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鬼阿姨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鬼阿姨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民间鬼故事之雷公审判、民间鬼故事真实、山西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鬼阿姨第一篇-婚异

河南修武县文化源远历史悠久,是个千年古县。自元明以来当地就有一个奇特的风俗,凡是家中有儿子的到了十三四岁就会给他早早完婚娶个媳妇,而通常儿媳要比儿子年长数岁,有的甚至会年长十岁以上,这样既能细心照顾夫君的衣食起居,也可以早早帮助公婆操持家务。到了康熙初年,当地的一家邹姓农户为自己刚满十三岁的儿子娶了房媳妇,这媳妇娘家姓刘,年方二十正是桃李年华,虽说也是邻村农家之女,却生得杏眼弯眉面容甜美,颇有几分姿色。邹家在村中虽不是大富却也是小康,家中还请有几个长工仆人,邹翁的爱子名叫天贵,尚是一个面容稚嫩的垂髫少年。

头天新人过门,自是敲锣打鼓笙歌鼎沸,宾朋高坐热闹非凡,直到晚上众人才慢慢散去,一对新人也早早入了洞房。不料待得第二天日头高照,邹家老俩口却不见小夫妻按俗礼给他们请安。邹翁心道: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可现在天已近午,就算儿子年幼贪睡,这儿媳刘氏总该起身问安了吧?莫不是有什么意外不成?想至此处二老便来到新房门前呼叫儿子的名字,叫了数声方听天贵在屋内小声答应,可左叫右叫就是不见他出来,而儿媳刘氏也是默无一声。邹翁心中更加纳闷,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便和老伴来到窗下将窗纸悄悄捅破向里面窥视,不料一看之下这房中一幕着实将二人吓了一大跳,只见自己的儿子被一根棕绳五花大绑的捆缚在床足下,衣衫凌乱精神萎靡,而床上萝帐轻垂人影晃动,似乎还有两个人。

老两口见状心中大骇,难道是家中昨天半夜来了强盗自己却一无所知,于是急忙问儿子道:“是何人将你捆绑?”天贵一脸惊恐的答道:“昨晚刚进洞房插好门闩,忽然有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从床下钻出,将我用绳子捆绑在此,然后和新媳妇在床上睡了一宿。”邹翁闻听心中更惊,急忙问道:“那你为何不大声呼救?”天贵战战兢兢道:“我不敢,那汉子说我要是敢喊叫便立即杀了我。”话音未落,只见床帐一掀,随即一男一女从床上翻身下了地。这男子身材健硕肤色黝黑,一脸狞恶之色,而女子正是昨日刚刚过门的新媳妇刘氏,此刻兀自身着新衣,只见她满面绯红头发散乱,连看也不看公婆一眼。

男子几步走至天贵面前,从怀中摸出一把尺余长的杀猪刀来架在他的颈上,面向邹氏夫妇恶声道:“实话告诉你们,我本和陈氏自幼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料她的父母嫌弃我贫穷,居然将她许配给你家黄口小儿,这一口恶气实难咽下。昨日我趁人不备早早便藏了进来,若是不让我尽欢而去,我就马上杀了这小子。”邹翁一听惊骇万分,眼见自己的爱子被其挟持,稍有不慎便会有杀身之祸,这天贵可是他们的独苗,平日爱若掌上明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那老两口也不用活了。眼见老伴陈氏惊吓过度几欲昏厥,他急忙一边扶住老伴一边对那汉子乞求道:“你千万不要鲁莽,有事好商量,只要不伤害我儿天贵,什么条件老汉都可以答应。”汉子大笑道:“此事甚易。你们赶紧去做些美味酒食先从窗口送进来,若是不丰盛或者不可口,我仍会杀了你们的宝贝儿子。”邹翁听罢心中暗暗叫苦,急忙命人下厨依言做好饭菜,又温好一壶美酒一并端来,放在窗台上。

那汉子虽说人长的粗鲁可心倒很精细,他生怕邹家在酒食中下药,于是先用一根长绳拴在天贵腰间,然后一手持绳一手持刀,命天贵走到窗边将酒食端回几案上,再让他将每样饭菜都尝几口,又喝了杯酒,等了片刻看他无事这才和刘氏一起吃了起来,吃完又命天贵将碗碟饭盒送至窗边让人端走。邹翁见此情形也无可奈何,想要报官却怕这汉子狗急跳墙杀了天贵,一时计无所出唯有顿足叹息而已。此时邹家早有好事者将此事传了出去,左邻右舍听说有人劫持新郎均大感惊讶,于是都纷纷到邹家来察看究竟,不料进门一看果真如此,众人心中均诧异万分,一时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可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

