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听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民间有声音的鬼故事、广东潮汕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一篇-出诊夜半

淄川,蒲松龄的故乡。从老蒲的蒲家庄坑坑洼洼往这山里边走,有一个小村庄,叫刘家庄。民国三十年,这一年庄里的刘老太太六十岁了,一个人孤孤单单,怪招人可怜的。

她和老伴一生无儿无女,老伴在家里种地,她则给乡亲们看个病。老两口子的家就在这村头,一来她给人家看病方便,二来那就是她家的地就在这里,房子只能在自己的地里盖。你看虽然这里全是山地,打得粮食不多,可是加上老太太给乡亲们看病,人家给点东西什么的贴补着,这日子也算过得去。

只是自从前年老伴得病去世了以后,这老太太那就精神大不如从前了。你说是不如从前那就不如从前吧,可是这给乡亲们看病的事情,这老太太她那还是不能放下,原因呢,那就是他们这里是山区,人烟稀少,交通不便,这个地方它缺医少药。你要是不给乡亲们看了,这乡亲们那该咋办?这地方它就没有其他的医生。

说起来老太太这干医生,那还是她跟着她老爹学的呢,想当年,老太太的父亲那是一个郎中,膝下就她这一个姑娘。虽说是在这封建社会,这女孩那是很少有念书的,可是没有办法,她的父亲那还是把这给人治病的医术一点一点的传授给她了。

那时候给人看病,不像现在这样,那主要就是靠望、闻、问、切,看完后给人家开点中草药,简单。就这样慢慢的这姑娘她那就学会了,可学会了那是学会了,她却从不给人家看病。后来她的老爹去世了以后,没有办法了,她这才被逼着赶着鸭子上架,慢慢地给人家看开病了,你别说这时间长了,她这名声还挺响了呢。只是她这看病那是不收人家钱的,人家这主家过意不去,愿意给她点东西,她推辞不过的,那也就收下了。

这年夏天的一天晚上,这老太太她正在家里睡觉呢,就听到有人在敲她家的院门,“大娘,大娘,我们来请您去看病。”声音轻轻的。

一听说有来求看病的,老太太那就赶紧起来了。看病这是她的职责,再说了没有重病,谁能晚上来请呢?

“哪里的病人?什么病?”老太太一边开门一边问道。(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就这邻村的,受伤了,发高烧。”来人说道。

就这样老太太提上药箱就出来了,人家的马车就在这门口等着她呢。你看人家把老太太扶上马车那就一溜烟拉着她去了。

很快那就到了。“这是哪里?”大半夜的,老太太也看不清。待人家把老太太扶进屋里后,这病人就在那炕上躺着呢。

经过查看,是因为腿部伤口化脓发炎了,才引起的高烧。就这样老太太很快就把这伤口处的脓水给挤出来了,她又在伤口处撒上药面子,尔后就又把这伤口给包扎起来了。就这样这老太太留下了一些消炎、退烧的中草药,嘱咐了几句,那就准备回去。

你看这家人家对这老太太那是再三的感谢,非要留这老太太在家里喝酒吃饭不可。

老太太哪里肯呀?老太太说你们这家里还有病人,不方便,我就从这桌子上拿点炸肉回去吃,也算是在这里吃了。就这样老太太掏出她的手绢,顺手从这门口折了几个树叶垫在这手绢上,包上了些炸肉就准备回去。

主人一看老太太要走,就派人用马车把她送回去了。到了老太太的家门口,人家说,“大娘,我那就不往院子里送您了,天不早了,一会儿要是这鸡打开鸣了,我可就回不去了!”说完这人赶着马车它很快那就消失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这老太太想起昨天晚上这事来,她急忙起来看她放在桌子上的炸肉。可让她大吃一惊的是,这哪里是什么炸肉?分明就是一些绵羊石!在这手绢上边垫着这些绵阳石的,那就是一些松树枝子。

要问这些松树枝子哪里会有?在这一带除了远处的高山上有以外,那就是这村外的墓地里有。

想到这里,老太太那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她深深地感到后怕呢。

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二篇-恶臭的蛇汤

山里的路面很不平,汽车行驶在上面是一路的颠簸。而路两边是高高低低的灌木丛,实在是没有风景可看。魏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昏昏欲睡。

