歪扭扭的疤。

  说实话,看着他这凶神恶煞的模样,我特别怕他,但又感觉有点眼熟。但耐不住这摊子的樱桃就他家的长得好看又圆润,食欲让我忍不住走向他的摊位。

  “老板,这樱桃怎么卖?”我拿起一颗鲜艳欲滴的樱桃放在阳光下摆动,红的动人心魄,红的玲珑剔透,真的好想把它作为收藏品。

  “嘿嘿,三十六块一斤,美女可以尝一口,我这的樱桃全都是用家传秘方培养出来的,新鲜好看,口感也特别好。”老板一脸和善的夸着自家的水果。

  看他说到这,我也就不客气地抓起了一把尝起来,味道真真是好极了!

  我豪气的小手一挥,伸出五个手指,“给我来五斤。”

  “好勒!”老板乐呵乐呵地麻利的装着樱桃。

  这期间,我仔细的看了看他的面相,感觉他并不是做这种小买卖生意的人,便开口问道:“叔以前是不是以杀猪为生?”

  老板愣了愣,没有想到我会来此一问,便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杀猪的越来越多了,没什么生意了。”

  “哦~”我提着称好的樱桃便走了。

  “等会儿,美女。”

  我停顿脚步,回头一问,“什么事?”

  老板快步走到我身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要脸吗?”

  我本来看他向我走来时,就起了防备心,如今听到这话,猛的后退一步,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随即一想,便觉得他是不是在骂我?

  “神经病!”我暗骂一句,快速地往家里走去,期间,我不断回头看,就怕他跟了上来。

  回了家,我便迫不及待地将樱桃洗干净尝了起来。

  “嗯,真好吃,入口香甜。”因为太过好吃,我不断地往嘴里塞着樱桃,边看电视边吃。转眼间,就将五斤樱桃吃了个干净。

  吃的很饱,感觉有些困,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感觉房间里有无数个幼青年在我身边围绕着,死气沉沉。一个个的全身血红,并且还用直勾勾的眼神窥看我。不一会儿,那无数个幼青年齐刷刷地伸出双手掐我脖子,坐我身上,手臂,大腿,只要是有肉的地方都被他们死死的掐住了。

  而我,只能看着,却动弹不得。痛的我眼泪直流,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啊呵~啊呵~啊呵~~~”当我好不容易喘着粗气醒来时,我全身都是冷汗,而身体散了架一样,哪都不得劲。

  “原来,这是个噩梦啊。”我抹了抹汗,起身去喝水。

  “啊!”我迅速地揪着衣服跳回沙发,一脸惊恐。

  地上满满地脚印,血红色的脚印!难道那不止是个噩梦吗?

  精神恍惚间,我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太阳高照,而我多了一对黑青色的眼袋,身上仿佛被人踩踏过一般,就像被抽干了体力,一点精神都没有。

  当我走到太阳底下时,全身灼痛无比。我模糊地看见前方无数个人影在我耳边问:“你要脸吗?你要脸吗?你要脸吗?”

  我被他们每个人挤来挤去,撞得头晕眼花,甚至被踩到脚底下。

  那种感觉无以形容。

  当我整个人清醒过来时,天色已晚,我已经不知不觉地又走到那个樱桃小摊的面前了。

  “老板,给我来五斤樱桃。”我诧异自己怎么会又说这句话。

  手不由自主地去抓樱桃往嘴里塞。我猜想应该会发生一段对话,我的记忆中似乎有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但我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一边数,一边吃。当我吃到第十八颗樱桃的时候,老板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压低声音问道:“你要脸吗?”

  “嘿嘿~”

  “啊~”老板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樱桃也都不要了。

  无缘无故地地陷了,他掉了下去。

  我突然感觉一阵欣喜,“奇怪!不过这樱桃全都是我的。”我不停地吃着,不停地吃着,突然,头痛欲裂,脑海中出线了一些记忆片段。

  一个男人,卖着一担樱桃……还有许多人……刀……胃……肾……血的河流侵蚀了肥沃的土壤……

  没能记起更多,这些记忆,像是被别人故意剪短的一样。

  我想我该去医院了。

  “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身体有什么不适?”

