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有声民间乡村鬼故事、中国的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吧、英山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第一篇-书院鬼影

一、康成书院来了位风流才子

清朝光绪年间,古城即墨东南有一座书院,乃一千五百年前汉代经学大师郑玄所创。因郑玄字康成,被称作康成书院。

康成书院坐落于崂山余脉三标山之东,北依巍峨的铁骑山,南临浩浩的墨水河,风景绝佳,确是个读书的好地方。

但近日,书院内却接连出事,闹得生员们人心惶惶。先是书院山长宋士秀的妻子、胶东名医梅雪宜失踪已经半月,依旧生死不明。接着便是山东学台衙门新拨给书院的三千两银子学款又莫名其妙失窃。书院报到即墨县衙,即墨县衙门则正为一桩走私文物案与几个洋人纠缠不清,根本无暇顾及。

不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梅雪宜失踪及学款失窃案尚未了结,康成书院居然又开始闹鬼了!一个女鬼总是在深夜悄然出现。先是在书院南侧宋士秀山长一家居住的“待月轩”附近徘徊,然后便在书院各处游荡。黎明时分,却于书院之北铁骑山下的乱坟岗莫名消失。于是书院内更是风声鹤唳。天色一黑,教习和生员们便早早熄灯睡觉,不敢轻易出门。

渐渐,生员们之间开始悄悄流传,说那女鬼乃是师母梅雪宜的鬼魂。梅师母一生行医济世、积德行善,到头来竟无端被人所害,于是一缕冤魂郁结不散。更兼与山长宋士秀夫妻情重,放心不下体弱多病的丈夫,便在书院徘徊不去。

妻子生死不明,胶东宿儒宋士秀山长自是暗怀伤感,心神不宁。但三千两银子学款的失窃,则尤使宋士秀感到焦头烂额。没有银子,不但无以保证书院的正常开销,连教习生员们的衣食住行都成问题。

宋士秀正手足无措之际,一个自省城还乡的即墨籍生员的突然到来,一下解了书院的燃眉之急。

这个新来的生员姓黄名灿,字子明。长得眉清目秀,玉树临风。黄灿自幼随父在外经商。近日因举家回乡定居,故来康成书院读书。为表桑梓之意,特为书院捐银一千两。

宋士秀山长自是大喜过望。但宋士秀很快发现,这个黄灿不是个用功的学生。有时甚至授课时间也不见他踪影。据常到山上采挖山菇野菜的书院厨子老田头说,黄灿有时在书院四周漫游,有时到山涧深壑探幽,显然是个不爱读书,只知游玩的纨绔子弟。对此,宋士秀山长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二、月下逐鬼于铁骑山下

深秋天黑得早,黄灿急匆匆吃罢晚饭,溜出寝室,悄悄来到书院南侧的“待月轩”,借助西边墙角的花丛躲藏起来,等着梅青前来赴约。

梅青并没有如约而至,宋士秀山长书斋的灯火也迟迟未熄。蹲在墙角花丛的黄灿渐渐不耐,正欲挺身舒展一下筋骨,黑暗里,突然一只手悄悄按上他的肩头!

黄灿一转头,顿觉幽香袭人!只听两声轻笑,梅青从花丛另一侧走过来,黄灿便就势半真半假往梅青身边靠:“好妹子你可吓坏我了……”

梅青又低低一阵俏笑:“少疯言疯语,小心,‘鬼魂’就要来了!”

黄灿便问道,莫非康成书院真的闹鬼?梅青不答,示意他不要出声。因为此时宋士秀已站起身从书斋出来,四处打量一番,这才仔细锁上书斋的门,回卧室熄灯睡下了。

梅青这才向黄灿接着说:“每当义父书斋的灯火熄灭,那鬼魂便会出现。而我总疑心那鬼魂便是我的义母。可若真是义母,她为何只顾窥视义父书斋而不肯理我?莫非,义母真的已为人所害,身体化作了鬼魂?”

黄灿这才明白今夜梅青的相约根本不是什么“待月西厢”的勾当,便也端庄起来,问梅青:“听说师母失踪已经一月有余,你又凭何断定,那个出现在书院里的鬼魂便是梅雪宜师母?”

