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鬼爷爷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鬼爷爷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看更多关于黑龙江民间鬼故事、广东潮汕民间鬼故事、中国民间鬼故事不吓人、民间农村真实鬼故事有声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鬼爷爷第一篇-涤烦香

山东兖州府里有个仆役名叫郎豹,此人济南人氏,生得魁梧高大,生性风流倜傥,平日嗜酒如命,但是对主人却很忠诚。他家除了年已六十的老母外,还有一个妹妹叫作春小,因为平日府中公务繁忙杂事众多,以致于郎豹到了二十五岁还没有娶妻,一直是孤身一人。

有一年他因为公事骑马经过临清县,此时正值盛夏之际,烈日当头赤炎千里。郎豹忙于赶路,在毒辣的阳光下暴晒了一天,正是饥渴交加疲惫不堪,此时偏偏又望梅无林索茶无肆,正在口渴难忍焦躁不安之际,忽然看见前面路左白杨树下有茅舍数间,原来正是一个小小的村落。

其中一户人家门口有位年方二八的少女,身姿婀娜容貌清秀脱俗,正侧身坐在松茅棚下卖着新鲜的水果。

郎豹跳下马来走近一看,只见地下的竹筐中有五个鲜桃,个个都比碗口大,色泽红艳芬香扑鼻。于是他便问少女道:“这是肥城的品种吗?怎么如此硕大?”女子微笑着说:“这是我的兄长从西域雪山带回来的品种,名叫涤烦香,专能生津止渴,即使陆羽吃了,也会忘了御用春茶的味道。”

郎豹听罢便向少女询问卖什么价格,女子回答说一个桃子要卖青蚨白文,郎豹摸遍腰缠,也不够此数,要想解下包裹用纸钞换,却又嫌麻烦,于是他非常懊恼的说道:“罢了罢了,我身上散碎之钱不够。”

女子眼见如此,抿嘴一笑对他说道:“您即使无钱也没关系,不就是一个桃子吗,我送给您就是了。”说完便取来并州小刀帮他削掉桃皮。

只见削皮后的桃子玉肤沃雪,琼液流浆,郎豹入口果然甘美异常,一个桃子瞬间下肚还有点意犹未足。女子芳心揣度,略一思索就把剩下的四个桃子一并送给了他,并对他嫣然一笑道:“前面五十里的地方才有旅店,这样您在路上也可以解渴了。”

郎豹闻听此言心中很是感动,就问女子名氏,女子说道:“我姓吉,名叫螺娘。”郎豹又问:“家中还有什么人吗?”女子答曰一个老母,还有一个哥哥远走他方,其他就没什么人了。

郎豹当即躬身做了一个揖道谢,然后翻身骑马上路了。

到了目的地,郎豹办完公事,专门去小商铺买了水粉头钗等女孩喜欢的物事,然后原路返回。到了村落,经人打听找到螺娘家,一进门便看见她正在为自己的母亲捶背。

老母一见郎豹就笑着对螺娘说:“上次吃桃子的客人来了.”郎豹见状连忙上前鞠躬问好,老母亲也和蔼可亲的回礼,接着让螺娘奉茶迎客。寒暄两句之后郎豹便从怀中拿出水粉等小礼物送给母女两,老母笑笑说:“几个桃子,哪能值这么贵重的东西呢,但是你这么远带来,如果不收下,又怕愧对你的心意,那就先收下了,改天再回报你的深情厚谊吧。”

过了一会,螺娘出来奉茶,只见她穿着桃红衫子,朱履翠裙亭亭玉立,比起郎豹那天刚见到的时候更显娇艳动人。郎豹眼见如此心中不由浮起爱怜之意,面上忍不住眉目传情,螺娘见状也不时低头偷笑,郎豹更加意乱神迷恋恋不舍,好在此时老母留他共进午餐,郎豹心中不由窃喜,假意推辞几句就答应了。

