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鬼故事有声5篇

本文5个民间鬼故事有声由恐怖故事网提供!想知道更多关于瑞安民间鬼故事、民间流传的真实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长视频、民间鬼故事小说免费阅读等恐怖鬼故事内容,就到恐怖故事大全网!

民间鬼故事有声第一篇-聊斋鬼故事之仙配

句容县乡民金二,父母都死去了,他有一个弟弟,还很小,叫金镛,在附近村子中的私塾学校中念书,年纪不满十三岁,容貌及其秀美,如同女子。

每次从私塾回去,常有一个老妪来和他开玩笑。对他说:“小郎君,相貌真是不凡,将来该和天上的仙人相配,世间的蠢女儿,恐怕不能与你相配。要是想物色仙人,老身倒是可以给你做个媒人。”

金镛当时年纪幼小,不明白老妪说的话,然而听了她的话,心里倒是十分的羡慕。

这样过了几个月,每次见到那老妪,都对他说着类似的话。金镛始终腼腆,不搭理她。

过了一年,金镛也稍稍长大了一点,渐渐地通晓一些情理之事了。

遇到老妪,她又对自己说起前面说的那些话。

金镛便害羞地询问老妪道:“天上的仙人在哪里?可让我见一见吗?”

老妪道:“这有何不可。我不能带着你去,我指路给你,你自己前往寻觅,要是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

老妪把那地方告诉他,道:“距离这里只有三里多路,门口种满了桃树,那一家就是了。”说完,就离开了。

金镛来到私塾家里,瞎编了一番话,骗老师:“我家外祖父,病得很厉害,哥哥叫我和他去看望,暂且请一天的假。”老师向人对他很满意,觉得他醇厚谨慎,也不怀疑他是在说谎。

金镛离开了老师家,兴高采烈地按照老妪指点,一路跳跃着去了。

到了那里,果然有一户人家,门前种满了桃树,开满了花,门屏就掩映在桃花丛中。

金镛终究是个孩子,也没多想,直接走进去,刚走走到门边,接着便听到有人喝叱道:“谁家的小儿郎,乳臭未干,便想着做偷花的贼吗?”

金镛惊讶地一看,则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翁,看上去,已年近古稀了,满脸慈祥地带着笑,从里面走出来。

金镛本是一个聪慧灵巧,善解人意的小子,看老翁的样子,便一点也不害怕了,直上前去给他作揖。

老翁左手扶着拐杖,用右手摸了摸金镛的头,哈哈地笑着道:“这孩子,来意可不善啊!”

金镛也爽朗地回答道:“听说这里有天上的神仙,特意来会面,也没有什么不善?”

老翁道:“定是刘家的痴婆子多嘴了!虽然如此,你既然来了,也不能让你白来,跟我进去。”

于是,就拉着他进门去。鬼大爷鬼故事

里面有三间草堂,也是建在桃林丛中,一派清洗,毫无纤尘,里面放着古琴书画,很有隐居者的气象。

老翁和金镛坐下,就叫道:“紫玉,拿茶来。”

接着,看见帷幔被掀开,果然有一个垂髫少女,年纪可能稍微比金镛大一点点,用漆盘盛着茶杯和茶壶,捧着来到他们面前。

金镛痴痴地看着她,真像出水的芙蓉,风貌神态,清新婉丽,可爱动人,虽然是小孩,不知道什么,心里也不觉生起了眷恋之情。

紫玉把盘子放下,叫她先酌给金镛,紫玉捧过茶来,金镛则显得浑然不觉。

老翁大笑道:“情种已种在心中了!”有问他道:“你看到了天山的仙人,你的心也觉得满足了吧?”

金镛才回过神来,道:“心满足了,然而,我的愿望却没有达到。”

老翁又问道:“那要怎么样,才能满足你的愿望?”

