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大全故事、中国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鬼大爷、湖南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民间异事之正屋

清朝末年,江苏某地有个朱姓乡绅,是个暴发户,和外国人做生意发了大财。家里一富,自然要营建宅院,他便买下了镇上一个破落世家的宅子,准备拆了翻建。

拆到东北角上时,工匠突然说挖出东西来了。这房子的原主是当地世家,朱乡绅听说有东西,连忙跑过去看,见是个一尺见方的黑木盒子,无纹无饰,打开来,里面只有一些泥土。他也没往心里去,随手就扔在一边。倒是朱乡绅的妻子,在他没发财前过惯了苦日子,见这黑木盒子不破不损,拿来洗洗干净,上面的颜色也完全没有变化,就放在柴房里装些杂物。

拆了房,便要盖新的。不过朱乡绅要盖的是一幢西洋式楼房,并且要盖四层。现在四层楼当然不算什么,但那时候江浙一带盖这种四层西洋楼,着实是个大工程。

朱乡绅家里有钱,便请了洋人来督工,建筑材料也都是从外国进口,因此房子在建时就已成为人们的谈资,看热闹的人络绎不绝,等新房子一结顶,来看热闹的人真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

朱乡绅好面子,来的人越多,他越得意,因此来者不拒,还烧了茶水招待。直到新鲜劲儿过去,少有人来参观,他才把家搬了进去。

一搬进去,就要布置房屋。朱乡绅虽是个商人,倒也很会附庸风雅,买了好几幅名人字画。布置中堂时,朱乡绅听见两个家人在争吵不休。他问了问,一个家人说自己在挂画,明明挂得很正,另一个却硬说是歪的。

朱乡绅看了看,皱眉道:“真有点儿歪。”这家人听得东家也这么说,委屈道:“老爷,我用尺量过,不可能是歪的。不信您试试?”说着拿出一把尺子来。朱乡绅量了量,发现确实是挂在正中心,可是离远了看过去,又确实有点儿歪。

他有点儿想不通,仔细看了半天,这时有个家人匆匆忙忙走出来,踢翻了门边一桶水,水却一直流向西边,他才恍然大悟,让人拿碗水来放到东西向的房梁上,碗一放上去,只见碗中的水偏向西边,这房子果然建成东高西低了。

旧式房屋是砖木结构,地基打得不深,时间一久会下沉,但他这房子是西洋式,当初打地基灌了不少水泥下去,就算地基会下沉也不可能这么快,难道是前一阵来的人太多,把房子压成了东高西低?

朱乡绅找了那洋人督工回来看,那洋人督工查了查,惊诧道:“奇怪,地基果然歪了,西边沉下去足有五厘米,肯定是这儿的土质太软了。”朱乡绅问有没有补救的办法,那洋人摇头道:“除非拆了重建,否则别无他法。”

刚造好的房子哪有马上拆了重建的道理,朱乡绅心里有些难受。洋人督工跟他说,还有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就是尽量多在东边活动,不要往西边去,这样东边受到的压力大,就可以缓解下沉之势。朱乡绅无奈,只好吩咐家人尽量在东边活动,西边仅放了点儿零星杂物。

过了半年,楼房西边越沉越低,站在外面都看得出来这幢楼是歪的了。朱乡绅没办法,心想看来只能拆了重建,只是才建好半年,马上就拆,实在有点儿不甘心。

正在犹豫不决,一天家人来报,说有个云水僧在外请见主人。云水僧就是游方的和尚,朱乡绅心想多半是来化缘的,自己盖了个房子快没办法住了,说不定是善事做得太少,便亲自拿了点儿钱去给他,云水僧大为感激,合十道:“施主真是善人。”收了钱又道,“贫僧见施主愁眉不展,可是有何不惬之事?”

