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3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3个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长篇鬼故事小说排行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长长篇恐怖鬼故事给女朋友讲的鬼故事中长篇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

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第一篇-边缘人士

像我这种不爱学习的学生,都会找点儿什么事情打发时间。对我来说,可以用来消磨时间的选项有三个:看小说,打游戏,谈恋爱。

我选择的是第一个,毕竟现在手机阅读太方便了,哪怕是上课的时候也可以掏出手机来看。正是因为我没日没夜地看小说,加上我的室友都是其它班的同学,所以跟班里同学的关系不怎么好,基本上算是半隐形状态。我这种人一般被称为边缘人士,意思是被挤在社交圈子边缘处,随时可能和大家失去联系。

这天,我在寝室里看小说看得正爽,无意中发现手机屏幕最上方的提示栏晃过一条QQ消息,是我们班一个叫郑天的小子在班级群里发出来的。那条消息是:如果有人看到这条消息,请赶紧给我打个电话,我给你一百元。

我愣住了: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如果是被盗号发诈骗消息的话,那后面应该附上电话号码才对。难道是因为消息太长,后面的没来得及提示?大家都知道,如果一个人说完话后QQ上还有别人说话,那么那条信息就会被新的信息取代。如果不是我的QQ不加不认识的人,也没加除了班级QQ群之外的QQ群,是很难看到这条提醒信息的。

人都有好奇心,所以我干脆打开班级群,去寻找那条消息。可出乎我意料的是,那条消息竟然被撤回了。

我挠了挠头:从我看到提示消息到我打开群,前后不过十几秒钟,如果是骗子的话,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够让别人记住他的电话号码。

我想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郑天的电话。

“郑天,你是要给我一百元吗?”我开门见山地打趣道。

哪知郑天竞战战兢兢地说:“谢天谢地,终于有人看到了。你能来我这里一趟吗?我给你钱,把我的钱都给你。我……”他的话没说完,电话就断线了。我再拨过去的时候,他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郑天的经济条件还算宽裕,又很倒霉地摊上三个非常邋遢的室友,索性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他同样属于不怎么学习的学生,只不过选择消磨时间的方式是打游戏。我们学校管理很松,他经常一星期都不来上一次课,很多人都跟他不熟。所以就算他在班级群里说话,大多数人也懒得搭理f电_—一或者说他们或许根本不记得这个人是谁。如果不是刚开学的时候他就坐在我旁边,而且还箅投脾气,估计我也懒得搭理他。

郑天的出租屋我去过两次,所以熟门熟路地摸了过去。当他打开门的时候,我大吃了一惊——郑天的脑袋乱得像鸡窝,眼圈黑得和熊猫一样,形容憔悴、面黄肌瘦,一看就是长期吃不好、睡不好导致的。

“你也太拼了吧,不就是网络游戏吗?又没人管你,至于连觉都不睡吗?”我一边说着,一边向屋子里走去。

谁承想郑天突然一把拉住我,急切地对我说: “快带我离开这里,我被鬼盯上了!”

“这里是你家,你不是想走就能……”

我一边说着,一边向里面张望。屋子里阴森森的,向外散发着一股寒气,而且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这太奇怪了,因为现在是中午,而且他的屋子还是阳面。

我看着他,不由地咽了一口唾沫: “你可别逗我。”

这时,屋子里忽然响起了郑天极为虚弱的声音:“它在骗你,我才是郑天。”

我扭头一看,屋子里竟然还有一个郑天。他蹲在阴暗的角落里,面如死灰地望着我。

我吓得拔腿就跑。

我跟郑天的交情并不是很深,自然无从分辨到底哪个郑天是真的。我唯一能确定的事情是他遇到鬼了,还出于未知的原因跟那个鬼在一起待了一段时间,却并未丧命。

于是,我开始频繁地拨打他的电话。他的手机大多数时间是关机状态,偶尔有开机的时候也是说不了两句话就突然挂掉了。慢慢的,我发现这部电话是归两个“郑天”共同拥有的,因为有时候他接起电话的第一句话就是“带我走”,而有些时候则是“不要带他走”。

没过几天,我连电话都不给打他了——作为一个仅仅跟他关系比陌生人强一点儿的同学,我没有必要因为他把自己的命搭上。我能关心他这么久,已经算是不错了。他还是时不时地给我QQ上发信息,可是等我去看时,显示的却是一排排的“郑天撤回了一条消息”。

在我放弃给郑天打电话一星期后的一个晚上,他竟然冲进我寝室,对我大叫道:“没时间了,你是唯一一个能明白我在说什么的人,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一定要一字不落地记住!”

