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音频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音频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乡村、短篇民间恐怖鬼故事、民间古代真实鬼故事、历史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音频第一篇-剧团深山奇遇记

2012年5月,山西“台辽戏剧团”到太行山深处的村寨送戏,举办“小山村看大戏”的文化活动。麻黄镇管辖的几个小山村,是剧团此行的演出点。剧团一路颠簸着,到达了第一个演出点鸡冠村。鸡冠岭下的鸡冠村,有百十户人家,已经算是比较大的山村了。剧团到了鸡冠村时,天已过午。他们这次送戏进山村,是由政府财政拨款支持的,所以自带伙食,不用打扰地方。剧团的作息规律是:白天休息,晚上演出。

“台辽戏剧团”的团长刘琦,在村子里选了一块平坦开阔点的地儿,让人搭起戏台,准备晚上演出。到了晚上演出时,戏台上灯火辉煌,布景、戏衣鲜明得眩人眼目。由于是在户外,有灯的台上和无灯的台下,照明效果反差很大,前排的观众尚能辨清面目,后面稍远一点的观众,就模糊得难分五官了。山区终究是山区,“台辽戏剧团”也算是省里的知名剧团,可到了山区里,知名度急剧下降,来看演出的观众,往多里数也不过一百人,还竟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儿老太太。山村人口本来就少,村里的年轻人又都外出打工去了,能有这百十名观众也不容易了。剧团演员的素质还算高,并不因为观众少,就省减了做打念唱的功夫。

第二天,“台辽戏剧团”转移到洼洼村演出。洼洼村比鸡冠村更小更僻远。有了在鸡冠村的演出经验,团长刘琦提前给演员打下预防针。他调侃说:“山区空气好,背景宏大,我们团这次出来演出,就当是一次集体彩排吧,有没有观众,就不要介意了。”还真不幸给刘琦言中,洼洼村的观众,又比鸡冠村的少了一半。观众少,演员不宜入戏,招式做得懒洋洋的。

在接下来的几个演出点,情况越来越不堪。山村人家分散得连炊烟都互不相见,谁还奢望有大批观众?即使稀稀落落十多个观众,剧团也得大锣大鼓地开唱,因为这是上面下的任务。 这样孤家寡人自娱自乐地演出了几天后,剧团转到了鹿岭寨。鹿岭寨的观众稍多了一些,可能跟住户密集有关,这让演员的精神振奋了许多。那个晚上在鹿岭寨的演出,时间拉长了不少,直到十二点才结束。明天再去一个演出点,剧团的演出任务就完成了。观众散后,演员在后台忙着卸装,刘琦在前台打理着杂事。忽然,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人爬上戏台,走到刘琦面前,递上一个粗糙的红色请帖,笑眯眯地对刘琦说:“我叫王志,代表十字村的全体村民,热烈欢迎你们前去演出。”刘琦猛一看到那个干部模样的人,不禁有点发怔,那人穿着有四个衣兜的灰色制服,给人一种时光倒流的怪异感觉。刘琦接过请帖,请帖上的毛笔字隽秀清劲,大意是恭请剧团明晚去十字村演出。这年头能写出一手好毛笔字的干部很少见了,用请帖请戏剧团的做法,在民俗中也近于绝迹,在山区里还能偶有所见。下帖子请,让刘琦觉得对方很正式很诚恳。

刘琦有点为难了,在剧团的演出计划中,十字村不在日程表上。刘琦本想婉拒,可看到王志眼中的热切期望,再加上这几天处处受冷落,顿感与其去下一个小山村,还不如去受邀请的地方效果好,就鬼差神使地答应了,说明天一准去十字村演出。王志高高兴兴地走了。刘琦看王志爬下戏台,很快消融进浓浓的夜色中,这才想起忘记问十字村怎么走了。

在山区问路最大的问题,是很难遇上人。剧团一路打听着,总算摸到了十字村。剧团的成员下了车,都想看看十字村的状况,结果发现几乎坐落在山顶上的十字村,仅有十几户人家,还有几处小院子是废弃的,大概主人不是搬到了山脚下,就是进城打工去了。一个演员泄气地问刘琦:“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你不是临时起兴吧?”刘琦苦笑道:“我哪知道来的是这鬼地方,既然到了这里,这里就是我们的一个演出点,就算是唱给满山的石头听,我们也要完成任务。”

刘琦本想随便找一个平坦地儿能搭下戏台就成,没想到绕山村一转悠,出他意料地发现了极大一块平地,只是到处摆布着条石。那些条石有规则的,也有不规则的。刘琦一眼相中了这地儿,起码解决了观众的座位问题。他奇怪这么一个小山村,怎么会有如此大的一块空地?

