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真实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真实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入梦解说民间鬼故事、山东民间鬼故事、湖南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真实第一篇-洛阳鬼事之美人灯笼

一、女鬼托梦

话说洛阳乃六朝古都,其地界乃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却也是各种离奇异事频出之所。以下便是其中一事。

大宋庆历年间,在洛阳近郊孟津县里住着一个落第的穷书生,唤作刘生,应试以来春闱两榜,均在孙山之外,也没钱来讨个媳妇儿,日子过的愈发贫苦,所幸他爹生前给人扎纸灯笼的,也将这门手艺传了给他,他也没旁的活计,便一边读书一边扎灯笼卖几个银钱换些吃穿用度之类。

然他的手艺并不及他爹的强,再者他也不是正经做生意的主儿,人家小贩都是一声高似一声的往来叫卖,他却是将那灯笼一股脑摊到地上,捧着本《中庸》一坐便是一天,因此那些扎出来的灯笼凭地散在那也并没几个人来买。日复一日,眼看着进京赶考之期将至,他却连盘缠都凑不齐。

这一日,又到了日头偏西,刘生收拾了灯笼摊子,将手中几个铜钱怯生生放入怀中,似乎生怕被强人夺去似的,进而长叹口气,背起灯笼往家中走去。

到了家中,刘生哆嗦着点起蜡烛,开始清点今日卖出去多少灯笼,谁知两下里清点了一遍,竟发现多出一个灯笼,刘生心生疑虑,又清点了数遍,竟发现还是多了一个出来。

刘生拍拍脑门,心说难不成谁给了钱没拿走这灯笼吗?倘若如此,明朝许是人家来领再给回去就是了,不过转念一想,谁会为个一文钱的破灯笼再来讨要,当真是自己迂了,自嘲地苦笑一下,又掌着灯烛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卷,便准备睡下了。

熟料刚要躺下,却无意间瞥见散在床边的灯笼里,有一个与其余的判然有别,其余灯笼具是白纸扎成,并无他色,而这个灯笼上,却绘着一个美人,张生狐疑地坐起,拿起那个灯笼仔细端详起来,那灯笼上所绘的美人,身着青纱罗裙,青丝如瀑,柳叶眉,丹凤眼,一点朱砂点绛唇,两腮胭脂欲还羞,端的是惟妙惟肖,与那真人并无二致,也不知是哪位大家手笔,竟能在灯笼之上绘出如此尤物。

刘生满腹狐疑,想了半晌,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这么一个灯笼,又想到会不会是同行的灯笼拿串了?也不对,那些同行平日里闲他生意冷清晦气,都躲的远远的,隔着三条街也说不定,怎会将这么个好物事混杂其中?

想来想去,刘生也没主意,便寻思道:“某虽穷苦,然也是读书之人,所谓君子不夺人所爱,不义之财断不可取之,不若明天拿到集市去问问,是谁丢的,还了人家去也就是了。”

当夜未作他想,将那灯笼随手置于窗棂上,便沉沉睡去了。

也不知睡到什么时辰,刘生只觉得背后一阵寒意袭来,他当是夜风吹入,下意识地裹了裹那破被卧,谁知听得身后吱呀一声,那屋门竟然开了,刘生当是遇了匪类,心想这家徒四壁,也不怕来抢,倒也不十分惧怕,忙起来看去,却见一个妙龄女子缓缓踱进屋来,体态婀娜,步步生莲,刘生起先唬了一跳,再细看去,这女子面容却有几分熟悉,突然想起这女子相貌竟和那灯笼上所绘制的一模一样,刘生登时吓的抖在当场,心说莫不是这灯笼成精了,化作妖鬼要来取了小生性命?

