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江苏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民间电梯鬼故事、鬼姐姐鬼故事民间、广东粤语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江苏民间鬼故事第一篇-双尸奇案

乱坟鬼影

民国时期,济南府平原县有户人家。爷爷木墩带着孙女在家务农,靠卖个鲜菜儿过日子,孙子大雷在济南警局当差。一家三口相依为命,日子虽说艰难清苦却也温暖平安。这天,大雷忽然想起今天是爷爷六十岁生日,穷苦人家虽然没有过生日的说道,但想到父母死的早爷爷拉扯自己和妹妹苦扒苦熬实在不容易。便决定给爷爷个惊喜。忙完手里的活天已擦黑,他还是称了二斤点心出城往家赶去。

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脚程快,不知不觉间大雷已来到离家不远的那片乱葬岗子,深秋的夜风吹过,田里半干的玉米棵哗哗啦啦地响,几只被惊了美梦的鸟儿恼怒的叫着从大雷头上飞过,把屎拉在他脖子里。几点儿磷火随着风忽远忽近地在坟头上方明明暗暗幽蓝色的弱光让一切笼罩在诡异中。好在弯月很亮,大雷看见坟地里又挖了一个坟坑,坑应该是今天刚挖的,坑边的新土被风吹起散发着很大很浓的土腥味儿。不知谁又走了离开亲人长眠于此。一片浮云遮住了月亮,眼前暗下来,一个人影慢慢从新坑里爬上来----慢得像是躺了许久浑身零件都需要舒展活动,又像是有千年的时光可供慢慢挥霍,慢的冷漠没有丝毫热情。饶是大雷胆大此时也被惊得满身冷、汗毛根根竖起。“妈呀----”一声扭头就跑,那叫一个快!

小香失踪

惊魂未定的大雷在家门口撞见刚回来的爷爷。看见他爷爷说:“你回来的正好,小香去卖菜,一大早走的直到现在还没回来,我里里外外跑了好几趟也没见她个影子,可别出什么事,快找吧”!

要说小香那可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漂亮人儿。身材高挑,肌肤如雪,明眉皓齿人见人爱。“黑灯瞎火的,人到哪里去了?”大雷有种不祥的预感!“可能菜卖完的晚---也可能遇上了熟识的姐妹啦呱忘记了时间----”大雷安慰爷爷也给自己宽心。爷孙俩打着灯笼找了一夜还是不见小香。

第二天,下起了瓢泼大雨。村里的许多人都加入寻找的队伍。沿途的村庄一家一户的问;沿路的池塘水坑一寸寸摸过----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能想的地方都找了,小香依然音信全无!木墩老人整天以泪洗面念叨着责怪自己废物,让孙女一个女娃子出去卖菜养活着!。小香失踪了,爷俩儿的日子还得继续。大雷盘算着带上爷爷去济南租间房子安顿爷爷,自己也好边工作边查找妹妹的下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打点好破旧的家当,爷孙俩儿上了路。走到那片乱葬岗子时木墩老人的帽子被在脚前突然间起来的一阵旋风吹走,将它挂在离那座新坟不远的树杈上。大雷说“爷爷,咱不要了。你看帽子边儿都磨飞了,到城里咱买顶新的。”木墩老人不干“买新的!那不得花钱。叫小香缝缝,还能戴上几年”说到这儿老人愣了一会,摸了把又流出的老泪拖着那双老寒腿一瘸一拐去撵帽子。“爷爷我去”大雷撵过去。来到树下俩人被树下草窝里露出的物件惊呆了。那是一只绣花鞋,黑地儿上插了片碧绿的荷叶,荷叶上还有露珠在滚动,荷叶下有条摇头摆尾红金鱼;金丝线插了云纹,手工精细,这是小香的绣花鞋!爷爷抱着鞋就晕了过去。大雷用搜索的目光四处查看了一下,盯着新隆起的坟头起了疑心。

江苏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猫头鹰的义举

刚解放那会儿,我只有十八岁,是个军邮员,就是现在的邮政投递员。所不同的是,现在的邮递员贵重邮件送的都是取货单据,而那时候,军邮员送的可都是实物,因此,为了保证邮件一路上的安全,军邮员腰里都挂着驳壳枪。

话说这一天,我身背一大兜邮件,天还没亮就离开了县邮政局。一路上风尘仆仆,走乡串村地奔波忙碌着。下午时分,那兜里的邮件,就送出了一大半。为了争取时间,早日把邮件送完,我并没有在老乡家里搭伙,而是走到哪儿吃到哪儿。

这会儿,我见天色不早了,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了,便来到一片杨树林里,随手把盛邮件的兜子放在地上,然后,拿出两只凉馒头,两只咸鸡蛋,就着军用水壶里的凉白开,津津有味地大嚼了起来。

我正吃得带劲,就听到身边有一阵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虽然动静不大,但还是被军人出身的我给捕捉到了。我的心绷紧了,以为遇到了情况。我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嚼着,一边悄悄拔出了驳壳枪,猛地转过身,怒目圆睁,用枪逼视着前方,嘴里不由得大喊了一声:“不许动?”

