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短篇100字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短篇100字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风流鬼故事、民间流传的鬼故事、中国的民间鬼故事、有声民间灵异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短篇100字第一篇-四人诡谈

这是春日里的一个早上,柔风暖阳,汝州旁县的河流两畔飘满了柳絮。小卢从私塾回来,抱着两卷书,沿着河岸慢慢游玩。前面的三岔路口有一个隆生酒家,小卢出门的时候没有吃东西,觉得有些饿了,快步走了进去。

这会儿还没到午饭的时间,店里也很是冷清,只有靠窗的一桌坐着两个男人。小卢找了个地方坐下,刚要招呼店家来点填肚子的吃食,就听靠窗的那桌人起身招呼他过去一起坐。

这两人大约四十来岁,其中一人穿着一件绸衣,身材稍胖,像是个商人。另外一人眉目清秀,透着一股书卷气,像是个书生。

两人看起来面生。原来是途径此地的旅人,走得累了在此休息,见到小卢,就邀请过来一起聊天。

小卢生性洒脱,也不客气,吃着熟牛肉,一会儿工夫已经跟两人混得熟了。谈笑间,小卢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位商人只是吃些素菜,对于肉食却一筷不动。

商人笑了笑,说他是越州人,这几年贩卖丝绸,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至于为什么只吃素菜,还得从他当时在家乡发生的一件怪事说起。

小卢和书生都很有兴趣地仔细聆听。

说起来,那还是十几年前的事。当时商人还没有经商,是在越州山阴县一个名叫顾头村的地方做村长。这年的夏天,从外乡来了个姓郑的秀才。这秀才因为家里穷,也没能继续赴京考取功名,就到村里管理河堰赚些银钱。

有一天,商人在河边散步,见两个渔夫撑着一条渔船在张网捕鱼。这两人是邻村的村民,经常上这打鱼,看到本村村长就上来打招呼。

商人见他们桶里的鱼活蹦乱跳,就想买上两条。两个渔夫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什么也不肯收钱,从木桶里抓出两条最肥大的鲤鱼,用草绳穿了给商人。

商人又哪里好意思收,双方推让了半天,终于还是以较便宜的价钱买了鱼。回去的路上,正巧碰上管理河堰的郑秀才。商人知道这秀才平素没有其他的爱好,就是特别喜欢吃鱼。就迎了上去,说他刚才在河边遇到邻村的渔民,送了他两条鲤鱼。一个人吃不了,就转送他一条。

郑秀才自然是大喜过望。他这段时间手头拮据,已经好久没闻过鱼腥味了。拎了鱼千恩万谢地就回去了。

商人回到家,把剩下的一条鲤鱼让妻子红烧了,一家人香喷喷地吃了一顿饭。第二天一早,商人刚起床,就见郑秀才脸色苍白,慌慌张张地跑到他们家。

原来昨晚郑秀才一回家就把鲤鱼煮了吃。结果入夜后他就开始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鲤鱼,在河里自由自在地游走。但是不久之后,河面上飘来一艘渔船,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把他给捞出了水面。

他看到两个渔夫的笑脸,一双大手把他从网中捞出,丢到木桶里,用苇席盖住。这样又惊又怕地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他听到一个渔夫在叫商人的名字,然后也听到了商人的声音。遮住木桶的苇席被揭开,他看到了商人的脸。

接着就是商人问渔夫买鱼,双方推让之后,渔夫捞起鱼。郑秀才立即感到喉咙处传来一阵剧痛,原来是草绳穿过了鱼腮。在郑秀才迷迷糊糊之间,感到自己被商人拎着走,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他惊恐地发现,他被自己提回了家,然后迫不及待地拿出刀,杀鱼刮鳞。他立即被突如其来的剧痛击晕过去。

民间鬼故事短篇100字第二篇-懒鬼告状

鲁西南某地有个叫张三的懒人,冬怕雪夏怕热,秋有蚊虫春太湿。让他出门干活,他就从额角头一直疼到脚趾头。说来也难怪,张三的父母中年得子,溺爱娇宠,宠得儿子三岁懒学坐,五岁懒学走,到如今只晓得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日月如梭,转眼张三在父母的羽翼下长到了二十五岁,而张三的父母终年劳累,日夜衰老。看看儿子这副模样,老两口伤心不已。有心把做豆腐手艺传给儿子,也好等自已百年之后,儿子不至于挨饿受冻。偏偏张三不领情,不是撒了豆筐,就是翻了浆桶。老两口无可奈何,只好听之任之,养他一天算一天。

