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大爷民间鬼故事大全、民间鬼故事100字以内、民间鬼故事大全五十字左右、完结长篇民间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第一篇-二鬼索命

明朝隆庆年间,湖广德安府孝感县有一个年方十八的秀才,叫许献忠,长得眉清目秀,举止斯文。和许献忠同街居住的屠户萧辅汉,有一个女儿叫萧淑玉,年十七,体态轻盈,容貌秀丽。萧淑玉每天都在临街的楼上绣花,一次许献忠路过,见到萧淑玉,两人四目相望,彼此互生好感。天长日久,两人开始言语交往。

一日,许献忠暗示萧淑玉,想进她房内叙情,萧淑玉默许。当夜许献忠从楼下架起梯子,爬上楼去,和萧淑玉情交意美。两人情意缠绵,不知不觉天已破晓,许献忠恋恋不舍,和萧淑玉约定明晚再来。萧淑玉说在楼下架梯子太明显,一旦有人路过看见,事情就麻烦了,她将准备一匹白布系在一根圆木上,把白布悬在楼下。他只需抓紧白布,她会在楼上拽拉圆木将他拉起。许献忠听后不胜喜悦,次日晚便如此上楼。二人往来半年,邻居们都有所觉察,唯独萧辅汉还蒙在鼓里。

一天早饭后,萧淑玉母亲见女儿还未起来,就上楼来叫。她推开房门一看,女儿已死在血泊之中,身上的首饰都不见了。萧辅汉的邻居中,有一人素来对许献忠和萧淑玉的暗中交往看不惯,就告诉萧辅汉他家女儿和许献忠交往已有半年多,昨夜许献忠在朋友家喝酒,想必是喝醉了酒杀人。萧辅汉大怒,当即赶到县府告许献忠奸杀女儿。

当时张淳任孝感县知县,此人清廉公正,断案如有神助,他接了状纸后,马上派差役传来原告、被告及证人。张淳先提讯证人,左邻、右邻都称萧淑玉闺房在路边楼上,她和许献忠私下往来已有半年多,因此不能说是强奸。至于萧淑玉为何被杀,夜深之事,众人难以知晓。张淳又问被告,许献忠说如果单单以他和萧淑玉有私情这事定罪,他绝无辩词,但萧淑玉不是他杀的,他和她私下相亲相爱,本来就担心别人知道,怎么还会做忤逆之事,操刀杀她?

张淳见许献忠面目清秀,性情温和,不像凶暴之徒,就问:“你和萧淑玉往来时,有什么人在楼下经过吗?”许献忠说本月有巡街和尚明修,常常在夜间敲木鱼经过。张淳听后心生一计,脸上却一变温和之态,厉声对许献忠说:“你杀死萧淑玉,还想狡辩?”他又命衙役打许献忠20大板,关入监狱。

众人见许献忠入狱,以为此案就此完结,张淳却暗中叫来两个差役,问明修在何处住宿,差役说在玩月桥观音庵前。于是张知县对二人耳语一番,并说事成有赏。

当晚,明修仍然敲木鱼巡街,约三更时回去歇宿。这时四下一片死寂,夜色深重,忽然桥下发出三声鬼叫:一男叫“上”,一男叫“下”,一女低声啼哭,声音凄厉惊人。明修万分惊恐,忙在桥上打坐,口念弥陀。这时又听第三鬼边哭边叫:“明修、明修,我阳数未尽,你无故杀我,又抢我首饰。我已向阎王告你,阎王命二鬼使陪我来取你命。现在你若付钱帛给我,并打发鬼使,就可以私了。否则我将再奏天官,定要你命,到时就是诸佛也难保全你。”

明修早已吓得魂不附体,急忙手执佛珠,合掌答道:“现在首饰就在我住处,明日再买钱帛一并还你,并念经卷超度你,请千万不要再奏天官。”这时两公差突然出现在明修面前,用铁链锁住明修,又收取其住处的衣物、蒲团等物,押解回县府。原来张淳早已命两公差雇一妇人,三人在桥下发出鬼声,吓得明修吐露实情。

