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5篇

本文5个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有声鬼故事大全下载、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民间鬼故事灵异事件记、鬼爷爷短篇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一篇-陌生的城门

阿丁是个书信官。有一天夜晚,他送完所有文件,准备回家的时候,路上突然出现一道陌生的城门,城门旁的地上还竖着一个怪怪的石碑。

“真奇怪,这城门今天出门时还没看到,怎么起得这么快?这块石碑应该是新造的呀,可是怎么这么旧?连上头的字迹都看不清楚……”

阿丁看得正出神,一只脚不知不觉踩过了界,他正想折返,这才发现路变得完全不一样了。他回过头,原本的景色也完全变了样!阿丁叹了一口气,心想,反正迷路了,那也只好继续往前走走看喽!

阿丁来到了一间破庙里,庙顶只剩木头骨架,里面有尊神像,上头的金漆已经斑驳剥落,脸部都看不清楚了。神像的旁边还有一尊雕着牛头的神像,已经完全被蜘蛛丝覆盖爬满。

阿丁顿时起了怜悯,用自己的袖子帮牛头擦去脸上、身上的蜘蛛网和灰尘,好不容易才把牛头的塑像弄干净,他也满身大汗了,阿丁决定就在这里先休息一夜,明儿个再上路。

夜里,阿丁突然听见耳边传来清澈的溪流声。他循着声音走到一条陌生的河边,看见一位妇人正在洗东西。阿丁上前仔细一瞧,这位妇人不是同乡阿梅吗?好多年都没有她的消息了!

阿梅看见阿丁,脸色发青,紧张地问他怎么会到这里来的?阿丁将经过告诉阿梅,阿梅听了,露出忧虑的神情,沉思了好一会儿。

“这里是哪里呀?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儿呢?”阿丁好奇地问。

阿梅没有直接回答阿丁的问题,她好似要隐瞒什么,开始岔开话题,跟阿丁闲话家常聊了起来。她告诉阿丁,她已经结婚了,和丈夫就住在不远处的槐树下。阿丁看见阿梅洗着一种紫色的菜,叶子像芙蓉,从来没见过,就顺口问那是什么?

阿梅告诉他,这种菜叫做“紫河车”,是产妇的胎盘,传说只要洗十次就可以包生儿子,将来大富大贵、做大官;洗两次、三次的就是一般人,但生活可以衣食无缺……说着说着,两人已经走到阿梅家门口,阿丁于是入内坐坐,喝杯茶。

过了不久,阿梅的丈夫回来了,阿丁看到他竟然长着一颗大牛头,吓得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去。阿梅笑吟吟地向丈夫介绍阿丁,一面伸手把丈夫的牛头给摘了下来—阿丁惊叫出声,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原来,那只是一个牛造型的木偶头啊!阿丁忍不住问,阿梅的丈夫可是演戏的艺人?不然怎么戴着一个牛的木偶头呢?阿梅赶紧扯扯丈夫的手,示意他不要多说话,只向阿丁介绍说,她的丈夫叫牛哥,并且叫牛哥给阿丁倒茶,回避了这个话题。

阿丁觉得阿梅怪怪的,但是他心想,多年没有见面,又是第一次到人家家里做客,如果多问会显得没礼貌,于是低头喝茶,假装什么事都没有,虽然他还是满腹疑惑。

这时,牛哥捧着肚子直喊饿。阿梅笑着取出了三盘菜、三只碗、一壶酒和几只杯子。阿丁早就饿了,这时闻到酒菜香,忍不住直吞口水。他先夹了一筷子青菜,满口都是家乡味,这让阿丁不禁胃口大开,直呼美味。牛哥看到阿丁那么捧场,好意夹了一块红烧肉要阿丁尝尝。

阿梅突然脸色大变,激动地伸手打掉阿丁筷中的肉,露出紧张和制止的神情。阿丁手中的肉掉在桌上,抬头望向牛哥和阿梅,三人面面相觑,霎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这肉……”阿梅捡拾起来,垂低着的脸红通通的:“它臭了!不能吃,我换一道。”

