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湖南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真实民间神鬼故事、民间有声鬼故事、湘西民间鬼故事、鬼故事短篇民间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湖南民间鬼故事第一篇-乱坟场上过阴兵

清宣统二年(1910)中秋后的一个子夜,大雾弥天,把江苏滨海县东坎镇(原属阜宁县)的整个镇市笼罩在黑暗之中。

当地的人们正在睡梦之中,忽听得东岳天齐庙内的钟鼓声大作,与此同时,距东岳庙约二里地的乱坟场上,忽然到处冒着星星荧火,并发出时断时续的"吱、吱"的怪叫声。

不到半个时辰,怪叫声和荧火都聚集到了乱坟场中央的那几座大坟边。影影绰绰,有一队人马团聚在朦朦胧胧的夜色中。片刻,有两个达丈余高的鬼出现了,它们分别身着白色长衫和黑色长衫,头戴二尺高的尖顶帽,鲜红的舌头一直拖过胸口,脸膛如同粉白,一人左手拿着"啷啷"作响的铁链子,右手拿着"勾魂牌";另一人双手拿着一副木枷,全身挺直,在队伍前面一跳一跳地前进。紧跟着他们的是二十余对鬼卒,鬼卒们赤着膊,身上画着黑、红、白三色花纹,下穿红色或黑色绸裤,也都赤着脚,跳跃着前进,嘴里不时发出"吱吱"声。再后面是牛头、马面,中间拥着扛肩、凸肚、驼背的判官,此判官脸生红虬,头戴乌纱,身着紫红官衣,腰束紧身玉带,右手拿着朱笔,左手拿着一本蓝色的"生死簿",一个鬼卒替他撑着黄罗伞,任他摇摇摆摆,跟着队伍前进。

这一队鬼兵,从乱坟场的大坟堆出发,绕坟场一圈,沿着弯曲的小路向北,转过小虹桥直奔西爬头街。鬼兵们所过之处,地上铺着一层烧过的纸钱灰。

许多市民们从梦中惊醒后,本想开门看个究竟,但只从门缝里向外一望,就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只见鬼兵的队伍又从西爬头街转折向东,整整走完一条大街,到了东街头的东岳天齐庙门前。鬼卒们排列在大门两旁,牛头马面开路,推门进庙。然后判官入内,再后鬼卒们一对一对地进了庙。鬼卒们进了庙后,庙内传出一阵鼓磬声,遂鸦雀无声。

第二天清晨,有赶早卖菜的乡下人从东岳庙门前经过,发现门前那一对石狮子满身流淌着汗水。庙内的小和尚出来对行人神秘地说,夜里庙门是关得很好的,这些鬼卒不知从何处出去的,也不知从哪儿又进来了。烧早香做功课的和尚还看到"东岳天齐大帝"的脸上流淌着滴滴汗珠,东西厢房"十殿阎罗"也满身淌汗,特别是那一对丈余高的"黑无常"与"白无常",更是大汗淋漓。

从这一天下午开始,东岳庙内连开了7天道场,天天香烟缭绕,鼓乐齐鸣,诵经声有律有序,四方善男信女络绎不绝,人人敬香礼拜。为了不妨碍对那些冤魂野鬼的超度,占据了东岳庙后半壁房产的"县立第二高小"的校长,在东岳庙住持印泉法师的一再交涉下,不得不放了学生7天假。

好事不出门,怪事传千里。这一起"过阴兵"的怪事不到数月时间,就传遍了大江南北,且越传越奇,越传越活灵活现。以致次年清王朝被辛亥革命推翻之事,也有人把它和"过阴兵"牵扯在了一道。

不过也有不少人对这起"过阴兵"的怪事产生了很大的怀疑,直到第二年夏天,"第二高小"的一些老师们才从小和尚的嘴内掏出了事情的真相。

宣统元年,一批在江南读书的学子回到故乡,兴办了"洋学堂"(即后来的"阜宁县立第二高等小学")。学校初开办时,没有校舍,当地的开明绅士便支持他们占用了东岳庙后半壁的房产。庙里的和尚们自然不肯轻易将庙产让给他人,住持印泉法师经过多日苦思冥想,终于想出利用"东岳天齐大帝"属下的十殿"阴兵"来撵这些学生滚蛋的闹剧……

