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蛇佛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蛇佛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短篇诡异的鬼故事、民间故事会酒鬼故事、民间简短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太平间的歌声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蛇佛第一篇-锔人

锔碗是旧社会的一种行当,过去百姓人家,打破了碗舍不得扔掉,而是找个锔碗匠,修起来继续使用。

锔碗匠坐在小板凳上,膝盖上蒙一块厚布,先用小刷子把要锔的碗碴和坏碗的掉碴裂纹处刷干净,然后把碴和碗对好,用一根带钩的线绳,把钩挂在坏碴的碗沿上,线绳从碗底绕几圈把坏碴固定住。按着拿出杆钻,用类似琴弓的“钻弓子”弦绕在钻杆上作动力,在碗和碴上钻出成对的小槽,再用锔子嵌入槽内固定住,外面抹上油灰就算补好了。锔盆、缸、锅等等较大的器具也基本是这个方法,不过用大一些的铁锔子罢了。

锔子是一种弯曲的钉,类似于现在我们用的订书钉,一般是用砸扁的铜丝做成的。而那根“无坚不摧”的杆钻,据说其钻头是用金刚石做的,所以称为“金刚钻”。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就是由此而来。

不过除了锔碗锔锅,还有人可以锔人,你相信吗?

护军某人,夏季背着一支鸟枪在城外打猎。遇上下大雨,他就赶紧跑进操练场的演武厅避雨。谁知道等了好久,雨愈下愈大,不见减弱。巨大的闪电划过夜空,轰隆隆的雷声震得人耳欲聋。奇怪的是,这闪电一直绕着演武厅不离开。

某人恐惧不安,心想:“老子也不曾做过什么坏事,干吗雷公一直盯着我打啊?难道这里另有妖孽?”心里想着,便在厅里四处仔细地察看起来,果然发现有一个巨大的蝎子蛰伏在屋梁上,大如琵琶一般,样子十分恐怖。

某人这才醒悟到:“雷对着这厅打个不停,原来是为了这蝎子啊。我何不助雷公一臂之力,也好分享点天功?”马上取下枪,装上火药,向蝎子射去。

刚射出,忽然一声震雷,把某人震倒在地,他虽动弹不得,心里却很明白。

恍惚间好像看到有几个人进了厅来,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说:“误打了一个人,怎么办?”有一个人说:“快检查,看看是否还有得救?”另一个人说:“筋骨都脱落了,大概活不了了。’过一会儿一个人走近他的身旁,用手抚摩他道:“不要紧,可以用两头弯曲的锔子来接补断裂处。”

于是有人来动手术,翻来覆去搞了好一阵才散去。

某人慢慢苏醒过来,以枪作拐杖试着走路,倒并不觉得怎么痛。再看自己身子,只见浑身关节处以及骨节和皮肉相连处,安上了许多肉锔子,长约两寸,宽五分,全都一样规格,很觉得诧异。

又见巨蝎已死在地上,样子十分可怕。就把它捡起来绑在枪上,扛回家了。至今他家里还保存着蝎干呢。

《夜谭随录》

这个故事简直就是一个典型的第三类接触事件,让我们试着用现代的语言解读一下:“巨蝎就是一种类似异性的怪物,逃到了地球上,而雷公是一伙捕猎这个怪物的外星人。外星人用高科技武器将异形打死了,不过武器的威力太大,不小心将边上的一个地球人全身骨骼都给震碎了。外星人不忍心连累无辜,就用先进的治疗手段将这个地球人治好了。”

民间鬼故事蛇佛第二篇-疤面张异遇

小城青安,县衙死牢。

这日傍晚,簟匠疤面张正蜷缩在阴暗的墙角发呆.一个狱卒出现在监房门外,粗声喊道:“疤面张,好福气,有人给你送饭来了!”

