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鬼爷爷、讲民间鬼故事、广东潮汕民间鬼故事、民间人和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第一篇-阎玉与阎王

张先生对勘舆学研究非常精到,经常被远乡近村人家请去选“阴宅”或“阳宅”。有一天,张先生岀外做事,天气炎热又走远路,累得他满头大汗,口干舌燥。可是,偏偏这里前无村庄后无店,没处去讨水喝,生只好忍着往前走。刚拐过一个小山湾却瞧见到面前有一户人家,张先生这下可高兴了,便急忙上前敲门。一位女人开了柴门把风水先生让进屋里,张先生说太渴要讨水喝。女主人便拿起水瓢从水缸里舀了大半瓢凉水,顺手抓了一把谷糠洒在水瓢里。张先生本想接过水瓢来个“牛饮”,可是,水瓢里的水上漂着一层谷糠,怎么喝呀?张先生心里很不高兴,这女人是什么心?想不喝吧,又渴得实在难受,好容易水到嘴边了,况且这里就这独一户没有第二家。张先生皱皱眉头,只好一边用嘴吹谷糠,一边趁着谷糠被吹走的空儿喝一口。就这样,大半瓢凉水用了好长时间才喝下去。

张先生喝完水后,渴也解了,汗也落了,身上也感到轻松了。便问女主人当家的姓啥叫啥,做什么营生。女主人告诉张先生说他家姓阎,一家三口,男人叫阎福山,是个庄稼人,小儿子刚刚七岁。女主人又问张先生何方人氏,姓甚名谁,岀外是走亲访友还是做生意。张先就告诉女主人说自已是看阴阳风水的。女主高兴地说:“太好了,我家正要建新房,想请一位风水先生给选一块好阳宅,就劳先生给看看吧。”张先生便答应了。女主人把张先生带到院外,张先生四周一看,便指着前边一块地对女主人说:“那里是一块上好的阳宅地,把房子建在那里,保准你家人财两旺!”女主人听了满心欢喜,便从屋子里拿岀几块铜板酬谢张先生,张先生说什么也没收。

五年后的一天,张先生又从这地方路过,他一眼就看到他给阎福山看的阳宅地上矗立着一片瓦屋,五间正房左右各有三间厢房,很是气派。张先生一愣,迟疑一阵后便来到院门前敲门。阎福山两口听到门声,打开院门一看,原来是当年给他们选阳宅的风水先生!两口儿非常高兴地把张先生让进屋里。阎福山的妻子一脸感激地对张先生说:“多亏先生给我们选了好阳宅,我们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这回来了,说什么也要在我家住两天……”女人说着就系上围裙准备下厨房。就在这时候,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子走了进来,女人便对孩子说:“阎王,过来见见这位伯伯,咱家这阳宅就是这位伯伯给选的呢……”张先生一听猛然一愣,对阎福山两口说:“这孩子咋叫这么个名儿?”阎福山呵呵地笑了,然后告诉张先生说:“孩子在山外私塾里念书,入学时老师给取名叫阎玉,可是,这孩子贪玩,念书不用心,写字丢三落四,写的字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儿,连自已名字那个‘玉’字的一‘点’十回有九回给丢了,这样一来‘阎玉’就成了‘阎王’。同学们就拿他开玩笑,‘阎玉’那个名字没人叫了,都叫他‘阎王’。这孩子听人家叫他‘阎王’不但不生气还美得不知天高地厚,‘阎王’多了不起呀,大鬼小鬼都归他管呢!后来就干脆把‘阎玉’扔掉叫‘阎王’了。时间久了,家里人家外人都叫习惯了,叫起来也挺上口……”张先生听了心里惊得猛地一颤,一脸愧疚地说:“你们一家人命大福大呀……”于是,便把五年前他为阎家看阳宅的实情讲了——

