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王魁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王魁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鬼阿姨、鬼大爷民间鬼故事大全、鬼故事民间故事、民间真实鬼故事大全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王魁第一篇-民间志怪故事之鸡异

故事发生在清朝光绪年间。

江西的一个地方发生了一场特大瘟疫,有一个村庄中的人口死去大半,活着的人跑得动的都逃命去了。岳老汉一家祖孙三代12口人死去10口,仅剩下岳老汉和一个8岁大的孙女小玉。岳老汉已经一大把年纪了,经不起折腾,就和孙女小玉留在村里住了下来。昔日一个人口鼎盛的大村庄,如今留下不足十户人家。

留下的人老的老小的小,农田除少量耕种外,大量抛荒。平日里村民们进山打打小动物,下河网网鱼,日子过得举步维艰。

岳老汉领着小玉过活,他一不种地,二不猎山,三不下河,全赖年轻时学得的一门手艺—剃头。只是这手艺已经多年没用了,生疏了些,但年轻的理发匠在瘟疫中死了,人们也没什么好讲究的了。

这个地区山多水密,村落与村落的间隔很远,岳老汉剃头要到附近几个村子去上门服务,要走很远的山路,中饭也需在主家吃。所以每逢他外出剃头,都会事先煮好饭菜,让小玉留在家里。不管刮风下雨,天色多晚,岳老汉都要赶回家照顾小玉。小玉一人在家,感觉孤单害怕,又哭又闹了几回,后来也就习惯了。

岳老汉见小玉不闹了,以为她懂事了,也放宽了心,在外踏实了不少。直到有一天,岳老汉发现小玉衣服上有一根鸡毛,感觉很是奇怪。因为在那场瘟疫中,附近各大村庄的鸡鸭牛羊都死绝了,哪来的鸡毛呢?岳老汉问小玉:“小玉,你身上怎么会有鸡毛?”

小玉抬起头,眼睛清澈明亮,对岳老汉说:“爷爷,我也不知道。”

岳老汉觉得小玉不像在撒谎,此事不了了之。

过了段时日,岳老汉再次在院子地面上发现了许多鸡屎和一些米饭。这回岳老汉断定肯定有鸡来过,而且还不止一只,看起来,小玉还喂过鸡。于是,岳老汉问小玉:“小玉,你是不是拿饭喂鸡了?”

小玉说:“没有,饭我吃了。”

岳老汉又问:“那地上的米饭和鸡屎是怎么回事?”

小玉胆怯地说:“不知道。”

岳老汉心中奇怪,自己明明见到了鸡毛和鸡屎,小玉明明喂了鸡,但她为什么要否认见过鸡和喂过鸡呢?想到这,岳老汉决定查看个究竟。

第二天,岳老汉佯装出门去了,却躲在了屋外柴堆处,远远地盯着家里发生的一切。约莫中午时分,只见一只母鸡带着一群鸡仔“咯咯咯”地进了自家院门,小玉手捧饭碗,边吃边把饭倒在地上让鸡群吃,还和鸡仔玩。岳老汉心疼米饭,大喝一声:“小玉,人都吃不饱,怎么可以用饭喂鸡呢?”

等他走进院门时,怪事发生了,鸡群不见了,仅有米饭在地。小玉见爷爷突然冒出来,吓了一大跳,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在岳老汉的再三追问下,小玉只好向他道出了实情:“爷爷,在您外出剃头后不久的一天中午,我坐在门口吃饭,这时一只母鸡路过,我没有玩伴就想留住这只鸡,于是就把饭倒给它吃。后来,这只母鸡就带了九只鸡仔天天都来家里吃食,吃完了还陪我玩,每当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它们就会回去。小玉知道爷爷心疼米饭,怕您生气,就不敢告诉您。”

岳老汉说:“刚才鸡群还在这里吃食,现在哪去了呢?”