梅青说:“因为我亲眼见到过那个鬼魂。那鬼魂虽然脸色苍白,但无论相貌举止,都与我义母梅雪宜一般无二。我曾经悄悄跟踪她走出书院,可她总是在铁骑山脚下的乱坟岗一带突然不见……”

黄灿便道:“既然你肯定那鬼魂是你义母,你就该告诉你的义父才是。”梅青却摇了摇头:“如果我的义母真的已不在人世,那我猜想,她必是被我那义父暗害了!”

“此事不可妄加猜测。我听说山长与梅雪宜师母感情甚笃……”黄灿心底暗惊,摇头表示不信。

梅青冷笑一声道:“其实,义母和义父感情早有裂痕。我猜想必是义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被义母发现,因之才将义母暗害。譬如,义父的书斋从不许别人进去。而在这之前,有一次我曾亲耳听到义母威胁义父说,若再躲进书斋执迷不悟,她便要告官,让义父的丑行暴露身败名裂。义父当时便吓得连连讨饶……”

黄灿沉吟了一下道:“宋士秀山长乃饱学宿儒,胶东名士。会不会是你义母借机要挟,然后带上三千两银子学款远走高飞?”

梅青顿时变了脸色:“不许你如此侮辱我的义母!且不说康成书院周边人家多受过义母恩惠,单就义母对贫困病人的多方接济,便不是寻常医家能够做到的!试问如此一个侠义女子,怎会见利忘义?”

黄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低声连连告罪,梅青便赌气地转过身去不理他。二人正闹别扭,突然发现十几米外宋士秀的书斋窗外,不知何时已经伏了一个体态婀娜的黑影!黄灿便拉着梅青借着树木花丛掩护,悄悄向那“女鬼”靠近……

二人虽然轻手轻脚,可快要接近那女鬼时候,还是被她发现了。那女鬼似乎并不惧怕他们,只是回头打量了黄灿一下,便转身从容走出“待月轩”,径直向书院之外走去。

此时月亮恰好钻出云朵。借淡淡月光,黄灿和梅青都看清了,那女鬼活脱就如梅青说的模样!尽管她的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但目光机警灵动,全然没有半分鬼气。

两人便紧紧跟踪那女鬼走出“待月轩”,离开书院。而那女鬼似也并不躲避,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与黄灿梅青若即若离,很快便来到铁骑山下的乱坟岗。但见那黑影走进乱坟岗后,借助土坟树丛的遮掩,三转两拐便消失于此起彼伏的坟头之间,不见了踪影。

面对月光下满目凄凉鬼气森森的乱坟岗,黄灿与梅青如梦游乍醒。突然,黄灿猛转身大喝一声:“谁?谁在跟着我们?”直唬得梅青一声惊叫,一头扎进黄灿怀中,抱住黄灿的脖子不敢松手。

而他们身后灌木影绰,秋草萧瑟,哪里有半个人影?

梅青以为黄灿故意吓自己,嗔怒地把黄灿一把推开,低头转过身去粉面含羞,心底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奇的是风流多情的书生黄灿对这温馨时刻竟似毫无感觉,只是凝眉静静矗立月下,旁若无人般久久没有说话。

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第二篇-狼心

一、

狼窝岭,原本是狼出没的地方。

早年间,这里的狼,成群结队,夜夜嗥鸣。间或还要下山进村,横行乡里,扰得村民不得安生。

后来,山下的人家一年年地多了起来。人气旺了,“狼气”就不那么嚣张了。此长彼消,乃世间的天理定数。

再后来,实行备战备荒,大办民兵师。村村有了半自动步枪。天下无战事,人们就“以狼为敌”,进行实弹演习。一个冬天下来,少说也得有十几条野狼毙命于枪下。几个冬季过后,狼窝岭上就已狼迹稀疏、十洞九空了。

接踵而来的又是闸沟垫地、开山造田。仅存的几条野狼再也无法在此栖身,只好背井离乡地去了口外谋生。

此后,狼窝岭就成了山下村庄的名子,已是徒有虚名了。

二、

乡长犯了心疼病,痛得躺在乡政府大院里直打滚。吃药、打针、输液都不管用,便派人去找“狠咬儿”。

狼咬儿,是狼窝岭村村长的外号。

狼咬儿年轻时当的是村里的民兵连长。处在那个年代,又恰是游手好闲的年龄,狼操地整天背个半自动步枪东游西逛地瞎炸乎。心里就装两码事:一是在村里寻摸大姑娘,小媳妇;另一样就是进山打狼。不管是人还是狼,只要让他盯上,就是在劫难逃。