一晃三日已过,这汉子白天呼五吆六一味索取美味佳肴,到了晚上就将门户紧闭搂着新娘刘氏逍遥快活,而天贵却被锁在床脚,不仅一日三餐只能吃二人的残羹剩汤,时不时还被辱骂恐吓,白日提心吊胆晚上噩梦连连,只短短三日便已形销骨立憔悴不堪,邹家老俩口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可偏偏是束手无策。此时有几个邻居便让他报官,邹翁觉得这样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犹豫再三便同意了,为了不惊动那黑汉子便让邻居代他悄悄报了官府。当时修武县的县令姓徐,进士出身,刚刚到此地赴任不久,屁股还未在公堂上坐热就遇见了这咄咄怪事,开始心中还不甚相信,等带着一众衙役风风火火的赶到了邹家,进门一看才知果真如此,一众人等不由得暗暗称奇。

邹翁见父母官驾到犹如见到救星一般,急忙请徐县令进堂屋中上座,随即又让老伴奉上香茗。徐县令坐在堂中思虑良久,连茶都忘了饮,可一连想了数个办法,都因为投鼠忌器而不得不作罢。邹翁在旁见他眉头皱起冥思苦想,一时也不敢出声打扰。过了片刻徐县令忽抬头问他道:“你这儿媳可有父母?”邹翁起身答道:“有。就在邻村,离此约有数里地之遥”徐县令又问道:“她父母可曾来过?”邹翁道:“因事起仓促,也不曾告知他们,他们也没有来过。”徐县令面有疑色道:“这倒奇了,这三天此事传得沸沸扬扬远近皆知,他们是娘家至亲岂能不知?这中间怕是有什么缘由。”邹翁这几天为此事焦头烂额,本没时间想这些,此时听徐县令一说,心中也觉得有些蹊跷。徐县令问清刘氏父母所在,当即便命两个差役去邻村将他们带来。

民间鬼故事鬼阿姨第二篇-一石二鸟(悬疑故事)

清朝年间,沂州府一夜骤雨引发山洪,次日洪水退后,有人在下游河滩的灌木丛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赶紧报了官。

知县庄鹏带着师爷和仵作亲临现场勘察。死者身着蓝布长衫,脸被水泡得变了形,难以辨认。仵作验尸后定为落水而亡。师爷却说死者口内并无污物,有先杀死后弃尸的嫌疑。庄鹏正要喝令仵作再仔细检查,一个老妇人跌跌撞撞奔来,一头扑在尸体上,大哭儿子死得好惨。师爷问她如何认出是自己儿子。老妇人道:“他身上这件蓝布长衫下摆处的那两个大补丁是我亲手补的,怎么会看走眼呢?”师爷又问是谁通知她来认尸的,老妇人说是喜又来客栈的文老板。

原来死者为卢秀才,其母周氏性情刚烈,对他向来管束甚严。去年冬天卢秀才娶了村姑李桃花做媳妇。李桃花十分美貌,成家以后,小两口感情甚好。

三天前,文老板找到周氏,说邻村恶少郑国辰与李桃花勾搭成奸,常在他客栈里幽会。周氏当即质问儿媳,儿媳也不争辩,只是不停地啼哭。周氏认为把柄在握,要儿子写下休书,将媳妇逐出家门。谁知李桃花没走多远,便被迎面而来的郑国辰一把拉进轿里。这情景刚好让卢秀才母子瞧见,卢秀才直朝轿子追去,不料再也没有回来。

庄鹏听罢沉吟不语,师爷开口道:“既然这卢秀才的死牵涉到了郑国辰,我们就循着这条线索查下去。”于是庄鹏带人直奔郑府。一见面,庄鹏便问卢秀才是否来过。郑国辰吞吞吐吐道:“他上门来无理取闹,被我撵走了。”此时,从东厢房走出一个少妇,正是李桃花。她看到庄鹏便大放悲声,一五一十地倒出了一肚子苦水。

