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了解更多关于清明节民间鬼故事、清朝民间鬼故事有声、老牛成精民间鬼故事、鬼大爷古代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第一篇-十万阴兵闹襄城

一、诡异营帐

明朝末年,清军大举进犯中原,一路上摧城拔寨,势如破竹,大明江山岌岌可危。然而,一路高奏凯歌的清军却在襄城遭遇了阻挠,守城主帅傅汝城骁勇善战,率领八万死士坚守城内,一旦清军进犯,便令死士高居城头,用箭矢和热油将清军击退,竟生生挡住了二十万清军的去路。

傅汝城的想法很简单:清军一路征战消耗巨大,后备补给定然不足,时间一长只能退兵了事。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尽管清军依然无法前进一步,但丝毫没有撤兵的意思,反而夜夜笙歌,搅得城内军民人心惶惶。无奈之下,傅汝城派出一小队人马悄悄潜出城外,暗中打探敌军军情。

这一日,傅汝城正在军帐中苦思退敌之策,忽然听到帐外的卫兵报告说,刺探军情的人已经回来了。紧接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黑衣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傅汝城的面前,脸色惨白地颤声道:“大帅,有鬼,有鬼!”

傅汝城闻言大吃一惊,刚想细问,不料对方却已经昏死过去。他连忙让人将军医传来,一番急救之后,黑衣人才幽幽醒了过来。傅汝城又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黑衣人仍旧一脸惊惧,将他出城后的情况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黑衣人名叫张顺,是傅汝城旗下探子营中的一名队长。那天晚上,他接到命令后,带着队中的八名士兵潜出城外,悄悄朝敌军的营帐摸去。连续几个月的征战,敌军也是疲惫不堪,疏于防范,这使得张顺等人毫无阻碍地潜入到了敌军的驻扎地。进入营帐后,张顺发现,整个营帐共分两个部分,位于前面的营帐灯火通明,大量的敌兵围着帐前的篝火又唱又跳,而后面的营帐则一片漆黑,悄无声息。

张顺心想,这些营帐里放的估计是敌军的箭矢武器,此时正是天干物燥,如果一把火将这些武器全部烧毁,敌军没了武器,估计就会不战而退了。想到这里,张顺便命令手下分散进入后面的各个营帐,伺机点火。安排妥当后,张顺率先进入了其中一个营帐,刚一进去,他就觉得一阵冷风扑面而来,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张顺一咬牙,躲到一个角落里,从怀中掏出火折子点着一看,不由得一股凉气从脚底直蹿头顶,他看到整个营帐内密密麻麻地坐满了人,而且全都死死地盯着他!

张顺心中一慌,连忙熄掉火折子,可让他意外的是,这些人并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心里觉得奇怪的张顺又打着了火折子,这时他才发现了问题,这些人居然全都穿着明朝服饰,跟满清鞑子完全是两个样!而且,他还在这些人里面看到了很多熟面孔,只是这些人早就在前几天的战斗中死掉了,其中就包括傅汝城的儿子傅昌国!

就在此刻,隔壁的几个营帐里相继传来了惊恐的尖叫声,张顺心里一慌,其他人在那些营帐内估计也看到了这些战死的熟人,惊惧之下竟暴露了自己。张顺连忙从营帐中溜了出去,正打算召集其他人一起离开,不料刚刚的尖叫声已经惊动了敌军,他们正拿着火把追赶了过来,无奈之下,他只身出逃。

由于刚刚所经历的场景实在太过诡异,张顺慌不择路,逃到一处荒地时脚下一空,摔了下去,顿时昏死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襄城不远了,此处正是城内百姓们安葬死者的墓场,自己刚刚掉下去的地方竟然就是一个已经被掏空的墓坑!张顺胆战心惊地爬出洞外一看,差一点昏过去,举目所见,方圆五里地的墓穴全都空了,只剩下一个个大坑,像一张张呲着獠牙要吃人的嘴!

张顺吓得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过了好久,他才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朝城内跑去。

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第二篇-恒娘的故事

聊斋故事题材包罗万有,不单是狐、鬼。这一篇,在聊斋故事中极有名,写的全是男女之间的心理战,有趣之极。

这篇的原文相当长,自然不是“翻译”,而是全盘改写。

躲在院子的一角,她泪水泉涌,可是却又紧咬着牙,不哭出声来。手绢早已湿得可以绞出水,忽然,她抬起头来,尚未曾看清站在近钱的是什么人,就听到一个十分柔和的声音,略带责备:“整天只知道哭,难怪洪先生不喜欢你!”