原来,那天张先生到阎福山家讨水喝时,因口渴难耐,恨不得一口气把大半瓢凉水喝下去。可是,女主人竟然在水瓢里洒了一把谷糠!张先生心里又气又恨,这女人心眼也太坏了,讨点儿凉水喝怎么能这样?正好女主人让他给看阳宅,张先生一看那块地方是“鬼地”,便起了报复之心。于是,就把“鬼地”说成是上好的阳宅地。如果阎家在那里盖上房屋,不岀两年一家人不被鬼吓死也要病死!可是,阎福山的儿子这个“阎王”的名字给他们带来了福运!那些鬼们来作怪吓虎房主人时,听到房主人叫儿子“阎王”,鬼们一听阎王在此,他们这些小鬼岂敢胡闹?这样,阎福生一家不但日子平平安安,而且又发了财……

阎福山的妻子听了大吃一惊,一把谷糠险些葬送了全家!可是,这位张先生哪里知道那是她的一片好心呢?于是,她就把水中放谷糠的原因对先生讲了。

那天张先生来讨水喝,阎福山的妻子见张先生满头大汗气喘嘘嘘,进屋就要喝水。她听老人们说,人在干重活或走路急的情况下人,肺叶就会张开,这时候过急地喝了凉水就要“炸肺”,轻则大病重则致死。所以她急忙抓了一把谷糠洒在水面,这样,风水先生想急喝也喝不成,只好一边吹谷糠一边慢慢地喝。可是,张先生却误为恶意,以至起了狠毒的报复心。没想到阎福山的儿子把名字的“玉”字丢了一点却给他们全家带来了平安吉祥……

张先生惊诧不已,又无地自容,双手抱拳对阎福山夫妇深深一躬道:“我张某为多少人家勘查风水宝地,倍受人们尊崇,人称‘先生’。但为人却不如山村农妇,愧煞愧煞!”张先生说罢转身匆匆岀了阎家,从此金盆洗手,再也没给谁家看过阴阳风水。

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第二篇-火柴盒里的鬼魂

一、复活的鬼魂

民国十三年,王运远在沙河县警察局里当巡警。王运远那年二十一岁,他的父母早年去世,他也还没有成家。在王运远家院子的西北角有一间小房子。从王运远记事起,那间小房子的门就从来没有打开过。王运远的父亲曾经是县治安大队的队长,父亲去世前拉着王运远的手说:“儿子……你一定要记住,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打开西北角上那间小房的门……”可就在这一年,县长下话,要在王运远家这一片修建一个剧院。王运远家和附近的几户邻居都必须拆迁。

拆迁这一天,王运远特意来到自己家。看着拆迁的工人把西北角的那间小屋门打开,王运远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小屋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呢?王运远伸着脖子往小屋里面看。小屋里面空荡荡的放着一个方桌,桌子上面放着一盒火柴。工人们也很好奇,他们把那盒火柴打开,里面确确实实装着几十根火柴棍。

这天晚上,王运远正在自己的新家里面收拾家务,外面传来敲门声。王运远打开门一看,门外竟然黑压压地站着一群人。那些人的脖子上面都顶着一颗血淋淋的脑袋,身子和胳膊、腿却都是木头桩子。王运远顿时被吓得头皮发麻,他结结巴巴地问:“你们……你们是人还是鬼?”领头的是一个脸上有一块青斑的男人,青斑脸说:“我们既不是人也不是鬼,你父亲当年砍下我们的脑袋,把我们变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王运远被吓坏了,他说:“你们……你们想要干什么?”青斑脸说:“我们几十年没有吃过饭了,到你这里来讨碗饭吃。”

王运远不敢怠慢,他慌慌张张地跑去做饭。那些木头身子,满头是血的火柴人一下子涌进房间,或坐着,或站着,或躺着,把王运远的家挤得满满当当。这些家伙果然都像是饿死鬼,王运远刚把饭端上来,他们便一拥而上抄家伙吃起来。王运远借口去给这些火柴人打酒、买肉,跑出家门。

王运远不敢停留,他一路狂奔跑到警察局。当王运远把自己家里的情况跟在队里值班的弟兄们一说,弟兄们都说王运远是在胡说八道。队长赵大军拧着眉头说:“不管是真是假,我们还是先去运远家看看。警察让鬼魂吓破了胆,传出去让人笑话。”

赵大军带着警队的弟兄们,持枪荷弹地来到王运远的新家。王运远哆哆嗦嗦地打开房门,就看到他家里锅、碗遍地,一片狼藉,可就是看不到一个人影。赵大军责怪道:“运远,你这是捣什么乱?”王运远在屋子里面转了一圈,也是什么都找不到。赵大军于是招呼弟兄们回警察局,王运远也不敢自己在家里住了,他跟着就要出门。可是,王运远突然感觉自己的腿被人给抓住,嘴被人给堵住,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赵大军带着弟兄们远去。

