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清明节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民间水鬼故事、上世纪民间鬼故事、爷爷奶奶讲民间鬼故事、漯河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清明节民间鬼故事第一篇-身边鬼事

(一)

那是我读小学时的事情。有天黄昏,太阳刚刚落山,天色还没有完全的黑透。六月收麦子的季节,苏北平原早已经热浪滚滚。

家里面的人都还在麦场上忙碌着,而我则趁父母不注意,央求四叔带我去麦场附近的小河里洗澡。四叔那时也才上初中,比我大不了几岁,而他在麦场上也帮不了什么,所以就偷偷的带我出来了。到河边去需翻过一座大堤,而堤上则栽满了槐树,外面尚且还算明堂,但是堤上则早就已经黑透了下来。四叔带着我转了一圈,但是看见河边四下里都没人,也就没敢下水,然后又接着带着我原路返回。

事情如果就这么结束的话,估计在我的脑海里恐怕也不会留下什么印象的,起码就不会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依然是记忆犹新。四叔扶着我的肩膀一前一后的走着,而四周围漆黑的一片,偶有风吹过,周身也是冷森森的不自在。当走到下坡路口时我本能的扶住了一棵树,因坡太陡,就打算稍停一下,然后一口气跑下去。可是就在我扶着树的一瞬间,时间就好象一下子定格在了那里,像是有那么一股子的冷气从脚底瞬间窜到了头发梢,头皮直发麻。而就在我扶着的那棵树旁边端端正正的依着两个纸灯笼,一个呈圆锥形,一个呈圆柱形,都是玉白色的,看着是格外的显眼。

而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在我心里却依然解不开这个疙瘩,或许世上真的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吧,这谁又知道呢!

注:那两个灯笼不像是用纸糊的,而且做工十分的精致,也更不像是有人在恶作剧。而当时正对着灯笼的下边是个丁字路口,而刚刚死去的人生前穿过的衣服连同纸轿、纸马多半都会在这里烧掉。

(二)

二十多年过去了,在我的脑海深处依然有几幅挥之不去的图片,就像是年代久远的老照片一样,不时散发出阵阵霉臭味。

而在一个阴沉沉的午后,一座三间的茅草小屋,房前是一棵不高却长的十分茂密的石榴树,但是它早已错过了开花的季节,却没有看到一粒果实,小屋的门是虚掩着,里面一位满脸皱纹的老婆婆正在趴着门缝向外张望。

也许有的朋友会觉得不以为然,这的确是很平淡无奇。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在那小屋里面刚刚死了一个小男孩,而且那小屋的门是锁着的,而且就是上面说的的那位老婆婆,身上穿着的也一件黑色的袍子,花白的头发一直拖到地,半拉子长的脸蜡黄蜡黄的,她对着门缝一边用梳子梳头,一边面无表情的向外张望。而四下里死一般的寂静,但是这时你正好从门口经过,却又恰好和她不期而遇,你难道还会心平气和吗?

但是我却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更奇怪的是我母亲却什么也没看见。

那时候我不过三、四岁的光景,刚吃过午饭,母亲便带着我去三奶奶家串门。不曾想的是这样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却成了我永久不可磨灭的灰色记忆。

(三)

在我孩提时,苏北平原的冬天比现在冷的多。一进腊月,西北风便呼呼的刮个不停。就是在这样一个狂风大作的深夜,缩在农村一偶的一座三间的平房突然亮起了灯,一个小男孩睡眼惺忪的从被窝里爬出来,走到窗下的尿盆边撒尿。尿盆边上放着一个小方桌,上面凌乱的放着几件棉衣和一床被子。小男孩撒完尿,刚想回到床上睡觉去,突然发现方桌上的被子里裹着一个襁褓大的幼儿,他的睡意一下子全没了,又挨近看了看,幼儿噘着小嘴睡的正香。他有点不解,难道父母这么大意,竟将自己的妹妹忘在这里了,他快速的爬上床去,爬到母亲的床头上,看看自己的妹妹偎在母亲身边睡的正香。有点不可思意,可他也没多想,就又爬到父亲的身边睡下了。

