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泰国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在线听鬼故事、鬼姐姐民间长篇鬼故事、桦川民间鬼故事、南京的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泰国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古代聊斋之乔二

民国初年,水城南街有个叫济养堂的中药铺。店主是位50来岁的老者,名叫乔二。

乔二有个怪癖,那便是喜欢食用蚂蚁。每回在野外发现蚁穴,他便把蚁窝挖出,装进布袋里,带回家中,然后将布袋放进大铁锅里蒸。半炷香工夫后,他取出蚁窝,把蚂蚁筛离出来,摊在院中一块大青石上,晒成蚂蚁干。蚂蚁干可以当作零食,也可以与其他食材一起爆炒、清蒸、红烧,还可以泡酒喝。

这天,乔二正在铺子忙活,下人突然来报,说有一位姓川的客人想要求见。乔二略加思忖,便道:“让他进来吧!”

来人是个40多岁的汉子,他一身黑衣、五短身材、头圆眼小,模样颇不中看。汉子自称川云龙,云南人,做古董生意,刚在水城立足,开了间古玩店,店号古雅斋。

乔二命人奉茶,然后道:“川先生来找我,所为何事?”

川云龙拱拱手道:“素闻乔先生喜食蚂蚁,川某也是同道中人,今日特来拜访!”

乔二闻言大喜,顿感遇到了知音!当下,他亲自掌厨,做了一桌蚂蚁宴,又拿出珍藏的蚂蚁酒,与川云龙共享美酒佳肴。

推杯换盏间,两人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临走前,川云龙从怀中取出一只雪白剔透的象牙鼻烟壶,交给乔二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望乔先生笑纳!”那鼻烟壶做工精美,正面雕刻着一手捧寿桃的老寿星,笑容可掬,栩栩如生。

乔二觉得太过贵重,本不想收,却见川云龙满脸真诚,只得收下。

过了些时日,乔二精心备下一份礼物,前往古雅斋回访川云龙。古雅斋位于城北,规模宏大,古玩丰、奇、贵,令乔二暗暗咂舌。

见到乔二来,川云龙非常高兴,将他请至内室品茗,促膝长谈。交谈间,川云龙对各种古玩的历史、文化、品鉴、市场行情等一一道来,如数家珍。当晚,他把乔二请至府中用膳。

川府坐落于城北的七柳湖畔,景致宜人,豪墙阔宅,家奴成群,装潢富丽,物用名贵,丝毫不逊色于前清王府。川府的家宴自然也少不了蚂蚁,但更多的是诸如熊掌、鱼翅、燕窝等一类极品珍馐。乔二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会跟这样的富豪交上朋友,不由得感慨万千!鬼大爷原创鬼故事。

晚宴结束后,川云龙带着乔二进入自家的地下室,那地下室建造得很坚固,红烛通明,古玩字画堆积如山,价值连城。

临别时,川云龙吩咐下人驾马车送乔二回府,并随车给他装上几件古玩。此后,川乔二人更是来往密切,交情日增!

大概一年后,乔二惊闻噩耗:川云龙实为盗墓巨贼,官家已将其捉拿归案,打入大牢,古雅斋及川府中的古玩均为赃物,已被查封。因涉案金额巨大,川云龙被判死刑!为防引火烧身,乔二急忙将川云龙送给自己的各类古玩藏匿妥当。

临刑前夜,乔二使大价钱,贿赂狱方人员,得以进入死牢探视川云龙。不想,死罪临头的川云龙竟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不仅饱食杀头酒肉,还旁若无人地唱起了《苏三起解》。乔二见他这样,更是感到心中凄凉,不禁潸然落泪。

川云龙大笑几声,继而附在他耳边悄声道:“我不会被杀头的,嘿嘿!山人自有妙计……”

次日清晨,水城传出一个惊人消息:头天夜里,死囚川云龙竟然挖出一条秘密地道,逃出生天,不知所踪!乔二得知后,不禁又惊又喜!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乔二做了一个怪梦,他梦见一只硕大的穿山甲在林间穿梭,忽而狂食白蚁,忽而变作川云龙的模样……