金镛道:“要是能和她整天在一起玩耍,我就满足了。”

老翁又笑着道:“这谈何容易!”接着,又道:“这事也不是很难,你能住在这里,不回去了,我就让紫玉整天和你戏耍。”

金镛高兴地回答道:“我不回去了。”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老翁也欣悦起来,便叫紫玉去拿出果品和糕点,他们一起食用。

紫玉也十分的喜欢金镛,吃什么东西,都推让给金镛先吃,像对待宾客一样。

老翁看着他们,欢快地说:“紫玉得此相伴,也不用担心没有人和她玩耍了。”也不管他们,让他们尽情地嬉闹。

金镛晚上,就和老翁一起睡,白天就和紫玉一起玩耍,斜着手,拉着衣袖,在桃花林间来回嬉戏,真是无比的天真烂漫。

不知不觉过了一年多,他们在一起玩乐,从来都不争吵,两小无猜,乐趣无穷,这也是他们的天性使然。

又过了一年,饮食衣鞋,都是老翁料理。然而,他们的年纪渐渐大了,渐渐地知道了男女之间的情趣,眉目之间,相互都表示出亲昵的心意。

一天,紫玉早早起来,正在穿鞋,金镛隔着窗往里面看,见她的脚洁白如雪,纤细得如同一片竹叶,真像是一截细嫩的莲藕,心里不觉动了情,隔着窗,对紫玉说道:“我要是能道阿姊做妻子,这一生便没有什么遗憾了!”

话还说完,老翁从外面进去,脸色好像很气愤,呵斥金镛道:“不能留你在这里了!让想要窃取我的掌上明珠吗?”

金镛感到促局不安。老翁又禁止紫玉不得和金镛戏耍,并恼怒地看着金镛,像是要举起拐杖打他一样。

金镛更加感到惧怕,就假托说出去小解,便逃窜回去了。

等他回到了家门,门户都更变了,景物也不像往日了,还记得自己在院墙旁边种了一棵小柳树,可是已长成参天大树了。

不觉大吃一惊,急忙敲门,便有个老者拄着拐杖出来看视,那人品貌很像他的哥哥,然而看上去已六十多岁了,好像是,又觉得不是,就向他打听金家是哪一家。

老者惊愕地道:“这里就是啊!你这孩子,从哪里来?和我家有什么瓜葛?”

金镛大概讲述了一下情况。

民间鬼故事有声第二篇-寺庙厉鬼

孙太白在南山柳沟寺读书,麦秋时节回家,过了十天又返回寺里。孙太白打开他住的房门,见桌案上满是尘土,窗户上也有了蜘蛛网,便命仆人打扫清除。到了晚上才觉得清爽些,可以休息休息了。于是他扫扫床,铺开被褥,关门睡觉。

这时,月光照满窗,他躺在床上翻来复去多时,没睡着,觉得万籁俱寂。忽然间听到风声呼啸,山门被风刮得咣当咣当直响,孙公心想可能是和尚没关好门。他正寻思间,风声逐渐接近住房,一霎时,房门也被刮开了。

他更心疑了,还没有想清楚是怎么回事,风声已入屋内,并伴有铿铿的靴声,逐渐靠近卧室门口。这时他心里才害怕起来。霎时,从门缝里挤进一个小东西,他急忙一看,那个小东西已经变成一个大鬼,弓着身子矗立在床前,头几乎触着梁,面似老瓜皮色,目光闪闪,向屋内四面环视。张开如盆大口,牙齿长三寸多,白森森犹如一排利刃。大鬼哇啦哇啦乱叫,声音震得四面墙壁山响。?

孙太白害怕极了,心想在这咫尺的小房子里,势必无法逃避,不如与它拼了。于是暗暗去抽枕下的佩刀,猛地拔出向大鬼砍去,正砍中了它的肚子,发出像砍石头样的声音。鬼大怒,伸出大爪子抓他。孙太白稍微缩了缩身子,没被抓住。大鬼抓住了被子,揪着忿忿地走了。

孙太白吓得趴在地上大叫。家人都拿着火把赶来,见门依然关着,如以前一样,只得推开窗户进来。一见孙太白的样子,众人都很惊讶。把他抬到床上,他才把事情的前后说了一遍。共同检查一下,才看到被子夹在寝室的门缝里。