然而出乎我的意外,眼前根本没有人,只见不知从哪里钻出的一只野老鼠,正大着胆子翻我的邮件兜呢,把其中一个装满人民币的邮件,都咬烂了,弄得满地都是纸屑。我一看,可气坏了。不由分说,冲上前去,抬起右脚,朝着那只老鼠,狠狠地踢了过去。老鼠惨叫了几声,翻了几个过儿,在3米远的地方,当场毙了命。

我看着被老鼠咬破的邮件,仍不解气,不由得又骂了两声“娘”,这才收拾收拾东西,准备上路。

就在这时,可了不得了,就见一只硕大无比的老鼠,挡住了我的去路,正瞪着两只鼠眼望着我呢。

我不由一惊。为什么?我也是从小长在农村,老鼠这东西见得多了,可我从来也没见过这么大的老鼠。只见这只老鼠,个头比一般的猫还大,油光锃亮,虎视眈眈。难道这就是人们传说中的鼠王吗?

就在我愣神的一瞬间,就见这只大老鼠,尖嘴伏地,“吱吱”叫个不停。工夫不大,好家伙,黑压压,密麻麻,成百上千的老鼠,把我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风雨不透,水泄不通。

我虽然见多识广,可也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连忙拔出手枪,可又放下了。手枪里只有二十发子弹,用手枪打群鼠,那可真是花和尚使绣花针——有劲使不出啊。

正为难之际,我一眼瞧见脚边的地上,有一根碗口粗的杨树棍,不由得眼睛一亮,连忙弯腰拾起了那截树棍,使出浑身的力气,如猛虎下山,与群鼠打在了一起。

按我的想法,老鼠哪有不怕人的,只要我一出手,打死它几只,其它的老鼠,还不都跑光了!

我可想错了。这些老鼠,仿佛训练有素,你打倒它一只,又会上来一群,一点都不怕死。人的力气毕竟有限,经过这车轮战,时间长了,我便感到体力有些不支。直到这时,我才猛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虽然我打死了不少老鼠,老鼠不但不见少,反而从四面八方越聚越多。我用眼睛的余光才发现,原来那只大老鼠,还在不停地尖嘴伏地,召唤着援兵哪!

我也试图冲过去,先把那只大老鼠打死,擒贼先擒王,只有打倒了那只鼠王,我才可能有救。然而,那些老鼠仿佛知道我的心思似的,一边保护着那只大老鼠,一边拼命地向我进攻。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偏僻乡野,路上连一个行人也没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忍不住有些悲哀:我这算什么,偌大的一个大活人,竟然被一群老鼠给吃了,这要让人家知道了,不笑掉大牙那才怪呢。

死神在一步步逼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只见傍晚的天空,一下子变得漆黑一片,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就见近百只猫头鹰,尖叫着,如离弦之箭,俯冲了下来,向着那群鼠扑去。

其中有一只脚上有铜环的猫头鹰,更是凶猛异常。它显然是这群猫头鹰的首领,它狂叫着向那只鼠王扑去。好一场鹰鼠大战,战况之激烈,闻所未闻,看得我目瞪口呆惊心动魄。猫头鹰不愧是老鼠的天敌,只几个回合下来,猫头鹰便大获全胜,那只硕大无比的鼠王,更是成了脚上有铜环的猫头鹰口里的美味佳肴。

仿佛为了向我表功,那只脚上有铜环的猫头鹰,亲热地在我的头顶上方低飞着,欢快地鸣叫着。我望着那只铜环,一下子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一年前的一天,我也和今天一样去投递邮件。天下着大雨,路上很滑,泥泞极了。正走着,猛然见到路边有一只受伤的小猫头鹰,正趴在水洼里痛苦地挣扎着。我从小就喜欢小动物,心疼极了,便把这只猫头鹰送到了住在前边村里的我的对象刘小红家里。经过我和刘小红精心的饲养,这只小猫头鹰伤愈了。我们俩又为它用子弹壳做了一只漂亮的小铜环,把它放回了大自然。当时那只猫头鹰在我们头顶,飞了一圈又一圈,最后才恋恋不舍地飞走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这只猫头鹰竟然这样通人性,一年以后会救了我,真是太离奇了。不知什么时候,那群猫头鹰排着整齐的队伍离去了,而我还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江苏民间鬼故事第三篇-索命牛

