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古代民间鬼故事小说、民间老道士捉鬼故事、民间传说神鬼故事、民间故事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一篇-半脚鬼

有一种人,虽然生在阳世,却在阴间阎王爷那里兼职干着差事。由于他们一脚踩在阳间,一脚踏在阴闻,阴阳皆属,因此人们称这种人为半脚鬼。传说地府的鬼差到阳间捉人,就要先找着半脚鬼,由半脚鬼带路,以免抓错了人,把不该抓的人抓走了。

清朝末年,黄州城有一个半脚鬼,姓陈,是个姑娘家,才二十岁,未出阁,无父母无,孤苦伶仃,独自一人生活。以前还有人来提亲,可她都拒绝了,从此之后提亲的人也没有了。坊间还传言这个姑娘煞气重,克父克母,克夫,克子,所以跟她交往的人都几乎没有了。

陈姑娘的父母,不信鬼,不信神,从不进庙烧香拜佛,陈姑娘十六岁之前也是这样。可在十九岁那年就变了样,她家北屋墙上设一神龛,内供阎罗天子像,桌上香炉、香简齐全,前面还放了一个蒲团,早晚一炉香,晨昏三叩首,不管天晴落雨,刮风下雪,从没间断。

陈姑娘有个邻居,外号叫做小米粥,小米粥也是记下这篇故事,发布到鬼故事网的人。小米粥的各种鬼故事很多,喜欢看到话,就移步到鬼故事网的鬼故事栏目。呵呵,说岔了,接着说。

小米粥跟陈姑娘同年,从小一块玩到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只有他一直跟陈姑娘交往。常常替她挑水劈柴,干些粗活。没事时,就端了一张竹躺椅,在她家院子里,陪她讲些趣话消磨时光。

一天,小米粥去河边挑水回来,忽然想起这两天不见陈小姐出门,莫非生了病?他放下水桶,就慌忙跑到她家,推门进去一看,见陈小姐躺在床上昏睡不醒,像死了一样。连喊了几声,也不见她答应。小米粥急了,上前一摸,胸口还在跳动,鼻孔也还有气,悬着的一颗心才踏实了许多。心想这丫头也真会睡。他不忍心打扰,于是悄悄地退出屋来,把门原样关好,又挑起水桶下河挑水去了。第二天,小米粥见陈小姐还没起床,心里百思不解。他放心不下,又开门进去想看个究竟。刚走到床边,陈小姐忽然醒了过来,睁眼便说:“唉,好累好累!”一边说还一边捶打双腿,显得十分疲倦不堪的样子。

小米粥见了觉得好笑:“你躺在床上啥事不做,一连睡了两天两夜,还累什么呢?”

半脚鬼说:“我跑东跑西,脚都跑大了,咋不累呢!”

小米粥笑道:“你是在梦里跑吧。你躺在屋里昏睡不醒,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吓得我现在还提心吊胆的哩。”

半脚鬼说:“我真是去办完了事才回来。”

小米粥道:“你尽说胡话,门都没出,办什么事呢。”

半脚鬼说:“还不是为街口麻子铁匠的事。”

小米粥越听越糊涂,说:“麻子铁匠病了半个月,他儿子四处张榜求医,说谁能治好他爹的病,愿出三百块大洋酬谢。前几天一个老中医揭了傍,吃了几副中药,听说病好些了。”

半脚鬼说:“他别瞎操心啦,快买棺材预备后事吧!”

小米粥听了一怔,正想间个明白,忽听街口传来了哭声,有人高声喊叫说麻子铁匠死了。小米粥吓了一跳,一股冷气从后背直窜至头顶,呆呆地端详了一阵陈小姐,仿佛不认识似的。过了很久,才心慌地问:“你怎么就知道麻子铁匠不行了,说得这么准呢?”

半脚鬼悄声地说:“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给你明说了吧。我每次昏睡,都是到阴间替阎王爷当差去了。这次鬼差去抓麻子铁匠的鬼魂,不想捉到半路又被他逃脱了,费了好多功夫又才抓住他。”

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二篇-借尸还魂

朱三开了家羊肉铺,专卖生羊肉。

这天晚上,贩子老邱送来十几头羊,朱三喜出望外。眼下时近年底,羊肉卖的俏。朱三赶紧让人过磅结账,招呼老邱吃酒。

送走老邱,朱三去作坊看工人宰羊。

作坊里,几口大锅正沸腾着开水。被捆翻在地的羊一边挣扎,一边惨叫。只见工人架起一只羊挂在木架上,用一根带尖的木棒撬开羊的嘴巴。早有人拎来一桶滾烫的开水,先倒一点进羊的口中。那羊被开水一烫,四蹄乱蹬,哀嚎更烈。几分钟后,再将整桶的开水灌进去。也就片刻功夫,那羊便停止了挣扎,一命呜呼。