刚想跪下讨饶,却听那女子先开口道:“公子莫要害怕,奴家此来并不害公子性命。”

刘生听那女子吴侬软语,不似害人之厉鬼,稍稍安下心来,颤声问道:“姑……姑娘,你既,不图小生性命,那意欲何为?若是图财帛之物,你也见了,小生这家徒四壁书侵坐,连个囫囵饭食也难吃到,更别说……”

那女子轻摇素手打断刘生道:“非也,奴家实告公子,奴家确是鬼也,只因含冤而死,入不了那轮回,成了孤魂野鬼,只得暂栖身于这灯笼之上,化作美人图,因怕鬼差来寻,才误打误撞混在了公子的灯笼里面,奴家细想来,这也算是奴家与公子的缘分,因此才唐突现身来见想求公子相助,惊扰了公子,还望公子恕奴家罪。”

刘生听罢,也渐渐不再惧怕,便问那女子道:“依姑娘说,定是受了莫大的冤屈,只是小生乃一穷弱秀才,手无缚鸡之力,肩无挑担之能,人都说小生是百无一用,不知小生怎地能帮姑娘?”

那女子以手掩口,微微一笑,更显柔情似水,娓娓道:“奴家却也不是要公子寻仇讨债,奴家已然身死,身前之事早无挂念,但如今若被捉回冥府,入不了轮回,没人送葬,自然也没有许多阴司纸(冥币、纸钱)去舍给那鬼差,必要受那刀砍斧锯之苦,剜目劓刑之难,故此,奴家便想着若能还了阳,便可再活一世,到时也能重新入轮回。”说罢跪倒在地泣道:“若蒙公子大恩,奴家愿……愿以此身相许,若公子不愿,奴家亦可为奴为婢,伺候公子左右,只盼公子不弃!”

刘生慌忙下床道:“姑娘莫要如此说,小生岂是那等强娶逼婚的人物?姑娘要小生如何做,但说无妨,只要是小生能为的,必当尽力就是。”

那女子方将将止住啜泣,言道:“奴先谢公子大恩,这事却也不难,只需公子将那灯笼带到伊川南郊,那里有片乱葬岗,公子到得那处,由南往北数,第三座是座无字的新坟,便是奴家尸身所在,公子将这灯笼纸揭下,在奴家坟前焚了,再过得七七四十九日,奴家便可还阳,介时便来与公子相会。若有食言,便教奴家魂魄落入九幽之所,再不得回转!”

刘生寻思一下,那伊川县倒也不远,不若帮着女鬼一回,恰好自己也是至今未娶,若能做圆了这事,既是功德一件,与己也颇有好处,便道:“姑娘且放心,小生尽力而为便是。”

那女子又拜谢了一回,便起身化作道阴风去了。刘生身子一激灵,猛然睁开双眼,竟是一场梦,他摸了把额头的冷汗,长吁一口气,自嘲地笑了一声,心说哪有什么女鬼来求,只是小生未曾婚娶已久,一场春梦罢了,转身想再睡时,却发觉那本在窗棂之上的美人灯笼,不知何时竟落在枕边了,刘生惊愕不已,拿起那灯笼看时,却见那绘着的美人本是笑意的脸上竟然多了两行清泪,像是用笔尖润墨韵出的一般,心下方知此梦非虚,便记在心里,想着天明了便去伊川。

次日辰时将过,刘生便收拾几件破衣服,塞了两个烙饼,提了那美人灯笼,便奔那伊川县去。

民间鬼故事真实第二篇-过年的青馒头

我生活的村子里有位悍妇。是位爱占小便宜为人胡搅蛮缠,撒泼骂娘不要脸,三天不跟人吵架就嘴痒的主,如果有人得罪了她,又有当众脱了内裤套别人头上的狠劲!所以成了十里八乡没人敢惹没人敢缠的母老虎。用村子里乡邻的话来形容她,叫“泼辣的能挠老天爷”。大家背地里都叫她“抓破天”,意思是天王老子惹了她,她保准能跑到皇宫里把皇帝的脸挠破喽,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过分的是她令人发指的不孝顺!

抓破天常常堵着自家婆婆的门口骂的寡居的婆婆出不了门,有次婆婆去抓破天家要面粉,被抓破天骂了回来:“mlgb,该死不死的老东西,整天一分钱的活不干,还要吃要喝的,我要是你就扒个坑撒泡尿把自己淹死里头,也不舔个老脸要面吃!”