朱乡绅见这和尚谈吐斯文,就如实说道:“大师父你也看到了,我这房子刚造好,一边就往下沉。”

云水僧说他在外见得东边地基上翘,只道是这宅子西边搁了什么太重的重物,但进来一看,西边岂但没搁什么重物,连东西都没什么,便问朱乡绅营建时是否出过什么怪异之事。

朱乡绅说:“哪有什么怪事,就挖出个空的木盒。”云水僧一怔,问道:“是不是一个黑色的木盒?”朱乡绅见他说中了,惊诧道:“这木盒难道有什么玄虚?我马上让人把它劈了烧掉。”云水僧忙道:“施主行不得,正屋全在这木盒上。”

朱乡绅带他进柴房,云水僧一看,点头道:“果然是此物。”转头对朱乡绅道,“贫僧要在施主府上叨扰九日,施法九日后,当能使宝宅平整如初。”

朱乡绅心想你就算是个骗子,请你吃十天素斋又有何妨,便答应了下来。云水僧却又要了把尺子,第一天沿着屋子四处丈量,每量到一处,就让人放下一碗小油灯,前前后后,宅院里放了几十碗油灯。

第二天,云水僧一早起来,要朱乡绅弄个小供桌,放在了最东边一处,然后将木盒放在供桌上,自己拿个蒲团坐在边上念经。第一天过去,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朱乡绅觉得房子正过来不少。而每天念完经,云水僧都要将那些油灯剔一下。待坐到第九日,云水僧道:“施主,宝宅已正过来了。”

朱乡绅让人又拿了碗水放在房梁上,只见这回那碗水平平稳稳,显然房梁也已平了。他大喜过望,要拿钱来谢云水僧,云水僧却说:“出家人不需身外之物,只是这木盒,施主不可留在身边,还是让贫僧带走吧。”

云水僧走后,朱乡绅觉得此僧如此不凡,说不定是什么活菩萨临凡,屡屡向人提起。有一回宴请京城来的某官,他又说起这事。这官员是进士出身,学问甚好,听了道:“原来如此,这木盒定是阴沉木所制。”

朱乡绅问阴沉木是什么,官员说,阴沉木乃是洪荒以前之木,经过劫灰变幻,沉埋土中,万年不坏。此物见土即沉,每年一尺,十年一丈,因此古人都以之用作寿材,那和尚将其带走,实在是一片慈悲之心。朱乡绅连连点头。

席中有个少年,是那官员的儿子,去过西洋诸国,听得父亲和朱乡绅交谈,插嘴道:“鬼神之事不可信,这倒与《五杂俎》中正虎丘寺塔僧相类。”原来明人谢肇的笔记《五杂俎》卷五有记,当时姑苏虎丘寺塔向一边歪斜了,当地人想要扶正,钱花得多不说,还难以措手。有一天,有个游方僧见了,说道:“我能正之。”每天拿了百余片木楔在塔里敲打,月余后,塔笔直如初。

那官员见儿子竟敢多嘴,当即斥责了一番,少年只能诺诺而退。

阴沉木是一种半石化木,虽然也较重,但绝非有什么一年入土一尺的特性。《五杂俎》所记之事中,那游方僧用的实是物理学中的斜面原理,朱乡绅所遇之云水僧很可能是利用了同一种方法。只是那和尚在朱乡绅家里做了九天法事,并不曾见他用什么木楔,也未见他敲打,真实情况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了。

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第二篇-无鲶之湖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老家西面那个湖,很大很大,周围的人都靠捕鱼为生。

有一年天气异常干旱,连续大半年一滴雨都没下。方圆几里的人们,全都挑着水桶到湖里取水。

湖水再多,也扛不住这么多人来取啊。再加上蒸发,水位急剧下降。还未进入三伏天,湖已开始干涸见底。人们联合起来到龙王庙求雨。但纸也烧了,香也点了,头也磕了,却没祈求来一场大雨。

