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杂志5篇

情侣睡前故事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杂志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民间传说恐怖鬼故事、民间闹鬼故事、藏族的民间鬼故事、四川真实民间鬼故事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杂志第一篇-鬼骨盅

1 家里养个鬼

民国年间,河南豫州府有一个开如意赌坊的刘项。刘项靠赌发家,可是他却不允许儿子刘小彪踏进赌坊半步。刘项时常对儿子说:“你小子敢去赌博,我立刻剁了你的手。”

可是刘小彪却偏偏好赌成性,刘项一不在家,他便摸出牌九、色子和麻雀牌,召集狐朋狗友大赌一番。刘小彪赌钱鬼精,每次都赢得盆满钵满。

这天,刘小彪赢了一百多两银子后,正在院子的紫藤架下逗八哥玩呢,就见刘项一脸急色,从前门进来,直向后宅快步走了过去。

刘家的后宅是个独院,门上终年挂着一把牛鼻子大锁,钥匙挂在老管家刘栓的腰上,刘栓就住在后院院门旁边的耳房中。

刘小彪几次去问父亲,后院里有什么,刘项的眼睛瞪得比铃铛都大。他大声警告儿子,如果刘小彪胆敢踏进后宅,他立刻就用棒子敲碎刘小彪的脑壳。

刘小彪等刘项走远,便悄无声息地跟了过去。刘项此时已经进了后院,老管家刘栓手拿钥匙,正把门呢,看他警觉的样子,刘小彪也只能止步了。

刘小彪忽然想起,自己的衣兜里还有半包巴豆散,于是便手捏着药包,走到了后院耳房的门口,然后将巴豆撒到了刘栓的茶杯里。

刘小彪倒了一杯凉茶,亲手给刘栓端了过去。刘栓受宠若惊地端起了茶杯,狐疑地问道:“少爷,今天您是……?”

刘小彪神秘地说:“我是想问问您,这后院中,到底都有啥?”

刘栓呵呵一笑,仰头将凉茶倒进了喉咙,突然肚子疼了起来。他只得一边往厕所跑,一边回头低声叫道:“记住,千万别进后院的院门,不然你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刘小彪“嘿嘿”一笑,伸手便推开了后院的院门,然后抬腿走了进去。

后院的院心,孤零零地耸立着一座青砖房,房门从里面闩住了。看来所有的秘密都在这座青砖房中。

突然,屋里传出一阵怪异的响声。刘小彪凑上去,往屋里一看,就见屋里的房梁上,拴着一条铁链,一个浑身长毛的怪物,就被锁在铁链上。

这个黑毛怪物竟然没有了一条右腿。这还不算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刘项正高举大砍刀,“咔嚓”一声,将怪物的左腿砍了下来。

刘小彪吓得一声怪叫:“鬼呀!”惊慌失措地从后院逃了出来。

2 作弊的手段

刘小彪逃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再也不敢出来了。刘项在外面叫了半天门,刘小彪就是不出来。

刘项没有办法,最后叹了口气,说道:“我还是告诉你实情吧!”

刘项在后院确实是养了一只鬼,他砍下这只鬼的左腿,是为了做一只鬼骨盅。

刘小彪惊奇地问道:“鬼骨盅是什么东西?”

原来,刘家的如意赌坊,最赚钱的便是摇色子。盛放色子的容器叫做骨盅,刘项摇色子的骨盅,便是用“鬼”的腿骨磨制而成的。

刘项一天天见老,今天上午他在摇色子的时候,一不小心,竟将那只鬼右腿骨磨成的鬼骨盅摔碎在地上。至于他砍下那只鬼的左腿,便是想再做一只鬼骨盅。

经过刘项三天的打磨,第二只鬼骨盅终于被他制作完成了。只要刘项摇动此盅中的色子,色子的点数,他便可透过鬼骨盅看得清清楚楚。

看着这只神奇的鬼骨盅,刘小彪纳闷地问道:“鬼都是有形无质的东西,它怎么会有骨头呢?”