第二天張淳搜出明修藏在破袄内的首饰,让萧辅汉辨认,确认是他女儿平日插戴之物。明修无可抵赖,只得一一承认杀人罪行。

原来,那晚许献忠去朋友家喝酒,夜深未归。明修巡街叫更,行至萧淑玉楼下,见楼上有白布垂地,以为萧家白天晒布,夜晚忘记收回,就拉扯白布,起意偷走。不料他却发现有人在往上吊扯,当下心里明白,这是偷情女子以此接应意中人,但他也不言语,听任楼上吊扯上去,上楼一看,果然是一个美貌女子。明修对萧淑玉说:“小僧与娘子有缘,今日娘子若肯留我一宿,福深似海,德高如天,纵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忘记。”萧淑玉见是和尚,心中早已懊恼无比,又闻和尚口出此言,更是恼怒,说自己已鸾凤相配,决不失身于他,但可将一根簪子给他,让他快点儿下楼。明修也怒了,说是萧淑玉把自己吊上来的,说罢强去搂抱淑玉求欢。萧淑玉高声叫喊,明修担心被人发觉,即拔刀将萧淑玉杀死,摘其首饰逃下楼去。

之后张淳从狱中提出许献忠,道:“和尚杀死萧淑玉,该由他偿命。但是你身为秀才,却私下和女子偷情,也应该革去前程。不过你尚未娶妻,萧淑玉尚未嫁人,虽是私下偷情,也如结发夫妻一般。更何况此女子为你垂布下楼,才误引来杀人凶僧,且她为你守节而死,并未玷污名节,也不愧是你的妇人。现在你若想再娶,须革去前程;如果想保留前程,就将萧淑玉作为正妻,你收埋供奉,不许再娶。这两条路你何去何从?”许献忠答:“萧淑玉生前曾要我娶她。我也向她发誓,待金榜题名时一定娶她,没想到遇见这贼僧。萧淑玉为守节而死,我心中为她悲痛万分,求生尚且无暇,现在我只想收埋萧淑玉,以她为正妻,决不考虑再娶。”张淳听后十分高兴,随后即作文书,向提学道禀报此案,拟判明修死刑,请求保留许献忠前程。提学道批示,同意张淳的判决。

到万历年间,许献忠参加乡试,一举中魁。他对张淳感恩不尽,亲自道谢。张淳问他现在是否考虑再娶了,许献忠说不敢。张淳说:“你今日成名,萧夫人在天之灵定会喜悦无比。”于是请许献忠的一位同年举人做媒,为许献忠纳了一名霍氏女为妾,仍然以萧淑玉为正妻。

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第二篇-五爷与狐

五爷是个老跑腿子,一辈子也没讨女人,一个人在屯南的黄花坨子下压了两间地窨子,养鸡。

黄花坨子上,草盛花黄,蚂蚱四溅。五爷的鸡群白天一松,满甸子自由寻食,扑啄蚂蚱。到了晚上,五爷的哨子一吹,嘟嘟儿的哨声能听出二里半地,母鸡们飞的飞,跑的跑,争相往回奔,五爷活得很开心。

这天,五爷窜亲回来,天已经眼擦黑了,快到坨子时,五爷远远看见坨下的树林旁,有个人影一摇一晃地张着两只胳膊在赶鸡。五爷就吆喝了一声:“哎——那是谁呀?”可谁知五爷这一喊,那人却忽地向下一俯,变成了一只四脚野兽,“噌”地蹿入林中不见了。

五爷的心里不禁一抖,他听人说过:年头多的老狐狸成精成怪,常会学人走路,把鸡赶进洞中养起来,慢慢享用。可都这么说谁也没亲眼见过。他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次经住,莫非真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

第二天一早,五爷把鸡从拦子里松出时,特意仔细地数了数,发现一些他熟悉的母鸡真的不见了。五爷就背上老洋炮,领着老黄狗,在坨子上遛,专找那些平时未遛过的背阴死角。果然,在坨后的一个深坑内,发现了厚厚的一层鸡毛,还有些吃剩下的鸡头、鸡抓……再找,五爷就在一块老坟地发现一洞,有树口粗。洞口爬得光光的,还挂这几根黄褐色的毛,毛捎儿都有些发红了。五爷便断定了是只狐狸,而且还是只老狐狸。

五爷就回屋取了一捆干黄蒿和一大串红辣椒,在洞口的迎风处点燃起来,顷刻间,浓烟滚滚,辣味冲天……不一会,洞穴里就传出了“吱吱”的尖叫声和扑腾冲撞声。五爷端着老洋炮守在洞口,以防垂死的狐狸从洞口窜出。

这时,五爷突觉身后有异,老黄狗夹紧了尾巴,恐惧地偎在五爷的脚边,狺狺吠叫着,五爷回头看时,只见杂树丛中,一只黄毛老狐狸,后腿直立,形如人状,冲五爷“吱吱”尖叫着,目呲欲裂,张牙舞爪,样子十分吓人。五爷不禁吓了一跳,原来还有一只!平生他还是头次见到狐狸和人一样站立着,忙掉转洋炮,枪口寻找着老狐狸的致命部位。