渐渐的,村民吃水成了问题。十几里外的山坳有一个泉眼,水流很小,半天才能接满一桶。取水的人多,每天都排着几百米的长队。

这天中午,村里的二狗子和妻子玉珍正在屋里吃饭,一个老人从外面走进来。

二狗子给老人让了座,然后便招呼玉珍给他盛碗饭。玉珍答应着,刚要转身去灶间,却被老人拦下了。老人看着桌上笊篱里黄灿灿的玉米饼子,摇摇头,说道:“饭我就不吃了,你们给我舀两碗水喝就行了!”玉珍听了有些不乐意了,揶揄道:“你好大的嘴巴啊,我们自己喝水都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而且还是在渴得嗓子冒烟时才喝。你张口就要两碗,够我们喝两天的了!”老人脸上有些挂不住,尴尬地低下了头。

二狗子看着老人干裂的嘴唇,不禁动了恻隐之心,便跑进灶房舀来两碗凉水。老人扭头看着玉珍,没敢喝。玉珍是出了名的刀子嘴豆腐心,她看到老人那副滑稽样子,扑哧一下笑了,说道:“喝吧喝吧,水喝没了再去取,可别把你老人家渴出毛病来!”老人这才接过碗,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老人喝完水,二狗子让他再吃点饭。老人却摆摆手,悲痛地说道:“我全家人都在这场旱灾中死了,家也毁了,如今我是个无家可归之人。本来我打算四处乞讨,可人老了,实在是撑不住了。我想在你家住两天避避难,行吗?”

二狗子有些为难。大旱当头,家里早就断了顿,再多口人,吃喝还真成问题。

老人又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吃你们家一粒粮食,每天只给我喝两碗水就行。”

二狗子纳闷,不吃饭只喝水就能活着?可老人说话的口气又不像是开玩笑。

就这样,老人在二狗子家住了下来。老人提出想住在夹壁墙下的地窖里。二狗子不同意。地窖里阴暗潮湿,终日不见阳光,可老人却坚持要求住进里面,并说地窖里的环境刚好适合他休养。二狗子最后只好同意了。

老人说话算数,每天只喝两碗水。二狗子怕他饿出毛病,在送水的同时,还给他拿个饼子,但都被他拒绝了。

半个月间,老人天天躺在木板上睡大觉,呼噜打得像响雷。

终于有一天,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倾盆而下。二狗子和玉珍正站在堂屋门口高兴地看雨,却发现那个老人从地窖里钻出来,跑到院子里手舞足蹈,兴奋得像个孩子。

二狗子想拿块雨布给老人送去,却见老人转过身,弯下腰给他鞠了一个躬,说道:“谢谢救命之恩,我走了!”说完,身子一摆冲进了雨幕里。二狗子顿时呆若木鸡。

大雨一连下了三天三夜,干涸的湖里也注满了水。第二年开春,人们又去湖里捕鱼了。

二狗子是个捕鱼能手,他只捕大鱼不要小鱼,而且他卖的鱼价格低,遇到买不起的,还会白送一条。

有个叫牛子的无赖,想教训一下二狗子。牛子选了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躲在二狗子家的墙外,用木棍把晚归的二狗子给打了。二狗子落下了残疾,不能去捕鱼,也不能下地干活了。

一天深夜,二狗子趁妻子睡熟了,拖着跛腿来到院中的歪脖子树下,将一根绳子系在树权上,想把自己吊死了事。谁知他刚把脖子伸进绳扣,就感觉一阵疾风刮来,胳膊粗的树枝竟然咔嚓一声断了。二狗子一下摔倒在地上。

二狗子爬起来,看到一个黑影站在面前,他揉揉眼睛,看清是那个曾在他家避难的老人。二狗子惊讶地问:“老人家,怎么是你?”老人笑了笑,问他:“活得好好的,干吗要寻短见?”二狗子叹了口气,就把原因说了。

老人听了,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摸出一个瓷罐,递给二狗子,“送你一件宝贝,有了它,你就衣食无忧了!”二狗子呆愣着,没接老人的瓷罐。老人见他不接,手一扬,把罐子朝他扔过来……