原来,郑国辰暗中瞄上李桃花后,便要文老板的老婆宋珠珠设法接近李桃花,并将她骗进客栈,在茶中下药,然后趁机诱奸了她。李桃花失身后有苦难言。事发后,婆婆喝令丈夫写休书,于是郑国辰就名正言顺地将她抢回了家。但卢秀才舍不得妻子,一路跟来。郑国辰勃然大怒,命家奴将卢秀才活活打死。

庄鹏听罢李桃花的哭诉,当即来到后花园,勘察了卢秀才遇害的地方。他们在后院不仅发现了不少血迹,师爷还在草丛中发现了两颗沾血的牙齿。庄鹏立即命人将郑国辰押回县衙。

到了县衙,庄鹏便将宋珠珠传唤到案。望着威严的公堂,宋珠珠还没等动刑,便老老实实招了供,承认了郑国辰指使她合谋骗奸李桃花的事实。案情真相大白,郑国辰难以抵赖,只得长叹一声,画押认罪。

庄鹏想到只用半天时间便了结了一桩人命案,心中十分高兴,师爷却说此案只破了一半。接着从袖袍中掏出两颗牙齿,说:“这是从卢秀才被殴打的现场拾来的。可刚才在江边验尸时并未发现死者口内缺齿,证明死者并非卢秀才!”庄鹏一时愣住了。

文老板自从妻子入狱后,人前可怜兮兮,背地里却高兴不已。原来,他是倒插门的女婿,入赘以后,天天看宋珠珠的脸色,在家只有受气的份儿。这下宋珠珠被收了监,客栈就要名正言顺地归到他名下了。

宋珠珠入狱的第二天,文老板因为高兴,中午多喝了几盅,一觉睡到日落西山。刚醒过来,便看到死去的卢秀才站在面前。文老板装腔作势地问道:“我不是给了你十两银子让你远走高飞吗?你如今突然出现,这恶少不就被无罪释放了吗?你要是不露面,继续装‘死’,等那恶少秋后问斩后,你再回来,那时不仅大仇已报,也无后顾之忧了。”卢秀才听罢,连忙点头。

文老板又眼珠一转,为卢秀才安排了一间暗屋,让他吃饱喝足后上床睡了。半夜间,卢秀才正在酣睡,一条黑影悄悄溜了进来,还发出令人恐怖的声音:“卢秀才,对不起了,为了我的身家性命,不得不送你上西天了!”卢秀才猛然惊醒,便觉得床板一沉,整个身子朝下滚去,似乎掉进了一个水窖。他正要呼救,上面传来一阵喧闹声,洞口出现一个火把,接着一条绳索放了下来。

卢秀才被带到县衙后,好长时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直至庄鹏升了堂,被押来的文老板将罪行全部招出。

原来,这家客栈是黑店。店内房间设有暗水窖,前来投店的客人只要财物露了白,便被安排住进装有机关的房间。半夜一按机关,客人就会在睡梦中掉进水窖淹死,尸体被扔进邻近的江中,冲至下游。即使有人发现,也会误认为是失足落水而亡,所以这桩“买卖”一直没有露出破绽。

那天,郑国辰将卢秀才扔在江边的沙滩上。谁知当天晚上,宋珠珠和丈夫刚刚做过一桩“买卖”。半夜,文老板背着一具男尸来到江边处理,发现了死里逃生醒过来的卢秀才,灵机一动,让卢秀才脱下穿戴,换在死者身上,然后给了他十两银子让他远走高飞,让这尸体冒充卢秀才。一切布置妥当后,他便去卢家报信,让周氏认了尸,以惊动官府,牵出郑国辰,再牵扯出宋珠珠,来个一锅端。谁知就在他暗自庆幸大功告成之际,卢秀才突然“死而复生”。为防计谋败露,他企图再下杀手。谁知庄鹏和师爷判断出卢秀才未死,又从宋珠珠口中套出了她家黑店的秘密,布下天罗地网,终于擒获了文老板。一石二鸟,案情大白。卢秀才和妻子重新团聚,和好如初。

民间鬼故事鬼阿姨第三篇-现代聊斋之赶尸

既然科学要探索,必定真实!