她抽噎着,抬起头,泪水令视线模糊,她只是依稀辨认出,那是新来的邻居,他们搬来的时候,曾做过礼貌式的拜访——丈夫姓狄,布商,妻子的名字……她由于心情的哀伤,不是很记得了,这时她嘴唇掀动着,无法叫出对方的名字。

对方先开口,熟稔地轻握住了她的手:“我叫恒娘!不记得了?”

她又一阵心酸,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大颗眼泪涌出,视线清楚,她看到院子的一角,围墙倒了一片,恒娘自然就是从那里跨过来的。

恒娘的声音十分柔和动听,可是讲的话,对她来说,却极其刺心:“像你这样美丽的的小妇人,哭得那么伤心,原因只有一个:为了男人!”

她又抽噎着,点头。恒娘轻轻提起了她的手,衣袖褪下,露出了雪白的一截手臂。恒娘称她为“美丽的小妇人”,一点也没有错,她,洪大业的妻子,看到她的人没有不说她美丽的。这时,她莹白的手臂,在阳光下看来,有隐现的蓝色的血管,那样柔滑,那样鲜嫩,使人忍不住去抚摸这如丝如缎的肌肤。恒娘的指尖在她手臂上轻轻拂过,令她全身酥麻颤抖,她睁大眼睛,现出疑惑的眼神。

她的声音听来凄迷:“我,美?那为什么他……只喜欢宝带?人人都说宝带姿色不如我,可是他……为什么只喜欢宝带?”

宝带原来是洪家的婢女,今年洪大业纳宝带为妾。

妻不如妾!

从此,她在丈夫的眼中几乎是透明,丈夫的眼神,甚至连投向她都吝啬!

她这样躲起来呜咽哭泣,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丈夫的人和心,却都再宝带身上,令她气愤郁结的是,没有人说宝带的姿色及得上她三分!

恒娘叹了一声:“女人失去什么,总有原因的,女人要得到什么,也总得失去些什么!”

她有点听不懂恒娘的话,正想问,一阵风过,送来了一阵男女的嬉笑声,女的声音听来浪荡,男的声音听来欢畅。那是她的丈夫和宝带在嬉戏。

她紧咬着下唇,神情凄苦,恒娘浅浅地小,俯身在她的耳际说着话,她听得入神,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从那天起,她照着恒娘的嘱咐,甚至不梳妆打扮,蓬首垢面,一个月之际,她丈夫在她的身边经过时,甚至掩鼻,声音自然也粗鲁之至:“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

她在等这句话,恒娘说过:等你丈夫这样说你时,你来找我!

她看到丈夫搂着宝带进房间,不等有浪声浪音传出来,就急急跨过院子的破墙,见了恒娘,恒娘把她带到镜子前,她一个月未曾照镜子,这时,看到自己竟然像鬼怪一样,心中伤痛着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恒娘却咯咯笑着,按着她坐下来,冷不防,就扯下了她的上衣,她本能地双手环抱胸前,半遮住了饱满秀的双乳,用惊恐的目光望向恒娘。

恒娘轻抚着她柔滑的肩:“我来替你打扮,你先好好洗一洗身子。”

她双颊有点发红,点头答应。

半个时辰之后,她美丽的胴体散发着迷人的清香,蜂腰修腿,隆乳丰臀,看得恒娘“啧啧”连声,她还是第一次在镜中看到自己的身体……那不是淑女的行径!然而,这时她也为自己的身体而着迷!

又半个时辰的妆扮,使她看来明艳照人,恒娘端详着自己的杰作,又在她耳际细细叮咛了一番。

她从断墙跨过去,回到自己的家,才到廊下,她丈夫迎面而来,陡然站定,双眼瞪得极大,盯在她的脸上、身上。只有在新婚时,她才接受过丈夫这样的眼光。这时她身上发热,自然而然停了下来。可是,她又立即想起恒娘的嘱咐,一低头,飘起一阵香风,在丈夫的身边,擦身走了过去。

惊愕之极的丈夫推门,推不开,敲门,门内一点反应也没有。刚才一瞥间那种美艳,化为一股无比的冲动,那是自己的妻子!那么美丽的妻子,是的,妻子一直美丽,一直能令他动心,可是,总少了什么,单美丽不够,男人要多一点什么,而妻子就是少了那一点,宝带却有。

现在,他发现妻子和一起不同了,刚才那一顿,一低首,翩然掠过,那种风情,如果是在床上,就足以销魂,足以蚀骨!