二狗子一下吓醒了,发现刚才只是做了一个梦。他往炕头下看去,见多了一只瓷罐,罐身上刻着两条栩栩如生的鲶鱼。二狗子想起那个梦,他大着胆子把手伸进瓷罐里,摸到一条滑溜溜的鱼,抓出来一看,是一条大鲶鱼。他把大鲶鱼扔进脸盆,再伸进手去抓,竟然又抓出来一条大鲶鱼……就这样,二狗子一口气从瓷罐里抓出来二十多条大鲶鱼。他把做梦的事儿讲给妻子听,两人都觉得碰到了神仙。

从此,二狗子抓鱼,妻子卖鱼,日子过得舒坦多了。

不久,牛子起了疑心。他趁夜偷偷翻进二狗子家看,惊得嘴巴半天没闭上!

第二天上午,牛子拎了一把斧子去二狗子家抢瓷罐。二狗子死死抱着瓷罐不松手。牛子恼羞成怒,冲着二狗子的脑门砸了一斧子。二狗子便断了气。

牛子将瓷罐装进麻袋,飞也似的逃回到自己的渔船上。他迫不及待地把手伸进瓷罐里,摸出来定睛一看,哪是鱼啊,分明是个光着脑袋的小人。小人紧紧抓住牛子的脚踝,用力一甩,便把牛子拖进了水中。

二狗子出殡那天,人们看到一个老人从水里钻出来,向着棺材鞠了三个躬。然后钻进了水里,变成了一条庞大的鲶鱼。那以后,再也没人捕上过一条鲶鱼。

听村里老人说,上世纪闹过两次旱灾后,那个湖干涸了,人们涌进湖里去抓鱼,鲤鱼、鲫鱼、草鱼、鲢鱼……应有尽有,却唯独没有鲶鱼。

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第三篇-野狐夺天书

《警世恒言》里记载,唐玄宗时有个年轻人叫王臣,本在长安安居乐业,安禄山作乱时举家避往杭州。后来战乱平息,天子返都,王臣想要迁回长安,于是自己先带了个叫王福的侍从前往长安查探情况。

王臣一路上游山玩水来到樊川(今属陕西西安),路过一片树林时,他突然听到有说话声,循声找去,却见两只野狐靠在树上共看一本书,还指指点点,谈笑风生。王臣想把书夺过来瞧瞧,便抓起一把弹弓,一弹打去,正中执书狐狸左眼,它丢下书尖叫着跑开了。另一只狐狸弯腰去捡书,王臣又发一弹,第二只狐狸捂着腮帮子也跑了。

王臣将书捡起来后见书上都是蝌蚪样的文字,一个也不认识,便把书藏在袖子里继续赶路。到达长安城外时已是黄昏,城门紧闭,王臣便在郊外寻了间客栈住宿。

王臣在吃饭时,店里又进来一个客人,自称胡二,用袖子遮着左眼,对店主说,他在樊川林中遇见两只狐狸在地上打滚号叫,自己想捉那狐狸,却不小心跌倒伤了眼睛。王臣听见他们的对话,忍不住插嘴说自己也遇到两只狐狸,它们在林中看书,自己打了狐狸,把书夺了。众人纷纷称奇,要求看看那书。王臣欣然应允,放下酒杯向袖中摸去。这时,店主人家四五岁的小孙子指着胡二问道:“爷爷,怎么有个大狐狸在这里?”

