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的动画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的动画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真实民间落水鬼故事、古代民间鬼故事短篇、民间鬼故事大全阅读、邵东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的动画第一篇-赌祸

安徽祁县八里村是个不大的小村庄,村中居住的村民大都以农为生。乾隆十年此地遭受了一次蝗灾,一时间很多地里快要成熟的庄稼颗粒无收,好在此时正逢盛世,朝廷分发两款提供种子,救济还算及时,过得一年总算缓了过来,但是一般的民众也只能混个温饱而已,日子依然过得颇为拮据。此时一些无良之辈趁机聚在一起用“马吊”之戏(麻将的前身)来诱人赌博骗取钱财,一时这附近有不少村民沉迷于其中不能自拔,以至于倾家荡产者也不在少数,实为此地一大害。

话说在这村中东头住着一个名叫周小六的村民,此人家中本有薄田数亩,只算的农家小户。因他是独子,故父母自小就对他娇生惯养溺爱有加,以至于长到十五六岁还是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既不读书也不种田,成天就和一帮无赖之子混在一起吃喝玩乐。周家夫妻俩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于是便商量好给他娶了个老婆郭氏,以为成亲之后他便有了牵绊,盼着郭氏能将他管住,没想到这周小六性子顽劣,成婚之后依然秉性难移。好在这郭氏也是农家之女,虽说相貌普通,倒是温柔贤惠勤劳能干,将家中大小事务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再加上周家老两口的日常接济,这日子倒也过得去。

可惜好景不长,这周小六在几个狐朋狗友的引诱下又迷上了“马吊”之戏,每日早出晚归沉迷于赌场,不将身上的钱财输个干净是绝不回家的,偶尔若是赢点钱财就去吃喝嫖赌,也绝不会交给郭氏贴补家用。如此只出不进,不到一年周小六不仅将家中不多的钱财输了个精光,还欠下了一屁股外债。赌场的人天天上门催讨,几次将他打的死去活来体无完肤,周小六的父母虽然心中痛恨儿子的所为,但是毕竟不忍心自己的独子在眼前被活活打死,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家中仅有的几亩薄田卖出抵债,这才暂时渡过难关。可是周小六不仅不吸取教训,反而更加变本加厉起来,甚至偷偷将家中的物品拿去当铺抵押,当得几个钱后就又去赌场拼个昏天黑地。

周家老两口眼见如此更觉痛心疾首,两人连气带病不到半年就先后归天了,连这身后之事都是郭氏东挪西凑才能让他们入土为安。周小六不仅毫无愧疚之意,反觉父母死后再没人啰嗦,还落得个耳根清净,于是对家中更是不管不顾,每天只知赌博玩乐,输光了就回家中向郭氏要钱。可家中本已被他折腾一空,现在连两人的温饱都成问题,郭氏哪有多余的钱财给他。周小六眼见从她身上再也压榨不出财物,于是就将家中仅余的衣物和郭氏头上所戴的首饰拿去当钱,这一出门就没有回来过。郭氏眼见家中一贫如洗,连自己吃饭都成了问题,只好出门向邻居四处赊借,就这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候甚至一两天才能吃一碗稀粥。她心中悲苦万分,每日只能以泪洗面,不到一个月就连饿带气得了重病,在家中卧床不起,等到邻居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奄奄一息了。

民间鬼故事的动画第二篇-鸣釜神事

在日本平安时代,吉备国贺夜郡,有个叫庄太夫的富农。

庄太夫膝下仅有一个独子正太郎,却是纨绔子弟,根本不听父亲训诫,庄太夫夫妇为此大伤脑筋,暗地商量为儿子找个好女人为妻,应该能使儿子收心。

恰好有媒人上门提亲,说:“吉备津神社的香央神主有个女儿,天生丽质,孝顺父母,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将来一定是个很好的妻子。”

