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民间传说.、民间传说恐怖鬼故事、听鬼故事民间鬼故事、讲民间鬼故事在线收听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第一篇-借魂还尸

烈日炎炎,五个带着沉重枷锁衣衫褴褛的犯人,被绳子绑缚成一串,在两个身穿官衣的衙役的驱赶下,步履蹒跚的向前一步一步的行走着。

其中有个犯人叫长喜,原本是个杀猪卖肉的,因与人发生争执失手打死了人,所以才吃上人命官司。

县老爷倒也是一个清官,念长喜是误伤人命,判了个发配边疆留了他一条小命。

连日来的高温天气,在加上身上戴着的沉重枷锁,这长喜和几个人犯身体可就有点吃不消了。

天气燥热,押送他们的衙役心中也是很烦闷,所以一路上对他们几个连踢代打一路的摧残。

几个犯人裸露的肌肤都被烈日晒得快熟透了,嘴唇干瘪,几次的哀求衙役给口水喝歇歇脚,可是换来你的确是一顿暴打。

长喜仰天长啸,想想自己如今竟落得这个下场,这样下去,就是自己侥幸不死也得扒层皮。

眼见着旁边有条小河,饥渴难耐的长喜趁着押解的衙役不注意,给前后的人一声召唤,一串的人齐齐的跳进了小河里。

等衙役醒过腔来的时候,五个人齐齐的没入水中没了踪影。在水边等候了好久也没看见这几个犯人的踪影,衙役只好悻悻的离开,打道回府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长喜悠悠的转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水粉色帷帐的大床上,床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女人水粉的香气。

长喜不禁感叹了一句“早知道死了以后地府里这么舒服,何苦白白的遭受了那么多的折磨。”

长喜的话引来了一阵清脆的笑声“哥哥可真会说笑,你明明在奴家的床上,怎么说起地府来了!”

长喜一惊,赶忙的光着脚跳到了地上,慌乱的不知该怎么样才好。一个女孩走了过来,吃吃笑着扔过来一双男人的鞋子“这是我父亲的,穿上鞋请跟我来。”

长喜没有敢抬头,用眼睛的余光看出来了女孩右腿是个跛脚。赶紧的穿上鞋跟着女孩来到了外屋厅堂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闭目依靠在一把藤条椅子上,悠然的小睡。

女孩来到老者身边,轻轻的摇晃着老者的胳膊“爹爹,蝉儿把他带来了。”老者微微的睁开了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长喜,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长喜不明白自己这是到了何处?只是知道自己还活着,一定是眼前的父女两个救了自己的性命!

想到这里不敢怠慢,双膝跪倒拜谢救命大恩!老者身子没动,只是轻轻的挥了挥手“恩人不必言谢!说起来你也是我的恩人,今日我救你也只是还你当日救命之恩。”

看着长喜不解的神情,老者抚摸着胡须乐了“恩人也许忘记了,十几年前,我遭受天谴,被雷公追杀,慌不择路之下我躲藏到了恩人的杀猪案子下面。恩公看见不但没对我不利,反而用身躯遮挡,这才使我躲过了天劫。”

“此恩情我一直记挂不忘,一直想着有朝一日来报恩公当年护佑之情。今日得知恩公有难,这才使小女玉蝉前去搭救恩公回来。”

长喜一听,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那眼前的老者和这个跛脚的女孩就是狐类了!

想到这里心里很是感触,不禁落下泪来“想我失手害死人命,又被衙役一路虐待,不行今日得老丈父女相救,想来也是缘分。”

老者一听哈哈大笑“我身边只此一女,生来脚有残疾,不过容貌倒还是说得过去。如若小哥不嫌弃,就收在身边做个枕边人吧!”

长喜一听,心中暗喜“想我一落魄之人,能得到老丈父女抬爱,心中以是感激不尽了,哪里还有资格嫌弃不嫌弃!”