那年秋日,张老爹去集市卖豆腐,不慎跌入小河,一命呜呼。张婆婆思老伴、忧儿子,积劳成疾,不出半年也撒手西去。张三没了庇护,肚饿喊爹,身冷唤娘,很是凄惨。左邻右舍念在做豆腐的老夫妇平日为人不错,常常东家一碗饭、西家两个饼地接济张三。但年景不好,家家日子难过,更何况张三年纪轻轻,四肢齐全,总不能凭空要别人养活。天长日久人们对张三渐渐冷漠了下来。

张三没了乡邻接济,更是度日如年。他吃了豆腐,啃完豆渣,嚼光豆子,再也找不到什么可吃的东西。他躺在床上睁眼四顾,老爹老娘留给他的东西,倒还有几件可以换些吃的,可他不知道怎么去交换,更主要的是张三懒得去想,懒得出门,甚至懒得下床。

张三懒到极点,不吃不喝终于懒到了阎罗殿。

“回禀阎王,张三带到。”判官恭恭敬敬地把生死簿呈了上去。阎罗王接过来瞥了一眼,满脸诧异地说:“咦,这张三命寿已到,可禄寿还存,这是为何……”阎罗王瞧瞧骨瘦如柴,衣衫褴褛的张三,转身怒视判官,满目疑惑。

“阎王爷息怒,下官也觉得奇怪。这张三本该吃鸡鸭时,被骨头卡在喉咙致死,怎会……”张三懒是懒,可智商并不低,从他们的对话中得知自已本该撑死的,如今却饿死,这撑死总比饿死好啊。

张三越想越委屈,便倒头跪下哭丧着脸说:“阎王爷,我空着肚子投胎出去,空着肚子转了回来,从未吃过山珍海味,从未穿过绫罗绸缎,也无一妻半子,若是命贱如此我毫无怨言。若是该我的禄寿被人挪用,岂不是坏了阎王爷清正严明的威名,请阎王爷……”张三自幼懒惰成性,从不吟诗作词,不然照他这番言语,倘若专心学业,中不了举人也能弄个解元当当。

阎罗王知道,现在阴曹地府之黑暗已是名声在外。再说,人人都想上天堂,个个不愿来地狱,竞争如此激烈,弄得他收受的香火越来越少,若再有什么贪污挪用的流言传出去,岂不是鬼心大失,威望扫地?于是,阎罗王发下旨意,一定要把懒鬼禄寿的流向查个水落石出。

判官得了查办令箭哪敢怠慢,忙翻看生死薄找到福禄寿记载,果然张三投胎时就该享用100两白银的禄寿,第一任代其保管的是启蒙鬼。判官暗暗高兴,总算有了头绪。他忙不迭找到当事鬼问个清楚。谁知启蒙鬼闻言很是吃惊,说自已当时把这笔钱夹在书本之中,可一直保管到张三过了十五岁生日,仍未见他捏过笔翻过书,只好转交了商贸鬼。

民间鬼故事短篇100字第三篇-永不消失的电波

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们那儿有一个小青年名叫宋,宋山木的“宋”。宋学习成绩不好,又没有什么特长,家里更没有背景,高中一毕业,他就报名参军了。

宋时运不济,他们那一拨入伍的新兵都分配到了南方的各大军区,做了驻守士兵,而唯有他一个人,被安排到解放军的通讯部队,一进去就是严格的技术训练,每天背摩氏简码、政治教育,比高三毕业班的日子苦多了,后悔得他做梦都捶自己的胸膛。

也许是环境造人,宋很快就适应了部队生活,并且展现出过人的天分。他后来被调到二炮的一个基地当通信员,立过几次三等功,几年后光荣复员回家,在县交通局做了一名小干事。

宋当兵回来后,性格改变了很多,加上年纪渐渐成熟,思想上也有了很大转变。他不再甘心于平庸的生活,就打算自学成才,想来想去,他选择了一门小语种的外语----波兰语,一个人在家埋头苦学起来。

