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恐怖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小说下载、真实民间道士捉鬼故事、听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第一篇-蓝廷幽魂

汉初年间,兵荒马乱。在京城繁华的一条街巷,住着一户人家,主人叫蓝廷,30多岁,几次赶考未第,终日在家中研究历朝历代的法律书,撰写法律方面的书籍,一晃就是10余年时间。家中妻儿及老母亲依靠作点小生意勉强维持生存。日子过的也挺清苦,好在一家人和和气气,倒也其乐融融。

蓝廷每天在书房著书,很少走出门外,只有在夜深人静,月儿高悬的时候,在院自里来回踱步,思考着一些问题。这种习惯已沿续多年,家人早就习以为常。这年,蓝廷的汉朝的法律书撰写已近收尾,那天,按照每天的习惯,妻子给书房写作的丈夫送饭。可是,这一天,妻子去娘家回来晚了,改由母亲给他送饭,门吱……的响了,写了一天的书特疲倦,饭时又过了,加之此时的心情不佳,便回头瞪了妻子一眼,谁知今天是母亲送饭,他立刻跪在老人家的面前,忏悔自己的过错,还喃喃地说,自己是写法律书的人,决不该向母亲瞪眼,天理不容。慈祥的老母亲,望着两鬓斑白,为著书立说,过早衰老的儿子,心里一阵刀绞的疼痛,孩子,母亲不怪你,不怪你呀,可你这啥时是头啊?

蓝廷听后泪如雨下,他毅然绝然地不知从哪找来一把剪子,为了惩罚瞪老人的这一眼,蓝廷将自己的一只眼睛挖出,顿时,血流如注,母亲赶紧找来止血的草药,忙乎了好一阵了,才将眼血止住。

躺在床上,蓝廷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看着一家人着急的样子,他说:“我这么做,一点不后悔,母亲原谅了我,但我自己不能原谅我自己。”

妻子说:“你这是何苦呢?本来家里就不富裕,但我也从未埋怨过你,可你……”

蓝廷说:“10几年的写书,我的身体每况欲下,可能将不久于人世。”

“你,你怎么这么说啊!你得活着,你走了,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办啊!”妻子呜咽地说。

蓝廷让妻子走近他跟前,低声地对她说:“10几年来,我将要完成了一部汉朝法律书的写作,此书分上、下两册,我如果死后,你将第二册法律书置于我的棺材枕下,将棺材深葬在祖坟中。然后,将第一册拿到街上去卖……”

“谁懂啊?谁会买呀?你不是在做梦吧!”妻子半信半疑地说。

蓝廷满有把握地说:“书卖给识货的人,便宜了不卖,所卖的钱足够养活你们孤儿寡母三辈子。”

蓝廷交待完后事,心里一阵的轻松,病好些后,他将法律手稿交妻子保存好。三个月后,蓝廷因积劳成疾,终于撒手人寰。料理完后事后,他妻子整日去街上,摆个不起眼的小摊去卖。

转眼一年有余,这一天,汉朝的宰相萧何,在京城的街头暗访巡视,走着走着,护驾的贴身卫士就发现有个妇人卖书,卫士赶忙报告宰相,萧何来到妇人面前,翻了翻书籍,暗暗惊喜,他详细寻问了一些情况包括谁写的、叫什么,住在哪里等等。妇人如实说来,萧何心想,这是一部难得的治国安邦的法律书,高祖刘邦还让我写这部书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呈给高祖,一定会更赏识我啊!

想到此,他问问价,虽然开价50两黄金,但对萧何来说,千金难求啊!二话没说,成交!

再说高祖刘邦看到萧何呈上的律书后,爱不释手,通宵达旦地一气读完,连连称好书、好书,难得的治国安邦法律书,高祖派人把萧何找来,当面夸奖:“爱卿,这部法律书你写的太好了,你真的幸苦了,寡人赐你黄金100万两,良田500亩。”萧何赶紧谢主隆恩。

高祖刘邦话锋一转:“爱卿,这部法律书,你还有下部没完成啊,什么时候让寡人拜读啊?”