有一天夜晚,他带着几个民兵到狼窝岭上去掏狼窝。打死了一条大狼,摔死了两个小狼崽子。一不小心,被刚刚打食归来的母狼咬去了一只耳朵。从而,就落下了“狼咬儿”这个外号。

村里人背后乘愿说:报应,咋不让狼把鸡巴给咬了去,省得村里的女人遭秧受罪。

狼咬儿在村里遭人嫉恨,可却大受公社武装部长的赏识。

武装部长偷摸地给狼咬儿子弹,狼咬儿就用猎获的狼皮、狼肉、狼下水回报武装部长。偏偏武装部长又有个心痛的老毛病,一犯病就痛个死去活来,顺地打滚。可自从吃了狼咬儿送来的狼心后,病就慢慢地好了。狼咬儿跟武装部长的关系由此便又近了一层。

后来公社变乡,部长当上了乡长,狼咬儿也就顺理成章地由民兵连长变成了村长。

这回乡长旧病复发,急得村长狼咬儿发愁上火直嘬牙花子:如今连狼屎都看不到,上哪去弄狼心呢?

三、

狼咬儿正愁得转磨,不知出哪门。家住狼窝岭岭根下的柱子媳妇神色慌张地找上门来,说是在她家大门口发现了一泡狼屎。

狼咬儿一听发现了狼屎,不由心里一颤,立码来了精神,趿拉着鞋就往外跑,边跑边不住地猫腰提鞋,可不等把鞋提好,就又撒腿奔跑,风风火火、磕磕绊绊地,早把村长的矜持弄得荡然无存了。

柱子媳妇在后面追着喊到:“村长,村长,你慢点,我的正事还没顾跟你说呢……”

狠屎这东西,早年间的狼窝岭到处都有,随处可见,平常的如同猪屎、狗屎。可如今却成了难得一见的稀罕物。等村长狼咬儿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狼窝岭根下的柱子家门口时,早有一群人围在那里看稀奇,还有人对着地上的那泡狼屎圈点评说、振振有词……

见村长驾到,人们便主动退后,让出了一条通道。

村长狼咬儿急步上前,先是围着这泡狼屎转了三圈,随后又趴到地上,上瞧下看,左嗅右闻,就差没试着尝一口啦。经过一翻仔细认真的研究之后,他才慢慢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土说:“是狼屎,就凭这屎里的猪毛,我断定,这是一泡地地道道的狼屎。”

这时,柱子媳妇连急带喘地到了跟前,带着一脸惊恐哀求到:“村长啊,你这可是亲眼所见呀,这地方我们可不敢再住下去了,你得想法在村里给我们批块房基地呀,这柱子在唐山下煤窑,就我和孩子在家,早晚还不得变成狼屎呀……”

人群中也有人随声附和,给柱子媳妇帮腔说情。可村长对这些却置若罔闻,不着天,不着地的说了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便兴冲冲地走了。

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第三篇-聊斋故事之鬼母

明末清初年间,滦州北关有一个叫袁二的后生,从小孤苦伶仃,长大后以卖包子为生,勉强度日。

因有钱人都讲究吃滦州城有名的郝家火烧或小佬熏鸡,所以买袁二包子的大多为平民百姓。其中有一常客是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身着青衣素裙,走路如弱风拂柳,她总是在天亮前或天黑后突然出现在袁二面前,从不说话,只对袁二嫣然一笑,递一枚铜钱,接过两个包子,然后像仙女般飘然而去。引得袁二望着她背影常常呆愣半天。

有一天晚上,袁二还剩下几个包子没有卖完,便要了碗茶水想歇口气,这时,青衣女子又来了。袁二忙包好两个包子递给她,青衣女子照例一笑,付一枚铜钱,可袁二被俏丽的容颜迷得神魂颠倒了,慌手慌脚地没接住,铜钱一下子掉进了茶碗里。袁二也顾不得去捞,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女子,直到人家走得没了踪影,他这才收回目光。再看那枚铜钱,竟然稳稳当当地在水面上漂着!袁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捞出来用手一摸,朝上的那面还真是干的!袁二大惑不已。

从这儿以后,青衣女子再来买包子,袁二都有意留着她给的铜钱,然后偷偷放到水中一试,结果无一例外全是漂着的!袁二愈加感到奇怪。

某日暴雨,袁二没能出去卖包子,就躺在家里摆弄那几枚铜钱,心想:那绝色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呢?这铜钱也看不出异样,怎么会在水上漂着呢……正想着,门外来了个化缘的老和尚。袁二顺手扔给他两枚铜钱,不料,那老和尚把两枚铜钱在手中掂了掂,沉吟道:“阿弥陀佛!此物阴气太重,不便在阳世流通啊!”