可从此之后小男孩便落了一个胆小的毛病,晚上不敢一个人去睡,不敢看堆放在一起的被褥,直到上中学还不愿意和父亲分开睡。

故事是真真切切的,那个小男孩就是我,事情过去二十多年了,每每想起,心头都会为之一惊。

清明节民间鬼故事第二篇-鬼夜哭

本故事,完全根据作者小时候发生在村里的一件事编写而成,没有任何润色,这完全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当你读的时候,请先打开灯……

小敞(老二)兄弟三人,由于家中穷困,老大一直未婚,后来家境稍好些的时候,老三便先娶了老婆,这时的小敞已经年过三十,老大和老三便出钱从人贩子那里给他买了个媳妇小张。婚后,小敞对小张恩爱有加。两人过的倒也甜蜜幸福,并孕育了三个子女。渐渐的,三个孩子都要长大了,小敞也已年近五十,而小张此时才三十出头,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当年小张被拐卖到此的时候,也才十五六岁,小敞足足比她大十七岁。问题也就出在这年龄上,就在小敞五十岁那年,小张和同村的光棍小四好上了,小四由于小儿麻痹后遗症,都快三十了,可是还没有讨到老婆,平日里,没事就和小张套近乎,这日子久了,两人就如同干柴遇到了烈火,很快陷入了爱河。纸是包不住火的,没多久,小敞便抓了个现行。事情败露后,意外的是小敞并没有像一般男人一样大发雷霆或者打骂小张,而是选择了默默承受,并想借此让小张回心转意。然而,正由于小敞的默默忍受,却让小张便的更加是无忌惮,甚至将小四带到家中大秀恩爱。就在一次小敞窜门回来后,看到小张和小四竟然躺在自己的床上坐着苟且之事,小敞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怒火,上前便给了小张一巴掌,小四趁此机会一瘸一拐的溜走了。接着就是大声的争吵,当所有邻居都去劝架的时候,小张却不经意间扔出来一块砖头,砖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小敞的头上,当场小敞便晕倒过去了,可是,还没到医院,小敞就已经死了。就在当天小张被公安批捕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接下来发生在村里的诡异事情。

案发后的两天里,由于公安的调查需要,小敞的尸体一直放在他家的堂屋里。三天后,小敞的尸体便入藏了,而诡异的事情也就此掀开了帷幕。

小敞的葬礼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一切都貌似平常,可就在当天晚上,村里所有人都听见了那一声声哀痛的叫声,那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恐怖的哭声,那哭声如同石磙不断碾压猫爪猫所发出的声音“呜~~~~啊~~~~呜~~~~啊~~~~”好像是有无尽的痛快想宣泄出来,每一声都让听了全身发毛,大人们都抱着孩子躲在被窝里,小声的叮嘱孩子们不要出声,那哭声足足绕着村子一周,才最终消失在小敞的坟前。接下来的几天,每到夜晚十点半,村子里准时会飘荡起那诡异恐怖痛快的哭声,后来,小敞的老大,请来了一位高人,在小敞的坟前布上了桃条阵才镇住了这哭声。

当小敞的哭声才刚刚结束时,小张就回来了,小四的二哥是市公安局的局长,在公安系统的关照下,小张被判为“防卫过当”,判处有期徒刑十八个月,缓刑两年。就在当晚村中再次飘起了小敞那诡异的哭声,第二天,人们发现小敞坟前的桃条阵已被破坏了。

这件事,给村里人留下了很多恐怖阴影,至今很多人都不敢独自经过小敞坟附近的路。

清明节民间鬼故事第三篇-民间故事:三楞爷

凡是到过黄泥湾的人,没有不知道三楞爷的。三楞爷活着的时候,到黄泥湾的人,有不少都慕名去看望,他去世后,还有非亲非故的人去给他扫墓。

活人活到三楞爷这个份儿上,这一世就算没有白活。

三楞爷是个普通庄稼汉,但是在他身上发生过传奇故事,所以他就是个传奇人物。

话说民国年间,殷城县和全国很多地方一样,军队混战,地方割据,匪盗蜂起,怎一个乱字了得!然而,生活还得继续,每年春夏汛期,放排到三河尖,再从三河尖挑脚回来,是很多黄泥湾汉子谋生的手段。兵荒马乱的年月,胆小的就龟缩在家。胆大的不惜铤而走险,出门闯荡,领头的汉子就是年轻的三楞。他高大威猛,会些拳脚,三五人近身不得。