长喜暗暗抬起头偷偷的瞄了喵跛脚的玉蝉,不禁大喜过望。原来这玉蝉生的粉肌玉唇,瑶腮悬鼻,目如清水,眉眼如画,身材婀娜,要不是跛脚,还真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坯子。

就这样在老者的主持下,当天晚上长喜就沐浴熏香和那跛脚的玉蝉成就了美好姻缘。

一黑一白两个戴着高高的尖尖的白帽子的人,押着四个衣衫褴褛的用锁链锁住的人,摇头晃脑的四处寻摸着“我说奇了怪了!明明是五个一起的,怎么的就少了一个呢?”

原来这一黑一白的两个人是地府里的黑白无常两个活宝。今个明明的有五个一起的人寿禄已尽,可是到了这里一勾魂却发现少了一个。

平白的少了一个,这两个活宝不敢回去交差,只好押着那四个被勾了魂的家伙,到处的在寻找那个叫长喜的人。

找来找去还真被他们找到了,黑白无常一看明白了,感情是被这山间的狐狸精给救了。

黑白无常两个人一商量,这要是打起来,两个人也不一定是那狐狸精父女两的对手,还不如偷偷的把长喜的魂魄勾走就是了。

这天夜里,熟睡中的长喜做了一个梦。梦中长喜依然被衙役押着走到了那条小河边,见到小河,长喜毫不犹豫的飞身跳了下去,慢慢的沉入了水底。

等候在屋外的黑白无常,挤眉弄眼的看着长喜的魂魄在睡梦里飘出了体外,高高兴兴的上前用锁链锁住,打道回地府向阎君复命去了。

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第二篇-古代鬼故事之鬼疰

【鬼疰】“疰”音同“住”。在渤海郡司农所著的《西荒奇闻录》中早有记载。是说,很多不甘心死亡的冤魂因为找不着去阴间的路而干脆滞留人间,但因为长期没有实体,所以忍受了不少痛苦和麻烦。有些便决定入主常人的躯体,用鬼气挤走人本身的精魂。基本类似于“借尸还魂”。寻找更强壮的身体更强势的人,是他们永远的目标……

像是被桶泼出去般的大块大块的红,红得叫人胆战心惊。

它们成喷溅物该有的不规则状。每一个都像是魔鬼的面具,悚然间对你露出诡秘的笑容。

于是其他一切都静止了,他只能徒劳地握紧拳头,感觉指间彻骨的冰凉通过手心一直传递到心里。

热腾腾的粉红色水蒸汽里,他觉得周围正变的越来越冷。

1.

齐人知道,南诏与东盛之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比邻而不战,多半是因这延绵万里的纥鲁山脉。

纥鲁山脉如同一条黑色的绢帛,所有的地图对它都不曾有过细致的描述。倒不是因为没有人进去过,而是进去的人,全都没有出来。

所谓百姓口中的,“出则平绛入得纥鲁,呜呼哀哉死无全骨。”便是说的这个意思。

传说每年刚入隆冬,白昼缩短而黑夜漫长的时候,月光清冷的山谷中会突然飞出大量的乌鸦。它们漆黑丑陋的外表融进浓墨般的天空,你只能听见它们诡异突兀的叫声和扑打翅膀时发出的嗡鸣。黑沉沉的自天空上压下来,与之而来的,是它们带来的死亡邀请函。

邀请你前往纥鲁山脉。无论你去或不去,结局恐怕都会是死。

去的人从来没有回来过,不去的人将在三日之内死于非命。死状凄惨,死因不明。

殷其策收到那名帖的时候却对此一无所知。

他拿了“洪家堂”上好的何首乌,去“万喜温汤”里好好洗个澡。这家浴所除了可以预定私人药池泡个爽之外,还有很多他喜欢的服务。因他常去,所以进了店堂他左右都没看,就径自走到里面去了,他知道怎么能够到他想要的单间。