开门用火把照着检查,见有爪痕,大如簸箕,五个指爪碰到哪里哪里就被穿透。天明,孙太白再也不敢留在这里,于是便背起书箱回家了。

这件事轰动了十里八村,乡里许多人来问寺里的和尚。方丈老禅师叹口气说:“阿弥陀佛,这是报应啊!孙施主的父亲当年在这里杀人太多了。”于是,老禅师把当年孙太白的父亲杀人之事说了一遍。

孙太白的父亲孙兴盛年轻时参加过白莲军,还是一名小头目。白莲军每攻占一地,首先是杀犹太人。犹太人聪明勤奋,善于经营致富,白莲军非常眼红,决心要查抄犹太人的财产,对犹太人斩草除根。

一次,孙兴盛率军攻占了柳沟寺周围的村庄,就对当地的犹太人大开杀戒,一个乡就杀了524个犹太人,占全区杀人总数的一半以上。

有一名年轻的犹太人叫贺远能,家在贺家山村。他在外经商,不知道家乡已经被白莲军占领。他偏偏在这时带着未婚妻子何端珍回家。事情偏不凑巧,他俩在村囗碰上村里的泼皮周某某。周见贺远能的未婚妻子长得端庄,又穿得漂亮,便心生妒忌∶“我们许多汉人的子弟都讨不到老婆,你这犹太狗崽子倒骗得了这么漂亮的妹仔,明明是带她来刺我们的眼睛!”

周某某就报告给白莲军的头目孙兴盛。孙兴盛派人把贺远能和他的未婚妻子何端珍捆起来。何端珍申诉:“我不是犹太人,我是汉人。”绑人的白莲军士向孙兴盛报告,孙兴盛回答说:“不管她是不是犹太人,嫁给犹太人就按犹太人对待!”于是,这对未婚夫妻被关进了寺庙里。庙里和尚很同情他俩,就设法偷偷放开他俩,他俩就逃跑了。不料,在潇水的兴桥被白莲军捉住了。

这天上午,贺远能的父母和弟弟都已被杀,除了远嫁外乡的姐姐,贺家只剩下他这根独苗。而此时,孙兴盛接到逃犯已经被捉住的报告,非常高兴,立即派了姓周的泼皮带着十几个人,拿着家伙,风风火火赶到兴桥。像捆逃犯一样绑起贺远能夫妻,推着拉着向潇水上游走去。贺远能满脸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滚,他哀求着∶“叔侄兄弟们,你们要是肯留我一条命,就请将绳子放松一些;要不留我,也就不要让我再走了。”

周泼皮问:“你要怎么个死法?”听到这话,贺远能失声痛哭起来。

民间鬼故事有声第三篇-鬼夜哭

本故事,完全根据作者小时候发生在村里的一件事编写而成,没有任何润色,这完全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当你读的时候,请先打开灯……

小敞(老二)兄弟三人,由于家中穷困,老大一直未婚,后来家境稍好些的时候,老三便先娶了老婆,这时的小敞已经年过三十,老大和老三便出钱从人贩子那里给他买了个媳妇小张。婚后,小敞对小张恩爱有加。两人过的倒也甜蜜幸福,并孕育了三个子女。渐渐的,三个孩子都要长大了,小敞也已年近五十,而小张此时才三十出头,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当年小张被拐卖到此的时候,也才十五六岁,小敞足足比她大十七岁。问题也就出在这年龄上,就在小敞五十岁那年,小张和同村的光棍小四好上了,小四由于小儿麻痹后遗症,都快三十了,可是还没有讨到老婆,平日里,没事就和小张套近乎,这日子久了,两人就如同干柴遇到了烈火,很快陷入了爱河。纸是包不住火的,没多久,小敞便抓了个现行。事情败露后,意外的是小敞并没有像一般男人一样大发雷霆或者打骂小张,而是选择了默默承受,并想借此让小张回心转意。然而,正由于小敞的默默忍受,却让小张便的更加是无忌惮,甚至将小四带到家中大秀恩爱。就在一次小敞窜门回来后,看到小张和小四竟然躺在自己的床上坐着苟且之事,小敞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怒火,上前便给了小张一巴掌,小四趁此机会一瘸一拐的溜走了。接着就是大声的争吵,当所有邻居都去劝架的时候,小张却不经意间扔出来一块砖头,砖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小敞的头上,当场小敞便晕倒过去了,可是,还没到医院,小敞就已经死了。就在当天小张被公安批捕了。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接下来发生在村里的诡异事情。

