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在线收听民间、短篇民间有声鬼故事、真实的民间鬼故事、经典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第一篇-秀才吓鬼

明朝和清朝时期,流行妖魔鬼怪小说,谁要是中了状元,必定是前世做了功德,谁要是不得好死,肯定是因果报应。传说多了,走夜路都心惊胆战。

但是,清朝乾隆年间有个姓吕的秀才却不信邪。有一天去城里举人表哥家做客后,要连夜回家。举人表哥说,天色已晚,怕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还是天亮再走吧。秀才说,鬼不可怕,人才可拍,真遇到鬼了,我也能把它吓跑。

举人表哥挽留不住,秀才就上路了。走着走着,就见月光下,有一个涂脂抹粉漂亮的女子拿着一根绳索朝他跑来。见那女子脚不沾地,秀才背皮一麻,果然遇到鬼了,但他并没被吓着,迎面走去。他不躲闪,那女子反而吓了一跳,闪避到路旁的一棵树后躲起来。女子太慌张,手中的绳索被树枝挂掉在地上,秀才捡起来一看,绳子颜色晦暗,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心想这应该是一个吊死鬼。秀才也不管树后藏着的女鬼,将绳子揣进怀里,继续赶路。

女鬼突然从树后飘出来,挡住去路,秀才往左,女鬼也往左,秀才往右,女鬼也往右,反正就是不让秀才走。秀才读过一些描写鬼怪的书,知道这叫“鬼打墙”,心中有数,更不怕了,于是凝神屏气撞向挡路的女鬼。女鬼没料到秀才敢撞她,扯长声音怪叫一声,变成了披头散发、浑身鲜血,舌头吊得老长的厉鬼,张牙舞爪地扑向秀才。

秀才哈哈大笑:你先是乔装打扮用美色迷人,然后又阻挡去路,现在又化作恐怖模样吓人,三招都用完了,也没有吓住我,你还不速速退下!

女鬼一愣,又是长啸一声,变回原形,跪倒在地说:我是城里的施姓女子,因和丈夫吵架,一时气急,上吊自杀。今天听说城东也有一女子和丈夫一日三吵,就想去引诱那女子寻短见,做我的替生之人。没想到半路上遇到秀才公,捡去了我拿她性命的勾魂绳索,所以特请秀才公归还,事成之后得以超生。

秀才怒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你自行了断,已经做错,再去害人更是一错再错。

女鬼哭道:若不害人,除非我夫家替我做一场法事道场,请高僧多念《往生咒》,也能度我超生。可夫家贫困,根本无力操办……

秀才大笑:如此说来,何须高僧,秀才我便能为你念《往生咒》,助你化解冤怨,获得超生。于是,正色念道:好大世界,无遮无碍,死去生来,有何替代!要走便走,岂不爽快!

如此反复念叨,女鬼恍然开悟,拜谢而去。

秀才因为度化野鬼,间接救下城东女子一命,后来在清朝乾隆年间参加乡试,高中举人。

后记:本文根据清朝乾隆皇帝时期的进士,翰林院庶吉士袁枚所著的《子不语》记录改编。

自古以来,人要是害起人来,比鬼胜过千万倍。

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第二篇-砍头魔术

在古时候没有“魔术”这个词语,我们的老祖宗把它叫做“变戏法”。

长沙城里有一个非常有名的杂戏班子,这个戏班子最拿手的工夫就是变戏法。

戏法班子的头头叫蔡老人。

蔡老人是一个天赋好,又勤于研究的戏法高手,在附近一带几乎到了妇孺皆知的地步。

蔡老人表演戏法的时候有一套自己独到的方式和风格,虽然手上工夫精湛高超,但蔡老人最大的优势还在于,他会通过一些幽默的言语和动作来和观众互动,从而分散转移观众的注意力。

所以入行几十年来,蔡老人变的戏法从来都没有出过任何差错,也没有哪个戏法演砸过。

蔡老人也有一个天分很好,对戏法有兴趣,也投入了大量时间在上面的徒弟,这位徒弟叫阿东。

蔡老人对阿东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希望他可以将戏班子的香火延续下去,甚至发扬光大,让戏班子的影响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而阿东也没有辜负蔡老人,他对蔡老人言听计从,为人还非常谦虚踏实,短短几年时间里,就成了这方圆百里内仅次于蔡老人的高超戏法人。