疤面张大名张德顺.自幼父母双亡,是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长大的.并学得一手编织篾席的好手艺。年初,他刚刚娶妻成家,本以为好日子到了.谁想竟稀里糊涂地一头扎进了死牢。害他落到这般境地的,是个至今连姓甚名谁住哪儿都不知道的陌生女子。眼下,能来看他的也只有新婚妻子巧翠。但甫一抬头,疤面张便急跳而起,愤愤大叫:“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加害我?官差,就是她给我的金钗,快把她抓起来啊!”

没错,前来探监的,分明就是那个害他锒铛入狱的陌生女子!

可喊着叫着.疤面张忽地意识到什么,颓然坐地。真是怪异.他韵喉咙里如同塞满了棉花.半点动静都发不出。而陌生女子倒似能听见他的叫嚷.艳若桃花般笑了:“我叫香云,是在帮你呀。嘻嘻,你能蹲大牢,当该好好感谢我。”

感谢你?哼,我恨死你了!疤面张疤脸直抖,只能在心里痛骂。香云又似听见了,笑吟吟说道:“我长得这么漂亮,你忍心我死么?不过,你可是快要死了。”

疤面张一听.禁不住接连打了几个冷战。时下,正值民国初年.大大小小的军阀乱如牛毛,各自为政,处决重犯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在山高皇帝远的青安县,县长冯大头对枪决、绞刑不感冒.偏好石刑——先在城东乱坟岗挖好深坑,然后将犯人推入其中.乱石砸死,而疤面张恰恰栽进了冯大头的手心!

这事儿,还要从几天前说起。那日,疤面张去城外乡村叫卖篾席.一个模样俊俏的年轻女子走到身前.说她铺的炕席破了个洞,扔了可惜,问能否帮她补一补?这个女子,便是香云。疤面张天性心善,勤快,自是满口应承。跟随香云跨进门.疤面张一眼便认出那张席子出自自己之手。三下两下补完,他分文没收,抬脚要走,香云却将一支发钗塞给他,说不是啥值钱物件,权当一点心意。推辞不过,疤面张也便收下了。回到家,妻子巧翠很是稀罕,戴上头出去转了一圈,几个官差便凶神恶煞般闯进了院。

这可摊上大事儿.那支发钗竟是价值不菲的红珊瑚龙头金钗!

疤面张坚称是顾客给的工钱,时任警察所警务长的陈老六劈手赏了他一记耳光:“你糊弄鬼的吧?这支龙头钗少说也值百亩良田.你编八辈子炕席都赚不来!”当日,疤面张被五花大绑,押着去找香云。结果,人没找到,却踏进了一片鬼气森森的坟茔地。而此前,县长冯大头家的祖坟被盗,他奶奶下葬时带走的金钗不翼而飞。陈老六刚呈上赃物,冯大头就气炸了肺:“好你个臭簟匠,竟敢盗掘老子的祖坟。给我打入死牢,择日处决!”

惴惴想着.疤面张又听到了香云那宛若师婆叫魂般的细软动静:“疤面张,这饭菜可是我亲手做的.味道香着呢。死到临头,与其做饿死鬼,倒不如饱餐一顿,精精神神上路。”

那个年代,时局混乱,无德无才的冯大头能当上一县之长.全仰仗他有个官居要职的亲叔冯金虎。冯金虎能打能杀,靠着股不要命的狠劲赢得了军阀头子的青睐.被委以重任。有他撑腰,冯大头自是横霸一方,为所欲为,对疤面张涉嫌掘墓盗宝一案也懒得费脑筋.直接签了死刑令:押赴乱坟岗,石刑伺候!

押解路上.巧翠跌跌撞撞冲上街.哭喊着张开胳膊拦住了行刑队伍。陈老六冷脸骂道:“速速滚开!张德顺盗掘坟墓.入神共愤,且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你再敢胡闹,老子将你一同治罪。”

“你胡说。我家男人忠厚仁义热心肠.绝不会去做那种恶事。”巧翠双膝一沉,“扑通”跪了下去:“求你们放过他吧,他肯定是被冤枉的啊!”