案发后的两天里,由于公安的调查需要,小敞的尸体一直放在他家的堂屋里。三天后,小敞的尸体便入藏了,而诡异的事情也就此掀开了帷幕。

小敞的葬礼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一切都貌似平常,可就在当天晚上,村里所有人都听见了那一声声哀痛的叫声,那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恐怖的哭声,那哭声如同石磙不断碾压猫爪猫所发出的声音“呜~~~~啊~~~~呜~~~~啊~~~~”好像是有无尽的痛快想宣泄出来,每一声都让听了全身发毛,大人们都抱着孩子躲在被窝里,小声的叮嘱孩子们不要出声,那哭声足足绕着村子一周,才最终消失在小敞的坟前。接下来的几天,每到夜晚十点半,村子里准时会飘荡起那诡异恐怖痛快的哭声,后来,小敞的老大,请来了一位高人,在小敞的坟前布上了桃条阵才镇住了这哭声。

当小敞的哭声才刚刚结束时,小张就回来了,小四的二哥是市公安局的局长,在公安系统的关照下,小张被判为“防卫过当”,判处有期徒刑十八个月,缓刑两年。就在当晚村中再次飘起了小敞那诡异的哭声,第二天,人们发现小敞坟前的桃条阵已被破坏了。

这件事,给村里人留下了很多恐怖阴影,至今很多人都不敢独自经过小敞坟附近的路。

民间鬼故事有声第四篇-民间怪谈之魍魉

道光年间,因府库空虚,各处大小官员均有裁剪,久居深宫的那些宦官太监亦是如此。

俗话说:够不够,三千六!明清两朝宫里的太监,几乎都维持着这个一成不变的数目,其中的抛费自然也是不小。可如今就连那位道光皇爷自己都要省吃俭用,又哪里会有闲钱来养这么多没甚大用的奴才呢?于是,道光二十三年秋,便有近两千的太监宫女被放出了宫去!

宋家兴,祖籍江南苏州,原本门庭显赫,富比王侯。怎奈他荒淫骄奢、嗜赌如命,尚在弱冠之年便气死了父母,败光了家业。走投无路之下,这才牙一咬心一横,阉割了自己,进宫当了一名太监。本以为就此老死深宫,了结一生。哪曾想,如今六十有五,竟然却被道光皇帝给放出了宫来。

要说这位宋公公,倒也算有些本事。自打入宫至今,先后侍奉过两位皇爷,再加上他本就比其他的那些精于世故,所以这几十年来也没少得到封赏。不仅如此,皇上似乎还对他另开天恩,将宫中一位与他“对食儿”的宫女,也一并放了出去。这二人出离了紫禁城,并没有去往恩济庄颐养天年,而是在教子胡同买下了一座宅子,过上了富家老爷一般的逍遥日子!

宋公公年近古稀,而那宫女秋眉也已是六十出头,如今日子安逸了,一个尘封了许久的念头,也终于悄然而生。古语有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宋公公的父母之所以为其取名“家兴”,无非是想要他兴家立业,传承香火。可眼下别说兴家了,就连要个一儿半女那也已是痴人说梦,所以跟秋眉一商量,便想着讨个继子过来,接续香火。

找儿子可不比其他,宋公公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人要贫苦出身,且还须孝义两全,千万不能像自己当年那般,若如此,那恐怕就不是寻子,而是找爹了。于是在与秋眉思付了多日之后,便打算由自己府里的这些个仆人之中,挑选一个收为义子。一来,人熟为宝,脾气性情多少能够有些了解。二来,这宋公公自打出了皇城,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日渐衰老,到如今就如那风中的残烛,已是摇曳即灭!