直到走近大浴池他才觉察到一丝异样。实在是不应该,他后来这样想。要去那间他喜欢的“春秀”房就必须得经过楼下的大浴池,而平日里这家浴所生意很好,一般走到浴池的屏风外就可以听见里面客人的谈话。但是,不对。

他站在门外屏息侧耳,仍感觉不到一点声响。或者准确些,是生的气息。

蹙紧眉头的同时,他推开了门。随即,他被四下弥漫的血色哽得言语尽失。

池水是深红色的,扑面而来的血腥味道让他感觉眩晕,水蒸汽沾了血水呈现出粉红色,地面上七零八落的肢体,如藕段般地矗立在那儿。在这之中,他并不意外地看见了店主洪发的脸。殷其策不由自主地别过头,虽已是名医,见过的死尸不计其数,但临到这场景,他还是觉得腹内一阵翻江倒海。

乌鸦便是这个时候到的。它们自四面八方飞进来,眨眼间就落满了整间屋子,覆盖在原本触目的红色之上。殷其策还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乌鸦又一起扑棱着翅膀,寻找着各处的缝隙,消失不见了。

他低了头,这才发现自己脚边有张闪着金光的薄纸。他捡起来,上面只用鲜血写了两个字:纥鲁。

他用手沾了下,血迹未干。与此同时,他头顶响起一阵“呼啦”声,自上面掉下来个物什恰好落在手中的金纸上。仔细一看,却是只人的眼珠。

那眼珠拖拉着絮叨的筋,黑色扩大的瞳仁刚好对着他。

殷其策瞪着那眼珠,那眼珠也瞪着他。他的确是有些不明所以,但他决定马上搞清楚这些,因为他隐隐地预感到,这事绝不能等待,等待也可能就是等死。他似乎已被迫进入了一个未知的赌局,而赌注则是自己的小命。

想到这儿,他一把抓起那眼珠,狠狠地捏碎了它。

也许是为了照顾女人,朝离月收到名帖的时候没有经历殷其策那样的血腥。

她着藏蓝底白花裙,头上凤样的饰物少了一半而多了一条白绢,站在天台上,她哭得梨花带雨。

天色阴沉,大朵灰色的云如石块压在她头顶,石阶下跪满了朝臣,劝慰声连成一片,可她仍旧是哭。这衣服,这头饰,这些跪着的人,这周围黄色琉璃瓦的屋顶。没有一样不在提醒她,她是南诏的国母,且刚死了丈夫。

可是,这时候恐怕只有天知道,她并不哀伤。眼泪对于女人来说是太过容易的事,值得好好利用。于是她低着头更加大声地哽咽起来,再次为了她的夫君——南诏国主达罗死在她的手里而表示哀悼。

就在朝离月一手捂嘴闭眼表情痛苦万分的时候,她听见朝臣们的惊呼。睁开眼,她便看见了那正由远及近的黑糊糊的一团东西。

丑陋的外表,怪异的叫声。乌鸦如同一大块乌云,带着闪电和雨水从她面前飞过。

近卫兵拉起弓射掉了许多,她冲后面摆摆手,“没什么,随它们去吧……”说完转身走下天台,进入内宫。

喝退了所有的宫人,她这才站在窗边摊开了那张早已被汗水浸湿的金色薄纸。

纸片已经被揉成一团,她看着那团金色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深吸一口气后,她终于摊开了它……

暗红的字迹散发出陈旧血腥的味道,字体虽怪异,但仍能辨别得出那两个字:

纥鲁。

窗外阴沉的天空中不知何时已经乌云密布,突然间一个惊雷打下来,闪电划亮了手中的薄纸。她吓得几乎跌倒,许久以前曾听人提到过的一个传闻终于被想起。

去?还是不去?