明朝万历年间,青州府有个袁各庄,庄主袁天浩家早年靠杀牛卖肉为生,挣下了万贯家财。后来放下屠刀,不再杀牛,回到袁各庄过起了舒心日子。可家里依然是骡马成群,特别爱牛,仅身强体壮的健牛就达七七四十九头之多。用他的话说:弄了一辈子的牛,一天看不着牛心里都不踏实。谁知一天晚上,浩月当空,月光如水,袁家的四十九头健牛竟突然全部发起疯来,冲出牛圈,直奔袁天浩家的祠堂。冲碎大门,挑翻供桌,踏烂祖宗牌位,把整个袁氏祠堂几乎移为平地。然后四十九头健牛竟然对着浩月齐刷刷跪倒,齐声惨唤,最后牛眼喷血,倒地而亡。

袁天浩闻报大惊,一面急忙命人整修祠堂,一面亲自把百里外的阴阳先生陶百成请到了家中。陶百成详细询问了狂牛毁祠拜月的经过,又仔细查看了死牛的尸体,看了看袁天浩:“袁员外,恕陶某口无遮拦,牛毁宗祠,拜月毙命,此乃凶兆,员外可否记得何事与牛结此恶怨?”

袁天浩愣了愣:“不瞒先生,老夫中年来到此庄,此前乃是杀牛屠夫。只是老夫平生有一嗜好,最爱吃牛舌,而且是鲜活的牛舌。所以老夫每次杀牛,必先将牛舌活活割下用来下酒,待老夫享受完鲜牛舌的美味,酒足饭饱,然后再将无舌之牛杀死,老夫此生已食牛舌近千根。”

陶百成眉头紧皱:“杀牛已损阴功,活牛割舌,更是残忍至极。千头怨牛恶气不散,经年累月,集结成力,必来讨债。先祖死于员外之手,而后代健牛依然为员外耕种,故健牛毁祠拜月而亡。健牛虽亡,怨牛气却未复仇,员外必有大难。人意可改,可天意难违呀,此劫是难是灾,员外能否逃过,只有按天数定夺了。我只能给员外卜上一卦,看员外的命理如何吧!”

陶百成说完设置香案,敬上三炷神香,祭好卦牌,让袁浩天净手七遍,亲自抽出了一张卦贴。

陶百成打开卦贴,只见上面写着四句偈语:此去经月,子夜时分,自行不义,于牛亡身。

“啊,于牛亡身?”袁天浩顿时惊慌失色,一把拉住陶百成,“先生,你可要救我呀!”

陶百成摆了摆手:“员外,此乃天意,有道是天意难违呀!陶某实在是爱莫能助,无能为力呀!”

“扑通!”袁天浩十六岁的儿子袁博一下跪在了陶百成的面前,泪流满面:“先生,求求你救救我父亲吧,你要什么要求我们都答应,如果真是我父阳寿已尽,那我宁愿用的命换我父之命。”说着,磕头山响。

陶百成长叹一声,扶起袁博:“看在少爷一片孝心的份上,我就拼命搏上一搏。从今后一个月内需听我安排,熬过下月十五夜半子时,劫难自消。能否逃过此难,就看员外你的造化了。”

袁天浩点头应允,整个袁府在陶百成的指挥下迅速行动了起来。袁天浩每天的活动范围仅限于书房之中,吃住全在书房,一个月内概不会客,陶百成带着管家袁顺寸步不离地守在他的左右,袁博也不顾大家的劝阻时时跟父亲呆在一块儿。袁府家丁分成三队,一队在府里巡逻,一队在府外巡逻,一队在庄内巡逻,一但发现有牛出现,一率击毙。又派出精明强干之人守候在庄外各个道路口,发现有牛出现就远远驱走,否则就立即毙杀,再赔以相当的银两。最后甚至连牛肉都不允许在袁各庄出现,就这样铺开了人海细网,再加上陶百成驱术作法,大家都盼望着能逃过此难。

在众人提心吊胆的苦挨苦熬中,转眼又到了月圆之夜。袁天浩一大早就在陶百成等人的陪同下静坐于书房之中,整整一天足不出户。

夕阳西下,皓月东升,转眼已是定更时分,袁府内一片安静。突然,远远传来一阵凄厉的牛吼声,紧接着平地起了大雾。众人立时紧张起来,各持刀枪加紧防备。不到一柱香的功夫,一记快马冲到了袁府门前,一个派出的家丁甩镫下马,兴冲冲一路高喊着奔了进来:“老爷,那个索命牛已经完了!”