主意一旦拿定,这风声可就传了出去。话说宋公公府上的下人当中,有这么二位。一叫宋仁,一叫宋礼,二人皆是十八九岁,且又都机灵乖巧,模样俊秀。

一听老爷欲要收子,那宋仁立时便动了心思。他暗道,这府中上下,老迈居多,只有我和那宋礼尚可入眼,倘若他不与我争,那这一步登天的好事就必然会落到我的身上!可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我见了这等家业都难免意动,谁知那宋礼又会作何打算?如今静等好事临头也不是办法,倒不如我先去探探他的口风,然后也好再做计较!于是,宋仁以请酒为名,就将宋礼约到了街上。

二人寻了一家小馆儿,点了三五个小菜,是促膝而坐。待到半斤烧酒下肚,宋仁这才满脸醉意的说道:“哎!你我兄弟大好年华,本该去奔一处前程,不想却整日窝在府里,与人为奴。思想起来,真是好生惭愧!”

“谁人不想鲜衣怒马,大富大贵?奈何出身贫寒,饥饱尚在两可之间,又何来前程可言?哎……”那宋礼也是连打唉声。

“近日我听闻老爷夫人欲收一继子,传承香火,而兄弟你年轻有为,容貌俊美,又何不毛遂自荐呢?真要是拜了老爷为父,那这眼前偌大的家业,不就全是你的了吗?”宋仁试探着问道。

“哥哥说的哪里话来!我堂堂七尺男儿,又岂会去向一个阉宦屈膝?眼下与人为奴,已是令祖宗蒙羞,若真再要拜了一个太监做爹,只怕我那死去的老子都要从坟里爬出来,生生的将我掐死了……”

宋礼话一出口,宋仁不由得便是一喜,暗道你如此最好,也叫我省心了不少!既然你没有争取的意思,我只须将府中众人逐一收买,届时他们再替我多加美言,那这义子干儿的身份也定然不会花落他家!

回去之后,宋仁又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攒,对府里的众人是挨个儿的迎奉。今个儿请请厨子,明个儿请请账房儿,又给那些丫鬟婆子送了许多没用几日,这府里上上下下,就都被他打点了个遍!当着众人也没避讳,直接就表明了来意,而众人也都是满口允诺,言说这宋家的义子,定然非他莫属。

转眼间,已是两月过去,忽有一日,那宋公公突发恶疾,竟得了中风,躺在床上不能言语。府中众人赶紧跑前跑后,帮着夫人秋眉料理。要说这最急的,当然还是那位宋仁,他心道,这干儿还没收呢,你怎么就出了这种事情?哪天真要是驾鹤西去,又有谁来给你披麻戴孝、扶灵下葬呢?

正想着呢,突然就听得上房一声哀嚎!

“老爷!”

“老爷……”

宋仁一听,不由得暗叫不好,心说夫人声音如此凄厉,想必是老爷他已经去了。可此时再多的思虑也是无益,只能推开房门,慌慌张张的朝着上房跑去。

等他到了上房一瞧,顿时就是一愣!就见上房门窗尽开,宋公公蒙着一匹白布,正静静的躺在一条长凳之上。夫人秋眉由丫鬟搀着,坐在床边哭泣,而在那亡人的灵前,却有一人披麻戴孝的跪在那里,宋仁仔细一看,原来正是那宋礼……

这正是:

你有张良计,他有过墙梯。

宋仁明取巧,宋礼暗不义。

鬼魅多谋算,魍魉更无敌。

当是蝼蚁命,怎穿金缕衣?

