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书短篇校园5篇

本文5个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校园鬼故事、校园短篇鬼故事有声小说、校园鬼故事在线收听喜马拉雅、敦煌三中校园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第一篇-聆听者

别对它说

晚自习下课后,所有人都争着抢着往门外冲,只有黄佳怡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唉声叹气。最近烦心事太多,搅得她上课都没有心思。等所有人都离开后,黄佳怡开始偷偷地哭,身旁也没有人能安慰她,她便越想越觉得委屈。

就在这时,教室的灯忽然灭了,黄佳怡摸索着打开手机灯,环视四周,然后不情愿地合上书准备离开。

“你最近心情不好啊?”这时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她猛地转身,借着手机昏暗的光看向站在门口的人。

“易筱,你怎么还没走?吓了我一跳。”当看清来人后,黄佳怡悬着的心也慢慢落下了。

“对不起,吓到你了。”易筱说着微微一笑,可黄佳怡感觉她的笑容很勉强,生怕扯到脸上的肉一般。就在黄佳怡上下打量她时,易筱又开口说道:“你最近好像心情不好,能跟我说说吗?或许我可以帮你呢!”易筱朝黄佳怡靠近,一股轻微的腐烂味儿扑鼻而来。黄佳怡皱了皱眉,又不好意思捂住鼻子,只能由她坐在身旁。

黄佳怡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说道:“也没什么?就是跟舍友不合。”

易筱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然后扭头看着黄佳怡: “是和尤美吗?”她的长发盖住了一半的脸,腐烂的味道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黄佳怡一怔,自己和尤美的事情除了寝室的人,就没人知道了,这个易筱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正困惑时,易筱又开口说道:“你不知道,尤美很早就跟你男朋友有染了,被我抓住过很多次,可是说了又怕你闹,所以就一直隐瞒着。”易筱瞥了一眼黄佳怡,殊不知她的话已经深深地刺痛了黄佳怡的心。

原来,一个星期前,舍友白静就告诉她,尤美好像跟她男友有事。黄佳恰本来不信,可后面说的人多了,她也就半信半疑了。她还问过尤美,都被她当面否认了,但黄佳怡哪里还放心得下?这两天一直都在跟踪尤美,没想到被尤美发现后大发雷霆,光天化日下大骂黄佳怡。

“真是过分!”黄佳怡站起来拍着桌子吼道,自己本来打算相信她了,没想到她真的背着自己和陈威有染。

易筱看着黄佳怡气愤的模样,又在一旁添油加醋道:“亏你还把她当成好朋友,没想到她背着你干这种事情,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那就把心里的火都发泄出来把想骂的话都说出来吧!我是你最好的聆听者。”

听易筱这么一说,黄佳怡鼓起了勇气,将这几天所有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可她光顾着生气,完全没有发现,黑暗中的易筱在不停地膨胀。

听怨

黄佳怡骂完后,气也消了一大半,手机的灯光越来越微弱,最后彻底消失了。

“没电了,我们回去吧!谢谢你能安慰我,你比我的舍友们好多了。”虽然教室里面伸手不见五指,但黄佳怡还是对着黑暗处说道。

“应该是我谢谢你。”易筱的声音不知为何变得特别粗犷,就像一个很粗鲁的胖女人。

“你、你的声音怎么了?”黄佳怡害怕地问道。

“嘿嘿。”黑暗中,传来了一阵诡异的笑声,黄佳怡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不少,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着贪婪的光芒。就在这时,教室的灯突然开了,黄佳怡才看清眼前的易筱,此时她满脸龟裂,就像气球一样慢慢膨胀,最后“砰”的一声在黄佳怡面前炸开了花。教室里,一瞬间血肉模糊,地上、桌子上都是易筱残存的尸体碎片,黄佳怡瞪着眼睛愣在了原地。

“快跑!”随着门口的一声大喝,黄佳怡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快跑啊!”门口的尤美冲过来将黄佳怡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朝教室门口跑去。而此时,地上的鲜血慢慢聚集在一起,像条血蛇一样朝黄佳怡袭去。

尤美拉着黄佳怡冲出教室,门被关上的瞬间,那条血蛇也被阻拦在了教室里。

“啊!”黄佳怡看着手上的血痛哭着,刚才的情景历历在目。

尤美将门锁好,然后扶住黄佳怡:“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那东西已经盯上你了,我们得想办法制止。”

黄佳怡抬起头看着尤美: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尤美叹了口气,然后慢慢说道:“咱们学校最近的怪事这么多,你就真的没有怀疑过,为什么好多学生都离奇失踪了?”