这是朱三发明的宰羊新招。朱三说,传统的宰羊方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被放掉的不是鲜红的羊血,而是白花花的银子。朱三宰羊不用刀,而是先用少量开水倒进羊的口中,待那羊声嘶力竭拼命挣扎时,也就放松了全身的毛孔,然后再猛灌开水。这样非但没有放出羊血的损失,反而还能注进去不少水份,生羊的出肉率足足提高了两成。

一会儿工夫,十几只羊就被烫宰结束。朱三一过数,说怎么少了一只,就四处去找。最后在堆杂物的墙角里找到了那只羊。朱三一看,是一头老山羊,左角缺了半截。只见它浑身簌簌发抖,正用一双泪眼死死盯着朱三。见朱三在看它,老山羊胆怯地向前走了半步,口中“咩咩”地叫着。 鬼故事大全

朱三奇怪,说认识啊?大手一挥,两个工人上前去拖那老山羊。老山羊四蹄后蹬,赖着不走。朱三转到老山羊的后面,照准它的屁股猛踹一脚,就听老山羊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朱三正想再踹一脚,只见那老山羊已奋力挣脱束缚,掉转头来,红着一对眼睛,鼓着全身的力气向朱三冲过来。朱三猝不及防,被老山羊一角牴翻在褪羊毛的热水桶里,烫得他大呼救命。

朱三从水桶里爬起来,捂着屁股去找老山羊。工人说,刚才见有一道白光飞出门外去了。朱三着急地说:“赶紧去找啊,一千多块呢!”谁知找了半天也没见着。

朱三伤了屁股不能开车,只得一瘸一拐地走回去。快到离家不远处的那个街角时,朱三朦胧中听到前面有羊在叫唤,心中一愣,说难道是那老山羊受到惊吓,跑到这里来了?抬头就见街角处那株老香樟的暗影里,有一个白晃晃的东西在蠕动。朱三赶紧瘸着腿一路小跑过去。到跟前一看,哪里是什么山羊,分明是一个身穿白衣的老伯在那里摆地摊。见到朱三,老伯招呼说:“小伙子,买药吧?”又拿一瓶药放到他的手中说:“这药管用呢!”

朱三看那老伯似曾相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再看地摊上的招牌,写着专治跌打挫顿兼治内伤外患,药到病除。就一声冷笑,扔下药说:“狗皮膏药!”老伯叹了口气,收起地摊,转过身一瘸一拐地走了。朱三见他是个残疾,又追了一句:“自己的病都治不好,还出来蒙人!”老伯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说:“我这是被那不孝的忤逆子用脚踹的,这个畜牲!”朱三低头去看,老人的屁股上果然印着一个深深的皮鞋印迹。

朱三回到家里,脫衣上床。老婆小玉一看他那鲜血淋漓的屁股,吓得花容失色。朱三“嘶嘶”地抽着嘴角,说了事情的经过。小玉说:“那老山羊不会成精了吧?”又听了老伯卖药的事,就说:“江湖上的那些膏方说不定真的管用呢!”朱三一撇嘴冷笑道:“尽扯!”想了想又说:“那老头有点眼熟。”小玉问是不是在哪见过,朱三点点头说:“好像是!”

小玉去整理朱三换下来的衣物,从衣袋里掉出一只瓶子。捡起来一看,是烫伤药,就拿给朱三看。朱三看了半天,说:“奇怪了,我没买他的药呀!”就让小玉帮他擦拭。药到之处,消肿止痛。朱三一脸惊诧,说:“灵丹妙药啊!”

第二天傍晚,朱三正在店铺忙碌,老邱又来送羊。朱三迎上去正要招呼,却赫然见到羊群后面站着一头左角缺了半截的老山羊,正用怪异的目光在看着自己。朱三浑身一哆嗦,拉老邱到一旁,悄悄说了昨晚的事。老邱死活不认账,说这头老山羊是下午刚买的。

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三篇-阴阳纤人

一、买房

民国十三年,人潮涌动的上海滩。廖子涵大学毕业后,他就到松浦贸易公司开始上班,虽然每月只有6块大洋的薪水,但也够他租房子吃饭以及各种费用的开销了。

廖子涵工作了半年,贸易公司又招了一名女会计肖月。别看肖月念的是私塾,是一个典型的小家碧玉,可是她说话得体,待人热情,还能做一手好吃的上海本帮菜,廖子涵一下子就被她给吸引住了。

肖月被廖子涵频频射出的丘比特之箭射中,两个人很快就出双入对,共浴爱河了。

这天肖月对廖子涵说:“子涵,我妈妈想见你一面!”