“国法昭昭,岂容儿戏?来人呐.快将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疯婆子拽走!”呵斥声中,两个官差直奔过来,架起巧翠硬生生拖出了人群。巧翠还想冲进阻拦.一个名叫韩二狗的官差飞起一脚.恶狠狠踹向她的肚腹。

这一幕.疤面张看得真真切切,顿时气恨交加,拼了性命猛地一挣,全力撞向陈老六。陈老六见状,骂声作死.抡圆手中短棍重重砸上了疤面张的脑袋。“砰”,疤面张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迷迷糊糊中不知过了多久,疤面张醒了,脑袋、胸口和腿脚如同撕裂般疼痛。强撑坐起,左右张望,却没看到人。

我这是在哪儿?不会已被乱石砸死.到了阴曹地府吧?应该不是,死人哪能感觉到疼痛?寻思间,疤面张一低头,看到了铺在身下的炕席。

这张炕席.怎么越看越眼熟?没错,既是我编的,也是我修补的,这是在香云家!

确信无疑.疤面张骨碌碌滚下床,里外找了个遍,却没瞄到香云的影子。回想起在被押往乱坟岗途中,有个混蛋官差狠毒殴打巧翠的情景,疤面张拔腿就往屋外跑,边跑边叨咕:香云你记着,我还会回来的,这笔账必须得算明白!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黑透,看不清路.疤面张踉踉跄跄如没头苍蝇似的转了大约半个时辰,总算辨明了方向。前脚刚冲迸所住的胡同.就和一个黑影撞到了一起。

冤家路窄.是官差韩二狗。

疤面张隐隐感觉不妙.急问:“你怎会在这儿?”

韩二狗喝得酩酊大醉.挤眉弄眼歪笑道:“过来,我告诉你。冯县长他、他和那个丑八怪的婆娘巧翠,呃,不能说,我只跟县长夫人汇报。”说着,韩二狗突然妈呀大叫,咕咚坐地:“你、你是疤面张!你不是已经被砸死了吗?妈呀.有鬼啊——”

听得出.家里定然出了大事!疤面张大惊,甩开大步冲进了院。

民间鬼故事蛇佛第三篇-猎

宋石和郑晨是最好的朋友,那个年代,他们都是以打猎为生,常结伴一起,捕获的猎物也是均分。宋石比郑晨长一岁,结婚两年了,幼子刚满周岁,郑晨尚未婚娶。便常在宋石家吃饭,宋石属于憨厚型,对朋友兄弟可掏心窝子,郑晨是精明能干型,两人在一起,很是互补。

两人上山打猎,也常有遇见危险的时候,比如遇见一些大型凶猛动物熊什么的,就是危机与机遇并存。那样的时候,宋石都是尽量护着郑晨,就像亲哥哥一样,有什么危险的程序都是他去执行,郑晨虽强烈反对,可是仍是每次都负责断后什么的工作。好在这些年,也都是有惊无险。

这一次两人打猎回来,多是一些小动物,正是腊月,年关将近,两人都有些不甘心,决定再上山一次。虽然宋石的媳妇一再反对,可是两人都铁了心,说要过一个像样一些的年。两人喝了些酒,在那个下雪的早晨,就又向山里出发了。他们每次从山里回来,都会在一些隐蔽处下一些套子,期待下次去时能有所惊喜。

果然惊喜来了。在一处隐秘的山谷里,在他们下的套子那里,套住了一头黑熊。此时黑熊仍在那里,也不知被套住了多久,目测它如果站起来,得超过两米,两人都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如果把它拿下,就不用再往深山里钻了,绝对可以好好地过个大年!这样直接上前是不行的,郑晨举枪,冲着黑熊就开了一枪,黑熊一个趔趄,却是没有移动。郑晨冲宋石比了一个行了的手势,便要冲上前去。宋石一把拽住他,说:“老规矩!”便大步上前,准备好一应工具,郑晨端枪在后面紧张地盯着黑熊。