小玉这时才发现鸡群不见了,也觉得奇怪。岳老汉在附近找了找,没有发现踪迹。

当天,岳老汉特意问了左邻右舍谁家养了鸡或者看见过这群鸡,大家都说自瘟疾后,连鸡毛都没见过,更别说养了。接下来的几天,岳老汉爷孙都没再见到这群鸡了。岳老汉心中沉甸甸的,脸色难看,莫非是小玉染上了不洁之物?毕竟在那场瘟疫中,死得不明不白的人太多了,小玉的奶奶和亲娘生前也都喜欢养鸡,而且养得很好。小玉还说,是一只母鸡带着九只鸡仔,难道与死去的10口人真的是巧合?岳老汉决定还是请观里的道长来看看。

民间鬼故事王魁第二篇-索命宝剑

清朝道光年间,杭州举子刘发根赴京赶考,无奈名落孙山,只好收拾行李回乡。

这日,刘发根住进京郊的一家驿站。想想自己十年寒窗,金榜无名,便辗转难眠。看到窗外月光皎洁,他干脆披衣起床,走出驿站,在月光下越走越远,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片树林边。刘发根看到前面一团黑糊糊的东西蠕蠕而动,就壮着胆子捡起一块石头,朝那团东西砸去。这一砸不打紧,只听那团东西发出一声长嚎,挺着尖刀般的獠牙,朝他直冲过来。原来是一头野猪!刘发根吓得撒腿就跑,野猪在后面穷追不舍。刘发根情急之下,飞身爬到一棵树上。

野猪见刘发根上了树,便猛撞树干。这棵树被撞得摇摇晃晃的,刘发根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接着,野猪发出一声嚎叫,又猛冲过来,一头撞在树上,只听忽啦啦一阵响,树倒了下来。刘发根被压在树下,紧接着便听到野猪发出嗷嗷惨叫,转眼没了声息。半晌,刘发根睁眼望去,只见野猪倒在地上,鲜血都流到他跟前来了。他急忙爬起来,走过去一看,只见野猪咽喉处划开好大一道口子,已经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刘发根仔细察看,发现树的根部露出一把剑,剑尖正对着野猪。他顿时明白过来,刚才那野猪冲得太猛,冲松了树根,结果埋在树根下的剑从下面冒了出来,正好刺在野猪的咽喉要害。

树下怎么会有一把剑呢?刘发根再一细看,剑旁还有一块布,布上有几行深黑的字迹,像是用血书写的。刘发根借着月光一看,只见布上写着:有缘人见信如晤。吾与苏州周进海均进京赴试不中,余十年寒窗,尽归乌有,将束命于斯。此剑乃吾友周进海至爱之物,有缘人若见此剑,万望送至苏州,面交周进海。大恩大德,来生必报!浙江海宁许贵林顿首拜于道光十一年暮春。

刘发根看了看信札上的日期,离现在已经十年。他想,定是这个许贵林十年没等到可以托付的人,他的灵魂便引领自己来到这里,再用那头野猪带出宝剑和血书,将临终遗愿托付自己去完成。看来这把宝剑关系重大。想到这里,刘发根朝宝剑磕了几个头,说:“先生冥冥之中救我一命,我一定不负所托,亲手将宝剑交给周进海!”

第二天,刘发根改道直奔苏州。一番劳顿,终于到了苏州城。接着他就傻眼了: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那个周进海?他只好先找家旅馆休息,再做打算。

这时店小二来送茶水。刘发根试着问道:“你可知此地有个叫周进海的?”

店小二一听就乐了:“你问的可是周进海周员外?他是苏州首富,姑苏城内,无人不知啊!”

刘发根一听大喜,又问:“他十年前可曾赴京赶考?”

店小二说:“不错,周员外十年前赴京应试,不中。回来后他投笔从商,数年间便垄断了江南的绸缎生意。这故事在我们这口耳相传,尽人皆知。”

“那就是他了!”刘发根喜不自胜,赏了店小二几文铜钱。

接着,刘发根找到周进海的府邸。门房告诉他,周员外出去办事,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刘发根怕门房骗他,就在周府对面租下一间房子,天天守着。半月之后,刘发根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周府门前,车上下来一人,约莫四十来岁,衣着考究,器宇不凡。刘发根想:此人必是周进海了。

第二天一早,刘发根便上门求见。周进海端坐在太师椅上,冷冷地问:“你是何人?有何贵干?”