片刻之后,她从地上站起来。外面天已黑透,下起大雨,宫人们正在四处掌灯。黑暗中她的双目晃过一丝蓝荧荧的光,“真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四国历两百五十一年,南诏国主达罗驾崩,三日后,国母朝离月神秘失踪。

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第三篇-宅鬼

嘉庆六年的仲夏,云南大理城中发生了一件怪事,众人纷纷传说当地的富商大户马家的新宅居然闹起了鬼,一时间这消息沸沸扬扬传遍了大街小巷,甚至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可传来传去都不知道是真是假。而马家的主人马晓钧近来也确实也有些郁闷,近几日更是连门都不怎么出,说起来他家祖上在此地繁衍已有百余年了,可谓家大业大根基深厚,到了马晓钧主家时更是发扬光大,将茶叶生意做得是风生水起,即便说是财源滚滚日进斗金也不为过,再加上妻子傅氏温柔贤惠持家有方,因此不到十年家产就增加了数倍。

他夫妇二人育有一子两女,眼看着儿子已经到了十八岁,因此便找媒人说了门亲事,儿媳何氏也是大家闺秀,算得上门当户对。成亲之前夫妇俩一合计,觉得现在所住的房子不仅有些旧还有点狭小,如今儿子成家这旧房住着恐怕不成,于是便花了大价钱在城南河边买了新宅。这新宅有院落四处,总计大小房屋二十余间,原是本地一个退隐仕宦所居,三年前这家主人病故,家眷都回了乡下,因此这宅院也足足空了三年,直到今年被马晓钧一眼看中,方才历经周折找到主家,好说歹说才将其高价买了下来。马晓钧找来工匠将其重新粉刷装饰一新,远看门庭壮丽近观庭院幽深,只觉城中鲜有人家能比。待宅子收拾妥当,马家夫妇便为儿子迎娶新妇,将东边的院子作为小两口的新居。

儿媳何氏性格温婉孝敬公婆,过门后和夫君相亲相爱,一家人其乐融融,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只可惜好景不长,一月未出,家中居然发生了三件怪事。先是一日正午仆人洗刷完马桶,将其放在院中晾晒时马桶忽然无风自起,盘旋飞舞到空中互相碰撞,过好一阵子才落下地来,直将仆人们在旁看得的瞠目结舌惊骇不已。这事还没弄明白,晚上子时马厩中的群马忽集体发出嘶鸣声,似乎是受到大的惊吓般,可等着众仆人打着灯笼去察看,却又什么都没发现,而且自此之后每夜群马都会有一惊,或在子时或在寅时,马家诸人对此皆大惑不解,而仆人们私下议论纷纷,都说这事太过诡异,莫不是新宅中有什么古怪不成,因此一到日暮便无人敢独自在院中穿行,即便要出去也需找几人作伴方敢出门。

马晓钧虽说心中也感诧异,但又不知究竟,只好听之任之不为所动,并对家人道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让他们也不要放在心上。不料过了数天,儿媳何氏好端端的却忽然患了心疾,每日疯疯癫癫或歌或泣,偶尔夜深人静时还光着脚在房中四处奔跑,若是有人去拉她便会躺在地下翻滚着怒骂不休。马晓钧替她连着请了七八个大夫,皆是束手无策,都说这病治不好,夫妻俩为此愁得连饭都吃不下。时间长了这事情逐渐被家仆泄露了出去,因此城中人热议纷纷,都说马家闹鬼,马晓钧害怕被人指指戳戳,更觉无颜出门,每日唯有闭门不出待在家中长吁短叹而已。这一日他正在房中闭目养神,忽听仆人来报说是自己的小舅子傅佳来了,正在厅上等候,马晓钧和傅氏一听大喜,急忙出来相见。原来这傅佳前些年参军,现今已升至杭州绿营都司一职,这次因公事到云南来,所以顺便探望下姐姐姐夫。