宋石走到近前,这过程中他还极有经验地做出一系列迷惑黑熊的动作,比如转身假装逃跑啊什么的,黑熊并没有反应,这才渐渐放下心来。一到黑熊身前,还没等有什么动作,黑熊猛然暴起,带起腹部的一串血珠,就扑向宋石。在巨大的黑熊面前,人的力量是那么微不足道。郑晨端着枪站在远处,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人和熊,竟是不敢开枪。最后只好向前空处放了一枪,那熊便愣了一下,转身跑向山林深处,沿路不知撞倒了多少棵树,消失不见。这熊报复心竟是如此之强,它早咬断了绳套,却不离开,一直等着下套人来。

就这样,宋石离开了人世,抛下孤儿寡母。郑晨便担起了抚养这一家人的重担,不久,他就和宋石的妻子结婚了,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很善良也很淳朴。平淡日子没过多久,郑晨就不顾妻子的反对,再次进山打猎。以前都是和宋石形影不离,如今孤身一人,在莽莽山林里,很是有一种不适应,可他很快就抛却了这种情绪。他小心翼翼,只想这第一次能猎些小动物就行了。此时,距上次打猎,也就是距宋石出事已经半年之久了,山林里郁郁葱葱,一派夏日的生机。(鬼大爷:转载请保留!)

郑晨一直刻意回避着以前和宋石共同走过的地方,也不知在躲避着什么。却是没走多久,就发现了熊的印迹。郑晨立马转向,他可不想独自去对付这样的庞然大物。可怎么走都能遇见,他感觉是同一头熊,这是一种强烈的直觉。终于,在一个山坡上,他与那只熊相遇了。起初还抱有侥幸心理,一般情况下,不主动去惹熊,熊是不攻击人的。可是此熊就盯上了他,让他心里很是惴惴。他只来得及开了一枪,却是丝毫没能阻挡住熊的脚步,反而使熊更为暴怒。熊直扑过来,只一巴掌,就将郑晨扇得飞出老远,撞在一棵树上,软倒在地。熊如影随形般跟上,一屁股坐在他身上,在最后清醒的时刻,郑晨看到了熊腹部的一个伤疤,一下认出正是当初害死宋石的那一头。

那一刻,郑晨心里充满了恐惧,并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对报应的恐惧。当初他早看出那熊已经挣脱绳套,当初他故意一枪只打在熊的肚皮上,只是为了让宋石自己去送入熊口,只是为了宋石漂亮的妻子。只是没想到这头熊的报复心竟是强得离谱,自己那一枪,就让它记住了。没来得及有什么悔恨的情绪,郑晨就闭上了眼睛。

民间鬼故事蛇佛第四篇-孕妇

这个估计是很多老人都说过的,孕妇也是一个特殊灵体体质。

意思是,你怀孕期间,也是很容易和那个世界有交集的。

至于为什么呢,根据桃花不权威的意见,觉得孕妇肚子里的,不能称为一个完整的生命,介乎于生死之间的个体。

基督教的一个支派认为所有未足月就流产的婴儿没有灵魂,他们一旦离开母体,就属于撒旦,而且只能是低级员工,走狗那一类的。永远都不能晋升加薪什么的。年假和四金就更想都不要想了。

民间都认为每个孕妇身边都跟着一个到几个不等、时刻准备着的鬼魂,在婴儿诞生的一瞬间会进入他们的身体,第一名就赢得做人的机会。记得舒淇演的见鬼就是这个情节。

还记得外婆以前讲过她的一个姐妹,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曾经流产。当时她已经足月,在回老家生孩子的路上正巧碰到解放军枪毙一个当地的悍匪(那个年代,枪毙人都是随意拉到某荒郊就地正法的)。听到枪响的一刹那,那个奶奶(当时很年轻……我又废话了)的羊水一下子破了,家人急忙就地接生,结果小婴儿生了一半就断气了。