听她这么一说,黄佳怡瞬间想起来了,自己班上失踪的两个学生,至今都没有找到人。黄佳怡抽泣了一阵,然后继续问道: “这跟今天这件事有什么关系?现在坏人那么多,网上经常报道大学生失踪的消息。”

“咱学校的情况可不是普通的失踪,直接告诉你吧!学校里最近闹鬼,专门潜伏在那些怨气比较深的人身旁,伪装成聆听者,然后套别人的烦心事,再添油加醋,把烦心事变成怨恨,从而达到它壮大的目的。”尤美一本正经地说道。

黄佳怡彻底哭不出来了,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我知道,你最近因为我和陈威走得近而生气,我一直没时间跟你解释:是陈威故意这么做的,他就是想让你生气,然后怨恨于我。”尤美说完,黄佳怡瞪大了眼睛,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害我?”

“不是他要害你,是他身体里的东西。我跟你说过,这个东西专门找有烦心事的人,陈威上次英语考级顶撞监考老师,然后被赶出了考场,所以一直很烦心。”尤美说着便看向黄佳怡。

听她说完,黄佳怡的心情好了点儿,可一想到陈威,她就开心不起来了:“那现在怎么办,有办法救陈威吗?”

“陈威还没有像易筱那样走火人魔,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不要让陈威成为聆听者,一旦聆听了别人的故事,那他就会和易筱一样了。”尤美说道。

“可是怎么才能不让他变成聆听者呢?”黄佳怡握紧了尤美的手,“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但请你帮帮他。”

尤美无奈地笑了,然后说道:“我早就看出陈威不对劲儿了,所以这两天一直在查询陈威的事情。今天,终于在网上查到了一些线索,贴吧上说只要不让他听别人的烦心事,不要让他体内的恶鬼壮大就行了,不过你得先把他叫出来,先缓住他,等明天天一亮咱们再想办法。”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第二篇-605房间

夜半三更,在一座医科大学校园的女生宿舍楼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砰砰砰!砰砰砰!这急促的敲门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非常的突兀。

“怎么又有人来敲门啊?”被惊醒的张敏打开灯,下床来到室友小芸的床前“快醒醒!你听又有人来敲门了。”小芸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激灵一下子就坐了起来。

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不会是又像昨天晚上一样,有人给你送一个小箱子吧?”小芸脸色煞白的看着张敏。

昨天晚上就是这个时间门口传来了敲门声,当两个女孩打开门一看根本就没有人,只是在寝室的门口发现了一个不大的小箱子。

箱子里放了一张写着张敏收的纸条,下面放了一缕女人的长头发。头发大概有两尺多长,黑黑的盘踞在箱子里面,怎么看着都有一种让人心里发毛的感觉!

深更半夜的突兀的出现了一缕女人的长头发,两个女孩都深深的感到了不安。“谁这么无聊半夜里吓唬人!”张敏嘟囔着拿起箱子,打开门把装着女人头发的箱子扔进了垃圾桶里。

昨晚的阴影还没有散去,今夜的敲门声又一声紧似一声的响起,这让屋内的两个女孩子很是害怕!

“我就不信了,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搞恶作剧?”张敏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把寝室的门打开了…

走廊里空旷旷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寝室的门口照例摆放着一个小小的箱子。“又是箱子,小芸,我们该怎么办?”张敏望着脚下的这个箱子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怕什么?既然有人喜欢恶作剧,那我们就配合他好了。”小芸很是气愤,上前就把箱子给打开了。

“啊!”打开箱子的那一刻,小芸惊叫一声跌坐在地上。满脸惊恐的指着箱子嘴巴张得大大的说不出话来…

张敏被小芸的表情吓得向后倒退了一步“怎么了小芸?箱子里有什么?”话音还没落。箱子自动的翻倒了过来,一个长着长头发的女人人头突兀的从里面掉了出来…

惨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正翕动着青紫的嘴唇对着两个女孩似乎是要说着什么?小芸大叫一声晕死了过去。

“姐姐?”张敏惊恐之余认出来了这个女人头,竟然是自己已经失踪了两年的姐姐。随着张敏的喊叫,女人头连同那个装着她的箱子都消失不见了。

两年前,张敏的姐姐张静考入了这所大学。在进入大学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莫名的失踪了!