婆婆哭到家后,越想越委屈,就在院子里哭号起来,向天哭诉自己命苦,儿孙不孝等等之类话。

“死老婆子,你嚎什么嚎,你还敢数道老娘的不是?老娘都被你哭丧气了,你给我憋回去!我让你哭,让你哭!”抓破天揪住婆婆的白发甩起了大耳瓜子!

乡邻们在旁边劝说,让抓破天别打婆婆,赡养老人是做儿女的义务,给婆婆点吃食是天经地义的事。

“你mlgb,老娘家的事碍着你们这些丧门星的逼疼蛋痒,咸吃萝卜淡操心!好,我让她吃!我让她吃屎!我让吃屎吃个够!”抓破天疯了一般跑进了厨房,爬上灶台,脱裤子拉了婆婆一锅!然后扬长而去!

婆婆被气死了,死后七八天,尸体才被邻居发现,尸体还保持着想要爬上床却又没力气爬上去的姿势,由于难受而挣扎,蹬抓得裤子掉到膝盖,鞋后跟都磨破了!地上留下了两条深深的蹭痕!肚子浮囊的像充满气的面袋子,脸如紫茄子一样的黝黑泛紫!满身的长尾巴红头白蛆蠕动,满屋子绿头苍蝇乱飞。不管怎么形容,婆婆是惨死了,大家都说是被抓破天气死的!抓破天肯定会得报应!

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的大门是要贴门神辟邪挡鬼的。但若家里有亲人新死,三年之内是不能贴门神的,怕门神挡着回家的亲魂不让进门,意为阴间的亲人留门,让亲人常回来看看!并且大年三十下午,要到先人坟前祭拜,烧些纸钱,摆上些贡品,再点上一支蜡烛或者灯笼,为逝去的先人照亮回家的路!以示孝道!

婆婆死后的第一个年关,抓破天自知心虚,“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早早的贴上了门神,摆上了桃木拌门棍,这才安心开始蒸起了过年的馒头!抓破天刚到五岁的小儿子蛋蛋在堂屋里玩耍!一切看似都很平静!

天擦黑的时候,抓破天的丈夫上坟回来了!正在玩耍的蛋蛋看看爸爸进门,张开双手,摆着让人抱的姿势,嘴里喊着:“妈妈,我奶跟着爸爸回来了!我让奶奶抱我玩!”

“你这臭小子,大过年的胡咧咧个啥,咱家门上有门神,墙上有泰山石敢当,别说你奶个死老婆子,就是千年王八精也进不了咱家的门,哎呦诶!童言无忌大风刮去,呸!呸!呸!”抓破天骂着儿子,心虚的四处搜寻婆婆的身影。

“妈,奶奶去厨房了!”蛋蛋左手拉着爸爸胳膊,右手指着空荡荡的厨房!

“哐当”一声,厨房里的锅盖掉到了地上!

一家人涌进了厨房,锅里的每一个馒头上全部都出现了指头印,像是一个个被人抓了一把,馒头变得又青又小!

一只蜜蜂大小的绿头苍蝇,叼着一个鬼捏的馒头,飞到了抓破天的嘴边!“妈,奶奶要喂你吃馒头嘞!”蛋蛋告诉抓破天。

“啊……!”抓破天一声吓破胆的哀嚎,随后翻白眼晕了过去!

大年初一的雪地里,一个披头散发光着身子的疯婆子,拿着一个鬼捏的青馒头,见人就喊:“妈,你吃!嘻嘻!妈,你吃”……

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首。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人活天地间,孝字立当先,抬头三尺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到头终有报,不孝的人,门神都不帮你!!