湖南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古代聊斋之赚娶狐女

汉中有个叫钱禧的读书人,在佛寺中读书。

一天夜里,月明如昼,忽然听到有女子的脚步,急忙起来,从窗户的缝隙中偷看,见到一个女郎,站在佛外,对着佛像参拜,拜完之后,就不见了。

第二夜,又是如此。

钱禧知道那女郎不是人,肯定是什么鬼啊,狐啊,妖啊之类的,到了夜里,便隐在佛的门后面,等女郎的到来。

没一会儿,女郎果然来了,来到她拜佛的地方,站好正准备下拜。

钱禧立即闯出去,说:“连夜拜佛,可算是诚心了。”

女郎见到了钱禧,一阵惶急。

可还没等钱禧走下台阶,女郎又早已不见了,只见女郎站的地方,有一样东西,走过去捡起来,是一张绣着花的红巾,上面挂着一串白色的珠子。

钱禧拿到房里,在灯下仔细观赏,见珠子闪闪发光,能照出人影来。心想女子一定会回来索取,便坐着等候。

没过多久,女郎果然回来了,钱禧看那女子长得婀娜多姿,看上去十分妩媚。

女郎先开口问他道:“你捡到的东西,愿意还给我吗?”

钱禧道:“还给你了,怎么报答我?”

女郎道:“还给主人是理所当然的事,不知道有什么报答。”

钱禧道:“话虽然这样说,但我不是从你那里偷来的呀!像这样的无价之宝,你丢失了,我捡到了,还给你,我即使不索要报酬,你也不应该置之度外,而不感谢我呀!”

女郎道:“这样,你就说个价钱,让我按你说的数目报偿你,可以吗?”

钱禧道:“哪有捡到了人家的东西,还给人家,要向人家索取价钱的?”

女郎道:“既然又不要金钱,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方法来报答你了。”

钱禧诡秘地笑了一下道:“你的心里应该明白,难道要等我明说出来,为何这样假装不知呢?”说完,上下看着女郎,一双灼热的眼睛,传达出某种渴望。

女郎也笑着道:“我姿色鄙陋,并且已有丈夫了,不能侍奉你了。”

钱禧道:“你丈夫是谁?”

“某太史。”

钱禧和那太史向来相识,知道他有狐妻,说:“照你说的,你是狐狸?”

“是的。”

钱禧心里一阵欢喜,心想狐狸性本淫,还怕她不愿意,便站起来,准备去拉女郎。

女郎避开道:“不要如此。那红巾是我小妹琼仙的,你要是愿意还给我,让我拿回去还给她,不叫她责备我。后面,我再找机会带你去偷回来,小妹不答应你,你就不还她,事情最终会如你所愿的。”

“那什么时候?”

“这可就难说了。”

钱禧又问她:“请问你的芳名?”

女郎回答道:“凤仙。”

“家住在哪里?”

“很近,就在邻近的东边。”

离佛寺的东边不远的地方有一处巨大的宅第,常常发生怪异之事,没有人居住已五六年了。

钱禧相信她的话,把那红巾拿出来,交给凤仙。

凤仙去了,几个月都没有消息,钱禧已感到绝望了,那么久都没有消息,大概是被她骗了。

一天午后,钱禧坐着休息,闭上眼睛,想养养精神,感觉有一个人来摇他醒来,钱禧睁开眼来一看,是凤仙,立即就站起来。

凤仙对他说:“刚才勉强让小妹喝了一些酒,正睡着觉,还没有醒来,立即去把红巾取来,迟了就来不及了。”又叮嘱他说:“那红巾就挂在帐子中,你取的时候,千万不要惊醒她,否则,她醒来了,一定要来争夺。”又说:“小妹心狡黠,且富有智术,即使藏得严密,她仍能取回去。只有在平地上挖三尺深的坑,把红巾装到瓷器中埋好,这样,小妹或许料想不到。”钱禧都一一答应了她。

凤仙带着钱禧来到一座高楼的下面,说:“小妹就睡在上面了。我叮嘱你的,你不要忘了。”

钱禧上到楼上去,果然见到一个女子睡卧在纱帐之内。海棠睡,正做着好梦,睡得浓酣。

钱禧想吻一下,又想起了凤仙的话,取下红巾,屏住生息,慢慢地走出去了,按照凤仙说的,把那红巾埋藏好。

又按《减字浣溪沙》的词牌写了一首《没人睡》词:“一树梨花苇绡,梦中画难描。

莫是东风沉醉,不胜黄。

角枕横陈斜照里,朦胧态度越娆。

铁石心肠人到此,也魂销。”