那次,三楞带着大家挑脚返回,一路平安。因为出一次门太不容易,大家都拼命多挑些货物,布匹,盐巴,铁器,瓷器,山里缺什么就挑什么。快到鹰嘴崖了,那里山高林密,峰回路转,正是强人出没的地方,没人敢歇息,累得吐血也得咬牙坚持,一鼓作气翻过鹰嘴崖,基本就安全了。可是,怕鬼偏有鬼,他们还是被一伙土匪拦住了。按照计划,大家挑担而逃,三楞弃担保护。三楞撇下担子,舞一把大刀冲过去乱劈乱砍。土匪没想到这个脚夫还有两下子,被打懵了,大家趁乱逃走。

过了半个月,三楞再次带人途经鹰嘴崖时,被早有准备的土匪包围了,土匪人数太多,他们杀不出去。

土匪只要货物,不要人,把大家都放了,单单留下一个三楞。

三楞被五花大绑着,推到了鹰嘴崖。崖上,坐着戴黑呢礼帽和墨镜的匪首刘天赐。刘天赐冷冷一笑,问道,黑大个,你知罪吗?

三楞不满地说,我被你们抢了,我有什么罪?

我们只求财,不伤命。可你,却打死了我们一个兄弟。我们等你很久了,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你别怪我手黑。

三楞被推到崖边,鹰嘴崖高百丈,崖下幽谷潭水一般墨绿,深不见底,一眼看去,让人头晕目眩。就是不吃刀,跌下去也是粉身碎骨,三楞倒抽了一口凉气,不由自主地退后一步。

大当家的,我上有高堂,下有幼子,我死不足惜,留下一家老小,可怎么活?你杀我一个,就是杀我全家,三楞跪下了。

别废话了,有什么要紧话留下吗?

三楞磕头如捣蒜,哀求说,大当家的,请允许我回家一趟,把家务事儿安排好了,再来受死不迟。

刘天赐摇摇头说,人心隔肚皮,我岂能轻易答应?你可以找个人来当人质。你临期不到,我们就杀他。写封信吧,我们给你送去。

第二天晌午,鹰嘴崖下出现一个黑影,黑影越来越大,是一个年轻汉子,三楞认出来了,是他的换贴兄弟五魁。

五魁叫了一声哥,任土匪绑了。土匪给三楞松了绑,三楞扶着五魁的胳膊,喊了一声五魁,眼圈儿湿了。五魁说,哥,你别磨蹭了,快些回家吧,大娘和嫂子都在家里哭呢。

三楞抹了一把眼泪,转身下崖。

刘天赐阴冷的声音从身后飘过来:后天午时三刻,我们要开刀问斩,你若不按时赶到,就来给你的兄弟收尸吧。

一晃,第三天到了。太阳高悬,慢慢向中天攀升,再过半个时辰,就该当顶了。土匪簇拥着五魁,攀上了鹰嘴崖。刘天赐随手折了根树枝,捋了捋树叶,插在崖缝里。

刘天赐拍拍手说,树枝没影儿了,就动手。

一伙土匪瞪大眼睛,冲崖上瞭望。站在鹰嘴崖上,四面的风光一览无余。可是,往黄泥湾的方向看去,除了黑压压的森林,没有任何动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树枝的影子一点点缩短,缩短……大家忍不住七嘴八舌地议论:

他妈的,三楞应该不会来了吧?

他要是能来,不早就来了?他傻啊?

唉,只有五魁是个傻子啊……

树枝的影子几乎没有了。没有影子的树枝直直地插在崖缝里,没有捋干净的树叶经过暴晒,已经蔫了。

刘天赐站在五魁身后,朗声说,冤有头,债有主,五魁,我们无冤无仇,本不该杀你,你要恨,别恨我们,恨三楞这个王八蛋。

五魁长长叹口气,说,我谁也不恨,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饥,替了三楞哥,值。

一个土匪举起大刀,刀锋映着日光,晃花了众人的眼睛。刘天赐吩咐道,我敬重五魁兄弟是条汉子,下手轻点,给他留个全尸。

这时,一个土匪猛然看见崖下出现一个黑影,分明是个人。那人一边奋力爬山,一边拼命摇晃着什么东西,看样子,是一件汗褂。

三楞来了!这个土匪突如其来的惊呼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刘天赐被三楞和五魁这对生死兄弟之间的情谊所感动,想收二人入伙。三楞和五魁抵死不从,最后,他们竟被土匪放回了家。