转眼过了三年。一天,他家里来了一位陌生人,找到他后表明了来意:该人来自于解放军总司令部,因为军队科技化改革,现在急需一批通讯方面的人才,希望宋重返军队,为解放军服务。

宋那时对机关单位的腐败无为早已经厌倦,见此机会从天降临,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当场收拾了他的那套自学教材,提起简单的行李就跟着那名军官上路了。

一路上,军官向他透露:由于未来太空战略部署的需要,国家在边界设立了几个大型雷达站,向太空中发射信号,信号的内容,大概是用多种语言重复播放“你已经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空,任何未经允许的探测、监视和越界行为都是非法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你进行警告并保留进一步打击的权力。”

宋一心向往宁静的生活环境,对这个新任务悠然向往。于是,他被安排在东北的一个深山老林里,当起了某个雷达站的技术员,过的是全封闭的日子。

宋的生活很简单,除了每天检查雷达信号的稳定性,剩下的时间他就捧着教科书,一心一意地钻研着他的波兰语。

这样的生活过了三年。有一天宋突然感到无所事事,便随手拿起雷达监控室里的密码本,试图着翻译起发射信号来。虽然这些数据他已经接触了三年,几乎熟读于心,但是一来这些信号经过加密,二来它们是用多个语种编译完成的,他完全不能理解里面的内容。

宋一段段地试图解读着那些密码,但是都全然无解,一直看到最后一段,他眼前一亮,因为那段密码显然是用波兰语编译而成的。

通常军队使用的电波密码,如果是用中文、英文、俄罗斯语等大语种编写的,那必须进行十分复杂的加密,以防被敌方截获。而小语种由于知晓的人才很少,用来做情报传送则更加安全和方便。

宋精神一震,认真地一字一字翻译起来,终于,到了晚上交接班之前,他靠着多年通讯员的功底,把那段波兰语完全破译了出来。

全文是这样的:“宇宙间的智慧生物们,这里是来自银河系地球发出的呼救信号。地球即将在数年之内毁灭,请收到信号后,立即前来挽救这里的生命。此信号用多种语言对宇宙广播,请求你们的留意。”

宋看完译文,不动声色地撕掉了,揉成一团扔在废纸篓里。一年后,宋向上级打报告,要求长期在那里服役,一直到雷达站撤消那一天为止。

民间鬼故事短篇100字第四篇-绿僵

乾隆六年,山西芮城的城郊有一座祠庙,庙内供奉着刘、关、张三人的神像。平日庙门是用铁锁锁着的,一般不让寻常老百姓进去,只有到每年春秋祭祀的时候才会打开,五六年间一直如此。之所以平日不让老百姓进去,是因为据说这祠庙内有怪物,以致于平时也要锁起来,怕不知道的人进去丢了性命,可是到底是什么怪物却没有人能说得清。后来连原来供奉香火的道士也不敢在里面居住,只让一个住在附近的村民掌管钥匙。

这年初春时节,有一个名叫赵小的陕西客商赶了几百只羊到山西去贩卖,等走到芮城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因为他赶的羊很多没办法住客栈,此时又是乍暖还寒的季节,所以迫切想要找个宽阔一点能住宿的地方。路过这个庙宇的时候,赵小觉得这是一个投宿的好地方,于是就赶着羊群上前敲门,结果发现庙门紧锁,里面也没有灯火,沮丧之下便找到附近的村民询问,结果恰好找的就是掌管钥匙的村民,一问之下方才知道此庙据说有怪,所以平时既不敢开门,也从不留人住宿。可赵小此时是饥寒交迫,实在顾不了那么多,再加上自恃平时胆大,而且胳膊非常有劲(赶羊放羊的一般都是一个木杆,上面绑条带布的绳子,哪只羊不听话就包一块石头甩过去,长期下来是指哪打哪,而且力道强劲),就对村民说道无妨,我既不相信也不惧怕,只求住宿一晚,明早就走,若是万一遇见了妖怪有什么意外,也和你绝无瓜葛。村民再三劝阻,赵小仍是固执己见,无奈之下他只好打开庙门,放赵小进去,临走前又淳淳叮嘱再三方才关上庙门告辞而去。