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第三篇-人皮换术

1

大东县地处边境,各色人等层出不穷,闹市中常有多才多艺者靠杂耍谋生。

一日,本地富家子弟沈信无事在街上闲逛,忽被叫好声吸引,他挤进人群,但见一个身形姣好的女子站立其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只见女子撩起衣袖故作羞怯之态,在众人还未眨眼之际,女子放下衣袖—衣还是那件衣,头饰还是那些头饰,只是整张脸变成一个满脸黑斑的男子,粗黑的眉毛,眯缝的小眼,一口的大黄牙。众人还在惊奇中,那人又用衣袖遮盖,再次露脸时已换作一张老态龙钟的女人脸,嘴里无牙乐呵呵地笑。有好事者上前去拽那张脸,那皮肤紧紧地连着肉,好似眼前就是一个老太太。好事者还未看出门道,女子一转身,又换回自己的水灵模样。

本县百姓还是第一次看换脸表演,无不惊奇称赞。女子上前三拜:“小女子苏锦初来宝地,请多关照。”她端着铜锣,向众人收银子。

当苏锦来到沈信跟前,沈信还未从惊异中醒悟过来,他愣怔着从袋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铜锣中,感叹:“奇哉,怪哉!”苏锦见他一表人才却呆头呆脑,禁不住好笑。“公子,我很奇怪吗?”苏锦猛地抬头,又变成一张凶神恶煞的红脸大汉,吓得沈信倒退几步,既而哈哈大笑道:“苏小姐真是奇才,小生佩服!”苏锦被夸得脸红心跳,幸好有“红脸大汉”掩护,未被他人识破。

此事很快被沈信抛诸脑后,因为他即将大婚,娶的是本县另一富家女李兰芝。李小姐性子温婉,琴棋书画俱通,曾和沈信有一面之缘,两人互为倾心,双方父母很快定下亲事,并在城东为新人购置了宅院。

新婚之夜,李兰芝问沈信:“你瞧着是我好看还是那苏锦好看?”沈信思忖好久才想起苏锦是何人,说:“那只是一个走江湖的丫头,我被她的表演惊呆,你大可不必介怀。我最喜欢你身上迷人的茶靡花香。”

2

两日后,沈信和李兰芝在院里赏花。沈信的一个多嘴随从说那换脸的苏锦失踪了,客栈老板已经报了官。李兰芝停住折花的手,不高兴地说:“大东县每天人来人往,为何要在意一个卖艺女?”

这一天及至五更,府上家奴突然来报,李兰芝的陪嫁丫鬟雪儿跳井死了。李兰芝听毕号啕大哭,和沈信去看,只见被捞起的雪儿肚子高耸,浑身肿胀,眼睛凸出,样子甚是可怕。沈信第一次见到死尸,骇然失色,让家奴立刻报官。可李兰芝却拦住家奴,哭哭啼啼道:“只因昨晚我骂了她几句,她生气说我不喜欢她就死掉算了。谁知她真就跳井了。这让我怎么活啊?”沈信明了原委,安慰道:“是她心眼小,不求生路,你不必自责,我们厚葬她就是了。”

李兰芝从此不要贴身丫头,沈信每日好言相劝,但李兰芝的行为却愈加古怪。

因那沈信不久将要参加乡试,李兰芝四更时便强行叫起沈信读书,沈信懒惰,她就恶语相向。一日五更,沈信在书房打盹,突然传来李兰芝的骂声。沈信被骂声惊醒,烛光跳动中,李兰芝的脸面皮肤里却似藏了一只大虫爬来爬去,令皮肤忽上忽下起伏不定,随着李兰芝骂得越来越大声,脸皮一下子塌陷出一个坑,沈信觉得身上寒毛一,吓得大叫一声跳出书房。

李兰芝紧跑几步抓住了沈信,那力道之大完全是个男人。沈信战战兢兢回过头,却看到李兰芝的脸还是如初般剔透,哪有什么会爬的大虫?沈信自怨刚刚做了梦,但心生恐惧,再与她亲热时,不免露出为难表情。