“还有多久才能到河湾呀?”魏明问道。

“大概还要一个小时左右吧。.”项东回答道。

当两人正在闲聊时,前方的路上忽然出现了两条蛇,正在横穿公路。魏明一看,顿时来了精神,叫道:“蛇,快压。”项东脚踩油门,汽车忽的一声,向前冲去。当汽车停下后,两人回过头来,只见一条两米多长的蛇躺在路边,蛇身金黄,而蛇头已经被车轮压得稀烂。

“晚上可以打牙祭了,这蛇可真大啊!”魏明捡起地上的蛇后说道。

“可惜那条跑了,要不就有两个蛇胆了.”项东随声附和。

“啊!”后面忽然传来一声尖叫。两人回头一看,原来两个女孩不知什么时候下了车,看见魏明手里的蛇,吓得是花容失色。

“快扔掉,吓死人了.”刘菁叫道。

“有什么好怕的,如果怕的话,你晚上就别吃.”魏明把蛇放进了后备箱。

“小心着报应,蛇都有灵性的.”谭雅吓唬道.“你看那蛇,金光闪闪,一看就是修了道的,迟早会变成美女蛇来找你报仇。”

魏明听得心里有些发毛,身上凉飕飕的,犹犹豫豫的关上了后备箱。

上车之后,几人的困意全消,一路之上,几人是说说笑笑,没多久,就来到了河湾。

夕阳斜下,河水清澈见底,波光荡漾,果然是野炊度假的好地方。四个人搭好了帐篷,架好了柴火,取出锅碗瓢盆,就准备开始烧烤晚餐。

魏明、项东拿着蛇,来到河边,把蛇剥了皮,洗涮干净。阳光下,蛇身洁白,近乎透明。蛇被剁成段,放进盛上水的锅里,放在火上烧了起来。没过多久,香味从锅里飘出,两人尝了尝,只觉得鲜美异常。

“可以开饭了.”项东冲着远处正在照相的女孩大叫道。

两个女孩往回走着,忽然从前方飘来一股恶臭的味道。

“这是什么味儿呀,怎么这么的臭。”刘菁问谭雅。

谭雅也用力嗅了嗅,只觉一股恶臭冲进鼻腔,令人作呕。当两人回到帐篷边上时,已经觉得臭味是越发浓重,忍不住的捂着嘴鼻。

“快来闻闻,这蛇汤真香呀”,魏明掀起了锅盖。

刘菁、谭雅走到锅边,只见锅里的汤,黑乎乎、浓稠稠,宛如墨汁一般,咕嘟咕嘟的翻滚着,而且散发出一股腐尸般的恶臭。两人急忙的跑开,吐的是一塌糊涂。

魏明、项东走过来问道:“你们俩怎么了?”刘菁用手指了指锅,强忍着说道:“臭!”刚说完,就又开始呕吐起来。

魏明、项东两人是面面相觑,觉得不可思议。明明是鲜美的一锅汤,怎么会说是臭呢?两人拿起勺子尝了尝,觉得真是鲜美。

刘菁、谭雅看着二人往嘴里送着那黑稠的臭汤,忍不住又开始吐了起来。

“倒了吧,真是臭死了。”谭雅哀求道。魏明不情愿的端着锅,走到了河边,把汤倒掉。

晚上,刘菁、谭雅是又累又倦,早早睡去了。

等到第二天天亮,两女孩又被一股恶臭熏醒。刚掀开魏明、项东所住的帐篷,就有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只见魏明、项东俩人身体发黑,脸上、身上满是牙痕,已经死去多时了。

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三篇-皮影人除恶记

清光绪年间,直隶昌榆县泥坨村有一家财主,老当家的叫刘福,人们都尊称“刘老福”。这天早晨,一个家人从外边匆匆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刘老福的大公子刘富贵昨夜被人砍下头颅,死在本村皮影艺人赵立扬家的屋门口外!刘老福一听当时就昏过去了!一家人又嚎又叫地把刘老福唤醒后,刘老福哭得死去活来恨得咬牙切齿,决心要为儿子报仇!影匠赵立扬随影班在外乡唱皮影,家中只有他妻子柳玉兰。刘老福便写了一张状纸告到县衙,说柳玉兰勾结野男人杀害了他的儿子。