刘发根答道:“晚生受你一位故人之托,前来归还你的爱物。”

周进海一听,好不奇怪:“哪个故人?什么爱物?”

刘发根说:“晚生受许贵林先生所托……”话没说完,只听“当”的一声,周进海手中的茶盏掉到了地上。他手指着刘发根怒道:“一派胡言,我哪有你说的什么故人?来人,送客!”

刘发根忙说:“你当年与许先生分手时,将爱物留在许先生处……”

周进海猛地打断刘发根的话,吼道:“一派胡言!来人,送客!”

门外进来两个汉子,将刘发根架了起来。刘发根奋力挣开,大声说:“你把宝剑留在许贵林那里了!我是专程来还宝剑的!”挣扎之中,背上的布包掉在地上,露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

周进海一下子瘫在椅子上,无力地挥挥手,说:“轰,给我轰走他……”

刘发根万万没想到周进海会是这个状况。但许贵林先生的魂灵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自己曾发誓要将剑亲自交到周进海手上,那就一定得做到。

民间鬼故事王魁第三篇-起死回生

编者按:世间万物皆是因果报应,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故事主人公的父亲曾经陷害自己的好友,现如今被冤鬼索命,真是告诫着我们当下的人切莫要起害人之心。寓意深刻,推荐欣赏。

(一)

秉县县令陈惟半年前忽患怪疾,诊治过的大夫均叹此病奇顽,无药可医。见父饱受病痛折磨,日渐憔悴,儿子陈国俊看在眼里,疼在心头,发誓定为父亲找到治病良方。

陈国俊年方十七,为陈家九代单传的独苗,自幼在青山书院求学读书。这日,他听闻同窗谈论起书院禁地藏有神奇古书的事,心想古书里会不会有神医奇方可以救父?

于是趁着月缺,国俊借黑偷偷溜进书院禁地,将里面的书籍一本一本仔细地翻了起来。最后,他的目光停在了那本没有封面的书上。拍拍上面的灰尘,他小声念了第一段:“太玄女,姓颛,名和,少丧父……行三十六术甚效,起死回生,救人无数。”

“起死回生?难道真有此事?”国俊正要往下读,却听得门吱嘎作响,吓得他转身躲到书架后面。

“不用躲了,我不是来抓你的,我不过是同你一样好奇罢了,快出来吧!”一个男声飘悠而起,听得人犯恍惚。

国俊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只见大门敞开着,一个着书院装束的少年站在门口,嘴角含笑,英气逼人,但看起来很面生。 鬼故事大全原创作品

“你是谁?看你穿得像书院的学生,可为什么我没见过你呢?”国俊走过去问。

“在下姓萧,名子良,为投靠远房亲戚来到秉县,前日才入青山书院读书,你自然是没见过我呢!”子良笑道。

国俊看他样子并不像坏人,便和他聊了起来。谁知越聊越投机,颇有种相见恨忘的感觉。

得知国俊违禁来此是为了救父,子良大赞他有孝心。

想起病重的父亲,国俊忙递过那书问道:“子良兄见多识广,能否告诉我这书中的仙女究竟是真是假?”

子良翻了翻书,说道:“贤弟,你问了别人可能不知道,问了我就算是问对人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确有此事!因为我曾经亲眼目睹过‘起死回生’的法术!我家在赋县的紫云村,那里有座紫云山,大家靠采集山上的紫云石度日,这种石头并不值钱,所以我们一直很贫困。当真是越穷越倒霉,前些年村里爆发了一场可怕的瘟疫,这种怪病蔓延得很快,它让人遭受下地狱般的痛苦折磨,直到最后煎熬气尽而死。”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国俊叹了口气。