他用力擂着门,直到听到了她的声音:“我不舒服,想先睡一觉!”

他喘着气:“我等!我等!”

他抓耳挠腮,在她房外徘徊。宝带扭着身子走过来,娇声问:“你在干什么?”

他望向宝带,用力摇了摇头,真不明白过去一年,自己在做什么!瞎子都可以分得出是妻子美艳!他粗声喝道:“不干你事!”

宝带双臂环向他的头,这是一直惯了的,等到抱住了他,宝带的身子,就会柔软地贴向他,缓缓扭动,他就会异常兴奋。

可是这时,他竟然粗鲁地拉开了宝带的双臂,厉声喝:“滚开!”

她在房间中清楚地听到了丈夫对宝带的呼喝,也听到宝带还在委委屈屈地发嗲,可是却遭到了更粗厉的呼喝。

她缓缓吸了一口气,心中想:怎么一切和恒娘所说的完全一样?

恒娘的话又一次在她耳际响起:让他在门外等一、两个时辰,然后放他进来,她会像饿狗,你要把自己当做是饿狗的口中之食,不管他要怎样,你都要答应,女人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若是真要坚持些什么,那就一定会失去些什么!你要逗他,可是一定要让他得到,记着我的话,千万别再像以前!

她想着想着,想起丈夫像饿狗一样冲进来之后的情形,身子不禁发起热来,感到双颊发烫,双手握着,看着镜子中,眼波流转,竟有点不克自制。

门外,丈夫的声音听来如烈火一样在烧:“娘子,求求你,让进来!”

她的声音听来简直叫人窒息:“找宝带去,你眼里那有我!”

丈夫在哀号:“只有你!从此之后,眼中只有你!”

她满意地笑,虽然她自己按捺得咬牙切赤,但还是照恒娘的吩咐,硬是一个时辰之后才打开门,她的丈夫果然像饿狗一样扑进来。

她几乎没有被撕碎!她愿意被撕碎!

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第三篇-瓜田惊魂

从前,有一个小伙子。他年年在村前的小河边,自家的地里种甜瓜。他种的瓜不但个大,还特别的甜。他不光瓜种的好,他还吹得一手好笛子。白天他忙活完瓜地里的活,回到他的小瓜屋里休息的时候,他就拿出来笛子来吹上一段。这时候,树上的百灵子听到了他吹的好听的笛声,也不在鸣唱,就连五颜六色的蝴蝶和百忙中的蜜蜂,听到这美妙的笛声,也会从四面八方赶来围着他飞来飞去。到了晚上,寂寞的长夜里,他就又开始吹笛子。此时,青蛙听了就会不在舌燥,虫儿听了也不在唱歌。

有一天晚上,小伙子又在聚精会神地吹着他的笛子。外面的田野里一片静悄悄的,好听的笛子声,在树丛中,在庄稼地里,在清澈的小河上面飘来飘去。整个大地上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只有他那动听的笛子的吹奏声。他也不知道自己吹了多长时间,感觉到困了他就不再吹了。在他正想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一个沙哑的奇怪的声音:“小伙子再吹一曲吧,你吹得太好听了。”

小伙子一听,吓了一跳。心想在这荒郊野外里,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怎么会有人到这里来呢。他赶忙把灯吹灭,趴在床上大气也不敢喘。过了半天,他听了听外面没有动静了,他这才安心的睡了觉。到了第二天早晨,他在瓜屋子外面和瓜地里找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这就更让他不放心了。一连好几天,他都没有吹笛子,也没有再听到那个沙哑的奇怪声音。

过了几天,夜里一丝风也没有,天特别的热。小伙子热的也睡不觉,他又不由自主地拿出来他的笛子吹了起来。笛声像凉风一样轻轻地飘向夜晚的各个角落,让这闷热的夜晚凉爽了许多。可是,这时候小伙子又听到了那个沙哑奇怪的声音:“你吹得真是太好听了。”

小伙子在瓜屋子里,又是吓了一跳。这回他大了大胆子,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你的邻居啊,我认得你。”那声音在外面说。

小伙子心想,我们村里的人我都认识,怎么也想不起来这说话声音到底是谁,他就又怀疑的问:“你说你认识我,那你姓什么?住在哪里?”