十字村的住户虽然少,剧团在搭戏台时,还是惊动了几个淳朴的山民过来围观。刘琦问一个穿千层底圆口棉布鞋的老人:“大爷,这么大一块场子,原先是干什么用的?”老人说:“这里原是一个大采石场,场主前两年病死后,这个场子就撂这儿没有人管了。”

戏台搭好后,直到傍晚,刘琦都没见王志出来露露面,不由心里滋生出怨气,心想什么人啊,请他们来时十分诚恳,等他们来了,却不尽一丝一毫的地主情谊。

山里的黄昏比平原上来的早,天一昏暗下来,开场的锣鼓就繁密地敲打起来。这时,王志行色匆匆地赶了过来。他到后台找到刘琦,一脸歉意地说:“实在慢待你们了,我忙着到各处通知你们来演出的消息,还好,人都通知到了。”王志那四个衣兜的灰色制服,又让刘琦恍惚生出一种隔世的异样感觉。刘琦定定神,一边感谢王志的热情,一边心想:“巴掌大一个小山村,用通知得这样辛苦吗?就算全村出动,又能有多少人?除非他翻山越岭通知其他村庄的人去了,那样的话,今晚的演出或许还有点人气。”

开场的锣鼓仿佛只敲了一会儿,天就黑了下来。戏台的下面,慢慢地聚拢起一些人,涓流汇聚般,人越聚越多,数量很快超过了刘琦的想象。刘琦高兴地心想:“看来这个王志还真没有白辛苦,居然通知来了这么多人,怎么着也有三四百人吧。”

戏正式开场后,台下的人已经坐得密密麻麻,而且还在慢慢增多。剧团唱的多是传统剧目,这咿咿呀呀的慢节奏文化,就是在人口密集的城镇,也难得有多少人看,今夜台下却挤挤挨挨了一大片观众,人数好像都上千了。这场面感染着剧团里的演员,跟打了鸡血针似的,精神全抖擞了起来,倾尽所能,不断获得观众一阵又一阵的热烈掌声。

民间鬼故事音频第二篇-民间异事之知母

北燕山中有一个小村庄,村里有一户穷苦的人家,男人叫杜山,夫妻俩和两个孩子。家里穷得叮当响,吃了上顿没下顿,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杜山便托人让十岁的儿子小良给一户财主人家放牛,虽然不给工钱,但毕竟能吃饱肚子。

小良每天赶着牛群上山,早起晚归,还要干些打扫院子、喂鸡喂猪的零活,人小干不好经常遭老财主的打骂。十岁的小良没离开过父母,天天想家想爹想娘,但老财主却不准他回家,小良只好背着人偷偷地哭。

有一天,小良爹来到财主家,说小良娘病了,到处求医,吃了不少药,终不见效。小良娘担心自己活不了多久,非常想念儿子,打发小良爹来求老财主让小良回去一趟,母子俩见上一面……可是,狠心的老财主说:“不行,放牛的回家,我的牛谁来放?”任小良爹苦苦哀求,老财主说什么也不答应,小良爹只好含着眼泪回去了。小良不能回家看妈妈,只好赶着牛群进山放牧。这座山里有一座陡峭石壁,石壁下有一个平展展的小土台,干干净净的什么草也不长。小良把牛群散开后就坐在士台上,正好看着山坡上吃草的牛群。小良心里惦记着娘,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平台上就伤心地哭起来。小良正哭着,突然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婶来到他跟前,伸出手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安慰他说:“孩子,有什么伤心的事对婶子说,婶子帮你想办法……”小良见这位慈祥的大婶对他很关心,就把妈妈病重老财主不让他回家看望的事对大婶讲了。大婶说:“孩子,别难过,婶子有办法,我能治你娘的病。”大婶说着用手指着小良身边的一片绿草说:“这种草的根是一种药,能治你娘的病,你挖几根拿回家去给你娘熬水喝,你娘的病就会好的……”小良听大婶这么一说,就用石片挖了几棵草根。可是,他两眼望着手指粗的草根又犯愁了,便流着眼泪对婶子说:“大婶,我不能走啊,我走了牛群没人看管,要是跑丢了一条牛,老东家能饶我吗?再说,这里离我家最少也有十多里远,来回要走多长时间?”大婶说:“孩子,别发愁,其实这儿离你们家并不远,有抄近的路。”大婶指着北面山崖旁的山口说,“你从那儿过去不远就是你们家的村子,你只管放心去,我替你看牛群……”

小良给婶子磕了个头,拿着草根高高兴兴地向那个狭窄的山口走去。说来也很奇怪,刚走过那个山口,果然看到了他家的那个小村庄,没用上半个时辰就到家了!小良很惊讶,过去咋没听说过这儿有抄近的路呢?