民间鬼故事真实第三篇-厌胜钱

早年间,石火码头有五家米行,供给全郡县民。本来,五家店生意都差不多,可仅仅五年功夫,都相继倒闭,只有一家外来的朱姓掌柜站住了脚,垄断县郡米粮买卖。后来还有其它商人想涉足这行,可惜都蚀了本。于是乎,县民有句俚语,叫做“流水的买卖,铁打的朱记,”这里的朱记便是朱掌柜的米行。

朱掌柜叫朱高启,十年时间,也由风华正茂变成了个糟老头子,单看外表,绝对猜不对他刚近不惑之年。又街谈巷议,说这朱掌柜财气过旺,影响了寿元,私下地大家都说他活不过五十岁。

朱高启平日颇重养生滋补,饶是每日拿参汤燕窝当饭吃,这身体还是日益亏虚,竟然到了走两步都气喘吁吁的地步,名医请了不少,却都不晓得所患何病,只探得朱掌柜的脉细无力,明显体损血亏。

朱高启却有一子,叫朱正风,甚为孝顺。见父亲病情日益严重,便外出寻良医奇士,希望能得到解法,半年过去,找到的净是骗吃诳钱之徒,朱正风并不气馁,继续在周边县郡寻觅。

一日,路过一处道观,暴雨忽至,朱正风观中避雨,那观主老道瞧他气宇轩昂,不似俗子,眉间却郁气重重,吩咐道童烧茶泡茗,款待客人。

三言两语,问出实情。

观主搬出个棋盘,洒上白沙,手指在沙盘上推演一番,安慰道:“自古医道不分家,我瞧你眉间有煞气凝聚,又用沙盘推算,你父亲的病,似是厌胜之术造成的,连带着影响了你的体气。”

厌胜之术,祈福禳灾,诅咒害人都算是。

朱正风闻言,讶道:“家父乃是生意人,仙长说他被厌胜之术所害,确有可能,以前我们都把这归咎于病患,哪曾往这方面想过!”欠身深施一礼,求观主出山,救父亲性命。

观主点头道,“世事随缘,今日我们碰到,也是缘份使然,令尊所患已久,等雨停了,我们就动身。”

到了未时,大雨停歇,一道一俗下山,镇口租了辆马车,急急赶往朱家。

哪知刚到郡境,一向驯良的马儿忽地跪倒,不服鞭策,怎么打也无济于事,马夫骂骂咧咧,老道士阻道:“一切随缘。”

朱正风讫了马车费,乘水路赶往火石码头。

天不作美,又下起大暴雨,两人不得已,在客栈耽搁了一日一夜。

最后,赶到朱家大院,正逢一个丫环飞奔而来,嘴上叫道:“少爷不好了,老爷他刚刚病故了。”

朱正风如遭雷击,冲入父亲卧房,伏尸大恸,父亲走得也恁快了些。

老道士进屋,捻须不语。

朱正风扭回脸道:“仙长,你在观中告诉我,说家父应是被厌胜所害,还请仙长明示,还家父一个公道。”

老道士瞅瞅四周,干咳两声,朱正风会意,示意其他人都出去。

屋里就剩他们两人,老道士这才说道:“我之前说令尊被厌胜所害,方才我观你父亲脸色,发现并非如此简单,他应是被厌胜之术反噬所伤,年久岁深,积秽成疾。”

朱正风皱眉道:“仙长的意思是说,我父亲会厌胜之术?”

老道不吭声,默认了。

朱正风说道:“这怎么可能,家父一向生意为重,哪会此等邪术!”

老道士长叹道:“万物源于气,气动则物易,常人不能察觉,我等有微末修为之人却可看得出来,这房间秽气惨惨,你可搜觅一番,看看有何异物。”

朱正风刚要反驳,却觉手指触到一物,它在枕头下面,是以方才没有觉察到。拿出一瞧,乃是一枚制钱,比一般的铜钱大上五倍有余,一面刻着几个看不懂的字符,另一面阳镌一条鱼,钱中间的方孔将这尾鱼一分为二,铜钱上面还有一柄刀,似要把整个铜钱也斩为两截。

瞧这刀斩鱼钱,似乎在哪见过,朱正风一时想不起。

那老道士“唔”了声,说道:“厌胜钱。”