“怎么会呢?我吃起来很香嘛!”牛哥说。

“我们这儿的肉,阿丁哥不能吃!”说着,阿梅快手快脚将红烧肉收走,换上两盘腌渍酱菜。

“唉!真可怜!”善良的阿丁心想,“看样子阿梅他们家境不好,大概是觉得肉贵,不方便拿来招待客人吧……”之后,他假装吃得欢畅,不想让主人家觉得为难。

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二篇-三阳抬灵

抬它入棺

五一长假,302寝室里的几个男生组团来到八岭山旅游。八岭山风景秀丽,一行人玩得很开心。可偏偏在游程的最后一天,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山体塌方,下山的公路被掩埋了。

无奈,几个人只好找了一户农家,暂时住下。

山里的夜晚静得可怕,高蒙被尿憋醒了,想上厕所又不敢去。他摸黑走到郭宜的床前,想拉他陪自己一起去。然而,一伸手竟然摸到了一摊黏糊糊的液体。那些液体散发着阵阵恶臭,闻得人直想吐。

“郭、郭宜?”叫了一声,没人答应,高蒙便大着胆子摸出手机。手机屏幕的亮光将房间照得通亮,当看到躺在郭宜床上的“人”时,高蒙爆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手机“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这叫声十分刺耳,很快,住在隔壁房间的室友就赶来了。也不知是谁按亮了房间里的日光灯,只见高蒙蜷缩在墙角,而躺在郭宜床上的“人”浑身高度腐烂,肥硕的蛆虫在腐肉里爬来爬去,看着十分恶心。

“是、是郭宜!”眼尖的刘伟从衣服上认出那个人就是郭宜。

胆小的陈朝一屁股瘫坐在地,吃惊地说:“郭宜死了,怎么会这样?!”话音刚落,一直蜷缩在墙角的高蒙竟然直起身子,朝着郭宜走去。高蒙走到郭宜床前,一把抓起郭宜的胳膊将他提了起来。与此同时,陈朝和刘伟竟然也朝着郭宜走去,他们走到郭宜床前,抓起他的胳膊腿将他高高举起。

这三个人抬着郭宜走出房间,直接朝外面走去。小屋外面放着一口漆黑的棺材,几个人将郭宜抬到放置棺材的地方,打开棺材盖将郭宜扔了进去。“砰”的一声,将棺材盖儿合上了。

没过多久,从棺材里发出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好像有人在用指甲抠棺材一样。高蒙猛然清醒过来,眼前的场景吓得他直哆嗦。

“刘伟,陈朝,快醒醒!”高蒙害怕极了,赶忙将室友摇醒。

刘伟和陈朝也是一头雾水:“怎么回事,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啊!”

话音刚落,棺材盖“砰”的一下子飞了起来,落到远处的草地里。郭宜从棺材里一点儿一点儿地爬出来,脸上的烂肉都脱落了,露出森森白骨。

几个人吓得撒腿就跑,但不管他们跑去哪里,郭宜总会突然从他们身后冒出来。

“郭宜,念在我们室友一场,你就放过我们吧!”再逃下去也不是办法,高蒙打算用友情感动郭宜。然而,郭宜呆滞的双眼骨碌转了两下,嘴里流出腥臭的液体。他歪头看着几个人,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朝着中间的高蒙扑了过去。

“啊!”

“驱!”