小良回到家里,娘紧紧抱住儿子哽咽着说:“是老东家让你回来的吗?”小良摇摇头说:“我是在山上偷偷跑回来的……”娘惊得身子一抖,声音颤颤地说:“那怎么行?要是丢了牛老东家还不把你打个半死?再说咱家也赔不起呀……”小良就把在山上遇上一位好心大婶的前后经过对娘讲了,说大婶在山里替他看牛群,还让他带来给娘治病的草药……小良爹听儿子说带来了草药,马上就把那草药根块熬了一碗汤,让小良娘喝了。小良娘喝下药汤后出了一身热汗,便对小良说:“这药真是神药,娘喝下这一剂身上就觉得轻快多了……你回去吧,别让那位大婶等得着急。”小良见娘喝了药有了精神,高兴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只听当啷一声脚下踢了什么东西,小良忽悠一下醒了--原来刚才是在做梦,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块被他踢下了山坡……小良揉揉惺忪的眼睛,发现他坐着的小土台上长出了一片绿油油像蒜苗儿一样的青草!小良很纳闷,这土台本来是光秃秃的,睡了一觉怎么就长出一片这种不知名的青草呢?小良两眼岀神地望着这一片青草,过了好一阵心里猛然一亮--这不是那位大婶特意给娘送来的“神药”吗?想到这儿,小良立刻长了精神,便用石头片挖了些草根,准备捎回家给娘治病。

第二天,小良爹又匆匆地来到财主家,小良一见爹又来了立刻惊得哇哇地哭起来--不用说准是娘死了……小良爹拍着儿子肩头说:“孩子,别哭,你娘吃了你拿回家的药,病好多了,这回你也不用惦记了……”小良一愣:“我……什么时候回家给娘送药了?”爹说:“昨天前你不是特意回家给你娘送一次药吗?爹这次来还是要你求求那位大婶,再给你娘弄些药……”小良惊得两眼怔怔地望着爹好久没说出话来,莫非自己梦做梦真的给娘送药了?

小良便把他挖来那种草根让爹带回了家,爹又把药熬了汤让小良娘喝了,没过三天小良娘的病完全彻底的好了!事情很快在附近传开了,人们都说小良梦中遇上的那位大婶是神仙显灵……因为神仙知道小良母亲的病是什么病,才把这种草药赠送给小良。于是,人们便把这种草药称为“知母”。由于“知母”具有清热泻火、滋阴润燥等功能,后来便得到了广泛的应用,是中医处方最常用的草药之一。

民间鬼故事音频第三篇-金钗勾魂

古时候,有个张家村,村里有个落魄的秀才张良。他娶妻小翠,心地善良,贤惠温婉。

这天,张良被村里好友拉去赌钱,偏偏运气甚好。同伙中有个叫王麻子的无赖,输的急了眼,最后从怀里摸出一个金钗,一咬牙押了进去。

不料,片刻后又被张良赢了去。王麻子恨恨的走了。当晚,张良将赢的银钱揣进怀里。回家后,见妻子已经睡下,没有作声,只是将赢来的金钗悄悄置于梳妆台上,悄然睡了。

次日一早,恰好是妻子小翠的生辰。张良粗心大意,早已忘记。因为跟村里熟人相约同出游玩,早早便出了门,没有跟妻子说明金钗来源。

妻子梳妆时,见了金钗,以为是夫君送予自己的礼物,高高兴兴的戴于发间。见金钗闪亮,倍感夫君体贴入微,待自己不薄。

小翠头戴金钗在院里干活时,恰好邻居牛氏前来串门,一眼看到小翠的金钗,眼热心妒,只聊了两句,就匆匆的走了。

小翠上午前去城隍庙烧香,临走时,觉得夫君所送的金钗太过珍贵。唯恐被歹人抢了去,想了想,又摘下才走。

城隍庙的门口有一个算命先生。小翠走近了,求先生占卜一卦。先生望了一眼小翠,面色一变,为难的开口说道:“你家三日内将有一场丧事。”

说罢,任小翠如何追问详情,算命先生都不肯再多一言。小翠虽然笃信先生之言,毕竟自己和夫君都健健康康,到底心中疑惑。付了卦金,小翠便悻悻而去。

回到家中,小翠忽然发现,金钗消失不见。当晚,张良回家后,小翠说与夫君,他却并不在意,只说,她要是喜欢的话,下次再给她买一个便是。小翠见夫君并无责怪之意,当下便释然了。

