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浙江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四百短篇鬼故事、民间蛇的鬼故事、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民间讲鬼故事在线收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浙江民间鬼故事第一篇-树上的女鬼

早些年,乡间还没有搞什么村村通工程,各村之间都是小土路相通。我们村与西北方向一个村子之间号称三里路,全部是田间小路,弯弯曲曲的,中间路过一个只有三座坟的坟茔地,坟地上种着三棵树,三棵乡间很少见的松树。松树不算太大,但是也够高大,估计有上百年历史的了。树冠很大,把坟地掩盖的结结实实,夏天走到那里,觉得比别处凉快好多。

某年深秋,地里的玉米秸和高粱秸都还没有割。

某个夜晚,我们村一个人从西北那个村子的亲戚家帮完忙后回家。

天已经很黑了,估计有九点多了。

那个人喝了些酒,喝得有点高了,走起路来有些摇晃了。

有风,不是很大,但也挺凉。

路两边的高粱秸和玉米秸地被风吹得哗哗作响。

那个人不由裹紧了夹袄,缩着脖子,加快了脚步。

走到三棵树那里的时候,风仿佛大了,松树的树冠微微摇摆着,发出阵阵松涛。

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

突然,书上传来一阵锣声,在漆黑的夜里那么刺耳!

那个人毛了,傻傻地站在那里向树上望去,隐隐约约之间,仿佛枝叶间有一个人,身子白得很,好像什么都没穿。

哈哈哈,树上又一阵笑。

一个女人的笑声。

那个人睁大眼睛,不错,是一个女人,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酒劲全没了,这个人一口气跑回了家。回家后狂吐,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好半天才能把气喘匀!

三棵树坟地有鬼!

三棵树坟地有女鬼!

三棵树坟地有光腚女鬼!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周围的村子!

好长时间那个路上晚上没有人敢走!

但总有胆子大的,总有号称不怕鬼的!

某晚,是一个月亮天,明晃晃的月亮把世界照得明晃晃。

一个男光棍望着月亮,好像看见了里面的嫦娥,失眠了!

女鬼!光腚的女鬼!光棍想起这个传闻。娘的,即便是鬼,也是女的,即便是鬼,也怕恶人!老子今天就去做恶人把女鬼办了,反正老子光棍一条。

说走就走,光棍上路了。

来到有女鬼的地方,光棍笑了。在明亮的月光里,那树上真的有一个女鬼,光腚的女鬼。女鬼在唱歌,在敲着锣唱歌,歌声、锣声都真好听。

“女鬼下来,我跟你睡觉!”光棍来到树下向上面喊道。

“睡你娘个X”!

一声怒喝,树上的女人跳了下来。“咣”地一声,罗砸在光棍头上。

光棍“啊”了一声就晕了过去!

女鬼不依不饶拿起锣槌狠狠敲打了几下光棍的头!

第二天早上光棍才醒来,头上被砸破好几处。

第二天上午就有西南村子传来笑话,她们村的一个疯女人四处拿着锣乱敲,锣槌上好像还有血迹!

那个女人是疯子,一个据说是女大学生的疯子,据说是参加武斗时吓疯的!很多人见过,经常不穿衣服!

浙江民间鬼故事第二篇-影人与狐

荒野漠漠,黄尘漫漫,一队清兵正在追杀一个挑担的男人。“黄九,你要是再跑的话可要放箭了——”清兵的呐喊声越来越近,其势如同饿虎扑食。

黄九今年四十多岁,是冀东一带有名的皮影艺人,由于他平时走村串乡,黑夜聚场,引起当地官府的注意,被指定为“玄灯匪”,成为缉拿的要犯。此时,慌不择路的黄九气喘吁吁、跌跌撞撞地朝着一片苇丛落荒而逃,一支支冷箭呼啸着在他身旁穿过,他脚下一滑,连同影箱一起栽倒了下去。

官兵人马风驰电掣而至,黄九艰难地爬起来,坐在影箱之上,掏出一把防身用的匕首,打算做最后的拼杀。

“哼哼,黄九,我看你还往哪里逃!”清兵首领声到人到,想一举将黄九擒获。正当他动手之际,突然“呼——”的一声,从芦苇深处起了一股飓风,挟带着大量干枯的苇叶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呼啦啦的苇叶在劲风之中像一把把飞镖抽打得人皮肉生疼,清兵们纷纷捂上眼睛。飓风疾速而过,待缓过劲儿睁开眼睛时,黄九已经踪迹全无,清兵愕然。随之天马上黑了下来……