刘邦的话,吓了萧何一身的冷汗,还有下部?上部我也没细看啊。他反应很快说:“是啊,下部正在撰写,很快就呈给您过目。”刘邦听后欣喜,瞩咐几句注意身体的话。

第二天早上,萧何就急忙赶到蓝廷的家,寻问下一册律书在何处?蓝廷妻如实说来,萧何也没问价,只说一句:多少金都可以。当晚萧何派人借着漆黑的月色,在蓝廷的祖坟开挖,叮叮当当撬开棺材,终于找到用油纸封好,完好无损的二册法律书。

萧何拿到了这第二册法律书,高兴极了,刘邦一定还会奖赏我啊!便马上呈高祖阅示,刘邦边看边说:这部书太好了,可以填补汉朝一统天下后法律的空白,今后汉朝定会国泰民安,兴旺国运。

阅到最后时,突然,有一行字跳入高祖的眼帘:“剜坟掘墓红茬子罪,不斩萧何律不成。”马上,萧何被传来,刘邦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为严肃法纪,维护法律的尊严,高祖下令将之绳之以法,萧何得到应有的惩罚。

蓝廷一家人隐姓埋名,也远走他乡。

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第二篇-(聊斋)杯影·瞳

1、

我们这儿的冬天极其寒冷,尤其是春节前后。上午我出去买年货,在街头遇到一个奇怪的男人。这男人身材高大,满脸胡子,头发凌乱,穿着一件蓝色的旧羽绒服,大大咧咧地坐在路边抽烟。

我经过这个男人身旁时向他好奇地望了一眼,他也恰好抬起头,迎上了我的目光,那一瞬间不知道是幻觉还是身后的投影,我清晰地看见男人右瞳孔里有一个女人头像,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年纪大约二十来岁,长发、瓜子脸、大眼睛,神色间有一丝忧郁,一双黑如点墨的明眸透过男人的瞳孔仿佛正定定地看着我……

我刹那失神,直到陪我上街的表妹轻轻推了我一下方才惊醒,这时男人又已经低下头。“岚岚,你看见那人的眼睛了吗?”我轻声询问表妹,“没注意,有什么特别吗?”表妹不经心地嗑着瓜子反问。“他的眼睛里有一个女人。”我告诉表妹,“别瞎扯了,你是想念嫂子过度。”表妹嘲笑我,我双眼一翻,不再言语,心中却依然疑惑。

买完年货,我见天色尚早,便喊表妹先回去,自己在街上闲逛。走着走着,我又鬼使神差地来到遇见男人的地方,他还坐在那儿抽烟。我蹲到他身旁,也掏出一根烟:“大哥,借个火。”

男人随手从怀里掏出打火机递给我,趁着接打火机的空当,我再度打量男人眼睛,这次我看得十分清楚,男人右瞳孔里果然有一个女人,或者说一个女人的头像。大约是发现了我的注视,男人笑了一下:“我右眼里有个女人头像,你看到了?”

“是的,很有意思。”我点头。

“有意思?”男人又笑了一下,这次笑容却带着一丝苦涩:“因为它我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亲人,大家都说我是妖怪,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可是我却并不后悔,因为那是我最心爱的人的头像。”

“不是天生的吗?”我疑惑地问道。

“当然不是。”男人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说起它的来历,要追溯到十年前……”

“十年前在一次旅途中我邂逅了一个女人,我们彼此一见钟情,共度了数个良宵,在最后一天当我准备正式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却突然告诉我:她很爱我,但不能和我在一起。”

“为什么?”我感到十分不解。

“她说,她和我生活的世界截然不同,她不可能放弃自己熟悉的生活,而我也很难溶入她的生活。”

“我当时听了她的话一下子呆住了。整个晚上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是紧紧抱着她、痴痴看着她,我想把她牢牢记在脑海,连同这段感情这段爱恋。可是最后我却发觉,我不仅把她记在了脑海,也同时把她印进了瞳孔。”

“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天各一方,她回到了她的生活,消失在茫茫人海。而我因为眼睛里带着她的头像,开始四处漂泊。大家都惧怕我,说我是妖怪,说我眼睛里关着的是一个鬼魂。”

“一个头像而已。”我撇撇嘴,心中不以为然,瞳孔内的虹膜表面布满了细小的血管和神经,这些血管、神经构成的图案千奇百怪,就算形成一副头像也有可能,不必因此就断定一个人是妖怪吧?