肖月自小丧父,她是被母亲一个人拉扯长大的。肖月虽然不是个旧女性,但她找个夫婿,总得征求一下母亲的意见。

廖子涵买了几样礼物,然后来到了闸北区的一间狭窄的出租屋里,肖月的母亲虽然一眼就相中了女儿领回家的男朋友,但她一提婚房,廖子涵踌躇地说:“阿姨,婚房我以后一定会买的!”

廖家为了让廖子涵念书,已经借了不少的高利贷,结婚买房,廖子涵不能让家里再出钱了。

肖月母亲听廖子涵讲完话,却将脑袋晃成了货郎鼓。她嫁进肖家的时候,就没有买婚房,肖父去世后,她就一直和女儿租房子住。有过这一次惨痛的教训,肖月母亲断然地说:“子涵,只要你买来婚房,随时可以和我女儿结婚,可是如果,那么……”

廖子涵垂头丧气地从肖家出来,他看着两眼哭红的肖月一跺脚,说:“肖月,这婚房,我一定得买!”

廖子涵虽说手里没钱,但他可以找老板,先支取几个月的工资,然后再找同事们借一些,估计三五十块大洋还是可以筹措到手的。

肖月白天在松浦贸易公司上班,晚上的时候,她就去上海滩一家洋人开的酒吧弹钢琴,如今她的手里,也积攒下了二十几块大洋,两个人一凑,竟有了68块大洋。

廖子涵兴奋地说:“我们明天一起请假,然后找家房介,一定要尽快将婚房买到手里!”

第二天一大早,廖子涵就领着肖月,直奔房介最集中的秋林路。两个人找房介一问价格,当时就愣住了,房介的收费标准竟都是——找一月二签约三。

房介带廖子涵看房,不管成不成他都得先付一块大洋的辛苦费。接着廖子涵要在一个月之内连续看房,那就得付二块大洋的介绍费。而他们一旦相中了哪套房子,签约的时候,必须给房介三块大洋的签约费。

廖子涵和肖月连问了五六家房介,竟然都是这个价。肖月心痛地说:“子涵,实在不成,我们还是交钱吧?”

廖子涵瞧着那些对他口吐莲花的房纤们,心里就没底,他正要带着肖月自己找房去,就见街边弄堂口的一块木牌上,写着一行小字——殷阳房纤,免费看房。

廖肖二人顺着弄堂曲曲折折地行了二三百米,最后在一个写着殷阳房纤的小院门口停了下来,廖子涵试探着敲了几下门,可是木门就好像钉死了一样,根本没有被打开的意思。只有门口老槐树上的乌鸦受到惊吓“呱呱”怪叫着,直飞到了天上……

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四篇-段小姐话鬼之岭南旧事儿

那又是何时的事呢?想来那时段小姐也许不过一岁罢,一岁的孩童自然是记不住什么的,却也无妨,因为岭南的百姓却是都替段小姐记着这件旧事儿的。

段小姐父亲段四根死于马蹄之下。那马原是王员外家的汗血马,西域购得,野性十足,段四根黑夜暗自摸进王员外家马厩想偷得宝马,谁承想却被马蹄踏准准踏在天庭之上,呜呼一声送了命了。

新妇丧父原就悲惨至极,可偏偏祸福不同至祸事不单行,那汗血马虽一脚踏死了段四根却也吃下了段四根包里的蒙汗药,昏昏糊糊没几日,竟两眼一闭断了命了。想那王员外可是好说话的人?莫名其妙摊上人命官司已然是难压心头怒火,现今儿想到自己花了大半家产买下的宝贝也没了命了就更是怒火中烧。那王员外一琢磨段四根家里也就那小媳妇还像个样儿就打起了歪主意,想那段穆氏眉似柳叶儿面若桃花儿,一颦一笑间就能把男人的肠子勾出来,在这乡野村间也确是十分的姿色了。就这样那王员外勾结了县太爷判了段四根的罪,可罪犯已死,县太爷便要段四根的小媳妇段穆氏代夫受罚,王员外听后一副大善人的嘴脸示意段穆氏嫁与他做第十二房小妾,更可恶的是当天便要娶进门,可那天段四根的头七还未过。