民间鬼故事有声第五篇-冥婚之惑

1、怪异的冥婚

民国时期,玉田县的新任县长楚啸天一上任,便听师爷说起一则奇闻:县里的大户梅德宽的儿子梅伯英死了,当地有冥婚的习俗,他们家便为儿子办了冥婚,取了薛家的闺女薛淑珍为妻。按习俗,成婚当日薛淑珍与尸身同眠,不想日后竟怀孕了,生下了一个男孩。此事在当地传为奇谈,有说是梅伯英那夜还魂的,还有说是这个孩子是前世亲人自己投胎的……

楚啸天不相信鬼神之说,便说:“我敢断言那孩子一定不是梅家的。”哪知师爷摇头说:“事情怪就怪在这里,那孩子正是梅家后人。梅家自祖上以来便有一种特征,是传男不传女,这个特征便是孩子出生百日之后,自腰部到颈部间便会长出一种奇怪的蛇形青斑。这种特征乃梅家独有,所以梅家也不怀疑了。”

楚啸天倒吸一口凉气:“这事太奇怪了,让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好奇了,咱们私下里打听看看。”

师爷一听,说:“县府里有个专员和梅家的一个丫环是亲戚,老爷要是真想弄个究竟的话,不如把那个丫环喊来问问。”

楚啸天说好,吩咐师爷马上就办。第二天师爷就把那个丫环给喊来了,那个丫环叫绣红,一看就是一副能说会道的样子。

绣红告诉楚啸天,成亲的那天发生了一件怪事。冥婚也是一种婚礼,成亲的当晚,梅家便安排少爷的尸身和新少奶奶同床了。成亲的第二日早上就是她去伺候的,发现少爷的尸身竟然衣冠不整,少奶奶也是半身赤裸,昏迷不醒。她吓得尖叫起来,少奶奶被她的尖叫声吵醒了。少奶奶说,头晚她躺在床上睡不着觉,突然看到一道金光,闻到一股异香,便昏迷了过去,以后发生了什么,她也记不清了。没过多久,少奶奶便怀孕了。一开始梅家以为是家丑,便不待见这个媳妇,也不安排人伺候她,直到后来确信这孩子是英少爷的,方才重视起来。

师爷说:“莫非是那少爷没死,只是病重休克了,家人以为他死了,其实他还有一口气,半夜醒来又与薛淑珍行了周公之礼?”

楚啸天直摇头:“都是命快不保的人了,还顾着惦记这事?”

师爷说,除此之外,只能解释为是大少爷的鬼魂和少奶奶结合了,外界现在都是这样传言的。

楚啸天突然问绣红:“你家老爷是什么样的人?”

绣红显得有些犹豫,楚啸天忙说:“你不妨直说,有本县跟你撑腰。”

绣红说:“人人是不是怀疑我家老爷是个好色之徒?我觉得才不是呢,老爷丧偶多年,一直未曾续弦,对我们丫环也是毕恭毕敬,况且我家少奶奶相貌实在丑陋,我们哪个丫环都比她漂亮,怎么也不至于是我家老爷所为呀!”

楚啸天又问绣红:“你觉得你家少奶奶为人如何?”

绣红说:“我家少奶奶虽出身小户人家,平素话也不多,倒也守规矩,不像是个放荡的人。”

楚啸天越听越不明白,既然这薛淑珍生得如此丑陋,梅家好歹是个大户人家,怎么会娶这样的媳妇呢?

绣红解释说:“没有人愿意把女儿许配给一个死人,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何况英少爷生前曾经娶过两房媳妇,都是过门不到一年就病死了。外面都说英少爷是个克妻的命,就没人再敢嫁女给他了,不过我们少奶奶倒不忌讳这个,还托人上门提过亲,无奈相貌太丑,英少爷看不中她。后来冥婚的时候,谁家姑娘也不愿意嫁给一个死人,哪知这薛家倒是痴情,愿意把女儿嫁过去,梅家这时也不再计较了。”

楚啸天琢磨了一下,决定去梅家走一趟。

以上就是民间鬼故事有声的全部内容了,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民间鬼故事有声的相关内容,请关注我们的网站恐怖故事大全网。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在如今日益千篇一律的生活里,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需要感官上的刺激,于是便有了鬼故事这种文学消遣。当然故事都是虚构的,大家别当真了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56 Second.