泰国民间鬼故事第二篇-错红绸

她祖上是开刺绣坊的,宫廷贡品全都出自她家坊上,只是到了后来,祖上一批刺绣出了纰漏,惹怒了皇后,在皇上耳边一通说道,刺绣坊被封,她家满门抄斩。听说是有块红绸上绣了花样,对皇上大不敬,事关天子威严,所以才会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又听说那块红绸是太子迎娶太子妃时要用的,牵着太子妃入洞房,寓意传宗接代。可偏偏这样一块传宗接代的红绸,上面却绣了不详的东西,据见识过的嬷嬷说,那幅小绣是一个诅咒,可究竟是何诅咒,嬷嬷却没有说,因为但凡是见过这块红绸的奴才后来都失了踪,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上,皇家的事情不能说也不敢说,所以就此告一段落。

所幸,她家祖上纳的最小一房姬妾当时怀了个小娃娃,因这姬妾出身不好,当年只是一抬轿子趁夜悄悄抬进了门,外人并不知晓。祖上好似早知家里会出事情,将姬妾送去了乡下避过这一场劫难。满门抄斩那日,小娃娃呱呱坠地,是个男婴,无人知道这女子和小娃娃的真实身份,自然也无人知道这女子有一手好绣艺,而刺绣坊的所有秘密针法,祖上都教给了这女子,只待有一天重振家门。

那之后不知过了多少代,有了她,她叫四月红。

四月红开一家刺绣店,在迎春胡同西侧,店面很小,但是远近闻名。近来办中式婚礼的人越来越多,大红的嫁衣要有手工刺绣,四月红传承了祖上的手艺,绣出来的花样自然好看,只是谁也不知道这小小的店面原是一个刺绣世家的后代所开,因为随着她家祖上被满门抄斩,又有新的绣坊给皇宫进贡,而她家的技艺也就此湮没,无人能见。

四月红自小就被逼着学习刺绣,父母也开了一爿小店,做衣服兼刺绣,可生意并不好。自那个姬妾抚育她家的唯一的男婴长大,也将族中的刺绣手艺传给了他,可害怕身份暴露,这手艺是万万不能外漏的,于是便一代一代传了下来。每一代的老人死后都会叮嘱后代,有朝一日定要重振家门,所以每一代的子孙都坚持着把这项手艺学了下来。说来也怪,待王朝覆灭,进入了新社会,开始有人试着开刺绣店,但生意终是冷清,只到了四月红手里才渐渐有了活路,刺绣手艺远近闻名,几代人幸苦坚持下来的总算有了回报。

可家中的老人却连连摇头:“没用的,咱们的刺绣手艺受了诅咒,活不起来了!”

他们说的诅咒,便是当年给太子准备的红绸,上面的小绣不仅诅咒了皇家,也诅咒了这个刺绣世家,让他们永世不得安宁。

这些都是祖上姬妾临死前所说,一代代传下来,总有些变了味儿。但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但凡族中被传授了手艺的人,总活不过三十岁。四月红的奶奶如此,父亲亦是如此,而现如今,她已29了。

父亲临死前曾告诉她,诅咒是一直有的,不过要破这个诅咒也很简单,那便是做出一个和当年太子爷手中的红绸一模一样的来,一针一线都差不得分毫。之后再亲手将这红绸剪短,便是破了咒了。

可谁也没见过那红绸,绣不出来,只有等死。

四月红不想这么白白的死在一个诅咒里,更何况这诅咒只是口说,谁晓得真不真实?她得好好活着,祖上的手艺才刚在她手里有了起色,她若死了,谁来继承?要知道,她还没有结婚,亦没有孩子。

四月红闲着的时候就在研究那条红绸,如若她是当年的祖上,会如何绣它?可是红绸绣了一条又一条,她总觉得不对,心里知道这不是当年的那一条。可当年的那一条究竟是何模样?