那段四根生前虽是个整日里偷鸡摸狗的小贼,可在邻人们的眼里却还是不厌烦他的。这人头脑活泛,爱得些轻松的小钱儿,得来了也不独享,谁家有个灾难的事儿他都不忘帮衬一把,而且段四根拿给别人偷盗得来的钱时也都说的明白,直接告知别人这钱的来历,只道若嫌他这钱脏那日后过了难处再还他便是,若不嫌这钱脏就也不用还了。却说那王员外,平日里便一贯夺人妻子抢人钱财,现今对段四根不依不饶,人死了却还不放过孤苦遗孀和襁褓婴儿,可又如何,乡亲们是敢怒不敢言。

段穆氏死了丈夫又被迫嫁人,这等羞辱之下她恨不得一条白练随了亡夫去了,可奈何怀里婴孩儿尚小,人人有过可婴孩儿无过,想着这孩子,她终也没狠下心来赴黄泉。可当真嫁与仇人吗?断然不可!段穆氏心一横抱起婴孩儿顺着玉米田一路跑到了杨氏祖坟场,这杨氏祖坟是出了名的奇怪,不过方圆五十里的坟场可是不知多少人进去了便再也走不出来了,即便是杨氏宗亲,也只得在埋死人那天的白天进去,埋了赶在日头落山之前出来,出来晚的人也都再也没见出来,人们都说,那坟地邪的很。那段穆氏心一横,横竖没有出路了,进坟场躲一阵也许还能等到转机。可是谁又会料到这一躲给日后的段穆氏带来了什么,给她怀里的婴孩儿又带来了什么。

且说这段穆氏一口气跑入杨氏祖坟场。那是一片种满松柏的林子,段穆氏刚一进入林内,便觉得天骤然黑了,她心里一紧,心头的悔意袭来,可一转身,哪里还有她来时的路呢?她惊恐的抱紧怀里的婴孩,那孩儿也不哭,瞪大了一双眼睛四下里看着,一副逛庙会看新奇的模样。段穆氏虽已嫁为人妇却也不过十七八年纪,如此场景,她早就吓的不知所措,再想起这些天来的不如意,更是委屈不已,想着想着竟依在一棵松树下嘤嘤的哭了起来,凄凄惨惨,好不怜人。

说来也奇,段穆氏哭了不知多久,微微一抬头竟看见眼前一双男人的靴子,她心内一惊,循着靴子向上看去,只见一个风流公子正附身端详她。

“小姐如何这般哭泣?”那公子相貌堂堂,一袭黑色丝绸长袍裹身。

“我,我 寻不得出去的路了。”段穆氏见到有人却是欣喜的很,心里的惧怕也少了一半。

“哦,那我也没办法的,这里确实出不去,不过小姐若是怕,在下可以作陪,若这山中有什么害人之物,也可护小姐周全。”说话间那翩翩公子紧挨着段穆氏也坐在了树下,段穆氏碰到了公子的手,“真凉啊,想在这林中若是一个人,冻死了也未必有人知道。”段穆氏心想。六月的风吹的树叶沙沙的响,那叫了一天的蝉儿也累的停了生息。

就这样,段穆氏白天在林中一边找些野果子一边找寻出去的路,晚上,这公子便会如期而至,也不多说,挨着段穆氏坐下,看她入睡。

终一日,公子与段穆氏的情愫得以互诉,两人遂互通阴阳。

第二日一早,公子已然离去,段穆氏一睁眼,却看到了眼前一片已然金黄的玉米地。

段穆氏就这样回了家,本也是藏着的,但却得知王员外几日前莫名的死了,想来仇家死了她便也安心了,只是有时会想那公子,可那恐怖的坟地却也不敢冒然进了。

谁也没想到的是,段穆氏怀孕了。段穆氏怀孕三月便产下一子,只是这孩子生来死胎,虽三月产子却如十月产子一般大小,只是肌肤僵硬无华,一如一具入土数月的尸体。段穆氏心知这孩子的父亲是何人,想这孩子在世上还未及看一眼便走了心里便苦。是故段穆氏第二次进杨氏坟场。

这一次段穆氏见到了真正的坟场。和第一次时不同,这次段穆氏虽从同一地点进入坟场可看到的却不再是数不清的松柏树,而是大大小小百座坟堆。那些坟堆呈环形围着中心一点,而那中心摆着的是一具小小的椴木棺材。