民间鬼故事鬼爷爷第二篇-水鬼之河

那时候,每年农历七月初三,都会有一艘卖“缸瓦”的木船开到富寿大桥脚,泊驻一天一夜,然后离开。

船上是一对老夫妇,年纪都在六十多岁。由于他们每年都出现,街坊们都见惯了,于是称男的为船哥,称女的为船嫂。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种船比较流行。船上卖的是佛山石湾镇出产的砂煲风炉,瓮缸盆碗或其他陶制杂件。每当船靠岸,就会有许多街坊前来选购。

改革开放之后,人们逐渐改烧柴为烧燃气,厨具也多改用锑铝制品或不锈钢的,传统的砂煲风炉及陶瓮缸已淡出人们的生活,因此这种缸瓦船已甚为少见。

怪就怪在这对老夫妇和他们的缸瓦船,依然年年如是,风雨无阻,一定于农历七月初三这一天准时出现。自然,通常是很少有人光顾,多数时候营业额为零。

只有住在桥西的一位老公公,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时的船哥和船嫂都正值年轻力壮。他们的船上装满石湾陶瓷日用品,沿着珠江河及支流,一个墟镇一个墟镇去销售。他们的出现有一个固定的排期,这样方便街坊前来购买。木船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交通运输工具、他们的商店。风吹来,浪打来,小小一只木船,像一叶无根的浮萍,风里浪里到处飘摇。

船哥和船嫂永远不会忘记,1966年那一年农历七月初三。那天天气格外晴朗,河水也好像特别的清澈。他们的船到达富寿大桥脚,才绑好船缆,就有客上船买货。如是顾客不断,货卖得比往日多。

直至中午,忙昏了头的夫妇才猛然想起,用绳子牵绑在后舱的儿子怎么总不哭不闹呢?

珠江的船家都是这样,用一条坚牢的布带子箍住尚未懂事的孩子的胸脯,再将绳子的一头系在船上一个可靠的地方,孩子的背上再拖一个空心葫芦。这一切是为了防止孩子掉进水里。

年轻的船哥和船嫂几乎同时转身望向后舱。这一望,他们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深渊里——孩子不见了!

他们踩着易碎的缸瓦同时扑向后舱,他们只见到系孩子的布带子依然牢牢绑在船板的铁环上。再将目光投向水里,空心葫芦在水面上一漂一漂的。

船哥不顾一切扑进河里,抓住葫芦,但葫芦是轻轻的,只系着一条光绳子。这时船嫂也跳进了河里,两夫妻发狂似的在船的周围摸索搜救。

但是什么也没有搜到。book.guidaye.com

这时他们才想起了叫救命。凄厉的叫声,惊动了过往行人,许多人都立即甩掉衣服往河里跳,帮忙搜救。

搜救范围不断扩大。

直至下午4点多钟,依然一无所获。帮忙搜救的路人一个一个垂头丧气爬上岸。

只有船哥和船嫂依然失魂落魄,在河里搜索……

天黑了,热心的街坊下到水里,将船哥船嫂硬拖硬拉拽上岸来。有人买来了元宝香烛,点燃,插起招魂幡,这是水乡人招魂的方式。

有人私下里议论,等“一个对”(时针运行一圈,即12小时)后,尸体就会浮起。

但是,一个对,一天,两天,三天过去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船哥船嫂一直不吃不喝。船哥双眼发直,船嫂不停地抽泣,含混不清地重复着一句话:千不该万不该只顾赚钱,金山银山于我何益!

那时候,里水还没有公安派出所一类的机构,更没有应急搜救队一类组织,完全是民间自发搜救。

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说法暗中传播:河里有水鬼,过去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水鬼只有找到了“替身”,自己才能转世投胎……

那一年开始,每年的农历七月初三,船哥和船嫂都将缸瓦船驶到当年出事的桥脚,插起招魂幡,点燃香烛拜祭。

经历那一次不幸的打击,船哥船嫂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并且一年比一年显老,于是人们改称他们船公、船婆。更遗憾的是,在那之后,他们再也没有生养。

直至今时今日,尽管他们经营的货品已淡出人们的生活,但他们依然操此营生,尤其是每年农历七月初三,风雨无阻地赶到富寿桥边。四十多年过去了,缸瓦船连同船上的货品,几乎与当年一模一样。据船公船婆说,是为了孩子认得自己的家。

每当他们的船回来,老相识老街坊都会上船去,同船公船婆聊聊世事生计,开解他们创伤的心。船公船婆说,虽然他们的孩子在这里发生了意外,但这里乡亲们的殷殷情意,使他们没齿难忘。

人们分明听见船嫂在拜祭时,口中念念有词:“仔呀,父母对不起你,让你受罪了。可是你千万不要再害下一个人,你就做一个护佑一方平安的河神吧!”