庄太夫听后大喜,欣然答应。几天后,他备齐聘礼送去香央家,选了黄道吉日,准备迎亲。

香央为了女儿的幸福,决定向神祈祷福运。他召来巫女,烧起御汤,献上供品,准备进行“鸣釜神事”。所谓“鸣釜神事”,是日本一种判断吉凶的问卜方式,通常由名为“阿曾女”的巫女在釜旁负责生火,让釜里始终冒出水蒸气。然后,问卜者在心中默念所祷之事,神官在釜前念诵祝词,巫女则摇晃釜内的糙米。釜中水滚时,如果糙米发出妖鬼呻吟或牛叫般的声音,则属吉兆。可是,此次香央家的“鸣釜神事”,开水沸腾后,釜内竟一点声音也没有。

香央感到有些不安,但他对这门亲事十分满意,加之聘礼都已经收了,也就没再犹疑。吉日一到,就依约将女儿矶良嫁了过去。

矶良很是贤惠,每天早起晚睡料理家务,竭力侍奉公婆,对丈夫更是体贴入微。正太郎对妻子很是满意,两人相处得十分和睦。

然而,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新婚蜜月一过,生性风流的正太郎又与一个叫阿袖的妓女打得火热,还替她赎了身,在附近买下一处房子金屋藏娇。矶良苦苦哀求丈夫回心转意,正太郎却依然故我,后来干脆连家都不回了。

庄太夫夫妇得知后,对正太郎严加训斥,将他关在家里,还断了他的经济来源。

这天,正太郎趁父母不在家,对矶良说:“你对我这么好,我很惭愧,所以打算重新做人。可是,阿袖举目无亲,我要是抛弃她,她一定会重操旧业,那就太可怜了。我打算送她到京都,帮她找份事做。但我现在身无分文,你能不能帮我筹措路费?”

矶良见正太郎如此恳切,高兴地应允了。她偷偷变卖了自己的衣物,又借故向娘家要了些钱,然后全给了正太郎。谁知,正太郎拿到钱后,竟悄悄离家,带着阿袖私奔去了。矶良懊恼成疾,卧病不起。经过多方诊治却没什么效果,矶良的病一天比一天重,眼看命在旦夕。

而此时,正太郎则带着阿袖来到了播磨荒中村,找到了阿袖的堂兄彦六,请他收留他们。彦六同意了,并在隔壁租了一间破房给他们安身。

过了几天,阿袖突然病倒了,起初以为是受了风寒,可后来却像鬼魂附体,发起疯来。七天后,阿袖终因病重死去了。

正太郎哀痛不已,他将阿袖的尸体火化后,埋进了坟墓里。

正太郎思念阿袖,每天傍晚都到墓前拜祭。这天,正太郎正在祭拜时,发现阿袖的坟墓旁又添了一座新坟,一个女子正在祭拜。

正太郎上前问女子,她是来此祭拜何人的。女子答道:“这是我家老爷的坟墓。我家老爷因遭小人陷害,失去了领地,只好到这个偏僻的村子过清贫的生活。我家老爷前几天过世了,夫人伤心过度,得了重病,所以让我替她前来扫墓。我家夫人真是可怜,她本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现在却落得个孤苦无依的境地!”

正太郎听了这话,不觉起了色心,便请女子带他去探望女主人。两人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一片昏暗的林子,只见林中有一间小茅屋,屋中发出暗淡的灯光。

女子将正太郎领进屋,屋内有一扇屏风,女主人就在屏风背后。

正太郎上前说道:“听闻夫人刚遭丧夫之不幸,忧伤成疾。我也是新丧爱妻,可谓同病相怜,故冒昧前来慰问。”

女主人将屏风略微拉开一些,说道:“夫君,久违了,今有幸在此相遇,也该让夫君尝尝恶报的滋味!”正太郎大吃一惊,定睛一看,那女人竟是自己遗弃在故乡的矶良!只见她脸色煞白,阴森森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青白干瘦的双手已毫无血色。正太郎大叫一声,向后倒去。