我不知道他是人是鬼,吓得差点儿从椅子上跌下来。好在他并没有把我怎么样,而是给我讲了一段简短而让人毛骨悚然的往事:

那天,郑天正在家里玩游戏,忽然感觉背后发凉。他以为是外面降温了,于是就去关窗子。等他重新回到电脑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游戏已经和服务器断开了。

已经玩了一天一夜了,正好休息一会儿。他这样想着,就没关电脑,躺在床上打算睡一会儿。

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于是起身去开灯。就在这时,他突然听见屋子里响起一阵阵敲击键盘的声音,时不时还夹杂着点击鼠标的“咔哒”声。

有人闯进来了?他咽了一口唾沫,壮着胆子向电脑看去。那边没有人,只有字母都快被磨没了的键盘在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敲击键盘的速度很慢,也就是说正在打字的那个“人”并不熟练。

他不敢走,生怕惊动那个鬼。他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想在QQ上向自己的同学求救。哪知道他的求救信息刚一发出来,就立刻被撤回了……

“我又试着打电话,但刚说了两句就被挂断了;如果是发短信,还没等打完一句话手机就会被强制关机只有在QQ上求救,那个鬼才会让我说完整件事,然后在我说完话的瞬间撤回消息。我能看出来,它是在捉弄我,让我抱有一线希望却又不得不陷入绝望,因为根本没有人能看到我说的是什么。再然后,就是屋子里多了一个‘我’。”

确实,如果不是我QQ上没什么人说话,恐怕还没等我看完那条消息,它就被别的取代了。

“那你为什么不跑?”我问。

“我也想跑,可是……”他的话只说了一半,突然脸色一变,大叫道, “不好,它来了!”

我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身影,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好。

郑天逃走之后,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祈祷那个鬼不要来寝室找我。好在没过多长时间,我的室友们就有说有笑地回来了。

看到他们进屋,我才松了一口气,琢磨起刚才郑天说的那些话来。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郑天是人还是鬼,但却从他的话里找到了一些矛盾的地方:比如说,如果这个鬼不想让郑天跟外界联系的话,那么只要掐断他的网线,再把他手机弄坏就行了。它根本不需要在郑天打通电话之后再强行挂断,或者等他发出QQ消息之后再撤回。这根本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啊。

还有,它为什么要囚禁郑天呢?从它能让郑天一步都走不出屋子来看,想杀掉郑天是轻而易举的,完全没有必要这么折腾。

我在地上兜着圈子,惹得室友们好奇地看着我。终于,他们中的一个忍不住对我说: “你琢磨什么呢?跟驴拉磨一样。”

“你才是驴呢,”我故作轻松地笑骂道, “明天早上你就得去啃草坪。”

他哈哈大笑,把暖壶里的热水倒进洗脚盆里,说: “滚吧,我可是狼,不吃草、只吃肉。”

这话倒是对,他是个无肉不欢的主儿……狼……

我猛地一拍脑门儿,叫道:“对啊,狼来了!”

那个鬼的目的很简单:它知道自己囚禁郑天之后,郑天一定会想方设法地联系外界,让别人知道他被鬼囚禁在家里。可如果它模仿狼来了的故事,让那些郑天能联系上的人反复听到、看到一些和鬼有关的只言片语却无法了解整件事,那么这些人就算不认为郑天是在跟他们开玩笑,也会慢慢地放弃对他的关注。

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

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第二篇-牛头的故事

这世界上有成千上萬個恐佈故事,但是如果問哪一個是最恐怖的,大概會得出無數個答案,而結論莫衷一是.

不过事實並非如此,世上的確是有一個最嚇人的恐佈故事.

那我在日本的時侯,有一位老伯告訢我,一篇叫[牛頭]的日本故事是世上最恐怖的.

我本是很喜歡看恐佈故事的人,既然聽到[牛頭]那麼厲害,自然想知道是篇怎樣的故事.