那声音说:“我姓柳,就住在河边上。”

小伙子一听更害怕了,他记得清清楚楚哩,河边上哪有住的人家,他想,他可能是遇到鬼了。他以前听老人们讲过,要是在晚上遇到了邪魔鬼祟,就赶忙打着火吸烟,邪魔鬼祟怕火,见了火就跑了。想到这里,他赶忙掏出烟袋,打着火点上烟就吸了来。可是,外面的那个声音却没有走,又在问他:“小伙子,你不吹笛子在里面干什么呢?”

小伙子说:“我在吸烟,歇一会。”

“你让我也吸一口行吗?”那声音在外面说。

“行,你等着,我给你装烟。”小伙子一边答应着,他一边把他看瓜用的洋炮拿了出来。慢慢地从门缝里把枪管子递了出去,然后说:“你咬住烟袋杆,我在里面给你点烟。”

“好吧,你给我点火吧,我咬住了。”那个沙哑的声音说。

小伙子听了以后,他从里面拉了一拉,见枪管子那头真的被咬住了。他就轻轻地扳开洋炮的机头,手指一扣扳机,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一洋炮正打在了它的嘴里。小伙子心想,这一洋炮打出去,不管是什么东西也活不了了。谁知道过了一会,就听到外面说:“小伙子,你的烟真焵,一代烟就把我吸晕了,我得回去了,明天晚上再来听你吹笛子。”

到了第二天,天明以后,小伙子来到河边细心地找了起来。最后他就见在河边上有一棵老柳树,树身掉了一块树皮。还有被洋炮打的铁砂子,砂眼处正在往外流着血水。小伙子一看明白了,这棵柳树在这里也不知道长了多少年了,看来已经成精了。他想,我决不能让这些精怪在世上害人。他赶忙从瓜屋子里找出来一把大斧子,来到柳树根里,二话也没有说,抡起大斧子就砍。几斧子下去,就见鲜血从树身上流了出来。小伙子一看也不敢松劲,继续破上本地砍,一会的功夫就把这棵柳树精砍到了。

打这一后,他晚上再吹笛子的时候,再也没有听到那个沙哑的奇怪的声音了。

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第四篇-金色灵芝

话说,在大陆北方某县,有位富甲一方的周员外,这周员外仗着祖德的庇荫,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一生都没工作过,尽管时局一直不好,一会满清垮台,一会军№混战,这些都没影响到周员外在此县的财富与地位,究其原因,原来是这周员外善於逢迎巴结政客军№,因此在这浊浊乱世中还能左右逢源过着太平日子,不过俗话说:〔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周员外随着年岁的增加,身子骨就渐渐的不听使唤了,由其是平日大鱼大肉吃多了,这会得了痛风的毛病,手脚关节疼痛难挨,每每病发之时常常痛到锥心刺骨,哀号不已,尽管周员外散尽千金遍访中西名医,但始终无法有效的根治,充其量也只是缓和一下症状而已,所以周员外出了重赏,只要有人能治的好他的痼疾,愿奉上大洋一千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来自全中国各地的走方郎中,开业医师,纷纷献上家传密方、祖传良药,可是偏偏没一有味药能医的好周员外的毛病。一天,周府来了个南方来的郎中,自称熟知各种医理,深 各种药性,医过各种怪病,他保证能治好周员外的痼疾。此人自号〃神医圣手〃何大夫,周员外按例请他入内把脉诊治,何大夫在一番仔细的望闻问切後,告诉周员外说:〔员外的毛病很特别,一般的药石灸艾是无法根治的,我这有一帖药是先师传下的秘方,服下之後保证药到病除。〕,周员外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唉!这话我听多了,哪个来的大夫不是这样说的,结果还不是没效,说点新鲜的吧!〕,何大夫笑着说:〔员外别心急,我还没说完呢?我这帖药要有效还得要一味药引才可以,否则..〕,周员外奇道:〔什么药引?该不是紫河车一类的吧?〕。何大夫摇摇头说:〔不是的,这味药引非常罕见,得不得的到就要看员外您的造化了!〕,周员外说道:〔喔!什么希奇古怪的东西我没吃过,说来听听是啥宝贝?〕,何大夫说:〔是灵芝!〕,周员外一听之下哈哈大笑说道:〔我还以为什么希罕的东西耶!原来是灵芝啊!这玩意我家多的是,有千年老山灵芝,更有万年人形灵芝,这算什么罕见的药引?〕,何大夫笑道:〔灵芝跟其它药石一样有分上中下三品,员外家的灵芝算来都是属於上品的灵芝,不过及要治员外的病非得极品灵芝才可以!〕,周员外哼的一声回答:〔我那万年人形灵芝已是举是无双的人间极品了,哪还有什么极品可言,您倒说说看,怎样才算极品,又产於何处?〕。何大夫说:〔这极品的灵芝不 要历经千万年才可形成,也不是产自老山密林之中,其颜色非黑非赤,非黄非紫,乃是成金黄琥珀之色,它产地很特别,是在棺材之中,而且不是在一般的棺木之中,它产在上好的黑檀或紫檀棺中,棺中所葬之人生前必须是曾服食大量人 或灵芝何首乌等上等药材,或是此人生前是抽大烟的鸦片鬼,这样棺中靠近死尸口 处才会长出此金色的极品灵芝!〕,周员外一听〃霍〃的一声坐了起来,精神为之一振,问道:〔什么?棺材内!金色灵芝?还要在死尸的口处,这....这是为什么?〕。。。