于是就留下一段荡气回肠的传奇,黄泥湾就有了一个传奇人物。

清明节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阴间接生

早在明朝永乐年间,银东县城有位刘大妈,她可是位在方圆百里小有名气的接生婆。刘大妈从二十几岁便开始为人接生,到五十多岁,经她接生的孩子少说也不下万人。她接生的医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多难的难产症状,只要请她一搭手,总是化险为夷,婴儿会顺利产下,产妇会平安无事。她为人随和,乐于助人。不管穷人富人,只要是求上门的,都从不推辞。所以,不管是黑明昼夜,前来请她接生的人络绎不绝,简直踏破门槛。

有一天深夜,刘大妈刚脱衣睡下,便隐隐约约听见有人敲门。凭她多年的直觉,定是又有人上门请她去接生。她一骨碌翻起来,一边穿衣裳,一边叫儿子去开院门。

儿子开了院门,带着一个人进了她的房间。进来的人长相丑陋,面目难看。只见他上前跪在地上恳求道:“大妈,我家少奶奶生孩子遇上难产,已经两天多还没生下来。大人和孩子命在旦夕,奉我家老爷吩咐,请您老人家一定要去救救少奶奶和孩子的性命!万万不能推辞!”“这深更半夜的,等到天亮再去。”刘大妈的儿子在一旁插嘴说。“恐怕是等不到天亮。”来人又说。“别说了,人命关天,哪有不救之理。快走!”刘大妈边说边带着接生器具往门外走。

出了院门,只见一个黑脸大汉拉着一头驴站着。看见刘大妈,他迎上前去拦腰一抱扶上了驴。刘大妈刚骑上驴身,他俩急不可待赶着驴疾步走起来,他们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急行。大约走了五六里路,来到一个刘大妈从来没到过得地方。这里楼宇华丽,雕梁画栋,宫殿一座连一座,深不见底,比银东县城的建筑规模大了很多。拉驴的人把驴拴在一颗小树杆上,上前敲开了一座宫殿大门。殿内灯火辉煌,阶梯全用水晶做成,地面光滑照人,栏杆扶手雕的龙凤兽禽,栩栩如生。香气飘香袭人,美轮美奂。许多穿着长袍短褂的人出出进进,一个个鼻孔朝天,嘴唇外翻,掉着长长的红舌,长相丑陋凶恶,怪吓人的。刘大妈心想:这是到了哪里?真见鬼了。这不是在做梦吧?她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感觉有些疼痛,这不是做梦!

正在这时,只见一位牛头鬼面,绿脸红胡子的人从殿内走出来,说:“刘大妈接来了?快去给少奶奶接生,不然就来不及了!”

刘大妈被带进少奶奶的房间,只见一位相貌十分凶丑的产妇躺在床上,已经面无血色,有气无力地呻唤着,额头上黄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淌。刘大妈揭过被子详细检查了一遍,按摩了一番肚皮之后,她叫产妇憋足气。只见刘大妈挽起两袖,抬起右手,用手背猛击产妇的小肚子,只听得肚皮“嘭”的一声,就见一个婴儿坠在床上,哇哇的哭叫不停。此时,产妇安稳了许多。在旁的人被惊得目瞪口呆,啧啧咂舌,交口称赞。

在窗外焦急立候了两天多的老爷,听到婴儿的哭声叫声,高兴得不知所措,慌忙跑进屋子趴在地上连连磕头拜谢刘大妈。刘大妈叫人扶起老爷后,说:“恭喜老爷得了个宝贝儿子!这样的难产症状,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托老爷保佑,她母子才死里逃生,这是老爷您的洪福大啊!”那老爷听了刘大妈的话,高兴得不知如何感谢刘大妈才好,立刻吩咐厨师做了一桌丰富的饭菜招待刘大妈。餐桌上各种美味佳肴,刘大妈从来也没见过。她用筷子搛起逐样尝了尝,味道香美无比。

饭后,那老爷为了重谢刘大妈,端上许多金银绸缎,刘大妈在三推辞不过,只拣了一截黄绸子和十多块银元,放进袖筒里,别的一样未拿。那老爷再三道谢后,便派人去送刘大妈回家。并再三安顿说:“路上赶紧些,鸡快叫了……”