两种声音同时响起,第一声是高蒙的,第二声是屋主人牛小武的。那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和高蒙他们差不多大,但却早早辍学了。伴随着牛小武的叫声,一道黄符燃烧着火焰,朝着郭宜飞了过去。黄符将郭宜围在中间,郭宜不断地嘶吼着,却始终冲不出来。

“快把棺材拖过来!”牛小武大喊。

高蒙等几人一刻也不敢耽误,急忙朝棺材的方向跑去。

又少一个

这黑木棺材又重又沉,几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棺材拖到了牛小武那里。

“高蒙,快躺到棺材里去。郭宜已经变成鬼了,鬼对人的阳气很敏感,我要利用你把它引到棺材里去。”牛小武一口气说完。

见牛小武胸有成竹,高蒙毫不犹豫地跳进棺材里。然而,躺在棺材里的高蒙竟然感觉身子底下有人。这棺材里为什么会有人,那个人是谁?没等高蒙仔细去看,郭宜就猛地扑进棺材里,手脚并用地缠住高蒙的身体。郭宜的身上布满了黏稠的液体,再加上从它身上散发出的恶臭,高蒙被熏得头昏眼花。

就在这时,棺材盖竟然被盖上了。紧接着,一阵锤子敲在棺材上的声音传来。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把棺材盖盖上了?高蒙挣扎着用脚踢棺材盖,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就在这时,一条黏糊糊的东西顺着高蒙的脖子游走到他的脸上,那东西竟然想往他的嘴里钻。高蒙的脑子里立刻冒出一个念头:那条黏糊糊的东西是郭宜的舌头,郭宜是要把舌头伸进高蒙的嘴里,吸取他的阳气!冷汗把衣服都浸湿了,高蒙死死咬住牙齿,不让那条舌头钻进去。与此同时,他从裤兜里摸出一把水果刀,狠狠地朝着郭宜刺去。

只听“扑哧”一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溅出来,缠在他身上的四肢松开了。高蒙趁机一骨碌坐起来,本能地用手推了一下棺材盖,没想到竟然推开了。

刚才他明明听见有钉棺材的声音,这棺材盖怎么这么容易就被打开了?现在可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高蒙急忙从棺材里爬出来,拔腿就跑。只是四周的环境却变得很陌生,现在又是夜里,他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就在这时,黑暗中响起一阵脚步声。那个人是谁?高蒙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儿,气也不敢出一下。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高蒙的视野中,竟然是高蒙心中的女神方瑞。

“方瑞,你怎么会来这儿?”

“高蒙,你被牛小武骗了,快点儿跟我离开这里,我慢慢再跟你解释。”方瑞一边说一边来拉高蒙的手。

突然,黑暗中又响起一声大喝,一道黄符燃烧着火焰猛地贴在了方瑞的额头。只听一声凄惨的叫声,方瑞竟然变成了一副骷髅。黑暗中冲出两个身影,一个是牛小武,另一个是陈朝。牛小武朝着骷髅扑了过去,而陈朝却朝着棺材跑了过去。

高蒙愣住了,陈朝怎么往棺材那边跑?正在他惊愕的时候,只见陈朝迅速地将棺材盖盖上,棺材盖又沉又重。郭宜刚刚伸出的脑袋被棺材盖撞了一下,“骨碌”一下掉在了地上。与此同时,陈朝纵身一跃,整个人都趴在棺材盖上,用力压住棺材。

“高蒙,快找块大石头来。”

话音刚落,只听从棺材里发出一阵“砰砰”的声音,棺材盖儿剧烈地颤抖着,陈朝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高蒙立刻明白,陈朝是要把郭宜封在棺材里。当下,他抱起一块大石头用全身的力气将石头压在了棺材盖上。陈朝“啪”地一下将一张黄符贴在石头上,顿时,棺材里就安静了。

陈朝从棺材上跳下来,脸色煞白。高蒙四处看了看,奇怪道:“刘伟呢?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把我封进棺材里了?”