他告诉朱正风,厌胜之术,须有镇物,才能发挥其效。而镇物面刻的字符图案,可以引来相应的气运。术有正邪,这厌胜镇物于凡人而言,亦有好坏。有的镇物可以吸引清明之气,佑助主家,比如说刻了图案字符的压衣玉物,年尾家家户户贴的桃符。而坏的镇物,则会招来邪秽之气,令主家陷入无穷无尽的祸厄。

这枚厌胜钱,是专门令主家破运的。

听到此处,朱正风忽然一拍额头,道:“我知道在哪里看过这个图案了。”

十年前,朱正风还是个十来岁的孩童,薄暮时分,来到父亲屋里,见父亲正专心致志看一卷书,一手执卷,一手还比划着。朱正风喊道:“爹爹,晚膳好了,小娥姨娘叫了你两次,都被你轰了出去,眼下饭菜都凉了,她不敢进来,只好求我,让我唤你用膳。”

朱高启只有这么一个独子,平时甚爱,闻言放下书,说道:“让她们把饭菜端来,为父要好好钻研这书里的学问,风儿,为我掌灯,为父先出恭,回来继续夜读。”把书卷小心翼翼放在桌上,出了屋。

朱正风心讶不已,来到桌前,盯着书页,想知道这书里到底有什么玄妙,令父亲如此入迷。

却看到两副图,正是如今朱正风手里的厌胜钱模样。

上面的字符画得奇形怪状,朱正风一个都不识得,只觉得这两副图案说不出来的厌恶。他掌了灯,哪想蜡烛后座不稳,烛火倒在书卷上,也不知这书材质是何物,见火即燃,眨眼功夫烧成了灰。

朱正风傻傻地盯着桌上的灰烬。

父亲进屋后,见此情景,捶胸顿足,说好好一本奇书,被不孝子毁了,把朱正风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也是朱正风生平第一次被这般臭骂。

父亲语言中透着无限惋惜,说刚刚学会了一种,书就毁了。最后摆手让朱正风出去,自己气呼呼地出了门,饭也不吃,回来的时候,酩酊大醉。

想到这里,朱正风问道:“仙长,此厌胜钱何用?”

老道士眯着眼,解释道,这类厌胜钱,安照一定方位埋在对方门前土里,便可削蔳对方的气运,当然须经年累月,非一朝一夕功夫。如果猜测不假,朱高启这十年来,该是制成了数枚厌胜钱,然后埋置对手店门,招来秽邪污气,破了对方财运,致同行接二连三的倒闭。

有道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如果施术者命格不够硬,也会被秽气入侵,久之成疾,似患了病疾一般,体弱形羸。

“当时,幸好你无意中烧了那卷书,不然,若书里的邪门奇术都被令尊习得,怕是早早的抻腿死也。令尊只学会了这一种厌胜术,为自己谋利,用十年光阴,换回了些许的富贵,可惜也因此损尽了寿元,糊涂,糊涂!”

朱正风感慨良多,盯着手掌里这枚崭新的厌胜钱,似是出炉没多久,父亲临死前还想着怎么用此术害人,真是执迷不悟。

民间鬼故事真实第四篇-村中古树之鬼打墙

摘要:素材提供:若水/授权整理:春风一顾/授权写手:春卷卷。这是根据若水口述的故事改编,没有特定的系列,我将它记录下来,只是在我们已经逝去的童年时光里,这些零散甚至毫无道理的恐怖故事,却往往被人们不停不停地转述。那是口耳相传的记忆。以后每日会更新一个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那是九八年初夏的一个午后,我和朋友受邀去同学家做客。下午一点放学后,我们去了村里面一条很少有人走的捷径。

道路穿过山林,山高林密。正午时分,也见不到一丝阳光,阴凉阴凉的。路一直向前蜿蜒曲折,到了一个一百三十五度转角时,只见路旁有一棵古树,那是一棵两个成年人也合抱不了的参天大木。树旁有一口池塘,塘边有一栋三层高的小洋楼。

步行了大约一小时,终于到了他家。吃过晚饭后,我们在他家玩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就到了五点,我和朋友就开始返程。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大约走了四十分钟后,我们看到路的对面有一棵大树,树旁有一口池塘,池塘旁边也有一栋三层小洋楼。