子良顿了顿继续讲:“据村里的法师说,这瘟疫都是村里人长年采集紫云石,削弱了山的镇妖之气所至。即使是再厉害的法师也没办法对付这些千年的妖魔。就在大家都坐以待毙的时候,从山上来了一个少女,她有着与太玄女相同的名字:颛和。而且,她还有太玄女‘起死回生’的能力,只要被她一指,死去的人就又会活过来,并且恢复健康活力。颛和就这样救了整个紫云村的人,自那以后,她便一直留在村子里,镇妖除魔,救死扶伤。”

“此事当真?太好了!这下我爹有救了!子良兄快快带我去紫云村!”国俊高兴得两眼都放出光来。

“带你去倒是不难,但你要发誓保密这件事。”子良说道。

国俊立刻举起三根手指作状发誓。

“明日卯时,书院后山上见!”子良神秘一笑,离开了书院禁地。

民间鬼故事王魁第四篇-万仙府

(1)

民国七年,地安门大街的街北有家古玩店,名字叫“清合轩”。掌柜的姓方,原本是卖布的,一来二去,看清了这里的门道,改行做起了古玩生意。

这条街上做生意,收的东西十之八九都是宫里的玩意儿,卖东西的那些人对这些东西也并不在意,给些银子就卖,一倒手就是几十倍的利润,短短几年,就发了笔不小的横财。

这一天早上,刚刚开了门,就从门外挤进来一个老头。看样子能有六十多岁了,弯腰佝背,身子骨单薄,但是五官却很清秀,脸上干干净净,胡子茬都没有,倒是出奇的利落。穿着一件墨蓝色的长衫,前襟还打着补丁,明显生活窘迫,日子过得不怎么好。进了屋后,头不抬,眼不睁,大模大样地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虽然这位穿得有些寒酸,但是他胳肢窝里夹着的那个长方形木盒子可不简单,方掌柜久经历练的眼睛一打眼就看出来了,这盒子可是正了八经的金丝楠木的,单单这只盒子,也能卖点儿银子,丝毫不敢怠慢,赶紧走出柜台,笑容满面的打了个招呼,招呼伙计上茶。

做这行,上茶是有讲究的,全凭掌柜的眼神和手势。掌柜吩咐上茶时,如果手心朝上,就是上隔年的花茶;如果手心朝下,则表明来了贵客,一定要上清明前的“龙井”新茶,今天方掌柜的手势摆明了是要上好茶。

伙计上茶时心里一阵嘀咕,这人一看就是个破落户,即不穿绸,也不裹缎,估计全身上下掏空了也拿不出一块钱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掌柜的要给他上好茶?

方掌柜十几岁起就当学徒卖布,别的不敢说,对这棉麻丝绸一打眼就能看出个十之八九。别看眼前这人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像是要饭花子似的,但是那料子可是江南吴家的织造。就那“宝石蓝”的颜色,民间小作坊根本就染不出来,绝对是出自宫里。

茶碗端上来后,来人翘起二郎腿,用右手的三个指头捏住碗盖儿,用碗盖边儿撇了撇茶沫儿,然后又把碗盖儿轻轻地盖上,只留了一道缝儿,端起盖碗抿了一小口,茶水在嘴里像漱口似的来回打了几个转,这才从容不迫地咽了下去。

方掌柜对这种人可太熟悉了,一打眼就看出他是个有来历的人,那言谈举止做派,不是一天两天就模仿得了的,深在骨头里,就是成了叫花子也掩盖不了。这种人都是要么是个破落的八旗子弟,要么就是官宦之家出身,就是穷到家了也不会使诈,他们出手的东西肯定是错不了。

来人不声不响地只顾低头喝着茶,好像是有日子没喝到茶水,跑这来过瘾来了。

伙计刚要说话,方掌柜使了个眼神,伙计轻轻地“哼”一声,拾掇屋子去了。

那只楠木盒子就在桌子上放着,长有一尺二,宽有七八寸,也不知道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方掌柜并不着急,心里也是明镜似的,来这里卖东西的,都是缺钱的,别看现在装得气定神闲,肯定也是个等米下锅的主儿,心里止不定有多急呢,这时候,必须得沉住气,有道是,上赶子不是买卖,自己也沉住气,在旁边也品起了茶来。

来人连续了两次水,伙计拎着茶壶刚想再给续水时,他冲伙计摆了摆手,用手转着茶碗点了点头:“好茶!清明前的上等狮峰龙井!”