四月红很惆怅,直到她的刺绣店来了个男人。

男人名叫林子夜,看起来三十岁的模样,说要在这里做学徒。四月红瞧他一身西装笔挺,噗哧一笑:“你?大少爷,这里不是体验生活的好去处。”

林子夜脱下西装外套,挽起了袖子:“我能帮你!”

“帮我?”四月红笑得快岔了气:“我不需要人帮。”

“可你的红绸需要。”林子夜这样回答。

后来,林子夜便留了下来,名义上是在这里做学徒,其实半毛钱工资不要,每天只是坐在柜台后面看四月红忙碌,然后出面替她解决一些纠纷。

林子夜来到店里的第一天便出了事情,有女顾客拿了四月红绣的红绸回来,吵着嚷着找四月红讨说法,因为她们自打在婚礼上用过这条红绸后,便见了鬼。

这话让四月红听了觉得可笑:“那你便给我说说,鬼长什么样子?”

女顾客回忆着见鬼的情形,脸色很是难看:“这条红绸会滴血!婚礼结束后我就把它收了起来,可是第二天它竟又出现在了我的床上,而且上面都是血!”

“是不是不小心割破手指滴上去的?”四月红问。

“不是!”女顾客尖叫起来:“是它自己滴了血!”

“那麻烦你把红绸拿来证明给我看。”

女顾客把红绸丢到她脸上,夺门而出,四月红捏起红绸来瞧了瞧,并未见什么血迹:“这人该不会是想讹我吧?”

林子夜只笑笑:“晚上瞧瞧就知道了。”

红绸晚上被四月红带回了家,她向来睡得晚,当夜赶活计赶到凌晨,正准备睡觉,她听见了滴水的声音,一滴一滴,在寂静的卧室里异常清晰。循声去看,竟然是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床上的红绸,正在不住滴血!

原来那女人说的都是真的!

泰国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孤魂野鬼

书生林少卿在林间匆匆的赶路。天已微暗,旷大的林子有细细的风,一丝一丝的贴上皮肤,再如蛇般钻入骨髓,树木都阴阴的,叶子间仿佛还有冷冷的笑。

书生穿着白色的长衫,衣带当风,却不是飘飘的仙气 ;在这阴郁的地方,心里只能慢慢的沉重着。书童挑着担子有些踉跄的跟在身后,许是担子太重了,许是气氛让他有些心惊。

被风切碎的哭声隐隐传来,是女人的声音;无限悲苦,甚至绝望。书生终于停止脚步,依声寻去,见到的是一蜷坐树下低头饮泣女子。

书童在背后嘀咕:“少爷,我们还是赶路要紧,这样地方怕生是非。”女子却已抬起头来,清丽容颜,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泪光点点。

书生未顾书童多言,柔声道:“小姐何以独自在这荒郊野外哭泣?”女子满眼的疑惑和不信任,可是念及自己窘境还是回道:“小女子在林间行走,扭伤了脚;见天色已晚,心里焦虑。”书生有些犹豫,赶路于现在的他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可是这女子眼里的楚楚又让他无法狠心。

呆立半响,书生对女子言道:“恕小生得罪,就由小生扶小姐回府吧。”也许这选择是错,也许别开局面,书童却在后面跺足长叹。

那女子住宅就在前边林子边缘,敲进门去只一个哑仆应门。再往里进,有一畏缩丫鬟来扶女子。

宅院极大,可却遍地冷清,生冷的没半点人气。女子进入里屋后有丫鬟传出话来请书生住一两日再赶路,等她脚伤一好便治席以谢。

次日女子清晨便来请书生,互通姓名,女子原来姓胡。天还是灰灰的,女子脸上极其黯淡,苍白,没有血色,仿佛终年不见阳光。

书生善谈,兼学识广博,偏生女子 竟然读书不少,当下两人言谈甚欢。渐渐语及前朝,书生甚是向往;女子脸上忽现笑容,前朝人文掌故娓娓道来,仿佛亲身经历,且评价得当。书生大惊,当下刮目相看,原来深闺中亦有奇女子。