太阳下赶路的我们都有些乏,见到大树和房屋,不由得喜上心头,连忙朝大树走了过去。大约十分钟后,我俩到了树前,才发现没有路通往那栋小洋房。当时也没多想,以为是有棵同样的树,于是我们转了回去,继续往前赶了大概半小时。

而此刻天色渐晚,走了这么久,我们又渴又累。

突然,我们发现在道路的右边有一棵大树和一栋房子!那棵古树竟与我们先前看到的颇为相似,我心下有些疑惑,却只当是林子深深,树木本就不易分辨。

朋友拉着我连忙走过去,然而到了跟前才发现路又没了。我们又退了回去,继续往前走,类似的情况一直在发生,我们不停地走,可每次都是错的。

此时,已是月上中天,我们俩累了、乏了、渴了、更饿了,月光惨白的照在我们身上,显得那么无助。终于,当我们再次来到大树旁的房子旁时,我们饿得实在走不动了,又冷又饿,又惊又怕,朋友忍不住大哭起来。

我自小胆子大,即便如此,荒郊野外月黑风高也不免害怕起来。

这时,房屋里的灯忽然亮了。

一位中年男子吼了一声:“谁!”,只见他拎了一把锄头,开门走了出来。

屋里传来一个女声:“是什么东西在外面?”

“是两个小孩,不知道是谁家的。”男子答道。

洋房一楼的窗户有个女人的影子,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大半的光,看的不真切。

“让他们进来吧,外面又黑又冷的。”屋内女声说到。

于是我和朋友被带进了屋里,屋内装饰豪华,一点也不像外面那般简陋。

“你问一下他们是谁家的孩子,我去给他们煮碗面。”女声说道。

我向男子讲述了我们的来历、家庭住址和父母的电话号码。我知道今晚肯定是回不去了,只希望能给家里报个平安。

不多时,一个年轻的女人端来两碗鸡蛋面,香气四溢,我俩此时早已饿得不行了,哪里管得了这么多,连声谢谢也来不及说,就狼吞虎咽地吃了个精光。许是吃得太饱,我们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我置身在一间幽暗的屋里,靠窗的空地上并排陈列着两张黝黑的棺木。四下静悄悄的,我能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忽然,只听一声响动,两张棺材的盖被从里侧推开,竟有人慢慢从里面爬起!

我吓得腿脚发软,不得动弹。而定睛一看,那两具直立起来的尸体不正是那小洋房里的一双男女吗?

如果他俩是死人,那给我们吃的是什么?

突然想到《三打白骨精》里,那个变身为少女的白骨夫人给唐僧他们拿的吃食是癞蛤蟆和石头。脑海中浮现那碗面的真实模样是交错的黑发和转动的眼珠,一时之间恶心得只剩下干呕。

听到那女尸幽幽的说道:“我的眼珠被你吃了,却不能再吐出来了,还不速速将你的眼球挖出来还我吧!”

说罢便伸出双手要抠我的眼珠,只觉得眼前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窗外有槐树疯长,枝叶乱舞,在房间里投下鬼魅般的暗影。

再次醒来,已是三天后。醒来只觉得头痛欲裂,腹内一股腥臭冲鼻,“哇”的一声就吐出一滩碧绿色的污秽物。这时旁边伸来一只手,往我嘴里灌了些生理盐水,这才渐渐消去方才的不适,打量了下周围的摆设,才知道自己身在医院。

同时下意识地摸了摸眼睛,还好,都只是梦。鬼大爷鬼故事。

不久我就出院了,从那以后我都不敢在天黑后出门玩耍。后来我问了爸妈,问他们怎么找到我们的。听我爸说,是在距我家十几里远的另一个村的一位猎人(这个猎人是我爸打猎时的猎友,现在是我干姨丈)送我们回来的。干姨丈在凌晨打猎回家的路上,路过那片林子时,看到有俩小孩睡在一座合葬的大坟包上,坟边有棵大槐树,他发现我们时我们嘴里还吃着两只蛤蟆。