原来,刘项年轻的时候,通过一个道人,学得了这个异法——想取鬼骨,必须在一个活人临近咽气的时候,给他服下一种用施术者的血液调配而成的黑药。这个活人服药死后,就会成为一具不会腐烂的行尸,而且这具行尸因为服食了施术者的鲜血,便会与制作鬼骨盅的人产生心意相通的效力,刘项透过鬼骨盅,便会看到里面色子的点数。

民间鬼故事杂志第二篇-冥婚之惑

1、怪异的冥婚

民国时期,玉田县的新任县长楚啸天一上任,便听师爷说起一则奇闻:县里的大户梅德宽的儿子梅伯英死了,当地有冥婚的习俗,他们家便为儿子办了冥婚,取了薛家的闺女薛淑珍为妻。按习俗,成婚当日薛淑珍与尸身同眠,不想日后竟怀孕了,生下了一个男孩。此事在当地传为奇谈,有说是梅伯英那夜还魂的,还有说是这个孩子是前世亲人自己投胎的……

楚啸天不相信鬼神之说,便说:“我敢断言那孩子一定不是梅家的。”哪知师爷摇头说:“事情怪就怪在这里,那孩子正是梅家后人。梅家自祖上以来便有一种特征,是传男不传女,这个特征便是孩子出生百日之后,自腰部到颈部间便会长出一种奇怪的蛇形青斑。这种特征乃梅家独有,所以梅家也不怀疑了。”

楚啸天倒吸一口凉气:“这事太奇怪了,让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好奇了,咱们私下里打听看看。”

师爷一听,说:“县府里有个专员和梅家的一个丫环是亲戚,老爷要是真想弄个究竟的话,不如把那个丫环喊来问问。”

楚啸天说好,吩咐师爷马上就办。第二天师爷就把那个丫环给喊来了,那个丫环叫绣红,一看就是一副能说会道的样子。

绣红告诉楚啸天,成亲的那天发生了一件怪事。冥婚也是一种婚礼,成亲的当晚,梅家便安排少爷的尸身和新少奶奶同床了。成亲的第二日早上就是她去伺候的,发现少爷的尸身竟然衣冠不整,少奶奶也是半身赤裸,昏迷不醒。她吓得尖叫起来,少奶奶被她的尖叫声吵醒了。少奶奶说,头晚她躺在床上睡不着觉,突然看到一道金光,闻到一股异香,便昏迷了过去,以后发生了什么,她也记不清了。没过多久,少奶奶便怀孕了。一开始梅家以为是家丑,便不待见这个媳妇,也不安排人伺候她,直到后来确信这孩子是英少爷的,方才重视起来。

师爷说:“莫非是那少爷没死,只是病重休克了,家人以为他死了,其实他还有一口气,半夜醒来又与薛淑珍行了周公之礼?”

楚啸天直摇头:“都是命快不保的人了,还顾着惦记这事?”

师爷说,除此之外,只能解释为是大少爷的鬼魂和少奶奶结合了,外界现在都是这样传言的。

楚啸天突然问绣红:“你家老爷是什么样的人?”

绣红显得有些犹豫,楚啸天忙说:“你不妨直说,有本县跟你撑腰。”

绣红说:“人人是不是怀疑我家老爷是个好色之徒?我觉得才不是呢,老爷丧偶多年,一直未曾续弦,对我们丫环也是毕恭毕敬,况且我家少奶奶相貌实在丑陋,我们哪个丫环都比她漂亮,怎么也不至于是我家老爷所为呀!”

楚啸天又问绣红:“你觉得你家少奶奶为人如何?”

绣红说:“我家少奶奶虽出身小户人家,平素话也不多,倒也守规矩,不像是个放荡的人。”

楚啸天越听越不明白,既然这薛淑珍生得如此丑陋,梅家好歹是个大户人家,怎么会娶这样的媳妇呢?