昌榆县知县陆成明接到呈状后,第二天上午便带仵作和三班衙役赶到现场,首先命仵作对死者刘富贵的尸体进行检验。刘富贵身首异处躺在赵立扬家的屋门外,仵作检验后,认为死者头颅是被一刀砍下头颅,除了凶器锋利杀人者定然力大无穷而且手头利落。陆知县便当场审问被告柳玉兰,如何勾结野男人共手杀死刘富贵,要她从实招来。柳玉兰叩头道:“我丈夫赵立扬常年在外边住影班唱皮影,民妇一人在家守门过日子从未做过有违妇道的事,况且我家与刘家房不连脊地不连边,更与刘富贵没有来往,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民妇如何能勾引野男人杀害刘富贵呢?再说,既便那刘富贵真的被我勾引野男人所杀,又岂能把尸体放在自家门口呢?望青天大老爷详察,千万莫要冤枉民妇……”

陆知县觉得柳玉兰说的很有道理。女人与人私通为达到长期目的共谋杀害亲夫不乏先例,勾结野男人杀害他人确实与理不通,杀了人又把尸体置自家门口于不顾更不合情理……莫非有人杀死了刘富贵又想嫁祸于人?陆知县沉思一阵后又问柳玉兰道:“既然那刘富贵不是你杀害的,可是,其尸首躺在你家门口又如何解释呢?”

柳玉兰低下头欲言又止。陆知县道:“你说不清楚,罪责难逃,休怪本县不给你作主了……”听知县这么一说,柳玉兰也觉得事情到了这地步不讲出实情官司无法了结,最后终于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柳玉兰天生美貌,虽然年过三十却依然俊秀可人。丈夫赵立扬随影班唱皮影常年在外,柳玉兰在家里勤于织纺,平时足不出户。刘老福的儿子刘富贵是个寻花问柳的浪荡公子,对柳玉兰的姿色唾涎已久,经常对柳玉兰进行猥亵挑逗。柳玉兰是个守规矩的女人,她非常厌恶刘富贵却又惹不起,只好想方设法躲避刘富贵的纠缠。那刘富贵不能得手又不甘心,昨天深夜悄悄地拨开柳玉兰的家门,闯入屋内欲行强暴。柳玉兰反抗不从,却抵不过刘富贵的蛮力,刘富贵将柳玉兰按倒在炕上,便伸手去扒衣服。没想到就在刘富贵将要得逞之际,突然从外面闯进一条红发虬髯手持板斧的大汉,抓住刘富贵的衣领大喝道:“恶徒休得无理,老程来也!”大汉说着像抓小鸡似的把刘富贵拖出屋外,抡起大板斧咔嚓将刘富贵的头颅砍了下来!柳玉兰一个农家妇女哪见过这种骇人的场面,当时就吓得昏死过去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她醒过来时刘富贵的尸体还躺在她家的屋门口……

听了柳玉兰的诉说,陆知县立刻全明白了。那刘富贵仗着财势为非作歹,心生邪恶,想强行奸污柳玉兰,被那位不知名姓的虬髯大侠撞见结果了他的性命……于是,陆知县便对刘老福说:“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古语云教子不严乃父之过,你儿子行为不端欺辱良家妇女,本属十恶不赦!你若是不为作恶的儿子悔过再为富不仁,那位侠义之士能饶过你吗?难免也是你儿子的下场!”刘老福一听猛地打了个寒颤,他心里当然清楚是儿子作孽多端才遭此报应,若再无理取闹恐怕真的要搭上自己的老命……想到这里,刘老福只得撤了讼状,回家安排儿子的后事了。鬼大爷鬼故事。

案结后,柳玉兰的丈夫赵立扬大感惊讶!他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在清河堡村演唱皮影时发生的一件怪事——