湘西,交通不便,行路非常困难。一次跟旅游团出游,行至半路,突发奇想,与旅游团不辞而别,趁休息之际,独自踏上了蜿蜒的山路。

山路隘险,不通车马,一路走马观花,不觉已行至半山腰,天色也随之暗了下来,回头看看旅游团早已行远,路苍茫,不免有些悔意。只有继续赶路,约过半个时辰,突然看见不远处有灯火,不由得喜出望外,三步变两步行至门外,果然是一家旅社!

进了门,掌柜只抬头看了一眼,便又扒拉起算盘珠,小二也不过来招呼。不象是店大欺客呀,因为店里并没有旅客,只有小二不停的抹擦着被油渍得光溜溜的餐桌。都睡了?刚六点。无奈,去和掌柜打招呼:老先生,我要住店。他的手停在算盘上,第二次抬起了头:“住满了”“不会吧?”“预,预定完了,一会就到!”“几个人?”“不少”难道是我们的旅游团来找我了?别自做多情了。“行行好,我是来旅游的,掉队了”“不是不留你,有特殊情况!”“乡领导?”“不是~”“县里一把?您这地方绝!发财……”我嬉皮笑脸。“行了行了……二狗子,把他带二楼那间小屋去”大饼脸冲我一扭:“赶紧睡!明儿爱几点起几点起,快去!”我咽了口唾沫:“还没吃饭了~”一个手指头指着我一边喊:“二,二狗子,看,看后边还有嘛吃的。”他妈的,我说不爱说话呢,原来是个磕巴。饭上来了,俩馒头,一碟咸菜。“我有钱,把给一会来的人准备的酒菜给我匀点儿”我张狂的说。“乐,乐意吃吗?”

我啃着馒头,进来了七八个人,除了一个布衣外,其余的人均为绫罗,奇怪的是这些人木纳的很。在布衣的带领下,一杆人等纷纷上了楼,片刻,布衣下了楼来,一样,两个馒头一碟咸菜。二楼单间,头儿们在那用餐,吃馒头这位可能是导游。我想。

饭毕,我径直上了二楼朝事先为我安排好的小屋走去,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霉气,地上积着一层厚厚的尘埃,看似许久都没人住过一样。屋里只有一张木板床和一床黑不溜秋的棉被。辗转反侧至半夜,也未能入梦。

起来去方便,旷野上月朗星稀,天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空气却格外清新,虽冷,却不愿回去,行至二楼走廊,气愤夹带着好奇,逐想看看‘县长’的包间,轻推,门没有反锁,借助月光,屋里并没有餐桌,同样的板床,同样的霉味。布衣的房间?可床上分明几个人;另一间,下一间,皆如此。不大的小店已没有其他房间。我有点怵。不弄明白,我想我的后半夜会不好过,问磕巴?找没趣吗?索性推门进去,大凡四五个人住的房间,即便没有火,也会有一丝暖流,这里却没有!还不如我的柴房!走近,全都和衣而睡,嫌冷?全都没有盖被,确切的说床上没有被。绸缎的衣服在月光下分外灿烂,寿衣,太平间……我不敢往下想,越是嘀咕眼睛不又自主的朝他们身上打量,该死的眼睛,每个人的头上都盖着一条枕巾。光当!脸盆架倒了!我踢的。邦!门反锁了!风刮的。出汗了……掀开枕巾,半张着眼睛,诡异的笑,分明是死人!稍是镇定:就是刚才进来的那几个人,绝不会错!扒拉扒拉,没动静。不怕!这是黑店,他们是受害者,不会伤害我。宁遇死人,不遇土匪。借助一丝靠自我安慰得来的勇气,夺门而出……

是夜,天绝没亮,外面有动静,好象离我越来越近,是死尸?还是土匪?有人说话,很清楚,但听不见说什麽。这个劲儿太难受了,**窗户移去,打开一扇,没觉得冷,是磕巴,站在店口,布衣向他拱手,难道是他们合谋?思绪之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那几个来时的人——刚才的死尸,又在布衣的带领下,缓缓的离开小店!丁零!丁零!声音由远而近,凄惨,刺耳。布衣手里好象拿个铃铛。绝不可能,我来到走廊,又进入刚才的房间,空空如也……枕巾依旧在,盆架还倒着。

可能我吓神经了,产生了错觉?我真神经了。

迎来了鱼肚白,我直奔一楼,磕巴早在柜台里候着了。昨天,不,今天夜里……死人……我语无伦次,头晕,我恍惚。磕巴好象看出我神色不对,摸摸我额头,怕我吓着,与我坐到桌边:孩子,昨晚是不是看到什麽不干净的东西了?别怕,听我给你说来。