绣红解释说:“没有人愿意把女儿许配给一个死人,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何况英少爷生前曾经娶过两房媳妇,都是过门不到一年就病死了。外面都说英少爷是个克妻的命,就没人再敢嫁女给他了,不过我们少奶奶倒不忌讳这个,还托人上门提过亲,无奈相貌太丑,英少爷看不中她。后来冥婚的时候,谁家姑娘也不愿意嫁给一个死人,哪知这薛家倒是痴情,愿意把女儿嫁过去,梅家这时也不再计较了。”

楚啸天琢磨了一下,决定去梅家走一趟。

民间鬼故事杂志第三篇-古代聊斋之入画

詹景藤孑然一身,靠砍柴卖柴勉强养活自己。常言道凄境生异思,为解孤寂,他喜欢上了画画。上山砍柴手中没笔纸,就折根树枝蹲在地上,见啥画啥。如此多年过去,他的画功已初露端倪了。

这天,詹景藤挑柴到市上卖,好半天没人来买柴薪。他也不急,捡了一根枝棍,蹲下身勾画起来,乐此不疲。

“后生的画,很有些眉目呀!”忽听一声称赞,詹景藤抬头一看,面前站着个中年男人:身着长衫,一派先生模样。他蹲下身又看了一眼画,突然问:“后生可愿意入学堂识字学画,日后以此举业登坛?”

原来,长衫男人姓胡,开了一家“随园画苑”,平日里极爱惜人才,刚才詹景藤几笔涂鸦被他看到,立刻认定他是棵好苗子,要收他当学生。胡先生了解了詹景藤的家境后,连学资都打了折扣,说只要他每日以一些干柴抵学费就行,詹景藤喜不自禁,连连道谢。

詹景藤来到“随园画苑”,第一课就聆听了胡先生一番别出心裁的话:“都说画马难画走,画人难画手,可我说画物难画狗。狗多有灵性呀,好动敏捷,行为丰富,心有灵性,是学画的最佳参物,能将狗画得出神入化,别的就没有啥画不成的了。”

詹景藤受到启发,回去后找到一户人家,用柴薪换回一只刚满月的狗崽,起名幺幺。从此,他天天与其吃睡玩耍在一起,很快将狗的模样和动作烂熟于心,可是落于笔端的狗儿,却始终呆板,没啥灵气!他这才有所感悟,画狗真的是难啊!

日日厮守,詹景藤与幺幺有了很深的感情。它似乎知道主人抱回它的目的,詹景藤作画时,它或卧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主人画多久,它就站多久,一点也不赖工。更让詹景藤感动的是,幺幺好像还知道主人家不富裕,吃得较少,偶尔给它吃回肉荤,它也极珍惜,像孩子那样先当玩具玩耍,再当点心一点点吃掉。

这天,詹景藤带着幺幺来到街上,正玩耍着,忽听一声惊叫,只见一个姑娘正被一个无德小子拉扯着。那姑娘唇红齿白,袅袅婷婷,这时已是又羞又气:“我不认识你,你要做啥?”无德小子嘻皮笑脸道:“我堂上女人有的是,没想和你白头偕老,只想玩耍。”

詹景藤被这混账的话气着了,不由上前喝住他:“别欺辱人!”这时他才看清,无德小子竟是人称“马阎王”家的公子马魁。马阎王乃城中独霸,据传京城宫里都有搭得上关系的亲友,所以,连荀县令都要让马家三分。马魁见有人挡横,立刻怒了:“你要管我闲事?”身边随从闻声扑上前来。

就在这时,突然“汪”一声吼,幺幺竟拦在了那里,面向歹人,龇牙咧嘴目露凶光。说也奇怪,两个大汉竟被一条狗惊得定在那里不能动弹!马魁家珍宝无数,啥没见过?可这时,他怔了一下,突然就稀罕上这条不起眼的狗了,不由脱口道:“将这畜生卖与我吧,多少银两都行。”

詹景藤一听,断然拒绝。

马魁没想到还有人敢驳他的面子,当即放下一句话:“这世上还没有我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说完带着随从扬长而去。

时过不久,城里就发生了两件事情:一是一天夜里幺幺被毒死在詹景藤家门口;二是那个被马魁当众纠缠的姑娘苗湘亭,失踪了。

詹景藤知道幺幺是马魁毒死的,可他没有当场抓个现行,又能把他怎么样?詹景藤更怀疑湘亭姑娘的失踪也与马魁有关,便跑去县衙击鼓鸣冤,告发了马魁。

“你有何证据?”威严的荀县令只一句话,就问得詹景藤哑了口。荀县令见这穷后生神情真切,缓缓又道:“若是真有其事,本官定不姑息。然凡事都要讲个证据,你空口一张,如何能定他人之罪?你且回去,本官自会查清此案!”