“站住!”守在书房门口的管家袁顺喝斥住家丁,“怎么回事儿?”

家丁停住了脚步,抬起了依然兴奋的脸:“袁管家,那头索命牛已经让我们制住了。”急忙说起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江苏民间鬼故事第四篇-黄鼠狼的好心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这还是因为爸爸生病住院,我从外地赶回来看望他,为了照顾他,特地休了半个月的假,父女俩倒是难得有时间好好相处!他便讲起了很多以前的事。

爸爸也是从爷爷那听来的,很多年以前,那个时候物资匮乏,为了生存,他们需要到很远的山上去砍柴,大多数都是三两个一起结伴,爷爷便有两个经常一同前往的伙伴。

这一天他们和往常一样来到了山上,可是那天天太热了,实在受不了的他们便跑到了小河边,谁知道这一决定险些让他们三个人命丧当场。

豆大的汗滴让他们睁不开眼睛,急吼吼的就冲到了河水中,刚刚洗了把脸就听到了奇怪的叫声,他们将头抬起来一看,三个人愣在了当场,他们看到了什么?

两只花豹子。

这两只花豹子自然也看到了他们,眼中凶光乍泄,慢悠悠的向他们走了过来!

其中有一人反应快些,嘶哑着声音大吼道:“快,到深水的地方去。”

三个人来到了深水区,河水淹到了他们的肩膀处,仅剩头部露在外面,而那两只花豹子站在浅水的地方,身子往前探,却一直不敢真的走过来。

双方就这样相僵持不下。

这两只花豹子也是相当聪明的,虽然它们不敢到深水区去,但它们就一直站在浅水区这样守着,眼看着天渐渐的黑了,再这样僵持下去,他们还是得死在这儿。

就在这个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有一只硕大的黄鼠狼突然从不远处的草丛里蹿了出来,看了看站在河水中脸色苍白的三个人,又看了看那两只还在等待着的花豹子。然后昂首挺胸的朝着花豹子走了过去。

来到两只花豹子的面前,只见着黄鼠狼直起身子,嘴里吱呀吱呀的叫着,似乎在跟那两只花豹子说着什么,而且还用前爪指了指这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

紧接着又吱吱呀呀的说了几句什么,然后竟然抬起手,对那两只花豹子作了作揖,那两只花豹子互相看了一眼,最后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眼看着花豹子走远了,三人却还是不敢从水里出来,生怕这是那花豹子的诡计,特意躲到了一旁的树丛里,等到你一出来,就扑上来将你撕碎。

这时,被黄鼠狼指过的那个汉子突然想起了什么?指着黄鼠狼对其他两个人说:“我好像见过这个玩意儿,对,就是它,我见过它!”一瞥见它肚子上光滑滑的一块皮肤后,汉子吼道。

他们三个从河里出来后,慌慌张张的下了山,连砍了半天的柴都给丢了。回到家后爷爷才从那个汉子那里听说了他和那个黄鼠狼的渊源。

那是半年前了,家里鸡舍里养的鸡莫名其妙的少了好几只。汉子原以为是哪个手脚不干净的邻居给偷去了,可是在整个村子里转了几圈,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他决定守株待兔,趁着夜色偷偷的躲在门后面,看看究竟是哪个鳖孙子敢来他们家偷东西?

听到鸡舍里传来动静后,他一个叉子扔了过去。打开手电灯一看,一个黄色的影子咻的一下跑了过去,他追着来到了屋后面,这才看清楚是一只黄鼠狼,这只黄鼠狼的肚子被叉子刺破了,血正在不停的往外流着,可是它却不跑开,只是围着石堆不停的跑着,就是不走远。

一人一黄鼠狼就这样围着石头堆不停的打转,突然汉子听到了奇怪的声音,用手电筒朝石头堆里照了一照,这才发现那里面居然还有五六只小黄鼠狼!

难怪这大黄鼠狼受伤了却不肯跑开,原来是想要护着自己的孩子。

看着几只小黄鼠狼连站都站不住,若他真在把大黄属狼给杀了的话,只怕这几个小的也是活不了的,这汉子虽然气这黄鼠狼偷了自己家好几只鸡,但却也是个心软之人,便拿着叉子对着黄鼠狼大喝,以后不许来村子里偷东西,今天就放过你,下一次再看见你,我就连你一家一锅给端了。

自这之后,汉子家的鸡就没丢过了,后来他去屋后收拾东西,也没有发现黄鼠狼,想来是躲到其他的地方去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到曾经被自己刺伤又放过了的那只黄鼠狼!