又几日,官府捕快突然而至,要找雪儿去衙门问话。沈信便把雪儿跳井之事据实禀报。捕快说,是为了找寻卖艺女苏锦,有人报官说有一晚看见雪儿和苏锦在一起。而那晚正是沈信大婚的前一夜。

沈信很是纳闷,一个深宅丫鬟缘何会和一个走江湖的在一起?无奈已是死无对证。

是夜,沈信翻来覆去睡不着,起身掌灯看书。身边的李兰芝已睡熟,她紧锁眉头似有不悦。沈信轻抚她的眉心,手指抚过的地方却有黏黏的感觉。沈信以为是她脸上的胭脂没有洗干净,便拿过蜡烛看个仔细,哪知火光刚刚靠近李兰芝的脸,就见那张脸倏地一下变成红脸大汉,又快速闪过老态龙钟的女人,继而又是李兰芝,接着黑斑男子脸也来凑热闹,只见这四张脸像走马灯似的交替出现,表情都如惊吓般狰狞……

沈信哪见过这个光景,扔下蜡烛狂叫着奔出房间,他拼了命地向前跑,像是身后有豺狼虎豹在猛追,直至撞到一个男人身上……

却说沈信丢下的蜡烛瞬间点燃被褥、帷幔,幸而李兰芝及时醒来,逃过此劫。家奴奔走打水灭火,但火势太旺,眼看着主宅架落墙倒。李兰芝不明失火原因,吓得魂不附体。

突然家奴发现久未见沈信。一时间,沈宅又乱作一团,大声疾呼沈信。李兰芝犹记得沈信睡在身边,刚刚失惊逃出也未顾及身边是否有人,难道他……

众人以为沈信已命丧火海,哭喊连天,沈信却急匆匆从外面赶回来,他奔到李兰芝面前关切地查看她有没有受伤,说:“我无法入睡,看书又困,就出去走走。孰料竟发生了这样的事,让你受惊了,实在悔不该点燃蜡烛。”片刻,家奴打扫出一间偏房,沈信和李兰芝暂住在那儿。

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第四篇-目中无鬼

清朝。常德府有两个同年老庚,一个叫史建仁,一个叫何建轨。史建仁是个秀才,何建轨是个商人。这年大考将至,史建仁要去京城赶考,何建轨也正好有生意要去趟京城,于是两人结伴而行。

行至汉口,肚中饥饿,便去吃了点东西。两人都喝了不少。边喝边聊,无端扯到了鬼神。史建仁说,世界上是没有鬼神的,人的生死贫富都由人自己决定。何建轨和他的看法恰恰相反,他说人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两人说着说着就争了起来。史建仁是个秀才,能说会道,渐渐占了上风。

另一张餐桌边还坐了一人,这人走到史建仁身边,问他:“你不信鬼神是不是?”史建仁点了点头,说:“不信。”那人拿出一把雨伞,将雨伞打开,要史建仁朝伞里面看。史建仁一看,不禁毛骨悚然,里面游动着无数个大鬼小鬼,男鬼女鬼,也有许多阎王手下的夜叉。忽然间,他看见了一个人,这人的脖子上套着绳索,被夜叉带着。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史建仁吓得面如白纸,忙问:“你是谁?”来人淡淡一笑,说:“我是阎王手下的判官。我原本是不想暴露身份的,是气不过你太目中无鬼。也正是你目中无鬼,所以我要提前结束你的阳寿,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活不过大年初一。”史建仁又问,你能说得再具体一点吗?来人屈指算了算,说:“你死的具体时间应该是大年初一的寅时末刻。”按现在的时间,寅时末刻就是早上五点尾,六点还不到的那一时间。

何建轨在一旁听得明白,赶忙上前问判官:“我能活多久呢?”判官对他说:“你原本寿命不是很长的,但见你目中有鬼,我要给你加寿,把史建仁的阳寿加到你的身上,你能活到一百二十岁。”判官说完话,招来一道青烟,随青烟飘然而逝。