“刘伟,他、他……”陈朝看向骷髅鬼那边,脸色越来越难看。

高蒙明白了,原来那个骷髅鬼就是刘伟。想起刚才刘伟竟然变成方瑞的样子,高蒙只觉得一阵后怕。

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三篇-聊斋异事之逸良碧裳

上陈村的湖边有一户人家,高墙大门,院美如画。大户住着公子逸良,还有许多仆人丫鬟。逸良是位翩翩少年。父产万贯,虽是家底丰厚,可逸良并未因此成为纨绔子弟。逸良从小阅读诗书,爱好文艺,闲时更是酷爱种植花草树木,逸良的院里种了许多的月季花,逸良偏爱此花,只因幼时去了一次寺庙,见院中有几株月季花,鲜艳夺目,便讨了些回去。逸良身患异疾,每月初十五便会头痛难忍,像被巨石锤压一般。逸良出世时正逢中元节,即是七月半,二十年前一个滂沱大雨的清晨,逸良降临在大户人家周氏家族,可逸良出世却与一般婴孩不一,他不哭不闹,胸口还有一道像是剑刺过的胎记,常人家婴孩不哭闹,便要吊起来,拍屁股拍到哭出来,可这婴孩却毫无感觉,只是倒着脸变得通红,家人见无法,便请来道士问津。道士为逸良算了命,直摇头,说:“死于周,活于周。”后为逸良做了几场法事压制。

逸良每夜都会在院子里吹笛,佳肴美酒相伴左右,父母甚少理会逸良,诗书是逸良的亲人,佳肴美酒是生活,吹笛是消愁,群花是佳人。逸良并未觉得孤寂,反倒逍遥的过着这仙人般的生活。长笛鸣奏,月季伴舞,独饮一杯,对诗几首。

这天夜里逸良喝了几杯酒,兴兴的吹着笛子,雾气像是颇大的样子,四周更似仙境一般,壁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灯笼,吹来一丝丝轻风,桌上的烛火竟灭了,逸良心想,四周光亮,便无理会,继续奏笛。

这时墙边的石头倒了下来,只见一女子趴在地上,逸良惊讶的说:“谁。”只见那女子拍了拍手上的灰,站了起来,温雅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逸良见那女子站了起来,朦胧间一阵香气飘过,那女子缓缓抬起头,貌美如花似仙人,那如乳般白的脸色,双颊略带花粉,薄唇轻弹诉语,精气有神目水灵,额间画了朵花瓣,逸良被这样突现如仙子般的女子迷住了。那女子迷茫的走上前,站在逸良的面前柔柔的说:“公子……公子……”逸良稍稍缓过神,着急的站了起来,紧张的说:“你……是何人?”

那女子万分柔情的说道:“小女子是住在隔壁的,夜夜听闻笛声诱人,失态的搭在墙上看着,谁知……跑来一只夜猫,吓了一跳,这才摔了下来,惊扰了公子,小女子失礼了……望公子见谅。”

逸良见女子淡妆俏颜,怎忍心责怪,连忙说道:“姑娘喜爱鄙人奏笛,实乃鄙人荣幸,若是早知姑娘喜欢,定会邀请做伴,怎会责怪姑娘。”

那女子羞答答的说道:“小女子谢过公子……”

逸良说道:“不需多礼,鄙人逸良,敢问姑娘芳名?”

那女子愣了愣,水灵灵的双眼看了看自己的绿色衣裳,眼珠子转了转,说道:“……小女子碧裳。”

交际一番二人便互相认识,逸良继续抚笛奏乐,碧裳翩翩起舞,似那万绿丛中一缕脱颖而出的娇花,蝶蛹伴舞,笛声飘香。自后逸良时常与碧裳奏笛起舞。

到了初十五前一天,逸良往常会命人备祭品祭天地神灵祈求,自己便在房内用井底冷水泡头止痛,即便不能完全止痛,也无办法。卯时至酉时持续疼痛,可这天逸良竟未感不适,反而神采飞扬,自己便觉得是诚心感天,命下人备了更多供品祭天。