写好了之后,便粘贴在墙壁上。想着琼仙的容貌,真恨不得她立马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天黑了,钱禧点上了灯,忽然见有一个鬼,和房檐一样高,低着头进去,容貌很是狰狞恐怖,手里还拿着一把锋利的大刀,大声说:“琼仙的红巾在哪里?快拿出来,饶你不死,要不然我一刀斩了你。”

钱禧刚见到鬼的时候,确实感到很恐惧,接着听到他说话了,知道是琼仙耍的幻术,于是,也大声说:“她亲自来取,我才给她。”

鬼恼怒起来,举起刀来,做出砍杀请钱禧的动作,钱禧伸着脖子,让他砍,没有丝毫的畏惧,鬼感到惭愧,便退走了。

湖南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守财人过河

这个故事是听我们村的一个老人讲的,说在民国时期,战火还没有烧到我们那的时候,一般老百姓还能勉强有个温饱,可同时也有一些非常有钱的地主,其中最有钱的要数庄、马、窦、戴四家了,而我们今天说的就是姓窦的这一家。在我们那里他们家就是富贵的象征。据说运河两岸都是他的田地,大概有上千亩。我们可爱的党给我们上了太多的政治课,所以在我们的印象中,一般对地主都是苦大仇深的,可窦大地主心眼却很好,最起码给我讲故事的人是这么说的,所以人们就给他个外号叫窦善人,据说窦善人家里的银子都是用装粮食的粮屯放银子的,他的家在运河的北面,窦善人虽然很富有,却并没有太大的野心,以前我们那里流行一句话,据说就是窦善人说的:千里良田靠运河,饭桌上有鸡鸭鹅,家中有个好媳妇,外加一个小老婆。这看来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话说有一年,运河上面有个摆渡的,一天夜里睡得正香,忽然听到河北岸有人喊要过河,摆渡心里那个烦啊,半夜三更本能睡个好觉。竟然有人喊过河,真他妈倒霉,不去吧又不行,半夜三更的人家过河肯定有急事。

谁他妈没事半夜过河玩啊!摆渡的于是就爬起来,天气那个冷啊!外面还有雾气,地上、船上都结了霜。伸手去拿船篙,都冷到骨头,没办法啊,于是就把船撑到北岸,摆渡一看岸边渡口,站了三个人,穿的都是白色的衣服。

摆渡的心想看来真是急事,估计是家里死了人。于是就把船靠到岸边,叫他们三个人上船。

三个人听他说了后就开始上船了,可是当第一个人刚站到船上的时候,船猛的晃了几晃,摆渡人也吃了一惊。

心里就想了,虽然这个人身材很高大,可也不应该这么重啊!这个船正常可以摆三四十人,怎么这才上了一个竟然感觉给上了十个人差不多重呀!摆渡人见多识广,虽然心里很吃惊,可脸上一点也没露出来。

等到三个人都上到船上的时候,摆渡人心里真的有些崩溃了,这三个人的重量等于正常摆三四十个人的重量了。

于是摆渡的就慢慢的将船往河对岸摆去,可眼睛始终在观察着这三个人,他仔细一看,便发觉了问题,这三个人长得一模一样,一般高矮,一般胖瘦,而且都白的吓人,竟然连头发眉毛都是白的。

摆渡人有点瘆得慌,心里想这三个是什么人啊!也太吓人了吧!可他不能说啊!于是摆渡人就问了:三位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啊!怎么半夜过河呢!声音肯定好听的不得了。

这时就听三个之中的一个说话了:你把我们送过河,我们不会亏待你的。我们是窦善人家的守财人,这个地方就要战乱了,窦善人家财气已尽,所以我们就准备回去了。

摆渡人一听大吃一惊,怨不得三个人有三四十人那么重。原来他们是银人啊!

想着船也靠了岸。三个人依次下了船,最后一个下船的便和摆渡人说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作摆渡钱,我在你船头撒泡尿作为过河钱吧!