詹景藤只得垂头丧气地离开了衙门。

詹景藤失去幺幺,就如失去亲人,却又无法为幺幺报仇,他撕心裂肺般地难受,连作画都没了心思,勉强作的画也是大失水准,惹得胡先生对其很是失望。

这天晚上,詹景藤刚入梦乡,忽然被门外一股香气撩醒。他起身出去,却见一个身影俏丽的姑娘,正伏案勾勒着什么。他上前去,姑娘回头冲他一笑:唇红齿白,袅袅婷婷。他一眼认出,这不是那个被马魁纠缠后又失踪的姑娘吗?

姑娘正手执画笔,蘸墨挥毫,他目光再落在画纸上,又是一惊:“你画的这不是我的幺幺吗?”

只见画上的幺幺,黑油油的皮毛,炯炯有神的眼睛,就和活着的时候一样。睹画思情,詹景藤不禁悲声泣道:“可幺幺已经死了!”湘亭姑娘忽然说:“幺幺虽然死了,可你把它画出来,它就永久留在你心里了。”

说着,湘亭姑娘递过一支画笔,身贴身,手把手,教詹景藤作起画来。她一勾一勒,细雨润物;他跟着也一勾一勒,屏气凝神,温馨的夜里更是飘满了墨香。突然,詹景藤感到一道白光闪过,蓦地睁眼,窗外的阳光早已照满茅屋:原来是一场梦!

民间鬼故事杂志第四篇-定命录

你相信命中注定吗,唐人在定婚店这个故事里给我们讲述了一段关于月老由来的故事,也许冥冥之中是有天意的,韦固最后终于是和那姑娘在一起了,今天我要讲的这个故事,也是一个关于婚姻的定数的故事 。

从前,有一个秀才,名字已经无从知晓了,在他长到二十岁的时候,便急着要结婚,但是遗憾的是,他托媒人找了好几十个对象,都没有成功,不知道是他太挑剔,还是女方看不上他,他也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呢,他就去找了个算命的来确定一下,算命的说:“寻找配偶,婚姻成定与否,这个必须是命里的姻缘注定,贫道掐指一算,你的妻子现在应该两岁。”说完算卦的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等着秀才给钱,秀才心里很急迫,于是又问:“那么她在什么地方?姓什么?”算命的回答道:“在滑州城南,某姓某氏,父母是种菜的,有一个独生女儿,她就是你命里的妻子。”

秀才很不高兴,认为以自己的才学和家庭都不低,好歹也应该找一个大户人家的姑娘,虽然不是皇帝的千金,宰相的小女,至少也应该门当户对,听了算命的话,心里很懊恼,半信半疑之间,他赶往了滑州,到城南一带寻访,您还别说,真有这么一个菜园。

他心里怦怦直跳,怀着惴惴的心情问了问问种菜人的姓氏,和算命的说的丝毫不差,他又问种菜人有没有孩子,那人回答说只有一个女儿,刚刚两岁,秀才非常的不高兴。他想,如果我弄死了这个孩子,那还有什么命中注定不注定的呢。

于是有一天,他趁女孩的父母外出的机会,偷偷潜入女孩的家里,诱使女孩到跟前,将一根细针插入女孩的脑袋里,然后偷偷摸摸逃离滑州。

他以为女孩一定死了。心里为自己的做法很满意。可是虽然女孩虽然遭到他残忍的迫害,所幸并没有死。在那女孩五六岁左右,她的父母都死去了。当地的官员见她很是可怜,便将她作为孤儿,让廉使收养了,就这样过了一二年。

廉使见小女孩乖巧伶俐聪明懂事,就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女儿来抚养,对她非常好,廉使也因为政绩突出调到别的州里,这时候的女孩已经长得亭亭玉立了。