久别重逢分外欣喜,待姐弟俩贴己话说毕马晓钧便将傅佳安排在西院下榻,旁边即相邻着马厩。一切安置妥当后,他又在厅中安排家宴为傅佳接风。饮至半酣之时傅佳道:“姐夫,你这宅子真够气派的,我姐跟你算是有福啊。”马晓钧一听不由苦笑道:“不瞒你说,舍下多鬼,夜间独宿的话你不害怕吗?”傅佳以为姐夫在说笑话,于是回道:“姐夫休要说笑,这等富丽堂皇之宅,还有什么鬼物!”马晓钧正色道:“我这可不是说笑,是真的。”说毕便将这一月来所发生之事源源本本告知了傅佳。傅佳越听越是惊奇,这才知道姐夫刚才并非喝多了口出戏言,可他素来胆略过人,于是借着酒劲拍拍胸脯道:“我辈作武将的,皆是亡命之徒,死且不怕,还能畏惧鬼物么?”马晓钧见状也摇头笑笑,于是也不再提及此事。夜半酒阑,二人各回房间,傅佳白日车马劳累,兼之又喝了不少酒,因此一上床便沉沉睡去入了梦乡。

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第四篇-古代鬼故事之少年县官

有个人,少年的时候就考中了进士,那时候他才刚满十八岁。金榜一下,就授予他为某个县的县宰。

虽然说朝廷有心求取贤才,而事实上重任却不容易担负。他的父亲很为他担心,让儿子带着他一起去上任。

到了任上,文书案牍,都是县宰的父亲亲自处理,县宰只是坐在大堂上,做做样子,签发一下而已。

闲暇的时候,父亲便给县宰讲授为官治民的道理,陈述国政弊端。父亲也是一个老儒生,对刀笔这些事也非常在行,他说得是头头在理。

县宰本来十分聪慧,经过父亲的指点,渐渐地便学会了治理一方的方法,到任一年,很有政声,从中丞以下的官,都不敢觉得县宰年少,而轻视他了。

一天,因为公事,走到城外去,刚好遇到某大户人家死了人,正抬着死者去下葬,送葬的大约有几百人,一路上幡旗飘扬,锣鼓喧天,非常庞大隆重。

按照当地风俗,遇到喜丧等大事,即使是官员,也要让在路边,让其先过去。

县宰便听到路旁边,等送葬队伍先过。

等灵柩过去了,后面跟着的则是孝家的车子,听到车里面嘤嘤地声啼哭,听那声音像是一个妇人在哭。

忽然,一阵大风刮起,车子四周的帷幔都飘了起来,妇人坐在车里,都被外面的人看到了。

县宰看那妇人,一孝服之外,里面还穿有红色的衣裳,并且颜色较为鲜艳。

县宰心里颇为疑惑惊讶,就叫差役去询问,在车里哭的人是谁,没想到还是死者的妻室。

县宰更加起了疑心,知道其中一定有异,叫众差役,把灵柩拦下,让他们把棺木停到一个寺庙中,等候检验,也没有说出为什么要对死者进行检验。

死者的族人,一半多是当地巨绅,稍次一点的,也不是平民布衣,听了县宰的命令,都感到惊愕,立即来面见县宰,恳求他让死者下葬,任他们怎么说,县宰都不答应,只是一脸郑重地说:“诸公和死者都好像是亲族,难道让他死得不明不白吗?要是不听我的话,我宁可解官回家,誓死不来这里担当县宰了。”

众人不得已,就暂且听了他的话,但都在私下纷纷议论:“等没有查出什么迹象,我们在反唇讥讽,看这臭未干的小县官,还有什么脸面。”

县宰已经把灵柩留下了,便立即回去告诉父亲。

父亲偏着脑袋沉思了一会儿,说:“你能体察到如此细微之事,我心里很高兴。但他们是巨绅之家,不是一般的平民百姓,这可是闹着玩的。要是检验不出什么伤痕出来,那就难以收拾了。必须要探清楚事的本源,得到了确凿的证据,然后才一发县宰当时心里有了成见,认为自己能办好这事,便不想劳驾父亲了,便道:”这事不用劳累父亲了,我想我定能弄个水落石出。“