等到苏醒时,正太郎睁眼细看,刚才那座茅草房,原来是荒野中的一座三味堂,里面全是黑漆漆的佛像。正太郎跌跌撞撞地逃回家中,将所经历的事对彦六说了。

彦六道:“你恐怕是被狐仙缠上了。”于是,他带着正太郎找到了邻乡的一位阴阳师帮忙。

阴阳师看过卦象,眉头紧皱,说:“你是灾星照命,凶多吉少。你的妻子矶良20天前就已殒命,但怨念难消,先是夺去了阿袖性命,又要来取你这负心人之命。人死后会在阳世停留49天,矶良的阴魂在世尚有29天。这段时间里,你必须闭门谢客,关紧所有门窗,否则性命难保。”阴阳师说完,用笔在正太郎的背上以及手脚上写满了符文,接着又画了许多朱砂符,叮嘱道,“将这些护符贴在每扇门窗上,向神佛祷告,千万不要疏忽。”

正太郎回到家后,立刻把那些朱砂符仔细贴在门窗上,然后便把自己关在屋里躲避灾祸。当天夜里三更时分,一个可怕的声音从屋外传来:“真可恨呀!到处都贴了法符!”过了一会儿,声音便消失了。正太郎吓得半死,好不容易盼到天亮,忙找到彦六说了昨夜之事。彦六听了,也吓得不轻。

第二天夜里,彦六也没敢睡,一直等到三更。松林里刮来了一阵狂风,风势凶猛,正太郎房间的窗纸上闪过一道红光,凄厉的声音再度响起:“可恶,这里竟然也贴上了!”正太郎与彦六吓得毛发倒竖,差点儿昏过去。

就这样过了二十几天,两人度日如年。矶良的阴魂虽每夜都来,却因护符阻碍而无法进屋,只能绕着屋子巡游,或是爬到屋顶上凄惨地号叫。

好不容易熬到第29天的晚上,再熬过这一夜,就能逃过大劫了,因此正太郎特别谨慎小心。大约到了五更时,外面已有了朦胧的亮光,正太郎如释重负,以为已经逃脱了灾难,急忙呼唤彦六,说道:“闭门躲灾29天,总算熬过去了。兄弟,你快起来,我跟你讲讲这一个月的痛苦经历。”彦六闻言,起身就去开门,谁知门刚打开,就听隔壁屋檐下一声惨叫。

彦六急忙提着斧子跑到门外,他抬头一看,哪里是天亮了,其实是月色皎洁,清光映在窗纸上,看起来好像天明了。而正太郎房间的门敞开着,里面却不见人影!

彦六胆战心惊地来到适才惨叫响起处探视,发现敞开的屋门旁,斑斑血迹从墙上一直滴到地上,却没有尸首骸骨,屋檐下竟悬着一个男子的发髻!

民间鬼故事的动画第三篇-鬼藤穿喉

大明正德三年八月十六,桃花县知县唐信昌刚起床,捕头武天义就在门外高声禀报说肖家镇出了命案,绸缎庄掌柜肖天智被人发现死在卧室。

唐知县点齐衙役仵作,带着武天义来到肖家镇。

肖家镇位于桃花山下,村庄很大,足有上千户人家,整个村庄被树木环绕,景色怡人。唐知县来到肖府,管家肖洪忙领他来到肖天智的卧室。卧室里放着一张床,床边放着一张桌子和两个凳子,而肖天智正坐在桌前,上半身趴在桌上,右手边放着一个空酒杯。

窗外伸进来的一条大拇指粗的青藤穿过肖天智的鼻孔,又从左眼穿了出来。肖天智右眼圆睁,嘴巴张得老大,死状极为恐怖。

唐知县看看窗户,发现这间卧室是靠着山壁盖成,窗外不到五尺就是桃花山。这条杀了人的青藤,就种在窗外的山下。

仵作验尸后告诉唐知县,全身上下没有别的伤痕,肖天智就是被青藤从鼻孔钻入致死的。唐知县点点头:“既然这样,那么肖庄主的死纯属意外,这条青藤看来是不祥之物,肖管家,派人把它砍了。”

肖管家忙带人拿着斧子去砍那条青藤。哪成想,刚砍一斧下去,那条青藤突然枝条飞舞,接着从伤口处喷出鲜血。众人大惊,急忙后退,家人肖二躲闪不及,被青藤喷出的血溅到了脖子上。