逸良精神抖擞,又想起许久未曾出门,便让下人带着供品上寺庙祭拜,又命下人邀请碧裳一同前往。下人蹭蹭的回来后,身躯颤抖的说,隔壁村庄都没有一位叫碧裳的姑娘,打更的也没见过有姑娘夜间走动。逸良便以为大概是碧裳有什么难言之隐,并未过多询问,自己去了寺庙。可来到寺庙,逸良却精神恍惚,脑海时不时晃出一些奇怪的画面,恍惚间来到了寺庙的后院。后院寂静一片,逸良坐在石椅上,手托着腮便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境中逸良正举剑练武,碧裳像是自己的娘子般在一旁为自己端茶拭汗,歇息间逸良便吹着笛子,碧裳便款款起舞,玉袖生风,从容动人,此情此景更是似曾相似,这时逸良手臂一麻,摔倒在地,才醒了过来,双眼迷糊的看着四周围,脑袋里一直围绕着这个梦,心想大概是过于迷恋碧裳,晃了晃脑袋,便回去了。其实碧裳一路跟着逸良来到寺庙,见逸良疲惫睡去,怕惊扰到他,只好在寺庙里四处走,见院书阁,心想进去看看有什么书本,末端的书架,上端写着‘历阁手志’,随意的拿起了一本名曰:‘摩叶迦手志’的书,翻动了几页,大致都是摩叶迦和尚人生经历自述和一些琐事故事,翻到一页不是自述的故事,碧裳认真的看着,故事写的是一对夫妇,男名曰张异,女名曰环玉,张异是剑客,环玉是歌舞妓,二人因爱结合,武士周翀也爱环玉,起了歹心将张异杀死,手段极其残忍,死时七月十五,天下着暴雨,张异鲜血染红了整个寺庙后院,环玉见张异死去,心已死,拿着地上的剑当场自刎,两个活生生的人骤变两具尸体。摩叶迦见状连连念经,摩叶迦通灵,见环玉便成魂灵不肯归去,于心不忍,将她魂灵寄于月季花中,又为张异超度,张异的头脑已裂开,异物从头里流出,尸体已不完整,加上七月十五此日更阴,超度了三日三夜方下葬,可亡灵已受异灵侵扰,摩叶迦为此耗尽精力,三十年未用灵力,后功德圆满圆寂。环玉看完将书扔掉,满脸是汗,身体抖动,赶紧离开了寺庙。

接连好几日逸良关在房内,也不奏笛,过了六七日,逸良稍微恢复了神气,夜晚又在院内奏笛,碧裳似往常一样,为逸良伴舞,曲至一半,逸良便倒下不起,笛子也掉落在地,碧裳落尽泪水叫唤着,只是叫着的却是张异的名字,碧裳这时也化成烟雾,逸良也病故了。

张异便是逸良,碧裳便是环玉,当年环玉魂体寄于月季花中,记忆也被摩叶迦封锁,历经百年修炼,且在寺庙听得多佛经佛事,只要勤于修炼,便有机会成仙,可终究尘缘未了,逸良的出现打破了环玉的修炼,而当年的武士周翀,转世成了今世逸良父亲。

自后,仆人白日仍将院子打扫干净,悉心照料那些月季花,听一些仆人说,夜半院里总传来笛声,有人还见着笛子腾空飘浮在石桌上,月季花款款飞舞。

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四篇-诡异的试衣间

男性朋友也请转告你的女朋友,老婆还有家人.试衣间的秘密。女性朋友一定要认真看完,注意自我安全啊,现在万恶的社会。。。。朋友发给我一篇报道,现转给各位看看,出门在外,千万小心,小心千万。。。