听了这个故事后,大家都心道是因为汉子曾经饶过了这黄鼠狼一命,所以今日它才特地过来报恩的!

黄鼠狼是不是真的特意过来报恩我不知道,但父亲却很斩钉截铁的告诉我,这个故事很真实,因为爷爷经常会在他的面前提起来。

而且父亲说,爷爷这一生没有读过书,不认识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是他却从未说过一个谎话。

作者的话:如非必要,请尽量避免杀生,吃东西的时候也尽可能避免浪费,动物和人一样,他们也有感情,也会疼痛,也会害怕受伤,愿每一个生命都能被温柔以待!

江苏民间鬼故事第五篇-对联度女鬼

黔南才子桂清亭生性风流,才华横溢,而且身怀绝技。这一日闲情四溢,独踏扁舟向北而去,江上清风拂面,两岸花翠鸟鸣。桂清亭好生喜欢,情不自禁呤诗一首:“风送轻舟独踏浪,悠悠吾心满庭芳,江边翠叶声声绕,疑为九天玄妙音。”

正在兴头之上,忽闻林中深处有一隐隐啼哭之声,桂清亭皱了皱眉,郎声又呤道:“本是清心抒胸意,怎奈啼声坏性情。”没想到,他刚刚念完,哭声更高了一些。

他把小舟轻轻靠岸,紧了一下腰带一个纵身飘然而下。寻着声音,往林中深处踏去。那哭声幽怨悲切,如一股生冷缠绵的寒气直浸人心。

这分明是个女子的哭声,桂清亭提了一口真气,加快了步子。眼前的枝叶如风一般在他的身边快速地倒退,前面也似乎慢慢开阔起来。

他还听到了一股清泉哗哗地流水声,绕开枝叶地屏障,一幻境般的景色落入眼帘,四处白雾缭缭,青松翠竹透着幽幽的迷情之意,一小溪从山涧轻快地飞流而下,击散起阵阵水雾。桂清亭只觉心神摇荡,一股春意在胸中萌动。

不是那女子的又一阵哭声,他可能还沉浸于暇想之中,这声音似乎好像已来在了身边,但他却没有看见啼哭的人在哪儿。

只听得风中传来断断续续地声音:“公子...公子...可愿解救小女子?公子..."

桂清亭头皮一紧,心中暗道:“此声幽怨凄美,若不是仙女下凡,必定是山间孤魂了!”

有道是艺高人胆大,桂清亭定了一下心性,朗声问道:“请问是何方神圣,何不现身一见。”

说罢,只见林中叶片飞舞,幽幽风声四起。既便是桂清亭艺高见识广,也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那落叶随着清风不停地旋转,慢慢地缓慢了下来,那风与叶的旋流中现出了一位全身素白的长发女子而来。那长发随着渐渐停下来的风,吹散着向四周散开,如一道无边的网密密地罩着白衣女人的上空。

那女子的脸好白,白得像冰结成的一样,那双眼也如冻过一般射着浸人的幽光。

就算是生性风流的桂清亭见了这冷若冰霜的女子,也丝毫不敢起半分轻薄的念头。因为她的眼直勾勾地望着桂清亭,好似看穿了他的所思所想,令他不得有任何杂念。

桂清亭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问道:“姑娘是何许人也,呼唤小生有何事相告?”

那女子仍就是直勾勾地望着他幽言说道:“公...子...我是一苦命的女子,今有事相求,望公子相救。”说罢又嘤嘤地哭了起来。

“我本是江南富商陈员外的爱女,自幼习得琴棋书画,又喜诗词歌赋,特别犹爱对对子,父母见我已到出阁的年龄,就欲给我说媒。怎奈我年少气盛,说有人能对上我出的对子我就嫁给谁。父母无奈只得从我,就张榜出对,望有缘的才子和我结百年好合..."

桂清亭一听甚感好奇地问道:“敢问姑娘你出的上联是什么?”

女子幽幽言道:“其实我的上联就是我寻找知音的心情写照,‘风风雨雨暖暖寒寒处处寻寻觅觅’。”

桂清亭听罢,暗自叫好,这上联可是一精妙的叠字联啊!然后问道:“那可有人对上呢?”

以上就是江苏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江苏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