次日,小翠上街,忽然看见邻居牛氏头上也戴了一枚金钗,竟然和自己丢失的那枚一模一样。但是无凭无据,小翠也不想和多年的邻居因此翻脸。

当下,小翠只是和牛氏笑脸招呼,装作毫不知情。牛氏也厚颜无耻,大摇大摆的走过,满脸堆笑,跟没事人一样。

回家后,小翠并未跟张良提起牛氏所戴金钗之事。此事似乎就此作罢。

第二日,牛氏家中忽然传来疯狂的哭笑之声,牛氏竟然无缘无故就变得疯疯癫癫,在家中大喊大叫,无人能将其按住。

村民们相传,牛氏是中了邪。一家人皆是束手无策,只能任其折腾。第三日,牛氏忽然消停,直挺挺的躺在榻上,家人上前一探鼻息,人已经死去多时。

几日后,牛氏被入殓安葬。小翠这天又来到城隍庙烧香,再见算命先生时,先生吃了一惊。望着小翠的脸,先生知道小翠命数已改。不由暗暗唏嘘。

小翠笃信算命先生,可是自己家中并无任何变故,除了失窃一枚夫君所送的礼物金钗之外,并无不妥之处。

小翠将邻居变故和牛氏窃取金钗一事说了。算面先生恍然大悟道:“这就对了,那枚金钗定非一般凡物,你回家问问你丈夫便知,想必是来历不明。你明知被牛氏所偷,却毫不计较,宽容待人,倒是救了自己一命。而那牛氏,贪心不足,却是害了自己!”

当天,小翠将算面先生之言和金钗之事说与张良。张良一惊,这才想到,那个王麻子本非善良之辈,平日里吃喝嫖赌,家里早已被折腾的一穷二白,那金钗定是死人的陪葬品。定是附有死者的执念,被牛氏戴了两日,这才一命呜呼,可谓咎由自取,恶有恶报了。

此后,张良再不跟王麻子等人鬼混,知道自己功名无望,便开始经营小本生意,渐渐家底丰厚,生意越做越火,过上了富足美满的生活。

民间鬼故事音频第四篇-那年历阳县

刘婉儿最近很烦恼。她已经过了十七岁,是该出嫁的年纪了。隔壁村有户姓张的人家,是开米铺的,家境殷实。张家的儿子她也见过几面,是个老实人,会过日子,跟她年岁也相若,说起来也算是门当户对,会是个好夫婿。

半个月前,村里来了个年轻人,听村长说,是个秀才,长得眉清目秀,很是斯文。他不是本地人,是越州山阴县那边的,因为家里穷,也筹不起上京赶考的费用,干脆来这里投奔了亲戚,在村里管理河堰。

那秀才刚好就住婉儿家隔壁。婉儿出门干农活,经常会遇到。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悉了起来。对于婉儿来说,秀才跟张家儿子完全是两种不一样的人。从心底来讲,秀才更接近婉儿心目中的意中人。

她也把自己的想法跟父母私下透露了一些。父母却出乎意料地都不赞成,认为这秀才家境不好,又不是本地人,不像张家儿子那样从小看着长大,大家都知根知底。

婉儿很苦恼。她觉得跟秀才在一起应该会很开心的,虽然这人不是本地人,他们也认识不久,但是她相信,自己是不会看错人的。

这天她从自家地里摘了些毛豆,装了一篮子提去给住在村子东面的姑婆。她从小就跟这位姑婆很亲,就把心里的烦心事儿给姑婆一五一十地讲了。

姑婆听了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微笑着拉她坐下。拿了毛豆出来一边剥,一边讲了一件姑婆年轻时候发生的事情。

那是在离这儿不远的历阳县发生的事情。听父亲说,姑婆年轻的时候,是嫁给了历阳县一个开衣服铺子的店老板。不过姑婆的丈夫原先身体就不好,那一年安徽一带经常有暴雨。有天姑婆的丈夫关了铺子回家,刚好就赶上大暴雨,狂风大作,连伞都撑不住,整个人被淋成了落汤鸡。