一对新婚夫妇到巴黎度蜜月。在巴黎,妻子在一间时尚服装店试衣服,身为丈夫就在试衣间外等候。但等候多时却不见妻子走出来,紧张的丈夫要求店员帮忙到里头查看,却意外发现试衣间空无一人。丈夫以为妻子开玩笑作弄人,要他紧张.于是回到酒店等她回来。几小时后却不见妻子的踪影,才知事态严重。丈夫赶忙报警,并到巴黎所有服装店和医院询问妻子下落。三星期过去了,妻子犹如从人间蒸发,音讯全无,伤心的丈夫只能收拾包袱回到**。由于无法从绝望中振作,丈夫无心工作,甚至独自生活,决定把自己放逐,流浪到各地方。几年后,他心血来潮到一破旧的屋子参观一畸形秀(FREAKSHOW)。他见到一脏生锈的铁笼里,有一女人四肢全无,身躯,包括脸部,犹如破布般残破,充满疤痕。她在地上扭曲着,并发出有如野兽般的呻吟声。突然间男人惊恐地发出尖叫声。他从那毫无人样的女人脸上见到,他再熟悉不过,属于他新婚不久就告失踪的妻子脸上的红色胎记。

另一版本则发生在上海。几年前一女通知公安她的表妹在上海市集购物时无故失踪,可是遍寻不着,直到五年后一友人撞见这表妹在泰国曼谷街道上行乞。恐怖的是她不知何故没了双手双脚,身子被铁链绑在灯柱旁。

这是在某一对夫妇去香港游玩时发生的故事。一对夫妻不知不觉走入了全香港治安最坏的地区的一家精品店里?妻子对店里的衣服样式十分喜欢,随后就进入试衣间试衣。可是,先生在外头等了又等,却不见妻子出来。由于实在是等太久了,所以先生开门进去找她,可是试衣间里早已空空如也。他吃惊地向店员询问妻子到哪里去了,可是店员们却好象是串通好了一样,都说没有看见,并坚持根本没有象他妻子这样的人来过店里。因此他只好请当地的警察协助搜索这家精品店,可是却一无所获。后来他又一个人找了一段时间,直到他的签证到期。最后不得已他就在找不到妻子的情况下回国了。之后经过了一年…他向公司请了一段长假,再一次回到香港去找他的妻子。他带着妻子的相片走遍香港的大街小巷,但这次仍是一点线索也没有。终于假期就要结束了,他身心疲惫地开始考虑要回国的时候,有一天无意间经过了一间珍奇小屋。小屋的看板上写着:达磨(不倒翁)虽然他对珍奇事物并不感兴趣,但由于连日疲劳他想让自己改变一下心情,加上看板上写着达磨的文字也引起他的兴趣。最后他决定进去瞧瞧。但是他不该进去的!因为珍奇小屋里面展出一件令他惨不忍睹的东…小屋里的舞台上有一位手脚都被切断的全裸女性被当成花瓶一样摆在那里!这位女性的舌头已经被拔掉了,不断发出奇怪的呻吟声。看到这么恶心的东西真令他恨不得马上拔腿就跑,但不知为什么他心里感受到一股奇怪的气氛,于是他又重新仔细看那女人的面孔…没错!这女人正是他一年前失踪的妻子。后来,他向当地的黑道支付庞大的赎金换取妻子的剩下的躯干。但一切都太迟了,他可怜的妻子早就已经疯了。现在她还住在国内某家医院,继续不断地发出奇怪的呻吟声…

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第五篇-高僧遇鬼

我出家前,遇到一件稀奇事:

二十一岁的布衣族斑小姐,租住我的房子,在楼下。我每天早晚课后,开录音机念佛。她说:「王叔,我越听越好听,听了好舒服。

我说:肯定你善根很好,你每天听,我每天放。她有时也上来听。我给她一本《念佛感应录》,封面有佛像。她除了吃饭、做事,就是看《感应录》、念佛。

有一天,她对我说:「为什么你的佛书这么厉害?