这人一说话,吓了伙计一跳,声音尖细刺耳,再看那身形面貌,这才意识到,这人竟然是个太监,忍不住地就多看了两眼。

天下名茶数龙井,龙井上品在狮峰。西湖龙井茶以“狮(峰)、龙(井)、云(栖)、虎(跑)、梅(家坞)”排列品第,以“狮峰龙井”为最。龙井茶沏第一遍水时味道还不足,第二水才恰到好处,再加一水不过是还残存点儿余味罢了,起到的是回味的效果,茶喝到这程度就该换茶叶了,再接着续水,无异于和刷锅水差不多了。

民间鬼故事王魁第五篇-古代聊斋之失魄

明万历年间,江南经济繁荣,到处是手工作坊,因此雇工十分紧缺。如果东主稍有怠慢,雇工便会另觅他处。但板桥镇上有一家染布坊,对雇工苛刻非常,工钱也不高,十年间却从无一名雇工辞工。坊间颇多传闻,但却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一日,染布坊来了一个15岁的小女孩,她自报名唤小秋,父母双亡,本来由姐姐照顾,但姐姐不久前突发急症去世了。为了生存,希望来染布坊工作。染布坊掌柜因正值生意旺季,本就人手不足,所以一口答应留下了小秋。

小秋果然是个穷苦的孤女,身上的行李除了几件随身衣服,就只有一床破被子。她被安排和其他两个女工一起住在一间小小的杂物间里。她初来乍到,感到很孤独,但每当她想和同屋的女工聊聊天时,那两人却总是一进房就睡下了,基本不说话,平时对她也是冷冷的。不但她们,这个染坊的其他雇工都是只管干活,然后吃饭、睡觉,就算做错事被掌柜打骂也是呆呆的,并不争辩。小秋虽然很诧异,但由于是新人,工作繁重,没心思多想,也就这么过了下去。

大概一个月以后,一天,掌柜突然来找小秋,居然对她嘘寒问暖,令她大感意外,而且很感动。临出门,掌柜似乎无意问了一句,“你姐姐去世有49天了吗?”小秋很奇怪为什么掌柜这么问,但她还是老实地回答说:“是的,明天就满49天了。”掌柜点点头,走了出去。

第二天,小秋被掌柜叫了过去,对她说:“我们这里的规矩,新人必须要到暗室去睡一晚上,锻炼胆量。因为之前赶工,没顾上,所以你今天晚上就到暗室去睡吧。别想逃走,我会坐在门口的,如果你不能坚持到天亮,那么我们这里就不能留你了。”小秋虽然心里十分忐忑,但也在威严的掌柜面前,什么也不敢问,只能点头称是。