这就是我们湘西的习俗,是我们湘西民俗中最独特的殡葬仪式,因为我们湘西的交通不便,行路都非常困难,倘若有外乡人到湘西来,不幸死于他乡,其亲属要想把尸体运回老家,这谈何容易?即便是有钱人,也很难做到。因为路途遥远,山陡隘险,况且还要解决尸腐问题,于是在民间就产生了赶尸的行当,死者家属把尸体托付给赶尸人,由赶尸人念咒作法让这些尸体能自己行走,再由赶尸人领他们回故乡去。昨天那个老者,就是赶尸人,那些尸体,是在本地遇难的民工。

昨晚之所以不愿收留你,就是怕吓到你,请原谅。“那为何又夜间赶路?”“怕吓到路人罢了”

直至今日,我也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后来偶得一本我国文豪沈从文的作品《湘西沅陵人》,书中记载了‘湘西赶尸’这一独特的丧事旧俗,我才知道,所谓赶尸人,也叫‘祝由科’,在《辞海》中也有记载,解释的不详细,《辞海》称之为巫医,但巫医是怎麽让尸体行走的,科学家们至今仍未解释清楚这一世界之迷……

民间鬼故事鬼阿姨第四篇-答棋惑

编者按:文笔细腻,狐与人的争斗写的淋漓尽致,狐与人的爱情也写的入木三分,那段记忆可谓刻骨铭心,爱没有谁对谁错,狐终究是生灵,狐终究不能变成人。一切都不曾迷惑人的双眼,世上没有永恒的爱情,只是一厢情愿,一切都恢复正常。

【一】

又下雪了,山里越发寒冷。我蜷缩成一团,慵懒地看雪花漫天飞舞。簌簌的雪落在我身上,很快化了,沁骨的寒。我打了个冷战,视线却始终不舍得从那个点挪开。那是一个微微隆起的小包,我的娘亲就睡在里面。临死前她说,孩子,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佛的梦呓。我听不懂,我只知道,娘亲要离开我了。

“娘亲,你要离开我了吗?”我眼泪汪汪地望着她那双碧色的眼眸。

“傻孩子,有时候,离开是为了重逢,何况你是娘唯一的牵挂。不管世间多少变幻,娘亲都会记得你,都会回来看你,所以,你要学会等待。”娘亲强撑着最后的一丝气力说,眼里有施施然的通透,也有亮晶晶的不舍,她颤颤地抬起胳膊,想和平时一样抚摸我的脸,手却在半途中无力地垂下,三魂离体,悠悠而逝。我忽然想起,娘亲最喜欢伫立在山顶,痴痴地朝南张望,神色间满是寂寥。于是,我把她葬在这里,坟茔朝南。从此一人数日升月落,守花落花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孤零零,冷清清,直到遇见他。

他叫逢,方圆百里最优秀的猎手。

那也是一个下雪天,他全力以赴追捕一只健壮的鹿,由于追得太久,追得太远,失去猎物踪影的同时,自己也失去方向。我躲在大树后面,看着身背紫弓的他兜兜转转始终绕不出这片树林的时候差点笑出声来,时不时恶作剧地拾起小石头往他身上招呼,他每每讶异回头,却总是找不到我。后来,见他为找不到出路而懊丧十分的表情,我起了恻隐之心,但又不能贸然出现以免惊吓了他。怎么办呢,正在踌躇的当口,忽然一念骤生,计上心来。指尖微曲轻弹,一抹蓝光过后,他眼皮发涩,躺倒在草地上,很快睡了过去。我默念口诀,进入他的梦乡,三下两下给他指明了方向。催眠而后入其梦,这是娘亲唯一教我的法术,用的方式还是口授。好在我领悟力不弱,终于参透了其中的诀窍,而且做到收发自如。我满意地笑了。

梦里,他温柔地说,我是逢,好心的姑娘,你叫什么?我的调皮劲上来,勾起头逗他,怎么,是不是指路之恩无以为报,你想以身相许呀?他哈哈一笑,都说吃亏是福,姑娘美若天仙,聪明机灵,算起来该是姑娘这福受得有点大了,我不介意举案齐眉,就是吃不准姑娘是否愿意红袖添香啊!说完用那双热切的眼眸注视着我,我的脸颊一阵发烧,低下头小声地说,我是答棋。答棋,羞羞答答,闲敲棋子落灯花,很美的名字,我们还能再见吗?能的,只要你愿意等待。不管多久,我愿意等。