两人仿若知交多年,一直谈到半晚。期间书童来催一次,希望可以催书生上路,却被呵斥下去。书童嘟囔着离去,他是对这地方不放心。女子微笑着说道:“还未问林相公此次赶路所为何事?难道是赴京赶考?”“非也,我素不喜功名利禄,一向寄情山水。”

女子愣怔半响,慢慢道:“要是可以把一切都抛光,放任自己的真性情,就是自由了。偏生这世人什么都抛不开,要功名利禄,要娇妻美妾,什么都不肯舍弃。”女子仿佛神游天外,忽然不再言语了,忽地有立起身来,说道:“小女子有些倦了,公子再多留几日,我们明日再谈。”

女子转入内堂就不见了,书生愣怔着,不知如何自处。当晚,书生点烛读书。窗外冷雨绵绵,如细碎私语,书生到底读不下去了。在如此这般荒凉的地方何以会有这么大一宅院,更兼住着一年轻女子和两仆人,实在是希奇怪哉让人好生费解。可是,这女子虽然脸容苍白倦怠,偏生才思敏捷、绝顶聪明,让人不由自主的仰慕。可这赶路,书生到底决定先不赶路了,能在这里多看女子一眼便多点安心。

书生不提赶路,女子也不催客,于是一日一日的闲谈,一日一日的看风吹落叶,然后是漫天飞雪。日子久了,两人相熟了,便少了些拘束;女子开始直呼书生“少卿”,书生也知道了女子闺名唤作“不归”,奇是奇了,但是不敢相问为何为不归?女子不喜外出,遇上风和日丽便懒怠出门,书生便自己关门读书;有时两人默然以对,眼神的对视让双方都有些心跳;书生感觉到了幸福两字的温暖,疑是非人间。但是谁也不说,女子眼里偶有疑虑,书生则装做不见。

书童经常出门,有时一两月不回来,独自一个人游山玩水去。第二年春天书童带着一个人回来,儒生打扮,面貌俊美,但是左眼边有隐隐的伤疤,那日女子又抱恙未出门,书生在暗暗的书房里接待客人。那人一进门就大喊道:“少卿兄,又见到你了。若不是偶遇你的书童,真不知道你在此地逍遥。”书生仔细一辩认原来是旧识陆蓝江,此人最精古文,两人曾有过三日三夜促膝长谈,甚是默契。

泰国民间鬼故事第四篇-化妒槌

康熙三十年,浙江海宁乡中有一个儒生名叫郭勇,因他的父母年过三旬才得了这一个独子,所以自小都非常疼爱他,给他请了当地的名儒作为老师,教他诗书礼仪诸子百章,到了十五岁的时候不仅已饱读诗书满腹经纶,长的也是英俊潇洒一表人才了。当年春天他在先生的带领下去县府参加郡试(也称童子试),不料头天下午偶尔路经街旁的青楼,一抬头便看见几个妖艳女子在楼上骚首弄姿卖弄风情。郭勇此时正是春心漾动之时,见此情形心中不由心痒难搔欲念大起,直到回了客栈之后还念念不忘,于是黄昏时分便背着先生偷偷从客栈溜了出来,跑到青楼找了两个姑娘花天酒地去了,结果晚上喝的烂醉如泥,索性就留宿在一个妓女房中。可怜他的先生心急火燎的找了一晚上都没将他找到,眼看着第二天就要考试,无可奈何之下只好起个大早在考棚前等他。没想到郭大勇当晚宿醉之后又几度风流,这一觉直睡到日上竿头方才醒来,睁眼猛然想起今日要赶考,再看窗外日头高照心中不由大呼糟糕,待衣衫不整气喘吁吁地赶到考场却为时已晚,只见考场的大门早早便已关闭了,唯有老师神色黯然的站在那里等着自己。