到底有多恐佈.

我嘗試問那位老伯,但原來連他也不知道故事內容,只聽過關於[牛頭]的傳聞.

我不知道世上是否真的有這篇作品,嘗試四處查證,終於找到一點頭緒.

在昭和40年[1965年],日本怪奇小說家[小松左京]所寫的一篇名為[牛頭]的短篇小說中曾提及過[牛頭]這篇故事.

必須搞清楚,世上最嚇人的恐怖故事[牛頭]不是[小松左京]的作品,只是小松在自己的小說中曾提及过.

據講真正的[牛頭]在明治年代初期出版,由於太過恐怖,很多的看過故事的人都因刺激過度而發狂,甚至更有人就此氣絕身亡,在社會上造成混亂.所以當時的日本政府列[牛頭]為禁書,並將市面上所剩的餘書燒毀,以免流傳.

--------------------------------------

小松左京生於1931年,京都大學意大利文學系畢業,曾任雜誌記者,在1961年憑[為大地帶來和平]奪日本科幻小說賞,1973年推出他的代表作[日本沉沒], 不但嬴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此書銷量更突破四百萬本.[牛頭]是他其中一篇短篇小說.[牛頭]的原來日語名稱是[牛之首][USHI NO KUBI]. 筒井康隆生於1934年,在同志大學文學部畢業,曾出版過科幻同人誌,後來獲一代推理大師江戶川亂步認用而全力從事創作,著作有[美國的炸彈],[最後之傳令] 等,近年也參與藝能界演出,拍過[雙生兒]等電影及[新聞女郎]等日劇.

----------------------------------------

我懷疑事實到底有沒有那麼誇張,後來一位酪愛看書的日本朋友處得知,日本名作家 筒井康隆過去也曾在自己的專欄中提及[牛頭],作說[牛頭]可怕到了極點,訐多知道故事內容的人已受不了箇中的恐怖情節而嚇死了,聽過這故事而仍然健在的人已愈來愈小.

由此看來,傳聞中最恐佈的故事確存在,可是的開始擔心.[牛頭]如果真的如傳聞中那麼恐佈,我是不是能夠承受得來呢?

我的好奇心已徹徹底底的被勾起了,不打聽到[牛頭]的故事內容,我絕不罷休.

我在日本的時候,常去光顧神田一家舊書店,和老闆雖然不很相熟,但付錢買書總會閒聊幾句,聊的當然是關於書的話題.

老闆已五十多歲,經營書店也超過二十年,對書本的各種事情可說是無所不知,所以我特地去找他打聽有關[牛頭]的事.

可是當我一提到[牛頭]這個故事的時候,老闆當場變了瞼色,這是的始料不及的.

我進一步問他有沒有看過或聽過這故事,知不知道故事內容,平日和和氣氣的老闆竟然沉不住氣,板起面叫我在他面前別再提任何有關[牛頭]的事.看樣子,老闆是聽過故事,但他為何有那麼奇怪的反應,我不太清楚.

--------------------------------------

學生聽[牛頭]集體嚇暈

關於[牛頭],日本有不少相關的傳聞,據說在三十年前,那年代的中學教師大多聽過[牛頭]故事.有次,一位中學生帶領學生去旅行,在旅行車上百無聊賴,老師建議學生輪流說恐佈故事.當全班學生都說過了,輪到老師的時候,自恃膽量過人的他,宣佈要說[牛頭]的故事.學生們聽見[牛頭]二字已嚇得驚呼大叫,有些同學更用力掩自己的耳朵,避面聽見,老師沒理會學生過激的反應,自顧把故事說了出來,說完之後,旅行車忽然緊急煞停,老師發覺車上大部份學生已嚇得兩眼翻白,昏了過去,老師心知闖禍,馬上叫司機駛往醫院,怎料一看司機的模樣,老師大吃一驚,原來連司機也嚇得魂飛魄散,座椅上沾滿他的冷汗,司機雙手抖過不停,向老師表示無法再駕駛下去,可見牛頭有多恐怖.

------------------------------

之後,我嘗試向各種不同背景的人打聽,聽了好幾個版本的[牛頭]故事,內容雖然恐怖,但不至於把我嚇至半死的地步,因此我認為全都不是傳聞中的真正版本.