蔡老人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手脚上不如年轻人麻利了,所以便有点想退居二线,将戏法班子交给阿东全权打理。

而且,蔡老人还想将自己的女儿芳芳许配给阿东,因为他觉得这年轻人有前途,值得托付。

不过,阿东毕竟是个年轻气盛的后生,在有些事情上,蔡老人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比如阿东虽然自己也钻研出了几个有难度又刺激的好魔术,但却还没有达到万无一失的水准,好几次在重要的表演场合,阿东都有些小的失误,差一点点就让观众看出破绽了。

蔡老人还想再带带这个孩子,好让他的翅膀变得更硬点,再说了,自己现在还没到七老八十的地步,很多魔术要完全把意味表演出来,还真的非自己出马不可。

这一天又有一场重要的表演,因为观众是巡抚大人,表演场合是巡抚大人老父亲的七十大寿现场。

这位巡抚大人是一个狂热的戏法爱好者,而且他自己也懂得一些简单的戏法表演,所以一般的戏法肯定没法提起他的胃口,如果编排和表演太简单,甚至会让巡抚大人看出破绽。

巡抚大人说,只要戏法好有新意,让在场的来宾都玩得开心了,多赏赐点银子不是问题,但如果又是那些老三套的颇玩意儿,他可就要生气了,搞不好还要拿蔡老汉的项上人头是问。

对此,蔡老人也感觉到压力巨大。

所以,蔡老人决定使出自己的绝招杀手锏,这个戏法非常惊险刺激,但却因为具有很大的风险性,一旦操作上出现任何一点闪失,都可以出现不可挽回的后果:轻则受伤,重则丧命。

这个戏法叫“砍头复活”,即当着所有观众的面,把自己的人头砍下,然后又在瞬间内让人头回到自己脖子上。

在古时候,没有高科技为基础的特殊技巧,要表演这种戏法是不容易的,蔡老人也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轻易表演过,虽然他在私下里排练的时候,是非常顺利的,不过蔡老人是个谨慎的人,他只做有百分百把握的事情。

可是,今天蔡老人决定尝试一下,也让作为助手的阿东真正掌握好这个戏法的真谛,否则自己可就要带着这个戏法入土了。

尽管蔡老人一再安慰,但阿东还是显得紧张,他的脑门上全是汗珠。

蔡老人拍拍他的肩膀说,不要担心,戏法都是假的,只要我们把所有的步骤都滤清了,是不会出现问题的。

阿东的情绪这才稍微安顿了下来,于是他擦了擦汗,跟着蔡老头走出了后场。

看到蔡老头的助手们从后场搬出一些刀具,绳索和砍头用的道具,巡抚大人和他的宾客们都非常好奇,莫非这老头今天果真要表演活砍人头的戏法?

蔡老头一上台后,照旧说着一些幽默风趣的串词暖场,将大家都捧乐了后,蔡老头又说道,“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今天你们没有看错也没有猜错,我们要为大家带来的正是将人头砍下后又重新安上的刺激戏法,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的表演。”

台下人声鼎沸,这些个达官贵人们都聒噪着议论纷纷了起来,因为他们此前都没有在现实中见过真正的砍落人头表演,只是听人传说过这个节目很精彩,还有人甚至说,这种表演早已经失传了,只有在遥远的古代才有人会玩。

当蔡老头和阿东做完前期准备,打算操刀落下的那一刹那,坐上的贵宾们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等待着见证奇迹的发生。

操刀的是蔡老头的徒弟阿东,而将头放在架子上的正是蔡老汉本人。

“等等——”就在刀子即将落下的那一刹那,巡抚大人忽然大叫一声,止住了蔡老头师徒。

“巡抚大人,不知道您还有何吩咐?”蔡老头师徒赶紧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连忙问道。

“这戏法不会出人命吧?”巡抚大人谨慎地问道,“虽然我是想寻点乐子,但若是真的闹出人命来,那可就不吉利了哦。”

“巡抚大人,您就放心好了,”蔡老头自信着说道,“不会出事的。”

“哦哦哦,那就好,”巡抚大人长出了一口气,“那你们就继续吧!”

“好的,巡抚大人。”在说完这一句后,蔡老头又拉了徒弟阿东的衣服一把,“都说了别那么紧张,快点动手吧,还愣着干什么?”