两年里,张敏总是梦见姐姐被挤压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苦苦的挣扎着就是走不出来…

两年里张敏一直被这个奇怪的梦境所困扰着,于是她在报考专业的时候,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姐姐莫名失踪了的这所医科大学院校。

张敏木然的站立在门口,刚刚那个人头一定是姐姐,张敏不会看错。张敏和姐姐只差了两岁,基本是一起长大的,所以张敏确定自己绝对是不会看错的。

人头?莫非姐姐真的已经死了?两年多来张敏一直不相信姐姐已经死了,她坚信还会有见到姐姐的那一天。

可是今晚上的人头怎么解释?姐姐那翕动的嘴唇想要对自己说什么?强打精神把晕倒的小芸弄到了床上,张敏一个人在空旷的走廊里,寻找那个敲门人的蛛丝马迹…

小芸被惊吓得病倒了,请假回家养病去了。今晚上寝室里就剩下张敏一个人了,自从看见了姐姐的那颗人头以后,张敏就没有了恐惧,她发誓一定要把姐姐失踪的真相给找出来。

看着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失,张敏红着眼睛在静静的等待那个半夜十二点。现在她反而盼望着那个让人心惊的敲门声,盼望着再见到姐姐。

心慌慌的等到了夜半,果然那个砰砰砰!的敲门声如期的响了起来。张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跳到地上一把推开了寝室的门。

一个模糊的影子快速的向楼上飘去,张敏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个向楼上飘去的身影,是自己的姐姐张静的。

“姐姐!”张敏快速的跑向楼梯奔着黑影追赶而去,听见张敏的叫喊,黑影似乎停顿了一下,又快速的向楼上飘去,一转角消失不见了。

“姐姐?”跑到楼上的张敏发现黑影消失不见了,张敏慌乱的四处打量着自己所处的六楼。

张敏的寝室在五楼,这个六楼据说是一直闲置的一个楼层。从张敏进入这个学校的那一天起,就被学姐们告诫绝对不允许到寝室六楼来,据说这里闹鬼闹的厉害!

六楼没有灯光,寂静的可怕,借着朦胧的月光可以看见十几间宿舍的门,都被用锈迹斑斑的锁头死死的锁住。

走廊里刮来阵阵的冷风,是那种彻骨的冷!张敏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姐姐!”张敏的声音在空旷的走廊里回响,发出瘆人的颤音…

“呜呜呜!”一阵阵像是风笛的声音,又似乎是女孩低声哭泣的声音,在一扇门的后面传了出来,张敏依稀辨认出那扇门的门牌号605。

张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霎时感觉身体像掉进了冰窖里,冷的连动都动不了了,眼皮沉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第三篇-邪邪的废弃教学楼

晚上11点,熄灯的铃刚一响过,我就已经刷完牙爬上床准备睡觉了。同宿舍的坚佬一边继续玩电脑,一边转过头来奇怪地问我:“怎么今天晚上这么乖啦?转性啦?还是吃错药?刚一熄灯就睡觉?!平时你可是全宿舍睡得最晚的人,好几次我半夜一觉醒来还见你在玩电脑呢!”

我一边用被子蒙住了脑袋一边敷衍他:“没什么。累了,就早点休息呗。”

今天晚上感觉有点奇怪,什么感觉呢?又说不清楚。平时我可是一到夜里就来精神的,可是今天晚上脑袋一直昏昏沉沉的,又不像生病。好几次神经兮兮地听到有人喊我名字,出去看又什么都没有,宿舍的人也都说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反复了几次也被折腾得累了,想想这会不会就是平时听说的劳累过度导致神经衰弱?看看时间也差不多11点了,该熄灯了,索性就早点睡吧,睡着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

又看到这幅画面——蔚蓝的海水,雪白的沙滩。但是海水是一动也不动的,没有潮汐的起伏,一潭死水静卧在那里,像一具僵硬的尸体。沙滩很白,惨白惨白,没有一点生气,一眼望不到边,像一张没有血的大口,直挺挺地大开着。忽然沙滩远处出现了一个飘忽的点,近了,是一个白衣女人,女人手中舞动着毒蛇般伸展的丝带。突然,一张黑色的网铺天盖地裹向我,眼前惨白的海水沙滩渐渐远去,我越挣扎,黑网就裹得越紧,我渐渐透不过气来,这时候,又听到了那阵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