赵立扬是操纵影人(即耍影人)的高手,昨天晚上他和影班的伙计们在清河堡村唱皮影,演出的影目是连台本影戏《瓦岗寨》。其故事出自《隋唐演义》,隋惕帝昏庸无道,民不聊生,程咬金、秦琼、罗成、尉迟敬德等英雄聚集瓦岗寨起义。程咬金被推举为首领,这位草莽英雄性情刚直,天不怕地不怕,劫皇纲、杀赃官、除恶霸,威名远震。根据程咬金的性格在皮影戏中被刻成红发虬髯的形象,头戴一把抓软罗帽,手使一柄开山斧,十分威武。皮影戏演到程咬金探地穴一场时,操线的赵立扬伸手去取预先挂在他头顶上的影人程咬金,可是,那“程咬金”却找不到了。赵立扬以为是他不小心碰掉在影台上或掉在影台下面。赵立扬和几位影匠在台上仔细寻找,看皮影的人打着灯笼在影台下帮助寻找,可是,台上台下找遍了也没有找到“程咬金”的踪影!赵立扬感到很奇怪,明明挂在头顶显眼的地方,怎么就不见了?程咬金这个人物比较独特,整个影箱里就这么一个专用影人头茬,任何一个头茬都不能代替。找不到皮影人程咬金戏可就没法演下去了。赵立扬急得头上直冒汗,影班老板只好向观众道歉,请求原谅。于是,便临时换了一个单出折子戏。由于前面的《瓦岗寨》演了半截,单出折子戏演完就已经是后半夜了。影撒台了操线的赵立扬收拾影人装箱时,发现那皮影人程咬金就挂在他的头顶上!赵立扬深感莫名其妙,翻江倒海地找也没找到,影撒台了这个驴皮子程咬金竟自己跑了回来,真是闹神仙了……赵立扬没好气拿起驴皮子影人程咬金恨不得把它撕个粉碎!就在这时候,他猛然瞧见那“程咬金”手中开山斧的斧刃上一滴滴的往下滴着鲜红的液体,像血!赵立扬就拿给伙计们看。几个影匠演唱了多半宿都很累了,谁也没当回事。没想到那驴皮影人程咬金竟跑到他家杀了恶徒刘富贵,不仅使他的妻子免遭强暴,更为当地除了一害!

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四篇-霍不老

月亮挂在东山,河里隐隐浮起白雾,王不得从河底升起来,爬上河岸,去找霍不老喝酒。

霍不老是下河汊的艄公,四十多岁,面前两只酒碗,青幽幽地映着月光。

王不得拾起一碗酒,虚敬霍不老,艄公点点头,拿起另一只,喝了半碗。

王不得定定地望着霍不老:“其实我完全喝不到酒的味道。”

艄公低头看着酒碗:“阴阳两途,也难怪。”

“那我怎么着了魔一样每天到你这儿来喝酒?”

“因为酒里有我的血,保你形神不散。”

王不得灰白色的脸上浮出笑意:“那我也不谢你。”

霍不老也笑:“原本无需你谢。明天哪个要着你的道?”

“一个孕妇,领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你猜我要哪个?”

霍不老抱着膝盖,看看王不得,又看看酒碗。“我不猜你心思,反正不让你遂了心愿就罢了。”

王不得的笑声如同月夜间的林枭:“明日子时是我大限,若再不得替身,永难轮回。我与兄之渊源,却终是思想不起。望兄慈悯,与我解说解说。”

霍不老依旧抱着膝盖,眯眼看着王不得:“且待明夜你灰飞烟灭,我给你说个明白。”

王不得的身形在月光下渐渐变长变远,刚才坐着的地方,有河水点点而出……

说起来,下河汊挺奇怪的。

在暴雨季,水齐腰深;平时光景,勉强没过膝盖。这种程度的水情,居然会有一个艄公常年蹲在那里等生意,这算哪门子的事情?