据说当时婴儿出生的时候双手被脐带反绑在背后,太阳穴上有个殷红的印子。老人们都说,那是那个土匪想要投胎,却半路被黑白无常抓了回去……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场悲剧啊。

还有一个,是我大学朋友Y的阿姨,Y阿姨当年出生的时候也是脐带缠在脖子上几乎窒息(脐带真是出镜率高的一个道具啊……),当年Y阿姨的奶奶就说,这个孩子前世不是善终的啊。

襁褓之中的Y阿姨就有了灵异的天分,据说几乎她身边的每个大人都在黄昏的时候,看到还是小婴儿的她一转头,便是一张格外妖艳魅惑的女子的脸。不过那个年代,有了孩子就是新的劳动力,谁家里有一口饭饿不死的,也就把这个孩子拉扯大了。

据说Y阿姨经常会表现出和平时根本不一样的性格,会用流里流气的语调并且很风情的抽烟。Y阿姨其实还是蛮好讲话、很随和的,但是没有人敢去占她的便宜或欺负她,据说每个曾经得罪过她的,半夜都会被恶梦惊醒,梦里不约而同的有个妖艳如鬼的女人恶狠狠的坐在被害人(……想不出别的代词了……)的胸口。

Y阿姨的女儿在懂事以前从来不肯和妈妈单独待在一起,要知道女儿都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啊,可是女儿不会讲话的时候都是一脸惊吓的盯着妈妈的背后。

而Y阿姨的妈妈,据说当年是在一个由旧社会妓院改造的医院(纯粹瞎整,就算都带个院字也不能就这么改造啊……)里面分娩,传说在解放后破四旧,一个头牌姑娘不愿意过正常劳动的苦日子就在大堂上吊自杀了。那姑娘生前甚是泼辣难缠。

所以说,孕妇们,咱们生可以,但是得要调查好了,在风水好风景佳的地方生,到那广阔的天地间吸取灵气,到那灵山仙境的地方沐浴光辉……

民间鬼故事蛇佛第五篇-隔江楼

明崇祯初年,江西赣州府有一个名叫王辉的大夫,他身怀仁心医术高明,对一些疑难杂症颇有心得,往往能够妙手回春救人性命,以致声名远扬,每天来请他的人是络绎不绝。但是王辉此人为人谦和,也从不摆架子,出门诊视并不需要什么车马轿子来请,自己一人独来独往既可,所以这附近的居民都对他的医德敬佩不已。王辉就居住在江边,若是病人家在对岸,他就驾着自己的一叶扁舟横流北渡,因此平时都是将舟系在江边的一个阁楼下。此楼名为隔江楼,原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千金所住,这家女儿名叫大姑,此楼即是她的梳妆楼。后来有一天大姑因为一些琐事和家人争吵了几句,一时想不开就在楼中上吊自杀了,死时芳龄才一十六岁。自大姑死后这楼就锁闭起来不再住人,王辉心中也觉得不太吉利,所以就不敢再将舟船系在这里而改为他处了。

过得数月,有一日他驾舟去对岸人家给病人诊视,待看完病之后主人对他盛情款待,留他在家中吃饭饮酒,一直到晚上二更过了才酩酊而归。王辉谢绝了主人相送的好意,独自一人驾舟,不到片刻就划到了隔江楼旁。此时云淡风轻月光皎洁,岸边芦花随风轻轻摇曳,江面上水天一色波光粼粼,真是美景如画,王辉为之心旷神怡,不由仰天长啸数声。啸声未落忽闻楼上有人低声呼道:“王先生,这么晚了你才回来吗?”王辉醉中顿时忘了此楼已经很久无人居住,他循声抬头仰望,只见隔江楼上大姑凭栏独立,身姿绰约云髻雾鬓,双眸如水眼含笑意,身上的裙带随风轻轻飞扬,容貌和生前一模一样。王辉因为以前曾经给她看过几次病,所以对她的音容笑貌都很熟悉,此时又见楼中有点点灯火,不觉感到一阵恍惚,一时忘记大姑早已死去多时了。