王臣一听,悟到胡二是瞎眼狐狸变的,急忙拔剑就砍。那狐狸往后打了个滚,露出了本相,慌忙往外跑去。王臣穷追不舍,狐狸趁天黑跳到城墙上的洞里,王臣只好气急败坏地往回走。

晚上,王臣越想越觉得这是本奇书,于是搂在怀里睡觉。三更时分,两只狐狸在门外大喊:“快把书还给我,我许你好处,如果不还,到时候可别后悔!”王臣披了衣,拔了剑,跑到门口时才发现店门已落锁,便作罢。

第二天,人们都来劝他:“你既然一个字都不认得,留着那书有什么用,不如还了它。”王臣恨不得一剑斩了那狐狸,哪里肯还。

吃了早饭付了房钱,王臣骑马前往城里。来到旧居,王臣见一地破砖烂瓦,不禁流下泪来,去拜访亲友,也没剩几家了。亲友们劝他重新打理田产,于是王臣买了一所宅子安心经营。

两个月后,王臣在新家的门口看见本应留在杭州的仆人王留儿穿着丧服走来,便急呼道:“你为何来到这里,还如此打扮?”王留儿放下包裹,取出一封信,王臣接过一看直如冷水浇头。

信上是母亲的笔迹,母亲说自己因为听闻史思明作乱,日夜担心他,不久身染重疾,命不久矣,希望儿子将自己的骨灰带到京城入殓,然后变卖京城的家产专心回杭州打理家业。王臣马上置办丧服,摆设灵堂。王留儿住了两日便先行离开。王臣紧接着将长安附近的家宅与田产半价出售,把坟穴建好,然后火速收拾行李赶往杭州。

王臣到达扬州后,让王福去找船,自己在码头等待,远远看到江上一条船,船上像是自家的几个仆人。船上的人也看到了王臣,齐声喊道:“官人,你怎么在这儿?为什么穿着丧服?”这时帘子掀开,王母从船舱里探出头来。王臣看到母亲还活着,又惊又喜,赶紧换下丧衣走到船上,见了王留儿揪住便打,边打边骂:“都是这狗奴才,将母亲书信带给我,谎称母亲已死,陷我于不孝。”妻子惊讶道:“他日日在家,什么时候去过京城?”王臣急了,将王留儿到长安送信的事说了出来,还把书信拿出来,可打开一看却是一张白纸。王母见此骂道:“自从你出门以后哪有什么书信往来,只有前日里差王福带来一封信……”

王臣一听顿时汗毛起,说:“王福一直和我在一起,什么时候带过信给你?”王母越听越生气,把王福往杭州送信的事告诉了王臣。

原来,瞎了一只眼的王福从京师带来书信,信里说京城的家产都已打理好,王臣的好朋友胡八判官引荐他在丞相门下得了一个官职。现在任职文书已下,特派王福接他们过去,让他们将江南田产尽卖。王母不胜欢喜,这才想起问王福的眼怎么瞎了,王福说在牲口上睡觉时跌下来摔伤的。王母又问胡八判官是谁,王福说是刚认识的,随后便以王臣在京城无人照顾为由先行离开了。王母恐怕误了儿子的任期,所以将家产半送半卖给了别人,随后雇了只官船赶往京城。

王臣听后,马上派人找来王福。王母一见连叫:“奇怪,奇怪!你前日眼睛坏了现在却又好了,想必前日的人不是你!”急忙取出书信一看,也是一张白纸,一家人都毛骨悚然。王臣顿时恍然大悟,拍手大叫道:“原来是这畜生变来诳我的。”然后把野狐一事说了出来,众人听了都咋舌不已。

王臣咬牙切齿地说:“这畜生如此害我,越不该还它书了,它若再来缠我,我就一把火把书烧了!”众人一时没了主意,只好先回杭州。

这日,从门外走来一个人,竟是王臣的弟弟王宰。王宰问王臣为何沦落至此,王臣说起野狐的事,王宰将他数落了一通,又让他把那书拿来看看。王臣取出给他,王宰接过后从头看到尾,叫道:“果然罕见。”说完走到堂里,对着王臣笑说:“前日的王留儿就是我,现在天书已还,我不会再来缠你,你放心。”一边说,一边往外跑。