“额,师父,我不紧张,”阿东手上不经意地颤抖了一下,“我们还是开始吧。”

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第三篇-古代聊斋之画

朱庭旭从小体弱多病,曾经有算命的就告诉他的父母,要想让这个孩子能够正常的长大,就必须从小送到庙里抚养。

朱庭旭的父母听从了算命的说法,于是在朱庭旭五岁的时候就把他送到了庙里,留给了主持方丈一空大师抚养。

就这样在一空大师的庇护下,一晃朱庭旭就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了。看着朱庭旭已经长大,一空大师就在朱庭旭年满二十岁的时候,送给了朱庭旭一幅画让他下山回家去了。

临别的时候,一空大师再三的嘱咐朱庭旭,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损坏和丢弃这幅画,这幅画就是朱庭旭的保命符。

朱庭旭满口答应着,拿着封印没打开的画轴,哭着拜别了抚养自己十五年的一空大师,下山回家去了。

走着走着这朱庭旭的好奇心就来了,想着大师究竟送了自己什么样的一幅画,还不能损坏和丢掉?

于是找了一处背风的地方把手里的画轴封印打开,展开画面一看,画面上画了一个女人。

看样子女人的年龄和自己相仿,一身粗布衣裳,面如满月,眼睛不大,姿色很是平庸,正扭着脸冲着朱庭旭羞涩的笑呢!

朱庭旭很是纳闷,按理说画里的物件无论是人还是物,画手都会选最美的画,可是这么一个姿色平庸的女子怎么就成了画中人了?

另外师傅送我这样一幅粗陋的画是什么用意呢?正思考着呢,画中的女子突然款款的从画里走了出来,笑意盈盈的对着朱庭旭下拜张口叫“夫君!”

朱庭旭惊得连连后退,用手指着眼前的女子说不出话来。女子并没有理会朱庭旭的惊讶,抬起头笑容满面的开了口“夫君莫要怕!我叫嫣红,乃是一空大师给相公选的发妻,同时也是一空大师送给夫君的护身符。”

朱庭旭一听,心中未免有些不快,心里想着就凭我长得一表人才,这大师是怎么想的,竟然给我找了个相貌这么平庸的媳妇。

无奈既然是大师做主的事情,自己也不好违背,于是在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转身接着赶路。

对于朱庭旭的态度,嫣红并不在意,笑呵呵的跟在朱庭旭的身后向前走去。

一边走,这朱庭旭可就动上脑筋了,心里想着这么个女子自己要是带回家里去,一定会被族里人笑掉大牙的!

如果自己半路甩开她,或者说把她弄丢了,这万一有一天就算是一空大师问起来,自己也好有推辞。

可是让朱庭旭没有想到了是,不管自己怎样的加快脚步,那身后那个小脚的女人都步步紧跟。没一会把个朱庭旭累得气喘吁吁,而那个女人依然是气定神闲的跟在身后。

没奈何,朱庭旭耷拉个脑袋把这个女人带回了家里。见到父母双亲,一家人自然是欢聚一堂高兴不已。

当听说这个女子是一空大师给朱庭旭找来的媳妇的时候,父母对女子的容貌倒是没有挑剔,择了个良辰吉日给他们办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

嫣红倒也是贤惠,平时话语也不多,每日里笑意盈盈的深得家族里人的喜欢,把自己的小家也打理得有模有样!

可是这朱庭旭开始的时候就没看上嫣红,这时间长了更是觉得厌烦。怎么看怎么的不顺眼,一门心思的想要娶一个美貌的小妾回来。

几次的跟嫣红提起此事,嫣红都死活不答应,说什么也不让朱庭旭娶小的回来,甚至是以死相逼。

朱庭旭只当是嫣红心胸太狭隘,容不下别人,所以在心里开始对嫣红是加的厌恶了!朱庭旭开始了在外面花天酒地,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不愿意回家对着那个黄脸婆。

这一日,朱庭旭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席间提起来自己的婆娘不让自己取小老婆的事情,越说越是生气。

在几个朋友的怂恿下,朱庭旭借着酒劲踉踉跄跄的往家里走,想着回去好好的教训一下那个臭婆娘。

本来天色就已经很晚了,再加上朱庭旭喝了不少酒,这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夜晚的冷风把朱庭旭的酒劲吹醒了不少,抬眼一看,不禁激灵一下打了个冷颤!原来这朱庭旭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荒郊野外,彻底的迷路了。