他手上加了把劲将舟停在楼下,问大姑道这么晚了为何还一人独自站在楼上。大姑听罢先是笑笑,接着便请他上楼来喝杯茶再说。王辉此时因酒醉正感口干舌燥,听得此言心中大喜,于是欣然舍水登陆缘梯而上到了楼中。大姑将他请入闺室之中坐下,只见房中干净整洁,家具摆设仍如从前一般。过得一会大姑便端上香茗请他饮用,王辉将茶端在手中,只觉芬香扑鼻入口甘醇,他心中欣喜万分,一时间赞不绝口。大姑见他很是高兴,这才张口对他说道:“奴家平日让您费心,几次得病都仰仗您的神医妙方才得以痊愈,到现在都没齿难忘。可是现在到了地下,却又得了鬼病,本已死了一次不堪忍受再死一次,所以还请良医能再给我医治一下。”王辉听后也不以为意,如同往日一样让大姑伸出手来为其把脉,没想到刚刚搭上大姑的腕部,忽觉触手之处冰凉渗骨,他一惊之下这才记起大姑早已死去几年了。

可是此时他身在醉乡,心中却并不感到害怕,反而好奇的问大姑道:“人死都死了,还会害怕有病吗?”大姑回道:“是的。其实鬼的病和人的病是一样的,都是因为生前所积累,而不是死后才得上的。比如奴家当初因为负气投缳,其气郁结在胸部,以至于死后才是这个症状,所以虽然看起来是以人医鬼,其实还是以人医人啊。”说完便拿出纸笔,目不转睛的看着王辉,请他写下药方。王辉三两下便将方子写完交与大姑,顺便问她道:“冥中难道也有药房吗?”大姑回道:“地藏王菩萨广施慈悲,在枉死城中设立药局已经有一千多年了。”王辉此刻了无惧意谈兴正浓,于是又一边喝茶吸烟一边和大姑聊起九幽风景来,大姑为他一一叙述,都和平时世人所说的不太一样。

正说着说着王辉忽然戏问大姑道:“我听说缢死鬼的样子非常让人恐惧,可是怎么今天见你却不是这样子啊。”大姑一听,正色作答道:“我感激您的恩德还来不及呢,怎么能让丑陋的形状惊吓到您。”王辉却一直说是不信,再三强求大姑想要看看,可大姑却始终不肯。此时王辉刚好正在吸烟,见大姑迟迟不愿现出原形,于是含了一口烟便向大姑脸上喷去,如此一连喷了数口,大姑实在抵御不住,向他惊呼道:“您非要逼迫奴家现形,若是让先生受惊,可不是奴家的罪过啊。”话音未落就听四处鬼声哀鸣,王辉定睛一看,大姑的一头乌发已经披散下来,面上愁云密布,两只死鱼般的眼睛鼓出瞪着自己,一条猩红的舌头吐在嘴外,颈上还有一条锦帛悬着,双手下垂动也不动。王辉一见只惊的魂飞魄散肝胆俱裂,大叫一声便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一宿的酒意瞬间就醒了过来,自觉双腿软的象棉花一般无力行走,只能勉强从地下翻身爬起,暗中感觉到似乎有人扶着他一直走到楼下,还来不及登上自己的小船就昏倒在江边的芦花深处了。待得天亮王辉才悠悠醒转过来,他抬头一看楼上并无半分人影,于是仓皇起身登船而归,自此隔江楼下就永远没有人敢去了。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蛇佛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蛇佛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