赵小如愿进得庙来,先四处打量一番,将羊群散放在庙宇的走廊下,接着从行李中拿出火石将蜡烛点亮放在神像前的地上,然后掏出干粮水囊,匆匆吃喝完毕。此时已漏下二鼓,羊群也都静静的卧在廊下,周围万籁俱寂,只是偶尔从庙外传来一阵猫头鹰的叫声。偌大一个庙宇,只有赵小一人在烛光下陪着三尊佛像,好不静寂。虽说他平时胆略过人,但是此时此景,再加上村民所说之言,让他的心中也有点隐隐不安起来,所以更是百般警惕,千般小心。待一抬头看见关二爷的神像,他心中不由暗道:“素闻关二爷能降妖除魔,若我依靠着他,就算真有什么鬼怪恐怕也不敢出来。”于是便走到关二爷神像前双手合十低头祷告两句,然后靠着神像就地坐下,左手紧紧握着鞭子以防不测,想着今晚就靠在这打会盹凑合一晚,待明天拂晓就早早起来赶路。

眼看三更过去,他的眼皮已经开始打架,正在迷迷糊糊将睡未睡间,忽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赵小猛然一惊便将双眼睁开,以为是老鼠的声音,他又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会,发现声音是从对面张飞像的神座下面传来的,这声音由远及近由小变大,像是什么动物马上要破土而出。赵小此时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听起来这不像是老鼠等小动物的声音,倒像是狐豹之类爬动的声音。想至此处他心头不由一紧;莫非这里还有野兽打洞出没不成?念一及此他马上握紧手中的皮鞭,紧紧盯着对面的神座,想看看那到底会出来个什么野兽,若真是虎豹之类,说不得也只好拼一下了。瞬间功夫便听“腾”的一声,从神座后面跳出一物来,赵小睁大眼睛看去,只见此物身材异常魁梧,大约六七尺高,满头覆盖着寸余长的绿毛,面上一双有如核桃般大小的黑色眼睛,目露炯炯之光,从颈下一直到脚全是细细的绿毛,如同穿了一件绿色的蓑衣一样,而两只爪子又细又尖,指甲外露还泛着寒光。刚出来的时候它没想到这里有会有人,待得看见烛火后的赵小,似乎颇感意外,马上半蹲在地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赵小,鼻子不停地抽动,似乎在嗅着赵小身上的味道。此时赵小一见这跳出的虽不是野兽,但却是比野兽还让人恐惧万分的怪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终于发现这绝不是不是自己眼花做的梦,只感头皮一阵发麻,脊背上出了一身细细的冷汗,心中不由暗暗叫苦:不成想这里果真是有妖怪,悔不听村民当初的告诫,以至于深陷险境,今晚能不能活着出去,全看造化了。

民间鬼故事短篇100字第五篇-参娃娃

听老人说,早年间有这么个石老头,祖籍山东章丘,年轻的时候闯关东闯到了长白山,跟着当地的参把头学着进山采参,一来二往的三十多年过去也就在东北安家了。这石老头膝下有个独子叫石大,二十八九的人了,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恁大的人了还赖在石老头家住着,吃老头的喝老头的不说,动不动还给老头甩脸子。石老头拿他也没办法,骂又不管用打还打不过,只能由着他了。

这一年夏天石老头染了风寒,夏天的风寒要是染上了比秋冬的要凶不少,接连灌了几副汤药下去还是体虚伤了元气,躺在炕上动弹不得。石大眼看着老头越病越重,还跟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整天瞎晃悠,根本不管老头死活。就这么拖了一些日子,这天晚上老头觉得自己实在快撑不住了,就把石大从厢屋叫过来说自己的身子这么熬下去不行,得想个法子。石老头嘱咐石大让他明天傍晚拿着自己以前在参帮敲山的木棒子,去村外的山口找两棵并生的歪脖子老松树,对着上风向的那棵敲七下,下风向的那棵敲八下,敲完就回家。石大斜着眼睛听完也没多想,反而两手一摊眉毛一横说,给钱,给钱我就去。这石老头看着石大这个不通人性的畜生样子,恨得咬牙切齿,但也无可奈何,骂都懒得骂了,只能从炕席子下面掏出点体己钱打发他。