曾记得家里人说我百天的时候,外婆请村里的高人给我看过生辰八字,以测未来凶吉。

高人说,我生性属阴,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他说的头头是道,加上我们那边信这个,外婆他们异常谨慎。

也讨了破解之法,不过未曾告诉过我。子不语“怪力乱神”,却也有“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样的说法。宁可信其有,这样的道理一直都在。

村中早有传闻,山林里的参天槐树很邪门,体质属阴的小孩子若是遇见了便容易发生不幸。用老人家的话说,就是小孩子阴气重,踩别人坟头都会生病。

那个时候正是对什么事都无所畏惧的年纪,大人的叮嘱很快就被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想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当日的我们定然是遇上了鬼打墙,所以才被困山林。

只是之前的梦境一直让我心有余悸,后来外婆带我去那双夫妇的坟头敬香,又给他们烧了大把的冥币。

再后来,听说那棵大槐树在冬天被雷劈得自燃了。

民间鬼故事真实第五篇-茅山养鬼之法

茅山养鬼有分很多种类,如五鬼,情鬼,财鬼,八翁,灵童,守园鬼等等。

现在在这介绍茅山养鬼及如何领养之方法。凡是茅山养鬼,不是人家想象中那么邪恶及那么难领养,更有离谱的说法是什么请鬼容易送鬼难。

所以在此声明,如你已领养了茅山任何一类鬼灵,就不必再理会外人的是非黑白说法,只要一个「诚」字,用「心诚」领养之鬼灵必能与你沟通,但记着鬼灵也受灵界管束并非万能,故不要太过强求,就把他当作神灵供奉一样,一定能通灵,灵童如通灵沟通,就与你一心相通,你心想什么,灵童也能知道,也能助你办事不误!

通常领养者会问:「师父,怎样才知道自已和领养的鬼通灵?又如何和他沟通?」灵童通灵有很多奇异的现象,如会发出奇怪的异声,移动某对象……等等现象都会发生,有时会出现忽稳忽现的影子,有时会入梦告知事情,有时会耳报,但要得到耳报者,必须有修道的基础,方能得灵童耳报。

供养灵童可领养到老,这里所说的老不是说鬼会老,鬼灵是不会老的,鬼灵是一种「灵」,也谓之「气」。所说的老是说自己本身,即是指长时间领养,直至鬼灵功德完满轮回为止。

养鬼灵要在家中安奉一个地方,可放清水或饮料一杯,另用小瓶装上生鸡蛋一只及白米,小量玩具及衣服。如想出外佩带灵童者,出门前须念咒呼之名字随你外出,及把灵童贴身携带,但饮食时,必须存放少许食物在碗碟内,不必另备一份,如没有佩带外出,就不必「留食」,切记!

『修练茅山御鬼灵术』

(一)领养灵童修练最基本必须为七七四十九天才功德完满,期间要视各人心诚及与灵童之缘份,有些人更快至七天至十四天内己有沟通,故因人而异。

(二)修练时间是以太阳下山后任何时间,但不得超过丑时。(即零晨三时)

(三)修练者必须诚心诚意与鬼灵相对,方可沟通。

(四)修练者必须连续每星期喂血给灵童,一连七个星期,每星期一次,是用无名指滴一滴血入内。(男左女右)

(五)修练时结印及念「御鬼咒」七遍,再焚「御鬼通灵符」一道。

(六)如?带灵童出外,必须叫他名字随你出门才可。

(七)记得灵童生日之日期,当曰要购买一些小玩具及衣服、食物。(少量己可)

(八)任何情况,不得把灵童随意抛弃,如果有必要,可把他送回法师处安奉神位供养。 (随意抛弃灵童十分危险,危险系数N高!切勿一试!!)

(九)御鬼咒,手诀及通灵符。

(十)如要增加与灵童之沟通及本身之财运气场,最好先冲七色花凉,效果更好。最后,切记!用任何法科之力量图增加或改变本身运气必须切记布施社会,多种福德,才可长久。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真实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真实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9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