紧接着就看到那条穿在肖天智鼻孔的藤条“刷”一下从肖天智脑中抽了回去,一个转身扑向肖二。肖二一声惨叫,众人看到藤条狠狠地缠住他的脖子。肖二大声惨呼,转眼间藤条尖便钻入他口中,“扑哧”一声从喉中穿了出来。肖二双目圆睁,“扑通”一声倒地身亡。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唐知县忙命肖管家去厨房拿来菜油泼上去,然后点火把这条杀人的青藤烧掉。众人看着这条杀人的青藤在大火中不断抽搐,过了一会儿终于烧为灰烬。

唐知县告诉众人,这条青藤成精了,遇血就要杀人,成了一条鬼藤,为绝后患,又命人把青藤根刨出来烧掉。青藤根刚烧了一半,只听得“叮”一声响,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武天义拔出宝剑拨拉几下,看到一把黑漆漆不知道什么做的钥匙,急忙捡起来递给唐知县。唐知县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这把钥匙明显是木头制成,只是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他随手放到衣服兜里,然后派捕头武天义带人通知全村人,把家里种植的青藤统统烧掉,以免再出同样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唐知县便带着武天义挨家挨户查看烧藤情况。一会儿,来到肖家镇药铺掌柜诗天勇家中。诗天勇并不在家,听说知县到来,急忙从药铺回来。

听说唐知县来检查烧藤情况,诗天勇笑着说:“唐知县未免太过小心,这种事纯属意外,哪里会有那么多鬼藤?”

唐知县说:“诗掌柜说得在理,不过我们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说着便带人进了后院,看到后面靠着桃花山也有一间小房子,便问诗天勇,房子后面可种有青藤。

诗天勇脸色微微一变,摆手说:“那后面就种了几株爬山虎和竹子,并没有什么青藤。”

唐知县转了一圈,便带着人回去了。

民间鬼故事的动画第四篇-仗义狐仙

(一)

清代嘉庆年间,京城西郊有一烧窑之人,姓郑名历,虽还年轻,因家中无其他人,故一年到头总在外烧窑做工,极少回家。

这年冬天,天气较冷,郑历给一家窑主烧窑,进腊月时,又装上一窑,这窑要烧上七八天才成。点上火后,郑历打算烧完这窑,就和窑主算算一年工钱,好回家过年。

烧了三四天,忽然下起大雪,那雪片被北风卷着,纷纷扬扬直往窑道里钻。郑历急忙找些玉秫秸,在窑道口扎了一堵草墙,留个小门,挂个门帘,窑道才暖和起来。

第二天雪停,郑历又添过一次煤,自觉孤独,便出去转转。出得门来,但见野外成了童话世界,白茫茫一片,且天气比下雪时更冷。郑历踩着厚厚积雪,呼吸着新鲜冰冷空气,在外转了一圈,身子寒颤,将要返回,俄见雪地不远处有一黑物,很是显眼。郑历便上前看,却是头冻死猪,旁边有行脚印尚未被雪填满,那脚印弯弯曲曲,向前面村子通去。想必这猪是从哪家闯出来寒冻而死。郑历酷爱吃肉,瞧这猪,虽小,但也有三四十斤,心道,何不拖回去剖了?洞里还存一罐美酒,就着美肉喝它一壶,解解馋,反正自己烧了窑也没事。郑历想着,便弯腰提起两条后腿,向回拽去,在雪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痕迹。

拽回窑道,烧开一锅水,一边烧窑,一边解剖猪。之后,换锅水,架于火上,放上葱姜蒜等佐料,便煮起肉来。一阵忙乎,已过午时,郑历想着美肉,随便吃块干粮填填肚子,就等天黑肥肉下美酒。