袁二听他话中有话,便问:“你这是啥意思?”

老和尚说:“施主,实言相告:此乃冥币。你若不信,待贫僧变来你看。”说着,他就把两枚铜钱合在双掌之中,口中喃喃念动咒语,待他将掌心摊开时,却是两张祭奠死者用的纸钱!

袁二大吃一惊:“你是说……不可能!绝不可能!天仙一样的美女怎么会——你是在变戏法吧?”

老和尚微微一笑,说:“施主,你可事先预备一盆黑狗血,再遇此人,乘其不备之际。泼在她的面部,到时自见分晓。”老和尚说完就走。袁二这才当真,出门追上老和尚,央求他赐件法宝,以防不测。老和尚便从怀里摸出一把桃木短剑给了他。

第二天,袁二按照老和尚说的寻了一盆狗血,等到天黑,青衣女子果然来了。袁二假意给她取包子,暗中却将藏在身后的那盆狗血端在手里,猛回身做一个淋漓尽致的“狗血喷头”,青衣女子“嗷”一声嚎叫,顷刻间花容失色,眼球突出,血红的舌头吐出一尺来长!娘哟,原来是个吊死鬼!夜市上一片惊呼,人们吓得纷纷躲避。那女鬼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污,转身一蹦一跳地朝城外逃去。袁二愣了片刻,拽出桃木短剑撒腿便追。一些好事的人举着灯笼火把也随后紧跟。

城后一片小树林里有座孤坟,眼见那女鬼蹦到坟前就要消失了,袁二紧跑几步,举起桃木短剑一下子刺入了她的后心!女鬼痛苦地回过头来,双眼充满哀怨地望着袁二说:“我与你并无冤无仇,你为何非要苦苦害我?我死倒不足惜,只可怜我那……”话未说完,“扑嗵”一声倒地毙命。

后面的人也都围过来,指着鬼尸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忽然有人听到坟内隐隐传出声响,继而大家也都听见了,便一起动手扒坟。等揭开棺盖儿一看,所有的人都震呆了:棺材里躺着一个嗷嗷待哺的男婴!

袁二首先醒悟过来,他懊悔得捶胸顿足、痛不欲生:“唉!她这是死后生了儿子,才化作鬼魂来买包子喂养他呀!我不是人哪……”在场的人无不伤感落泪。

袁二把男婴抱回家中,决心将他养大成人。渐渐地,袁二发现,这孩子不仅长得清秀可人,而且聪慧过人,外人也都夸他鬼精鬼精的。可是,这孩子除了会喊一个字外,袁二无论教他什么话他都不会说,很是令人遗憾。

后来,这孩子活到84岁无疾而终。直到临死,他也只会喊一个字,那就是:“娘——”

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第四篇-十万阴兵闹襄城

一、诡异营帐

明朝末年,清军大举进犯中原,一路上摧城拔寨,势如破竹,大明江山岌岌可危。然而,一路高奏凯歌的清军却在襄城遭遇了阻挠,守城主帅傅汝城骁勇善战,率领八万死士坚守城内,一旦清军进犯,便令死士高居城头,用箭矢和热油将清军击退,竟生生挡住了二十万清军的去路。

傅汝城的想法很简单:清军一路征战消耗巨大,后备补给定然不足,时间一长只能退兵了事。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尽管清军依然无法前进一步,但丝毫没有撤兵的意思,反而夜夜笙歌,搅得城内军民人心惶惶。无奈之下,傅汝城派出一小队人马悄悄潜出城外,暗中打探敌军军情。

这一日,傅汝城正在军帐中苦思退敌之策,忽然听到帐外的卫兵报告说,刺探军情的人已经回来了。紧接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黑衣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傅汝城的面前,脸色惨白地颤声道:“大帅,有鬼,有鬼!”