  “苏梨,20岁,我最近感觉我好像失忆了?很多东西想不起来了。”

  凡丘停下手中的笔,戴上眼镜,起身站在我身后,按着我头上的穴位,问我疼不疼。

  我摇摇头,“我也并没有过摔伤。”

  凡丘皱了皱眉,说道:“等会儿你跟我去CT检查室照一下片,先去交费。”

  我点头。

  检查结果出来时,凡丘的脸色有些差,他很匆忙地跟我说什么事都没有,可能是我压力太大了。他急匆匆地走了出去,而我却在背后跟他说了一句话,“你要脸吗?”

  他脚步一顿,惊恐地回头看我,便大喊大叫地跑了,随后跳楼自杀了。

  我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怎么回事?

  当我走出这个医院时,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又有些记忆苏醒了。而这次却是关于这个医院的。

  医院标本室……无数玻璃瓶里,福尔马林水中浸泡着标本……冷藏室里还有一张张鲜活的脸皮……

  凡丘的自杀,医院的人慌乱了,可他们却视我为无物。

  我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我终于知道自己的记忆了,活该那人死亡。

  我是一只鬼,那个樱桃老板是杀活人贩卖器官的恶人,而我是无数冤魂中的一个。我被掏空了重要器官,连我最自豪的容颜也被他割掉了。

  他把这些器官贩卖给了医院的凡丘,进行暗地交易,谋取利益,不过好在那些器官也用在了该用的地方。

  死后的我失去了杀害前的记忆。可我每天会徘徊在他的摊前,买了那些樱桃吃了后,才知道无数的冤魂都在樱桃里,是他们唤醒了我的记忆。

  难怪我会被太阳灼痛,难怪我会感觉自己没有精神,难怪我能随便的被人践踏,而身上没有一丝伤痕。

  难怪地摊老板看到我没有脸后会惊慌逃跑,而那个地陷便是我弄的。

  难怪凡丘会跳楼自杀,他在给我照CT的时候,CT却什么也照不出来。他想跑,可我会附身啊!

  那些樱桃为什么长的那么水灵,那是人血浇灌的啊。其实根本就没有人问我要不要脸,那只是我记忆中苏醒的前兆。

  我纵火烧了樱桃林,而我和他们该走黄泉路了……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

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第五篇-惊梦

  小时候是住在农村,房子有些类似四合院,但又不是像北京那种四合院。我们那儿的房子比较密集,有时候为了走近路,就直接从别人的家里经过,久而久之就习惯了,有些人的家就变成了“路”了。

  大家都是一个村里的,抬头不见低头见,那个年代也没像现在一样,所以那些被“征用”成为路的房主也不会多说什么,最多也就晚上太多人从他家经过的时候心里不爽一点。

  我记得有这么一个房子,里面住着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儿女也就住在附近。老人家一个眼睛已经瞎了,另外一个每天就坐在椅子上抽烟,房子里也没有灯。

  我还记得小时候那个老爷爷,特别喜欢找我曾曾祖父聊天。偶尔还和我曾曾祖父一起打字牌。他们那一辈的人在我曾曾祖父离世之后也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了老人家。

  反正从我曾曾祖父离世后,到那件事发生的时间里,我没怎么见过那两个老人家出来,每一次从他家经过的时候,他都躺在椅子上抽着烟,有时候在椅子上睡觉,总之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漆黑一片的环境,他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说实话,有很多次我都想碰碰他,看看他死了没有。

  说实话,我很不想从这里经过,但是如果不走这里,就得绕道下面,去走一个小巷子。

  巷子里面养着两条狗,从小我就特别害怕土狗,相比于土狗带给我的恐惧,这里明显要少一点。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家里也养着大狗,但是我就是特别的害怕土狗,就像是本能的害怕,觉得这些土狗会真的伤害我。