太阳落山时,肉便煮好了。那猪虽不大,肉的香味却也扑鼻,弥漫着整个窑道,使郑历涎水欲滴,好不欢喜。便捧出那罐酒,又找了只碗,对着肉锅,开怀畅饮起来。

刚吃两碗,忽觉窑道口帘子一撩,一股冷风卷进,走进一人来。只听那人道:“好香啊,煮的什么肉?”郑历抬头,见是位老头,六七十岁,脸和鼻子冻得透红,鞋上沾满雪。便道:“老伯,哪里来?请坐。”在窑中找了个凳子让老头坐下。“怎么,只是让我坐下,也不让我吃块肉、喝口酒?我可是特为这香味而来。”老头一本正经说着。郑历笑道:“老伯说笑,你一过路人,怎知我窑中有酒肉?”“我怎不知,你那肉味告诉了我鼻子,是鼻子领我进来。”“好,既然老伯有这兴趣,俺郑历也不怠慢,这头猪虽不大,也够咱俩吃,这罐酒虽不多,也够咱俩喝,俺再拿个碗来。”说着,又找来只碗递与老头。并找来小桌,把肉锅端上,酒罐移至跟前,二人各坐小凳,靠近桌子,你一碗我一碗地吃喝起来。

那老头似乎比郑历还爱吃肉喝酒,也不客气,“咕咚”一碗下去,伸手从锅内拽出一条猪腿,淋淋漓漓地送到嘴边,大口大口吃将起来。边吃边嚷:“真香!真香!”

几碗酒下肚,郑历问道:“不知老伯哪里人氏,贵姓名甚,今日天色已晚,还要去往哪里?”听郑历一问,老头也没抬头:“我的名字不愿告诉别人,也不愿告诉别人我去哪,更不愿让别人知道我住何处。”听了老头话语,郑历不由一愣,真没想到,天下还有这样厚脸皮之人,吃着人家的,喝着人家的,还一问三不知。可又不便发作,怕老头脸挂不住,只好低着头喝闷酒。一会儿功夫,郑历见老头喝得猛,便道:“老伯,少喝点吧,别醉了。”“醉了怕啥,”老头满不在乎:“外面这么冷,你这里有酒有肉有火,醉了我在此睡上一觉。”老头比郑历还沉得住,就象在自己家。“老伯,我是怕你不能赶路,误了事宜。”“我今晚哪也不去,特意到你这里来喝酒。”老头竟是个酒迷,见了酒,忘了自己事情,听不进郑历规劝,毫不在意,端起碗“咕冬”又是一口,就象喝凉水般。郑历这回没辙了,这猪本够自己吃两天,没想到偏偏遇上这么个厚皮酒迷,这叫好请难打发,谁让自己答应?如今即做了人情,干脆跟他囫囵,于是,索性左一碗右一碗地给老头倒酒,让他尽情喝够。

喝了一通,不知不觉天已全黑。窑内点上油灯,老头还在喝。终于,一罐酒见底。他虽然酒量大,可是现在也变得摇摇晃晃。郑历见此,便出去瞧瞧。见外面冰天雪地,满天星斗已挂,北风吹来刺骨,想老头醉成这般模样,看来是不能走了。唉,真没想到,今天遇上这么个老头,吃人家的,喝人家的,还要在人家窑道里睡觉,若是让他走,他这大把年纪,情理不通。郑历无奈回转,刚想在窑道另搭小铺,但桌前已不见那老头踪影。咦?哪去了?没见他出去啊?正纳闷,忽听自己铺上响起鼾声,上前一瞧,不是那老头是谁?这老头真够呛,酒足饭饱后,竟躺到自己铺上睡觉。遇上这么无礼老头,郑历只好搬个凳子坐到一边,烧着自己的窑。困了,坐着打盹。