“不仅仅是简单的头像,它还是活动的。”仿佛瞧出了我的心思,男人向我解释:“它在不同的时间会有不同的表情,甚至在安静的时候我还能听到她的微笑和叹息。”

“真的?”我大感好奇,再度仔细观察男人的眼睛。细心看了一会,我发觉那头像真的是活动的,它一会儿皱眉、一会儿闭眼、一会儿微微笑、一会儿又神情幽怨哀婉……

“它是活的!”我一下子站起身,惊讶地指着男人,而男人只是静默地看着我。

“说实话,现在我也怀疑你是个妖怪,你的眼睛里关着的是一个鬼魂。”我叹了口气,拍拍男人肩膀,转身离去。

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第三篇-三进白果寺

谈起寺庙,每个人都能说出几个,什么嵩山少林寺,杭州灵隐寺,开封相国寺等等。有寺就要有和尚,虽然都是念经诵佛,但动机却大大的不一样,

少林寺自十三棍僧救了唐王李世民以后,天下武学归少林,到少林寺是为了学习武术。

水浒传里鲁提辖三拳打死郑关西,逃到庙里当了和尚,后来在开封相国寺表演了花和尚倒拔垂杨柳,他是逃犯。

佛学院的本科毕业生被分到寺庙上班,和国内外知名僧侣盘道论经仅仅是工作。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和以上都不一样。

在江苏南京和安徽滁州之间的苏皖交界处,有一片山地,虽然称不上丛山峻岭,但是要走过去也要二天的脚程。山地深处有一座最高的山头叫孟姜山,山脚下长着两棵巨大的白果树,树龄都在数百年以上,有一座寺庙建在这里,因树得名为“白果寺”。白果寺建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是一个姓孟的国民党中将在这里盖一个孟氏宗祠,一来为了光宗耀祖,二来可以控制孟氏家族,由于族内派系斗争,意见不能统一,一大片房子也就闲置在这里了。

淮海战役还没有结束,国门党军统就估计到战场形势对国军大大的不利,于是就安排了二男二女四个特务,伪装成和尚尼姑准备长期潜伏。全国解放后,有二户当地农民听说当和尚可以不交公粮,每年还有三百斤稻子的补助,就携家带小来白果寺当了和尚尼姑,时间一长,就被军统特务发展过去了。这也是多少年以后才知道的。

有一年冬天,我们部队到孟姜山一带冬训,驻地离白果寺不到十公里。青年人到了一个新环境,总是打听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比如寺院、山泉、瀑布、悬崖等都行。当地的民兵营长大我二岁,几天时间我们就成了朋友。他说不远有一个白果寺,奇怪的紧,从来也没有烧香诵佛的,倒像个农村农民住的大院子。附近村民中流传着这么几句话:

白果寺,三大怪,

和尚尼姑住一块,

庙里没有香烛卖。

一群孩子玩在外。

民兵营长这么一说,越发引起了我们的好奇心,第二天就是星期日,我约了二个战友准备去白果寺看看什么三大怪,一早就请假就上路了。我们走得快,十公里山路只用了一个多小时,老远就看见了这两棵白果树。

白果又叫银杏,是珍贵的中医补益食品,各地的山民都喜欢种白果树,只是很少有如此高大的。;离白果树不远有一所宅院,大约就是白果寺了。

正殿还算高大,只是没有白果寺的匾额,二边的厢房堆满了犁、耙、镰、锄等农具。房间不少,大约有二、三十间,全是砖墙瓦顶,就是在江南农村也不多见。

推开正厅大门,一座如来佛的木雕像坐在中间,仔细看看,木质和做工都是上乘的,只是上面落满了灰尘和蛛网,香炉和烛台都有,乱七八糟的倒在案子上,不知多少年没有人收拾了。正厅的东面墙上贴一张毛泽东主席的画像,西墙上是朱德与宗教界代表合影的巨幅照片,这种不伦不类的场合,实在没有意思,我们很快退了出来。

整个白果寺看不见一个大人,可能都去做农活了,只有几个小孩在那里追逐玩耍,经过询问才知道这里没有学校,小孩子没有机会上学,稍大一点就在庙里帮助父母干农活。唉,白果寺呀,一群落后的农民,为了不交公粮,为了补助一点稻子,把自己的孩子都耽误了。

一进白果寺,我们三人扫兴的回去了,十公里山路走了三个小时。

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第四篇-古宅绯影

1、红影

丁清婉透过凤冠上的珠帘看向门口,只觉得心跳一阵快过一阵。外面的喜宴差不多该散了吧?想到丈夫庄天平,清婉心里便像喝了浓浓一碗蜜。

突然,红烛“噗”的一声爆了个灯花,烛光瞬间暗淡下去。与此同时,屋外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风声,像是山中猿猴凄厉的惨叫。砰!一声重重的击打在门上响起。

按风俗:新嫁娘这时是不能出门的。清婉有些惶恐,唤了贴身头几声,却无人应答。此时风声更盛了,撞门的声音也愈加急促而激烈。“砰……砰砰!砰砰砰!”