娘亲,我也愿意等,等你回来看我,不管多久。

民间鬼故事鬼阿姨第五篇-将军的婚约

李达只是张元帅手下一个毫不起眼的偏将,却被张元帅的女儿张玉珠相中,两人私下相约,今生今世只爱对方,至死不悔。张元帅知道此事后,异常震怒,堂堂一个三军大元帅的女儿,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出身低微的偏将呢?然而,面对女儿以死相逼的决心,张元帅无可奈何。

此时,正逢边境吃紧,敌国率十万大军进犯我国。张元帅对李达说:“李将军可率领八百铁骑,深入敌后,烧其粮草,火光一起,我定率大军接应,敌将不战而自退也。凭此战功,当将军凯旋归来时,我定奏明圣上,封将军为大将军,有此荣耀,我定将小女嫁于将军。”

李达大喜,向张玉珠辞别时,张玉珠双眼垂泪不止:“敌军十万之众,必有重兵把守粮草,将军此去,九死一生啊。将军切记,倘若将军不能生还,我必将追随将军而去,决不苟且偷生于世。”李达心中难过,和张玉珠万语说尽,洒泪而别。

当天夜里,李达率八百铁骑悄悄摸到敌军粮草所在地,一番突然袭击,当点燃敌军粮草时,八百铁骑已战死过半。周围驻守的敌军闻粮草被袭,迅速包抄过来,没一会儿,就里三层外三层把李达和剩下的铁骑包围起来。

“兄弟们,一定要坚持住,张元帅看到火光后,会率大军来接应我们的。”李达高声叫道,一马当先杀入敌阵,一时间,人叫马嘶,杀声冲天。当满身是血的李达发觉周围就剩下他一人一骑时,仰天长叹一声,这时他才明白张元帅不会派兵来接应他了。

就在这时,敌方有个将领举起长斧向李达拦腰劈来,李边猝不及防,想躲已经来不及,眼睛一闭,耳边响起张玉珠送别时说的话,“倘若将军不能生还,我必将追随将军而去,决不苟且偷生于世”。李达猛地睁开眼大声叫喊道:“不,我不能死,玉珠,我一定会活着回来娶你的!”

厮杀过后,敌军退去了,一缕阳光从晨雾中钻出,洒在死气沉沉的战场上。突然,一个人从一堆尸体里爬出,确切地说是个血人。他飞身跃上一匹正在悠闲吃着青草的战马,一抹脸上的血迹,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策马奔去。

来到张元帅的大营前,他对守营门的兵丁高声叫道:“快去通报,就说李达完成任务归来。”兵丁不敢怠慢,连忙奔向中军营寨去禀告。李达等了很长时间,不耐烦时,一阵锣鼓声响,张元帅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容,率领众将官走出大营,把李达迎进营中。

“元帅,临走之时,我与玉珠已定下生死相约,还请元帅成全,让我先见见小姐。”李达首先说道。张元帅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脸色变得很难看。“不瞒将军,小女已被本帅送回京城,今天一早就动身了。”张元帅沉思一会,继续说道,“李将军不用心急,现敌军已退,明日我等就班师回朝,等当今天子封赏你后,本帅绝不失言,即刻让你与小女完婚。”

话已至此,李达无话可说,只好耐心等待天明。入夜,李达心情烦躁,于是走出了自己的营帐。皓月当空,李达触景生情,不知不觉来到了张元帅的后营。一个娇小的身影一闪,“玉珠——”李达惊呼一声,一把把张玉珠拥在怀里。

“你不是已经回京城去了吗?”李达纳闷地问道。张玉珠双眼含泪,没有正面回答李达的问话:“爹爹怕你回京城,告发他按兵不动陷害忠良,准备在明天的庆功酒宴上,下毒害死你,将军切记,爹爹敬你的酒千万不能喝。”张玉珠挣脱李达的怀抱,闪身进了后营:“将军保重!”李达恍然如梦,痴痴地站在原地愣了半天。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鬼阿姨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鬼阿姨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2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