黄九睁开迷蒙的双眼,发觉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一个他不曾来过的村子,幽晦之中有着一种不可言喻的宁静,仿佛到了梦境一般,而那只心爱的影箱依然还坐在他的屁股下面。他异常惊诧,难道说自己真的被杀了不成?他咬了咬自己的舌尖,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他起身扑掉身上的碎苇叶,挑起担子,沿着一条阒无人迹的街道走下来,但见两旁默立着的房屋和树木都透着一股怪异的气氛,看不到一缕炊烟,听不到一声鸡啼狗吠。正当他纳罕之际,猛然看见前面聚拢着一片人群,他们都鹅一般地伸长了脖子,向着同一个地方。终于见到人类,他绷紧的心放了下来,好奇心驱使着他放下担子,从人缝里挤了进去——原来这些人正在看皮影戏,上演的是连台本《五峰会》,只见人物做工粗糙,戏文唱段也被扭曲,叫人啼笑皆非。黄九心中异常惊愕,在这非常时期,竟然还有人大大方方的在这里演出呀!

就在这时,怆然的悲凉调戛然而止,一位老者突然在影布后面出现了,黄九一见,更是吃了一惊,他觉得这位老者似曾相识。

“黄师傅驾到,老朽不敢再在这里献丑了!”老人上来一把拉住了黄九的手,对看客们说,“这位就是我与你们常常提起的那位黄师傅,有客人来,今儿个就到此为止了,明天大家一起来看黄师傅的皮影吧!”

老者的话刚说完,人们就呼啦一声散去了。

“您是谁?咋会认识我的?这是啥地方?”一连串的问题在黄九的嘴里发问出来。

老者捻须笑道:“黄师傅一定会记得老夫的。我乃是你的一个戏迷,十年前,你还曾救过老夫一命,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要不是你的这个影箱,老夫早就命丧九泉了。”

黄九一听,不免打了一个激灵,望着老人那道骨仙风的气派,一个画面倏然迸现在脑海。十年前,黄九刚刚师满出道,流浪于冀东乡村挑担卖艺,因为他的皮影师出自宫廷,精彩纷呈、花样繁多,顿时吸引了许多的看客,一时名气大噪。一些人家逢年过节、祈福拜神、嫁娶宴客、添丁祝寿,都来请他去搭台唱影,连本戏要通宵达旦或连演十天半月不止,他几乎被人们敬若影神了。他与众不同的是演技高超,别家的皮影是三到四人或更多的人组合在一起,做打念唱显得手忙脚乱;而他都是一个人来完成,一双手操纵着七八个影人,脚下还能敲击锣鼓,利用口技发出多种声音,生旦净末丑都模拟得惟妙惟肖。这一半是出自他的天赋,一半来自他从小跟随师傅的刻苦磨练,唱出的乐亭调简直是余音绕梁,透入心窍,令人销魂。

黄九的皮影做工精细,皆用上等的驴皮精工雕磨而成,个个精神抖擞、美轮美奂。他用一箱影人就能演出四五十出戏,绝不雷同。正月十五唱《大回窑》,二月二演《土地会》,三月三是《火焚绵山》,四月八《箍箍阵》,五月五《汨罗江》,六月六《哪吒闹海》,七月七《鹊桥会》,八月十五《唐明皇游月宫》……每到一处演出,无论是在厅堂、广场还是庭院,没架上影布和灯箱,人们就挤得水泄不通了。他的身后总是尾随着一群忠实的戏迷,不论他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在这些戏迷当中,有一位老人那是逢场必到,黄九始终不知道此人的来龙去脉。

那年秋天,风调雨顺,丰收在即,黄九被牌楼村请去演影,撂场在村前土地爷庙的空地上。夜已深,他的《青云剑》正演到高潮,突然间雷雨大作,人们纷纷散去,黄九赶忙收拾道具归箱,却发现影箱被一个毛茸茸的活物占据了,他以为是谁家的狗钻了进来,用手往外拉,可它死活不肯出来,绿莹莹的眼光中充满了乞怜,他这才看清那是一只狐狸。这时,雷电在头上轰鸣炸响,震得人双耳欲聋。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一屁股坐在了影箱上。

雷电退去,黄九掀开影箱,一个白胡子老者痰嗽一声,走了出来,对他深深施了一礼,啥话也没说,就消失在了暗夜里。黄九抱着被雨淋湿的皮影,呆立良久。这件蹊跷的事情他始终没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家人。