摆渡的听了这话,憋了一肚子气,可看他们的样子又不敢说。

那个人说完回身就尿开了。

摆渡人也没敢说什么,心里想我半夜三更把你们摆过河,不给过河钱不说,竟然还在我船上撒泡尿。真他妈不是东西,可他嘴里不敢说呀!

那个人撒完尿,便跟着前面的两个人走了,一会就看不到了,摆渡人也回去睡觉了。

等到第二天早晨醒来,摆渡人到船头一看,竟然发现船头有一块银子。摆渡人简直高兴疯了,只恨那个银人怎么不多撒些尿。

又过不到半年,战争来了,窦善人不得已就变卖所有家产,也离开了这里。

湖南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柳仙媒

话说北宋建康城内,有个叫凤来阁的艺坊,是城内外达官贵人寻欢作乐的去处。凤来阁里有卖艺不卖身的歌舞妓,也有床上伺候客人、出卖肉体的妓女。歌舞妓虽说不卖身,可常在河边走,难免会湿了鞋袜,遇到能开出好价的客人,歌舞妓为了金钱照样卖身。

年方十九的赵栖云就是凤来阁的歌舞妓,五年前,她为给病重的父亲筹钱被卖到凤来阁。五年的时间,颇有天姿的栖云经过艺坊师傅的调教,古琴、弦乐皆精,人又出落得明艳动人,很多达官贵人点她出场。

可只是光卖艺总淘不到好价钱,不及卖身的价高,何况有人出一百两银子要买栖云的初苞夜呢,精于算计、见钱眼开的鸨母把栖云叫来,说:“栖云,你吃我的喝我的,现在你也长大成人了,是该回报的时候了,梁老爷出八十两要你的初苞,你自己看着办吧!”

一想到六十多岁的梁老爷枯树皮般的面容、贪婪猥琐的样子,栖云两腿发软,扑通跪下:“妈妈,求您不要把我卖给梁老爷,这等于让我去死。”

鸨母眼睛一翻:“干我们这行的,还想保留清白?梁老爷是差了点,但未必后面的老爷会比他强,有银子才是正经,给你一个月时间,你要再不答应,那就由不得你了。”

栖云哭道:“如果要我赎身,妈妈,那得要多少钱?”

“哼,虽然你人不值钱,但我培养你花了大本钱,至少也得五百两。”

赵栖云这些年拼命卖艺卖唱,大部分银子叫鸨母拿去了,她连一百两都凑不齐,何况是五百两。

栖云急得头发脱落、心神憔悴,其实在她心里一直有一个人,他就是与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吴青山。

吴青山家道中落,父母早逝,现在只是个卖书的小贩,挣的银子不多,哪有能力帮助栖云呢?两人偷偷在小院里相见,相拥而泣,他们曾是邻居,两家没有院墙,就以一株柳树为界。

吴青山决定卖掉书店和小院来为栖云赎身,他四处奔走,本来已经找到买主谈好价钱,加上栖云自己的积蓄,勉强凑起五百两。可是一天夜里,书店和小院同时起了大火,幸好吴青山跑得快,人没事,可那些能换钱的家当全没了,屋子成了黑漆漆的空架。门口的那棵柳树,被烧焦了叶子,光秃秃的半死不活。

这事正是梁老爷干的,他一厢情愿地相中了脾气倔强、年轻貌美的栖云,可栖云执意不从,梁老爷发现她暗中和吴青山有交情,吴青山还要卖掉家当为她赎身,因妒心起了恶念。

两把火让吴青山连吃饭的本钱都没了,哪来钱给心上人赎身?他终日以酒消愁、恍惚过活。梁老爷把价钱提高到七百两,鸨母一遍遍相逼,栖云伤心欲绝,整日啼哭。

鸨母见栖云让七百两打了水漂,又不好好接客做生意,一怒之下只给她一日一餐,其他开销也全部减半。

日渐消瘦、形态忧郁的栖云在人眼里,如病西施般的楚楚动人,打她主意的男人更多了。

湖南民间鬼故事第五篇-王石匠遇鬼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对于身处丘陵区的邢台县董家沟村来说,因为靠着南山和茅山,祖上出了许多以锻石为生的石匠。他们除了留下可贵的手艺,也留下许多他们中间发生的故事,成为茶余饭后的嚼料。其中就有咱们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