  这天晚上村里停电,很早的我妈就让我睡了。也许是小孩子睡眠好,我躺在床上很快的就睡着了。朦胧中,我似乎听到有人在叫我。我四处看了一下。

  发现是我的几个好朋友,说要带我去小孟家里玩儿。孩子嘛,都喜欢玩,我直接就同意了,跟着他们朝着小孟家里跑去。穿过了几个箱子,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因为我走到了杨祖祖家的门前。“什么时候这里有灯了。”我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房子。在我记忆里这里是没有灯的啊,房子里也是黑漆麻乌的,很吓人的。

  旁边的小伙伴什么都没说,直接就跑进了房间里, 看见他们跑进去,我也只好跟着跑进去了。然而,我就找不到他们了,他们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

  我有些紧张了,我看着周围,杨祖祖还是坐在门旁的椅子上抽着烟,可是刚才进来的几人却是不见了,我想是不是他们从另一个门跑出去了,毕竟这房子算是路,前门和后门刚好通在一起。

  然而我跑过去一看,这门怎么从里面锁了起来。农村的那种锁就是一个铁柱子和一个铁扣子,这要是从外面,绝对是锁不起来的,只有从里面把它扣上才行。

  我莫名其妙的开始害怕了起来,我转身就朝着刚才进来的那扇门跑去,一把拉开门跑了出来。然而这时,眼前的环境已经改变了,刚刚我进来的时候还是下午,现在不知为何就变成了深夜,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只能是勉强看清楚前面的一些东西。

  好在我非常熟悉这里的环境,我朝着我家的方向跑了过去。原本只要穿过两个巷子就能看见我家的路程,我跑了五六分钟,愣是没看到我家的影子。

  而我周围的环境确实变成了另一个地方,这是和我们村紧挨的一个村,据说这个村是建在古墓上面的,所以非常的邪。据说这里晚上还有人看到过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我赶紧就想要离开这里,又是改变方向朝着我家的方向跑去。然而这一次,我的身体像是不受我控制一样朝着狗尾巴岗跑去,那里可是我们这附近好几个村的墓地啊,只要人死了就埋在那里。

  在途中我看见了好几座坟墓,让我心惊肉跳的是,这些坟墓的大门都开着,像是白天的人户一样,似乎有什么东西随时都会从里面走出来,然而就在这时。

  我周围的场景再次变化,我又出现在杨祖祖的家里。我看见了躺在椅子上抽烟的他,松了一口气,至少他是一个活人。我走过去叫了他一声,可是他却没有回答我。

  我又叫了两声,他还是保持着一样的表情和一样的动作坐在那里手里拿着长长的烟枪。我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这地方让我感觉很紧张,并且很害怕。

  就在这时,从房间的里面走出来了一个人,笑着对我说“小逸啊,来吃鸡蛋。”我听到这声音吓了一跳,这不是瞎了几十年的杨奶奶么,怎么知道我来了。

  我转过脸看着杨奶奶,此时杨奶奶脸上一脸的笑,可是那笑容却给我一种很阴森的感觉,我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笑着说了一句“不,还是算了。”

  然后转身就朝着外面跑去,这一次我很快的就跑回了家,在我家的院子里还有两个人,我赶紧跑过去和他们打招呼,这两人都是我最好的朋友,看样子是在找我玩。

  然而我还没有跑近他们,天色却是突然的黑了,周围就像是进入了深夜,我能看到我家窗户里传出来的光亮,也能听到里面的谈话声,可是我怎么喊里面都没人回答我。

  我的后背一阵一阵的发凉,突然,我感觉什么东西扑到了我的身上,我努力的转过身,看见了一个黑影,这黑影披头散发的,我根本就看不清她的脸。

  就在此时,她对着我的脖子一口就咬了下来。那种感觉不痛,可是很难形容,就像是真的被咬,但是又不痛一样,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制服我的力量。

  突然我从梦中醒来,我的枕头和被子已经被汗水浸湿了。我疯狂的喘着粗气,心跳就像是要跳出来了一样。与此同时,不远处传来了鞭炮的声音。

  在我们这里,如果不是过年而放连环的那种鞭炮,就证明死人了,主人在叫大家帮忙。我听到了我父母起床的声音。我继续睡了过去,第二天一大早我被叫去葬礼吃饭,并且得知了,杨祖祖和杨奶奶两人在昨晚一起去世了。

  以上就是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女朋友的睡前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55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