傅汝城闻言大吃一惊,刚想细问,不料对方却已经昏死过去。他连忙让人将军医传来,一番急救之后,黑衣人才幽幽醒了过来。傅汝城又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黑衣人仍旧一脸惊惧,将他出城后的情况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黑衣人名叫张顺,是傅汝城旗下探子营中的一名队长。那天晚上,他接到命令后,带着队中的八名士兵潜出城外,悄悄朝敌军的营帐摸去。连续几个月的征战,敌军也是疲惫不堪,疏于防范,这使得张顺等人毫无阻碍地潜入到了敌军的驻扎地。进入营帐后,张顺发现,整个营帐共分两个部分,位于前面的营帐灯火通明,大量的敌兵围着帐前的篝火又唱又跳,而后面的营帐则一片漆黑,悄无声息。

张顺心想,这些营帐里放的估计是敌军的箭矢武器,此时正是天干物燥,如果一把火将这些武器全部烧毁,敌军没了武器,估计就会不战而退了。想到这里,张顺便命令手下分散进入后面的各个营帐,伺机点火。安排妥当后,张顺率先进入了其中一个营帐,刚一进去,他就觉得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张顺一咬牙,躲到一个角落里,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着一看,不由得一股凉气从脚底直蹿头顶,他看到整个营帐内密密麻麻地坐满了人,而且全都死死地盯着他!

张顺心中一慌,连忙熄掉火折子,可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人并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心里觉得奇怪的张顺又打着了火折子,这时他才发现了问题,这些人居然全都穿着明朝服饰,跟满清鞑子完全是两个样!而且,他还在这些人里面看到了很多熟面孔,只是这些人早就在前几天的战斗中死掉了,其中就包括傅汝城的儿子傅昌国!

就在此刻,隔壁的几个营帐里相继传来了惊恐的尖叫声,张顺心里一慌,其他人在那些营帐内估计也看到了这些战死的熟人,惊惧之下竟暴露了自己。张顺连忙从营帐中溜了出去,正打算召集其他人一起离开,不料刚刚的尖叫声已经惊动了敌军,他们正拿着火把追赶了过来,无奈之下,他只身出逃。

由于刚刚所经历的场景实在太过诡异,张顺慌不择路,逃到一处荒地时脚下一空,摔了下去,顿时昏死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襄城不远了,此处正是城内百姓们安葬死者的墓场,自己刚刚掉下去的地方竟然就是一个已经被掏空的墓坑!张顺胆战心惊地爬出洞外一看,差一点昏过去,举目所见,方圆五里地的墓穴全都空了,只剩下一个个大坑,像一张张呲着獠牙要吃人的嘴!

张顺吓得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过了好久,他才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城内跑去。

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第五篇-新聊斋之除夕来客

民国二十八年,日照县西北有一座大山叫奎山,山中有个小村叫靠山屯,村里只有十来户人家。有一个村民名叫王六根,平日里靠几亩薄地种些玉米、红薯度日。农闲季节,他就会扛上一杆传了三代的土铳,上山去打猎。奎山里边动物不多,只有些狐狸、狗獾、野兔之类的小动物,王六根的枪法不错,每次上山都会有所收获。

这一年大旱,地里收成不好,时近腊月,大雪封山。猎人进不了山,自然也没有肉吃,这不,快过年了,王六根家连像样的年货都没有,只有些萝卜、白菜之类的素菜。王六根蹲在地上吧嗒吧嗒地抽了一袋烟,起身道:“这大过年的,总要让孩子吃顿肉呀!”说完抓起挂在墙上的土铳就往山上走去。他的婆娘在后边喊道:“孩子他爹,这大雪封山了,山上太危险,咱别去了!”王六根已经走出老远了……

傍晚时分,王六根终于回来了。他拍了拍身上的雪,将一只半大狐狸扔到婆娘身边,说:“雪太大了,连只兔子都不见,就在一个山洞中发现了这个家伙,生一把火,将这畜生褪褪毛。过年了,总要让孩子们吃顿肉!”婆娘依言忙活去了。

王六根刚脱鞋上炕,忽然听到外边传来叫门的声音。这大年三十的,都各自在家守岁,谁会来呢?王六根让婆娘去开门。婆娘胆小,不敢。王六根骂了一声,就下了炕,走到大门口,问:“外边是谁呀?不在家过年,这时候来干什么?”外边一个女声回答:“六根,开开门,我是你二姨。”