怎料有一天,一位在日本某出版社任職的朋友告訴我,他認識一位聽過[牛頭]故事的作家,我馬上要求安排見面.

那位作家住在千葉,我特地乘車去拜訪他.他已六十多歲,過去寫過不少貝說,近年產量已不多,處於半退休狀態,姑且稱他做S先生.

S先生最初不知道我的來意,我只是訛稱是他讀者,無論如何想見他一面.

我預先做了點準備,看了幾本他的著作,見面時我先稱讚他一番,跟他談了一會他所寫的作品,然後才切入正題,問他有關[牛頭]的事.

S先生聽罷,面上露出十分凝重的神情,並反問我為何問及那恐怖故事.

我如實告訴他,我對故事感到好奇,要見識一下何謂世上最可怕的恐怖故事.

我們當時的對話必須寫出來,否則難以明白s先生的反應.

[年輕人,我勸你還是別知道那故事內容的好.]S先生一番好意的道.

[既然知道有這個故事,若不能聽聽,我怎麼也無法釋懷.]我說道.

[我未聽過的時候,心情和你一樣,可是我知道了內容後,我就後悔了,我後悔自己聽了那可怕的故事,陰影.......一輩子也港刷不去....我決家將故事帶進棺材,從此不再向人提起,故事內容,我實在連想也不願想起....]說罷,S先生已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求你破例告訴我!求求求你!]我招牡膽┣蟛环粮嬖V你.聽了[牛頭]的故事,會有不幸的事發生在你身上.]S先生仍苦口婆心的道.

[不要緊!今天無論如何也要知道故事內容!]我已豁了出去.

[既然這樣,那我告訢你![牛頭]這故事發生在……]

S先生開始講述,但一想起故事內容,竟然痛苦地按住胸口.

我大吃一驚,馬上通知她太太,救護車趕到時侯,S先生胸口的劇痛已綬和下來.

救護人員抬S先生上車送院的時候,他對我說:[我年事已高,腦袋中回想起那故事,心臟已承受不了,你去問另一個聽過[牛頭]的人吧.]

到了今天,我仍然尋找傳聞中的[牛頭]故事.

--------------------

我四處打聽[牛頭]故事的時候,從一位歷史系學生口中聽過一篇相關故事.傳聞在明治初年,日本政府進行大型檢地[農地產量統計和人口調查,官員在東北地區某荒廢村莊內發現一些牛頭骨和人骨埋藏在地下,大惑不解,起初以為是甚麼祭典祀儀式,為了解真相,於是展開徹查.得出的結論是,當地發生過嚴重飢荒,可以吃的飛禽走獸已給村民吃光了.一天,有個頭顱大得像牛頭的畸形人迷路走入村內,村民明知他是人類,但為了裹腹,胡謅是隻牛,把那人活生生打死並宰來吃.自己吃上癮,把村內強抓人出來.將牛頭綁在他頭上,訛稱是隻牛便宰來充飢,藉這種自欺欺人的做法來減低吃人的罪惡感.村民不想讓這不光彩的事流傳開去,就大加渲染,說任何人聽了[牛頭]都會發生不幸事.

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

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第三篇-惊魂人兽山

乌萨马原本是托木斯克市的一名维修工人。因为企业破产,乌萨马失业了,失业后的他渐渐染上酗酒的恶习。这天晚上,喝得大醉的乌萨马睡在街头。一辆黑色的小汽车在乌萨马旁边停下。从汽车上面下来两个壮汉,他们把乌萨马架到汽车上,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乌萨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黑糊糊、臭烘烘的房间里。透过墙角昏暗的灯光,乌萨马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地下室里,地下室里面还有二三十个人横七竖八地躺着睡觉。乌萨马推了一下睡在他旁边的人,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那个人动了一下身子,继续睡觉。乌萨马再一次推动那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猛地转过身,冲着乌萨马的脸上就是一拳头。血顿时顺着乌萨马的鼻子、嘴流下来。那个人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转过身继续睡觉。乌萨马想发火却又不敢发火,这个地方太古怪了也太阴森。