老狐狸有些畏惧五爷的枪口,不敢近前,只是在五爷的前后左右窜跳,尖叫,叫声惨烈而又绝望……忽然,一个跳跃,窜入林中不见了。五爷提枪领着老黄狗追去,追至坨下时却不见了黄狐的踪影。

当五爷无功而返,又回到洞口时,惊讶地发现:洞口的柴火已被扒得四散,东一缕西一缕地冒着淡淡的清烟,隐隐有一股皮毛烧焦的气腥味儿。五爷就明白老狐狸已经又来过了,自己这是中了老狐狸的调虎离山计。便趴在洞口细听,洞中似乎还有一丝微弱的丝叫声。看来老狐狸是未来得及或是没办法把同伴救走。

五爷找来二齿钩子把狐狸从洞穴搭了出来,看时,却是一只三条腿的母狐。黄褐色的皮毛已被熏得不成颜色,双眼无神地张合着,惊恐地望着五爷,胸腔里发出嘶哑无力的哀叫声。

忽然,五爷眼前一晃,一条影子在林中一闪既没。五爷知道是那只跑掉的老狐狸还在附近,看来跑掉的那只一定是只公狐了,只要有这只母狐做诱饵,就不怕逮不到那只公狐。五爷心里有数,便肩起母狐,领了老黄狗得胜而归。

下半晌,五爷回村担水,村里人已知道了五爷捉狐的事。有人告诉五爷说:这些天下地锄草,放在地头的衣裳常被偷走;还有人大白天就看见那对狐狸和人一样穿衣带帽地在树林里向人们张望,有时还拦路向人讨烟抽呢。人们都说这样的狐狸通了人性,成了精怪,谁惹了它就要遭到报应的。

五爷一辈子神鬼不信,哪在乎这一套,打赌说非抓住这一对狐狸给人们看看,到时看它是咋找我抱复的,说完,哈哈笑着担水而去。

天黑以后,五爷用绳子把母狐绑在了鸡拦内的一根柱子上,挖了陷坑,盖了翻板,做好伪装后,便熄了灯,摸黑守在屋内,转等公狐上钩。

月亮升起来时,公狐出现了。它似乎已预感到了五爷的院内布满了杀机,只在五爷的房前屋后一声声地哀叫着,叫声凄切而又哀怨。这时,捆在柱子上的母狐已缓了过来,公狐每叫一声,母狐就哀哀地回应一声。这一长一短,一高一低的哀叫声,如铁锯般锯得五爷心神不宁……五爷这一宿也未敢合眼。

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第三篇-三验棺材子

1.孤魂含恨

明朝万历年间,一个叫程世昌的香料商人出外做了一年的买卖,回乡途中,遇到一个贩卖丝帛的商人方子书,两人非常投契。恰好方子书也要往清徐县去,二人就一路结伴同行。

这天在客栈留宿,程世昌忽然梦到女儿雨蝶血污湘裙,脖颈间挂着一条麻绳,凄然怨道:“父亲途中何不加快脚力?如今我们父女怕是见不到了。”程世昌醒后有种不祥的预感,便与方子书约定到了清徐县再聚,快马加鞭连夜赶了回去。

岂知,程世昌一到家,便看到挂着大大奠字的白纸灯笼,妻子甄氏正领着家人守着一具棺木痛哭。儿子程雨鸥见他回来,立刻跪行过来,抱住他双膝痛哭道:“父亲回来迟了,姐姐自缢,已经断气半日了!”

程世昌顿觉天旋地转,心口一阵剧痛,生生咳出一口血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蝶儿好好的怎么会寻了短见?”

“还不是你收留的那个穷鬼冯绍棠……老爷自己看看蝶儿吧!”甄氏边哭边骂,棺木中躺着的蝶儿腹部隆起,分明身怀六甲。程世昌错愕不已,冯绍棠是他故友之子,自己因看他无依无靠,这才收留的他。难道是自己引狼入室?

程世昌怒不可遏,立刻让人将冯绍棠带上来。很快,冯绍棠就跪到他的面前,可他一见程世昌就滚下热泪,说自己虽倾慕小姐,但绝无越轨之举。

“混账东西,还敢说没有越轨之举!”甄氏怒骂,“秋月,将你知道的原原本本说出来!”