桥西老公公可以作证,自那一年之后,河里再没淹死过人。

民间鬼故事鬼爷爷第三篇-民间志怪故事之鸡异

故事发生在清朝光绪年间。

江西的一个地方发生了一场特大瘟疫,有一个村庄中的人口死去大半,活着的人跑得动的都逃命去了。岳老汉一家祖孙三代12口人死去10口,仅剩下岳老汉和一个8岁大的孙女小玉。岳老汉已经一大把年纪了,经不起折腾,就和孙女小玉留在村里住了下来。昔日一个人口鼎盛的大村庄,如今留下不足十户人家。

留下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农田除少量耕种外,大量抛荒。平日里村民们进山打打小动物,下河网网鱼,日子过得举步维艰。

岳老汉领着小玉过活,他一不种地,二不猎山,三不下河,全赖年轻时学得的一门手艺—剃头。只是这手艺已经多年没用了,生疏了些,但年轻的理发匠在瘟疫中死了,人们也没什么好讲究的了。

这个地区山多水密,村落与村落的间隔很远,岳老汉剃头要到附近几个村子去上门服务,要走很远的山路,中饭也需在主家吃。所以每逢他外出剃头,都会事先煮好饭菜,让小玉留在家里。不管刮风下雨,天色多晚,岳老汉都要赶回家照顾小玉。小玉一人在家,感觉孤单害怕,又哭又闹了几回,后来也就习惯了。

岳老汉见小玉不闹了,以为她懂事了,也放宽了心,在外踏实了不少。直到有一天,岳老汉发现小玉衣服上有一根鸡毛,感觉很是奇怪。因为在那场瘟疫中,附近各大村庄的鸡鸭牛羊都死绝了,哪来的鸡毛呢?岳老汉问小玉:“小玉,你身上怎么会有鸡毛?”

小玉抬起头,眼睛清澈明亮,对岳老汉说:“爷爷,我也不知道。”

岳老汉觉得小玉不像在撒谎,此事不了了之。

过了段时日,岳老汉再次在院子地面上发现了许多鸡屎和一些米饭。这回岳老汉断定肯定有鸡来过,而且还不止一只,看起来,小玉还喂过鸡。于是,岳老汉问小玉:“小玉,你是不是拿饭喂鸡了?”

小玉说:“没有,饭我吃了。”

岳老汉又问:“那地上的米饭和鸡屎是怎么回事?”

小玉胆怯地说:“不知道。”

岳老汉心中奇怪,自己明明见到了鸡毛和鸡屎,小玉明明喂了鸡,但她为什么要否认见过鸡和喂过鸡呢?想到这,岳老汉决定查看个究竟。

第二天,岳老汉佯装出门去了,却躲在了屋外柴堆处,远远地盯着家里发生的一切。约莫中午时分,只见一只母鸡带着一群鸡仔“咯咯咯”地进了自家院门,小玉手捧饭碗,边吃边把饭倒在地上让鸡群吃,还和鸡仔玩。岳老汉心疼米饭,大喝一声:“小玉,人都吃不饱,怎么可以用饭喂鸡呢?”

等他走进院门时,怪事发生了,鸡群不见了,仅有米饭在地。小玉见爷爷突然冒出来,吓了一大跳,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在岳老汉的再三追问下,小玉只好向他道出了实情:“爷爷,在您外出剃头后不久的一天中午,我坐在门口吃饭,这时一只母鸡路过,我没有玩伴就想留住这只鸡,于是就把饭倒给它吃。后来,这只母鸡就带了九只鸡仔天天都来家里吃食,吃完了还陪我玩,每当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它们就会回去。小玉知道爷爷心疼米饭,怕您生气,就不敢告诉您。”

岳老汉说:“刚才鸡群还在这里吃食,现在哪去了呢?”