王臣听了拔腿就追,一把扯下狐狸一截衣裳。那狐狸索性把身子一抖,变成狐狸一阵风似的跑走了。王臣追到街上时狐狸已不见踪影,见旁边有个瞎道长,就问他看到野狐没有。瞎道长指了指东边,王臣急忙往东边赶去,这时只听瞎道长在背后笑道:“前日王福是我,刚刚王宰也是我。”说完,野狐就跑了。王臣经此一闹,又气又急,竟生了一场病。

数日后,仆人们又见王宰从门外走来,纷纷操起棍棒一顿乱打。这时,有七八个人把王宰的行李搬了进来,众人这才知道他是真的。原来,“王福”带书信给王宰,说母亲病重让他火速回家,他便辞了官赶回来。说完拿出那封信给大家看,也是白纸一张。王臣知道这事后又气得发昏,病了两个月才好。

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换银

道光年间,金陵城北门桥附近都是商铺银号,每日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三教九流无不汇聚于此地,最是繁华热闹。这年三月春暖花开之时,一日街上忽敲鼓吹乐鞭炮齐鸣,原是一家新银号开张了。这家银号的掌柜姓钱,是外乡人氏,平日里善于投机精明强干,经商多年下来也积了不少本金,筹划良久方才在此地开了这间银号,自开张以后他更是忙里忙外不辞辛劳,而生意也是顺风顺水蒸蒸日上,钱掌柜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每日晚上盘点的时候乐的嘴都合不拢了。一日清晨天刚大亮,伙计刚将店门打开就见门外站着个青袍灰须的老头,显是早早便在银号门前等候,待银号一开门便匆匆进入店内,随即从袖中拿出一些银两,对伙计说是想将这些银子换成铜钱。钱掌柜一见有人大清早的就来换钱,心中不禁有些奇怪,估摸着恐怕这老头有什么急事才如此迫不及待,于是便亲自上前察看,发现这银子成色似乎不太好,随即便和老头为了银子的成色而争论起来。

正在二人僵持不下之际,忽见一个白衣少年径直从门外走了进来,这少年身背一个包袱手持一把竹扇,温文儒雅落落大方,一见老头便恭恭敬敬的作礼道:“敢问这位老丈可是姓王?”老头听少年发问,不由满面诧异之色,随即回道:“正是老朽。”少年一听便面露惊喜道:“王老伯,小侄找了一早,总算在此地找到您老人家了。”老头一听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少年见他满面疑惑之色,又对他道:“王老伯,令郎与小侄一起在常州贩货,我们情同手足交谊甚厚。前几日他听说我要回来,特来找我让我将一封银子和书信交与您老人家。我今早前往尊府,不成想您没在府上,待问了家人一路打听方才寻到此地,幸好没将令郎所托之事耽误啊。”说毕便从身后的包袱中拿出一包银子和一封书信交给老头,随即寒暄数句之后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便转身告辞而去了。王老头先将信拆开,皱着眉头看了半天,又扭头对钱掌柜说道:“我年龄大了,老眼昏花也看不清信上的字,还请掌柜的帮我念念。”钱掌柜耳听此言便将信拿过帮他念起来,只听前面絮絮叨叨都说的是一些家庭琐事,最后在信的末尾写道:“儿请人带给纹银十两作为父亲大人的生活开销之用。”老头听罢面露喜色道:“将我刚才要换的银子还我,我也不必和你争论成色了。我儿托人给我带的纹银信上说正好十两,就以此银来兑钱如何?”说毕便将那封银子交给钱掌柜让他称验。

钱掌柜听罢觉得此法也行,于是便将先前之银还给老头,自己接过寄来的银子便称了起来,没想到一称之下这封银子却不是十两,而是足足有十一两零三钱。钱掌柜见状暗暗有些讶异,心中便怀疑老头的儿子托人带银的时候有点匆忙,以至于弄错了银子的重量。他生怕自己看错了,又将银子又称了一遍,仍是十一两三钱,见此情形钱掌柜心中不由暗自想道:“这信上只说是十两纹银,可这老头又没有称重量,那索性我就将错就错,如此还能多赚一两三钱。”于是脸上依然不动声色的吩咐徒弟按当时兑换的价格取出九千铜钱交给老头,老头拿了铜钱便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去了。