这艄公没有船,证明他脑子可能还正常,横拖着一只长篙,河边扎一个草棚,抱着膝盖往里面一蹲,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出恭。

八里洼老一辈的人仿佛有印象,某年某日下河汊突然腥不可闻,河水变为红色。似乎就是那一天,下河汊边上多了个艄公。

这个艄公来了,下河汊就奇怪了。明明刚没膝盖的水,三天两头会有某个涉水而过的人滑倒,一倒即挣扎难起,几欲淹死之时,那艄公奔过来,把长篙一撑,救起倒霉人。时间长了,就有人给艄公钱以为报答。艄公用这钱在下河汊修一座简陋的小桥。再有人过河,就改涉水为上桥。

必然还有嫌麻烦的人,尤其夏天,偏要弃桥涉水。十之一二便要滑倒在河中挣扎难起,艄公就抡着长篙奔过来,把人救起来。总不过是一场虚惊罢了。

说这事的老一辈已然死干净了,艄公还在草棚里抱着膝盖蹲着。有被救的人曾讨问个名姓,只说姓霍。这样的古怪人,叫“霍不老”不奇怪吧!

正午时分,一个孕妇领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来到下河汊。

艄公在草棚下看着,慢慢站起身来。

看到远处的小石桥,孕妇领着孩子打算上桥。未至桥头,小孩似乎看到河中有鱼虾之属,顽皮心性上来,扑通一声跳到水里。孕妇站在桥上大声招呼,孩子还是撒娇,水里凉快,要涉水过河。孕妇在桥上行,男孩在桥下走,刚至河心,忽然滑没水中不见踪影。孕妇大急,也从桥上跳到水里。甫一入水,立时滑翻;张口欲叫,水流汹涌,直灌口鼻。万念俱灰间,水面上一只手突然伸下来……

艄公把孕妇放到岸边,转身要去救那男孩儿,但见河水不息,哪里还有孩子的踪影?

正思忖时,忽然看见那个孩子水淋淋地爬上河岸,踉踉跄跄走到艄公面前,诡异一笑:“兄莫忘前言。”言毕,昏倒在孕妇身边。

将近黄昏,孕妇和孩子悠悠醒来,看见自己家里人正对艄公千恩万谢……

月亮挂在东山,河里隐隐浮起白雾,王不得从河底升起来,爬上河岸,去找霍不老喝酒。

霍不老抱膝蹲在草棚下,面前照例还是两碗酒,青幽幽地映着月光。

王不得盘腿往艄公面前一坐,弯曲中指弹了弹酒碗:“跟我细说说。”艄公抬起头,竟已是鸡皮鹤发。

“自我守在这里,已逾百年。”

王不得挠了挠头:“有这么久了吗?”

“百年之前,你带众匪在上河汊杀我合村老幼。是我趁雨夜,追踪你至下河汊,适时手无寸铁,被你持利刃创我三处,眼看将死。顺水而下一支竹篙,被我抢住,戳翻你在河中,复击你头颅至裂。”

王不得又挠挠头:“怪不得我全不记得,原来是你打裂了我的脑袋。”

“我想你是何等残忍之匪首,既落水而死,心必不甘,定然千方百计寻一替身相代,以业满劫脱。我安能让你这等巨枭遂愿?”艄公低头看看酒碗,“所以我滴血入酒,让你形神不散,却又守在河边,解落水之人遭你替身之厄。我要生生看着你,生不能,死不得,看着你在我面前气急败坏,无可奈何,直至你灰飞烟灭,再不轮回。”

王不得盯著霍不老,看见霍不老也正盯着他:“那你倒该谢我,我不入轮回,你却也死不了。”

艄公摇头:“眼下或便是我死之期。我白天看那男孩落水,明明我能早些动手救他,但我迟疑了。”

王不得诧异:“为何?”

“我突然闪过一念,救完这母子,你灰飞烟灭,我胸中百年血仇是否能解?此念一转,我竟想袖手旁观。”

王不得点头:“好在,那母子终得周全。亥时将过,我大限已至,兄大仇可雪。”

“那男孩儿明明遭你毒手,怎么?”

王不得夜枭般的笑声又起:“我原意本不在此子,是想要那孕妇。堪堪得手之时,突然闪过一念,此是两命,换我一命,未免不忍。于是复捉那男孩儿,不想此念又转,那男孩子代我,在这下河汊内,零落无依。兄守在河边,岂容此子拉取替身?故而,放他生去。”

王不得拾起面前的酒碗:“兄胸中之仇可平?”