史建仁吓得大病了一场,哪还有心思赶考呢,只得告别何建轨,只身回家。再说何建轨,他听判官说了能活一百二十岁,想想自己才二十多一点,阳寿还长着呢。于是在进京的路上,见妓院就嫖,见赌场就赌。身上的盘存和银票不仅花了个精光,还染上了花柳病;回到家后又急于翻身,干了几件大事,哪知不仅没干成,还落了个血本无归。昔日的富商一下变成了破落户。

春节将至,家无年货,讨债的又纷至沓来,老婆怨声载道。猛然间,何建轨想起一个人来,就是史建仁。史建仁家虽不算大户,但也是殷实人家。史建仁的床头放有一口小木箱,那些银两和银票就放在这小木箱里面。

史建仁要死在大年初一的寅时,怎样才能把这笔钱财弄到手呢?何建轨曾想去他家“拜望”他,无奈史建仁已闭门谢客。

他想起来了,史家的后墙内就是史建仁的卧室,只要在后院打个洞,进洞就是史建仁的床下,床下是最好藏人的地方。特别是史建仁家的墙是夯土墙。只要在墙上面淋点水,打起来不费多大力气,也不会发出声音。

方案有了,何时下手呢?在史建仁死前下手?那不行,史建仁会报官。死后下手?也不行,死后他的家人会接管那个钱箱。下手的时间最好是在史建仁要死的那一刻。他叫来老婆,把方案说了一遍。

年三十晚上,何建轨开始行动了。洞打成了,他钻进了史建仁的床下。他听见了床上史建仁的呼吸声,这声音十分均匀,也有力度。何建轨想不通了,这么一个健康的人,判官该用什么招来索他性命呢?

再说史建仁。自知道自己死期已定后,万念俱灰,即不出门,也不会客,在家闭目等死。特别是年三十的晚上,他哪里睡得着,过了今朝,就无明日了!

其实他听到了床下有响动,估计是只老鼠。是要死的人了,还管老鼠干什么呢?他盘算着时间,到寅时了,这个时辰的最后一刻就是他的末日。他等待着这一刻的来临。等啊等啊,也就在这时刻快到的时候,忽听有人在敲自家的大门。要死的人了,他懒得管这闲事。只听家里有人答话:“谁呀?”敲门人说话了:“是我,给你家来拜年的。”史建仁听出来了,是个女人的声音。家人又说话了:“天还没亮呢,拜什么年啊。”女人又说话了:“我家相公和你家史公子情同手足,他说了,今年的年不仅要早拜,还要拜得是时候。”家人又问:“你家相公是谁啊?”女人答:“我家相公是史公子的同庚,叫何建轨。”

一听是何建轨,史建仁再也按捺不住了:毕竟是同庚兄弟啊,我是要死的人了,他都没忘记在我死前给我拜年。我要再不理会,死后判官会说我既不信鬼神,也不通事理。于是,他下了床,走出了房间。

这女人正是何建轨的妻子,她说的那番话都是何建轨传与她的。一切都在何建轨的计划之中。见史建仁走出了房间,他从床下溜了出来,往床上一看,那只钱箱仍放在那里,只是在床的里面。他高兴得了不得,走在床边,身子趴在床上,手向钱箱伸了过去。

他伸手的那一刹那,正是寅时的末刻,忽听得“哗”地一响,被他打过洞的那堵墙倒了下来,不偏不正压在了他身上,何建轨当场气绝身亡。

原来,见时辰快到了,判官就派了两个小鬼去索命。小鬼来到了史建仁的家,见史建仁大门不出,又身体怪棒,吃饭怪香,不知从何处下手,想来想去,竟与何建轨来了个不谋而合,也在后墙上做起了文章。所不同的是,何建轨是挖洞,他们是推墙,这堵墙是小鬼们推倒的。

两个小鬼推完墙,见墙下压了一人,料定是史建仁,于是,给他戴了头罩,带到了判官那儿。判官打开头罩一看,怎么搞的呢?怎么抓的是何建轨呢?摸一摸他的身子,已死了多时,人死不能复生。也就在这时,阎王要到他这儿来检查工作,判官怕犯玩忽职守罪,只好在生死簿上做了个手脚,把史建仁改成了生,把何建轨改成了死,又把何建轨的阳寿加在了史建仁的身上。