清婉手中下意识握紧一支钗。突然,门“吱嘎”一声开了。院中却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却见一道红影“刷”地闪过。

“什么人?”清婉握紧了手中的金钗,强作镇定问道。

无人出现,一个尖利的声音却猛然响起:“红颜薄命,不出一年,必死无疑。”

新婚之夜被人如此诅咒,清婉恼怒非常,反倒不那么害怕了,提高声音道:“藏头露尾算什么?小人!”

“哦,你不妨看看地上,我便在这里。”

清婉狐疑地朝地上看去,一瞬间惊愕得说不出话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影子竟然变成了鲜红色,那种红美得让人迷醉。如果可以,每个新嫁娘都会希望有这样一匹布来做嫁衣。

“当心你的命吧。”声音突然远去,地上的影子瞬间退去了艳色。清婉一个踉跄,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酒气。

“婉儿,我来了。”庄天平扶住清婉,探了探她的额头,“怎么了,不舒服?看你脸都白了。”

清婉摇了摇头,靠在庄天平的怀里,内心的不安顿时被甜蜜赶走。能成为锦绣坊大少爷庄天平的妻子,现在想来还似做梦一般。

自从那一次,庄天平帮她赶走恶少,昂首笑道:“大丈夫坐不改姓,行不改名,我叫庄天平。”她的一颗心便陷落了。

想到这里,清婉甜蜜地一笑,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不后悔?我不是大家闺秀,本配不上你。”

庄天平豪迈一笑,将清婉揽入怀中:“婉儿这样的美貌,恐怕全天下的男人见了你都会动心。”

2、禁地

成亲第二日,庄天平便带着清婉熟悉自家的院落。庄家世代专营染布,在山西这一带,庄家布无人不知。

“我听人家说,我们庄家有一种‘霞光锦’艳光四射,是送入宫中的贡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婉儿很想看一看呢。”清婉喜欢刺绣,对这种传闻中的料子自是极感兴趣。

庄天平笑着说:“这可是我们家的不传之秘呢。不过它染制困难,以后有机会再给婉儿看吧。”

正说着话,清婉看到前头一处小院落的格局和其他院落迥异,院墙较高,自成一体,笑道:“这个院落好像有些不一样啊,我们进去看看吧。”

庄天平拉住清婉,带点歉意地解释道:“婉儿,这个院落是庄家禁地。除了庄家的当家人,其他人是不能进的。”

冬去春来,庄天平愈加忙碌。这一天,他回来时眉宇间带着浓浓的焦虑。清婉忙吩咐丫环泡茶,又亲自替他揉捏肩膀。

“生意不顺吗?”清婉柔声问道。

庄天平苦笑:“也不是什么大事。朝廷要庄家今年加大贡布的量,说起来是我们的殊荣呢。放心,我已经拿定主意了。”

清婉放下心来,满怀柔情说道:“今日请了大夫来,大夫说,说我有喜了。”

庄天平怔怔地看着妻子,好像根本没有听懂她在说什么。

“你要做父亲了!”清婉轻轻地推他一把,“你不高兴吗?”

“高兴,高兴,我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罢了。”庄天平抱住清婉,轻轻垂下眼睛。

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第五篇-明清奇闻异事之剑术

世人皆知科考,但多不知科考也分为文武两科。文举考由隋炀帝杨广而起,武举考则由唐代武则天始,虽说历朝的武举制时而废除时而恢复,武举的地位也低于文举,但仍不失为一些侠士豪杰的出路,唐有郭子仪,宋有薛奕,明有熊廷弼,都是出身武举的英雄人物,可谓出将入相,名垂青史。至清朝初年,因天下由铁骑劲弓得来,顺治、康熙二帝时时强调文武并重,故武举的地位大为上升,俨然已可和文举平起平坐,而全国考武举之人也是趋之若鹜,其中尤以陕甘两省为多。这年早春时节又逢武举会试,全国各地的少年豪侠纷纷上京赶考。在陕西傥骆古道上一匹白马奋鬃扬蹄疾驰而来,马上是个青布短衣的俊俏少年,年龄约有十八九岁,腰悬宝剑,背负长弓,身上隐隐有一股英武之气。两旁古松夹道,白云绕山,如此美景少年却无暇顾及,只是马不停蹄向前飞奔,眼看着到了山脚下一处繁华的集镇才勒住马缰徐徐停了下来。