当年那算命的秀才参加了科举考试获得了功名,做了一个管理文书的小官,平时和和廉使是没有接触的。

一次因为公务上的一些往来,两人有了一些联络,秀才递上名片拜见廉使。廉使见面后很欣赏秀才的气质才华,对他毕恭毕敬,言谈之间问候了他的婚姻状况,秀才回答说尚未婚娶。廉使知道他出身于书香世家,而且秀才的举止也是彬彬有礼,很爱惜他的才华有意向将女儿嫁给秀才,于是派了人去讲明情况,秀才毫不含糊痛快答应。

不久他们结为夫妻,廉使送了许多的嫁妆,他的女儿长得如出水芙蓉,煞是好看,秀才满心欢喜很是喜欢。

某年某月的某一日,秀才偶然间想起了当年算命先生那一番话,认为真是瞎扯淡。但是结婚以来每到阴天,他的妻子总是头疼,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好些年,一直没有治好,秀才给他她找来了最好的郎中,郎中说:“你娘子的病在脑袋上。”然后医生拿药敷在秀才妻子的脑袋上,一小会儿过后,从脑袋上取出一根针来,于是困扰秀才妻子多年的病终于好了。

暗地里,秀才派人拜访了廉使的一些亲朋好友,问他女儿的来历,方才知晓,正是种菜人的女儿,这时候他相信了算命人所说过的话。

民间鬼故事杂志第五篇-父亲说的诡故事(凶宅)

1948年夏天,我父亲在当时的湖北襄樊军分区任见习指导员。有一天,父亲所在的连队奉命来到一个叫小刘村的地方驻扎。部队领导决定不打扰当地的老百姓,所以部队就住进了村中废弃的一座大房子里。据说这座大房子是当地一个姓周的老财主的房子。

奇怪的是,周家本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家庭,不知什么原因,近一两年来,老财主家却差不多每隔3个月就少1口人。失去的人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虽然周家报了官,但任凭谁也查不出原因。老财主惊惶之下,带着剩余的全家老少搬进城里,再也不敢在这里居住了。

当地的人都说这房子邪得很,肯定有妖怪,平日里谁也不敢走近一步。久而久之,这房子就荒弃了,变成了无人居住的“凶宅”。

部队开进小刘村的时候,村中的几位老人纷纷劝阻战士们不要住进这座“凶宅”。

那百十号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哪信这个邪?个个都想见识见识“凶宅”里所谓“妖怪”是个什么东西。老人们见劝阻不成,纷纷摇头叹息。

这是一间大得出奇的房子,东西两厢房足可住上200人;与房子大门口相对的是一个大天井。里面大大小小的房间与其他的民居并没有什么异样。

在连队住进去的当晚,我的父亲和连长一起察看了房子周围的环境。房子盖在一个较为平坦的山坡上,周围没有别的房屋,与房子相连的是房后的一棵不知什么年代栽下的大树。那棵大树的树干足有大水缸粗,虽说树很老,但用手去摸,树皮光溜溜,闪着银光。

据当地的人讲,每逢天阴下雨,或是刮风之前,这树就会发出一种古怪的声音,那声音有时像琴声,有时像老人患病时的呻吟。村里的人都传说,这是树精在闹鬼。那周家人死了,就是老树精把他们的魂勾去了。

连队在这座大房子里住了一个星期,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既听不到琴声,也听不见呻吟声。于是村里的人都说这些当兵的煞气大,那些妖怪害怕他们,所以不敢来害人。

可是不久后的一天,这座房子却真的出事了:这天早上,整个连队都出操去了,只有一个战士因病躺在床上休息。待连队收操回来后,却不见了那个战士。

失踪的是个屡立战功的好战士,决不会开小差逃跑。现场令人生疑:战士原来躺的床上的被子七零八落,草席也被撕得残破不堪,地上有血迹,显然这里曾经发生过一番激烈的搏斗。再顺着床往小窗寻去,那几天前修好的小窗棂条都断了,窗台明显有重物压过的痕迹。与窗台紧紧相连的是房后的那棵大树,但树周围并没有任何痕迹。book.guidaye.com