谁知十年前过去了,他又一次和这位狐仙不期而遇了。

“黄师傅,你的救命之恩老夫一直铭记在心。”老人说,“想当年,我被黄师傅的皮影沉迷,追随时日已久,不想触犯了我们狐仙参与人事的天条,我这千年道行差些毁于一旦。你的善行给了老夫一次报恩的机会,希望黄师傅在此多住些时日,以避世间祸患。”

“刚才使风救我的,是不是您老人家?”黄九问。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老人把黄九带到自己的茅舍中,摆上一桌丰盛的酒食。老人问起世间的事情,黄九一时感慨万端。

浙江民间鬼故事第三篇-葬送的良缘

陈秀今年三十,是个穷秀才,除了一肚子酸腐学问,再无别的长处。家里仅有两亩薄田,靠年过六旬的老母徐大娘打理。谁曾想,他最近竟娶到一个美娇娘,名叫白珍,看起来身段柔弱,过门后却包揽了所有农活。人们无不惋惜感慨,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说来也奇,乡亲四邻平日里唠起家常,发现无人知晓这白珍的来历。问起徐大娘,这儿媳妇是哪里人氏,结亲那日怎么也不见有娘家人来,徐大娘说:“老天爷眷顾我们孤儿寡母。前日里,我儿经过村头溪边,发现溪面上漂着块木板,木板上坐着位姑娘,一问才知,那姑娘是千里之外的青岩镇人,因家乡发洪水,她靠着那块木板,在河上漂了三天三夜,恰好被我儿救下。你们说,是不是老天赐给我陈家的儿媳妇?”此等轶事闻所未闻,村民们皆啧啧称奇。

应了徐大娘那句话,白珍真是天降福星,自打她进门,陈秀好似也有了奔头,重拾书册苦读起来,立志明年要考取功名。

好景不长。一日,有位道士路过陈家,进来讨水喝,见到開门的白珍愣了片刻,当下拔出腰间的桃木剑,指着她怒叱道:“妖孽!”

白珍哆嗦着跑进屋内,道士欲纵步上前拿她,被徐大娘挡在门外。道士急道:“大娘你让开,这狐精道行不浅,若不除她,你儿子会被她一点点吸干阳气,最后吃掉心肝!”

徐大娘被唬得一愣一愣,陈秀冲出来,拿起墙根的扫帚就撵人:“哪来的疯道士,满口胡言乱语!”

道士不甘心地走了,一时间,风言风语在村子里传开了。村民们背地里议论纷纷,怪不得陈家媳妇美得不似真人,原来是狐精!

随着流言四起,渐渐地,徐大娘待白珍已不似当初那般热情。徐大娘虽对儿媳心里渐生怀疑,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

天气转凉,不知是染了风寒,还是读书太过用功,陈秀病倒了。

陈秀一脸病容地躺在床榻上,白珍正给他喂药,突然,一个同村的婆子推门闯了进来。

那婆子双手掐腰,细眉倒竖,上下打量着白珍,说:“昨日我那鸡圈遭了贼,十几只鸡的心肝全被吃掉。我听见动静到院子里看,好大一只碧眼银狐,我顺势拿起墙根的耙子打伤了它的腿,那狐狸见势不妙便掉头开溜,我瞧它一瘸一拐,正往你们家方向逃来!”

徐大娘心里打鼓,面上板着个脸道:“什么狐狸,我们不曾见过!”

婆子被打发走,白珍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低头一口口地喂陈秀喝完药。趁白珍去院子里打水洗碗,徐大娘一屁股坐在儿子的床榻边,同他耳语了一番。

“娘,你不要多想了……”陈秀满脸不信。徐大娘按住儿子的手,再三嘱咐:“你就听娘的,晚上好好看个清楚。”

到了夜晚,听着身旁人均匀的呼吸声,陈秀记挂着白天娘对他说的话。到底敌不过心里猜忌,陈秀撑起半个身子,轻轻掀开被子一角。借着微弱的烛光,陈秀看到白珍右腿缠着纱布,还渗着丝丝血迹!陈秀吓得面无人色,直挺挺躺回床上,睁着眼一夜无眠。

白珍平日里要干农活,还要侍候病榻上的陈秀,忙得脚不沾地,奇异的是,她丝毫不见劳累憔悴,反而愈加容光焕发。

儿子久病不愈,加上村子里的流言蜚语,徐大娘彻底露出恶脸来:“原以为是老天赐的好姻缘,没料到竟是个丧门星!”