原来这少年名作纪人龙,陕西兴州人氏,自幼好武任侠,精于技击,在当地罕有敌手。适逢清廷开武科广纳贤才,他便报名欣然应试,历经童,乡二考,成绩皆名列前茅,所以才在开春进京参加会试。而这山中集镇名曰华阳,两河并流青山为屏,乃是一个千年古镇,也是傥骆古道上最大的官驿所在。此时纪人龙早已腹中空空,便随便找了一家饭铺,将马拴在门外,自己进去要了碗面皮坐在门口吃了起来。那店伙站在柜台后将他打量半天,忽张口问他道:“这位客官可是要进京应试的?”纪人龙闻听此言有些奇怪,更不知他从何得知。转念一想近来只怕进京会试之人甚多,所以这店伙一见他的这身装束便知究竟,倒也没什么稀奇的。当即便回道:“正是。”店伙笑道:“即是如此,我便与你说一件好事,不知客官可否愿听?”

纪人龙听罢心中大奇,当下对店伙道:“但讲无妨。”却听那店伙道:“离此三里外有个银杏庄,庄主名叫潘俊涛,不仅家资万贯而且是个侠义好客之人,近来又广纳天下豪杰,前几日专程派人通知镇上所有的客栈饭铺,若是遇见进京应试武举的客人都可去他庄上盘亘数日,一来交个朋友,二来切磋技艺,不仅食宿皆免,临走之时还有盘缠相赠。如此好事那可是打着灯笼也难寻,不知客官想不想当个座上宾?”这番话说出来只将纪人龙听得啼笑皆非,他本出身富贵之家,打小就没缺过银子,这等秋风实在是不屑于去打。可转念一想,这潘俊涛如此思贤若渴,只怕庄上藏龙卧虎有些人物,自己又喜欢结交能人异士,若是去他庄上一趟,说不定还能认识几个英雄豪杰。想到这里他对店伙笑道:“即是有此好事,若是不去那不是亏了。”说毕便从怀中掏出十文钱付了饭钱,又多给了店伙几文相谢,顺便向他问清了银杏庄的具体方位,这才出门策马而去。

不出三里,果见路旁数百株银杏树环抱着一座大庄园,庄外悬着红底黑字的灯笼甚是晃眼,一看便是大户人家。两个家丁守在门口,问明来意后急忙进去通报了。少顷就见一个锦衣华服的中年人笑容满面的走了出来,一见纪人龙便对他道:“贵客上门,潘某有失远迎,失敬,失敬。”纪人龙心知这便是庄园主人了,不由多看了两眼。只见这潘俊涛三十五六的岁数,肩宽腰窄走路虎虎生风,一看也是个身手矫健之人。他双手一拱对潘俊涛道:“适才在镇上闻听潘庄主豪侠仗义慷慨好客,所以特来登门拜访,此刻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潘俊涛听罢此言双眼不由笑咪成了一条缝,连连摇手道:“不敢当,不敢当。”说毕便将纪人龙引进大门,命仆人为其安排了一间客房,说是今日暂且先休息,待明日再为纪先生接风,又客气两句便起身告辞了。

纪人龙睡了一觉,起来仆人已将晚饭送来,有酒有菜倒是颇为丰盛。吃罢饭天色已晚,纪人龙便出门四处看看,发现这间庄园颇为宏伟,光是像他这样的客房就有二十余间,且每间房中都有灯火,想必屋中住的也是和他一样的客人。山中寒气较重,又转了一会他便感觉到凉意渐浓,于是便回去早早休息了。第二日午时刚过,便有仆人来报说潘庄主请他到红枫堂去赴宴。纪人龙带上佩刀及弓箭随仆人来到一个大堂上,只见堂中摆着二十余张桌几,每张桌后皆有一人,都是寻常武师打扮,年龄大的约有四十余岁,年龄小的却和自己差不多,此时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潘俊涛坐在堂中主座,站起身将他请入首席,方才大声对众人道:“这是昨日来本庄的贵客纪先生。”转头对纪人龙道:“这些也都是本庄的客人,来庄上已有些日子了,皆是些身怀绝技的能人豪士。”说毕便拉着他到各桌前逐一介绍起来。

以上就是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流传在民间的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16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