父亲笑着道:”我虽然没有被朝廷任命,做过什么官,然而为民出力,也是为国家驱驰奔走,并非是一家人的私事。你阻止我做什么呢?“

于是,父亲便打扮成了一个占卜算命的人,并把其中的妙策告诉县宰,还告诫他,说:”这事涉及到闺房之中,不要因为那一点微笑的线索,而招来灾祸,一定要调查清楚。“

县宰才明白父亲的意图,并一一恭敬地领受他的话。

父亲便悄悄地离开了署衙。

第二天,县宰便假托自己大病了,不便于外出料理公事。

诸位巨绅听了,都感到十分的高兴,认为县宰是小儿做戏,阻止丧葬,现在后悔了,便躲在衙门里,不出去,真是不该小孩子的那把戏。

于是,大家心里有意要让他出丑,便联名上书,催促他出去查验。

县宰也假装不理不问。

过了几天,又上书来催促,县宰更加显得漠不关心。

棺木停在那里,不能下葬,坑挖在那里,不能掩埋,众人心里便愤愤不平起来,就是署衙中的官吏和里巷的平民,都责怪起县宰来。说他耍小孩子把戏,阻止人家的丧葬大事。

这事被太守知道了,不忍心严厉追究,便先写了一封书信,责问县宰,叫他向众乡绅谢罪,让事平息下去。

县宰仍不认为自己有错,只向上禀告,认为人命重要,缓一下再葬,也不妨事,愿意以十为期限,等病好了,立即就出去检验,如果查不出死者的死因,甘心愿,接受惩治。

语言说得正直豪壮,太守也明白了他的心思,然而,又始终为他担忧,怕不能给乡绅们一个交代。

县宰的父亲到处走了几天,也没有人说死者是冤死的,心里也忐忑不安起来。

一天晚上,一个人到郊外去探访信息,没有地方栖,便到田中的小草庐中去休息。

一会儿,便有人来呵问,父亲站起来,和那人行礼,谎称是从外地流落到了那里,靠着占卜算卦糊口,天黑了,看不见路,不能往前走了,才到那里栖息。

那人便相信了他,也慷慨地让他留下。只是担心地方狭隘,容纳不下两人睡卧,那人又是田主人请来看守田地的,也不敢睡觉,于是,便坐着和县宰的父亲谈话,以打发漫长的夜晚。

县宰的父亲出来,本来也是来向人,打探消息的,也许就能打探道有用的信息呢,便慢慢地试探,道:”今岁田地中禾苗长得如那人忽然感叹道:“你不要说这事,让我心里难过。本地几年来,连年遭受凶悍的官吏虐待。现在的县宰虽然年小,可是颇能体恤我们这般小民,还能过上些好子。昨天我到城里去,听说他不久就要离去,后来的人啊,恐怕不能继续他体恤百姓的作风啊!”

父亲听了,心里很高兴,又故意追问他。

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第五篇-三百年的皮胡子

这是很久以前的一个故事。

普集乡有个老张,是当地的一个名人,因为什么呢?就因为他胆子大,敢一个人半夜里到坟地里待一宿,村里人无不佩服。

这天傍晚,大家吃完饭,照例到村头的大石磨那里聚集闲聊。见多识广的李爷爷给人们讲了一个皮胡子的故事:山里有种怪物叫皮胡子,长得类似狐狸,然而这厮却能修行,会说人言。每到晚上的时候,它就穿上人的衣服,戴上帽子,站在山路边问过往的行人:“你看我像人吗?”假如行人回答“像”它就会放你走;要是说“不像”它就会伸“手”去打你或张牙咬你,吓人一跳。

老张听罢,嘴一撇:“老爷子,是真的吗?我怎么没见过啊?”李爷爷一笑:“孩子,等你见了它,你就后悔了。”

老张哼了一声:“不是我吹,啥场面咱没见过,啥江湖咱没闯过。皮胡子,它敢惹我?”