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贪财不足的人

这个故事也就发生在十几年前,故事中的人叫李利民,住在铁路西边的大罗庄。李利民年近三十,是个从小就喜欢捕捉黄鳝的人。

那是八七年秋的一天晌午,村民们正准备吃午饭。李利民嫌天太热,于是拎起竹子编的黄鳝篓、拿起铁丝做的黄鳝钩,在村里阴暗潮湿的石头堆下挖了十几条做饵用的蚯蚓,而后出了村子,直奔一里多处的野地小水塘去钓黄鳝。

小水塘方圆三十多米,水深两米多,塘堤上长着几棵老柳树。在塘堤下的水草中,有很多黄鳝洞。据说这个小水塘重未干枯过,几年前也是一个常闹鬼的地方。

李利民来到小水塘,在柳荫下放下黄鳝篓,把一条小蚯蚓穿在铁丝钩上,而后蹲在水塘边的树荫下,把带饵的铁丝钩伸进了一个黄鳝洞里。过了约有六七分钟,李利民感觉手中的黄鳝钩一动,他往外一拉,一条二尺多长、拇指粗细的大黄鳝被挂在钩上拉了出来。李利民取下这条大黄鳝,放入黄鳝篓,又继续挂饵放钩。如此一小时后,李利民在二十几个黄鳝洞中钓了二、三十条、约有六七斤黄鳝。李利民仍不知足,但却没有了做饵用的蚯蚓,他试着把空钩**了一个黄鳝洞里,令人惊奇的是空钩一入洞,就被一条大黄鳝咬住了。不大一会儿,李利民用空钩在这一个黄鳝洞中就钓了七八条、约有二三斤黄鳝。但他还不知道收手,依旧在这个洞中钓着。钓到后来,那空钩往洞口一伸,就有黄鳝自动咬钩。好象那些黄鳝都在洞口排着队、就等他把空钩伸下来似的。

黄鳝篓很快满了,李利民在摘取一条长有三尺、重有二斤的特大黄鳝时,不经意中发现这条大黄鳝的眼光是那么的骇人。李利民心里一寒,这才发现篓里的黄鳝个个昂首挺胸,眼光骇人!比眼睛蛇的目光还要吓人、还要恐怖!

李利民出了一身冷汗,身子往后一退,却看到了更骇人听闻的情景:小水塘的整个水面上,到处是昂首挺胸、圆睁着眼睛、大张着嘴巴的黄鳝!满塘的黄鳝就象被人逼急了的一片眼睛蛇,个个瞪着岸上的李利民。

好在李利民有些经验,知道自己遇到鬼了。惊骇中把黄鳝篓往水塘里一扔,而后一声不响的回身就跑。

李利民正疯狂的往村子里跑,路边的玉米地里忽然走出一个手拄拐杖、脸色发黄的白头发老头。老头身穿古代衣衫,两只三角眼睛里的目光令人毛骨悚然。纵然李利民跑的飞快,但老头却象他的影子似的怎么也甩不掉。一边在李利民身后如影随形的跟着,一边用拐杖敲着李利民的头说:小兔仔子,你倒是继续钓呀!你还不知足了你。

李利民头脑一片空白,事后也不知道老头是什么时候离开他的。他一口气跑回村子,进了村子见了谁也不理睬。已吃过午饭的老婆刚想叫他吃饭,他却一把推开老婆,跑进里屋插上门,任凭谁人叫就是不开门。

当天夜里李利民便病了,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胡言乱语,连吃饭都要老婆喂他。找了医生、进了医院,可就是治不好,折腾了一个月后他却又自己好了。而且好的很彻底--再也不去钓黄鳝了!

以上就是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温州诡异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5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