郭勇心中惭愧万分,知道自己惹了大祸,于是便站在先生面前低着头一语不发。先生见此情形便问他昨晚所去何处,他也不敢隐瞒,便向先生如实交代了。他本以为先生要大发雷霆,没想到先生听罢却默然不语,过了良久方才叹了一口气道:“这都是老夫的过错啊。老夫也无颜再面对你的父母了,你还是自己回家去吧。”说毕便找了个茶肆写了一封信让他给自己的父母带回去,信中详细叙述了这次应试的经过并再三谢罪不已,随后将信交给郭勇后才默然离去。待郭大勇回家忐忑不安的将信交给父母,本以为父母知道后定会重重责罚于他,没想到老两口看完信后并未怎么生气,反而觉得这说明儿子已经成人,该给他找个媳妇看住他了。于是彼此商量着找来媒人四处物色,不久就娉了当地一户马姓人家的姑娘,等到第二年春天便为他们合卺完婚了。

这马氏年方二八,与郭勇同岁,长的倒是清秀靓丽,即便不是大家闺秀,也算得上是小家碧玉,唯独性子却有些急躁。原来在闺中未嫁之时她曾经有一个贴身伺候的婢女,本来马家想让婢女也当作陪嫁到郭家来,可马氏就是死活不愿,非要在出嫁前将婢女遣回家去了。不仅如此,她还有一个独特的嗜好,若是庭院里有新开之花,凡颜色鲜艳美丽的她都要将花摘下用手揉的粉碎,这样才会感觉到心满意足。成亲之后小夫妻俩是蜜里调油如胶似漆,情投意合万般恩爱,只是过了月余,有一日马氏清晨早起看见了夫君夜晚所用的夜壶,不知怎地心中忽然觉得莫名厌恶,于是便让家仆拿出去悄悄扔了。这天半夜郭勇尿急起来找自己的夜壶,可是窗前床下找遍都未找到,问马氏她也不说,情急之下只好暂借马氏的夜壶一用。待第二天早晨郭勇起来想去街上再买一个,马氏一听便大发雷霆,郭勇心中害怕娇妻发怒,于是再也不敢多言,自此以后每晚便和马氏共用一个夜壶了。

泰国民间鬼故事第五篇-梦城隍

旧时,有个叫阿六的闲汉,生性懒惰,一穷二白,一天,因县城刘员外家里办丧事,他就涎着脸,名义上是去帮忙,实则是打秋风。

主儿家有钱,丧宴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阿六撑开大腮帮子,吃了个肚圆,噎得直翻白眼。临走时,趁众人不备,又顺走了主儿家的几块物件,揣到裆里,带出去换了两斤马尿,就喝多了,风一吹,脚下无根,晕晕乎乎,也不管眼下在哪,癞狗一般,伏地便睡。

良久,阿六忽觉遍体生寒,翻身醒来,头痛欲裂,环顾四周,半晦半明,不知身处何地。眺得远处有处灯火,缩着膀子,赶了过去。走近一瞧,却是座偌大的官署。

阿六心讶不已,曾几何时,县城多了这个一个大物件?瞧瞧四周无人,阿六胆子也肥,闪身进了官署。哪知就在这时,署外一阵喧嚣,看情况是老爷们回来了。阿六急忙躲到帷幕后面。

数人进来,落座后,阿六偷眼观瞧。

但见一个书生模样的黑脸汉子,抱着个簿子,对首座的那个老爷说道:“大人,近来状告柳厚霖的百姓越来越多,卑职查了福禄册子,这柳厚霖在职期间,贪墨徇私,耗尽福报,连同子孙的也一并挥霍干净,柳家势必要断香火才行。”

阿六心里一惊,瞧座上的老爷,似乎哪里见过,而黑面书生口里的柳厚霖,难道是城中巨富,曾宰执一方的柳厚霖大人?

那座上老爷“唔”了一声,应道:“此事由你去办,可差谁前往?”

黑面书生说道:“不用他者,一只耗子足矣。”

老爷微微点颌,忽地咳嗽一声,喝斥道:“谁人偷听本司断案?”