不过,老张很快就被他的狂言后悔了。

入秋了,地里的玉米棒子熟了,老张和家人去山里自家的庄稼地掰棒子。忙活了一天还未干完,老张就告诉老婆孩子:“你们先走吧,我弄完这一小块地就回去。”

“你可快点回家啊。”老婆不忘嘱咐一句。

看着他们走了,老张又赶紧掰最后一亩地的玉米。这天可是越来越暗,不久就全黑了。他也有点胆怯,但是想起当年在墓地待了一晚上都没事,老张算是壮了壮胆气,继续干农活。

好容易完事了,老张到路边抽了支烟,烟头一明一灭,也给自己提提胆。可是一会儿,后边好像有的声音。老张一愣,回头一看,见一人站在路边,个子不高,穿着长袍,戴着礼帽,嘴尖尖的,问老张:“你看我像人吗?”

老张正累得慌,寻思抽烟歇歇就走,没想还有人来打扰,于是就没好气地回道:“不像。”

话刚说完,老张觉得有点蹊跷,再回头看那人。这一看不要紧,那家伙正拿着个玉米棒子朝他头上砸下来,老张猛一闪躲过去。

那厮一看没砸着,索性把帽子一扔,露出尖嘴利牙,冲老张咬去。老张吓得妈呀一声,赶紧往回跑,那厮在后紧迫不舍。

老张这回可傻眼了,边跑边想:“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皮胡子吗?我可咋办啊?”

只听耳边呼呼的风声,还有皮胡子扔过来的棒子也砰砰地砸在他身上。跑了大约二三百米,老张一拐弯,找了个土堆藏起来,偷偷瞅着后面。那厮见老张不见了,嘟囔着:“妈的,老子修行了三百年了,咋还不像呢?”说完这话转身走了。

老张长出一口气,拍拍胸口:“妈呀,好歹走了。”刚一动身想站起来,却扑通一下子掉在坑里。原来这是农村的一个粪坑,天黑老张看不见,一脚就迈进去了。

老张“啊”的一嗓子,把皮胡子又引来了。老张三下两下爬出来,顾不得身上的臭水,继续往黑暗中躲藏。

皮胡子追过来后,显然也闻见了一股子臭味,鼻子耸了耸,不再往前走,而是发起了功,双手往空中旋转,然后无数的石头瓦块向老张飞来。老张无奈,只好双手抱头,保护住自己,虽然砸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但幸好头部没事。

可是一直这么躲下去,也不是一回事,时间长了非得送命不可。老张蹑手蹑脚地往后溜,猛然见眼前一棵大树。对了,爬树!老张一阵激动,因为小时候老张就是村里的爬树冠军,即使到现在年龄大了,仗着身形灵活,也能爬上去。

他偷偷地一下一下地往上爬,哪知皮胡子眼尖,瞄见树影晃动,也蹿了过来,而且令老张意外的是,这厮居然会爬树。

老张已经爬到半树腰,眼见着皮胡子也爬上树,就要撵上来,吓得他裤裆都湿了,尿了。

哎,这一尿不要紧,他发现在他下面的皮胡子左躲右闪,似乎是不喜欢他又臊又臭的尿液。老张脑筋灵光一闪,刚才在粪坑边,皮胡子没敢过来,就是因为那里的臊臭味。

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老张爬到一枝树杈上,解开裤腰,对着那厮就尿开了。这一下可好,皮胡子被臊臭的尿水浇得躲闪不及,哐的一声掉下树来,摔得可不轻。

皮胡子被弄了一身龌龊,又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屁股墩,无心恋战,一溜烟地逃跑了,边跑边小声嘀咕。老张隐约听着这厮像是在说:“不行,我得再去修行,回来再找他。”

这回皮胡子真的走了。老张怕它再来,在树上趴了一晚上,直到天光放亮,老婆孩子呼喊他的声音传来,这才拍打拍打满身的脏臭,滑下树来,回了家。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真实有声小说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0.55882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