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第五篇-古代聊斋之猫妖

“三更夜半,小心火烛~~”伴随着打梆报时声,更夫王二沿着小村街道慢慢行走。前面的树上突然“嗖”得一下跃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王二吓得不轻。等黑影落地,居然是一只黑猫,抬起黑溜溜的眼睛看了看王二,就不声不响地溜进了左侧的暗处。“该死的猫,下次让我再遇上,一定狠狠敲你一棒子!”

“那是小昙。喜欢在树上房顶跳来跳去,你抓不到的。”一个妙曼的身姿从刚黑猫消失的地方走出来,王二看去,这少女年轻美貌,体态娇小,声音婉转。

“你是谁家的女子?怎么半夜一个人在外?”

“我白天陪父母在集市上买东西,谁知人多走散了。现在只好一个人走回去。”

“噢。要不我送送你?你一个人这样回去很不安全。”

少女看似害羞地犹豫了一会,点点头。

第二天,人们在村外不远处发现了王二的尸体,头顶上开了一个洞。随后的几个月里,都陆陆续续的有尸体这样被发现,报给县里的衙门查案,却总也查不出个结果。时间一长,人们猜出来这不是人所能为,以后每到太阳落山,家家户户紧闭门窗,街上空无一人。

一个流窜作案的三人强盗团伙因为在其他县被通缉,就被迫来到这里来躲避风声。逃命不分时间,翻山越岭,一路赶来,到这里就天黑了,于是打算到村口最前面的一家农户借宿。敲门前农户家里的灯还亮着,这一敲,灯居然灭了。三人中的老大气了:“这是明摆着不让我们住!我就偏要住!”“咚咚咚!”老大边使劲敲,边喊:“快开门!不开门老子就把你家门砸烂!不识抬举的东西,没听过……”正准备把自己的名号报上,老二在旁边连忙止住他,并隔着门对里面的人客客气气地说:“不好意思,我大哥呀性子急,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们不是坏人,您不用担心,我们就是赶路赶得紧,没想到天这么快黑了,这里又没店可以打尖,所以这才打扰到您。我们也不求热饭什么的,自己都带的有干粮,就是想找个睡觉的地儿。还望您多多体谅我们这些外乡人!”

屋内灯亮了,咳嗽了两下,一个老者的声音传来:“我说外乡人,不是我不给你们开门,是我不敢开呀!我们这里有妖怪。我以前又没见过你们,不清楚你们的底细,你们还是听我的劝,赶紧去找个地方躲一下吧。”

“你这臭老头,就是不想让我们住,我今天还就较这个劲儿了,非住不可!”老大说着就又要撞门。老二老三赶紧拦住他,说强扭的瓜不甜,还有其他人家呢,我们住其他地方。边说边拉了老大去其他人家,没想到家家都一样,谁都不开门。老大发火了:“这都是那个老头捣的鬼,我现在就把他家拆了,给他点颜色看看!”说完气冲冲地跑到老头的住处抬脚正准备往门上踹,突然身后“吱”的一声一扇门像从黑暗里打开,从里面闪出一个妙龄少女,微笑着对他们说“:”各位,敝处虽小,但是愿借你们休息一晚。“说着把他们往里让。

面对突然而来的盛情邀请,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愣住了。还是老二反应快:”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三人正准备往里面进,身后的老者的屋里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老大听了又气得大骂老头:”别人请我们你眼红了?再咳嗽信不信我把碳塞你嗓子里!“老头没回复,只是重重地叹息了一下。老三在老大身后小声嘟囔:”奇怪,来时怎么没看到有这个屋子……“,抬头一看老大正气势汹汹地盯着自己,马上闭上了嘴,跟在老二后面进去了。

老大进去,看到中间一扇房门大开,老二和老三已坐在了饭桌旁,桌上放着两盘菜,三个酒杯,一瓶烧酒。少女身上穿一件灰色衣服,上面绣着朵朵白色梅花,脸如满月饱满,眼似明珠闪烁。只见她轻轻把烧酒倒进三个碗里,端到三个人面前依次放下,说:”小女名叫妙儿,父母外出未归,看各位一路劳苦赶到此地,所以自作主张请你们过来,是为他人方便。但是我一个人在家,又传闻有妖怪,心里害怕得慌,这也是为自己方便。所以请各位勿猜疑。“

以上就是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清朝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49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