——我一惊,醒了过来。宿舍的灯已经关了,只有时不时白色的反射光在天花板跃动,那是坚佬电脑屏幕的光线。他还在玩电脑。电脑的光掺和着黑夜的包围,宿舍里显得亮不亮暗不暗的,有一种莫名诡异的色调。我轻轻松了一口气,回想刚才的情景——这个梦很奇怪,我已经做过很多次同样的梦了,从十二三岁的时候就开始。只是上一次做这个梦已经是两三年前的事情了,怎么现在它又突然出现呢?……这时候我似乎听到一阵声音,还是那把女人的声音,在叫我的名字——一定又是神经衰弱。我这么想着,没有搭理,又躺下了。

“有人叫你名字呢。”坚佬的声音。原来这小子早就发觉到我已经醒了,他站起来走过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女孩子,原来刚才就是她在叫我。——怎么这次原来不是神经衰弱了?是真的有人叫我?我自己都被搞糊涂了。

女孩子急匆匆地跑进来,声音带着哭腔:“快!快!他不见了……”原来是JACKY的女朋友,JACKY从初中就和我同班,大学又一起考到这个学校而且是同个系。同乡同校加同班,关系自然非常铁。听了JACKY的女朋友阿洁上气不接下气的诉说,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今天晚上闹了点小矛盾,JACKY说了些气话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也不知是去了哪里。洁找不到他,怕JACKY情绪不稳定会出什么事情,就找我帮忙。

原来是这样。那就只好去寻找他了。我一边穿衣服准备出门一边问她:“你刚才是不是在门口叫了我很久,我睡着了没有听见,不好意思啊。”

哪知道她说没有,说是刚到,之前到JACKY宿舍找过,找不到,打他手机也关了,又联想到JACKY今天晚上一直有点奇怪,不明不白一直说有人在叫他名字叫他过去,现在又失踪了,所以吓得六神无主,只好来找我。我一边安慰她说没事没事的,一边自己心里也疑惑起来:她刚来我宿舍的?那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听到的喊我名字的声音是怎么回事?怎么和她说的JACKY失踪前的表现出奇地相似呢?我的心头渐渐笼罩上一层不祥的阴影。

熄灯后的学校宁静而安详,像一个熟睡的老人。巍峨的主教学楼在寂静的夜色中,笔直僵硬地矗立着,像具直挺挺的干尸。远近的楼都没有了灯光,悄无声息地潜伏在弥漫的夜色中,仿佛一群饲机待动的恶狼。熄灯之后学生是不准出来活动的,所以我们不能喊出声,只能靠眼睛在黑夜里搜索JACKY的身影。谈何容易啊,一番白忙之后,我建议我和洁分工,她回宿舍等着,JACKY一回来马上打电话给我,省得人家回去了我还在瞎操心;另一方面,入夜的校园有些难以预料的危险潜伏,让她一个女孩子出来找不合适。洁同意了我的安排,她回JACKY的宿舍等,我则自己一个人继续寻找。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第四篇-校园恐怖故事之焚咒

1

发生在103和116寝的两起火灾,夺去了全部八名男同学的性命。

场面十分恐怖,房间内一片废墟,墙被熏得暗黑。烧焦的尸体露出发黑的肌肉,面部只剩下了骨骼和牙齿,异常可怕。他们连最后一声叫喊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全部惨死在了浓烟烈火中。两起火灾分别发生在一个月前和上学期的期中。

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竟发生两起如此惨重的火灾,这在校园内顿时引起了恐慌。同学们开始怀疑火灾是由于用电设备的老化陈旧引起的。可经过专业人士调查,用电设备一切正常,其他设置也没有任何火灾隐患。另外,死去的八人都没有抽烟的习惯。

可细心的人便会发现,两起火灾有一些可疑的共同点。首先是地点,同一栋宿舍楼的一楼。其次是时间,凌晨一点左右。最后一点是,两间宿舍的其中两名男生都先后拥有同一个女友——美玲。