秋月是程雨蝶的贴身丫头,听甄氏提着名叫她,立刻跪下道:“十个月前的一天,冯少爷来望月楼找小姐借书。他拿出两串钱让我出去替他买糕点,小姐就吩咐我去了,结果我回来时正撞见他在非礼小姐。事后小姐怕被人耻笑,就忍辱没有声张。后来珠胎暗结,小姐就用白绫缠住腹部,最近即将临盆实存遮掩不过,羞愤之下才自缢了。”

“你含血喷人!”冯绍棠激愤不已,抵死不认。

“雨鹍,即刻报官!”程世昌痛心道,“我的蝶儿遭此凌辱,龠恨而死,孤魂尚且来见我最后一面,我必将为她讨回公道!”

2.亡女产子

清徐县知县王大人受理此案,派捕头带着差役仵作来程家验尸。方子书一赶到清徐县就来拜望程世昌,安慰了他之后又道:“令爱遇到这么大的事,嫂夫人如何全然不知?”

程世昌解释:“你这嫂嫂原是填房,膝下只有雨鹍一个,蝶儿的生母去世很多年了。你嫂嫂待蝶儿倒好,只是这孩子一心想着去世的母亲,不大和她亲近。”

“原来如此。”

这时仵作已经验明尸体:“死者程雨蝶,年十九岁,怀有十个月身孕,乃自缢而亡。”

一听这话,众人一片哭喊声。冯绍棠被差役拘捕,也大声喊冤。突然,秋月惊恐地指着棺材道:“小姐,小姐她……”

众人一看,顿时瞪大眼睛。程雨蝶隆起的腹部居然蠕动起来,下身缓缓渗出暗红色的血来,染红了湘裙。

仵作一时瞠目结舌,程世昌也慌乱得不知所措。这时,方子书指着身边的账房先生对他道:“我这位账房先生颇通医理,可否请他为小姐查验一番?”

此时也别无他法,程世昌只得点头。账房先生走上前去,用手抚摸程雨蝶的腹部,忽然面露惊喜,道:“是棺材子!”

账房先生说妊娠足月而死的妇人,有时会因尸体膨胀骨缝松动等原因而产下腹内胎儿,偶尔有命大活下来的,就被称为棺材子,程雨蝶正是这种情况。

只见账房先生经过一番忙碌,双手托出一个呱呱啼哭的男婴。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而程世昌更是不知是悲是喜。

“本来已是死无对证,现在只要将疑犯和这孩子滴血认亲,是非黑白就很清楚了!”方子书道。冯绍棠听完居然面露希冀之色,对着程世昌叩头道:“世伯,小侄愿意对簿公堂,滴血认亲!”程世昌心里一动,冯绍棠这么坚决,难道他真是冤枉的?

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第四篇-古代鬼故事之鬼心

大少爷李白树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女人。他游学整整四年,回来的时候竟然讨上了一个老婆,这让李老太非常高兴,见儿子的心反而不如见儿媳妇的心迫切。这也难怪,李家是富贾一方的大户,却只有大少爷这棵独苗,开枝散叶想来早已是李家顶天的大事了。

女人名叫杨水灵,人如其名长得清如水。李老太非常喜欢这个儿媳妇,但她脸上并不显山露水,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当家人,她晓得当有的矜持和威严。她要观察观察这个女人究竟适合不适合做她家的儿媳。

杨水灵是个聪慧的女人,每日里除了给李老太请安,便安分守己地陪着李白树看书写字。渐渐地,李老太对于这个儿媳妇越来越满意,她想是时候安享晚年了。几天后,她将杨水灵叫了过来,婆媳俩坐在椅子上,一问一答地叙起了话。

“水灵呀,来了这些日子,可住得习惯?”

“习惯。”

“习惯就好,家在北方吧?”

“北平城。”

“北平城好呀!以前皇上住的地方,贵气。不过看你长得不像北方人,倒像是我们南方的女人,水儿一样。”李老太抿嘴笑,又叹口气,“想白树也给你说了,我们李家是大户人家,可我膝下就白树这一个儿子,早盼着他成亲生子,可这小子倔得像驴,说是大丈夫学有所成,才能置家,拦也拦不住地就走了。不过,现在你来了,我也就放心了。水灵呀,这些日子我也看出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今后,这个家就全指望你了,只要你和白树和和美美的,我到了地府也放心了。”她说着拉过水灵的手,将一串沉甸甸的钥匙串子塞到杨水灵手中,“这是咱家所有房门的钥匙。”接着,又捏了颗莲子放到水灵手中,意味深长地说,“明白我的意思?”