当晚,小秋抱着她那床破被子来到了暗室。所谓暗室,就是一间库房,原来是放颜料的,建在作坊最偏的一个角落里,除了一扇门,没有窗户。就算白天进去,里面也是漆黑一片,晚上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多年前,那里吊死了一个女工,自那以后,那间库房就废弃了。小秋走到门口,掌柜果然已经坐在了门坎上。他朝小秋点了点头,严厉地说道:“进去吧,记住我说过的话!”小秋搂紧了被子,壮着胆子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刚一进去,门就从外面关上了。小秋眼前顿时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她也不敢再走了,就地坐了下来,用被子把身体紧紧裹了起来。房里除了黑,其他什么动静也没有。小秋坐在地上,居然从裹着的被子上闻到了姐姐身上的气息。这种气息让小秋感到很温暖。慢慢地,小秋感到不那么紧张了,干了一天活,本来就很累,一松懈下来,很快她就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她一个人走在一条长得见不到头的小路上,周围什么人也没有。突然,从她身后传来了呼哧、呼哧的声音,就在声音离她越来越近的时候,她已经去世的姐姐居然出现在了她的身边,拉起她就跑了起来,一边跑,一边对她说:“小秋,别怕,跟着姐姐!”小秋见到日思夜想的姐姐,开心极了,努力点了点头,拉着姐姐的手,努力往前跑了起来。姐妹俩一边跑,一边唱着小时候妈妈教的童谣。呼哧、呼哧的声音一直跟在她们身后,小秋几次想回头,都被姐姐制止了,姐姐大声对她说:“别回头,往前跑!”那条路好像没有尽头一样,小秋虽然很担心身后的呼哧声,但因为有姐姐的牵引,她一点也不感到害怕,歌也唱得很开心。突然,姐姐停下了脚步,指着前面的一个亮点对她说:“去吧,走到亮的地方就出去了,别回头,我会看着你的。”小秋很听姐姐的话,她用力地点了点头,向前方的亮点跑去。身后传来姐姐大声的呵斥声:“走开,不许伤害她!”小秋没有回头,反而跑得更快了。正当她跑到亮点的时候,脚下仿佛一下踩空了,突然就醒了过来。此时,屋里还是一片黑暗,但屋外传来了雄鸡嘹亮的报鸣,天到底是亮了。小秋抱紧被子,摸到门边,一推,门就开了,掌柜还坐在门坎上,他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嘴里还不停喘着粗气,呼哧、呼哧,和小秋梦里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小秋努力眨眨眼,确认自己不是在梦里。掌柜狠狠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尽管小秋满脑子的疑惑,但她也没有人可以问,只好回到自己房间,然后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中午吃饭的时候,掌柜又把小秋叫了过去。他对小秋和气地说:“你不能在这里做了,但我已经帮你找好了其他地方,工钱更好。只是你需要帮我一个忙。”“什么忙?”“你今晚子时拿一把盐和一枝桃枝去暗室,只要把这两样东西扔进去就可以了。”小秋觉得很奇怪,大着胆子问:“能告诉下我为什么吗?”掌柜很为难的样子,但想了很久,还是点了点头。“原来死在库房里的那个女工,因为怨气太深,不肯投胎,一直留在染布坊不走。但她必须依附在人的身上才不会魂飞魄散。被她依附的人十分痛苦,身上像背着千斤的巨石,十年前,她依附到了我的身上。作为报答,她让我把新来的雇工引到暗室里,然后由她吸走他们的魄。这样,这些雇工就没有了任何欲望,因为没有欲望,做什么也没关系,工钱自然也不计较了。但没有魄的人其实和木偶没什么分别了。这就是我们这里十年来没有雇工辞工的秘密。原本你来后就应该去暗室的,但她告诉我你身边跟着姐姐的魂魄,一直在保护你,她没法下手。照例去世的人必须在七七四十九天后去投胎,所以我才会在那天让你去暗室。没想到你姐姐对你感情这么深,宁愿不去投胎,也要护你周全。我们失败了,她很生气,所以我更痛苦了,为了摆脱她的依附,只有靠你了。”说完深深鞠了一躬。小秋听完,泪水一下模糊了双眼。“姐姐,原来你一直在。怪不得我在被子上能闻到你的气息。”她点点头,答应了掌柜。

那天夜里子时,小秋拿着盐和桃枝来到了暗室,她一点也不害怕,因为她知道姐姐会保护她的。当她把盐和桃枝扔进去的时候,暗室里发出了异常惨烈的叫声。小秋听了不但不害怕,反而感到安心了。

第二天早上,掌柜很早就等在了小秋宿舍的门口,他焦急地对她说:“赶快离开吧,越快越好!”小秋也不敢多问,收拾好衣服、被子,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由于人生地不熟,她走了五天才到了掌柜新介绍的作坊。新作坊的掌柜见到小秋,满脸诧异,“三天前染布坊半夜突发大火,全都没逃出来,你真是命大啊!”小秋这下终于明白了掌柜让她走的用意了。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但她一点也不怕了,因为她知道,姐姐会一直保护她的。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王魁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王魁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5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