刘大妈被送出了宫殿门,被扶上驴,刚坐稳身子,送她的人便拼命地用鞭子抽打毛驴屁股,那毛驴四蹄跃起,一路上行走如飞。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到离她家门只有十多步远的地方。就在这时,只听得喔喔—喔,一声公鸡啼叫声,赶驴的人猛然一把将刘大妈从驴身上推了下来,跑了。

刘大妈被摔昏了,直到天大亮才被儿子发现。儿子连忙将她扶进屋里,灌了半碗凉开水,刘大妈才清醒过来。儿子问起昨晚接生和躺在门外的事时,她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儿子感到非常蹊跷,又让她把带来的黄绸子和银元拿出来。刘大妈从衣筒里取出一瞧:嘿,哪里是什么黄绸子和银元呀?全是一张叠得整齐的黄表纸和十多张白纸钱!

母子俩既吃惊又觉得奇怪,这不是活见鬼了吗?刘大妈想弄个究竟,便让儿子到五六里外去找昨晚接生的宫殿人家。儿子照她说的方向去找,找了半天也没见什么宫殿人家。却见到了一大片古坟滩,地上有很多人踩过的脚印。

儿子回来告诉刘大妈,她若有所思地咕叨着:“原来阴阳一理,神鬼也难免生死之苦啊!”

清明节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诡异孕妇失踪案

1

清朝末年,在撒哈拉沙漠东南三百多公里的地方,建有一座中国皇家园林风格的庄园,取名为神丹庄园。

庄园的主人是个中国人,名叫李神丹。李神丹的父亲是个老中医,当年李父为了躲避国内战乱,带着一家妻儿老小来这里投奔朋友。后来,李父的医术得到了周围那些部落土著村民的认可,他们一家人从此便在这里安家落户。父亲去世后,李神丹大胆改良了父亲的丹药配方,除了可以用来治病的丹药,他还配制出很多可以滋阴壮阳、美容养颜的丹药来。李神丹研制的这些新丹药,渐渐被附近那些大小酋长及其众多妻妾接受并喜欢上。李神丹在丹药生意上赚的钱越来越多,他便在当地购买了一片土地,修建起这座庄园。

虽然李神丹是那些酋长、富人的座上宾,但是,附近部落村庄里的村民们却渐渐地对李神丹和他的神丹庄园充满了恐惧。

原来,自从那座神丹庄园建好后,附近村子里有很多孕妇会莫名其妙地失踪。过了一段日子之后,那些失踪的孕妇和她们的新生儿又会被神秘人悄悄地送回到部落村庄的附近。家里人询问那些孕妇这期间的遭遇,孕妇们却对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但是,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孕妇的身上都染有一些中草药的味道。于是,愤怒的村民们把矛头指向了神丹庄园。

当地警方也出面去神丹庄园里调查过,却一无所获。

村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神丹庄园绑架了那些孕妇,所以,虽然这种诡异的孕妇失踪事件依旧不断地发生,贫苦的部落村民们除了关照好孕妇尽量少出门外,也没有别的任何办法。

索玛雅是年轻猎人布干的妻子,她已经怀孕九个月了,再有一个月就到预产期了。

这天,布干出门打猎的时候一再叮嘱索玛雅不要出门。但是,布干打猎回来后,他的妻子还是不见了。房间里留下了挣扎、搏斗的痕迹,通过这些痕迹能够判断出索玛雅是被人冲进房间里后强行带走的。这些歹徒的胆量也太大了,竟敢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闯进部落村庄里来抢人。

布干并不是鲁莽的人,他非常有头脑,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回失踪的妻子,解开长久以来使村民们困惑的谜团。

让布干感到纳闷的是,他问遍了村子里所有的人,竟然没有任何人看到索玛雅被人绑架走了,甚至也没人看到有陌生人来过村子里。难道是出了鬼,是魔鬼从地下面钻出来,把索玛雅绑架走了吗?

不久后的一天,布干得到消息,说神丹庄园正在招聘种植草药的园丁。想到那些曾经失踪后来又被送回来的孕妇身上的中草药味道,布干决定报名,去神秘诡异的神丹庄园里一探究竟。

以上就是清明节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清明节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7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