清朝初期,政通人和,民众富裕。为了企求国泰民安,人们都求助于神灵,故而修庙之风盛行。

一天,地方来到王家,让王心正、王心泰二人去皇寺玉泉寺刻功德碑。感到价格合适,他二人便答应下来。

为什么要请他二人呢,因为在众多石匠中,他俩的手艺最高,再加上有些文化,所以象墙碑、井碑、墓碑和石柱等一些难度大的活儿,都非他二人莫属。

这一天,王心泰有事,只有王心正一人出工。因为寺庙管饭,他晚上多饮了几杯,踉踉跄跄的往回走。

走到八里桥,酒劲上涌,便躺在桥面的石栏板上睡了起来。

凉风习习,他一个激凌醒了过来。发现月明星稀,已是半夜时分,猫头鹰的几

声凄厉的叫声,吓出他一身冷汗。好险,在这荒山野道,要是被狼遇到了,那可是必死无疑。

他站起身,急急忙忙向回走去。

这时,他发现前边有一个人,便紧走了几步,赶上与他同行。

“你往哪里去呀?”他搭讪道。

“去董家沟。”

一听说是同路,总算找到了伴,一路走一路攀谈起来:

“你家里有几口人呀?”

“连活人吗?”

“当然得连。难不成还只算死人!”

“是的,我们这里只算死人,不算活人的。”

“你们是那里的人呀?”

“当然是阴间的人呀!你看看我们的身子有影子吗?”

他看了一下,果然在明光光的月光下,那个人没有一丝影子。而自己的影子却格外分明。心里一格登,骂道:妈的,碰见鬼了。双腿不由瑟瑟发抖,刚想逃跑,又见那个人把头从脖子上拿下,向前一扔,说:你看我们能把头拿下来玩儿,你们活人能吗?

趁着那人头身分离的当儿,说时迟,那时快,王心正如同惊马,撒腿就跑。急的那人一边拾头一边追着喊道:别跑啊,做个伴儿,说说话。

王心正哪里敢答话,只是没命的奔跑。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好家伙,那个人健步如飞,而且脚下一点声音都没有。不由得更加加快了脚步。

尽管他跑的很快,可是那鬼如影随形,紧追不放。眼看就要追上了。只见前面一个赶大马车的,就一个箭步,蹿了上去。那鬼见了,就停步不追了。

惊魂初定,他对赶车人说:“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车,我现在还指不定死活呢?”

“没什么,只是你千万别在车上尿,这些纸做的玩意儿最怕水泡了,一泡就散驾子。”

“怎么会呢?这么结实的一个车子,怎么会被一泡尿浇坏呢!”

“你可别不信,上次碰见一个拐腿,我好心让他骑着我的马走,可是一看到我这个样子,就吓的尿裤子了,把好端端的一个马给我弄坏了。”

是什么样子能把人吓尿呢?王心正仔细一看,那个人的头上根本就没有后脑勺,而是前后两个脸。这一看果然心惊肉跳,一泡尿顺着裤腿浇了下来。这一下不要紧,那辆马车立刻变成了纸浆,赶车人也掉到了地上。

“你们这些活人真的不懂事,好心管管你们吧,还净弄坏人家的东西。这车是我借别人的,你一定要赔。”一边说,一边过来要抓他。

见势不妙,王心正一跃而起,没命的狂奔起来。车把式一边追一边喊:“你们这些人啊真不讲理,弄坏了人家的东西不说赔吧,还撒腿就跑。我今天就不放过你,不赔车跟你没完。”一边喊一边朝着王心正追去。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看到了村西头的土地庙。那里灯火通明,土地爷爷正在那里摇扇休息哩。王心正跑到他跟前一跪,气喘吁吁的说:“土地爷爷救我。”

车把式随后赶到,双膝着地:“土地爷爷求主公道。”

听了二人叙说,土地爷爷拈须一笑,说:“损坏东西理应赔偿,着王心正明日白天剪纸车一辆,烧於土地庙前,以做赔偿;赶车鬼吓到凡人,立即送其回家。”说完,悠乎不见。王心正心内一惊,倒地昏迷。

一觉醒来,已日上三竿。想起昨晚之事,仍然心有余悸。急忙翻身起床,买好纸马所需,找一个最好的糊马能手糊了一个高大威猛的枣红马,连同金纸银锞,一并烧在土地庙前。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搭黑了。

以上就是湖南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湖南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