小玉这时才发现鸡群不见了,也觉得奇怪。岳老汉在附近找了找,没有发现踪迹。

当天,岳老汉特意问了左邻右舍谁家养了鸡或者看见过这群鸡,大家都说自瘟疾后,连鸡毛都没见过,更别说养了。接下来的几天,岳老汉爷孙都没再见到这群鸡了。岳老汉心中沉甸甸的,脸色难看,莫非是小玉染上了不洁之物?毕竟在那场瘟疫中,死得不明不白的人太多了,小玉的奶奶和亲娘生前也都喜欢养鸡,而且养得很好。小玉还说,是一只母鸡带着九只鸡仔,难道与死去的10口人真的是巧合?岳老汉决定还是请观里的道长来看看。

民间鬼故事鬼爷爷第四篇-民间奇闻之眼见为虚

唐朝仪凤年间,二月里的一天,宝来寺祥光普照,喜迎新佛。百鸟朝着宝来寺的方向齐聚飞来,栖在寺内的梧桐枝上,欢鸣不止。

这幕奇景引得东归百姓前来围观。丁艺避过喧杂的人流,从一扇小门走下山去,恰遇寺僧弦月。弦月幼年时是丁艺的邻居,丁艺问起今日百鸟朝凤之事,弦月道:“丁施主就当那是宝来寺通灵吧。”

丁艺是东归书堂的一名教员,教授小儿识文断字,闲时挂点字画去卖,日子过得倒也丰实。每次路过富户王谦的家宅时,丁艺的小心脏就扑通直跳,希望王谦的女儿王裳能打开楼上窗门,好看她一眼。

王宅的院子挺大,也种了一株高大的梧桐树。丁艺有次带着几个孩童在王宅边上放纸鸢,王裳看得很开心,不巧有只纸鸢卡在了梧桐树上。王裳赶忙让丫环用竹竿钩下纸鸢,没想到被王谦看见了。王谦拾起那只纸鸢,见上面画的竟是王裳,气得胡子发抖,骂道:“私画绘相,岂有此理!”再看画上落款,竟然是一个丁字。

王谦把那只纸鸢扔在丁艺的脚下,嘲笑道:“丁书生,你很会画是吗?那你画株梅花,我要它在三月三日的午时,在纸上开花,不能早一天,也不能晚一时,你敢画吗?”

岂料,丁艺却不畏惧:“员外,若小生敢画这幅《迟梅图》,那又怎样?”王谦抬眼看了一下丁艺,讪笑道:“那就饶你私画小女之罪。”言外之意,丁艺看到了一点暖春的苗头,忙一拱手,道:“一言为定,小生三日后必送去《迟梅图》。”

王谦随口的话,丁艺之所以敢答应下来,是因为他曾在古本里看过一种诡异的画法。当然,诡异只是世人的眼睛受骗,而画的真相,乃在于绘画的颜料。

丁艺知道有个人,藏有这种诡异的颜料,此人叫春婆,是卖胭脂水粉的。说起春婆,丁艺还有恩于她。那次是在庙街,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横冲直撞,做买卖的春婆躲闪不及,幸好丁艺把她拉开。

这天,丁艺找到春婆,借用那能使画中树开花的神秘胭脂。

“神秘胭脂?”春婆一摸额头,“你不提起,老生差点忘了。”说完,春婆拿出一个精巧的木箱子,挑出一个瓷胎盒,交给丁艺。

春婆说:“这味胭脂是用那新妇产婴时,额上因疼痛而沁出的惊汗,和以新生的婴孩脐带之血,用秘方配比熬成的。此味胭脂用于保养女子双颊最好不过,仿若那白里透红是从肤色里自然濡化出来,非俗色敷衍上去的。老生这辈子就送出去过一盒,早些年东归出了个美人,不知你听说过吗?”