墙上的电铃突然发出刺耳的声音,睡在地上的人都一骨碌爬起来,朝着一个铁门走过去。乌萨马也赶紧起身,跟随在其他人的后面。铁门外面站着一个又高又胖的男人,像是一头“大棕熊”。“大棕熊”给每个人发了一件红色的背心和一个装满物品的小口袋。

领到物品的人都把红背心套在身上,然后掂着小口袋飞快地往外跑。

轮到乌萨马的时候,那个“大棕熊”冷着脸说:“你是新来的?到了山上能跑多远就跑多远。躲过一个月,你就可以拿到十万美元的薪水。”乌萨马想问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大棕熊”说:“记住,下午五点以后你就安全了。”随后,“大棕熊”粗暴地在乌萨马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乌萨马跟在其他人后面跑出地下室,发现外面是一大片茂密的山林。乌萨马在山林里跑了一段后,就不想跑了。他小的时候就是个爬树的高手,他决定爬到一棵大树上面去,看看究竟这是怎么回事。

两辆越野吉普车出现在山林的小路上,从吉普车上面下来五六个穿着迷彩装、带着枪的男人和两只半人来高的大狼狗。乌萨马猜想这些人肯定是附近的警察或者是边防部队之类的。

乌萨马在大树上向那些人招手。两只大狼狗狂叫着扑到乌萨马藏身的大树下面。那些人走到大树下面,用枪指着树上的乌萨马。乌萨马被吓坏了,一边解释说自己不是坏人,一边企图打问这是什么地方。树下面的那些人听到乌萨马的问话哈哈大笑起来。

那些人让乌萨马把手举过头顶。(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枪响了,子弹穿过乌萨马的左手。

那些人中的一个人对乌萨马说:“看样子你是新来的,这次就放过你。记住,下次跑得远一点,我们可不愿意捕杀现成的猎物。”

那些人带着狼狗走了。乌萨马被吓傻了,血顺着他的手臂不停地流下来。乌萨马哆哆嗦嗦地打开那个小口袋,发现口袋里面有面包、饮料、一块手表、一小瓶伏特加酒,另外竟然还有专门止血用的药物和绷带。乌萨马用右手对左手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然后,打开伏特加酒开始大口地喝。

乌萨马不敢下树,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他看到那几个穿迷彩装的人拖着两个血淋淋的猎物从山上走下来。等那些人走近了,乌萨马大吃一惊,那些猎物竟然是和他一样穿着红背心的人。

穿迷彩装的人把那两个穿红背心的人拖到路边的吉普车旁,其中一个人从吉普车上面拿下来一把大斧头,砍下两个红背心的人头,把人头扔到吉普车上。随后,这群人便坐上吉普车,一溜烟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乌萨马看见上午和他一起上山的那些人,从山上狼狈不堪地走下来。乌萨马从树上下来,走到一个大胡子跟前,把自己的面包递给那个人。那个大胡子接过面包不客气地大口吞咽。

大胡子告诉乌萨马这个地方是人兽山,是专门供大款们消闲狩猎的地方,猎物就是他们这群穿红背心的人。在这里,穿红背心的人被统称为“人兽”。这里的“人兽”大多是被绑架来的醉鬼和吸毒者。大胡子还说,他亲眼见到一个叫杜洛的人在这里工作一个月后,领到十万美金,离开了这里。

回到地下室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把红背心脱下来递给站在门口的“大棕熊”,然后再从“大棕熊”手里领一小口袋物品。

很多人一进到地下室就急不可待地打开小口袋,里面有大瓶的酒、肉、烟,还有一小包海洛因和注射毒品用的针管。大家都开始拼命地“享受”,乌萨马还用自己的海洛因换了别人的伏特加。大胡子提醒乌萨马少喝一点酒。大胡子说:“你如果明天到时间起不来,他们会把你送到另外的地方去。”乌萨马根本就不听大胡子的劝告,他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地方会比这个地方更糟糕。没有多大工夫,乌萨马便将两大瓶伏特加酒都灌进自己的肚子里。

等乌萨马醒来的时候,其他的人都已经上山去了。“大棕熊”和另外两个拿着电棒的打手站在乌萨马面前。“大棕熊”说:“看来你不喜欢奔跑。好吧,就送你去一个用不着跑步的地方。”