水灵娇羞地点点头。

李老太掩嘴乐起来,“明天让容妈带你转转,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她都清楚。”

水灵扭脸望了望一旁的容妈,那是个老女人,穿戴利落,面无表情,嘴上涂着猩红的颜色。水灵冲她笑了笑,容妈却依旧面无表情,像具干尸一般。

翌日,水灵早早就起来了,她给李老太请完安,便随着容妈在宅子里转起来。李家的确很大,整个宅子是一套十的布局,若是没人领着,外人恐怕早就转了向了。容妈带着水灵她们去了库房、花房、家丁和丫头们住的下人房,转回来的时候,水灵突然叫住了容妈。

“容妈,我们好像还没去西北角那套院子。”

容妈望着西北角,许久,才挤出一句话,“那个院子太脏了,没什么看的。”

“我不怕脏,容妈,你带我去看看。”水灵边说边向西北走去。

容妈突然一把拉住水灵,冷冷地说,“那地方,少奶奶最好还是不要去。老太太已经在等您吃中饭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她说完,松开手,兀自走开了。

水灵愣在原地,她抖了一下,不知是容妈的话还是容妈冰凉的手刺激了她。她仰脖向远处眺望,远远地,只能看见那灰黑的院墙和一棵张牙舞爪的枯树,树上落着几只乌鸦,一动不动地,如同串在树枝上的一颗颗人头,突然,乌鸦们叫了起来,像人头蓦然张嘴呼喊一般。她感到一丝凉气从领口钻了进来,匆匆离开了。

夜里,李白树和杨水灵躺在床上,两人都睡不着。窗外明月当空,透进明亮亮的白光,两人闲聊起来。

“今天在宅子里转了转?”李白树问。

“嗯,宅子老大了,转得我都找不着北了。”

“没关系,过些日子你就熟了。”李白树停顿了一下,“对了,这宅子你哪都能去,就是西北的那套院别去。”

“怎么你也这么说?今天容妈还拦着我不让去。莫非,那宅子里还藏着什么宝贝,怕我知道了不成?”

“说不让你去,自然是有道理的,你听话便是了。”

“总要有个原因吧。”

“告诉你,怕你害怕。”

水灵不语,她一眨不眨地盯着李白树的脸,那张被月光照得白惨惨的脸。她在等着答案。过了一会儿,李白树从牙缝里轻轻挤出几个字,“那院子闹鬼。”他刚说完话,天上突然飘来一朵乌云,将月亮遮蔽得严严实实,屋内瞬时漆黑,李白树的脸也隐匿在黑暗之中了。水灵有些怕,她叫李白树,却无人回答,她更怕了,伸手去抱李白树,可是摸到的却是一团空气,这时,乌云飘过,月亮又露了出来,她惊讶地发现李白树不见了,她头皮立刻奓了开来,翻身坐起,一点点向床边挪去,与此同时,一只冰凉的手紧紧地攥住了她的手,她“哇”的一声窜到了地上,却见李白树正蜷在床边,捂着嘴在乐。她吁了口气,气恼地上了床。

李白树也向床上爬去,边爬边笑,“说了你会怕的。”静默了半晌,他拍了拍水灵,“我是假的,那院子里的可是真的。”

水灵又望向李白树,李白树再一次消失在黑暗之中,她一把抱住了李白树。窗外,乌云又遮蔽了月亮,这一次,久久没有散去。

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第五篇-民间奇谈之小红

小红死了,死于自己生日当天。

小红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身上穿着红色的连衣裙,脚上是红色的凉鞋,通体就像一个红色的人参娃娃一样靠在村口的柳树下,就像熟睡了一样。

小红的妈妈疯了一样,抱着小红的尸体不放手,生怕一撒手,女儿就会不翼而飞,围观的妇女们眼睛都是红红的,很多男人也都唉声叹气。

小红爷爷和爸爸来时,小红的妈妈已经哭得晕了过去,小红爸爸脸不停的颤栗着,血红的两眼凝望着女儿小小的身子,踉跄着把孩子的尸身抱回了家。

一、消失的尸体

小红的尸体就停放在自己家的仓房内,小红爷爷摸着孩子的身体,总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自己总是帮别人家办理白事情,还没有碰到这种情形,从体外看不出一点死亡的痕迹,尸身绵软不僵、温而不凉,真是一个怪事。