父亲与连长经过一番商量后决定:一面让人到军区去汇报;一面继续派人寻找失踪的战士。

军区很快派来五六个富有侦破经验的老侦察员,会同连队的领导一起分析研究情况。一连五六天,也没有得出什么结果,大家都非常着急,但又没有办法。

一连10多天过去了,大房子里再未发生什么异常情况。连队里有一个姓李的副排长,此人长得五大三粗,一米八的个子,满脸络腮胡子,肌肉结实,有使不完的劲。他曾在战场上与敌人搏斗时,活生生地把一个敌兵摔死。他生来就不信邪,更不相信有什么妖怪。他见查不出战士失踪的原因,便急得嚷着要住进失踪战士的房间,一定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任凭部队领导怎么劝说也无济于事。

为了慎重起见,父亲与连长决定把一班身强力壮、富有战斗经验的战士安排在失踪战士住过的隔壁左厢房里。那个李副排长就一个人躺在失踪战士的床上,等候那个“妖怪”出现。

奇怪的是,一连几个晚上,一丁点情况也没有发生。

又一个夜晚来临了,原先那些睁着眼睛守候的战士一个个都疲倦得要命。时至半夜,个个都打起了瞌睡。

四更时分,父亲隐隐约约地听到失踪战士的房里传来一阵阵低沉的呻吟声。他马上警觉起来,悄悄地翻身起床,提着驳壳枪,轻手轻脚地摸过去。

父亲轻轻地推开了房门,借着朦胧的月光,向床上看去,这一看不要紧,父亲的双腿顿时一软,几乎晕过去。

只见床上一条足有几百斤重的黑油油的大蟒蛇正紧紧地缠着李副排长。此时的李副排长手脚都被缚住,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父亲拔腿往后退,一边退一边大声呼喊。喊声惊醒了住在大房子的全体官兵。百十号人立刻拥到了右厢房前。

在灯光火把的映照下,人们看清了那个“妖怪”的真相:那是一条起码有一丈多长的大蟒蛇,身子足有成人的大腿那么粗,身上是厚厚的如穿山甲般的皮鳞,上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青苔,嶙峋的鳞片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再看李副排长,脸已憋得发紫,拼命地张着嘴在吸气,人已危在旦夕。

慌乱中,一个战士举起了手中的步枪,正欲向蟒蛇射击。说时迟,那时快,父亲一抬手,把枪往上一推,“砰”的一声,那颗子弹穿透了瓦面,落下一缕缕尘土。

原来父亲在当兵前,认识家乡的捕蛇能手,曾听他们说过,蛇一旦缠着人,绝不能棒打刀砍。如果弄疼了它,它绝不会放松缠住的物体,只会死死地缠得更紧。只有用冷水浸它的身体,它才会慢慢地松开身子跑掉。

父亲吩咐战士端来一大盆冷水,然后几个胆子大的战士拿起几件浸透水的衣服,欲靠近那条蟒蛇。

说来也怪,那蟒蛇只是紧紧地缠着李副排长,对其他人却是视而不见。父亲和几个战士迅速地把冰冷的湿衣贴在大蟒蛇身上。

那蟒蛇不知是真的耐不住冷还是什么原因,只见它慢慢地松开身子,一副很不甘心的样子,缓缓地爬向窗台,从窗台向外逃走了。

当战士们把李副排长抱起来的时候,他已经不省人事了。幸好随队的卫生员医术高明,经过抢救,李副排长的命保住了,但他的一条腿却瘫痪了。1953年我父亲南下的时候,李副排长还在汉口拄着拐杖,双眼噙着泪花来为我父亲送行。

再说那条大蟒蛇逃出了窗外,沿着房后那棵大树一直爬上去,从树半腰的大洞中钻进去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全连官兵如临大敌般把那棵大树围个水泄不通。几个战士搭成人梯,把一捆手榴弹塞进了大树洞里,然后迅速跳下树向远处飞跑。几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那棵大树和大蟒蛇被炸得支离破碎,血腥气经久不散。

从此,“妖怪”作祟的事件再也没有发生。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杂志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杂志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638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