话音甫落,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朝阿六这边扑来,像拎鸡仔似的,将他轰到署外。

阿六软骨子瘫了一地,连忙跪地求饶。

这几名汉子嘿嘿一笑,对他指指点点,不知说些什么,阿六哆嗦着,不敢抬头,忽地屁股被狠狠踢了一脚,似个滚地葫芦,不停翻滚。

而后浑身一颤,阿六醒来,衣衫早已湿透,却是一梦。

时值半夜,再看所伏之地,竟是城隍庙外。

阿六心里大骇,骤然想起梦里的那位老爷,正是城隍庙的座首神像,摸摸屁股,痛得厉害。

“咦,这个……”阿六大惑不解,拖着两腿,离开是非之地。

边走边忆梦中之事,心想,“这柳厚霖老爷,年轻时曾任四品道员,辞官后荣归故里,本州四县最大的戏园子,就是这位老爷的产业,我阿六什么时候能在里面看一场大戏,也不枉此生了。那黑面书生夸口说一只耗子就能让柳家败落?我却不信,柳家在县城比天还大哩。”

阿六回家后,倒头又睡。

过了两日,相安无事,第三日一早,一个惊天消息,传遍全县。

只手遮天的柳厚霖老爷,昨晚在戏园赏戏时,偌大的戏园突然走水,熊熊大火,铺天盖地,把戏园烧成了残壁断垣,同时殒命的还有十几人,全都非富即贵,他们离唱台最近,火起的时候,来不及逃命。柳厚霖倒是熟悉戏园一草一木,本来都要经甬道走出来了,哪知一整片着火的檩条落下,连同左右两个小厮,一并捂在甬道,活活焖死。尸首抬出来时,龇牙咧嘴,似厉鬼一般,死相着实可怖。

柳厚霖老爷膝下独子柳诚志,哭得肝肠欲断,众人俱言,他这是心疼烧毁的戏园哩。

阿六闻讯,擦了擦额头的汗,心忖道:“这是意外,跟我做的那个梦无关,梦里城隍老爷要柳家断香火,这柳诚志不是活生生的嘛,再者,戏园走水,据说是恶徒蓄意为之,跟什么耗子没有关系。”

柳厚霖生前素喜放印子钱,交接地点一般都选在戏园。城里城外,许多作坊主老乡绅都找过柳厚霖借银子,这已是全城公开的秘密。所以,当柳少爷率一帮家奴在烧成灰烬的遗址上找来觅去时,人们都说,这柳诚志是在找父亲的账本哩。柳厚霖老爷子死得太突然,来不及交代甚事,加之,柳家除了这座戏园产业外,余下的银子都放出去生钱。眼下,若找不到账簿契册,那柳家的印子钱就没办法收回。

整整寻了十日,未果。

柳少爷患了失心疯似的,仍没日没夜的找。而家仆瞧情况不对,纷纷另谋生路,柳厚霖生前最喜的那个男伶,藉乱成一锅粥之际,几乎把柳家剩下的东西盗尽。

到了月底,本来印子钱是每月都有本息收回,但因为没了账本契册,竟无一家上门归还。

平日,柳诚志作威作福,对父亲的生意买卖不上心,养了成堆恶奴闲汉,而今,树倒猢狲散,只剩柳诚志孑然一人。

数日过去,又有骇人传闻。

苍天不负有心人,柳诚志居然在戏园遗址的一处老鼠洞,找到了数本账簿。该是老鼠趁着失火之时,将柳厚霖视为生命的账簿,叼入洞里。

眨眼间,该讯传遍了整个县城。

众人街谈巷议,都说柳家不该绝,又要东山再起了。

只有阿六默然无语。

谁曾想,柳诚志少爷终究负了众望,就此消失了,似是人间蒸发一般。

县民每每路过荒芜的戏园遗址,都会摇头,说这曾是方圆五百里最大的戏园子,而他的主人柳氏父子,一个被浓烟熏死,一个失踪无讯,真是花无百日红。

阿六也勤快了许多,数年后在次子的百日席上,喝得大醉,把那日梦城隍之事说与在座诸人,客人无不大笑,讥他胡言乱语。不过,对于柳家香火已绝之说,众人还是赞同的,毕竟柳诚志少爷没有他爹的本事,手上只有账簿,想凭这几卷纸讨回真金白银,简直痴人说梦,指不定被哪个欠钱的主儿谋了性命。

以上就是泰国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泰国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1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