白珍眼圈红了,解释道:“不是,娘,你听我说……”

徐大娘推搡着她:“自从娶了你,我儿子一天没断过苦药,还说不是你克的!”

陈秀裹着棉被,一身不吭地呆坐床边,他知道白珍是狐妖后,打心里恐惧她,不敢和她亲近。

白珍忍着婆婆的推搡,双手护着药碗,不让碗内药汁倾洒,见她这么护着药,徐大娘质问:“你这么在意这药做什么?”继而警醒,“你是不是在里面下毒了?”

陈秀激出一身冷汗,自己久病不愈,定是她在药里做了手脚。自己真是瞎了眼了,一年多来枕边睡着的是时刻想要加害自己的狐妖!想到这,陈秀顿时处在崩溃的边缘。

徐大娘要去夺白珍手中的药碗,白珍身子一转,徐大娘扑了个空,跌倒在地。这场景挑断了陈秀的最后一根弦,他暴喝一声,霍然从床上跳起,抓起针线盒子里的剪刀,直直地捅向白珍的心窝……

白珍没有丝毫防备,尖刃没入胸口,正中心房。白珍忍着剧痛,看了看冷漠的婆婆,又看了看狰狞的丈夫,挤出一丝惨淡的笑容,自言自语道:“我当初的命是你救下的,如今还了你,倒也了了……”

这时,一道身影闪进屋内,竟是半年前来他家讨水喝的道士。

道士急忙蹲下去看白珍的伤势,已经没了气息。道士对着陈秀叹气道:“作孽啊!”道士一把扯开白珍腿上的纱布,只见伤口齐整,哪是被耙子打伤的痕迹,是生生用刀剜出来的!

道士痛惜地闭上眼:“银狐血肉是治痨疾的良药,是她一直用自己的血肉做药引,掺在药里喂你喝下,你才能活到今天。”

原来,那日道士被赶出门,并未离开,他恐白珍害人,便在村里一户人家借住下来,悄悄观察白珍。

历经半年,道士发现白珍并非是作祟的狐妖,而是来报恩的。她还是狐身时,曾被这秀才救过一命,如今修为大成,就化作人身前来报答。道士被这狐妖的仁义所感,决定放她一条生路。他今日正准备离开村子,不料竟会发生这等惨剧。

徐大娘目光涣散,嘴里喃喃道:“她原来是在救我儿子……”

陈秀如梦方醒,抱着白珍冰冷的尸首号啕大哭。

然而,恶果已经铸成,一段良缘就此葬送。

世上再无银狐愿割舍血肉替他续命,陈秀病情日益加重,没过多久,便病死于卧榻之上。

浙江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悬念故事之四尸案

一、凶案

民国十八年,上海滩,发生了件轰动一时的案子。

这个案子死了四个女人,并且全是寡妇,她们死的前一天,还在同一张桌子上打了半天的麻将,而且,她们的死相竟然都一模一样,全是被吊死的。

李探长到了第一名死者现场,房门是虚掩的,屋内有一些杂乱的男人足迹,死者被吊在客厅中央的吊灯上,可以推断,吊上去的时间不短。

李探长仔细地观察着已经被放下的平躺着的死者。女人衣服完整,身上没有明显的淤血,死前应该没有遭受凌辱。

他又特意观察了死者脖子上的绳索,那是一条结实的麻绳,结也打得很专业,是一个被扣死的活结,不容易解开,却越拉越紧,看来,凶手是个有经验的惯犯,至少精于此道。

死者依次为:刘玫瑰、管牡丹、陈桂花和张月季。赌场的伙计称她们为“四朵金花”。

很明显,这四个不同现场发生的命案,应属同一个案子,案发时间大致相同,作案手法极为相近。

“虎头,你怎么看?”李探长面无表情,略带严厉地问。

“不是自杀,这是肯定的!”

李探长望着他没有说话,只是严厉地看着虎头,把虎头逼视得阵脚大乱:“我们,我们一定要抓住凶手!”