乌萨马被送到另外一个地下室。这个地下室里关着七八个人,所有的人都被单独地关在一个铁笼子里面。大约两个小时后,地下室里走进来两个黑衣人。黑衣人拿出来一盒子小纸团,让铁笼子里面的人抓阄。乌萨马抓过纸团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出场”的字样。

黑衣人对乌萨马说:“你可真够幸运的,刚来就能出场表演。”

乌萨马被蒙上眼睛。他随着黑衣人七走八拐地走了十几分钟的路程。

乌萨马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被领到一个足有两间房子大的铁笼子里面。铁笼子外面的看台上坐着不少西装革履的男人和妖艳的年轻女子。黑衣人走出铁笼子,并把笼子门从外面锁住。随后,黑衣人将一把匕首隔着笼子扔给乌萨马。

乌萨马这时才发现在大铁笼子的角落里还放着一个小铁笼子,那笼子里面关着一只流着口水的黑熊。这里竟然模仿古罗马斗技场,要让乌萨马和一只饥饿的黑熊进行角斗。一个裁判模样的人在铁笼子外面对乌萨马说:“你只要能够连赢两场,就能够马上得到十万美元,并且离开这里。”

黑熊被饿急了,从笼子里一放出来就直扑乌萨马而去。乌萨马向后退了一步,结果脚下一绊,摔倒在地上。

黑熊张开大嘴,照着乌萨马的脸上就咬过去。乌萨马本能地举起匕首,匕首一下子扎进黑熊的下颚。黑熊怪叫了一声,熊掌抓在乌萨马的胸前,一大块肉顿时就被黑熊抓下来。黑熊挣扎着要站起来。乌萨马拔出匕首,又使劲地把匕首扎进黑熊脖子下面的那块白毛里面。连中两刀的黑熊竟然没有倒下,挣扎着跳到一旁。乌萨马从地上站起来,用匕首对着黑熊,大口地喘着粗气。那黑熊的血越流越多,终于倒在地上。铁笼子外面的人们顿时发出一片兴奋的叫喊声。

从铁笼子的上面伸下来一个铁钩子,把还没有完全断气的黑熊吊走,却又放进来一个装着狮子的笼子。乌萨马知道,今天自己是必死无疑了。没有等那个装狮子的铁笼子落地,乌萨马就挥舞匕首对那头狮子大喊大叫。狮子闻到血腥味很兴奋,围着乌萨马转来转去,寻找进攻的机会。没等狮子扑过来,乌萨马就抓着匕首冲向狮子。狮子吃了一惊,张嘴咬住了乌萨马的左臂。乌萨马拿着匕首的右手对准狮子的脖子一下接着一下地捅进去。乌萨马也不知道自己捅了狮子多少刀,狮子疼痛地拼命摇晃脑袋,乌萨马的左臂生生地被狮子撕咬下来。那头狮子被饿坏了,脖子下面流着血,还大口地吞咽乌萨马的胳膊。乌萨马怪叫着,冲到狮子面前。狮子也被乌萨马的勇猛吓破了胆,夹着尾巴跑到铁笼子的角落卧下来,并且再也没有能够站起来。笼子外面的黑衣人用麻醉枪打倒了疯子一样的乌萨马。

乌萨马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地下室的铁笼子里面。乌萨马告诉关在其他笼子里的人,自己就要拿到十万美金被放出去了。乌萨马还说,有一个叫杜洛的人就曾经拿到过十万美金,从这里走出去。有人就告诉乌萨马,那个杜洛几天前已经被狮子吃掉了。乌萨马这才明白,所谓的十万美金不过是个谎言罢了。

尽管如此,当黑衣人用盘子端过来十万美金,并且告诉乌萨马他自由了的时候,乌萨马还是忍不住地激动。黑衣人递给乌萨马一瓶酒表示祝贺。乌萨马喝过酒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乌萨马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他的周围站满了警察。警察告诉乌萨马,幸亏他们来得及时,那些黑衣人正准备摘掉乌萨马身上的器官,贩卖到外国去。

几年之后,乌萨马成了当地的一名企业家,每当有记者问他成功的经验时,他都会讲起自己在人兽山上的经历。最后,乌萨马都会补充一句:“我是一个从地狱中逃脱出来的人,我很珍惜自己现在的生活,我没有理由不好好地活着。”

以上就是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超级吓人的长篇鬼故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5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