丁艺知道这事,说:“莫不是那个人称婉娘的美人?”春婆点头道:“后来婉娘被朝廷选上,进了皇宫,没几天却传出婉娘因貌美而遭后宫佳丽陷害的消息,老生自此便封了此味胭脂。”

春婆把胭脂交给丁艺,丁艺问:“胭脂画成的花骨朵,果真能在三月三日的午时开成花吗?”春婆说:“胭脂可催开花骨朵不假,不过时间却不定,若要定在哪个时辰,不是不可以,只是还要借助外力。你只管送画过去,我替你办成此事。”

听了春婆的话后,丁艺信心满满,这幅《迟梅图》可下了心血,直熬得满眼血丝,方把古枝腊梅画得苍劲厚重又不失优雅,最主要的是,梅株上缀满百朵的花骨朵,在花骨朵的画法上,丁艺用了双重画法,先用金丝绘了花蕾,再用猩红胭脂覆盖在上,伪装成未开之花。

丁艺把画送到了王家,王谦把《迟梅图》挂在大厅,然后指着画对丁艺说:“你等着看好戏吧。”看着丁艺灰溜溜地走了,王谦很解气。《迟梅图》上的腊梅骨朵,正紧紧地抱住,他不信过几日就会绽开。

春婆来王家送胭脂水粉了,她是王裳闺房的常客。春婆私下问王裳是否对丁艺有意,王裳点头默认,春婆便拿出一个观音净水瓶交给王裳,嘱咐她把瓶子装上水,然后到院中剪根花枝,插在瓶中,把瓶子放到那幅画的下方就可。

约定的日子说到就到了。王家大开家门,当丁艺在王谦嘲讽的目光中走向那幅《迟梅图》时,花骨朵仍是花骨朵,并未绽放。

幸好,午时还未到,丁艺故作神秘道:“小生既然敢与员外下赌,必有理由,等午时再分胜负。”

终于,春婆进了王家的大门,她手里抱着个才满月的婴儿。还未到大厅,却听春婆怀里的婴儿啼哭起来。春婆不好意思地说:“今日见王家大开家门,老婆子好奇进来瞧瞧,没想到婴儿倒啼哭了起来,这就告辞,打扰各位了。”说完春婆就抱着婴儿走了。

这时,午时已过,众人刚才忙着看那啼哭小儿,没注意看画,却见王谦转过脸去看画,一下子目瞪口呆,墙壁上那幅《迟梅图》上的花骨朵,竟真的开出了梅花,一数,正好有一百朵。

本来,此味独特胭脂可借空气中的潮湿度,慢慢润开,所以春婆设下了观音瓶的水,以借湿度,但要定在某时准时开放,就得有技巧了,婴儿的啼哭声正好是神来之笔。原来,此味诡奇的胭脂因是沾染了胎儿的脐带之血,竟闻不得小儿啼号。

王谦肚子里一窝火,一计又上心头,说:“丁书生也算奇才,老夫还想再赌下,若三月初八小女生日那天,百鸟齐聚我王家,我就应下媒妁之言!”

丁艺想,既然宝来寺迎佛像能引来百鸟朝凤之景,其中必定有缘由,他决定找弦月探个明白。

弦月听了丁艺的话后,感于“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便把丁艺带至梧桐树下,指着树梢上绑附的一段良木说道:“世人皆会被双眼蒙蔽,单看百鸟飞来,却不知百鸟眷念着的是这段良木,便是古籍所称的绕梁木。风干的绕梁木能造佳琴,可新鲜还在冒汁的绕梁木则能散发出吸引鸟类的气味。这木头乃是从百里外的金刚山运来,小僧只是锯了一小段,绑附在梧桐树上,百鸟闻着这味良木的气息,皆结伴而来,贪婪闻此气味,世人却以为百鸟是在喜迎新佛带来的祥光。”

弦月又道:“也算造化,昔日还余一截良木,小僧妥善存着,若能成就一段姻缘,丁施主便拿去吧。”说完,把一段用布包裹紧紧的木头,交给了丁艺。

王裳生日那天,丫环偷偷爬上树,把丁艺交给她的一段新锯过的良木绑附在梧桐树梢。果然没多久,东归市集上空,黑压压飞过一群鸟,这些鸟朝着王家的梧桐树飞去。王谦实在想不通,到底丁艺使了什么妖术,连连赢了他两次,只好答应把女儿嫁给了他。