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第五篇-农村鬼故事之夜哭

村子不大,有200多口人吧,村子南面是条小河,河里水现在干枯了,据说原来是条活水河。这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村里有个老头睡不着起早了。他就顺着河向东走散步,至于当时为什么向东走,他自己都不知道。

走了大约离村子200米,他看到河边一棵大树上有个东西晃动。老头心想谁家的衣服被风吹到这了啊,去看看吧。

来到旁边却看到是个人,从衣服的颜色看应该是个年轻的女人,分明是有人自尽啊!人还随着风轻轻的摆动,树枝“吱吱”的随着发出响声老头哪还敢看这人的面孔!

老头吓的拔腿往村子赶,一路大喊“谁家少人了!快去村东头看看啊!”

有很多人听到慌忙起身,一会就聚了很多人。等大家再次来到那里,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把人放下来。可是人已经僵硬,分明死了很久了。

原来这人是本村的女孩,大约20来岁。最近几天里,她见人就没说过话,听说是因为感情上有了纠纷。最后等派出所到了,天已经大亮,她的家人哭的死去活来……

本来这事就应该算结束了,人死了,火化了。可是在火化后的第4天,村子东头半夜老是听到有人大声啼哭。最先听到的是住在村东的一个老寡妇,因为这个女孩生前好找她这聊天,寡妇对她的声音能分的很清楚。第二天,这事被传的沸沸扬扬了……

当天夜里就更可怕了,这个啼哭声从远到近,尽然围着村子来回走。并且还敲她自家的门,当时就她哥自己在家,妹子的声音他永生难忘的!她哥第二天去亲戚那,没敢回来。

村子里的年轻人很多人不相信,几个胆大的拎着菜刀,棍和矿灯,准备当天夜里去看个究竟。他们住在最东面的老七家,因为老七说他每天夜里都听到那个啼哭声从他门口过。

深夜,关上灯,他们趴在窗口向外看。外面很安静,只有风的声音,因为紧张,都能听到彼此沉重的呼吸声。

忽然他们听到似乎有隐约的叹气声,接着时大时小的啼哭,夜里听着特别刺耳了!最后变的撕心裂肺的悲鸣,简直就不象人能发出的声音!

过了一会声音就向这边移动,有两个胆小一点的吓的跑到里屋去了。因为他们曾经和那个女孩讲过话,谁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当声音快到屋子旁边的时候,窗口只剩下一个人了,更别说用灯照着去看了

等啼哭声走很远了,他们几个才敢跑到窗口,发现剩下的那最后一个人已经晕过去。等他醒过来,问他看到了什么,他只是发抖,死活都不肯说话

就这么啼哭声搞了一个星期,还有几个人说敲了他家的门。当时一到天快黑,每家就都急早关门。那种声音他们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知道了什么才叫鬼哭狼嚎。

后来就没有人再听见,好多人提起这事就从心底害怕了。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真人真事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22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