王六根的二姨在后山王家顶子,离此有好几里路。她此刻冒着大雪前来,肯定有急事。王六根忙打开了门,借着月光一看,来人正是他二姨。她手里还牵着一头毛驴。王六根问她出了啥事。二姨也不做声,径直进了院,将毛驴的缰绳递给王六根,王六根忙给她拴在院子里的一棵枣树上。

王六根把二姨请到伙房,让她脱鞋上了炕,正要问她出了啥事,这时,王六根的婆娘已经把狐狸肉做好,端上炕桌,说:“二姨,你来得正巧,六根刚上山打了一只狐狸,我用大料炖了,你快尝尝!”二姨瞪着那一碗热气腾腾的狐狸肉,忽然间张口大哭起来:“我的儿呀,你死得好惨呀,我的儿呀……”王六根一听这话,心里先是有些莫名其妙,因为他二姨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接着又心里恼火,为啥?原来,鲁西南一带有个规矩,那就是有再大的伤心事,大年三十那天晚上也不许哭,否则一年都会走霉运,更何况二姨还是在自己家,而且凄惨的哭声在这年三十的晚上,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因为是自己的亲姨,王六根压住火,开始劝说二姨,问她究竟出了啥事。二姨却只是一个劲儿地哭,不听劝。王六根心中的怒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高声喝道:“二姨,这大过年的,人人都图个吉祥,你却到我家找晦气,实在是太无礼了。你如果还哭,那请出去!”

二姨却不管那一套,继续哭天嚎地。王六根实在忍不住了,拉着二姨的衣服就往外拖,他感觉自己已经将一个毛茸茸的什么东西推出了屋子,但是低头一看,二姨却是倒在炕上,人事不省。

王六根正在奇怪之间,这时,就听到屋外传来一个声音:“姓王的,实话告诉你,我是山上的狐狸,你抓的正是我的儿子。我本来是附了你二姨的身体下山,想用我的坐骑交换我的儿子,可没承想,还是晚来了一步。你杀了我的儿子,我不会放过你的……”王六根外号“天不怕”,这件事他照样不害怕,他悄悄地摸起土铳,下了炕,打开门,朝着声音处就来了一下。只听“轰”的一声,那狐狸就没有了踪影。

这时外边响起“吱吱”的叫声,王六根靠近声音处一看,枣树上拴着一只大野兔,原来的驴子已经不见了踪影,看起来这就是那狐狸所谓的坐骑了。王六根笑了,他高声叫道:“孩他娘,正愁着包饺子没有肉呢,送上门来了,快点出来把这只兔子宰了!”此时,他的婆娘与刚醒过来的二姨已经吓得浑身颤抖,缩在炕上走不了路了。王六根骂了好几声,婆娘和二姨才哆嗦着双腿前来收拾兔子,又剁了几个萝卜,和了面,准备包兔肉饺子。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王六根婆娘和二姨早起五更就起来下饺子。饺子刚下锅,锅里就出来一股奇特的香味,嗅到这种香味立刻就唤起人的食欲来,这是一种迫不及待的难以忍受的欲望,会让人感觉自己的肚子就是一个空空的大深洞,像八辈子没吃饭一样的感觉。王六根和孩子们醒了,都被这奇香馋得口水直流,婆娘刚把饺子捞起放进笸箩,大儿子就迫不及待地抓起一个塞到嘴里,不想这饺子正卡在嗓子眼儿里,上不去,下不来,越使劲越卡得紧,大儿子很快就昏了过去。

王六根与老婆见儿子昏了过去,赶紧扶起儿子边捶打边呼喊,可儿子却一点声音也没有。靠山屯太小,没有医生,最近的医生也在二十里之外,这外边又下着大雪,根本指望不上。正在王六根两口子绝望之际,二姨进来了,二话不说,使劲撬开了大儿子的嘴巴,却看到里边全是兔子毛。二姨忙叫王六根取来一只铁钩,往外钩兔毛。

二姨整整钩了一个时辰,累得大汗淋漓,从王六根大儿子的嘴中钩出了足有十几斤的兔子毛,王六根大儿子才唉的一声缓过气来,但是却痴痴呆呆,看人的眼神直勾勾的,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识了。这样一直过了正月,他才慢慢好转。

自此以后,王六根就把土铳一折两半,扔进锅底烧了火,再也不上山打那些野生动物了。

以上就是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4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