我问:「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她说:她的弟弟今年二十岁,找了个女朋友,被女鬼附身。斑小姐拿回《念佛感应录》后,她弟弟的女朋友就不敢进她的房间了,因为附身的女鬼看见书上放光,不能进来房间,也不让她进去,并要求斑小姐把书包起来。斑小姐用红纸包起来,她就敢进了。

(点评:因为书的封面印有佛像,佛像在那里自然放光,并非凡人能为佛开光。有善根的鬼见了佛光,就能得度,或者超生善道,或者径生净土;没有善根的鬼,见到佛像上放出的光,会觉得害怕,不敢靠近。所以家中供佛拜佛,不管是铜像、木像,还是纸像,都能祛鬼安宅。家有佛堂,一家吉祥!就是这个道理。)

自从斑小姐念佛后,女鬼说斑小姐身上也有光,但很微弱,并说我身上的光很强,女鬼见到我就跑,害怕。

(点评:人心里只要念佛,身上就有佛光;时间越久,心越虔诚,光越大。如果经常念佛成为习惯,这个人不管走到哪里,白天晚上,身上都有佛光。因为阿弥陀佛是无量光,我们念佛自然身上也沾有佛光。简单比喻,好象一件衣服被香熏染,自然也带有香气一样;熏得越久、越透,香越浓,后来香也就跟着衣服走。念佛人,身有佛光,鬼见远离,不敢接近。)

小斑的女朋友和附身的女鬼之间神识是沟通的,起初她很害怕,不知怎么办,时间久了,女鬼就开始谈她的身世,说:「你们不用害怕,我没有害心,我也是受害者。」

原来这个女鬼生前是重庆的一个大家闺秀,父母只有这一个女儿,长得漂亮,人又聪明,希望她将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家庭。但她十八岁的时候就谈了一个男朋友,家庭条件很差。父母便劝阻她,她始终不听,这样一直拖了三年。她经常夜不归宿,父母很生气,想到小的时候如掌上明珠,长大竟成了这个样子!没有她还好,有她更烦恼。在父母的紧逼之下,女儿反目成仇,干脆不回家了。

(点评:世间夫妻、父女,种种人际关系,都只是缘。看清这一点,心里就会平淡,即使是亲为父子,也是各有各命,不能相代。父母固爱子女,但要爱之有方,子女有子女的业力命运,要在尊重子女业力命运前提下,以经验指导,用爱心规劝,切忌把子女当作自己的私有物,不尊重他的独立存在,强求说:“你是我的儿子,我爱你,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结果往往酿成悲剧,反爱为恨,反亲为仇,遗现世愧恨,结来生恶缘,又是何苦呢!所以为人,要知道万事有缘,不可勉强,更要学佛念佛,以求往生,永出轮回。善导大师说:“父母妻儿百千万,非是菩提增上缘;念念相缠入恶道,分身受报不相知。”深值警惕啊!)

有一次,女儿在男朋友的劝说下回到家里,想与父母缓和关系,结果又发生了争执,父亲一气之下就用手卡她的脖子。在激烈的争斗中,她一下子挣脱出来,看见街上行驶的摩托车,急忙跳上去。骑摩托车的人从反光镜中看到后面有人,回过头来又看不到人;过一会儿,又从反光镜中看到有人,回头又见不到人。这样好几次,把他吓坏了,真是大白天见到鬼了!赶紧加速。一回到家,把车往那儿一摔,立即跑回房。这个女孩也被摔了下来,起来一拍,没有身体,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点评:这个女孩在激烈的争斗中,神情高度集中,一心专注怎样挣脱出来,直到卡死,都是如此;而一旦已死,神识即不受身体束缚,即随着死前一念心力的强大惯性,突然挣脱出来,而这时她本人并不知已死。这就是所谓的“人死而神不灭”,绝无“死了死了,一死百了”的事。)

斑小姐的弟弟和他的女朋友从贵阳去重庆旅游,女鬼觉得他的女朋友合适,便一下子附上了。才附上去时,连喘气都不顺畅,女鬼告诉她:「我被人杀了。」他们二人没有心思再旅游,赶紧返回,于是女鬼也一道来了。

以上就是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清潮民间最恐怖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75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