到处一片漆黑,冷风夹杂着野兽的叫声让朱庭旭彻底的清醒了。辨不清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现在朱庭旭后悔喝了那么多的酒,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向前方走去。也不知走了多久,朱庭旭突然发现前方不远的地方影影绰绰的出现了灯光。

有灯光就说明有人家,朱庭旭不禁大喜,脚下加快脚步就直奔那个有灯光的地方而去。

约摸有一刻钟的功夫,朱庭旭看清楚了,自己看到的灯光,原来是来自一个大宅院门前挂着的两个大红的灯笼。

好大一处宅子啊,一定是个大户人家!朱庭旭整理一下衣服赶紧上前去敲门。一个小童应声打开了大门,伸头看了看朱庭旭没有说话,把朱庭旭带进了院子里。

一个苍然皓首的老者迎候在房门外,老者精神矍铄,三缕长冉飘到胸口,大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气势。

朱庭旭见状慌忙上前施礼“小生夜间迷路,偶遇到此,还请老丈能够留宿小生一晚,在下当不胜感激!”

老者哈哈一笑“公子不必拘礼,出门在外谁都有个为难之处,府上多得是房间,公子自是放心住下就是了。”

把朱庭旭迎到了客厅分宾主落座。老者笑眯眯的上下打量了一下朱庭旭“想来公子怕是早已经腹中饥饿了吧?我叫女儿给你做碗面充饥。”

老者转回头冲着后堂喊道:“小玉,客人腹中饥饿,你速去做一碗面来给公子充饥。”

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第四篇-民间诡事之评弹活例

爷爷曾经的一位同袍,七七事变前调到了比邻驻防师师部,专为几个副官长开车。某天,爷爷几个在姑苏城里闲逛,偶然在街边遇见了他。伙伴重逢,嘘寒问暖一番,大伙儿接着扯问,咋在这立着?

那位伙计挠头无奈:“嗨!陪了副师长听戏(其实是苏评弹)。”“哦?”大家感到惊奇,觉得周遭驻防的部队大部来自徽北,还有些是陕南的兵。大家爱的无非是欣赏几段曲腔宛美的黄梅调儿,再不济扯吼几嗓子秦腔,更还有苦咧咧摆嚎几段儿河南梆子的。苏州戏(评弹),还有本地也有的沪剧直至越剧、粤调儿等等在这些兵们听来,呢哝温软,像团棉花,又听不大懂,听着简直是受罪。“可不么,要不我咋出来上这儿立着。嘿嘿。”那兵说。

过了几天,爷爷又在同样地点遇上了他。“哈哈!你们长官犯了戏瘾啦!”“呵呵,显点儿。”“他哪里人?”“和我一样,安徽的。”“爱听苏州戏?”“哪呀!”那伙计又开始使劲挠头──“我见他拧眉毛忽闪眼睛的,显是听着不耐烦。”“呵呵,何苦受罪来哉!”“可不是嘛!”

爷爷当时和他挥手作别,再见面却是大半年以后了。

那天甫一照面,没来及寒暄,那位伙计就把爷爷拉过来低了声嗓:“老兄,你信不信,世上竟然有这么奇的事哩!“咋?”那兵娓娓道来……原来,看戏的那位副师长,大半年以前就开始被一个梦困扰。在梦里,自己过世不到一年的小叔强拉自己去看戏。并且这样内容的梦一做就是很长时间,反反复复。梦里小叔只讲一句话:看看、看看,仔细看看。

副师长很纳闷儿,自己小叔虽然年纪不大(比自己还小一岁)就死了,可他不是横死,是病了很长时间才殁的。他人很善良,小婶对他照顾也很周全,不可能是有人害了他,冤魂托梦来的。

可纳闷归纳闷,这梦还是时不时趁夜寐撞入脑海。副师长急了,决定就近找出戏,到底要鉴看鉴看里面有啥端巧。

离着驻地最近只有家唱评弹的,只好先去那看看。

看了几十趟,颇耐性子,头都听得大大的,也没理出个头绪,茶水倒灌了不知多少碗,这位官长最后坐不住了,决定听完最末一折,就让那该死的梦见鬼去。他上过几天洋学的,知道梦这东西有时啥也不意味着,昼有所思罢了。