“如果凶手是四个死者之一呢?”李探长突然问。

“那……有一个是自杀?她杀了三个人,然后自杀?那是谁呢?”虎头被紧迫之下,反倒冷静了下来。

“刘玫瑰。”李探长很果断地扔出这个名字。

“为什么是她?”虎头大惑不解,自始至终,他一直跟在李探长身后,李探长看过的每一处地方,他也看了,可是他却一点都没发觉刘玫瑰死的现场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

“没看出来?”李探长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问。

虎头使劲摇头。

“那你回去再看一遍,”李探长抬腕看看表说,“五点之前能看出来,我升你做班头。”说完大踏步离去。

虎头立刻跑到刘玫瑰家。

现场除了尸体被搬走,其他物件仍是原样子。虎头心里明白,他要找的答案还在屋内。

凌乱的房子,撒落满屋的什物,如同虎头此刻杂乱无章的思绪,他有些发懵,仿佛地上的每一个物件都在嘲笑着他。

虎头突然抬脚,把一个首饰盒子一脚踢飞到墙上,“啪”的一声,盒子撞墙后竟然折回向他砸过来,吓得虎头赶紧缩起脖子闪躲。 首饰盒子落到地上,“咣当”一声后,一切恢复寂静。虎头的眼睛落在了盒子上面,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捡起盒子,扒了半天才把盒子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虎头猛地一拍脑袋,站起来,飞快往警察局跑去。

李探长正埋头翻着案卷,虎头推门而入:“探长,我发现了,刘玫瑰家里果然不寻常。”

浙江民间鬼故事第五篇-蜃景

永宁二十七年冬,昭容皇后薨,舜承帝大恸,举国同悲。

永宁二十八年春,舜承帝醉梦,见昭容皇后于榻前,望帝君之睡颜,痛哭流涕。帝问何故,曰思君之至,往生不得。帝泪垂,感念皇后情深,问何法可解?后曰,七苦不见,极乐往生,便是归宿。

永宁二十八年夏,舜承帝好佛法,建庵千座,浮屠七级,不胜数。凡生而为女子者,遵礼制,削发为尼。青灯古佛,为昭容皇后超度者,亦不胜数。

此东乾佛风盛行之因缘也。

一、

你要梦吗?我可以便宜卖给你。他记得那女子这样说。

平原侯夜添在这个雨夜又想起那向他卖梦的女子。是在半月前,他乘一叶乌篷,路过姑苏,春雨淅淅沥沥,明月挂于柳梢,女子撑一把紫竹伞,遥遥呼喊:“船家,可否靠一靠岸,载我一程?”

船夫向夜添询问,夜添点头:“与人方便,也算积德行善。”

女子上了船,嫣然一笑:“多谢公子。”

夜添看她,女子芳华正好,着一身红衣,轻纱曼舞,如蓑烟雨中,似朱砂晕于宣纸,有水墨禅意。

看向岸边,她先前所立之地,恰是一座古寺,唤作莲华。

女子撑竹伞坐于船头,向舱中夜添招呼:“公子,一同来赏雨。”

素手,白皙,动人。

夜色凄迷,只船头孤灯是唯一光明。夜添笑笑,鬼使神差答应,靠坐过去,身子露于雨中。女子明眸善睐,笑意挥之不去,红酥手微倾,紫竹伞为他遮去天地风雨,换一片平静。

她便是在这时开了口:“公子,你要梦吗?我可以便宜卖给你。”

夜添匪夷所思:“梦?我已许久没有做过。”

“无妨,公子想要何种梦境,奴家满足你,是为报答。”

这话稀奇。

夜添看看船夫,他自撑着篙,欸乃一声,神思浑然,不在此处。

夜添于是摇头:“姑娘怕是醉了,夜色已深,还是早些休息。”

说完,他回到船舱,闭目,想要一场好眠。

“奴家名唤阴萝。”

女子声音自船头飘来,像这江面忽然泛起的雾,一丝丝,绕于耳畔。夜添忽然就想起了另一女子的青丝,也曾像这般绕于耳畔,绵延至心底,是他戒不掉的毒药,贪婪品尝,忘乎所以。

因为心痛,夜添的睡意顷刻间就消弭了。

眼前明暗交错了几许,只感到船略微晃了晃,身旁便坐下了一人,抱膝托腮,凝视于他,这动作,像极了另一人。

又是鬼使神差般,夜添侧脸看向她:“姑娘,你这梦有何稀罕?”

“我的梦,能见人心,你心中最渴求的是什么,我便能让你看见什么。公子,我可以给你一场好眠,让你做心许的过客。”

她神情笃定,可夜添觉得,她是在说一句笑话。

夜添笑笑,重又躺了回去,语气不无玩笑:“如此,便请姑娘给我一场好眠。”

阴萝抬手,阖上他的眼睛:“公子,良宵苦短,梦醒后,记得将酬劳给我。”

以上就是浙江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浙江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5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