烧到半夜,郑历实在困得不行,便狠添了几锨煤,走到铺前,想往里推推老头,自己稍为挤上一挤。可一推,见他裤腿下伸出一东西来,伸手一摸,毛绒绒的,端过灯来细瞧,吓了一跳,竟是狐狸尾巴!这下郑历吃惊不小,灯油差点洒出。“他,他是个狐仙,酒喝多了,显,显了形?”郑历睽睽地望着,嘴巴张得老大,抿都抿不上。他曾听人讲过狐仙故事,它们最爱到窑坑里、野外边,没想到今日让自己碰上,这,这可如何是好?郑历端着油灯,哆哆嗦嗦退回原处,饶是他胆子再大,现在深更半夜,一个人遇到这事,也不由发怵。打死它?不行,它又没害自己,只是吃了点酒肉。赶它走?恐也不行,酒也喝了,肉也吃了,赶走又有何用。郑历左思右想,觉得这狐仙并非十分可恶,只是脸皮厚点,唉!干脆送情送整,让它舒舒服服睡上一晚,明日再走。想到此处,再也不能瞌睡,又往灶里添了几锨煤,一心一意烧起窑来。

民间鬼故事的动画第五篇-人皮鼓与人头碗

清朝康熙年间工部御史程金山奉旨率领一千兵马、两万民工在甘肃疏勒河的桥湾地方,建一座可以容纳三万兵马的城堡。开工第三天,他便昏倒地上。经大夫紧急抢救,他虽然苏醒过来,却高烧不退,连续四天汤水不进,迫不得已,只得到兰州治疗。临行前,他任命大儿子程得才为临时总督办,任命二儿子程顺才为后勤供应总监。他板着面孔交待说:“桥湾的城堡关系着江山的统一,社稷的安危,必须按规定施工,保质保量如期完成,八十万两银子,不能浪费一两,如果出了半点差错,我将砍掉你们的脑袋。”两个儿子双膝跪地连声说:“谨遵父命,请你放心养病。”

兰州的一代名医甘五,对朝廷重臣怎敢怠慢,经过慎重诊断,确认程金山是年老力衰,操劳过度,饱受风寒,内火凝聚所致。便以驱寒滋肾、养气补血、调理肝脾之法进行治疗,并特命一名十八岁的妙龄少女日夜侍候护理。少女名叫小兰,温柔细心,端汤送药,洗脚换衣,极为周到,程金山爱她如女儿一般。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程金山病情好转,因惦念桥湾城堡工程,急欲返回桥湾。甘五大夫劝阻不住,只好说:“大人再服一剂药,看病情如何吧!”

服药的第二天,程金山便又昏迷不醒,高烧不退。又经过一个月的治疗,病情好转。甘五说他患的是“戈壁滩间歇性隔时热”。程金山在京城从来没听说过这种病症,翻阅了不少医药经典,也没查到这种病症,不禁疑惑丛生。这天小兰端来药汤放在桌上,眼中出现惊惧神色。他问小兰有什么心事,小兰欲言又止。他端起药碗刚到嘴唇,小兰低呼一声:“别喝,毒药!”

程金山急忙命令武士捉来甘五审讯,原来是他的儿子程得才用五千两银子买通甘五施用正反两种药物,使他的病情好一阵,坏一阵,无法返回桥湾城堡。昨天程得才派人送来五千银两和一封密信,要甘五施用毒药送程金山升天。如果大功告成,再给一万两白银。程金山看着密信,全身发抖,流着浑浊的眼泪,自言自语:“我前世作了什么孽,养了这么两个儿子啊!”他派出密探去打听原因,不多日密探回报说:“桥湾城堡建得又矮又小,最多可容纳五千兵马,民工饿死了大半,两位公子在玉门镇各建一座豪宅,购买良田千亩,娶纳美女多人。还听说大公子跟葛尔丹津叛匪有书信往来,葛尔丹津正起兵东进,大公子要……”

“他要干什么?说!”

“大公子要占山为王,称什么……,称什么得才可汗!”

程金山惊得“啪”地一拍桌子,眼球几乎要暴出来:“罪该万死,罪该万死!”他立即写了《葛尔丹津起兵反叛》的奏折,派快马飞送朝廷。

桥湾城堡黄沙满天,天昏地暗,程得才正指挥上千民工将横七竖八的民工尸体运往戈壁滩深处,忽然一匹快马来到他的面前,来人说:“程老大人已驾鹤升天。大人去世前要求把他的尸体埋葬在桥湾,现在灵棺已到,请总督办迎接!”