就在踏出馆子的那一刻,他瞥了几眼门边的“梗概”(评弹曲目内容简介,可能为了方便一些北方来的听不懂吴越方言的人们设置的),其中有段《孙四娘杀夫》,是改编自旧话本《袍公案》里的某段章节。这段内容他大略知道,鼓吹的是封建社会妇道名节啥的。讲一个妇女与人私通,谋杀了自己丈夫,最后事败,身受剐刑的事。其中有段描绘特别阴惨:该妇女为了掩人耳目,用一根细长铜钉楔入其夫头顶,致其身死,后细细挽起其发髻殓殡,以致阴谋竟许久没被人们觉察。

副师长皱皱眉,舒口气,心里不喜不悲,理理情绪也没啥别的感觉,于是扭身走了。

不久,老家有人捎信来,说副师长的老父快不行了,让他即刻回家或可睹大人最后一面。他急忙请假往家奔,到家老头儿已入弥留。在他遽悲呼唤之下,老父翻眼皮瞅闪一眼,撒手驭鹤去了。

其后,自然该孝子极尽人悲,抚梓披麻,不在话下。

这天,几个本家长辈在灵柩前忽然谈起,说该就着先兄入葬,把祖坟里几座汪了几块水洼、起了几泡蚂蚁的坟茔修一修,大不了再花销一笔,多添个道场。

长辈发话了,侄男女怎敢不听,立刻请人动作。到了坟地一看,比老人们说的还严重,尤其近起的小叔的坟,当初就填土不实,加之近日雨泡,快成洼地了。大家觉得经由水蚊的阴宅恐碍后生,还是迁一迁的好。一拍即合。

新葬,故迁,一大家子戚戚哀哀。

待大家开始动手迁移副师长小叔的坟时,刚刨几下,棺椁就露出来了。遮上黑布幔,焚化几柱香,洒祭三杯酒,人们开始起出棺材。旁边请来的和尚道士们把大悲咒、黄梁忏齐念,铙钹齐响;另请的本地土乐也吹打出凤还巢、岐山隐,呜呜啦啦。一时好不热闹。

副师长并不关心这些,一个人怔怔出神,想起和小叔在一起的时光,心里酸酸的。

可能棺材入土不深,又被水沁过,固定棺盖的两排长钉都锈蚀得不轻。上下一折腾,棺盖竟然开了,露出了尸骨,人们一片惊呼。副师长当兵的,不忌讳,跃步上前扶住。闪眼看,小叔尸身头上毛发早已落尽,光秃秃一片。

这时,就像打了一道厉闪,他的心里骤然想起评弹“梗概”里的那段话故,手竟不自觉伸进棺材,指头肚沿着骷髅头顶摩挲……就像福至心灵,他的手指肚突然蹭到了啥东西。他反复蹭摩几下没弄掉,显然是附在头骨上的。于是他改用指甲掐住往外抠──那个东西竟是长长的。把它徐徐拔出,他的心阴郁得竟像是在慢慢往下沉,直到沉到不能再向底而被涌起的愤恨代替──一根三寸来长的金针,被他从小叔尸体头骨上拔出,赫然展示在一干亲众眼前。大家惊得目瞪口呆。在他眼角余光里,小婶匹然倒下,像被抽去了脊骨……后来事情查明白了。那位小叔是被人害死的,凶手就是其妻,我们主人公的那位小婶。

剧情承继古、俗,奸情伤命,述之无味。不过凶手的手段堪称极其隐蔽,完胜评弹“梗概”里的活例。

原来那位小婶勾搭的奸夫早年当过银楼首饰店伙计,有一手打造金银器的好手艺,后来还学过中医。他就是利用自家这两手特长做的案:先用金皮细心打制了一根中空细针,将蟾酥(一种中药,由嶦蜍身上提出,有毒)小心灌进去,针头小孔用蜂蜡暂时封闭。借着为副师长小叔看病的机会,将针摩根刺入他的头顶百会穴。真金既阻气凝血,又加上蜂蜡渐化蟾酥缓缓溢出,让其足足经受了三年多头痛折磨,最后神志错乱,惨酷身亡。如此,给了人们一个缓疾终焉的假象。

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第五篇-黄鼠狼的报复

曾听得一老人这样说道:“自己养的家畜杀了没事,可外面那些天生地养的东西,还是少碰为妙,一不留神,遇到了通灵的家伙,那报应可真会来的!”