回到家当晚就发起了高烧,一连几天神志模糊,大夫开什么药也没用。撑了三天,就这样抛下姑婆去了。

从此姑婆就一个人住在历阳县,靠着丈夫留下的铺子和积蓄,日子倒也还过得安稳。

丈夫去世第二年的一个午后,当时姑婆正在家喂笼子里的几只母鸡。村口那边进来一个年轻人,风尘仆仆的,背着一个包裹,问村民讨一些水和食物吃。

不过村子里的人对外地人都有些戒备,再加上今年收成不好,每家每户也没什么余粮,大多人都闭门不见。

路过姑婆家门口的时候,就被姑婆叫了进来。

那年轻人相貌很好,斯斯文文的。姑婆说,她最喜欢他的眼睛,看上去很纯净。

姑婆就把那年轻人留下来,还杀了一只母鸡炖汤给他喝。隔壁的王婶悄悄找到姑婆,跟她说这年轻人来路不明,你一个人在家要小心点。

姑婆是很聪明的人,当然也听出了王婶的话外之音。姑婆她毕竟是年轻寡妇,还是避讳一点的好。她却没在意,又做了几个菜,让年轻人吃了个饱。她自己也陪在一边跟他说话。年轻人好像去过很多地方,见闻十分广博,姑婆听得入了迷。

民间鬼故事音频第五篇-聊斋故事之兽妻

丁仕真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就曾有术士预言日后他将会娶兽为妻。当时丁父气得差点儿没将这个算命的人用大棍子打出去—以丁家的名望、财势,怎么会让自家的独子娶一个兽妇?为此,丁仕真不到三岁,就已经定下了一门亲事,女家也是本城的世族,两家约定,等丁仕真十七岁的时候成婚。

谁知离丁仕真十七岁生日还差一个月的时候,未婚妻却忽然得了暴病去世了。这一下丁家二老不由就想起了十七年前那个不祥的预言—难道儿子真的要下婚于毛族—这还了得!忙张罗着招了媒婆来为儿子做媒。但说也奇怪,每次议婚,不是和女方的八字不和,就是好不容易定了亲事女方就急病身亡。渐渐城里便开始起了谣言,说丁仕真的八字太硬,要克七房妻子,吓得谁也不敢把女儿嫁到丁家去。

丁氏二老为此日愁夜忧,丁仕真不知算命先生的那个预言,所以倒是不以为意,见父母每日里看到自己就唉声叹气,索性借着游学为名,带着一个小僮外出游山玩水散心去了。一路上赏山玩水,闲时吟吟风月之诗,倒也惬意舒心。

这一天在楚江乘舟而下,两岸风景如泼墨画卷般壮丽难言,丁仕真正在赞叹不已,忽然有几十只猿猴随着崖壁攀缘而下跳到船头。船上的船工大声呼喝驱赶,那群猴子却毫不畏人,跑到船舱里东翻西找,接着一个个担囊负箧登崖而去,竟大有把船上洗劫一空的意思。众人正在束手无策,又见四只老猿抬着一顶山藤编成的小轿跑进船舱,横拉硬拽,把丁仕真生生地捺入轿中,抬上了绝壁。

丁仕真在轿中只听船中众人的呼叫之声瞬息远去,身侧的悬崖如刀锋般削过,吓得一动也不敢动。也不知过了多久,轿子才在一处洞府门口停下,那些猿猴拉拉扯扯地把他拖入洞中。

只见一个相貌清奇的老翁正在洞中的石凳上打坐。见丁仕真进来,向他温言道:“贤侄莫怕,你可是丁庆云之子?”丁仕真点头称是。老翁道:“老夫姓袁,与你父昔年乃是好友,十八年前赘于此地。因为小女年已及笄,此地却没有可以匹配的良偶,幸好故人之子来此,所以才把你请了上来,希望你不要嫌弃她。”说着指一指旁边的人道,“这是你的岳母。”

丁仕真定睛一看,见她身上虽然也像模像样地穿着绸衣罗裙,但凹睛凸唇,分明是一只母猿,不由叫苦不迭,心想:“母亲是这样,那女儿的模样可想而知了。”可是看看身边的那群猿猴呼啸跳跃,表情狰狞,若不答应,只怕这群兽类立刻会对自己不利,所以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什么也不敢说。

老翁见丁仕真低头不语,一挥手,猿猴们牵着丁仕真便往石洞深处而去。走到内室,只见一个女子垂首坐在石床上,头上盖着一块红巾,看身形倒也苗条匀称。丁仕真大着胆子揭开红巾一看,只见红巾下满是浓密毛团,简直是人面不知何处寻。他心想:“拼着不要性命,也不能和这样的怪物成亲。”见那袁氏眼神灼灼地望着自己,也不顾自己身在险地,当即负气道:“等你毛脱落光了,我们才能做夫妻。”说完,倒头和衣而卧。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音频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音频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88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