第二天傍晚,石大按着老头说的,拖着棒子进了山口,果然在一个缓坡上找到两棵并生的老松,按着风向分别敲完,石大没回家,手头有钱自然一头扎进宝局耍去了。

一直到了当夜三更天,石大耍完回来,看见老头屋里灯居然还亮着。纳闷大半夜的谁还来串门啊,便偷偷的趴在窗户上看,只见屋里炕上躺着老爷子,炕下站着两个小孩,一男一女,都胖乎乎的,脸蛋儿粉扑扑的,穿着鲜亮的新衣服,脑后还留着一缕头发束成了小辫。老头看上去跟两个孩子还挺亲,仨人正聊着天。

只见老头躺在炕上看着两个孩子,委屈得眼泪汪汪地说,真不好意思劳烦二位大驾,但老汉我实在也是没辙了啊。两个孩子赶忙扯着嫩嗓子嗲声嗲气的说,爷爷,爷爷,快别这么客套,当年在山里要不是您拦着参把头,我们俩早就没命了。说着两个孩子把束辫子的头绳解开,各自拔了一根头发给老爷子,老爷子伸手接过来千恩万谢。俩孩子接着又陪老头聊了一会儿家常,要走的时候说,爷爷,时辰不早了,您好好养着身子吧,听说明天镇上要搭戏台子赶大集,我俩想凑热闹去看戏,正好顺道再过来看您。说完,俩孩子蹦蹦跳跳的穿过墙皮就不见了。

石大在窗外看着,揉了揉眼,又扇了自己两巴掌,知道自己不是喝多了也不是在做梦,真的是看见仙物了。转过身来,一脚把门踹开,上炕夺过老头手里的东西一看,这哪是小孩头发这分明就是两根长长的参须子。那两个胖孩子分明就是两个参娃娃,想到这,石大两眼放光,高兴坏了,一面骂骂咧咧的埋怨老头知道这样的仙物也不早说,一面心里盘算着明天怎么得着这两棵参。

第二天傍黑天儿,石大怀里揣了两根红绳,每根红绳一头系一个铜钱,另一头系个套扣,哼着小调,春风得意的往镇上赶。到了戏台下面,放眼看过去那是人山人海,十里八村的男女老少全赶过来听戏。石大为了找参娃娃只得在人群里插空乱窜,猫着腰眼睛骨碌碌地四处扫。一直到台上戏都开锣了,石大才在正对台子的一个小土坡上看见这两小孩,俩孩子在土坡上正手舞足蹈,欢天喜地的看大戏呐。石大贴着人群悄悄猫到他俩背后,掏出两根红绳,撑开套扣,趁着锣鼓家伙声儿响,扑上去一手一个套到俩小孩的辫子上,再使劲一拉,绳扣结结实实的套住了俩参娃。

这俩参娃一被套住,便呜嗷一声嚎啕大哭,满地撒泼打滚,吓得旁边那些看戏的人一激灵,人群一下子把石大和两个孩子围了起来。石大赶忙凑上去两手顺着绳子死死揪住两个孩子的小辫,死命的往人群外拖。这两个参娃又哭又闹想挣脱,石大又打又踹就是不放手。人群里有心软看不过去的就问石大,怎么回事啊。石大还耍横跟人瞪眼,管得着么?!打自己孩子我愿意!看戏的人又问两个孩子,他是你们爹吗?两个参娃哭的满脸泪珠,两腮红扑扑可怜兮兮地跟大家说,根本不认识,不知道咋的就要抓俺们走。看戏的这些人一听见孩子说不认识石大,人群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打人贩子啊!石大应声而倒,几个精壮小伙子上来几下就把他摁在地上,看热闹的人给他结结实实一顿胖揍。石大抱着头被打得晕晕乎乎的,两手里红线也撒开了。众人一直打到石大告饶了才停手,石大咬着牙跟大伙说:别打了,别打了,那俩根本不是孩子,谁家的孩子拿红绳拴的住啊?!那是俩参娃娃!石大接着摊开手给众人看看,手里果然还拽下来几根参须子,众人赶忙四下去找那俩孩子,却发现俩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跑了,地上只剩下两股红绳。

石大捡起绳子钻出人群,还想去追,可是看着人群之外空荡荡的荒野,摸摸头上鼓起来一个摞着一个的包,叹口气,攥着几根参须子,灰溜溜的回家了。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短篇100字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短篇100字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23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