“娘子,我等你多时了”不知什么时候,那公子站在了段穆氏身后。

“咱们的孩子,还未及见这世间一见……”段穆氏说着嘤嘤的哭了起来。

那公子也并不惊讶,只是抱过段穆氏怀中死婴,放于小棺材中,盖上棺材板儿,静静的看着段穆氏。

“娘子,我想护你一世周全却身不由己,如今只靠这孩儿护你,万望记得三年之后带个大些的棺材来给咱们的孩儿换上,为夫如此便心安了。”说完,那声音就像飘到天边一样一点点消散了,那段穆氏一睁眼,哪里在什么杨氏坟场啊!明明就是在段四根那破旧的土炕上。

三年后,段穆氏梦中见一少年来寻,那少年眉目清秀好不英俊,见到段穆氏就直叫娘亲,段穆氏直说我哪里有儿子啊?我只有一个女儿啊!那少年一笑,娘亲忘了,杨氏坟场里,您儿子一直等着您呢。娘亲,我的房子太小,求娘亲换个大些的吧。

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第五篇-坟前的镜子莫看

这是一个相传已久的故事,时时警醒着后辈人。上方镇奇山村里的张二溪是个年轻猎手,但因一次意外经历,使其疯癫了几个月。

话说这天,张二溪一大早就扛着猎枪窜进山里去了。二溪刚好是而立之年,年轻力壮,而且经验老到,每次都能满载而归。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夕阳西下了。二溪看看自己挂得满身都是的猎物,收获颇丰,觉得该是时候回去了。

虽是大山大岭,但由于村里人经常出没,也走出了不少捷径小道。二溪沿着一条曲折的山路,很快的跨过了几个岭。不过这时前面已经没路可走了。没路走就自己开路,只要方向不错就行了。就这样在树木草林之间钻进钻出,兜兜转转之中好像听到有人在哭泣,哭声断断续续的,隐约之中听出是一把女声。二溪向来胆大,况且林子大了,什么鸟有。也许是什么怪鸟的啼叫声也不奇怪。二溪继续赶路,哭声却越来越清晰。二溪心里有点茅,忍不住叫道:“谁在哭呀?”没有人回应,只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山谷中回响。那哭声停了,不觉间二溪来到一座坟前。坟头长满了草,坟头稍后撑着有一把雨伞,那伞破烂不堪,只剩下伞的骨架,间中有几条破伞布缀着。坟正中挂着一面镜,有点陈旧。看整座坟不新不旧,约莫有两三年时间。蓦然,哭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听起来仿佛就在身边,而且明显感觉到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二溪虽然胆大,但此情此境也不免使他心神慌乱,感觉后背凉丝丝的。无意中二溪一眼看见了坟头挂着的那面镜子,镜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子,十八九岁左右,披一头长发,脸色苍白,在伤心地抽泣着。二溪一下子脸都青了。那声音分明是从坟墓里传出来的,哭者正是镜里的女子。怪不得刚才无人回答他的叫问,鬼咋能与人对话呢?这情景太可怕了,镜中的女子还在不断地哭看着他。张二溪怕得心都在打颤,不敢再逗留片刻,跌跌撞撞地慌不择路地跑,可哭声还在背后远远地传来。。。。。。

好不容易的看见村庄,但因刚才见鬼的恐惧过度累积,二溪终于支持不住了,看着村口越来越模糊,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醒来已是第二天中午。可二溪眼前老是出现那女子的影子,仿佛在向他哭诉。自此以后,二溪开始胡言乱语,神情变得呆板。嘴里老是在唠叨:“镜中的女子!镜中的女子!”医治了几个月,情况没有丝毫的好转。家里人见他疯疯癫癫的,有事没事拿着镜子在照,又打老婆又骂娘,神情动作还古古怪怪的,就怀疑他是中了邪。

二溪的弟弟去请了位法师来帮哥哥驱邪。此法师是位道行颇深的高人,只画了一道驱邪的符,烧化和在清水里让二溪服下。果然,二溪第二天一去往日的晦暗之气,整个人神清气爽,恢复正常。然后法师告戒说:“凡英年早逝的女子,坟头都会有一把伞和一面镜子。因为她们死得早,鬼门关还未到时候为她们打开,镜子便是她们的轮回隧道,而伞便是这条隧道的庇护场。由于轮回的漫长,所以有时她们会哭。同时在轮回中她们作为鬼的邪气便从镜中逸出,人看到镜中的人像,邪气便直接附于此人身上,由此人就会中邪。”

从此,老人们便经常告诫后辈看见坟头有伞撑着的就得远远避开,切莫靠近去,更不要看坟头挂着的那面镜子。这种禁忌就这样被流传了下来。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短篇超吓人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93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