这故事也是听来的,觉得这是恶有恶报吧,在我们村子往东五十多里的一个村子里,有一村民,姓谢名宇,话说这谢宇也不是处在恶劣环境长大的,可不知就怎么喜欢去虐待那些动物。

村里总有流浪猫和流浪狗,这谢宇只要是看到了都会想方设法逮过来,不是给断手断脚,就是剥皮开膛,你说看不惯那些流浪的猫狗,怕传染疾病和咬到小孩子,那你直接动手杀了不就行了吗?何必去折磨这些生命。

这谢宇有时剁掉猫狗的一只腿,然后就放了,在那看着猫狗痛苦挣扎奔跑,有时更残忍,把猫狗皮给剥了,只剩那殷红的身子流血着鲜血在地上跌跌撞撞。最后这猫狗死了,谢宇拍拍屁股走人,连掩埋都不会。这不是变态还是什么?

村里也有看不下去的给这谢宇说:“这样对待畜牲,你不怕报应吗?给它们一个痛快不行吗?这旁人看的都慎得慌。”

“又不是你家的,不想看就别看,你管的着吗?”谢宇一脸讥讽的回答。

……

这有一天大清早,谢宇扛着锄头上山干活,走到山上,忽然看见路边草丛里有血迹,于是谢宇小心翼翼的扒开草丛,伸出一个脑袋往里望去。

原来草丛里正趴着一只受伤的黑色黄鼠狼,只见这黄鼠狼毛发鲜亮,个头硕大,比一般黄鼠狼起码得大一倍,只是此时黄鼠狼无精打采,身上有好几道伤痕,右后腿上那伤甚至深可见骨,也不知怎么造成的,鲜血依然还在一丝丝往外渗着。

“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大个的黄鼠狼,可惜肉不好吃呢,”这谢宇眼见黄鼠狼没有发现自己,在那摇头晃脑,顿了顿后,突然间摸出身后的锄头,上前一步就是一锄头下去。

这一锄头下去,黄鼠狼不被挖成两截嘛,谁知这受伤的黄鼠狼反应依旧灵敏,听到脚步踏进草丛那一瞬间,直接就起身逃跑,奈何右腿上有伤,站起来那刻,黄鼠狼差点没给站稳,可就是这一顿,谢宇的锄头已经落了下来。

“噗,”黄鼠狼虽然躲过了,可那受伤的腿终究慢了点,被一锄头给挖了下来,“呜呜,”黄鼠狼跑开后痛的直叫唤,鲜血直流。

等跑到十多米远,托出一条血路后,黄鼠狼才回头一望,眼神犀利,充满了憎恨怨毒,如人一样,嘴巴张合,似乎在诅咒谢宇。

都说黄鼠狼邪门儿,这还头一次遇到这怨毒的眼神,以前打死的都没这样的。

“哼,畜牲算你命大,”谢宇一声冷哼,这黄鼠狼跳进那么深草丛里,另一边又是悬崖,是没办法再进去打死了,否则都断了一条腿了,哪还会让它跑掉。

黄鼠狼瞪大眼睛看着谢宇,仿佛要把谢宇样子深深烙印进脑海里,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扭头离开。

虽然今天碰到的黄鼠狼比以前见过的奇怪点,但谢宇也没多想,没过多久就抛之脑后。

几年后,这谢宇也娶妻生子了,可在孩子出生那刻,先是医生惊奇,沉默,孩子抱给谢宇,谢宇看到自己孩子后却是双目欲裂,呼吸急促,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只见这怀里的孩子虽然生的眉清目秀,可下面右腿却是从大腿那里就没了,孩子竟然天生就残疾。

“怎么会这样?”谢宇一脸的不敢相信,自己孩子会是这样,踉跄着在那失魂落魄。

突然间,谢宇脑海里浮现出那黄鼠狼的身影,那憎恨的目光,还有犹如人的冷笑。谢宇这时终于觉得当年的自己可能做错了,黄鼠狼又没偷鸡,也没惹到自己,自己没事干嘛去弄死它,今天孩子的果,说不定就是自己曾经种下的因。

村里的人后来知道谢宇孩子竟然没有右腿,也知道当年谢宇曾锄头挖掉过一黄鼠狼的右后腿的事,暗地里皆说是这是那黄鼠狼的报复,谢宇惹到成精黄鼠狼的原因,不然天下哪有那么巧合的事。

以上就是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汝阳县流传民间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06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