程得才和程顺才二人立即披麻戴孝,一步一个头地磕着到了棺前,他俩一定要开棺看一眼老爹的遗容。棺盖一经打开,程金山猛地跳起,大吼一声:“武士们,将孽子拿下!”

深夜,营房灯烛通明,程金山面色铁青,举起尚方宝剑,说:“你们两个孽子要如实招来!”

程得才、程顺才二人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程金山命令武士把他们推出斩首,程得才说了声:“慢!父亲,让我把话说完。”程得才接着说:“你老人家为官清正,一路升迁,从七品县令到工部御史,现在是桥湾城堡总督。三十多年操劳辛苦,换来很多的荣耀。如今你老人家已是六十七岁,可是,你给两个儿子留下了什么呢?每人一所院落,一个黄脸老婆,你让我们耕田栽桑,吃粮当兵,吃尽了苦头,现在又把我们弄到这千里不见人烟的戈壁滩上喝风咽土。你再看看朝中的那些公卿大臣的公子哥儿,谁家不是楼堂瓦舍,三妻四妾。他们出入灯红酒绿,一掷千金,三十万、五十万银子算得什么?如果说,我们兄弟用了四十万银子该杀,那么王公大臣的公子哪个不该杀?你杀得了吗?我劝你还是在这片千里见方的土地上,以桥湾为京都,联合葛尔丹津,占山为王,号称金山可汗,跟康熙平起平坐,有什么不可?!”

程金山大呼:“武士们,将他们推出去斩首!”

不料,应声进来一队武士,将程金山团团围住。程得才“嘿嘿”冷笑:“爹!现在已由不得你了。”

正在这时,忽听远处炮声隆隆,杀声一片。程得才“哈哈”大笑:“爹,如果你不愿意当金山可汗,我就号称得才可汗了。你听,葛尔丹津的兵马已到,别怪儿子不忠不孝呀!”

不过率领兵马冲进来的不是葛尔丹津,而是平西大将军年羹尧。

原来,康熙接到程金山的奏折,命川陕总督年羹尧率五万精兵从西宁出发,日夜兼程,在玉门关打跨了葛尔丹津,回兵到了桥湾。

第二天桥湾校军场,程得才、程顺才背插白色亡命旗,跪在木桩前。天近中午,督斩官年羹尧高声请示程金山:“老将军,时辰已到……”

程金山未等他说完,大声传令:“斩!”

只听炮声三响,刽子手刀光一闪,两颗人头落地。年羹尧长叹一声:“程大人,给你儿子收尸吧!”

程金山招手,两位兵卒把尸体拖到沙岗,另两名匠人将人头拿到营房。年羹尧疑惑地问:“这是干什么?”程金山双眼微闭,唏嘘不已:“七日之后,请大将军看稀奇!”

第八天上午,年羹尧被请到一座三开门的厅堂,见一只灰色小鼓,架在一付四条腿的鼓架上,仔细一看,鼓肋上刻有“罪不容诛”,架腿上刻有“声声千古泪,点点万民血”的对联。用竹木一敲,小鼓“咚咚”作响,鼓声圆韵深沉。原来这鼓是用程得才、程顺才的头盖骨、脊背皮做成的,鼓架是用他们的腿骨连结成的。年羹尧摇摇头叹息说:“程大人,你太心狠了。”

程金山挥泪仰天长叹:“我程某如不心狠,怎么面对一万多饿死的冤魂?我死以后,请将军把我的后脑勺雕成小碗,注满清水放置在鼓旁,让后人击鼓念经,评判是非吧!”话音一落,便挥剑自刎了。

年羹尧深受感动,在这里建了一座庙堂,定名永宁寺。在大殿里给程金山塑了金身,桌案上放着注满清水的人头碗,桌案前架着人皮鼓,十名佛僧一天三次击鼓念经,既祝愿大清帝国永远安宁,又祝愿程金山千古安息。可是大清国却赃官不断,战火不熄。程金山也没能安宁……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的动画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的动画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17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