小红奶奶慢慢退去孩子的红裙子,转身去取新购置的一套衣服,忽然觉得衣袖被一只手拽了一下,激灵一下回过了头,孩子的姿态没有一点变化,小红奶奶拍了拍自己的头,又揉揉有点干涩发红的眼睛,觉得真是自己想多了。

奶奶又一次转身取来了新衣裤,可是回过身来,奶奶的腿竟不自觉的抖了起来,小红的红裙子好好的穿在身上,还是以前一样的姿势,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真切切的现实,奶奶顾不得给孩子穿衣服了,呼喊着撒腿跑回了上屋。

迎面正碰上小红的爷爷,一看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的老伴,爷爷心里起了疑惑,这个平时胆子很大又好张罗事的老伴,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只好扶着她到屋里休息。

奶奶哆嗦着嘴唇说出了自己碰到这诡异事情的经过,在场的亲友、族人一大帮人都是不置可否的态度,都认为是小红奶奶受了太大刺激产生的幻觉而已。

一大早,小红的爷爷找来会看阴阳的先生给看一下风水,也想早一点让孙女入土为安。听说小女孩穿着红色衣裙靠在柳树下死亡,风水先生觉得很是不妙,既然来了也只好进去看看再说。

一帮人陪着风水先生走进了停着尸体的仓房,大家举目一看,哪有什么女孩的尸体,停尸案上是空荡荡的,当时屋外有很多帮忙的人,女孩尸身躺着时头对着的空地上还有烧纸的铁盆,如今盆中的纸灰还泛着光亮,可是女孩的尸身就像是空气一样飘散了。

二、小红出生

七年前的夏季,天气很是闷热,快到临产期的小红妈妈感觉到很是疲累,身体刚刚靠在炕头就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自己走进了一望无际的林子中,四周有些阴郁的微风吹过,不觉间心底有些许的恐惧感,脚下竟有些踉跄,差一点就被一些不明植物绊倒。忽然,一个一身黄衣的美貌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就像是从天而降一样,及时的伸手拽住了自己倾斜的身体。自己好想说几句道谢的话,可是张了几次嘴都没有发出声来,黄衣女子好像看出了自己的想法,亲热的拉着自己的手,柔美的躯体往自己身上贴了贴,自己感觉到亲昵的同时,还有一种被挤压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黄衣女子激灵灵的一个踉跄,拐带着自己的身体差一点摔倒,接着自己的手就被一个美丽的绿衣女子牵在手里,心一阵的扑通扑通乱跳。

紧接着黄衣女子和绿衣女子就撕打在一起,呼呼的风声不停的扫着自己的脸,有尖尖的刺痛让自己不得不提起百倍的注意,为了免遭池鱼之殃,看准了一个空挡,一个猫腰就钻进了身后的草丛中,结果是一脚踩空,身体顺着地势骨碌碌滚了下去。

本能的自己张着两手四处捞救命稻草,好不容易抓到了一样物件,身体滚动的趋势稍微一缓,结果是连人带抓着的东西一起又滚了下去,眼看着滚到悬崖边了,身体骤然停了下来,再看看自己的双手,除了一抹残留的淡绿色,什么也没有看见。

身体微微一震,小红的妈妈醒了过来,腹部出现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家人赶紧请来接生婆,小红就这样诞生了。

刚出生的小红身体非常的健康,总是睁着一双大眼睛四处观望,没有特殊情况时不哭不闹,从不给大人增添任何麻烦,乖巧的让人心生怜爱。

小红的家庭是一个普通农户,所在的村落处于深山腹地,远离现代城市,村民们一直保留着很古朴的民风和重男轻女的心里,近百户村民每家都只靠种几亩薄田和狩猎为生,生活很是清苦。

小红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家中的独子,爷爷和奶奶时时刻刻都盼着能抱一个大胖孙子,小红的出生让一家人略有失望,但一点也没有影响家人对她的爱,只是全家都盼着能再添一个男孩。

小红的母亲自从生了小红后,身体日渐羸弱,虽说是女儿乖巧可人不纠缠她,可是她也总是觉得体虚无力,身子也日渐消瘦。

看着儿媳这个病歪歪的身子,小红的爷爷和奶奶非常的难过,一是心疼儿媳,二是抱孙子无望。老两口背着儿子和儿媳时也免不了长吁短叹、唉声叹气,有一次老两口的说话和叹息被五岁的孙女听到,一个五岁的女孩像一个大人一样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爷爷和奶奶丝毫没有注意小红的表情,只是宠溺的揉揉孙女的头发,笑呵呵的忙事情去了。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短篇冬天如何养生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14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