何建轨死后不服,去找了判官。判官说,想做坏事,鬼都不会饶你。

而史建仁呢,真的活到一百二十岁。

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第五篇-洗衣水出卖真凶

明朝万历年间中秋后的一天,山东省寿张县县令冯文龙刚起床,孟捕头就跑来报告,说河西村崔举人来报案,说妻子昨晚失踪了。冯文龙立刻带上捕快前往查看。

到了崔家,冯文龙问崔夫人是何时失踪的。崔举人回答:“昨夜我和夫人喝了点酒,睡到三更时分,醒来如厕,却不见夫人踪影,院门紧锁,我猜她可能是翻墙而出,可我查看院墙,却并无痕迹。”

冯文龙围着院墙踱起步来。当他行至院中东墙处时,看到墙下一棵葡萄树长势繁茂,枝叶已经把大片围墙给遮住了。冯文龙捡起地上的几片新鲜叶子,略一深思,把东墙上的葡萄藤轻轻一拂,只见墙上有几个脚印。冯文龙问他东边的邻居是何人,崔举人答:“一中年男子,叫彭二,靠卖熟食为生。”

冯文龙听后转身走至院中,正欲向崔举人问话,脚下“当啷”一声,把一个洗衣盆踩翻了,湿了一脚。“这是我的衣服,昨日贱内放于院中,已浸泡一夜,正待今日为我盥洗。”崔举人赶紧解释。冯文龙看了看地上的一摊水,说不妨事。接着,冯文龙让孟捕头到彭二家中,看墙内是否有脚印。孟捕头很快回报,说彭二家里墙上隐隐有几个脚印,家里却空无一人。

冯文龙对崔举人说:“彭二和崔夫人恐怕已经私逃。”说完吩咐捕快带人去追。接着,冯文龙安慰了一番崔举人,并让崔举人陪他走走。冯文龙和崔举人等人来到离河西村一里之遥的黄河岸边,只听得黄河水涛声阵阵,如擂牛鼓,草丛中的露水把几人的裤脚都打湿了。冯文龙道:“近日秋雨将至,黄河今年的汛期看来推迟了,本官顺便来考察一下防汛事务。”说完走向岸边由一堆摆放整齐的方石组成的石墙面前,怒骂:“前任县令实属该杀,朝廷每年拨数万两银子,他只装模作样摆些石头,如何抵挡汛期!依本官看,这些防汛的石头只怕只有外面一层,里面恐为沙土!”崔举人连忙说:“上任县太爷堆垒此石墙时,我与河西村父老也来参与劳作,石墙里面并未堆土。”冯文龙并不言语,突然指着一堆方石令孟捕头搬开,结果见石头中间隐藏着一男一女两具尸体。崔举人转身想跑,被眼疾手快的孟捕头一把抓住。

原来,崔举人早知邻居彭二和妻子有染,想到自己要去赶考,家中无人,为绝后患,他在中秋之夜假意邀请彭二来家中做客,并在酒中下了蒙汗药,之后用湿纸贴于二人口鼻之上,使二人窒息而亡。随后把二人背到黄河岸边,封存于石头堆中。

冯文龙呵呵一笑,道:“崔举人不愧为读书人,事后还不忘撸几片新叶撒在地上,又在墙上制造攀爬痕迹,制造二人私奔假象!幸好我发现那盆洗衣水中有些许沙粒,断定此中必有隐情,故而把怀疑转向崔举人。有沙子的地方只有黄河岸边,当看到这方石墙时,心中豁然开朗。”孟捕头还是不明白。

冯文龙指了指旁边石墙的第一层石头,说:“这些石头与土地紧密连接,由于天气潮阴,秋雨悬而未下,最底层的石头浸滋数日,已经潮湿半尺有余,而旁边这堆石头却无此象,明显是有人从石墙上拆下另垒不久。”孟捕头似有所悟。冯文龙接着说:“崔举人十分聪明,知道秋雨一到,汛期即来,这石墙根本挡不住奔腾而下的黄河水,到时被冲垮,尸体自然会被冲到下游,那时真可谓死无对证,大家自然会认为崔夫人真的和彭二私奔了。可惜的是,他背尸体来的时候,因为露水太重,衣衫上沾了些许沙粒……”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长篇小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