民间鬼故事鬼爷爷第五篇-死有无辜

一、死有无辜

明朝正德十三年,明武宗龙体重病,京城里人心惶惶,街头巷尾都在传言手握兵权的六王爷勾结塞外蛮族叛乱,随着六王爷被圣上发旨戍守岭南衡南县城永世不得入京后,明武宗身体渐渐康复后,流言蜚语这才渐渐而止。

上任不久的京尹陈伊炜本来为了四处平息叛乱传闻而焦头烂额,六王爷发配岭南后,正想好好休息一番,孰料京城里又出了一桩大事——太仆寺的主簿张夕德离奇死于书房之内,喉咙被割破,书房之内的书架、地板、书桌之上,遍地血书四个大字“死有余辜”,现场找寻并无凶手留下的线索。

太仆寺的主簿张夕德三十五岁有余,算是一个清官,平日官场来往也并无结仇记录,太仆寺本就是一清水衙门。陈伊炜平日也与他有打交道,张夕德平日人缘非常好,心宽体胖,到底是与谁结了如此大的深仇大恨?

陈伊炜带领捕头刘东天调查了一番,当晚证人是更夫,张夕德死亡的时间是端午节的前夜午时,更夫路经此处,西边有烟花升起,正在驻足看烟花的时候,听见张夕德府上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然后就赶紧报官了,张夕德家的丫鬟也就在书房发现了张夕德的尸体……

陈伊炜查遍府邸,发现张夕德乃是一鳏夫,妻子何绿蕊数年前因为不堪忍受骨疾疼痛的折磨自杀去世,并无留下子嗣,遗产不过一栋简陋的官宅,纹银几十两而已。前来为张夕德办丧事的均为张夕德的族人,并无直系亲属。

此案一出,百姓震动:平日大家都深知这主簿张夕德乃以清官,没想到忽然被人残杀于书房,还被血书“死有余辜”!看来这张夕德一定是个贪官污吏,平日伪善为官,更有人揣测当年张夕德的妻子何绿蕊是被张夕德逼死自杀的,何绿蕊的鬼魂回来索命……

关于张夕德离奇死亡的传闻四处流传,京尹陈伊炜却是束手无策,此案应该为仇杀,可是到底这杀人动机是什么呢?谋财说不通,张夕德府上并无银两丢失,仇杀看似有线索,可是却并无仇恨对象,至于官场倾轧,更是没有理由,张夕德一向并不醉心功名,非常淡薄名利……

就在案子就要变成无头案的时候,捕头刘东天却带来了一丝突破:虽然整个案发现场,被掩饰的天衣无缝,杀人者并无留下丝毫线索,然而,刘东天还是有了突破,赶来向张夕德汇报。

“大人,我发现张夕德的夫人何绿蕊前年身亡,原因非常蹊跷!”刘东天不愧是京城第一捕头,将两年前何绿蕊的死因给查了个大概,原来他发现何绿蕊自杀时候的仵作验尸文书,何绿蕊不堪骨疾疼痛悬梁自尽,现场发现何绿蕊在房间内上吊身亡,却是已经有身孕了的,试问一个有身孕的母亲为何会不等孩子出生就上吊自杀?另外,刘东天还从太医那里查到,张夕德数年前就寻医问药,他天性身体虚弱,死精顽症,没有生育能力。

难道是因为何绿蕊出轨被张夕德发现逼死于家中,两年后何绿蕊的情夫也就是那腹中孩子的父亲上门报复?就在陈伊炜苦恼的时候,一个衙役慌张来报:“大人,城北礼部刘府有凶杀案!礼部给事刘玉玺死了,也是遍地血书‘死有余辜’!”陈伊炜惊的连退两步,他不是惊讶又发生凶杀案,而是这一个死去的礼部给事又是一个大好人:有清官之名,办事得力,主持日常朝廷祭祀与贫民救济,深得民心。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鬼爷爷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鬼爷爷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0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