说起美玲,她是个美丽、神秘、而又恐怖的女孩,没有人真正了解她。论容貌,她是当之无愧的校花,她的美绝对符合任何一名男生一见钟情的标准。她的一举一动甚至眨眨眼睛都能让你的心跳在一瞬间不由自主地加速。暗恋她的男生不计其数,可真正敢于表白的寥寥无几。她先后结识的两名男生,都是既有钱又英俊的公子级学生。可没过多久,就相继葬身火海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红颜祸水”吧。

美玲至此被大家公认为妖女,凡是与她交往的男生都会染上焚身咒,最终命丧火海,甚至波及到所有室友。这个美丽的妖女顿时让所有男生望而生畏。而可怕的是,问题恰恰摆在了同一座寝室楼的109——我们寝的面前。

我与小田、洪刚,皱着眉头盯着坐在中间的天峻,天峻低着头,苦苦地思索着。

场面就这样持续了十分钟,天峻终于开口了:“我已经决定了,你们就别怪我了。”

小田愤怒地踢翻了身旁的椅子,离开了宿舍。

洪刚按着天峻的肩吼道:“你就这么决定了?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搞不好大家都要跟着你丧命!”

天峻猛地推开了洪刚的手,“丧什么命?那些都是无聊的流言和巧合。这世上哪有什么妖女,哪有什么焚身咒?你们宁愿相信那些鬼东西也不相信我吗?”

听了天峻的话,洪刚也愤怒地摔门而出。

这尴尬的场面就只剩下我和天峻两人了。我坐在天峻的身边,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说:“即使美玲的美无与伦比,即使那些都是流言,但那流言未免太可怕了,八具烧焦的尸体可是事实。你为什么非要选择有那种恐怖流言的她呢?”

“因为她接触的不是你,你是不会了解的”

我吃了一惊,“你是说她是主动接近你的?”

“是的,她太可怜了,她需要我的安慰。试想一下,如果背负那种流言的人是你,你会是什么感受,还能再活下去吗?我们为什么不能接受这样一个无辜的女孩?”

我无话可说,只能投降,并祈祷我们会平安无事。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

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第五篇-校园怪谈之集训

“姓名?”

“康亢。”

“班级?”

“高三·二班。”

“好。行李都带全了?进去吧。”

女孩康亢离开拿着登记册的老师,提着自己的大行李袋子,艰难地走向前方的集训区。迎面吹来一阵诡异的凉风,寒人肌骨。康亢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此时已进入初夏时节,集训区为什么冷得这么奇怪呢?

康亢所在的高三·二班,本来是全校有名的尖子班,但进了尖子班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进名校。相反,尖子班的学生压力更大,因为他们身上背负了太多期望。

几天前,康亢的班主任宣布,校方将在学校的旧校区内举行毕业班考前集训,高三班的全体学生都要参加这次集训。为此班主任还特地召开了一次家长会,调动家长参与名校冲刺行动的积极性。

于是,这天晚上,康亢带着必备品来到了集训区。这里是学校最后面的老校区,高高的老墙里,围着几排平房,男女寝室离得很近,此外就是教室。

康亢的耳边还响着她来这里之前母亲对她的嘱托:“乖女儿啊,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听老师的话才能考进名校。要不然,跟你老妈我一样,混个普通大专文凭,想找好工作都难啊……”月亮朦胧,康亢觉得集训区怪影幢幢,每一道墙缝里似乎都有东西在动。她畏惧地停下了脚步,身后传来“眶当”一声,大门被锁上了。 班主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还愣什么!给你五分钟放好行李,然后迅速来教室!”听起来此时的他颇为不耐烦。

所有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都挤在那间教室里,汗味和夏日里的腐臭味混在一起,十分难闻。

康亢注意到,这间教室里没有电扇,更没有空调。而维持照明的只有天花板上那两个黄色灯泡,还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随时都有可能“歇班”。桌椅板凳则残缺不全,有的少了桌脚,有的只剩下半张桌面,有一张桌面上留下了清晰的半月形痕迹,凑近一看,才发现那是牙印。教室里的通风性倒不错——窗玻璃没有一扇是完整的。康亢敏感地认定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真要在这个地方举行集训?班主任不会是开玩笑吧?学生们在教室里窃窃私语。

班主任没有出现。过了好久,才有一个中年人从教室后门走了进来。他低着头,乱糟糟的长发似乎从来没整理过,一张长脸苍白得可怕。他穿着一件老式的中山装,衣领上掉满了白花花的头皮屑。

这个人一走进教室,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在那一瞬间,只有头顶上的电灯发出滋啦啦的怪叫。

男人佝偻着腰站在讲台上,长发从额头垂下,遮住大半张脸,像是在脸上盖了一张黑色的窗帘。他过了好久都没说话,学生们都很奇怪,但同时也都感觉到那人身上透着一种慑人的压力。

“我姓马。从今天开始,我担任你们的集训讲师。”

长发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冰冷而沙哑。

学生们中间起了一阵小小骚动,有入问道:“我们的班主任去了哪里?”

“他有其它事要做。”长发人的语调平板,不带任何感情,而且也从不说一句多余的话。

“集训持续到什么时候?”又有人问。

“高考的前一天。”那人说,“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集训开始。”

集训就此展开,那人没有安排任何习题,只是让大家将以前的习题拿出来看。坐在康亢身边的是她的好友崔乘乘,崔乘乘悄悄对康亢说:“我看这个老师没什么本事,集训多半还要靠班主任来主持。”

“可是班主任不在啊。”

“那人不是说班主任临时有事离开了吗?他迟早要回来的。”

“那班主任能去哪里?这里就这么几排房:男女寝室已经上锁了,另外还有一间应该是老师住的地方。”康亢指着教室外的一栋小屋,“可那里的灯没亮,班主任会在那里吗?”

“也许……他离开集训区了。”

“集训区的大门上锁了。夜深人静,如果有人开锁,打开大门出去,我们会听不到吗?”

“也许在厕所吧……”

“也有这个可能。不过,集训期间只有这个长头发的人来做讲师吗?我们那么多科目,他不可能一个人讲吧?”

“我……我不知道……”

正在这时,长发人的声音响起:“那两位同学,请不要聊天。”

康亢和崔乘乘噤声。

好不容易捱到了十一点。往常这个时候大家就可以回家睡觉了。所有学生都放下书本,盯着长发老师,看他有什么安排。

“所有人先别回寝室,你们的抽屉里都放了一个录音机,戴上耳机,听里面播放的音乐。”

录音机?那样老掉牙的玩意还有人用?这不都二十一世纪了嘛!

长发老师的安排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学生们莫名其妙地从课桌里拿出耳机。一个学生插嘴问:“老师,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吗?”

“可以让你们的休息更有意义。”说完这句话之后,长发人就闭上了嘴,看样子他是绝对不肯透露更多信息的。

康亢按下开关,耳机里飘出沉闷的钢琴声,是莫扎特的《D小调安魂曲》,康亢更喜欢轻松一点的流行音乐,不过既然是老师的安排,那只能如此了。她对录音机这样的老古董也没有好感,心想,早知如此,不如带自己的PSP和MP3来了。

铮铮,叮咚……钢琴声在呼唤黑色的睡意,康亢觉得眼皮像灌了铅一样越来越沉。外面不知何时起了一阵柔和的风,吹得她连发根都麻酥酥的,青苔与泥土的气味似乎也不那么难闻了,康亢觉得整个桌面暗了下来,向她渐渐逼近……

不,还没有回寝室,怎么可以在这里睡觉。康亢甩了甩头,想站起来,她用手扶住桌子,刚一用力,才发现腿脚已经麻木了。教室里什么时候变黑了?是谁把灯关掉了?

耳机里的钢琴曲还在奏呜,康亢想把耳机拿掉,但那玩意紧紧地夹在耳朵上,比紧箍咒还要结实。康亢的头上冒出了冷汗,她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钢琴曲依旧平板肃穆地演奏着,每一声都在康亢的灵魂深处回荡。她以为自己中暑了,张大了嘴想要叫出声,但那声音却被憋在喉咙里,连往外挪一公分都不肯。

最终,睡意像一张厚实的毯子一样,蒙了上来,盖住了她最后的意识,康亢重重地趴在了课桌上。圆珠笔抗议着,咕噜噜滚下课桌。

教室里静悄悄的,学生们姿态各异地趴在课桌上,唯有低沉的钢琴曲兀自演奏着。

长发人站在讲台前,眼睛扫视着面前睡倒的学生们,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以上就是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鬼故事书短篇校园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